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南開諾布仁波切常講故事與例子整理

南開師於每次禪修營之開示,經常使用藏文名詞加以說明,這是他講授的特色。還有一些經常重複的例子與故事,追隨其大圓滿教法的弟子不可不知。

迦波兇天的故事(1)

文章SW » 2014-03-27, 01:45

天龍八部中,藏語 TSA 是「紮提」指迦波(Gyalpo)類,我們不能說它是壞的族類,也有非常高階的從蓮師而來具有保護教法的誓言。例如桑耶寺的護法就是迦波類,稱為迦波貝哈,跟迦波貝哈相關的還有迦波庫嗄——迦波五種顯現之一,這些都不是壞迦波,但迦波的性質(nature)並不是那麼令人舒服。當你受到負面勾招時,你必須要知道是哪個方式收到的,舉例說 Tsen 類會有癌症,我們知道癌症情況如何等,但迦波類的影響不是這類疾病,迦波類總是由緊張引起。

如果某人有點焦躁,只是有點風體液的失調傾向;然後你很緊張、你很躁鬱、你不能自己停止。我們不能說每個人有這類問題都跟迦波類有關,只是說你有這類助緣較容易勾召到,迦波族類總是在尋找有這種情況的眾生來施加危害。例如中國文革期間,人們被說服說革命是做好事,但他們革命總是很激動,每個人都很激動和憤怒,即使是家人都無法交談,所以那時政府和人民大都全被迦波族類控制,這就是迦波族類是如何的例子。

例如我小時候想:「哦迦波貝哈是好護法,因為他是桑耶寺的保護者,而桑耶寺是蓮師造的第一個寺廟。」我喜歡貝哈,我也有他一尊雕像,我每天都修貝哈簡軌。但當我大一點時我才瞭解到迦波類的危害,我修貝哈儀軌時也自我觀察,我的確越來越緊張,所以我想我還是不要修他。有時候當然當我們修重要護法時我們也修貝哈,這很正常,但日復一日個人來修一定是要好事才對,隨後我就不再修貝哈了。同樣我在學院裡也出了問題,因為我勾召到迦波類的迦波兇天(雄登,Shugden)。你知道迦波兇天,達賴喇嘛說不要修這個修法,要求人們不要修。為何這個迦波兇天達賴喇嘛說不好?因為迦波兇天並非存在於所有傳統中,只有在格魯和薩迦派。迦波兇天不是很古老,是新的惡靈,在達賴喇嘛五世時,這還不是很古代,最多五百年前,但蓮師時代佛教廣傳的許多其他護法則很久遠,那時還沒有兇天。

兇天是對達賴喇嘛破三昧耶戒的惡靈,那時五世達賴喇嘛成立西藏政府,直到十四世達賴喇嘛都是由此政府統治西藏。達賴喇嘛也說過好幾次,當他很小的時候還不知道迦波兇天的歷史,一些格魯派喇嘛和他一位老師他們修兇天的薈供,他也使用過這些薈供。後來他發現兇天給五世達賴製造問題,達賴喇嘛的政府持續至今日,當然迦波兇天也給西藏政府製造問題一直到現在,因此達賴喇嘛說修這修法不好、沒必要修。因為在所有傳統我們都有許多重要護法,許多護法雖示現為護法卻是覺悟者,就像一髻佛母、熱呼拉以及所有這類的護法,格魯派中還有例如大威德金剛、巴滇拉嫫、一髻佛母等很重要的護法,很多不同的瑪拉嘎拉,這些一開始都是跟覺悟者的示現有關,為了控制天龍八部。所以我們必須修這類修法,而不是修惡靈。

但為何某些格魯派的修持兇天?因為他們相信迦波兇天這個惡靈說,他告知一些格魯派的說:「我只護持格魯派,而且我控制所有薩迦、寧瑪、噶舉這些傳統。」而他們相信了。還有今天修持迦波的人他們說:「你看迦波兇天護法很幫格魯派,所以格魯派在西藏是最大、最有錢、最有力的。」的確似乎是這樣沒錯,因為在西藏所有寺院,格魯寺院比較大也比較有錢,但不是他們所說迦波兇天的功勞,不是他!這是西藏政府的助力,因為西藏政府是五世達賴喇嘛建立的,所以官方是格魯派,西藏所有格魯寺院,特別是色拉、哲蚌、甘丹寺,都稱為國立寺院,受到政府支助。例如當西藏政府印鈔票時,他們怎麼用這些錢?錢必須先進到三大寺院,為了維護這些寺院,隨後這些錢才來到人民和政府等等。這是為何他們強大有財力,而不是迦波兇天的關係。

他們如此相信,所以隨後薩迦派也修供兇天。有位薩迦重要喇嘛,有天兇天在一位薩迦派喇嘛面前顯現。通常你看迦波兇天顯現為僧人有點忿怒相騎在雪獅上,這是在格魯傳統中迦波兇天的形象;而對薩迦則顯現為騎在黑馬上。他對薩迦派喇嘛說:「我是迦波兇天,若你對我薈供,我就護持你的傳統。」這位薩迦喇嘛想:「這方式不錯。」他便寫下迦波兇天薈供的儀軌,所以在薩迦派流傳。當然不是整個薩迦派,而是許多薩迦派的修這薈供。他們如此相信,所以隨後薩迦派也修供兇天。

同樣格魯派也不是所有人都在修,但也不少人修。許多格魯派重要喇嘛他們發現在古代迦波兇天就不好了。例如甘丹寺是格魯派主控寺院,就像班禪喇嘛和達賴喇嘛被認為在格魯派很重要,但真正統治所有格魯派的是甘丹寺住持。有些甘丹寺住持發現兇天不好,之前某人在甘丹寺蓋了護法殿,就拆除移出甘丹寺。這是例子,還有很多格魯派上師都知道他不好。無論如何迦波兇天是惡靈,如果你跟他有連結,你會有很多問題。這不是我光聽達賴喇嘛一面之詞,我有親身經驗。

(2011/11/16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迦波兇天的故事(2)

文章SW » 2014-03-28, 01:40

我小時住在德格宮千(Derge Gonchen)薩迦派寺院——德格最大寺院,這寺院裡也有迦波兇天的殿,他們總是修這個薈供,所以有些喇嘛很喜歡為寺院來修這薈供。要得到那樣的地位不容易,但某人成為這寺院的重要喇嘛後,他們至少可以有三年的可能性。為何他們很喜歡?當你在那很多人捐錢修薈供,特別商人很相信求迦波兇天的保護就能生意亨通,所以寺院喇嘛在位三年就變得很有錢,這就是原因。

我一個舅舅他成為這寺院的重要喇嘛,他得到這個位階,但他晉升之前有位叫阿涅的喇嘛在位三年最後發瘋了,很多人都知道這段歷史,但即使他們知道還是更愛錢。所以當我小時候,我舅舅在那修薈供,有天傍晚我去看他,入口有個大廳,有個小樓梯上到護法殿,但入口這裡有很多供品,許多在家人供養刀和槍還有絲等等,堆滿了給護法的供品。我上樓前有根柱子,柱子上有很漂亮的絲巾還有不同顏色,我想拿兩三條裝飾我的馬,因為我們都這樣做,特別我妹妹的馬這樣很好看。我正慢慢拿這些絲巾,一會兒之後,角落有人用藏文說:「你在幹什麼?!」我看看卻沒有人,我到處找都沒半個人,很害怕趕快去找我舅舅,他正在修薈供,我坐在一旁直到薈供結束。這是第一次我接觸迦波兇天。

後來我九歲時我祖母死了,當時我父親是德格首領住在皇宮,我祖母就死在那裡,我待在那好幾天,我們為我祖母修薈供。有時我有空閒時間,有空我就上到皇宮頂上有個迦波兇天的殿,是木造的廳很大,跟寺院相連。許多人跟我說:「當你上去上面,你不要太吵,不然你會激怒迦波。」每個人都很害怕,那時我沒多少概念,我說:「好,我不吵。」然後我上到頂,有根石棍我拿進去用力一敲,大喊:「迦波你現在在哪?你要幹什麼?!」我有時這樣做,但我發現我有很壞的惡夢,夢中總是有個像和尚的,這和尚變得很凶猛一直追我,然後我一直躲他;有時這和尚還變成中國古人穿長袍也一直追我。我一直持續這些夢,我告訴我父親和學院的老師,他說這是觸犯了迦波。

我們確定這真的是我觸犯到了,然後大部分人說:「哦你觸犯到,你應該供養錢或什麼東西請寺院修薈供。」我告訴學院老師,他說:「哦不,你不要這樣做。」我也問我父親,他也說:「不要,我們不應該供養迦波,不然以後會有更多問題。」但我一直持續這些夢。那時期只是夢而已,但後來十歲時我進佛學院,一開始還是持續這些夢,然後不僅是夢,我還變得太緊張而有脈錯亂的病,特別是我無法學習因為我非常緊張。例如有天我們要考背《阿毗達磨俱舍論》(Abhidharma-kosa),我那時代有書本可唸很不容易,我借來這根本文要背,因為我沒這本書。有天我在讀很緊張馬上就把書撕得粉碎,當然這不是我的書,我就無法學了。

我去找老師問他:「我有這種緊張該怎麼辦?」他給我一個保護的東西,他還要我唸馬頭明王的咒。當然我接受過馬頭明王的咒語口傳和灌頂,他知道才要我修。我修了但沒效,他給我東西貼身帶著也沒用,我沒辦法繼續學習,慢慢我神經越來越痛到無法正常走路。最後我老師告訴我:「你最好住在家裡不要住在學校,因為那離迦波的殿很近。」特別我家附近有位薩迦重要喇嘛正給予所有密續總集的灌頂,他建議我去接受這灌頂,並要我試著學習那本他在學校上的書。我就去了也接受所有灌頂,慢慢感覺只是稍為好一點,但不完全好。

那時我大姊的小女兒也死了,因此我家裡邀請我舅舅欽哲仁波切(蔣揚‧欽哲‧秋吉‧旺楚,Jamyang Khyentse Chokyi Wangchug 1909-1960)來,他告訴我說要修咕嚕札波(Guru Tragphur,忿怒蓮師金剛橛),然後他就給了我很簡單的灌頂,我修後改善很多也回到學校,也學習了每天老師要我學的。有次我在學校,我舅舅欽哲仁波切受邀到附近的寧瑪寺院,我也去那,是蔵曆六月的蓮師日,他還給了些灌頂等等。完了後他說要回到他閉關的地方,那是在雪山上,但中途會經過我小時候住的德格宮千,我問他為何要去,因為他兄弟因修迦波而生病、很躁鬱,也是觸犯了迦波,他要去那給他兄弟咕嚕札波的灌頂,這個咕嚕札波是他的伏藏法。

因為薩迦傳統他們沒修這修法,這是克服這問題唯一的方法,他們請了很多中醫大夫,試過很多療法都不成功。我想我接受這灌頂對我也很好,因為我一直有這問題,雖然好一些,但還是經常夢到迦波,所以我說:「當你回去,我可以跟你一道去德格宮千接受這灌頂嗎?」他說:「如果你老師同意你就可以來。」我立刻去問了老師,他說:「這是很好的機會,你可以去。」我同學也想跟我一起去。所以當我舅舅啟程到德格宮千,同一天我們也到了那裡,傍晚在我另個舅舅的住處,有個很不錯的小寺,安排我(欽哲)舅舅住在那。我(欽哲)舅舅馬上請他僧眾準備朵瑪,他要給予正式灌頂,東西都備妥後,他開始灌頂。

灌頂開始有咒語和觀想除障,有四個吽的咒語很有名,他持這咒加持白米四處拋灑。當他拋米和持咒時,佛龕上有個漂亮的中國古代大花瓶破了並掉下來,我們都很驚訝,但並沒有貓或其他動物動到,為何會破了掉下來?我們大家看著佛龕,我舅舅沒停止繼續進行灌頂。當結束灌頂,我舅舅問他兄弟這花瓶哪來的,他兄弟承認說從迦波殿來的,因為他很喜歡這花瓶,他放個類似的花瓶取代,然後把這花瓶帶走。我欽哲舅舅上師說:「這就成為迦波兇天在這裡的所依物,給你製造問題。現在他沒有所依物了,所以你不要留著任何跟迦波殿有關的東西,你應該修這個法。」就給了他簡單修法的解釋,他學這修法,同時我們也學了,然後這事情就結束了。快六個月後我這個舅舅完全病癒,這對我是很具體的經驗,因此我對咕嚕札波非常有信心,我也修咕嚕札波從此再也沒有迦波兇天的問題;迦波兇天無法掌控我,而是我可以掌控迦波兇天。

(2011/11/16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薩繞哈的故事

文章SW » 2014-04-19, 20:00

灌頂不是只是祝福(blessing),而是指出修道。許多人把灌頂當成加持,不知道這跟修法有關,當然就得不到灌頂的利益,只有接收到咒語的一點點利益。
對於灌頂,在金剛乘一般傳統,所有高階密續都是那樣的正式灌頂。即便低階密續不像金剛乘風格也是在授予你可能性,這些被視為象徵,雖然是象徵但有很多準備,有身口意和供養的準備等許多事情,如果不按系統解釋的完美地準備周延我們就無法接受到,所以這多多少少是金剛乘灌頂的方式。灌頂的原則和精要是身口意的加持(empowering)以及第四灌頂,一般第四灌頂有時也稱「提旺」,指句義灌頂。當到第四灌時,上師很優美地唸誦些偈文,你聽上師所說有許可以也許不能理解。所以說到「提旺」——句義灌頂,他們只是唸誦過去而已。

事實上,上師給你灌頂你必須要知道要做什麼,但絕大多數人不瞭解,只要頭上放點東西、吃點什麼就很滿意了。如我昨天解釋,你必須知道要做什麼、我要做什麼、我們要做什麼,我們才能具體應用,這適用於所有灌頂,但一般傳統方式不是很在意這些事情。在阿努瑜伽給予正式灌頂,也可以像金剛乘高階密續的灌頂使用很多準備和言詞,但同樣也能精髓地來做,因為阿努瑜伽已經知道沒必要依賴這些準備等事宜,所以也存在非常精要的灌頂。特別在古時候,大多系統給予灌頂總是使用阿努瑜伽風格、多半以精髓來做。傳統方式是幾世紀發展出來的,每位上師都加一點、加一點就越來越更豐富。
如果你讀一點大成就者傳記,當他們到達烏地亞那,如果那時需要些上師,只需要境相和淨相也不需要太多準備,那刻就可以接受到。同樣接受這教法的上師,隨後大成就者們也從那上師接受教法,他們如何接受的在傳記中都有說明。

例如像很重要的大成就者薩繞哈(Saraha),龍樹菩薩去跟他求密集金剛灌頂,薩繞哈也沒準備像今天的壇城等等,大多數大成就者就是這樣給予傳承的。許多上師像噶拉多傑、師利星哈,傳記中常說到上師身旁有個盒子,這種盒子稱「沙嘛斗」,大多數成就者和古代上師都有「沙嘛斗」,那是裝秘密物品的。例如我們有些藥丸可以增進明性等,例如我們有金剛鈴和杵還有唸珠,所有這些都秘密物品,不是像今天用於裝飾,還有小壇城畫像,寂靜、忿怒和喜悅尊的小畫像,不像今天有雕像和大型唐卡等裝飾。只有為了記憶的小書,所有一切都放在「沙嘛斗」中,沒有一個大成就者沒有「沙嘛斗」。沒說一定是盒子,也可以是袋子,把東西秘密地放在裡面。譬如你跟大成就者求時輪金剛的灌頂,當大成就者接受你了,說明天什麼時候在哪裡或哪個洞穴等安靜的地方,你獲得同意就可以去。上師從「沙嘛斗」拿出你需要的東西,有壇城的畫像給你看,讓你想像你的顯相就是這樣,給你看本尊的形象,讓你想像你轉化成這樣,你也想像上師也轉化成這樣。

所以你看根本不存在這些灌頂準備,但隨後發展出所有一切,這不是在烏地亞那發展的,所有都是在西藏發展出來。

(2012/02/05 開示)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讓古阿年的故事

文章SW » 2014-04-22, 22:46

例如我們有無止盡的不同咒語,有些咒語很重要我們說是自然聲音,係指報身透過自然聲音而顯現,那樣的咒語特性當我們修金剛乘的法門對融合生圓二次第也很重要,因此有時當我們修法,我們需要長時間持咒達到咒語數量並配合觀想等。但也存在很多不同的咒語,有些不是那麼重要的咒語,有些咒語跟證悟者顯現的智慧有關,這種咒語經教中我們也很多,佛陀也說若你有這些問題你應該持誦這些咒就能解決,這不是指咒語來自報身顯現的聲音,而是佛陀唸出來並於聲音中加持其功能,因此我們需要接受聲音的口傳,這樣我們持誦就能產生那樣的功效。

同時還有許多次要,不一定是佛陀或菩薩的聲音,而是某人證悟了而具有聲音潛能的咒語,他們具有這些潛能就能製造出在聲音中的咒語功效。因此我們可以有很多不同種類的咒語,不只是在佛教或印度教傳統,許多咒語我們也不知道來源以及是何種語言,但沒關係我們不需要知道這些,因為咒語的功效不需要知道意義,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要接受到聲音,這是一般所稱的口傳(嚨)。例如我給予咒語口傳,這表示我從某人接受到這口傳而我實修過產生功效,現在我接受的任何次要咒語我都可以連到主要修法,我也可以給予口傳的傳承讓你們領受及應用。咒語的傳承應該如此,有些人沒這概念,以為他昨天接受到咒語的口傳,他明天就可以給別人口傳,因為傳承就是聲音。但你並沒有製造出效力,這樣怎麼會有用?

這也不是你每樣都製造出咒力,那也不可能,但最重要的主要修法,一兩個或三個,在寧瑪派我們有三根本,當你確實實修製造出其功能後,你可以用它跟任何你領受到的傳承相連,所以這是咒語為何,所以聲音跟不同的咒語有關,不僅是大圓滿行者,金剛乘行者若比較契入精髓也可以證悟那樣的品質。

例如在我家鄉德格,有個在家人行者還不是瑜伽士,有時在鄉下我們稱「那巴」,指修證出某種潛能的密咒士,所以有這樣的一個人,他的名字叫讓古阿年。我記得也跟這個讓古阿年很熟,因為每年當我在德格宮千的寺院時,每年底許多不同傳統的人都受德格國王所邀,有七座薩迦寺院聚集在一起修法 21 天為新年除障。那時期國王也邀請其他傳統到不同地方修法,準備不同的薈供和儀式。國王每年都邀請這位讓古阿年,德格政府就要求讓他待在我家,因為我家很大有三層樓和很多房間,因為最早是國王的官邸,有位國王出家後建造的,隨後他沒再出家了而有很多問題,但把這房子留給寺院。當他們認證我為轉世活佛後德格國王便將房子給我住,就變成我家了。

但當讓古阿年來時必須邀他到那,我們就必須騰出空間來給他做咕嚕札波的薈供,年底時他也做了朵瑪除障。他修咕嚕札波薈供很多天,他變成是國王邀請的重要人士,因為他有段不錯的故事,他的村莊很小不是什麼很重要,但他被視為很強大的人,所有家族都邀他來做薈供,隨後慢慢地其他村莊也邀請他,年復一年他就變得很出名。鄰近有個薩迦寺院,許多出家僧不是很高興,因為讓古阿年特別也不是什麼特殊的喇嘛或什麼人。有些僧人晚上去觀察他在做什麼、修什麼法,他們從外面看到他在裡面做什麼,他待在房間裡握著一只金剛杵,邊握著金剛杵而只重複發長聲唸吽。當他一再重複唸時,從金剛杵發出火花,這令他們很驚訝,之後才開始尊重敬讓古阿年。慢慢傳開來,每個人都知道讓古阿年具有這樣的力量。這是一個例子,表示他也是契入修法的精華而發展出那樣的知識能力。

(2012/02/06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多傑列巴的故事

文章SW » 2014-04-25, 23:49

有時我們修薈供也為了累積福德,有時我們說:「啊我們需要更多錢。」特別像是同修會或一群人,當我們有這類問題時我們就應該修薈供。像我們在火山營起步時,我們很艱困,你知道我不是什麼有名的大師或上師,只是在大學工作的小人物,有時給點課程和教法,當有些學生有興趣想修,最終就需要有個聚會所可以一起共修或練習等。沒人捐地給我,我們搜尋並試著賺錢買一塊地,最後我們發現一處對火山營來說很完美,它滿足一切條件,然後我們就決定買下它。這很貴,我們沒有錢,只有一點錢,而我們要分三期付款,第二和第三期金額都很大,但我們沒錢,到了月底我們很擔心該怎麼辦,許多人說:「哦我們修多傑列巴(Dorje Legpa)薈供。」我說:「不,這不夠。」因為我們有段多傑列巴的歷史故事。

古代有個窮人每天都修多傑列巴薈供,某天修到多傑列巴顯現,多傑列巴說:「為什麼總是召喚我?」窮人說:「我召喚你是因為你看我沒錢、什麼都沒有,我需要你的幫助。」多傑列巴說:「好,我明天幫你。」他就很開心。隔天這位窮人到鎮上也不知道會收到什麼,剛好有一戶富人家施湯給窮人,他坐在那慢慢就輪到他面前。那鍋湯裡有很大一塊肉就跑到他的碗裡,如此而已(眾笑)。他傍晚回去再修多傑列巴薈供,多傑列巴又顯現,多傑列巴說:「你滿意嗎?」「什麼?」「我今天幫了你,你收到大塊肉。」他說:「我修了一輩子不是為了得到這個!」多傑列巴說:「如果你沒有福德(merits),我也沒辦法給你任何東西。」

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所以我馬上想起這個,所以我說:「我們需要累積福德。」然後有人問我:「那該怎麼做?」我說:「最好的方式就是薈供。」後來我們持續日夜共修薈供很長時間,沒有間斷地,許多人還敲壞金剛鈴和鼓(眾笑),我們修完薈供,最後加上一點護法,到年底時我們就收到一大筆錢,是來自其他方式,我們就沒有任何問題了。當火山營有此經驗後,從此就很喜歡修薈供!(眾笑)我們每月修四場薈供。一般一開始我會建議,兩場薈供、兩場其他修法,我給了這樣的建議但無論如何又變成四場薈供。(2012/02/06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威若巴的故事

文章SW » 2014-05-14, 17:29

限制是輪迴的根源,無論任何限制,即便是教法說所說的這個那個限制,但若你瞭解真實情況這些都是負面的,就應該解脫於此,否則就絕對無法獲得究竟證悟。當我們講到證悟到高階時還有所知障,例如你維持在空性這樣的概念就已經是障礙了,因為處於真實本性意謂超越概念,任何概念都是負面的。所以我們任何教法中有的限制,我們必須解脫,否則無法證悟。還有例如薩迦派的證悟,他們不太說大手印狀態,而在噶舉派則多用大手印、寧瑪派則多用大圓滿狀態,在薩迦派那地位稱「Korde Nismed」,指輪涅不二。因為一般我們認為輪迴是壞的要拋棄、涅槃是好的要獲得,如果我們有這種概念也無法達致證悟。這些概念就是心智上的問題,所以該怎麼做?就是要超越這些,超越此就稱「Korde Nismed」:無可分離也沒有差別。如何沒差別?我們無法有輪迴和涅槃一起在我們的相對情況中,好就是好,壞就是壞;當你有好就沒壞;當你有壞就沒好。這就是我們相對情況。但當我們沒有這樣的分開和差異,我們處於超越,這是唯一的方式,這不是說我們混在一起像煮湯一樣,所以「Korde Nismed」就是指超越此。例如薩迦派傳統的最終目標大多用的是「Korde Nismed」,而非大手印狀態。這是例子說明我們超越我們的二元觀,所以我們證悟了就代表我們真實本性是如何。

在金剛乘教法高階密續中,要修生起次第和圓滿次第,最後達到大手印狀態,他們就如同大成就者得到證悟。若你讀些大成就者的傳記,你就能瞭解他們如何發現以及他們如何證悟。例如傳記中說到覺悟者威若巴(Virupa,畢哇巴),他之前是非常著名的瑜伽行派的大班智達,他追隨金剛乘教法最後證悟,是喜金剛的追隨者。所以他花很長時間修喜金剛的生起次第和圓滿次第。同時在圓滿次第時,需要觀想輪和脈等並配合咒聲,因為咒語是自然聲音也就是喜金剛最初所顯現的,所以所有顯現都是以聲音示現,昨天說到聲音是一切顯現的根源,因此為了融入那個狀態,咒語就變得很重要。不是一般咒語,這稱咒語的自然聲音,就像在高階密續中最重要的咒語。例如在喜金剛密續中有兩個咒,一個短、另一個很長,有些修行者持咒很多年,才能融攝並真正契入到大手印或「Korde Nismed」——生圓二次第融合最終契入那狀態。所以咒語很重要才要花那麼長的時間,這是例子說明他們如何修。在威若巴的傳記中,當威若巴證悟,他成了大成就者,達到金剛乘最終目標、喜金剛密續的知識,他有個持誦多年的唸珠,他把唸珠扔到毛坑就跑掉了,他知道不再需要,唸珠已經是無用的東西,他花了很長時間後現在發現了,他證悟成為大成就者。(2012/03/17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為何要修供護法

文章SW » 2014-05-19, 00:20

諸如修薈供和護法等等,對修行者很重要,有時我們也需要,但不是一直要修。一般來說,若我們是修行者,我們從上師那裡接獲傳承,護法就會一直護佑我們,因為教法在我們身上,所以護法要保護教法,因此修行者自動也被護法保護了。但我們活在二元境,有時我們有如此多種的問題,要克服這樣的負面就需要多跟護法溝通。有些人不知道什麼是護法,他們說:護法是種能量,我們做的就好像是跟能量接觸。但不僅是能量,護法們是高階眾生,他們有這樣的力量可以干擾或幫助眾生,但具有力量的眾生不全都是善類,他們也有不同的種類,有時他們也會騷擾眾生。因此覺悟者始終知道情況如何,他們降伏這些強大眾生讓他們許下護持教法和行者的誓言。你知道寧瑪傳統有部很重要的密續「德喜嘎傑」,八嘎傑是八個很重要密續的顯現,跟此相關的也是天龍八部——八類眾生。所以八類眾生中有最重要的天龍八部,他們都具有誓言必須要保護教法和行者。還有天龍八部不僅八種眾生,有不同的八類眾生,例如有無上八部、內八部、外八部、密八部,然後特別的八部顯現等在我們的「德傑色千」中,在這「色千」(serkyem)供養中還有所有這些八部的名稱,所有這些族類都具有對覺悟者的誓言,跟「德喜嘎傑」有關。

我們知道這些,如果我們需要、我們有些問題,我們就以特殊方式來跟他們溝通。例如我們說:哦我們有教法上的問題,或行者有些問題、需要以特別方式保護,那我們就修護法薈供跟護法溝通,護法就會去做,因為他們許下過誓言。如果我們做錯什麼——這也對行者不好,有時我們忽略而犯了三昧耶或傳承方面的錯事, 護法也會對我們生氣,因為我們內在有傳承,因此我們做錯或做壞事而使我們內在的傳承產生問題,護法就會懲罰,這種情況下我們就會遇到許多麻煩。該怎麼做?就應淨化,跟護法溝通,修護法時說:「哦如果我做錯什麼,我沒注意到但我來淨化」,那就能淨化了。所以修薈供有許多原因。

例如我騎馬三個月從東藏前往中藏,那時正值文革期間有很多問題,我們很害怕遇到中共軍人會擋我們、找我們麻煩。有時我們也很怕強盜,人們說:「哦昨天有四十個強盜在這附近。」而我們只有少數人一起同行,所以我們該怎麼辦?當有這種問題,我們就修薈供和護法。無論到了哪裡歇腳,我家人首先會搭起我的小帳棚,放上供護法的供品,然後我主要開始修多傑列巴護法。長版的多傑列巴護法儀軌有時我一天修一百次,日復一日我們都如此進行,就沒有遇上問題,即便有時有些小問題例如遭小偷也沒損失什麼。有次當我在修薈供,我真的看到我正敲的鼓發出火花,我以為是我的境相——因為我是行者而我在修法,也許我才有此境相。

但也許是來自護法的徵兆而不是我的境相也可能如此具體,我就叫我妹妹——她當時還很小——坐旁邊,看我修法時是否鼓有什麼東西,然後我繼續修薈供,一會兒後又有火花,我妹妹也看到了。然後我叫我弟弟,我弟弟也坐旁邊看我修,他也確實看到。所以我想這不是我的「nyam」的經驗,於是我告知父親,今天我們有這徵兆也許我們要小心會有強盜及中共軍人要來。那天傍晚我們綁好馬匹不然牠們會跑掉,我們沒人睡在帳棚裡,全都睡在外面靜候看是否有中共軍人或強盜要來,但一夜平安無事,甚至連有時會出沒的野獸也沒有。隔天我修薈供還是有火花,連續三天都修法產生火花,我們也還是綁好馬,但都很平靜。我父親說:「也許這不是暗示有問題,而是暗示沒有問題。」(眾笑),因為一點問題都沒有,連野獸也沒有。後來我們就不拴馬來了這樣他們晚上就可以吃草,也沒有任何問題,即使是野獸也沒有騷擾我們。幾週都是這樣,每個人都看到火花,所以這是護法的徵相(sign)。後來沒有火花了,我們反倒擔心起來,途中遇到兩次小偷想偷馬但沒得逞,我們遇到中國軍人也沒有麻煩。

所以這是例子。對修行者來說,有時我們需要護法,我們可以修這類的薈供,且我們真的可以獲得利益,我有這種經驗,這是為何我要告訴你們的原因。(2012/03/18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修供護法需所緣物

文章SW » 2014-05-26, 00:58

佛教之前的苯教傳統中有大鵬金翅鳥的形象,稱熾燃大鵬(Flaming Garuda),因為熾燃指火,火是紅色,這是所有能量的象徵,因此若我們需要修法,我們需要某種能量所依物,那就是火。

當我們修正式薈供,若你修護法薈供,也許有時修 Serkyem(八部供養)供飲料或些食物;你也供燈像是蠟燭——你認為這是為了光明、不要變暗,你也供香——這是為了香味。這是以我們所有感官欲樂來供養的例子,一般我們有這想法。但若你稍微更契入精髓,你供護法若沒有任何供品可以用心意來觀想的,特別是配合咒語和手印想像無量的供養,那才更重要。

但有時你需要有你所邀請的護法的所緣物,護法的所緣物就是火。如果你點蠟燭,蠟燭不僅是製造光,而是有光的火焰,這就成為類似護法的所緣物。若你沒有任何蠟燭,但你想修簡單的護法薈供,這不難你點根香,香一般是供養香味,就有這功能,但護法也能有所緣。香的頭就有火,火在場就是護法的所緣物。這是為何苯教傳統中認為能量的象徵是火,同樣在佛教傳統中火也被認為很重要。(2014/05/25 開示)

圖檔 紅色大鵬金翅鳥 Red Garuda
Khung Mar, Red Garuda, is a Wisdom protector manifestation of pure awarenes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Bön deities, Red Garuda represents the fiery power of energy. This deity protects against obstacles of the outer, the inner, and the secret. He transforms the five poisons, and liberates sentient beings from suffering. The Red Garuda healing practice is highly effective physically, emotionally, and spiritually.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愛滋病弟子的例子

文章SW » 2014-06-01, 14:29

大圓滿行者作法身頗哇,即處於你上師的狀態,也就是本初狀態,即法身狀態。你知道你快死了,不需要多作觀想,你修持上師瑜伽一輩子,你當下轉入上師瑜伽狀態,不再處於普通狀態,你處在 instant presence,你的肉體死亡中受苦的你的心,而你不在心的狀態。所以上師瑜伽同樣也是為死亡而準備,你可以用此方式死亡,不需要其他頗哇,這就是最無上的頗哇。有些人練習金剛乘轉化道的方法,你有足夠能力處於生圓不二,你以此狀態死亡,就稱為報身頗哇,但你需要接受生圓二次第的灌頂與修持。

這裡專門指中等根器,才要強調死亡姿勢等等。否則我們可以作另個方法結合呼吸,當我們死時作最後一次長吸氣及長呼氣,結合阿。我在美國舊金山有位弟子參加過禪修營,他後來得愛滋病到了生命盡頭,其他同修很擔心如何幫助他,因為他沒有學過頗哇,想說或者邀請上師幫他作頗哇,因此寫給我。我回覆說要求他作上師瑜伽,該弟子說他作了一生上師瑜伽知道如何作,所以死亡時就處於上師瑜伽狀態,就是最無上的頗哇法。後來我接獲 email,他以阿作最後一個呼吸。這是所有大圓滿行者要記得的事,知道我們的心識以白阿顯現,所以這位弟子是中等根器者,透過中脈將心識投射於虛空(space),也就是法界。如果有人覺得自己是中等根器,你可以練習將阿投射於虛空(spaces)並融攝於其中,因此死亡時要遷識就很容易辦到。以上稱為「死亡中陰」,我們應該要學習這些原則,也是很重要的教授。

當不具有自己掌握能力的人,跟行者有三昧耶關係的金剛師兄,當內在五大溶解開始時,以拇指、食指捏壓亡者鼻子(呼吸停止後),以白色阿字幫助他遷識。當死亡中陰結束,就不再有五種感官及心的作用,這是本覺像從門中出來,其中最重要的門昨天我們說是眼睛,可以有很多境相和覺受,潛能由此轉換(transfer),使用眼睛,我們可以認證,跳過中陰完全證悟。當你經過訓練可以有法性的境相,像我說看到小明點,日出及傍晚你也可以藉由光線看到明點,那是你法性的顯現,稱法性現前(chonyid ngonsum),有些像一串珍珠項鍊,非常小的珠串。你認證聲、光、光線是你本初潛能,當下無須任何淨化法,業力完全淨化,證悟普賢王境界。(2010/07/13;2014/09/18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癱瘓症弟子的例子

文章SW » 2014-06-04, 21:45

我給你個例子。多年前我去美國波士頓有個佛法中心也給予大圓滿教法,我去那裡講座(lecture)。有一位高大英俊的男士,說聽說我懂藏醫要我給他建議,他有癱瘓症(paralysis)這種負面勾招,這很不容易治,但我沒時間馬上要開講,我要他會後來找我。我透過講堂窗戶看到他在外面,他沒進來聽課,在那走上走下的。會後他來找我,我說可以做些修法克服這疾病,這是一種負面勾招要修法控制,你要修金剛手,而你需要接受金剛手的灌頂或傳承,否則修也不會起作用。我問他有沒有做些修法,不然只是去找醫生看病而已,他說有接觸教法許多年,但沒進來聽講表示他有些限制。我說你去找你上師接受金剛手傳承,如果你修金剛手加上醫療就會有用。

隔年我又在波士頓講課,他又來了說他的病更嚴重了,但還能走。我問他修金剛手了沒?但他說他上師說必須先完成加行,但他七年都沒做完大禮拜,現在有病更困難做。我強調你必須找你上師接受傳承然後修金剛手,這是獨特的方式。這次他有參加講課,我也特別為了他講解如何解決這類問題,以及修法如何跟傳承相連。兩年後我這次是在大圓滿同修會 Tsegyalgar 舉辦禪修營,那位男士參加了但持柺杖,他有隻導盲犬因為他已經瞎了,那次我給予金剛手傳承非常詳細,但已經太遲了,因為他的問題已經擴大。後來我問有誰認識他,有人說他死了。

所以加行就像準備,因為你沒能力做正行所以需要準備,我們生活在時間中而時間消逝,我們的生命就像開放空間的風中之燭,我不是說加行不重要你不要做,你必須切入精髓,如果你有時間當然可以做,但不要變得愚蠢,像那位男士一樣。(2011/04/29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南開諾布仁波切常用藏文名詞與例子說明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