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南開師教法傳承的說明與夢境

南開師於每次禪修營之開示,經常使用藏文名詞加以說明,這是他講授的特色。還有一些經常重複的例子與故事,追隨其大圓滿教法的弟子不可不知。

南開師教法傳承的說明與夢境

文章SW » 2014-08-03, 21:05

天法寂忿百尊傳承與南卻明珠多傑簡介:

我從內嘉仁波切(Negyab Rinpoche)接受了所有南卻明珠多傑的伏藏法,同樣也從他那裡獲得大圓滿三部傳承。因為我是去領受「寧瑪卡瑪」——指大圓滿心部、界部和口訣部教法。當然我從內嘉仁波切是以比較傳統的方式接受到,沒有解釋太多,但有灌頂和指導所有一切。

我遇到這位上師(內嘉仁波切)時,我弟弟,當他十二歲時死了。那時我在學院獲知此消息,我上師給我休假允許參與喪事。每週我們邀請不同的上師,四十九天都依來的上師而作薈供,有的喜歡寧瑪派、有的遵循薩迦派,內嘉仁波切也作寂忿百尊法,我的姊姊她屬於寧瑪派,說這位是重要上師,說我是重要轉世應該要接受他的教法,當時我對大圓滿沒什麼概念。那時上師放我假但要求回來要考試,我問內嘉仁波切他說沒問題,內嘉仁波切他是為非常好的老師,因此在四十九天內他花了四、五天給我個人的指導。我還有一位學者上師卡查策林,他也幫助我,讓我記得根本密續,所以我們接受所有教法各把月。

那天晚上我有一個很有趣的夢,夢中我走在森林中,往前走有棵大樹,大樹後面有個瑜伽士看起來像小喇嘛,他坐在那像是在修法。我走近他看著我,我很驚訝問他是誰,他說是南卻明珠多傑。我想他怎麼會住在樹上,我知道他在古代,所以我很幸運可以接觸到他。我走近想接受加持和跟他求法他就消失了,連樹也不見了。我四處找尋,近處有塊大岩石,我想也許有洞穴他藏在那,但我沒看到洞穴。我到岩石右邊去,一會之後我看到有個不是像洞,在那下方有個老人,他不是南卻明珠多傑,我不記得他穿什麼,但我想我可以問他,他住在附近一定知道。我走過去,他看著我,我問他知道南卻明珠多傑在哪?他笑而不答,我說我看到他在大樹下但消失了也許到哪裡去了,他笑得更厲害了,說:「哈哈哈!如果他在樹旁你就過去找。」他一直「哈哈哈」笑個不停。後來他變成內嘉仁波切,我很不好意思,因為不知道他是我上師,沒有對他尊敬。

隔天課後我去找內嘉仁波切說我有個夢,我見到南卻明珠多傑,問他這夢什麼意思?他說:「這夢很有趣,也許你跟南卻明珠多傑有連結,因為那樹後面有他的寺廟和他的佛塔。」內嘉仁波切的寺院是內嘉寺,但他住在閉關處,那寺有南卻明珠多傑的大體,所以很多喇嘛來見這個覺登(Chorten)。既然我跟他有連結,所以我想我應該要接受南卻明珠多傑的教法。

我告訴我二姊這個夢和內嘉仁波切的解釋,我二姊夫他是一般人,但比我還知道大圓滿教法,是他提到寧瑪卡瑪我才去那的。我姊姊說我一定要跟內嘉仁波切要到所有南卻明珠多傑教法,我不知道怎麼求法,因為求法要準備所有「間達」,她就說沒關係她來準備奶油和所有東西,只要內嘉仁波切答應。我去問內嘉仁波切,他同意了。因此我給我學院的上師寫信延期,因為還有好幾冊的功課,有些根本密續要背起來考試,背書對我不是問題。當完成這些功課,內嘉仁波切還把南卻明珠多傑所有法傳給我。因此我學到所有南卻明珠多傑的法,持續好幾天才結束。這是我從哪接受南卻明珠多傑的傳承。因此我跟大圓滿同修會說我們使用這很簡單的方式來修。

南卻明珠多傑(Namcho Migyur Dorje, 1645-1668)是非常特殊的伏藏師,他十歲到十三歲期間,取出了十三冊的伏藏法。在寧瑪派,你知道最近圓寂的貝諾法王,我們曾邀請他來火山營傳法,他也是南卻明珠多傑的傳承之一,因此我為大圓滿同修會準備南卻明珠多傑的寂忿百尊法。「強秋」(Chang-Chog)亡靈淨化法非常重要。我們認識非常多人,許多亡者跟我們有關係,也有好壞關係,我們可以淨化他們,因此可能會召喚壞天氣。我不會像去年灌頂,但會給這個南卻明珠多傑寂忿百尊修法的真實義灌頂(tonwang),同樣包括口傳和修法指導。然後我們一起修寂忿百尊,並做「強秋」淨化法,然後我們迴向給這些亡者。(2010/09/17; 2012/09/24)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金剛薩埵大虛空》傳承源流

文章SW » 2014-08-09, 14:18

我們來談談這「多傑桑巴南卡卻」(Dorje Sempa Namkhache,《金剛薩埵大虛空》)。「多傑桑巴南卡卻」是毗盧遮那在西藏翻譯的五部之一,這五部大圓滿心部修法的標題,首先是「米盧蔣稱南卡卻」。「米盧」指永不落日或永不消失,因為如同本初以來真實本性是如何顯現的;「蔣稱」指勝利者,就像西藏寺廟頂上有黃金做的傘蓋,不是真的傘而比較長一點,你到寺廟裡還有絲做的勝利幢,這在藏語稱「蔣稱」,「蔣」是勝利,「稱」為其象徵,類似佛教的旗幟。在現今社會,有許多顏色的佛教旗幟,這只是現代系統不是真的佛教傳統。若真的要用,「蔣稱」就是真正的佛教旗幟,所以這裡說的也是勝利的象徵;「南卡卻」是大虛空(great space)或完全虛空(total space)。這有修法指導,我不會講根本文,這裡有指導如何修法,這修法和文本之前在西藏不是很普傳,我在西藏從沒聽過有此心部首先翻譯的五文本的修法指導。

但近期在拉達克有個古老家族,家族中發現好幾冊的古代手抄本,這些是關於大圓滿教法,稱為「毗盧炯繃」,那指毗盧遮那的密續集(tantra collections)。在西藏我們找不到這些文本,在拉達克古代也並不廣傳,很近代時才發現有許多冊,隨後這些手抄本出版了,當然後來就流傳出來,現在有許多副本。第一冊一開始有些指導文,這些指導似乎是由努桑傑伊喜這類大圓滿上師寫的,但手抄本有些文法錯誤,有幾處也無法閱讀。我在這指導和五原典上工作一年多,我都輸入電腦,校對文法錯誤,並註記我如何修正的。這五部首先翻譯的文本,原來跟指導文一起,我逐一將之分開來。這是我如何準備《「金剛薩埵大虛空」》的指導文。

《金剛薩埵大虛空》根本文以及所有「寧瑪炯繃」的口傳傳承,我是領受自我舅舅欽哲仁波切。若我們要研讀、學習大圓滿密續至少要接受口傳比較好。特別是這心部首譯五原典指導文,我沒接受傳承,甚至都不知道有這些文本存在如何接受傳承?但我從事所有這些文本輸入電腦的工作時,三、四次我夢到接受指導,因為我在擔心沒有指導的問題,也許這有點價值。但即使這些沒價值,你也要知道在西藏,若一文本沒有口傳的傳承,就應該做「嚨貝」。「嚨貝」指你寫下一點註解和釋論,就變成另一個文本,你做了「嚨貝」就可以給口傳,就有價值了。所以我們不僅需要匯集這類的工作,有時也要釐清,這我也做了,所以「嚨貝」就有價值。任何教法你要知道從何處得此傳承。(2014/06/21 開示)

這次禪修營學的是《金剛薩埵大虛空》,我們知道這是大圓滿之最精華,我說過噶拉多傑六歲時憑記憶持誦此,當他持誦時,烏地亞那(Oddiyana)許多佛教國師很擔憂,因為佛陀正式教法提出因果論,所有佛教徒不知道佛法精髓就是大圓滿教法。因此這些國師捎信去印度那瀾陀學院,因此他們選出學院最好的學者文殊友組成班智達團去烏地亞那檢核噶拉多傑的教法。文殊友抵達後要跟噶拉多傑辯論,但沒幾句噶拉多傑就讓文殊友瞭解到這是佛陀教法,因此他就成為噶拉多傑的首要弟子,編纂的噶拉多傑的所有教法,而其他一道前往的班智達全都成為噶拉多傑弟子。

文殊友覺得自己動機不好,因為噶拉多傑確實是佛陀化身,他問噶拉多傑如何淨化惡業,噶拉多傑說你可以用經教哲學方式寫下你對大圓滿教法的理解,因此他寫下《石中鎔金》(rDo la gser zhun 朵拉瑟炯,Gold Refined from Ore)這本書,那是介紹佛教徒有關噶拉多傑所教是佛陀法教很重要的一本書。(2014/06/22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毗盧遮那:《覺性杜鵑》(Rigpai Khujug)

文章SW » 2014-10-31, 23:12

《覺性杜鵑》在大圓滿教法中,是在心部中最早從烏地亞那語翻譯為藏文的文本之一。之所以稱為《覺性杜鵑》,因為 Khujug 指布穀鳥(cuckoo bird,又稱杜鵑),布穀鳥在西藏很重要,在亞洲多數地區都有這種鳥,因為這鳥代表春天開始的時期。春天在西藏很重要,因為這國度很寒冷、冬天很長,所以春天就變得很重要了。對於教法來說,這也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因為大圓滿教法是我們佛教傳統中最為精髓的教法,因此這標題如此稱呼。

這教法屬於大圓滿心部,頭號最重要的。這部教法我們總是得自根本文的傳承,這個《覺性杜鵑》有《覺性杜鵑》密續,以及嚨也就是《覺性杜鵑》之精髓。毗盧遮那首先翻譯的《覺性杜鵑》是嚨,這有六句偈文,這六句偈是最為精華的大圓滿教法,所以這屬於大圓滿心部教法。但要如何應用此,這就稱指導。指導文的傳承我沒有得到,我們無法在西藏領受到,因為實際上西藏人對此指導一無所知,即使我在西藏時也不知道毗盧遮那首譯的實修指導,我們都不會得到,我們根本不知道有。後來才發現存在有這個指導文,有個西藏人古老家族有許多手抄本,這些書中有稱「毗盧炯繃」的,是毗盧遮那的密續總集,在毗盧遮那的時代,所有毗盧遮那翻譯的、會集的重要文本,所以這有很多冊。

所以發現了這些書後,後來在印度有人複製出來,最後當我得到這指導文時我很驚訝,因為我們在西藏甚至不知道有此「毗盧炯繃」系列。然後我研讀「毗盧炯繃」,當然有許多冊我們也得到傳承,存在於「寧瑪炯繃」中等等。但我們一般沒有這些指導文,尤其是第一冊當中一開頭有類似教法的,稱為「班督納吉圖卻甯格尼瑪」,是標題。「班督」指班智達,古代印度博學的班智達,「督」指大成就者,「班督納傑」指所有這些老師,「圖」卻指他們最重要之心要教法,「甯格尼瑪」指這文本的標題,「甯」指心,「尼瑪」指陽光,就像是心的陽光,指真正帶來那樣知識的明性。所以有這部文本。

然後我研讀這文本,文本一開頭有《覺性杜鵑》引導文,講到如何實修的方法和指導。然後有毗盧遮那翻譯的全部五部之其他部分,有完整的指導文,唯一的問題在於這本書,是原始手抄本有許多錯誤,有時不易辨識,有時錯誤很多,因此首先我複製後輸入電腦,讓大家都能閱讀,然後我校對,並標註我如何校對的,我便開始在這方面工作。

2004 我在馬格麗塔,某次蓮師日薈供後晚上我作了個夢,夢中我在家裡,我正在工作毗盧遮那的書,突然我聽見一聲阿,我不知道聲音來自何處,但我的境相改變了。我身處一個大水晶岩洞中,最裡面有個地方坐著一位上師,還蠻年輕,長頭髮,白衣服,正給予弟子教法,有十多位弟子圍繞。這教法就是毗盧遮那第一冊,是首先翻譯的文本。我也在弟子中,接受此教法,我接受到此指導,就是以覺性杜鵑開始。

上師身後有小水晶石,上面有龍薩標誌,標誌下方有藏文書寫,就是這上師正講授的內容,所以我邊聽邊看這書。那上師解釋並讀藏文六句覺性杜鵑,(藏文),解釋了大圓滿基本的基道果。任何教法都應該要瞭解基道果,基是我們的情況,我們應該要瞭解,才知道怎麼做。(2014/10/20, 21)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回到 南開諾布仁波切常用藏文名詞與例子說明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