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南開諾布仁波切常講故事與例子整理

南開師於每次禪修營之開示,經常使用藏文名詞加以說明,這是他講授的特色。還有一些經常重複的例子與故事,追隨其大圓滿教法的弟子不可不知。

蘇菲教弟子的例子

文章SW » 2014-06-05, 23:13

例如在大圓滿教法中結論說到噶拉多傑《三句擊要》,他一生都傳授大圓滿教法,最後示現虹光身,他給文殊友留下遺教就稱《三句擊要》,這就像大圓滿教法的結論,首先是如何學大圓滿教法,如何應用,如何證悟,這些都包含在其中。首先就是直指,如何做直指,一般上師對弟子直指,在大圓滿系統沒必要給予灌頂,那是金剛乘傳統,如果你很熟悉金剛乘覺得那很重要,你跟上師要求上師也可以用灌頂來給你直指,因為情況是弟子對此有興趣,但這不是精髓的指授方式。在大圓滿的阿底瑜伽,即使你沒受皈依戒也沒問題,即使你沒接受過任何正式灌頂也沒問題,當然你渴望獲得灌頂也可以為之,但大圓滿教法不會說這是不可或缺的。

我記得許多年前去義大利,去託里諾安排一週的課程讓一些人學些瑜伽,我解釋了何謂大圓滿教法,傳授上師瑜伽,說應該契入上師瑜伽精髓,那沒有缺失傳承,也給予很簡單的直指方式,我做得很確實。結束課程時我很滿意,想說雖然禪修營時間不長,但我給了精髓的好教法,也許他們能瞭解什麼——那是我的希望。但會後有三人小團體來找我,他們說是蘇菲行者,他們需要更具體的,我問:「『具體的』是什麼?」因為他們是蘇菲行者,對他們而言灌頂(點化)很重要。我說:「這沒有必要,我不是給予蘇菲教法,我教授的是大圓滿教法而我已經做完了,我已經給了直指,我沒辦法像密宗準備複雜的東西來灌頂,」——這比較用在金剛乘傳統,「但我給了教法,這就足夠了。」當中年長的一位說:「至少你碰觸我們。」我說:「沒問題,一個個來!」我一個一個抱緊一點,「這樣你們滿意了嗎!」所以有這種態度的人總是不滿意,非要灌頂,但大圓滿原則則不是如此,而是人們受此所限。

(2011/04/27, 09/11; 2013/03/13, 04/27, 07/21; 2014/05/26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7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義大利弟子的例子

文章SW » 2014-06-14, 22:42

當修法時一開始都有皈依發心,這很重要,是來自大乘。因此皈依發心也要契入精髓。當直接驅入大圓滿,你不需要像小乘受戒,但你保有佛法僧的概念,但最重要的不是言詞形式。例如有人認為自己的傳承所用的言詞比其他優美,或有些結合湯東賈波的字句,比較優美深奧,但這很相對,皈依不是指此,而是遵循修道直至證悟。例如你追隨大圓滿教法,我們沒要求你受皈依戒,這是小乘系統。在大圓滿教法,重要的是知道你為何要追隨,你是為了證悟,你應該發現你真實本性,最終處於完全證悟。當你有此想法,馬上就是皈依了,皈依大圓滿教法和其上師,這就是皈依的真義。

我們唸阿,觀想皈依境,例如蓮師,我們以其形象總集所有上師,在其面前唸三皈依。如果你沒時間唸三皈依,你保持當下就已經是皈依了。皈依真正的意義是我們有興趣於修道,例如你追隨教法是因為你感興趣,你認為這是修道可以獲得證悟,因此你追隨而修法。任何時候你有此動機心就已經是皈依,最好不要追隨名稱和標題這些都是次要的,不要缺失真義,否則我們離證悟太遙遠。

許多年前我在義大利已經有些弟子,我沒有給皈依戒,甚至也沒像經教風格太解釋皈依發心,你追隨佛法就已經是皈依,但許多人沒有契入教法精髓。當時羅馬來了一位重要上師,主要是給予金剛乘灌頂,我一些弟子想去接受灌頂。當他們去那,管理者問我弟子有無受皈依戒,他們想了會兒說沒有,然後管理者說若沒受皈依戒就不能受灌,要他們等灌頂完先給他們皈依戒,下次就可以接受灌頂了。我弟子回來後我問他們接受灌頂了沒,結果他們說沒有,因為沒受皈依戒。我就說很抱歉,我沒有解釋清楚,不然你們可以說有接受皈依戒。我瞭解是我的錯,是我沒解釋清楚。

這是例子,皈依不是必須要這樣,如果你覺得沒受皈依戒,表示你不明白何謂皈依發心。有時有儀軌說皈依上師本尊空行,或有字句說皈依發心,這很像鸚鵡學舌吧,沒有契入真義。所以要真正瞭解何謂皈依,皈依指這樣的動機想要證悟,也就是我們確認修道,你就已經皈依了。

(2012/10/06; 2013/10/05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7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被貼苯教標籤的例子

文章SW » 2014-06-22, 20:46

一年我在尼泊爾跟祖古烏金仁波切待了一週,甚至我也從他那得到秋吉林巴的傳承——他是很重要的伏藏師,很有名的大圓滿三部,所以我跟祖古烏金仁波切要了這個傳承。我在那很高興,某天來了四位優雅的喇嘛。你知道我跟西藏喇嘛沒有多少聯繫,他們總是被西藏人圍繞,我則相反。因為我結束學院後就到了義大利,我沒有西藏這方面的經歷,我自小從九歲到德格宮千就讀,然後又到其他學院就讀,因此我跟這些喇嘛沒啥關係,沒人知道我,我只是有轉世活佛之名。

我幾乎在西方世界渡過我的一生,所以四位喇嘛來我很驚訝,當中一位轉世和三位堪布。我問他們為何來拜訪我,他們說有些問題問我,他們自我介紹後,我問:「你們問題是什麼?」他們說我說苯教中也有佛法這對他們很糟糕,因為苯波是反對佛教的,尤其是苯教中還有大圓滿。我說苯教中有「象雄年居」,「年居」(nyengyud)指耳傳,現在以為的「口傳」是上師唸你聽。但「年居」不在大圓滿教法中,因為大圓滿教法有十二位本師,即便我們現在沒有這些上師如噶拉多傑來教授,但我們還有「年居」,這沒有像密續很多頁或幾大冊。大圓滿真實義灌頂(ripai tsal wang)特別在心部,說到先直指,就包括古老的「年居」之一。我講過十六部根本密續,那是很古早之前,那時沒有書,只要有興趣就可以要求上師,上師就跟你說幾句「年居」,你聽聞,然後你據以修行。

時間長河中,不是總是很祥和的時代,例如文革時期甚至不能動嘴。當有可能你可以半夜去找上師求法,在象雄時代有些文字,幾個字也是「年居」,你不需要書,例如「unique eye of wisdom」(獨一智慧之眼),你可以記住然後發展。但他們只是堪布,哲學式地研究密續,因此我解釋大圓滿教法確實存在於苯波。佛教說佛教之前西藏是黑暗的,這不是事實,我們還有象雄的源流。「年居」不是像大圓滿教法很多冊,它最多十二句,例如大圓滿教法的基是本體、本性和能量,修道則是見修行,十二句就像這樣幾句。「象雄年居」指十二個要點或標題的密續,我看到這些存在這無法抹煞,這是古代人具有的,沒有哪裡有錯。

有些人認為我變成苯教徒,我沒必要成為苯教徒,苯波對西藏歷史很重要。他們是來找我辯論的,但最後我們沒有太多這方面討論,反而跟我求大圓滿法,要我解釋大圓滿見修行。我說:「抱歉,你們已經視我為苯教徒,既然你們都是堪布,就不需要跟我求教。」很多人也陸續找我要來抨擊苯教中存在大圓滿教法,所以這不是什麼新鮮事。

(2012/04/11, 2014/06/22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7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大圓滿的四灌頂

文章SW » 2014-06-23, 17:59

在大圓滿口訣部有四灌頂,但不同於金剛乘傳統的解釋,那是因為金剛乘使用此四灌頂,我們使用這名稱但以不同方式解釋。

第一個稱「妥切」,意指我們也準備像壇城等這類東西,這樣的方式讓人們比較滿意,這些總是跟象徵有關。「妥」指比較相對〔層面〕的準備什麼,以比較象徵的方式準備,以這些準備進行正式的灌頂,準備壇城和供養所有一切都是金剛乘方式,然後在灌頂中上師以三種經驗之一指授弟子,這稱「妥切」。

所以當我們做「妥切」灌頂,也有種壇城的象徵,不是真的是一般我們在金剛乘用的壇城,而是個人如何存在的形象壇城,我們的身體,在我們身體中央的象徵就是心,在此所有顯現的功能顯示為為普賢王如來的面向等,然後有種子字或明點等等這些。就像準備壇城的方式,就像我們使用的有這些準備,同時圍繞著為了滿足我們自己而準備些供養等。我們可以準備壇城然後用心意觀想,最後進入真實的知識,這也是rigpai tsal wang。例如大圓滿心部有 18 個rigpai tsal wang,這是「妥切」的系統,因為有很多準備和觀想,這是第一灌。

還有當上師介紹象徵時使用水晶球代表我們真實本性狀態是如何,這稱為空性;使用孔雀羽毛,我們潛能如何從聲、光和光線中顯現,因為孔雀羽毛有種明點,從聲音如何發展所有一切。所以使用這些象徵,這些鏡子、水晶石,這些是很有用的象徵可以讓我們瞭解,所以使用這些象徵。這就是「妥切」,有什麼要使用和展示的,這稱為以「妥切」來做的灌頂。

第二個稱「決昧」,指較少這類準備,我們沒有這些東西要使用,只有上師解釋你如何做觀想,而你以心意觀想,但不準備實體的物品。例如上師要弟子做某姿勢或呼吸,控制我們的身口意,這樣你便會有某種經驗,以這種經驗來直指。這是第二種灌頂。

還有第三種稱「辛圖決昧」,指還要更為象徵,甚至都沒這種要做姿勢等等的訊息。也有只用種子字的象徵,以此傳授。或例如上師以想法讓你保持住覺知,例如你想像在淨土,像在五方佛淨土,僅僅處於該狀態。例如上師要求你走路,你在虛空中走五步,你能幹嘛?你什麼都不能做、你不能走,以此方式引介知識。這只是一個例子,有很多不同的例子,這稱為「辛圖決昧」直指教授。

第四個「惹圖決昧」,沒有儀式的方式等東西要準備,什麼都沒有,只以非常簡單的方式來指授。通常只利用經驗,跟身口意相連的經驗,空性經驗、明性經驗、覺受經驗,利用這些經驗進入知識。這些是用在直指教授比較官方(official)的方式。還有其他不同的方式,「惹圖決昧」甚至也不使用解釋來做,具根器和幸運的弟子,當上師直指,使用較多言詞他們便有些經驗,隨後讓他們瞭解或記住。

例如我去見蔣秋多傑一個多月我都沒有看到他傳法,我只是在工作,但當他對我直指,我每天跟我上師一起,他講的話都跟直指有關。所以也有這種簡單方式,當然若人沒有好的業緣和可能性,上師若簡單來做他們不能發現。有次我們在尼泊爾辦禪修營,烏金祖古仁波切的寺院在加德滿都,我問他如果帶弟子過來可否給些教法。他說好,他就講授大圓滿基道果,這是很一般原則,然後他說大圓滿最重要就是直指,這可以很簡單,他說:例如……,這時他猛敲桌子,你若感到震驚,這也是一種直指。但多數人不知道這是直指。上師也可以用非常簡單的方式指授,例如他叫你過去那拿張椅子,你正要去拿,也許你沒有處於當下但你已經想著要過去,然後上師叫你停止,你會有點震驚,那刻你會有你本初狀態現前,如果你有知識的話。你看這跟本沒有使用任何特定的方法,這種上師所使用的讓弟子瞭解是更加處於當下,這是第四灌的例子。

所以沒有需要正式準備的四灌頂,你看一般而言我們說有四灌頂,事實上根本不存在。重要的是我們必須瞭解在大圓滿教法中指授的真正意義,大圓滿教法的特色不是灌頂,在大圓滿教法不存在灌頂,灌頂是來自金剛乘傳統,在阿努瑜伽普及那種灌頂,大圓滿行者才經常使用,特別是對根器不足的人就有必要。所以有不同的灌頂稱「妥切」、「決昧」、「辛圖決昧」、「惹圖決昧」,一個一個你可以有更精確的知識。

(2010/08/14; 2012/07/06, 11/25, 08/31; 2013/08/31; 2014/06/23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7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薩迦派教法:三種境相(囊宋)

文章SW » 2014-06-25, 17:20

「囊宋」(three visions)指三種境相。我們眼睛睜開就看到業力境,我們身為人類有人類境相,你若生為餓鬼有餓鬼的境相,這是因為業力而非有什麼外在事物存在。這是佛陀所說,每個眾生都因他們的業力而製造了境相。因此在書中解釋三界六道的業力是如何產生的。

第二種境相是在修道上的人,特別是金剛乘行者修習生圓二次第,逐一融攝五大元素就產生境相,而稱「釀弄」。例如我們修拙火,當覺受生起稱為「釀」(nyam),當有些瑜伽士如密勒日巴到高山頂不需要衣物,就表示證悟了火元素。這稱為「釀」的經驗,是你修法證悟才變得具體的,所以這是瑜伽士或修行者的修行經驗。

一般你修法你需要經驗,這稱「釀」,有些人說修了很久都沒有任何「釀」,首先你要瞭解何謂「釀」。有些人以為是境相或顯現什麼,這也是一種「釀」,但也可以是心智層次或身體層次。像你沒修前你有很多混亂,修法之後稍有融攝你比較放鬆,你的輪迴變得較輕,這也是一種「釀」;有人以為非要看到什麼,但也會是聽到,或你沒理由而覺得開心。

像有些人修些寂止便開始哭,但不是有什麼理由或發生什麼,這也是「釀」;或者不是哭而是大笑好幾小時,有人說想要跳或跳舞好幾小時。當我們心思被重要事物佔據而沒看到我們的情況,當我們放鬆就像濁水放靜,幾個鐘頭後水變清了就能看到裡面有什麼,你會很驚訝。也許你用這水洗滌或飲用,但你居然發現水底有死青蛙還有人扔鞋子,你會覺得很噁,但你之前不覺得。所以當我們靜下來修寂止,有些人哭了起來,沒問題你繼續哭,這種是「釀」——修行者的經驗,這是第二種。

第三種境相是完全證悟者如佛陀的境相,藏語稱「達巴冉江」。如果是透過業力就不會是完全證悟,佛陀已經沒有這種業力。有人問若佛陀沒有業力如何能見眾生在輪迴受苦,因為他有的是淨相。佛陀是遍知,當然可以有那種業力境相,但他不是因為業力而看到,這是「達巴冉江」。

修行者要瞭解這三種境相。如果你是修行者卻沒有任何(修行者)境相這並不好,這表示你的修持並不完美,你應該檢查你的修法,你需要重新更新你的修法。有些老修行者,修了七年或十年後,依然覺得沒有任何具體經驗生起,所以你需要更新你的修法:你應該修寂止。寂止不是只對新人,你以阿字修寂止,你唸阿然後專注,如此修幾小時。

若你修法之前有些覺受,但之後不再能感受,你也應該更新你的修持。許多人比較混亂,或因心智而產生幻想,那些幻想變成好像是看到的,事實上是心製造了諸多妄想和幻覺,這會阻礙你的證悟。你應腳踏實地不要落入這類幻想,不然之後你會完全依賴於心,你不斷想這是什麼,你就變成心的奴隸。如果你真是大圓滿行者就應處於上師瑜伽狀態,你掌控和使用心,心對你變得很有用,否則你就不能融入修法,而且你被心所掌控就製造了許多問題。

(2012/07/28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7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禪修境相:胃打叉的例子

文章SW » 2014-06-25, 17:21

有些人喜歡對佛像作禪修,注視一尊漂亮的佛像,老師會教如何做注視練習。例如有人想學禪修去找上師,上師說:「你觀想時有些境相或聲音但不要落入二元。心製造所有問題,應該要超越心。」所以有位行者依此修行。他禪修放鬆時似乎看到面前從天花板降下一個胃,每天他都看到面前有他的胃,因為越來越具體他就去找上師。上師知道他落入二元,便說:「下次胃又出現在你面前,你就拿黑筆打個叉做記號。」他聽從就如此做,禪修時胃又來了,他就拿筆畫個叉,打個叉後胃就消失了。後來他去報告上師,上師叫他掀起衣服,結果那個叉就畫在自己身上。這是他自己的想像,假設不是胃而是大蠍子或什麼惡靈,然後你拿普巴戳他,很可能你在殘殺自己。所以這說明心有其能力可以創造境相,所以不要追隨心,我們要確實處於真實本性,而不是落入二元:胃在那、你在這就是二元。

(2010/03/27; 2012/03/18; 2013/06/08; 2014/06/24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7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大圓滿源流:佐登紀的人類

文章SW » 2014-06-25, 17:27

要學習大圓滿法就要接受大圓滿傳承,瞭解誰傳遞這些教法,這都跟大圓滿的歷史有關。大圓滿是我們地球最古老的教法,因為歷史文獻中解釋,一開始有許多不同的老師在不同紀元(epoch)傳遞大圓滿教法,其中最古老、最重要的密續稱為《聲應成續》(Dra Thalgyur),是大圓滿教法的源頭也是最古早的老師傳遞出這樣的知識。

在這部密續中解釋,在不同紀元有十二位大圓滿本師。這不是在幾年或幾百、幾千年間,而是許多劫之間。這些時間長河中,出現「蒙喀」,指很長的時期沒有任何教法和證悟修道的暗劫;還有稱「單喀」的光劫,這就有很多證悟者傳遞不同的教法。在不同的劫當中有十二個顯相中有大圓滿上師,也有十二位大圓滿本師傳遞了大圓滿教法,這十二位覺悟者直接或間接教授大圓滿教法。這不是近代,兩者之間是好幾劫的時間。十二位最後一位是釋迦牟尼,他沒有直接教授大圓滿,但授記在未來有跟他一樣的上師,那就是佛陀化身噶拉多傑(極喜金剛)教授超越因果的教法,所以佛陀間接教授了大圓滿。第十一位本師是年佐迦波(Ngondzog Gyalpo)教授大圓滿界部,當時距離佛陀 6000 年,所以你知道往前推有多少年!

十二位當中第一位是滇巴弄瓦湯巴(Nangwa Dampa)〔滇巴指大圓滿上師,弄瓦指境相,湯巴(當巴)指秘密〕,其所教授的根本密續就是《聲應成續》,這有十六部次要密續詳細解釋要點,所以這些是最古老時代大圓滿教法的源頭。這些老師傳遞方式是直接或間接,有些顯示但不是直接而是根據情況顯現,因為時間久遠沒辦法詳細瞭解,只知道滇巴弄瓦湯巴是非常古遠的時代,那時稱佐登紀,人類有點像天人,明性高、具有潛能,也很長壽,不太受情緒所制約也不太依賴食物,但後來越來越物質化。

同樣說法也存在印度文化中,依印度教解釋,人類是來自天人;苯教也說是從「念」這族衍生,或稱「瑪桑」,在西藏史中稱「念」和人類很接近。總之人類並非科學家所說的人類由魚或猩猩演化而來,剛好相反,人類以前像天人,但慢慢情緒深重,越來越受限,所有一切都變得不同,慢慢傳到我們這一劫稱五濁惡世(Kaliyoga),變成普通人類的生活。。

所以大圓滿是很古老的教法,但其原則不是正式傳統的系統——那是瞭解的知識,為了瞭解有根本密續。當我們說大圓滿教法,不是說有本書然後某人可以讀,書在圖書館都有,但教法跟傳承的知識有關,知識不是書和言詞——這些都是次要的。我們特定來講:大圓滿教法,以傳承來說,為了確保這些教法百分百正確,所以有這些密續,然後我們查閱古代的密續看是否忠實,我們也可以繼續維護此教法。因此瞭解教法源頭並予以維護有多重要!

(2010/11/08; 2011/05/14; 2012/04/09, 10/12, 12/10; 2013/03/25, 04/20, 06/07, 08/30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7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普遍的咒語也須保密

文章SW » 2014-06-26, 22:35

咒語你必須要保密,若你讓大眾聽見對你就失去效力——你失去那咒語的功能,只有對你失效而已。任何你領受的咒語都要保密,如果你越保密就越有用。

例如有個人在我家鄉東藏,他患有癱瘓症,這是一種負面勾招,不能僅靠藥物痊癒,你必須使用修法來控制那負面的潛能,當你成功控制後藥物或治療才能起作用。他修了金剛手但不見起色,因此便去找一位上師,說明自己患了癱瘓請上師幫助並傳他修法。那上師說:「好,但不能今天,因為這很秘密要另約日期。」因為有些忿怒尊跟火元素相關,例如週日跟火元素有關,他們便特地約了某週日到山頂上,還不能有人在場,要保密來做。他們依約去到山頂,在山上沒半個人,上師也不口傳咒語,他說這很秘密要察看四周不能有人。他四處看看確定沒人,連野獸都沒有,上師跟他說:「你靠過來。」然後慢慢在他耳中唸出金剛手咒語。大多數西藏人都知道這個咒語,但上師要求他保密,他也保密來持咒。修足所需咒數之後,他的病就痊癒了,不僅克服疾病,還成為對付這種病很強的人。

咒語不是說上師說要保密你才保密,如果你不保密而告訴別人,隨後就對你失效,你就無法修證這個咒語,因為你沒保密。許多教法像咒語和法門,最後都說到「三昧耶嘉嘉嘉」:「三昧耶」表示承諾,我們都有此承諾;「嘉嘉嘉」表示保密,因為我們有身語意三方面,這三方都要尊重。任何你接受的教法若想要修證就要保密。如果你對修證沒興趣,就像大學教授這樣,他們好奇只是想要寫些文章而已,他們沒有問題,因為他們不修也不想證悟,但我們追隨教法保密就非常重要。

(2012/10/06; 2014/06/25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7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西方弟子當眾朗誦妥噶文本的例子

文章SW » 2014-07-14, 16:18

大圓滿口訣部有且卻和妥噶,妥噶是快速發展我們知識的方法,追隨妥噶你必須先要有確切的且卻基礎,我上師蔣秋多傑一再強調此,同時也是秘密的。秘密不是上師不願意教,人通常會維持這種想法。

多年前我跟一群人從中藏要經拉薩去岡底斯山,途中經過臧波河,中國當局多年來沒有興建橋樑。我們租了大巴士旅遊還有幾輛吉普車,河蠻大過不了,只好等待河水少些時。二十多天後河水卻增加,只好折返拉薩,但有些人堅持其他路徑去岡底斯山,但又聽說不確定有那條路。我們研究路線,去甘肅再到新疆,穿過新疆往巴基斯坦方向就會進入西藏,這路途很遙遠。我從來沒到過這些地方,想說拜訪新疆也不錯,我們便再度啟程。

我們轉往甘肅到了敦煌,那是西藏和中國遠古遺跡所在,那是很重要的研究歷史地點,我很想看看敦煌,所以我們就決定去了。我們花兩天到達敦煌,然後到新疆,這是很大的省,從東往西走,經過許多鄉村和城市,最後到達西藏西部。途中他們要求我傳授妥噶,我說你必須要有很確切的且卻基礎,如果你到達了我就可以教授,但他們不大相信。其中來自加州的幾位有從中文翻譯為英文的妥噶文本,在巴士中當眾就在朗讀這些指導,同車還包括司機和其他非修行人都可以聽到。你瞧這是怎樣的情況!他們認為我在隱藏,這是西方人常有的態度,西藏人絕對不會如此。

西方人皆認為任何事都是技術、技巧,而上師隱藏這些技巧。你必須瞭解為何妥噶為何保密。接受妥噶教法,不是像且卻,在解釋妥噶時,例如必須維持精確的姿勢控制我們的身體,我們身體能量流以不同方式流動,才會讓明性和能量確實起作用;還有使用我們感官的方式,首要是眼睛,如何凝視、專注、如何看等,還有耳朵如何聽;像仰提黑關,待在黑暗中,我們必須要有能力融攝我們的境相,這不是只有視覺還會有嗅覺,就像有人拿朵花接近你的鼻子,事實上黑暗中沒有其他人;還有音樂,你以為有人在外面演奏或唱金剛歌。很多這類的經驗,許多人就會墮入二元,你一旦如此你就結束(finish)了,你產生問題了。

妥噶就是像這樣利用境相來發展,若你懷有二元你就障礙自己後續發展的可能。除非你有確切的(且卻)基礎,上師知之甚詳,上師可不希望毀了學生。老師有好有壞,有些老師喜歡學生越來越多,宣稱自己教授妥噶,因此很多弟子就跳過去了。所以你必須要小心,世上有許多佛法生意(business),這同樣也會造成弟子的問題,所以要小心,要觀察上師及其教法是否嚴謹,不要馬上跳過去。

這並不是像大學裡只是解釋某個學識,所以要小心以正確的方式遵循教法。人們對妥噶和仰提好奇那是自然的,若有興趣就要自己準備好,身口意雖不完美但已經準備好了,你可以告訴上師想學妥噶或仰提,上師會將你名字放進名單中,有天上師覺得應該要給予妥噶和仰提——我會給並不是不會,但有些人產生問題,所以我不能再繼續,我設定更嚴格的方式,你可以參與。你可以自己檢驗是否準備好,這是你的責任、不是我的責任。

(2010/10/03; 2011/05/17; 2011/09/17; 2012/03/20; 2012/12/29; 2014/06/25 開示 )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7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日常修法咒語口傳:改凶日為吉日咒語(For Transforming Bad Days in Good Days)

文章SW » 2014-07-26, 13:17

這裡有個咒語,是你要將壞日子變成好日子。例如你學我們火山營準備的月曆,不僅有西曆和藏曆,還有每一天星象位置(position of the costellation)的所有解釋,以及其組合情況。當組合情況是好的,我們所行一切都順利;有時組合壞,我們若要從事重要的事情等等,我們就會有比較負面的障礙。諸如此類。當我們研擬在某天要做什麼,隨後發現那天不好,而我們又必須要做時,你就應該在行動之前用這個咒語,這個咒可以將壞日子轉好一點。
特別是人們動手術,開刀很重要的就是你應該要知道能量的循環。在能量循環中有所謂的保護能量,保護能量不會維持在一個地方,一個月有三十天,三十天都有不同的循環方式,所以你查(西藏)陰曆,陰曆結合了當天要動的手術,循環到的保護能量在哪,如果我們在該位置要開刀,即使手術很小,你也會因此而有許多障礙和負面,所以你應該完全反過來做。例如你開腦的話,保護能量在腿、膝蓋或下肢其他部位,那就很完美了。
但有些人不知道這些,他們說:「哦我看了占星的日子組合。」這是另一回事,不是這樣。所以,在火山營月曆,我也放了這個,你們可以自己查看,否則每個人都來問我,說:「我要開刀,哪天是好日子?」這很複雜,我不能決定是哪天,也許是醫師或醫院決定等等。例如我問是哪一天,他們又寫來,我查了後說好日子是這天,所以是很沈重的工作,我已經做了三、四年了,最後我覺得工作量有點大,我就放在月曆裡,你們可以自己查。
所以,這個咒語在這種情況下就很有用,有時你必須遵照醫師及醫院的決定,甚至那天動手術的方式不好,總是會有負面靠近及影響,所以你就要唸這個咒語:(口傳),這有修法小冊你們可以取得。(2011/07/20 開示)

圖檔
圖片說明:根據三藏曆系統避免身體特定部位手術之日期(摘自象雄出版社火山營月曆附錄)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7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南開諾布仁波切常用藏文名詞與例子說明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