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南開諾布仁波切《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

Being-in-Dreaming、The Wheel of Time、The Art of Dreaming 等書札記、摘譯與翻譯;個人夢修心得整理。

南開諾布仁波切《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

文章SW » 2012-03-15, 21:22

《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Dream Yoga and the Practice of Natural Light
作者: 南開諾布仁波切
出版社:橡樹林
出版日期:2010/05/30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6409189
叢書系列:善知識
規格:平裝 / 256頁 / 16.8 x 2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圖檔

目錄

編者前言
致謝
編者導論
第一章 夢的本質與類型
第二章 夜晚的修習
第三章 修習夢之精要的方法
第四章 幻身
第五章 淨光心髓的修習
第六章 明性之夢
第七章 遷識的方法
第八章 瑪拉帝卡朝聖
第九章 南開諾布仁波切專訪
第十章 掌中佛法
第十一章 南開諾布仁波切生平簡介

《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編者導論(by 麥克凱茲)(1)

(註:導論的部分是我重譯的,所以我可以貼出來)

傳統文化中的夢境工作

夢境工作和夢覺知體系,在佛教、道教、印度教、蘇菲教以及全世界其他傳統文化中(註11),已被發現逾千年之久。這些夢境工作系統,過去及現在仍經常覆著神祕面紗,以保留給新進的門徒。這些傳統民族,他們的文化依然相當原始,所記錄下來的夢境經歷,可以幫助我們拓展對於夢境工作和夢覺知的瞭解,此包括清明現象、心電感應(telepathy)和預知的夢。

澳洲原住民文化相信祖靈的存在,他們比大多數人類更強有力,且被認為是以異於人類的形體,諸如岩石、樹木或土地形態而存在。彼得‧薩頓(Peter Sutton)所編輯的《夢:原始澳洲的藝術》(Dreamings:The Art of Aboriginal Australia)是一本關於原住民文化的綜合書籍,根據它的幾位作者,這些眾生所存在的靈界被描述為「夢時」(Dreamtime)。這些祖先以身為「作夢」(Dreamings)著稱,可藉夢來連繫,然而他們並不被視為是夢的產物。此章顯出原住民信仰生靈有多種類別,以及其他類眾生所存在的交錯層面。

值得注意的是,原住民相信關於文本、藝術和歌曲皆由夢而來。在夢中接收到的一個新的歌曲、故事、設計或其他創意產物,都被原住民族看作是祖先所描繪之原創的再現。這些藝術上的天賦禮物被認為是藉通靈而來,而非原創。在部落中,作夢者被敬為接收祖先智慧的管道,而非這個智慧的創造者。根據當代原住民族的神話和夢境記錄,自不可考的遠古藝術作品即來自夢,至今仍持續不斷地豐富原住民的文化。

西諾伊(Senoi)族人——也就是今天所稱的馬來西亞人,對夢境工作不尋常地高度重視,至少從表面來看,其是傳統部族提供文獻證明的一個實例。派翠西亞‧卡爾菲德(Patricia Garfield)在她的《創造性作夢》(Creative Dreaming)一書中提出的夢技巧,即被人類學家基爾頓‧史都華(Kilton Stewart)認為是西諾伊人所有。根據史都華所言,西諾伊人集中大量注意力在夢境工作上,並發展出複雜的方法由夢來影響和獲得創造性的靈感,這些方法包括對他們的夢之心理強化、自我暗示和每天的討論。卡爾菲德博士總結西諾伊人夢境工作的重要目標如下:在夢中面對和克服險境,在夢中接受並趨向愉快的經驗,使夢具有正面或創造性的結果。這項工作的統合效果,即可以非常有效地降低精神狀態異常的頻率。然而,後期的研究者並未證實卡爾菲德所聲稱,西諾伊人社會近乎烏托邦典範的說法(註12)。

據推測,西諾伊人之所以具有強烈動機去發展夢的控制,係因他們的部族賦予這些能力極高的評價。當代研究者指出,影響夢趨向正面結果的能力,似乎具有諸如自信和創造力的增強效果。

夢的創造力潛能在西藏傳統文化中具有無庸置疑的價值。在藏傳佛教中存在一種文獻類型稱為 milam gyi terdzo,即「夢伏藏」(dream treasures)。這些伏藏被認為是開悟眾生所寫的教法,這些教法被有目的地隱藏或保存起來,以便利益未來世代的人。這些伏藏的創始者,通常都會授記這些伏藏的取藏者名字以及發現的時間,以作為他們智慧的實證。

佛教和苯教(Bonpo)(註13)體系對夢覺知的訓練已有幾千年的歷史(註14),在本書的專訪中,法王南開諾布評論道:夢覺知的訓練早在難以想像之遠古的《大幻化網密續》(Mahamaya Tantra)文本中就已被廣泛地討論。堪布巴登辛饒(Palden Sherab)——一位著名的佛教學者——認同這些密續無可想像之古老,根據堪布所說,早在歷史上的釋迦牟尼佛時代的數千年前,這些密續就已由過去佛傳授給人和非人(nonhuman)兩類眾生。

以南開諾布仁波切所作的超凡之夢(extraordinary dream)的經驗為例,當時是一九九○年的夏季他正於麻塞諸塞州的閉關期間,夜復一夜,一位被仁波切認為是空行母(註15)的女人都會出現在他的夢裡,並教他一系列的舞蹈組合,係以三十六位舞者為編制的複雜舞步。日復一日,仁波切都會記錄前一晚在夢裡所學的課程,也將一部分的舞蹈教給他的一群學生。伴隨該舞的是一支用以加深禪定的特殊歌曲,其旋律本身則是他在數年前另一個夢裡獲得的,敘述於本書第六章的第一個夢。我直接聽聞了這些夢的描述,並親自參與了這精緻的舞蹈,我只能說仁波切這些經驗之深奧實在超越言語所能表達。

在仁波切結束閉關後不久,一位依雷鳴(Thunder)而命名的美國原住民老師來拜訪他。雷鳴是美國原住民悠久傳承之巫醫與治療師的繼承人,在聽仁波切敘述了這個舞蹈並看過我們學習的照片之後,她指出其與美國原住民祭禮式靈舞(Ghost Dance)之間的相似之處。

以下由南開諾布仁波切所講述的系列夢境,可以作為隨著覺知發展在「作夢狀態」中人類潛能之說明:

一九五九年我已經逃離西藏來到錫金這個國家,西藏的情勢正迅速惡化,當我們聽到殺戮和破壞的消息時,我開始越來越擔心我那些還留在西藏的家人。我們許多人都向度母祈禱以尋求她的幫助,正是在這段期間我作了以下的夢:

我正走過一個山區,我記得有美麗的樹和花。我所行經的路附近有些野生動物,但牠們都對我十分平靜與溫和,我意識到我正走在往前方山上度母廟的路上。我到達靠近寺廟的一處,那裡有一小塊野地長著許多樹和紅色的花,還有一個年約十一、二歲的小姑娘。

這個小姑娘一看見我,就立刻給我一朵紅花並問我要去哪裡,我回答說:「我正要去度母廟為西藏祈禱。」她這樣回應道:「你不用去度母廟了,就唸這個祈請文吧。」接著她便對我重複一個祈請文許多遍:「嗡,傑尊瑪(OM Jetsumma)……」我開始唸出這個祈請文,手裡拿著花重複念誦著。我重複這個祈請文一遍又一遍,事實上我唸這祈請文太大聲而把我自己吵醒。

幾年後我作了一個相關的夢,在這個夢裡我再次發現自己在這塊野地裡,那是通往度母廟路徑的地標,跟之前的夢相同,但是沒有那個小姑娘。我往我前方看去,那座廟就在山頂上,我繼續我的旅程直到我到達那裡。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寺廟,沒有精緻的設計或裝飾,正面朝向東方。

我進去後注意到牆上是「寂忿百尊」(shitro)一百位寂靜和忿怒本尊壇城的壁畫,書架上有很多藏文書,包括丹珠爾(Tengyur)和甘珠爾(Kangyur)。當我注意到有個西藏人站在門口時,我正仔細查看這收藏品。他的穿著像是一位喇嘛,但又不完全是,他問我:「你見到那個說話的度母了嗎?」

我回答說我還沒見到這個說話的度母,但是我很想見到。然後這個人就領我到一個有很多雕像的房間,他一邊轉身走向門要離開,一邊說:「說話的度母就在那兒。」剛開始我什麼都沒看到,但之後我察覺到這個人正往上看向一根柱子的頂端。我跟隨他的目光看去,在柱子的頂端那兒是一個綠度母的雕像,以大概七、八歲小孩的模樣表現。這是一尊美麗的雕像,但是我並沒有聽到它說話,之後我就醒了。

這個故事後來的發展完全不是一個夢。1984 年我在尼泊爾北部旅行,正往妥魯寺(Tolu Monastery)前去,那時我認出那塊野地,就是我夢中小姑娘給我花並教我祈請文的地方。我向前看去,果然寺廟就在那裡。當我到達時,所有的東西完全跟我夢裡一模一樣。我走過去到那根柱子,想找「說話的度母」,但雕像並不在那裡,這是唯一不同的細節。不久前,我聽說我的一位學生送給那座寺廟一個綠度母雕像,他們就將它放在那根柱子的頂端作為某種紀念。如果現在你去到那座寺廟,你可以看到它就在那裡。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編者導論(by 麥克凱茲)(2)

文章SW » 2012-03-15, 21:23

發展夢覺知

在「作夢狀態」中發展覺知,以及因此擁有強烈啟示經驗的可能性,都和控制夢的能力一樣,留有詳實的文獻記載。發展夢覺知是通往更高等夢境的途徑,藉由本書後面所述(註16)的修習使之成為可能。許多跨文化間的相似處皆強烈指出某一種等級的夢經驗,激發推動了人類文化與宗教的發展,這些夢——法王南開諾布指稱為「明性夢」(clarity dreams)——似乎是藉由精神高度集中於一個特定的問題或主題,同樣亦可藉由禪修與儀式而產生。令人驚訝的是,許多創造性或超驗的結果經常是來自這些特殊的夢,而其中亦不乏通靈的可能。

在一九八九年我所帶領的一個夢覺知研討會上,一位與會者敘述了下面這個夢:「在我還是個小孩時,總是重複夢到被一個又老又醜的侏儒威脅,他讓我很害怕。每次他出現時,我不是跑掉——在夢魘中也是無處可去的樣子——就是假裝昏倒,只想躲開他。最後在一個夢中,我感到非常厭煩並決定我已經受夠威脅了,我轉過來面對他並告訴他,他只是我夢的一部分而已。當我這麼做時,我就不再怕他了。從此之後這個夢再也沒有出現過。」

即使是我本人非常有限的夢經驗,也偶爾好像可以支持夢境預知未來的可能性。例如,去年我跟兩位朋友一起去看一場體育比賽,我對那個色彩繽紛的體育場印象深刻。那天晚上我夢到一位棒球球員,他的照片出現在報紙的頭版,我試著閱讀並記住文字內容,但隔天早上我只記得克拉克這個名字。醒來後,我買了一份紐約時報——這是我的習慣,發現一張威爾‧克拉克——一位棒球球員——的照片就登在頭版。也許你會爭論說這只是巧合,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就是抱持跟亞里斯多德(Aristotle)用來反對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同樣的論點,後者相信夢能預知未來(這裡只是說明這種爭論已經盛行多長時間了)。無論我關於威爾‧克拉克的夢是否真的預知未來,我個人趨向於相信在更高等或創造性等級的夢中,一定存在著預知未來的類型。

如果確實如此的話,這就說明未來在某種程度上是現在可企及的。在藏傳佛教、苯教和其他傳統中,開悟的眾生都被認為具有查知過去、現在和未來的能力。

如果的確有明顯的證據能夠證實一種高等夢境的存在,問題即在於:如何發展去經驗這種夢的能力,以及是否有理由(超越他們的能力以增加創造性)去培育這份能力。根據西藏大圓滿傳統,以夢來工作的關鍵即於「作夢狀態」中更高覺知的發展,法王南開諾布在「自然光的修習」一章中討論到這個覺知。

典型一個夜晚的過程,長達八個小時的時間花在睡眠上,其中兩個小時或更多的時間會花在作夢上,我們是否能夠記得每一個睡眠週期的夢?我們能夠多麼精確地記住細節?一個對夢沒有覺知、亦即大部分不記得夢的人,可說是犧牲掉了他們人生一大部分的覺知,這個人就一直錯失富饒心靈深度的拓展,以及靈性成長的機會。思維下面這段佛教偈文的訊息:

當夢境已如拂曉展現,
切勿臥於無明如死屍。
進入不動安住自然界,
認知夢轉幻相為光明。
切記勿如動物般昏睡,
修習結合睡眠與現實。

毫無疑問清明夢和明性經驗都是非常好的事,似乎對獲得自尊、整合人格和克服恐懼都有正面的利益,將其納入追求靈性轉化或證悟的涵構中雖不可或缺,但以此程度作為一種文化,例如我們易於為了經驗而重視經驗,則難免有「為了一棵樹而放棄整個森林」的危險。

一位藏傳佛教傳統的喇嘛將清明夢經驗的追求,比作不過是一場戲劇或遊戲,除非這種經驗係透過大圓滿白光的夜修法或密續夢瑜伽,發展個人禪修的明性後所升起的副產品。儘管看起來清明夢經驗的確具有相當的價值,從佛教的觀點來看,除非一個人知道如何在死後的法性中陰(chonyid bardo)和受生中陰(sidpai bardo)階段裡運用這份清明覺知,否則它的效益是很有限的。

在大圓滿的教法中,對清明夢經驗以及如此的心靈學現象——諸如通靈和預知——的認識已經有千年歷史了,大圓滿的學生不斷地被給予這樣的忠告:「一定不要執迷於經驗。」這與西方傾向於為經驗本身而重視經驗的作風背道而馳。西方的方法同樣也鼓勵對夢的內容進行有系統的分析,然而大圓滿的上師們則鼓勵修行者不要停留在夢的現象上。

儘管看起來廣泛審視夢的素材會有明顯的好處,但很可能這些好處僅僅是針對初學者而言,對於那些進階的修行者,無論夢有多具創造性,覺知本身絕對比夢的經驗與內容更遠為有價值。偉大的上師們這樣說,在覺知達究竟的時候,夢就會完全停止,並為無以描述之本性的燦然明性所取代。

來自這些古老傳統對於夢境工作的技巧描述是很重要的,因為這些傳統正瀕臨滅絕的危機。儘管關於夢的一般性主題已經出版了很多書籍,但在本書第一版出版時,相對而言只有很少的書將夢境工作帶進靈性修行的脈絡中。佛教、苯教和道教老師都承認這種處境已影響他們採取更為公開教授的決定,因此在過去十年間,深受人們敬仰的上師如達賴喇嘛、丹增旺杰(Tenzin Wangyal)和嘉初仁波切(Gyatrul Rinpoche),就夢境工作的主題都出版了書籍,作為對「夢瑜伽」(Dream Yoga)中所發現之技巧方法的補述。

就個人來說,這個編輯工作有助於我集中注意力於時而遭忽略的睡眠期間保持覺知的力量和豐富性上,無論我們的物質環境如何,如果我們培育了這份能力,我們就擁有了一個如意寶(wish-fulfilling jewel)。在西方,對睡眠與夢的科學探索還是相當新的領域,但就整體人類社會來說,夢覺知的神祕科學和探究已經被珍藏了千年了。

二十世紀的先鋒心理學家對夢的現象已經做出了評論:弗洛伊德將夢稱為「通達潛意識的莊嚴大道」,柏爾斯則將夢稱為「通達整合的皇家大道」。按照他們的方法,這些論斷也許是正確的,但是與「夢覺知是證悟之道」的可能性相比卻是黯淡失色。

我十分感謝有這個機會,能協助編輯大圓滿上師南開諾布仁波切超凡的夢經驗,以及對於「作夢狀態」的教法。


麥克‧凱茲
紐約市
2001年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編者導論(by 麥克凱茲)(3)

文章SW » 2012-03-15, 21:28

註釋

註1:精神藥物(psychotropic drugs)會影響心智,有時會誘發靈視(visions)或幻覺。這些藥物被原住民文化中的薩滿巫師(shamans)用來與靈界聯繫,經常應用於協助治療的儀式中,例如培藥特(peyote),以及特定種類的蘑菇與仙人掌。

註2:冥界神祇(chthonic deities)被認為住在地底,與農業和土地的肥沃有關,為母系文化的前希臘人所崇拜。這些神祇也許跟當地護法神有關,西藏人相信這些護法居住於特定地點。

註3:奧斯克雷皮斯(Asclepius,羅馬人稱 Aesculapius)被認為是阿波羅的兒子,被不死的半人馬喀戎(Chiron)在其洞穴撫養,成為一位偉大的醫生後離開喀戎的洞穴去幫助希臘人。因為他醫術卓越,希臘人最終將他奉為神明並立廟來榮耀他。至少從表面看來,奧斯克雷皮斯在這些廟宇中為病患設置床位,因此建立了第一批醫院。他常拄一根纏繞著神蛇(現代醫藥的象徵)的柺杖走來走去,據說這些神蛇瞭解疾病的起因和治癒方法;他有時亦使用一種「神奇圖案」(magic draught)令病人入睡,之後聆聽這些病人在夢中所說的話——通常會解釋疾病的肇因,由這些訊息他就可以提出療方。在他死後祭司亦經常召喚他,而他也繼續出現在病者的夢中,提供他們治療的建議。

註4:薩滿(Shaman)是西伯利亞語,係源自北亞薩滿教的傳統形式。藉由儀式、唱誦、擊鼓,以及精神藥物,薩滿巫師為治療和占卜的目的而進入出神狀態。

註5:摘自 W.D. Ross 編譯《亞里斯多德的作品》(The Works of Aristotle,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31),Vol. 1, Chapter 1, “De Divinatione Per Somnium”, p. 462a。

註6:研究者史蒂芬‧拉貝吉、後期的保羅‧梭雷(Paul Tholey),以及其他的夢治療師(包括從事夢引導、催眠練習的本書編者)都試圖要發展並彙編引發清明夢的方法。這些方法包括:藉由專注於睡眠開始前自然浮現半夢半醒的影像,而直接轉進清明夢意識(見 Kelzer, “The Sun and the Shadow”, p. 144),以及以自我暗示引發一種狀態,即在此「作夢狀態」夢者可藉認出夢中不協調處而立即達到清明。例如,編者最近作了一個夢,夢中他看到一個人和一隻狗企圖由一個屋頂跳到另一個屋頂上卻沒有成功,他們摔落的方式完全不符合地心引力定律,因覺知到這個與現實的不一致而轉為清明夢。

其他的方法還包括各種不同的自我暗示方式。史蒂芬‧拉貝吉(見《清明作夢》 Lucid Dreaming, pp. 48-78)一直特別致力於這些方法的系統化。他的清明夢記憶引導(mnemoinc induction of lucid dreams, MILD)方法需要於夜間夢結束後醒來,專注在夢的細節上尤其是那些不協調處,然後強烈暗示如果不協調處或夢信號重複出現,我們就能立刻進入清明狀態。按照這樣的方式,我們意願在又睡著之前馬上轉為清明。拉貝吉提出報告說,此方法的效果會因同時使用一些科技產品——例如他所研發的夢光護目鏡(dreamlight goggles)——而增強,這種護目鏡會配合夢出現時的快速眼球運動特性,而發出低亮度的閃光。

另外一種廣為許多夢研究者包括保羅‧梭雷所討論的方法,涉及一種「狀態檢測」(state testing),是指在白天間隔頻繁地問自己是否在作夢來進行練習,同時分析當時情況以確認答案。此「關鍵性的狀態檢測」(Lucid Dreaming, p. 58)在許多案例中,都導致作夢時做出類似的自問自答,隨後即可轉為清明。

這些試圖引發清明的技巧,與法王南開諾布所談論的佛教與苯教大圓滿傳統中的自然光修習有所差別,該修持法不特別關注於發展清明,而將清明視為發展當下覺知的自然副產品。

註7:清明夢的描述如令人驚嘆和獲得自由,或另一種類似凱爾澤(Kelzer)身處監獄的清明夢經驗,則是要提醒他必須努力獲得「我所嚮往的精神自由之圓滿」(that fullness of mental freedom to which I aspire),這似乎與柏拉圖(Plato)「洞穴之喻」(Allegory of the Cave)中的主題相呼應。在這部哲學經典中,柏拉圖描述穴居者已經適應了洞穴裡陰暗無聲的現實,他們不知道有一種更為鮮明而壯闊的現實存在,並懷疑太陽的可能性。

關於清明夢的描述包括非尋常的色彩飽和度與豐富性,還有一些可能暗示「開悟體驗」的其他感官印象,或許清明夢者短暫地打破了慣常生活的情境模式,這些慣常模式一般由感官所統御,皆可歸類於「生活在洞穴中」的比喻。

註8:此外,還有立論支持弗洛伊德對清明夢的瞭解以及參照清明夢經驗的類型。見《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全部心理學研究標準版》(The Standard Edition of the Complete Psychological Works of Sigmund Freud)中的「心理分析導言」(Introductory Lectures on Psychoanalysis)(New York: Hogarth Press, 1916) Vol. 15 p. 222。此論證總結於鮑勃‧魯克斯柏(Bob Rooksby)與賽博‧騰威(Sybe Tenwee)的歷年文章裡,發表於 Lucidity Letter, 9(2) 1990。

註9:卡爾‧榮格對佛教和東方哲學的深厚興趣,讓他為第一本英譯版藏傳佛教經典《中陰聞教得度》(Bardo Thodrol)為文寫序。不幸的是,因為伊文思‧溫慈(Evans-Wentz)於《西藏大解脫書》(The Tibetan Book of the Great Liberation)初版中的誤譯,造成榮格始終對書中所涉及的大圓滿教法缺乏清楚的瞭解。伊文思‧溫慈對大圓滿主題內容不正確的理解導致不當的翻譯,例如,「心之本初清淨本性」(primordially pure nature of mind)被譯為「一心」(one mind)。

榮格隨後又錯誤地將「一心」詮釋為潛意識,而實際並非如此。心之清淨本性涉及佛教的終極教導:大圓滿。法王南開諾布在本書後段描述了大圓滿修習的特點,在後附的西藏禪修大師米龐仁波切(1846-1914)的原文中也有描述。

為了對上述誤解有一充分研究,讀者可參閱約翰‧雷諾斯(John Reynolds近期的再譯版《西藏大解脫書》(The Tibetan Book of the Great Liberation)(見參考書目)。

註10:榮格的宇宙心靈能量概念,受佛教密續和道教內在能量理論影響到何種程度並不清楚,這個內在能量在藏文中稱為風息(lung),梵文稱為氣(prana),對應於道教中的氣(chi)。

在密續體系中,風息或內氣(internal airs),被認為在內脈或經絡——稱為 tas——中循環。根據法王南開諾布和其他大圓滿傳統的喇嘛上師所說,風息可以被淨化並使其沿特定內脈循環,這些結果可藉精確的呼吸練習和身體練習達成,分別稱為氣脈修法(tsalung)及幻輪瑜伽(trulkhor or yantra)。

註11:現今公認有許多所謂的原始民族,具有詮釋和操控夢境的複雜方法,看來像是幾千年前迥然互異的文化中,就有少數修行始祖在修習夢的操作、清明作夢和更多其他方法,而當時絕大多數人口——現代亦然——都在無覺知中沈睡。

註12:克里普納(Krippner, S.)編著《夢時與夢境工作:夜的語言解密》(Dreamtime and Dreamwork: Decoding the Language of the Night)(Los Angeles: J.P. Tarchen, 1990),序言至第五章,pp. 171-174。

註13:苯教(Bonbo)/雍仲苯教(Yung drung Bon):發現於苯教學派中的教法源自東巴辛饒佛(Buddha Tonpa Shenrab),他生活在史前的中亞。苯(Bon)意指是教授或法(dharma),「雍仲」(yung drung)則指永恆或不可毀滅的意思。「雍仲」經常以一個左旋的萬字來象徵,左旋代表西藏母系傳統(逆時針與陰性能量有關,順時針則是陽性能量),這個「雍仲」即苯教教法永不毀壞的象徵,就像金剛(dorje, vajra/鑽石)杵是佛教密續教法的象徵。需要注意的是,「雍仲」與納粹萬字標誌沒有任何意識形態上的關聯和相似之處。

雍仲苯教也被稱為「新苯教」(New Bon)。洛本丹增南達(Lopon Tenzin Namdak)將苯教的發展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更為古老的「舊苯教」(Old Bon)或「原始苯教」(Primitive Bon),與北亞薩滿教類似;第二個階段是雍仲苯教,其根源來自於東巴辛饒(或譯滇巴謝拉)佛的教法。

註14:丹增南達(Tenzin Namdak)於一九二六年生在東藏,在中共入侵西藏前是苯波曼玉寺(Bonpo Manastery of Menti, sMan ri)的主要上師或稱「洛本「(lopon, slob dpon)。在六○年代初期,他與其他西藏學者一起受邀至英國,與施耐爾格魯夫(Snellgrove)教授合作出版《苯教九乘次第》(The Nine Ways of Bon)。

他曾經回到印度,在喜馬偕爾省(Himachal Pradesh)創立多蘭傑苯波社區(Bonpo community of Dolanji),以重建傳統課程的學習(traditional curriculum of studies)和儀式性寺院活動(ritualistic monastic activities),近期又在加德滿都的索嚴布(Swayambhu)山附近建立一座新寺院。

根據這位偉大的學者和苯波社區流亡領袖所說,苯教或雍仲苯教始於非常古老年代,在西藏西部和波斯(現今伊朗)東部之間的地區,創始人是辛饒彌沃(Shenrab Miwoche),他改革了當時基於修法的既有儀式傳統,其與北亞薩滿教相當類似。根據傳統記載,辛饒彌沃的時代追溯到一萬八千年前,有趣的是,一些考古學家提到了宗教活動存在的證據,例如墓地中埋藏的早於基督時代三萬年的物品;除此之外的考證還有位於非洲、歐洲以及伊朗和亞洲其他地區之間的地帶,發現克羅馬儂人(Cro-Magnon)的考古遺址,則可追溯至西元前十萬年。

註15:空行母(dakini,藏文:khandro):kha 意指「虛空」或「天空」,dro 則指「行走」,因此這個詞指的是天空或虛空行者。空行母被認知為是智慧的化身,雖顯現為女性形象但在究竟上已超越性別的區分。空行母有很多不同的種類,包括已證悟的智慧空行母,例如曼達拉瓦(Mandarava)、移喜措嘉(Yeshe Tsogyal)以及金剛瑜伽母(Vajrayogini)。

註16:在本書後面內容包含了南開諾布仁波切一系列的夢,是他前往尼泊爾瑪拉帝卡山洞(Maratika Cave)朝聖期間所做的記錄。在這次朝聖中,南開諾布仁波切夢到一部文本超過百頁長,內容包括進階禪修的指導,像這樣如此驚人的創造性夢境,後面皆歸類為明性之夢(dreams of clarity)。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舊版《夢瑜珈:自性光明修持法》第二章 夜晚的修持(1)

文章SW » 2015-01-28, 17:13

《夢瑜珈—自性光明修持法》
出版日期:1999年5月1日
出版社:大手印文化
譯者:潘隆碩
頁數:290頁
ISBN:957-97949-0-1

圖檔

《梦瑜珈—自性光明修持法》(簡體版,敏感內容遭刪除)
出版:云南民族出版社
版次:2005 年6月第1版
书号:ISBN 7-201-01987-0

(以下內容,在新版中被刪掉了,是故掃描辨識成文字檔,整理之後貼出。由於尚未核對英文,可能有所誤譯。)

第二章 夜晚的修持

(按:新版 p. 89 最後三個字開始,確實翻得怪怪的,最好還是來中英文對照檢查一下。)

關於如何控制夢境這方面的修持法,它所能夠做的事令人超乎想像得不可思議的多;只要願意,我們可以經常來研究夢境。而且可以把它當做檢測個人進步的指標。讓我們更詳盡地來討論此議題。如同先前已提過的,在夢境與實際修持前需要些前行工作。

而關於前行的準備工作,我們建議應在閉關中來做。首先專注修持六個種子字(註十三)及其淨化法。做了一陣子的修持之後,會出現許多失序的夢。這許許多多失序的夢出現,便代表著前行法已經完成,接著就可以進行實際修法。

關於實際修持,有三大重點必須要注意:

一、檢查夢境。
二、控制夢境。
三、區分、認證習氣與業力軌跡的夢。

每晚睡前應放鬆身體,可藉由沐浴或按摩為之。接著要投入全部的注意力,努力朝著發展完全覺知與清明夢境的大道邁進。

然後,應使用上述提及的有效幫助修行的睡姿。因此睡時要先側躺——右邊與空性有關、而左邊與明覺有關,並以相對應的手指堵住有關的鼻孔,手放在臉頰下而睡。

最初,左側躺令人感到較合人意,因為可以提升清明度——這是不受阻撓的右側所運作的結果。隨後,由於修持漸趨穩固,躺的姿勢就不再那麼的重要了。

假如感覺沒有作夢,或對於夢境僅有一些昏沉的記憶而已,這表示你睡得太過深沉了。遇到這種情形時,應該把枕頭墊高一些,並使用較輕或蓋較少的被子,讓更多的空氣與光線透入寢室內,或者移到視野較開闊的地方去睡等。假如夢境不定期地出現,你可以試著依自己認為舒服的方式來入睡,不論右側躺或左側躺都無妨。

假如做了這些工作後,夢境仍未出現的話,應集中精神於喉輪上,並觀想一個紅色的「阿」字,若不易做此「阿」字的觀想,那麼改觀想成一顆紅色的球也可以。

如果還是記不得夢境的話,應觀想紅色的字母或唸珠,在每個觀想成功的夜晚裡,漸漸地將其觀想得越鮮豔明目。若觀想仍有困難,則觀想你的前額第三眼的位置,有一顆白色透光的球、大小如唸珠一樣。

如果夢境還是不出現,應觀想這如唸珠般的白光球在夜晚中光輝倍增。要注意這些專注的觀想,只能在記不得夢境的情形下才可進行。

假如,你尚未熟練知夢(做夢時知道自己在夢中的一種覺知),那麼在白天你必須不斷地提醒自己,你的所見及所做所為都不外乎是一場夢。經由把白天所看到的一切事物當做夢境一般看待後,這樣夢與覺知就會完完全全地融合為一。

隨後,在臨睡前要繼績好好地專注喉嚨裡面有個紅色「阿」字。如此你將會注意著「阿」字而入睡。於睡前專注做此觀想,並專心與氣或脈結合修持。

偶而會出現令人懼怕的惡夢。若藉此驚嚇能使你馬上轉為清明,這就稱為「由暴烈方式來區別夢境」。以此方法而獲致清明是很普遍的一種方式;隨後你必須繼續專注於修持紅色的「阿」字,漸漸地,就會在夢中以平靜祥和的主題,發展出清明覺知。

如果繼續在夢修持中獲得進步,並且已達到清明夢境能隨時出現的境界時,此刻日間的活動還是對夢修持影響非常大。例如密集的專注一個主題或是任何的議題,都會導致這些夢的發生。

若你想使自己夢到西藏的本尊,就要藉由密集專注這些本尊,試想自己已轉化成為那位本尊,如此便可夢到。同樣地,想像你正要去某未知的地方或已知的地方去做旅行,或是做想像之旅等等,都會影響到你的夢境。再來你就可以將旅程拓展至天堂、淨土,使其真實出現在你的夢中。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舊版《夢瑜珈:自性光明修持法》第二章 夜晚的修持(2)

文章SW » 2015-01-28, 17:27

若你在白天專注一個重大的議題,想像你生活在夢中,那麼到了晚上,夢境本身看起來也會變得較不真實。經驗夢境的主體是我們的心。只要心中有著所有一切皆為夢境的這種想法,那麼你就會開始消融這個「主體」。也就是說,心會開始自動地分解它本身。

或者,換句話說,當客體或觀境消融時,所有的行為會回歸主體,導致完完全全的分解。因此景象與夢境便再也蕩然無存了。吾人會發覺此主體是不真實的,且景象僅是一種「反射」而已。吾人因此開始覺知到主體與景象兩者間真正的本質。亦即由業力與心靈的「軌跡」,或背景特徵所創造的景象,是所有幻覺的起源;假若幻象實體的真實覺知生起時,吾人就會達到相對堅實性消融的境界。了悟即是對清醒覺知,與夢境覺知已真正透徹的了解。

了解夢的真實本質後,你就有能力去轉化它。例如當有夢見了一條蛇,只要你能發現自己是在做夢,就有能力把牠轉化成任何一個你喜愛的事物,也許是轉化成一個人。因此,並非夢境控制夢者,而是由夢者來控制夢境。當你變得有能力轉化夢境時,便可藉由進一步的轉換夢境來培育你的技巧。

例如,將東方轉成西方、繁殖或濃縮元素、將東西倒轉過來、把高處的事物放到低處、或是將東西變大或變小。這個過程不只可適用於形體,也可以應用在感官上。例如你夢到高興的事,可以將之轉換成不愉快的感覺。你可以有系統地轉化任何事物。

倘若你無法轉化夢境的景象,原因可能是因為在你的夢境中出現太多的過去:童年的,或是過去世的印象。此種情形可解釋為,夢受到心靈軌跡或背景的影響。在面臨此等夢境時,要想轉化是比較困難的。

倘若夢見與現在或最近所發生的事件有關,那麼轉化夢境就會變得容易些。假如某人夢到從未發生過的事件(例如未知的國度或人民)時,那麼一可能就難以結束這場夢或是去排除夢境。如果此三種時空的現象全數出現,而相互糾著、加上習氣的迷亂時,就代表著去超越夢境的過程將會拉長,並且想將之轉化會變得極度的困難。

當我們修此法遇到了障礙,想克服夢境而去達到最終目標:虹光身大破瓦的成就時,我們就必須下更大的誓願與祈願'來促使自我的精進去達成。

在自我轉化的過程中,會出現一些自發性的印象。如夢見自己在樹林中,而你想要選擇變化情境,想將自己置身於沙漠之中,然而有些部份可能會出現不同於你想要的變化情形。在面臨此種情形時努力維持禪定的覺知,就會讓清明、知夢的經驗自發性的再出現。

當吾人繼續邁向夢境精進之途,下一個重要的技巧就是將日間觀察力與夢境相結合。吾人必須不斷地將自我覺知帶入夢境之中。一但夢境出現,要立即覺知,到它是「非真實的」。吾人同樣須將此非真實覺知,帶入日常觀照中。

當我們培育自我的夢境本然覺知時,同時可以利用夢境來加深我們的禪定覺知。例如,一位修持觀察現象存在本質的禪修者,他發現了現象本質的空性。這種空性的覺知,隨後可以把它應用在夢境中。例如吾人做夢時,不僅要覺知到自己正在做夢,並且要認證所有的景象無非是幻像,你必須直視空性的真象。如此一來夢境便可被轉化為空性的智慧。

雖然對夢境真實本質的覺知,可以加強禪定覺照能力,但是隨著這種轉化夢境映像能力的增強,可能會出現過度執著此種能力的危險性。吾人必須克服此種依戀與執著。經由夢境經驗而斷然捨棄此種依戀執著的主要方法有三:

一、白天時切勿將思想逗留於你曾做過的夢。

二、當夢境真實出現時,只准旁觀,切勿做判斷、勿有悲喜之感,無論夢境景像是好是壞,與因此所引發的喜樂或厭惡之感,都勿依戀執著。

三、夢境中或夢境結束後,不要去試圖「澄清」何為主體,何為客體,也就是不要細思出現的那個形像是真實的。

藉由此三大重點精進不懈,你會發現複雜的夢漸漸地簡化、變為輕盈,並且最終將會完全消失。因此,所有受限的覺知將會完全被解放而出。就此而言,也就是夢境的結束。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舊版《夢瑜珈:自性光明修持法》第二章 夜晚的修持(3)

文章SW » 2015-01-28, 17:28

我們每晚應嚐試做自性光明的修持,正如同應持續嚐試安住於禪定狀態中一般。不論任何時刻或任一活動,大圓滿都有修持的方法。

然而,若大圓滿的夜修持法對你而言有困難,而你已有密續系統的夢修持法的修行經驗,以及已著手修持一位本尊的法,那麼也許繼續做密績修持對你較有幫助。

例如,若你修持金剛瑜珈女(註十四),則於睡覺時你必需嘗試觀想,有一個很小的金剛瑜珈女出現在你身體的中央。我們稱此為智慧埵、智慧尊,意思是智慧的顯現。保持這種情況而繼續睡眠。

在密續的夢修持法中,有另一種與上師瑜珈(註十五)類似的觀想修持法。例如,你可以觀想金剛持(註十六)為你所有上師的聯合顯現,並觀想他們出現在你身體的中央。你必須保持如此的觀想,並且保持放鬆狀態,然後緩緩、緩緩地進入夢鄉。

由於這些是密法,因此你只能從你的上師那兒接受特別指導而修持之。

與前所述不一樣的是,大圓滿傳承通常都做白色「阿」字的觀想,以達到與能量協調的目的。我們將白色「阿」字觀想於身體的正中央。當此白色光亮的「阿」字出現後,我們要漸漸放鬆。當我們做此觀想時要慢慢的完全放輕鬆,不能有一絲的緊張。

假如我們無法完全放鬆,則會無法入睡。我們必須於不假思索、不加添任何意念的狀態下,將白色「阿」字自發地顯現出來,然後放鬆一切再入眠。為了提醒自己觀想白色「阿」字並進行大圓滿教示的夜修持法,將一個白色「阿」字記號或是圖案放在靠近床的地方,會對修行有所幫助。沒有人會知道這個字是什麼,他們也許會認為這是一件藝術品。然而你卻清楚地知道它的功能。當你早晨醒來時,能憶起白色「阿」字的修持也是一件挺重要的事。假如可以的話,最好立刻發出阿的聲音。

若有人尚在入睡中,使你不能大聲地把「阿」聲喊出來的話,可以用呼氣法把阿字音發出來,原則是只要你自己能聽得到並且感受到白色「阿」字的顯現便足夠了。這是上師瑜珈法的方式之一。沒有必要說太多話或是唸很多祈願文,只要觀想白色「阿」字的顯現,並且認證這個「阿」字,是你所有上師心的總集便足夠了。

接著,你須自我投入禪定或本初智慧的狀態之中。以此方式來開啟早晨瑜珈是一個絕妙的方法,並且對你所有的修持將有莫大助益,特別是夜的修持法。早晨憶起這個白色「阿」字與你臨睡前再做一次「阿」字修持法,此兩個修持法之間有某種的關聯度。

若你於睡眠中能維持白色「阿」字的顯現,你就會出現較為清楚的夢。你的夢境會變得與清明度更加有關,而一步一步地你會發展出偉大的覺知。若你在夢中是清醒的,你就可以在夢境狀態中經驗許多事。

在夢中進行修持比白天要容易的多了。在白天我們受限於物質肉身,但在夢中我們的心識功能與感官覺知卻是無限寬廣,我們可以擁有更多的清明度,因此在夢中的修持便可使機會增加。例如,我們可以修持大圓滿的妥噶(togel)進階教法,以及大圓滿的界部法(longde)(註十七)。

假如你在白天修持這些教法,那麼篤定你會得到禪定經驗,但在夢境中修持,卻可以讓你擁有超越肉身限制的不凡經驗。這就是夢中修持的重要性。

在白天,我們所有的經驗都受到了自我執著與壓力的巨大限制,我們感覺任何的事物都是具體實有的。然而在夢境中,一開始我們可能會感到萬物是具體實有,但隨後會突然覺知自己不過是身處夢中。若你在夢中是清醒的,會知道自己正身處夢中並認知,夢境並非真實存有。你知道,自己處於一種不真實的狀態中。一旦你具有這些經驗,你也可以反推到自己日常生活中,執著最深的事物之上。因此終究得以減輕對自我的壓力。

對於那些不易實行上述我所提及的修持法的人們而言,黑關(註十八)將是一種不錯的選擇。在黑暗中待上兩天或三天後,你將喪失了白天或夜晚的概念。你的睡眠會變得越來越明亮。當你睡著然後醒來,醒來又睡著。如此的閉黑關法,提供了一個可以培育自我存在與清明度的絕佳機會。在這種環境下,你可以更容易發現在你睡覺時,存在的真正意義為何。藉此你的清醒與睡著的狀態因而得到整合。

通常,對一位行者而言,一個顯示進步徵兆的主要得知方法是由夢中取得。有時在夢中會出現一位代表行者的調停者。例如,我做了某些錯事,我可能經由夢而得到溝通。這些夢中的溝通可能來自傳承教法。也有可能來自護法或是空行母。

經由夢中而來的傳承教法可以解決許多問題。但你不能期望只是招招手就會有所成就,而以為別人在你的一生中,都是來還你債務的。

(以下接新版 p. 90 第三行,一直到本章完。翻得怪怪的。)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舊版《夢瑜珈:自性光明修持法》第二章 夜晚的修持(4)

文章SW » 2015-01-28, 17:29

註釋

註十三:專注於六個種子字(六道金剛咒)及其淨化法,此六個音節為:AH、A、HA、SHA、SA、MA,每個音節代表六道:天、阿修羅、人、畜牲、餓鬼以及地獄等六道中的一道。

由於源自我們累世的不良業力,導致輪轉於六道生死不已,此種惡業吾人須加以淨化之。藉此六個音節結合風息與專一心志來做禪修,便能淨化惡業習氣。這種專注於六個音節的特殊修持法,是利用觀想將咒語專注於身體特殊部位,以淨化習氣。

註十四:金剛瑜珈女:以報身示現的禪定本尊,代表著女性面向的根本智慧。

註十五:上師瑜珈:是與上師的心結合起來的方法。此地的上師指的是所有開悟聖者之心的顯現。上師的心被認為與吾人本具真如之心相同。經由修持上師瑜珈法可以得到上師的加持,藉此加強吾人安位於本心的境界。

上師瑜珈法有簡有繁。以密續而言其上師瑜珈法較為繁瑣,但以大圓滿傳承而言,其方法則較簡單且易修持。南開諾布仁波切最常教導大家的上師瑜珈法,是利用一個白色「阿」字來修持,一個藏文「阿」字。要觀想這個代表吾人所有上師合集的「阿」字,住在身體的正中央。藉由發出「阿……」的聲音並感覺上師的加持,吾人可以與這些開悟眾生一起進入統合的狀態。

註十六:金剛持(Vajradhara) :一個男性的本尊,釋迦牟尼佛藉此身相傳授密續教法。

註十七:界部(Longde):大圓滿教法的三種系列之一。三種系列分別是:

1 心部(Semde),或稱為心的系列。
2 界部(Longde),或稱為空的系列。
3 口訣部(Managede),或稱為根本系列。

這些大圓滿系列的教法擁有殊勝與共的目的,它會帶給行者進入完全的禪定。
界部特殊地與象徵性的指示結合在一起,此法廣為人所熟知的是,經由假定特殊的身體姿勢或保特某些之壓力點,將行者帶入定境的一種修持法。請參照諾布仁波切《水晶與光道》第八十頁。

註十八:黑關:也稱為仰的(Yangtik)。行者處於完全黑暗狀態的一個高度進階的大圓滿禪定修持技巧。經由仰的修法,能使一個具有安住禪定能力的學生,轉化進入完全的開悟之境。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舊版夢瑜伽第二章「夜晚的修持」,校對(1)

文章SW » 2015-01-31, 17:22

以下校對,以意思忠於原著為主,因為不是要出版,所以不會潤筆或大幅修改。段落也會改回原文的分段方式。

第二章夜晚的修習

如我前面所提,假如我們掌握夢已達熟練,就能夠轉化夢境。如果我正夢到某個醜陋的東西,我可以將它轉化成美麗的;我可以讓夢涉及一些我選定的主題或論證,或者展現一些我想像的幻境;我可以拜訪天堂樂土,或與某位上師接觸。有很多事情我們都可以去做,往往也能夠如我們所願地讓夢發生,這也可以成為個人實際進展的檢測。(按:新版 p. 89 倒數三個字~p. 90 第一、二行)
There are many things one can do; one can oftentimes work out the dream as one wishes. This can become a test of one’s actual progress.

讓我們更詳盡地來討論此議題。如同先前已提過的,夢工作有些前行法,實際的修法亦然。 而關於前行的準備工作,我們建議應在閉關中來做,先修專注於六種子字(註十三)及其淨化法。
Let us discuss this in greater detail. As previously mentioned, there are preparations for dreamwork as well as the actual practice. In regards to preparation, it would be advisable for one to conduct a retreat to first practice concentration on the six syllables 13 and their purification.

修此法一陣子之後,會出現許多失序的夢。這許許多多失序的夢出現,便代表著前行法已經完成,接著就可以進行實際修法。
After doing this practice for some time, many disordered dreams may appear. The arising of numerous disordered dreams is a sign that preparation is complete and then one can proceed to the practice.

關於實際修持,有三大重點:首先是檢查夢;其次是控制夢;第三,區分、認出習氣或業力軌跡的夢。
In regards to practice there are three essential points. The first is to examine the dream; the second to control it; and the third to distinguish and recognize the bag−chag or karmic traces.

每晚睡前建議放鬆身體,例如可藉由沐浴及按摩為之。然後帶著全副注意力的決心,努力朝著夢中完全覺知與清明的大道邁進。

Prior to sleep each night it is advisable to relax the body, through baths and massage, for example. One must then resolve with full intention to progress on the path towards full awareness and lucidity within dreams.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舊版夢瑜伽第二章「夜晚的修持」,校對(2)

文章SW » 2015-01-31, 23:08

然後,可以在一開始使用上述提及的有效幫助修行的睡姿。也就是睡時要先側躺——右邊與空性有關、左邊與明性有關,並以同邊的手指堵住該側的鼻孔,手放在臉頰下而睡。事實上右側統理或容許空性運行,而左側則幫助明性運作。初期練習時,左側躺較為理想,如此可以提升明性——這是右側不受阻礙的結果。隨後,當你的修持漸趨穩固後,姿勢便不再重要了。
Next, one may initially make use of the efficacious positions mentioned above that assist in the practice. One thus lays oneself down on one’s side—the right side having to do with the void, the left with clarity—and closes the corresponding nostril with a finger of the corresponding hand, which lies under one’s cheek. The right side actually governs or allows the void to operate, and the left side helps with the operation of clarity. It may be preferable, initially, to lie on the left side, thus promoting clarity—the work of the unimpeded right. Later as one’s practice becomes stable, position will not be important.

這裡有點奇怪,所以我看好幾遍。據我聽南開師課的瞭解,以男性來說,要讓左手自由,所以右側躺;女生右手自由,左側躺,因為女生左脈是業力氣,左側躺可以壓抑業力氣的運作。而且還漏了一句沒翻。

假如感覺沒有作夢,或對於夢僅有一些微弱的記憶,這表示你睡得太過深沉了。遇到這種情形時,應該把枕頭墊高一些,並使用較輕或蓋較少的被子,讓更多的空氣或光線透入寢室內,或者移到比較開放的地方去睡等。假如夢境還是不常出現,你可以試著依自己認為舒服的方式來入睡,不論右側躺或左側躺都無妨。假如夢境仍未出現的話,應集中精神於喉輪上,並觀想一個紅色的「阿」字,若不易做此「阿」字的觀想,那麼改觀想成一顆紅色的球也可以。如果還是記不得夢境的話,應觀想紅色的字母或珠子,在相繼的夜裡,觀想這個紅色阿字或珠子越來越明亮。如果困難依舊不改,則觀想一顆白色的珠子,在你的前額第三眼的位置。如果還是沒有夢,則觀想這顆白色珠子在相繼的晚上光輝倍增。要注意這些專注的觀想,只能在記不得夢境的情形下才可進行。
If it seems that you have not dreamed, or there is only a faint memory of a dream, it is indicative that sleep was too deep. In this case, place the pillows higher, using lighter or fewer covers, let more air and/or light into the sleeping place or move to a more open spot. If dreams do not come regularly, you may experiment by sleeping in whichever way you find comfortable, on either the right or the left side. If dreams still do not come, concentrate on the throat chakra, and visualize a red “A”; if this is difficult, a red ball will suffice. If you still do not remember dreams, visualize the red letter or bead as increasingly more luminous each successive night. If difficulty persists, think of a white bead on your forehead, at the location of the third eye. If there is still nothing, visualize the white bead with increasing radiance each successive night. These concentrations are performed only if dreams are not remembered.

這段把 successive(相繼的)錯譯成「成功的」。英文一段也太長了,怪不得中文分四段。

假如,你尚未熟練清明(lucidity)——做夢時知道自己在夢中的一種覺知——那麼在白天你必須不斷地提醒自己,你的所見及所做所為都不外乎是一場夢。經由把白天所看到的一切事物當做夢境一般看待後,這樣夢與覺知就會完完全全地融合為一。 隨後,在臨睡前繼績好好地專注喉嚨裡面有個紅色「阿」字。如此你將會注意著「阿」字而入睡。入睡前以此方式集中注意力,便集結風(lung)或氣(prana)於該處。
If you have not mastered the lucidity—awareness that one is dreaming while doing so—then during the day you should continually remind yourself that all that you see and all that is done is not other than a dream. By seeing everything throughout the day as if it were a dream, dream and awareness are thoroughly mixed. Subsequently, before sleeping, continue to focus well on the red “A” in the throat. Thus, you will fall asleep while fixing on the “A”. Focusing in this way before falling asleep unites the lung or prana there with concentration.

最後一句不好翻,兩個同義詞(focusing 和 concentration)在一起。主要句子是 focusing(主詞)unites(動詞)lung or prana(受詞),專注(n.)結合氣。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舊版夢瑜伽第二章「夜晚的修持」,校對(3)

文章SW » 2015-02-01, 17:16

偶而會出現令人懼怕的惡夢,若藉此驚嚇能使你馬上轉為清明,這就稱為「由暴烈方式來區別夢」。以此方式而獲致清明相對來說還算普遍;隨後你必須繼續修持專注於紅色的「阿」字,漸漸地,就會在夢中以平靜祥和的主題,發展出清明覺知的能力。
On occasion, a fearful nightmare may arise. If due to shock you instantly become lucid, this is called “distinguishing the dream by violent means”. Achieving lucidity in this manner is relatively common; subsequently you must continue to practice concentration on the red “A”, and gradually there will also develop the capacity for lucid awareness within dreams with peaceful themes.

甚至在清明覺知經常達成之後,要在夢工作上繼續進步,就十分仰賴日間的活動。例如密集的專注一個主題或是任何的議題,都會導致清明覺性的生起。例如若你想使自己夢到西藏的本尊,就要藉由密集專注這個本尊,試想自己已轉化成為那位本尊。
Continued progress in dreamwork, even after lucid awareness is commonly achieved, depends very much on the activities of the day. Intense concentration on a theme or on any subject will lead to its arising. If you wish to cause yourself to dream of a Tibetan deity, for example, think of transforming yourself into that deity by concentrating on the deity intensely.

同樣地,想像你正要去某未知或已知的地方旅行,或是做想像之旅等等,都會影響到你的夢境。再來你就可以將旅程拓展至例如天堂、淨土,使其確實出現在你的夢中。
Similarly, imagining that you are traveling or making imaginary voyages to unknown or even known places will influence your dreams. Later, you can extend the voyages to paradise, for example, causing it to actually appear in the dream.

若你在白天大量地專注,想像你生活在夢中,那麼到了晚上,夢本身看起來也會變得較不真實。經驗夢的主體是我們的心。保持住所有一切都是個夢的這個想法,那麼你就會開始消融這個「主體」。也就是說,心會開始自動地分解它本身。
If you concentrate a great deal during the day, imagining that you are living a dream, then during the night the dream itself will also seem less real. The subject, that which experiences the dream, is the mind. By holding the thought that all is a dream, you begin to dissolve this “subject”. That is, the mind begins to dissolve itself, automatically.

Concentrate a great deal,「a great deal」是副詞修飾前面動詞「專注」,這裡翻譯成專注於「重大議題」。

或者,換句話說,當客體或境相消融時,所有的行為會回歸主體,導致完完全全的分解。如此,無論境相或夢便蕩然無存了。
Or, to put it another way, when the object or vision is dissolved, the action runs back towards the subject, causing complete dissolution. Thus, neither vision nor dream exists any longer.

吾人會發覺到此主體並不具體,且境相僅是一種「反射」而已。吾人因此開始覺知到主體與境相兩者的真實本性。亦即由業力與心靈「軌跡」,或背景印記(imprint)所創造的境相,是所有幻覺的來由;假若虛妄現實之真實覺知生起時,吾人就會達到「固化的現實」消散(disappearance)的境界。證得此即是對覺醒狀態與「作夢狀態」(the Dream State)真正透徹的了解。
One finds that the subject is not concrete and that vision is only “reflections”. One thus becomes aware of the true nature of both. Vision created by karma and the psychic “tail” or background imprint is the origin of all illusions; if authentic awareness of the illusory reality arises, one arrives at the disappearance of “solid reality.” Realization means true understanding of the waking state and the Dream State.

reality 不是指「實體」,而是指一種「現實」。這整段翻譯得讓人不甚理解。

了解夢的真實本質後,你就有能力去轉化它。例如當你夢見了一條蛇,只要你能發現自己是在作夢,你應該把牠轉化成任何你想轉化的,也許是轉化成一個人。如此一來,並非夢控制夢者,而是由夢者來控制夢。當你變得有能力改變夢境時,便可藉由進一步攪亂夢中元素來發展你的技巧,例如,將東邊的放到西邊去、增生或縮減元素、將東西翻倒過來、把高處的事物放到低處、或是將大的變小。這個過程不只可適用於形體,也可以應用在感官上。例如你夢到喜歡的,可以將之轉換成令人討厭的。你可以有系統地翻轉任何事物。
Knowing the true nature of the dream, you may subsequently transform it. If you dream of a snake, for example, upon recognizing that you are dreaming, you should transform the snake into whatever you like, perhaps a man. Thus, it is not the dream which commands the dreamer, but the dreamer who commands the dream. When you have become able to change the dream, develop your skill by further scrambling the dream elements—for example, putting what is in the east in the west, multiplying or condensing the elements, turning things upside down, putting high things low, or making what is big, small. This process applies not only to forms, but also to sensations. If you dream of something pleasing, transform it into something unpleasant. Systematically reverse everything.

有句沒翻出文意,scrambling the dream elements(攪亂夢中元素),不是「轉化夢境」而已。這整大段都翻得不好。其實這些變夢的練習我早年在夢中經常做。

倘若你無法轉化夢中的境相,可能是因為在你的夢中出現太多過去的影像:例如童年的,或甚至是過去世的印象。此種情形可解釋為,夢受到心靈「軌跡」或背景的影響,我們發現要轉化此等夢境是相當困難的,而夢見與現在或最近發生的事物或事件有關,那麼轉化夢境就要容易得多。
If you have difficulty transforming dream vision, it may be that in your dreams there arise too many images of the past, of childhood, for example, or even of other lives. In this case one could say that the dreams are influenced by the psychic “tail” or background. One finds considerable difficulty in transforming such a dream, whereas if one dreams of items or events linked to present or recent situations and happenings, transformation is much easier.

假如我們夢到從未發生過的事件——例如未知的國度和人民,那麼可能就難以達到停止作夢或讓「作夢狀態」消失殆盡。如果所有三種現象全數出現,而相互糾纏而迷亂(bag-chag suma,習氣迷妄)時,就代表著超越「作夢狀態」的過程將會拉長,並且變得極度的困難。如果我們具有讓我們無法達到破除夢之最終目標〔也就是大遷轉虹光身(jalu phowa chenmo)〕的障礙,我們必須發下更大的誓願並祈求有所進展。
If one dreams of events which never happened—for example, of unknown countries and people—it may also be quite hard to put an end to dreaming or to exhaust the Dream State. If all three phenomena arise, intermingled and confused (bag−chag suma) it is an indication that the process of transcending the Dream State will be long and extremely difficult. If we have obstacles that hinder us from the final overcoming of dreams (ja−lu−pho−wa−chen−mo), we must make a deeper commitment and pray for progress.

這裡是翻得不大對,因為講到最終夢的停止,當然就是停止作夢狀態。意思是一直夢到未知陌生的地點或人的話,這種作夢狀態就不易停止。因為夢修最終也是要修到無夢或停止作夢。

...........................................................
註:

1. 同於新版,所有舊版中的 the Dream State 都是大寫,坊間可以下載的英文 pdf 都是小寫。大寫指的是「作夢狀態」。關於這個大寫作夢狀態的討論,請見:
viewtopic.php?f=32&t=331

2. 最後一句,曾經有人問過:


舊版英文原文為:「If we have obstacles that hinder us from the final overcoming of dreams (ja-lu-pho-wa-chen-mo), we must make a deeper
commitment and pray for progress.」所以舊版所譯「虹光身大破瓦」,指的是 jalu phowa chenmo,而在南開師象雄出版品中 Mi Lam: The Dream Practice 正好提到:

以此方式,藉由檢視夢,修行者可以決定,對於獲得大遷轉虹光身(jalu phowa chenmo)(7)的個人實際程度在哪,然後據以修行。

7. Jalu phowa chenmo:jalu 或光身是大圓滿修行的究竟證悟,物質肉身重新融入五大元素的本質而顯現為光。假如一個人圓滿此證悟而仍然活著,這就稱為 jalu phowa chenmo,即「大遷轉虹光身」。


viewtopic.php?f=27&t=34&start=10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下一頁

回到 夢修心得、閱讀札記及翻譯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