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南開諾布仁波切常講故事與例子整理

南開師於每次禪修營之開示,經常使用藏文名詞加以說明,這是他講授的特色。還有一些經常重複的例子與故事,追隨其大圓滿教法的弟子不可不知。

吽喀拉的故事

文章SW » 2014-02-12, 01:34

傳記中所記載的大成就者吽喀拉(Humkara),他原本是窮人家的小孩,但當然他具有善業也跟教法有很好的連結。那時他去幫一戶有很多牲畜的人家放牧,賺取一點食物和金錢奉養母親,他這樣工作好幾年,從來沒上過學、也從沒受過任何教育,也因為他沒有機會像這樣學習。但他帶牲畜去森林放牧,這樣牲畜們可以吃得好些。

許多次他都看到有位瑜伽士在靠近岩石處修持,他想瑜伽士也沒進城弄點食物,他也沒看到有人帶吃的給他,所以很驚訝。有天他就去問這位瑜伽士:「你是如何能夠沒有食物住在這裡的?」他說:「我正在禪修。」「禪修就可以不需要食物嗎?」他說:「我正享受食物的覺觀,我可以這樣生活。」吽喀拉真的很驚訝,他不斷地思維了好幾天,想說:我每天都要如此犧牲,只為了得到一點食物養活母親和自己,這可是非常輕鬆的方式,我想要學不靠食物過活。

之後某天他去到那裡便跟瑜伽士要求:「請給我教法,我如何才能活著不用像我這輩子這樣工作?」那位老師說:「如果你想致力於這樣的修行,你還是需要一些食物,否則我可以活但你不行。你弄點食物到這來,然後我就教你。」吽喀拉便回去告訴雇主:「我不要再工作了。」跟他要了長期工作的酬金,這些錢和食物,他給了母親一半,一半帶著、準備了食物就去老師那裡。現在他開始學,那位上師直接教授教法的精髓。如此跟隨了一陣子,有時他需要食物就去弄一點來如此持續一生,而成為著名的大成就者吽喀拉。吽喀拉也是蓮師的上師之一,我們今天有的教法例如幻輪瑜伽(Yantra Yoga),始祖就是吽喀拉。

(2010/05/23;2012/06/03 開示)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密勒日巴與帕當巴的故事

文章SW » 2014-02-15, 00:38

蓮師教授金剛乘兩種傳承,一個是漸進式轉化,一個是非漸式轉化也就是阿努瑜伽——這僅存在於古早的寧瑪傳承(舊譯派),其他傳統後來去印度搜尋密續重新翻譯〔而成為新譯派〕。阿努瑜伽密續是蓮師所授不存在於印度,因此許多傳統認為阿努瑜伽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在印度的東西。這是西藏人的態度,西藏佛教徒總是認為印度來的才是神聖和殊勝,即使在西藏如薩迦班智達這樣高的學者,西藏人還是認為印度學者比較優秀;有些噶舉派以為他的教法是來自印度,認為印度是證悟者之地,而西藏在佛教傳入前,每個人就像黑猩猩一樣生活(眾笑)。

我舉個例,如果你讀密勒日巴傳記就可以知道。密勒日巴傳記中說密勒日巴是證悟高階的大成就者,有天密勒日巴遇到帕當巴(Padampa Sangye),帕當巴來自印度,是非常棒的大成就者也是瑪吉拉準的上師——她發明了施身法。密勒日巴和帕當巴之間有些對話,他們說到:「哦我們同是金剛乘高階證悟者,我們需要比較誰的能力比較優秀,像是做些寶瓶氣(kumbhaka)的持氣這樣的修證來比較。」這裡說到有種草、非常細小的草,他們說站在這草上如果持氣很好草就會保持直立。結果帕當巴以寶瓶氣坐於草尖上,草還維持相當直,毫無問題這真的是完美的修證;而密勒日巴坐的地方的草稍微有點彎曲,然後帕當巴就說:「哦你不用擔心,你我修證的能力無二無別,但為何你坐的地方有點彎曲是因為你在西藏出生(眾笑),西藏是黑猩猩之地,所以草才會彎曲;我出生地在印度是神聖國度,所以我有來自佛陀的加持。」

這是密勒日巴傳記寫的,我是不相信啦,傳記這樣寫很奇怪,但這還不是唯一的爭論,在西藏若你讀很多書有很多這類的。所以當時凡來自印度的都很殊勝,但教法真義和功能不是如此,在歷史學上也不相符。所以你看這是西藏人的態度,西藏人認為印度是聖地,一切都比西藏要好很多。在西藏開始有佛教前,西藏被稱為黑暗國度,那裡沒有任何知識與精神修道等,即使存在有苯教也有很多高階知識,但他們認為這沒什麼。所以這是為何西藏人有此態度。

(2012/01/02; 2013/08/31, 10/13 開示)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密勒日巴的故事(一)

文章SW » 2014-02-18, 00:28

餓鬼指受飢渴之苦,因為他們無法有看到飲食的業力。修法中有朵瑪,可以給餓鬼和不同類的靈體。當我們供餓鬼時一般是供水,但他們拿不到,一滴水要修法使用咒語、手印和觀想,在觀世音修法中解釋透過咒語和觀想他們才能得到幾滴水。朵瑪(食子)修法在四派都很普及,因為被認為可累積功德,有些喇嘛為了顯示是好行者也每天修,他們使用樂器弄些聲音讓每個人聽到:「哦這位喇嘛每天很早就修。」有種樂器稱「丁夏」,小小薄而圓,這是用來修朵瑪薈供的,以這聲音邀請靈體和餓鬼等,融攝咒語邊彈奏來溝通,他們使用這「丁夏」來做薈供,所以弄得鄰里皆知。有些行者每天清早就修。

密勒日巴有段非常好的歷史故事。在密勒日巴時代有位新譯派行者,這位喇嘛總是將朵瑪薈供弄得很豐盛。薈供比較完美的方式,特別是重要的喇嘛,也會用絲綢和金子等七盤;地位次級一點的喇嘛也有七樣,在裡面放水混和牛奶,也弄些糌粑小球放了糖,這是為了比較豐盛的供養。而這位喇嘛就這樣每天早上供得很豐盛,這對當地護法或一些惡靈等賓客很好,他們很喜歡,但對餓鬼則有點困難,但這位喇嘛沒特別想到餓鬼。一般朵瑪供養主要是為了餓鬼眾生,(藏文),那指最初是從觀世音手中出現水和牛奶的混合物,觀世音以咒語和手印的覺觀來加持,許多餓鬼就能享用,這是朵瑪供養的來源,因此發展出朵瑪的供養。

有天早上這位喇嘛供朵瑪,有些靈體享用,他們說:「請做快點,不然我們沒時間等了!」這位喇嘛問:「為何你們沒時間慢慢享用我的供養?」那靈說:「你的供養不錯,但山頂上有更豐盛的供養,我們要去那裡。」他很驚訝:「誰在山上比我供養的朵瑪還好?!我準備得很好,還放了糖。」即使他弄了糖,但餓鬼沒看到的業力。所以一天清早這位喇嘛很有興趣,想到山頂去查看到底是誰在山頂提供更好的供養,他發現那是密勒日巴。密勒日巴沒什麼東西可供,他沒有這些盤子和準備,什麼都沒有,他只有一個小破碗他吃的青菜。當他吃完,他只放幾滴水然後用咒語和手印、觀想給餓鬼,所有這些餓鬼和靈體卻比那位喇嘛豐盛的供養還更享受密勒日巴的供養。所以你看,這說明了境相是什麼意思,境相跟業力境有關,我們若沒有業的可能性就無法受到利益。

(2012/08/06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密勒日巴的故事(二)

文章SW » 2014-02-22, 01:15

有些人解釋說到密勒日巴(Milarepa)(一隻手托著耳朵)這個坐姿,大多數畫家都沒有經驗,他們以不同的方式製作畫像或雕像。一些人說密勒日巴正在聆聽所有眾生,「聆聽所有眾生」是不錯的概念,但密勒日巴若有能力聽到所有眾生也不需要做這姿勢(眾笑)。若你做這手勢即便是身體層面也表示耳朵不大好(眾笑),那又如何能聆聽所有眾生?還有人認為密勒日巴就像軍人風格這樣〔在敬禮〕。所以這例子說明不符實情的解釋,有人這樣解釋,許多人就覺得:「哦,好棒喔!」(眾笑)

實際上,密勒日巴所做跟《喜金剛》密續有關。《喜金剛》密續中解釋了能量流(energy waves),你看大海有許多波浪,同理在我們體內也有許多能量流,金剛乘某些修法指出我們身體上許多能量點。例如我們臉頰左右兩邊各對應女生和男生就有能量流,當我們控制這些能量流就能感受到安止狀態(calm state),否則會有很多念頭、很焦躁等等。因此密勒日巴當處於安止狀態時,是在控制這些能量流,只是做〔手撐開定位〕這個姿勢,因為這是找到〔此能量點〕的方法,然後持續這樣,不然你不知道能量流在哪。如此控制,即便你很多念頭也可以容易地進入安止狀態,這是能量點之一的例子。

你看佛陀不同的雕像,佛陀維持禪坐姿,有時手結定印,(雙手交疊)大拇指相碰,這實際上也是控制能量。因為在我們的手上有三個指頭具有控制能量流的功能,能量流有明性、空性和覺受的經驗,我們控制的話,就可以契入那狀態而沒有混亂。當控制這些能量流時,你就可以契入那樣的經驗。所以我們的左右拇指跟心的經驗有關,這是空性的經驗。例如你有很多混亂的念頭,要不受干擾就兩拇指相碰,這是為何佛陀保持這樣,但經教中沒有解釋,只能在大圓滿教法和阿努瑜伽教法中發現。

(2011/04/10, 09/17; 2012/11/24; 2013/05/10 開示)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南卻明珠多傑的故事(一)

文章SW » 2014-02-26, 01:41

任何情況下,任何上師轉世或不是轉世,你檢視一下再追隨,問題就比較少。這是跟轉世有關的問題,因為西藏稱祖古,祖古是化身的意思,也就是轉世再來。真正祖古就像佛陀、噶拉多傑、蓮師,就是真正的祖古。有時你可以瞭解祖古的功德,例如南卻明珠多傑(Namcho Mingyur Dorje)。

南卻明珠多傑是一位很特別的伏藏師,他不是一出生就被認證為伏藏師,而是一位很重要的噶舉派上師也是大圓滿行者名叫阿拉噶,住在深山閉關,跟地方幾戶人家關係良好,因此他們對他十分虔敬也經常供養他。有次有戶人家有個小男孩,當阿拉噶看到這男孩就說:「哦這小孩真特別!我有夢顯示他是某人的轉世。」但不是被認證為某寺院的轉世,這是有名的喇嘛的認證方式,高階喇嘛直接認證就無人能反對,就被迎回寺院陞座,他不是這樣的認證方式。

他說這男孩可能是噶陀寺一位特別的行者、一生都在閉關,叫做喇嘛札巴,可能是此人的轉世,因為他夢到了。他跟那戶人家講:「如果你給我這男孩,我想把他留在這個閉關處好好教育他。」那人家很高興,因為這樣的話小孩也可以讀書、學點東西,便說:「當然好啊,如果你可以留下他的話。」他便留下那男孩,那時男孩才六、七歲,阿拉噶馬上做了某種淨化法。淨化法一般在金剛乘傳統稱 Tu,指一般用水清洗,這個字例如你每天早上盥洗也是 Tu;但修 Tu 的儀軌有三要點,應用這三點就成為 Tu 的修法。這三個稱「度、恰、宋」:「度」指用水清洗,例如上師灑水到頭上並持咒,不需要清洗整個身體;「恰」指還有風(air)元素,例如風元素淨化咒語,然後拋擲孔雀羽毛等,製造那元素來淨化該人;「宋」指用咒語加持保護不再染污。所以我們修這三樣就稱為 Tu 的儀軌。所以他修了許多次的 Tu,同時他給男孩些淨化法的咒語去觀想和持咒。

那男孩慢慢如此修直到十歲,十歲時他有許多境相,他跟他上師說:「哦我有這個淨相,有時境相把教法講給我聽。」阿拉噶知道這很特別,就問他:「本尊長什麼樣?說些什麼?」然後寫下來。隨後他十歲就開始,十歲半時,阿拉噶才發現他是伏藏師,他所說的每件事都是伏藏法,所以阿拉噶完全致力於每天所問的每件事。

例如寂忿百尊是他十二歲時,他說他有金剛薩埵的境相,金剛薩埵解釋如何修寂忿百尊,這有整個指導不是只有幾個字。這類教法從他十歲直到十三歲為止,這段期間阿拉噶寫下他超過十三大冊的伏藏教法,所以他真是非常特別的伏藏師。十三歲後他接到指示他不用只是跟上師一起,指示說他應該去不同的聖地,還沒有被人發現的聖地,開啟這些聖地就有許多利益眾生的事,他們可以接觸聖地。他如此行腳也給予已寫下的傳承教法,所以慢慢流傳開來。當他快二十一歲就過世了,但即使活不長,但利益很多眾生。這教法變得十分有名,教法標題稱「南卻」(Namcho)系列,「南」指虛空、「卻」指佛法——教法由虛空顯現(合起來稱「天法」),那指大多數都是他的境相,所以這真是很真實可靠的(authentic)伏藏。

不僅是修法,還有不同的種類。當我讀天法,很驚訝,也永遠讀不完。例如在西方有占卜,天法伏藏中也有占卜,我們在西藏根本沒有,還有醫藥和星象,這是真正的轉世,所以毫無懷疑我們可以瞭解,他這種轉世就是化身。

內嘉仁波切(Negyab Rinpoche)把南卻明珠多傑所有法傳給我。南卻明珠多傑的伏藏法許多都是阿努瑜伽系統,這在所有寧瑪派傳統都很流傳,特別是白玉傳承,使用第一名就是天法,其他傳承寫了許多指導,因此南卻明珠多傑的天法資料有很多。在寧瑪派,你知道最近圓寂的貝諾法王,我們曾邀請他來火山營傳法,他也是南卻明珠多傑的傳承之一,因此我為大圓滿同修會準備南卻明珠多傑的寂忿百尊法。

(2010/07/15, 09/17; 2011/04/29; 2012/09/24, 12/31; 2013/02, 23, 06/09, 09/12, 09/28 開示)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南卻明珠多傑的故事(二)

文章SW » 2014-03-02, 00:47

我記得多年前有次我在希臘有禪修營,很多人以為西藏像是天堂,有人問我:「哦西藏人一般都做瑜伽嗎?都是瑜伽士行者嗎?」我很驚訝,我說:「你們必須瞭解西藏是在這個地球上(眾笑),這時代你自己可以開車去看看,你可以看到西藏是如何,不是什麼像天堂的。」在西藏我們也有好有壞,有些是非常好的修行人,特別在西藏我們有不同的區域。在東藏我的家鄉,我家鄉我們認為有個最糟的地區稱為「娘讓」,「娘讓」是我上師蔣秋多傑的故鄉,娘讓也是娘拉‧貝瑪‧敦都(Nyagla Pema Dundul)的駐錫地,為何他名叫娘拉?因為他是來自娘讓的喇嘛(Lama of Nyang Ral),這是一例,還有很多有名的上師也來自娘讓,但許多娘讓人都像是土匪強盜,他們給大家製造了層出不窮的問題。特別是有段時期娘讓的首領是很壞的人,名叫娘讓迦波南嘉,他不僅統治娘讓地區,也擴及我的故鄉德格,同樣我家鄉所有老百姓和寺院都很害怕娘讓,因為他對教法沒有任何虔信還喜歡殺人。

然後他們到了德格,有位德格大臣是夏古康家族的,娘讓是很聰明的人,便對這位賈沽叟很信任,尊重他所說的、徵詢他的意見等等,無論到哪都帶著他。娘讓說他想要燒毀出版佛書的印經院,裡面有很多《甘珠爾》、《丹珠爾》(合稱《大藏經》)等所有一切,這在德格很有名,對佛法很重要,是許多代的德格王的心血貢獻,而他想要燒掉這些。因為他完全與佛教傳統背道而馳,賈古叟說:「不用擔心,放手去幹,我去燒然後回報你。」娘讓迦波南嘉反而有點疑慮(眾笑)。這個賈古叟脖子上好幾圈天珠(dzi, zee)項鍊,天珠是很珍貴的寶石,十分昂貴,單單一顆天珠就很貴了。他把所有這些天珠項鍊交給娘讓迦波南嘉後說:「我會回來。」他才相信。一會兒後,就在印經院前堆放很多木柴點火燃燒,娘讓迦波南嘉看了很開心才離開。

這是娘讓岡波那嘉他在娘讓所做的事。他還要求德格人建一座大雕像,因為當地人知道如何塑造大的雕像。塑像的人想知道要建哪種雕像,他們以為也許是佛陀像或類似忿怒尊的像,同樣他們也要準備材料才能去上工。他答覆說:「哦我想要建『蘇哦嘉瓦』雕像。」「蘇哦」指重要人士,有時某些儀軌中也有祈請文說到「蘇哦嘉瓦」指的是佛陀,他們以為他要建佛陀像。他們到了那裡要塑像時還不確定是不是佛陀,便問娘讓迦波南嘉怎麼建這個「蘇哦嘉瓦」,於是他端坐莊嚴說:「你們應該建的『蘇哦嘉瓦』就像這樣。」(眾笑)他們才瞭解到「蘇哦嘉瓦」就是他自己。那時期他建了這座雕像。

所以他統治這些區域許多年,他對教法從來就沒有虔信,總是反其道而行。但最後他起了疑惑,所以他想:「也許我老了快死了,也許我應該做點什麼,因為我這一生做了許多壞事。」然後他邀請許多上師,辦一場像是大型會議,他一個接一個要求這些上師:「你要承諾在我死後幫我。」所有上師都很害怕,他們說:「是的,我會盡力。」下一個也這麼說。同時他也問:「我死後會怎麼樣?」沒有任何人敢說「你會下地獄」(眾笑),而是說:「哦你會到淨土。」他一個個上師問,最後他問到南卻明珠多傑(Namcho Migyur Dorje, 1645-1668)——非常著名的大圓滿上師,他問南卻明珠多傑:「我死後,會發生什麼?」他說:「你會直接下地獄。」(眾笑)因為南卻明珠多傑並不怕他。他想了一會兒問說:「那我該做什麼?」南卻明珠多傑:「沒有多少事。」(眾笑)他說:「你要發誓你會幫我。」他堅持又堅持,南卻明珠多傑才說:「好,我盡力。」所以這是娘讓迦波南嘉的歷史故事。

也許是一年或兩年之後,一次南卻明珠多傑在大圓滿寺院,有天南卻明珠多傑說:「哦我有某種境相,也許娘讓迦波南嘉死了。」同天收到通知,隔天南卻明珠多傑也圓寂了,因為他答應要全力幫忙。這是在南卻明珠多傑自傳的歷史裡。所以這地區稱「娘讓」,有好有壞,不只娘讓,西藏也我們同樣也有好有壞,我要說的是:你不要幻想西藏是什麼天堂。當我那時在希臘禪修營解釋這個,課後很多人說:「我們對西藏美好的想法被你毀了!」(眾笑),我說:「我很抱歉,但你們最好還是知道西藏是在地球上(on earth),不然隨後你發現了你會感覺更糟。」這是一個例子,有些人依賴這類的想法而活,所以重要的是我們應該要明白我們的真實處境。

(2010/10/05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娘拉貝瑪敦都的故事

文章SW » 2014-03-11, 01:26

妥噶(Thodgal,頓超)第四階段稱為「chozed」(法性窮盡),指從心進入心性,每件事都消耗(consume)掉了,我們完全處於融攝我們所見之中。當我們的肉身融入其五大元素的本性中——這指融攝於元素的五色(光)中,當我們完全完成此階段,我們的肉身不見了;只有當我們在第四階段,才會幾天或一週後肉身消失。大圓滿中學習仰提(Yangti)和妥噶,我們死時就可以只留下頭髮和指甲,證得虹光身,近代最有名就是娘拉貝瑪敦都。

根據娘拉‧貝瑪‧敦都(Nyala Pema Dundul,大陸譯白瑪鄧登, 1816-1872)的傳記,他說他有結束此生的徵兆,便召集他重要弟子說:「現在開始做淨化,特別是淨化三昧耶。」因為這對修行者,特別是師徒之間必須要維持完美的三昧耶,才能獲得完全證悟。所以好幾個月他們都在做淨化法,特別是修薈供(ganapuja)三個月,之後娘拉‧貝瑪‧敦都給予弟子許多建議:如何遵循教法、如何修習等。

有天他說現在應該要到山上去,有一處岩石聖地,他在那取出許多伏藏,他說應該要移到該岩石附近,所以就帶弟子去了。娘拉貝瑪敦都修很多施身法,當他年輕時拜訪許多聖地只修施身法,決巴行者有很小的帳棚,有個手杖可用來支撐帳棚,打開後就可以睡,這稱「決古」,這種小帳棚。到達後,他要求弟子將他留置帳棚內,帳棚四周用石頭壓好避免野獸跑進來,然後要求弟子回到營地,以薈供修上師瑜伽,七天後再來。弟子知道要發生什麼,感到很悲傷,但還是七天後再來。所有學生都知道上師已經示現虹光身,岩石邊出現有許多虹光,打開帳棚沒有身體只有衣服,還有頭髮、指甲,因為這是身體的不淨部分,所以始終要剪頭髮和剪指甲。

當娘拉‧貝瑪‧敦都活著時就被認為是為非常棒的上師,擁有許多伏藏法,但不像蔣楊欽哲旺波和蔣貢康楚那樣有名,但娘拉‧貝瑪‧敦都虹光身成就後變得非常出名,許多老師雖然沒有從他那裡接受什麼具體教法,都號稱是他的學生。所以這是虹光身如何顯現。

(2010/10/05; 2011/09/17; 2012/11/28 開示)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多登烏金丹增的故事

文章SW » 2014-03-17, 00:45

我叔叔多登烏金丹增(Togden Ogyen Tendzin)是安宗竹巴的弟子,他也是很棒的修行者,他在文革時示現虹光身。我從他那裡接受許多龍欽寧提教法,其精髓是大圓滿教法。那時我七歲,我不喜歡幾個鐘頭聽課,我老想出去玩,我祖母跟我叔叔說,我叔叔說就算不懂也要聽才不會漏掉任何東西,他不准我出去玩。因此我從我叔叔接受所有大圓滿教法,但什麼也不懂。

任何人示現虹光身都留下頭髮和指甲,我叔叔多登烏金丹增最後示現虹光身也是如此,這是虹光身顯現的特徵。我叔叔多登烏金丹增那時在文革期間,他們給了他一個游牧民族冬天住的地方,多登就住在那。中國辦公室有個公務員對多登很虔信,他幫助多登,他擔保多登住在那裡不會逃跑,否則他就要被關進監獄,因此多登就住在那裡。他每週去看多登,有時他跟其他公務員一道表示他有在管理,有時獨自前往;若他一個人來就帶些食物或秘密帶些東西過來。有次他去到那,他和另一位公務員,小房子門關上的,他們敲門但沒人應,但一推很容易打開。當他們進去,多登的衣服還維持坐的姿勢那樣,沒看到多登的頭,他們想說:發生什麼事了?他們靠近後看到衣服的洞裡多登身體變得很小,另外一位公務員說:「發生什麼事?」他知道,因為曾有許多虹光身的歷史,但他回答說:「我不知道,但我們需要向總部報告。」他們馬上關上門回去。

他們馬上回報總部,總部當時沒有來查,他們問該怎麼處理,總部答覆說要通知省部門,那表示是在成都有主要辦公室,所以那段時間沒有人來察看,而是等待審批。而那位擔保的公務員他逃掉了,他去到北邊札須卡,從札須卡慢慢越來越北,幾乎兩年後來到了拉達克,從拉達克又慢慢到了尼泊爾。在尼泊爾有一位我叔叔多登的弟子,不僅是弟子也是多登的親戚,他是一位不錯的行者名叫薩拉,他見到薩拉就跟他說了這段歷史。後來喇嘛薩拉寫信給我,因為薩拉跟我也是親戚,他說:「哦多登死了,多登的身體變得很小。」等等,我們只知道這段歷史。很多年過去,到了 1978 年稍微開放後,我們收到來自西藏的消息,隨後我們才發現到底發生什麼的訊息。中藏省部門派人去察看多登的小身體,但去看時已經沒有身體了,只剩下頭髮和指甲,所以大家都知道這是虹光身的顯現。當中住在附近的人知道這是虹光身的示現,有些人還秘密保存了一點頭髮和指甲,但無法保存太多,因為當地政府管制一切。這是虹光身的歷史。

(2012/03/16, 11/28 開示)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欽哲‧耶喜(Khyentse Yeshe 1962~,南開師兒子益西南開)的故事

文章SW » 2014-03-22, 02:09

我不會教每個人妥噶,有時我試著傳達說,也許這生兩、三次,我說這是很有限的,期待的人必須提出申請就可以領受到。但這也不太容易,每個人都抱持很心智也很自我的想法,他們總是說:「哦我想要這教法,因為我有這根器。」我不知道他們有顯現任何這種根器嗎?所以即使我給了這個教法,如果他們沒有顯現出這種根器對我也是問題。確實有已具根器的人存在,一直修例如且卻的修法,就能夠具備這樣非常確切的根器。

我舉個例子,在我夢到那個夢(指蔣秋多傑上師要南開師修妥噶)之後的一段時間,幾乎每個早上,還有日出和日落時我就修,因為這跟光很有關。我住在拿波里時每個有陽光的早晨我就修,所以一天早上我正在我修持的洞中修時,那是在有陽光的時段,其他家人和小孩多數還在睡覺,當我修時我兒子耶喜(益西)過來,他醒了,他來到附近,我還想他會讓我稍微分心呢,但無論如何我想繼續修下去。我沒跟他講話繼續修,一會兒後似乎耶喜不見了,我想說他回房去了,不然就是廚房。但也許半個鐘頭或快一個鐘頭我仍繼續修,一度我聽到附近有動靜,我看到耶喜正在模仿我所做的。我問他:「你在幹嘛?」他還很小,也許才三歲快滿四歲,他說:「我在修法。」(眾笑)哈!我有點驚訝他正在假裝修法並模仿我所做的。隨後我們一起吃早餐,一吃完我總是會把每天修法時的境相畫出來,耶喜來到旁邊,我說:「我在畫我的境相,你可以畫下你的境相嗎?」他說:「好,我要紙和彩色鉛筆。」當我把紙筆給他,他畫了一個五色明點,明點中有個本尊還是什麼的在裡面,我問:「這是什麼?」他說:「這是蓮花生大士,」(眾笑)「我看到明點中有半個蓮花生大士。」我到現在還保存耶喜那年紀畫的這張圖。

這是個例子,當人有這種前世的經驗,當然要覺醒就不是太難。這不是因為耶喜是我兒子,當耶喜很小的時候,一次他惹了麻煩,例如我要準備蒙古文的教課,我從大學借來書,書上有要做的習題,我要抄下來當成要給的作業,我正在花園裡弄這些,但我聽到誰打電話來,我便進屋去。耶喜那時可以走路了,他跑到我書那裡,旁邊有筆,就拿起筆在書上到處亂畫。當我回來看到我真的很生氣,因為不是我的書,我還要還學校,但現在怎麼辦?我也不能一直留著。所以我說:「哦你不可以這樣!」他也說什麼很生氣,我就打了他的背幾下,耶喜就哭著去找媽媽(眾笑)。所以有這段歷史。但當晚我有個夢,我夢中耶喜跟我講話,他說:「你不能打我,因為我是你舅舅。」——我舅舅欽哲仁波切。我有點驚訝,我也覺得難過,因為我沒有給予尊重,我不知道這件事。

當我們到了西藏過年,我們寄發很多賀卡,特別像是達賴喇嘛、內嘉仁波切、薩迦崔津,還有所有跟我關係良好的重要喇嘛。寄時耶喜也許才兩歲,我們有張不錯的合照,複製這張照片當賀卡寄出。當賀卡寄到,薩迦崔津回覆我,他覺得耶喜是我舅舅欽哲仁波切的轉世,他也給了他名字:蔣揚‧欽哲‧旺波,還蓋了他的印璽。我也回覆薩迦崔津,我說:「你認為我舅舅已經過世了嗎?」如果沒有過世如何會有轉世?中國直到 1978 年才開放,我們不知道父母和親戚每個人是還活著還是死了,我依然希望我舅舅還活著,因為還不會很老。然後薩迦崔津回覆:「我是覺得如此。」那指確實過世了,我們無法接獲任何訊息,同樣他那邊也是沒有任何消息。

但我也想起這個,西藏喇嘛總是被認證是誰的轉世,我對這些不是很重視。內嘉仁波切也收到薩迦崔津的訊息,給耶喜取了另個名字,也蓋了他的印章。我沒有做任何公開宣傳,因為我對這些一點興趣都沒有,但消息還是在印度傳開了,兩間蓋在印度的寺院寄給我信想要耶喜去接受教育,我告訴他們:「我舅舅受了很多苦,他唯一感興趣的就是修行而已,但他一直跟寺院有很多問題,所以我知道那段日子是如何。所以如果我兒子真的是轉世的話,我要給予尊重,但不是我送他到寺院受傳統方式的教育;如果他真的是轉世,當他長大他自己會顯現出來。」我打算這樣做,所以這就是我那段期間的答覆。所以今天我兒子,例如我舅舅原先住的噶林騰寺,我也幫助寺方重建還有佛學院等,當然他們知道我在幫忙,但他們不是對一直邀請我有興趣,特別是當地人說:「在我們死前我們想見到我們上師欽哲仁波切的轉世,請傳達,請邀他來,你也幫忙。」但我無法影響或限制我兒子,我只說:「他們是要邀你,如果你有時間也想去的話。」他說:「有天我應該要去。」然後兩年前他說:「今年我會去噶林騰。」他自己決定回去的,不是我,他辦妥後就去了,所有當地人、寺院,每個人都深感滿足。

從那時開始,他說他作了很多夢等等,記起很多前世的情形。之前他在上班,他是電腦工程師,有份非常好的工作,他換過三次工作,每次換工作薪水都更高。但他從噶林騰回來後就放棄了他所有的工作,他跟我說:「我想要幫助你,因為你是我父親,但你也是我上師。我也要服務大圓滿同修會還有對教法有興趣的人。」他現在到處給予教法,重複我三十年來比較精髓的方式。這是我兒子的功德特質,因為不是我給我兒子這樣的地位,想說他是我兒子,所以人們也要瞭解這很重要。許多人想:「為什麼他沒有專門去上佛學院?」有人還寫信問我:「你兒子耶喜在給予教法,但他又不像其他上師唸過佛學院,他也沒有接受傳承。」我就回說:「我所給予的教法傳承還不夠嗎?不是一定要上佛學院。」這就是我的答覆。所以現在人們不再議論,即使不再議論,許多人還是覺得:「哦這是上師的兒子,我們必須尊敬。」這樣不夠,而是要瞭解價值何在。

(2010/02/21 開示)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迦波兇天的故事(1)

文章SW » 2014-03-27, 01:45

天龍八部中,藏語 TSA 是「紮提」指迦波(Gyalpo)類,我們不能說它是壞的族類,也有非常高階的從蓮師而來具有保護教法的誓言。例如桑耶寺的護法就是迦波類,稱為迦波貝哈,跟迦波貝哈相關的還有迦波庫嗄——迦波五種顯現之一,這些都不是壞迦波,但迦波的性質(nature)並不是那麼令人舒服。當你受到負面勾招時,你必須要知道是哪個方式收到的,舉例說 Tsen 類會有癌症,我們知道癌症情況如何等,但迦波類的影響不是這類疾病,迦波類總是由緊張引起。

如果某人有點焦躁,只是有點風體液的失調傾向;然後你很緊張、你很躁鬱、你不能自己停止。我們不能說每個人有這類問題都跟迦波類有關,只是說你有這類助緣較容易勾召到,迦波族類總是在尋找有這種情況的眾生來施加危害。例如中國文革期間,人們被說服說革命是做好事,但他們革命總是很激動,每個人都很激動和憤怒,即使是家人都無法交談,所以那時政府和人民大都全被迦波族類控制,這就是迦波族類是如何的例子。

例如我小時候想:「哦迦波貝哈是好護法,因為他是桑耶寺的保護者,而桑耶寺是蓮師造的第一個寺廟。」我喜歡貝哈,我也有他一尊雕像,我每天都修貝哈簡軌。但當我大一點時我才瞭解到迦波類的危害,我修貝哈儀軌時也自我觀察,我的確越來越緊張,所以我想我還是不要修他。有時候當然當我們修重要護法時我們也修貝哈,這很正常,但日復一日個人來修一定是要好事才對,隨後我就不再修貝哈了。同樣我在學院裡也出了問題,因為我勾召到迦波類的迦波兇天(雄登,Shugden)。你知道迦波兇天,達賴喇嘛說不要修這個修法,要求人們不要修。為何這個迦波兇天達賴喇嘛說不好?因為迦波兇天並非存在於所有傳統中,只有在格魯和薩迦派。迦波兇天不是很古老,是新的惡靈,在達賴喇嘛五世時,這還不是很古代,最多五百年前,但蓮師時代佛教廣傳的許多其他護法則很久遠,那時還沒有兇天。

兇天是對達賴喇嘛破三昧耶戒的惡靈,那時五世達賴喇嘛成立西藏政府,直到十四世達賴喇嘛都是由此政府統治西藏。達賴喇嘛也說過好幾次,當他很小的時候還不知道迦波兇天的歷史,一些格魯派喇嘛和他一位老師他們修兇天的薈供,他也使用過這些薈供。後來他發現兇天給五世達賴製造問題,當然達賴喇嘛的政府持續至今日,當然迦波兇天也給西藏政府製造問題一直到現在,因此達賴喇嘛說修這修法不好、沒必要修。因為在所有傳統我們都有許多重要護法,許多護法雖示現為護法卻是覺悟者,就像一髻佛母、熱呼拉以及所有這類的護法,格魯派中還有例如大威德金剛、巴滇拉嫫、一髻佛母等很重要的護法,很多不同的瑪拉嘎拉,這些一開始都是跟覺悟者的示現有關,為了控制天龍八部。所以我們必須修這類修法,而不是修惡靈。

但為何某些格魯派的修持兇天?因為他們相信迦波兇天這個惡靈說,他告知一些格魯派的說:「我只護持格魯派,而且我控制所有薩迦、寧瑪、噶舉這些傳統。」而他們相信了。還有今天修持迦波的人他們說:「你看迦波兇天護法很幫格魯派,所以格魯派在西藏是最大、最有錢、最有力的。」的確似乎是這樣沒錯,因為在西藏所有寺院,格魯寺院比較大也比較有錢,但不是她們所說迦波兇天的功勞,不是他!這是西藏政府的助力,因為西藏政府是五世達賴喇嘛建立的,所以官方是格魯派,西藏所有格魯寺院,特別是色拉、哲蚌、甘丹寺,都稱為國立寺院,受到政府支助。例如當西藏政府印鈔票時,他們怎麼用這些錢?錢必須先進到三大寺院,為了維護這些寺院,隨後這些錢才來到人民和政府等等。這是為何他們強大有財力,而不是迦波兇天的關係。

他們如此相信,所以隨後薩迦派也修供兇天。有位薩迦重要喇嘛,有天兇天在一位薩迦派喇嘛面前顯現。通常你看迦波兇天顯現為僧人有點忿怒相騎在雪獅上,這是在格魯傳統中迦波兇天的形象;而對薩迦則顯現為騎在黑馬上。他對薩迦派喇嘛說:「我是迦波兇天,若你對我薈供,我就護持你的傳統。」這位薩迦喇嘛想:「這方式不錯。」他便寫下迦波兇天薈供的儀軌,所以在薩迦派流傳。當然不是整個薩迦派,而是許多薩迦派的修這薈供。他們如此相信,所以隨後薩迦派也修供兇天。

有位薩迦重要喇嘛,有天兇天在一位薩迦派喇嘛面前顯現。通常你看迦波兇天顯現為僧人有點忿怒相騎在雪獅上,這是在格魯傳統中迦波兇天的形象;而對薩迦則顯現為騎在黑馬上。他對薩迦派喇嘛說:「我是迦波兇天,若你對我薈供,我就護持你的傳統。」這位薩迦喇嘛想:「這方式不錯。」他便寫下迦波兇天薈供的儀軌,所以在薩迦派流傳。當然不是整個薩迦派,而是許多薩迦派的修這薈供。同樣格魯派也不是所有人都在修,但也不少人修。許多格魯派重要喇嘛他們發現在古代迦波兇天就不好了。例如甘丹寺是格魯派主控寺院,就像班禪喇嘛和達賴喇嘛被認為在格魯派很重要,但真正統治所有格魯派的是甘丹寺住持。有些甘丹寺住持發現兇天不好,之前某人在甘丹寺蓋了護法殿,就拆除移出甘丹寺。這是例子,還有很多格魯派上師都知道他不好。無論如何迦波兇天是惡靈,如果你跟他有連結,你會有很多問題。這不是我光聽達賴喇嘛一面之詞,我有親身經驗。

(2011/11/16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南開諾布仁波切常用藏文名詞與例子說明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