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夢修預備法;有夢夢修法;無夢夢修法

Being-in-Dreaming、The Wheel of Time、The Art of Dreaming 等書札記、摘譯與翻譯;個人夢修心得整理。

夢修預備法;有夢夢修法;無夢夢修法

文章SW » 2012-03-13, 16:46

2010/11/07 Sun, raining, outdoor 24-22°C 夢修預備法

這一個小時我們摘要一下 The Dream Practice 這本極薄的幾頁資料。

第一部準備及實修。夢修前的準備,南開師說首先要淨化輪迴六道的業因(to pufify the karmic causes of the six lokas)。關於 loka 的註釋說:

1. Loka: 因六種情緒造成的業力境相層面;在修習中以觀想六種子字在身體的六個部位來代表。
2. 業力軌跡(Karmic traces):一個人性格的偏好和傾向,是過去業力行動的「痕跡」。

我真的不明白一堆人想要夢修,卻不先做個人淨化,要如何能夠變成專業夢者?他們的夢無不充塞著個人所思所想所判斷,無疑是個人重要感的另一戰場,偶爾能量充足時瞥見了手,還懷疑個半天,不明白夢中所見只是能量的呈現,自己在夢中也居無定所、形象萬變,所以準備功夫不夠,時間花下去睡去夢,二十年來、二十年後都不會自動晉級。

我從靈氣修習開始,一階靈氣點化後,要淨化全身各個部位,連續二十一天,說的很像上面講的身體六部位觀想種子字淨化我們輪迴於六道的業力痕跡。因為我們在輪迴中無盡的生世,好啦就算你不想談看不到的前世、過去世,六種子字其實代表的是個人六種情緒,昨天南開師有講到,我漏聽一個,一般都知道五種情緒(五毒):貪瞋癡慢疑(anger, greed, arrogance, pride and jealousy), 但網路查六種情緒是:貪、瞋、癡、慢、疑、惡見,應該還有 desire。查英文,這六個負面情緒是:greed、anger、ignorance、pride、jealousy 和 desire——貪、瞋、癡、驕傲、嫉妒、欲望,講「惡見」我都聽不懂。

事實上跟觀世音的六字大明咒代表六道眾生是一樣意思,只不過六種子字是淨化自己曾經輪迴於六道的業因,主要是因這些情緒所引起。

Tibetan pronunciation - Om Mani Peme Hung
I invoke the transformation and purification of the six negative emotions of pride, jealousy, desire, ignorance, greed and anger into their true nature, enlightened mind.
(mantra of compassion – avalokiteshvara)


唐望故事也說作夢沒進展就要去做生命回顧,因此這就是作夢的預備法,如同這裡說的六道淨化法是作夢的預備法。三年來我每天都做某種淨化修法,這可能也是我跟其他作夢者的夢不大相同的主要原因,我相信不單純是我天生麗質吧(天生的做夢者:指聚合點容易鬆動)。我們今天採用唐望的術語來說明,也是方便大家瞭解,因為唐望傳承的生命回顧沒有法本啦,做起來比較沒有信心,而且也不容易立竿見影,也沒聽說誰有做過的寫出一本操作手冊及感應實錄出來。還不如從既有未中斷的傳承中去找相關的淨化法,以自己確實受過灌頂傳承的方法為主,這樣修起來比較有信心,還有該傳承實修效果保證。總而言之,不從事淨化法的做夢者,夢修要進步是痴人說夢,只是那些屬於六種情緒的夢一再重演而已。

第一部 準備和實修

關於夢修有前行修習(preliminary practice)以及主要夢修習(principle dream practice)。 一個人如何準備好自己從事確實的(夢)修習呢?

首先必需要從事六道輪迴業因的淨化法,直到許多失序的夢——有許多念頭活動(movement)——顯現。這些會發生是因為在睡眠期間,淨化過程會整合氣(prana)和心(mind),集中在六道輪迴淨化法的幾個點上。當失序的夢都顯現出來,準備才算完成;我們之後才可以繼續到主要的夢修習。

夢修習包括下列三要點:
(1)檢視夢
(2)認出夢並控制夢
(3)認出業力軌跡和習性


這部分都可以參照南開諾布仁波切所著《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今天這裡提的主要是前行修法——夢修預備法,也就是淨化自身的方法。沒有前行,就沒有正行,想要夢修的人應該要有所瞭解,不然只是浪費時間談論業力夢而已。

好了,這是為論壇網民所寫,他們就只是不知道而已。有幾位待在這混也兩三年了,只看過兩次手,我相信以這種速度,死前都沒辦法出體自如、來去如風,更別提中陰生解脫自由了。


2010/11/07 南開諾布仁波切夢修開示

晚間上床前也記得要做夜修法,有人以為是要夢修,不是很必要夢修,夜晚佔掉我們人生一半,所以晚上做上師瑜伽很重要。如果你要發出聲音也沒問題,大多數時間不需要發聲,只要觀想白阿然後放鬆,不放鬆沒辦法睡。你放鬆後睡著,這份覺知會持續,當你作夢你就會有意識。心是六識之一,作夢時五種感官不作用,這時是意生身。我們有很多業力夢,來自緊張壓力;還有些夢總是出現不認識的同一處和相同人,這是來自你的過去世,我有很多這類的夢。還有明性夢,這是你消耗掉業力夢之後。通常是你剛入睡很累睡得很沈,還是會有夢顯現;明性夢只會在你睡得較淺時出現,例如清晨時。

我們怎麼知道這是明性夢呢?這種夢比較跟現在有關,例如夢到我們在禪修營做這些事;還有些跟未來有關,只要有覺知到現在,我們感受到未來的計畫,也會有關於未來的夢。慢慢你的夢會變得有意識,例如你夢到恐怖的事你很震驚,你在夢裡清醒但繼續作夢,這就是有覺知的夢。例如你有買樂透,然後你夢到中了樂透,你找不到票,醒來有點沮喪但明白這是夢,夢是不真實的。你作修習時同樣會有這樣的連結,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有潛能,有助緣夢中就會有覺知,但是修行者夢中覺知會變得很穩定。當你具有這種夢中覺知,就可以在夢中修習許多學到的方法。

我們學過很多方法,通常不是很容易練習,在夢中你沒有時間限制。有時你睡著不是馬上有夢,你睡著後通常先有業力夢,然後才有明性夢,慢慢你夢中有覺知就明白夢中時間沒有限制,可以經歷長達一個月的。例如有天我很累搭火車回來,我睡著了並作夢,我頭掉下來我就醒了,這是很短時間,但夢中我經歷了好幾天的活動。我得到龍薩教法來自夢中,在夢中有老師和教法,一開始我沒辦法記得並寫下來。我有時醒來很沮喪,因為我只記得幾個字,慢慢這夢依然持續並重複,然後我記起我有過這個夢接受過教法但沒作完,我一想到就繼續那個夢的情況,這樣我醒來就可以記得更多寫下來。

有時我夢到我到某處就像水晶石,上面都是書寫文字,我一看是我接受過的教法,後來我一直重複這夢,發現寫錯還可以更正。這是個例子,夢中覺知很重要,你不做上師瑜伽就無法發展這能力,你發展這潛能可以證悟,雖然是小證悟但對修行者很有用。例如我修習妥噶,很多年我都沒有修此法,我上師蔣秋多傑傳給我這法很久了,我總記得他說要將且卻修得完美才能開始修妥噶,所以很多年我都不認為自己可以修妥噶也沒有修。後來我夢到上師,他問我我還說我盡力修持且卻到完美,還教授些學生,他問我妥噶修得如何?我說還沒開始修,因此他給我一些修妥噶的建議。從那時我才開始修,那時我是大學教授,每天要教課,沒有時間修,但修妥噶要使用方法確實地修。在夢中我修持妥噶也有了確實的修證,所以你看對修行者而言夜修法有多重要!

夜修法也同樣對中陰很重要,我們一死就進入中陰狀態。在金剛乘教法有特定的修習,在大圓滿你不需要其他修習,你只需要夜修法,進入睡眠並作夢,同理我們死亡進入中陰並有許多顯現。我們練習夜修法就是為死亡中陰準備,有些人認為為死亡準備不是很必要,因為自己很年輕。我們的生命就像風中之燭,有許多助緣我們隨時會死,有時意外發生我們發現自己死了怎麼辦?有人說自己學過非常特殊的頗哇,但這不是很容易,你練習觀想你並沒有要死,你很舒適地坐在那,但死亡時你的五大融攝,感官消逝中,強力的覺受不是像你舒服坐在那裡修持。所以你若終生修持上師瑜伽,你變得很熟練,你發現自己死了馬上修上師瑜伽,轉入心的本性中,你的身體在受苦,但你處於真實本性中,只要處於那樣的狀態中,因此白阿的練習非常非常重要。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The Dream Practice:普通夢

文章SW » 2012-03-13, 16:46

2010/11/12 Fri, sunny, outdoor 27-23°C The Dream Practice:檢視普通夢並認出業力習氣

夢修習包括下列三要點:
(1)檢視夢
(2)認出夢並控制夢
(3)認出業力軌跡和習性


(1)檢視夢與業力習氣:觀想喉輪紅色阿字或紅色光球,如此修習將必然帶來成果,夢可以被清晰記得。夢必須自顯現,因為直到我們到達法性窮盡階段,夢總是存在,法性窮盡是證悟妥噶的最後階段,跟大手印修習的終極階段相同。

我個人經驗可以將(1)和(3)合在一起討論。關於檢視夢,一個值得探討的夢,醒來記憶猶深的話,可以先就表面上的夢中物件進行篩檢,是否跟最近接觸的訊息及物品有關,因為這樣的理由被挾帶進夢,那麼很容易就可以理出這些元素在夢中的象徵意義,這樣這些元素就不會被賦予過多重要性,而覺得很困惑非要解開不可。

有關業力習氣,這裡重點則在於古代場景及古代人物的出現,有可能是關於前世的業跡顯現。

(3)認出業力軌跡和習性:當許多夢包含過去或過去世的影像,這意味這些夢深受業力軌跡所影想。還有夢到完全是不知名的國家、地點和人物,這也標示到法性窮盡——也就是不再有夢——將會很困難達成。

這就沒辦法了。基本上關於近期的事件所引發的夢比較容易釐清。我想談一下夢的助緣,因為就我們的境相而言,無論醒時的日常生活,抑或夢中的日常生活,無一不是出自於業力的主因和次緣混搭的顯現。成為人類有人類的業因(相同的聚合點位置),才會有醒時世界的共同境相,日常事件的發生也有其遠因跟近因。同理,夢的出現也是需要助緣,助緣讓夢顯現。那麼醒來時就應該回去找找夢的助緣是什麼,是如何才引發這個夢的,雖然夢中好像換些人物來演出,但總不脫離助緣的一個開始腳本。所以,任何夢的顯現都是因為有助緣的刺激來催生,這是我們理解普通夢的一個方法。

在由業力所致的夢類別中,有一種類型包含肇因於前一世的夢,在這類夢裡,會出現這個人此生從未經歷過的不熟悉的事物。……,我們並非總會夢到我們此生的經歷,假如一個事件非常重大,那麼你就會一世又一世地經歷它。當你睡得非常深沉時,你會創造一個完美的可能性,讓過去的業力顯現在你夢中。

如果你只是有大量的焦慮,也會在你的夢裡重複。原則就是如果你大量焦慮並睡得深沈,這種緊張便容易重複出現。這是一種類型的夢:習氣(pagchag)的業力夢,……這種第一類型的業力夢會發生,儘管不是所有人都如此頻繁。

第二種類型的業力夢,是那些由夢者在年幼時產生的原因所引發的夢。……當遇到適合的助緣,這個潛力軌跡就有可能會被啟動。

業力夢的第三種類型包含由對一個人觸動很深的近期行為所引發的夢。

這三種類型的夢的起因主要都是業力,也就是說,相關於某件深深觸動一個人的事件,並且留下緊張、恐懼或其他強烈的感情的痕跡。當痕跡被留下時,邏輯上講,具有相應主題的夢就會更經常出現。(南開諾布仁波切,《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pp. 66-68)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業力型普通夢重複出現造成困擾之案例

文章SW » 2012-03-13, 16:46

業力型普通夢重複出現造成困擾之案例

我手邊偶爾有人寄些夢來尋求解惑,但我不具備宿命通,只好轉請資深佛友幫忙。在下面這個案例中,A 經常夢到同事 B,但他們並不是很熟,所以這樣頻繁入夢不合常理。

A:幾個月記夢記錄下來,我發現即使在沒有高度壓力的情形下,B 仍然占了我普通夢的三分之一,而且幾次在夢中看到他受傷都與修行有關,有幾次在半睡半醒中看到兩個小喇嘛在跑來跑去還看到他包著一綑一綑的紗布,甚或….看到他在廟還是佛壇前被人打得全身都是傷。

(資深佛友:
較有把握的是:這位 B 前世殺業太重,並且三世前曾佔過廟宇、毆打過出家人;A 和 B 宿緣很深。
暫不能斷定的是:有一世,他們是一家人、A 受過 B 好多年的恩惠,雖談不上愛但恩是有的,A 還沒有來得及報恩,B 就在外面被人殺死了; 那時 B 常在外宿,剩下 A 和一個女孩在家。
另一世 A 是 B 的朋友、一個男居士,曾目睹 B 佔廟宇、打出家人但不便出面制止,知道果報嚴重、當時發願將來幫助 B 消除此業。)


A:會再一次問這個問題是因我在夢中看到這位同事因修行而受傷,總是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繫念,我總難以將它認為這只是個幻境,心情飽受煎熬。可否再次請資深佛友幫我看一下呢?!我和這位同事是不是過去世曾經一起共修過?!!!或者還有其它的建議?!

(資深佛友:把參與建廟、造像、印經、建轉經輪、造塔的功德,回向菩提、也回向給 B 消除重業,以上是分別淨化 B 的身語意之業障。
A 宜向傳承清淨上師求學綠度母的法門,量力來修就是了,對身體、生活、修行各方面都十分有益;或者接受普巴金剛的灌頂並恭敬供奉,也可以改善夢境中的顯現。
求法之前,好好觀察上師、觀察緣起和夢境、觀察自己的心,有了把握再受法的話,由於恭敬、珍惜和信心,修法的效果會非常不可思議。)


A:這種心情煎熬已經持續快要一年了,雖然我最近心情調適的好一些,但是 B 入夢的機率實在是很頻繁,我真的已經想不出來,除了將功德迴向給 B,還有什麼事我沒做到的?

(資深佛友:他出現他的,你做好你的,一切都是心的顯現。我們時常聽到天災人禍或者有人死亡的消息,也不見得如何驚奇和難過,為什麼呢?難道因為他們和我們不認識、我們就不需要關心嗎?還是會因為認識,而特別難過、無法接受呢?所以,先不談大悲心、平等心,仔細想想就知道,認識的人、熟悉的人我們投注了太多的“我”、“我的”、“我如何看待他”在上面,所以一旦他們掛掉,我們就會比較難過,不一定完全是為他們難過,很可能也是為“我”、“我的”、“我如何看待他”受了“損傷”而難過,投注的“我”、“我的”越多,就越難過。那無始輪迴沒有一個眾生沒做過我們的父母的,為什麼我們現在如此偏心,只投遞真誠的愛給少數的幾個、甚至同時對其他的一部分人嗔恨呢?關心 B、還債報恩給 B 的話,也應該關心、還債報恩給一切的眾生,才對。)

無獨有偶,一位精通中文的仁波切提供一個電子郵件信箱可以回答問題,於是 A 寫去問也是相同回答。

A:這一個月有個夢我覺得很怪,可否幫忙協助解夢?

前半段夢記不清楚,只記得自己從山邊走過去似乎心情不太好在哭,剛好遇到 C,不想讓他看到我眼睛紅紅的。接著像是很多人在一個房子裡聚會,我像是知道有某個人往生但是他會出現,我想要跟別人說,但 D 抓著我一直在勸阻我不要提這件事,我像抓狂似的對 D 用說: 「他沒死!他還活著!!」我很激動的一直重覆著這一句話…(情況像是 B 已經不在人世的樣子….)最後是被嚇醒了!(我常常夢到 B 這個同事)

請問這個 B 同事是不是有災禍?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化解?


仁波切回答:阿彌陀佛!
請替你經常夢到的那個同事做個XX(編按:某種修法),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做。
要是認識喇嘛請個金剛結掛在你的脖子上。
請常誦XX心咒, 請每天誦一百零八遍,剛好一串長念珠的數。
請唸完後把誦經的功德回向給那個同事。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The Dream Practice:認出夢之後的夢修(1)

文章SW » 2012-03-13, 16:47

2010/11/13 Sat, raining, outdoor 25-20°C The Dream Practice:認出夢之後:有夢夢修法(1)

(2)認出夢與控制夢:持續夢修之後,我們會慢慢開始識別出我們正在作夢,即便夢中並沒有恐怖的出現(指以暴力方式認知夢)。現在到達的階段可以瞬間夢中知夢,但修習的過程極其仰賴於醒時心的訓練。
我們可以透過製造到遠地國家的旅行來進一步發展。有人可能會想要去例如日本,即使他從來沒有關於該國確切的想法,但在白天專注於這個想法就會帶來相應的結果,在他的夢裡他就會到日本,如其實際的情況。當這種能力被發展出來,就有可能以白天的專注力產生淨土的視像,例如阿彌陀佛淨土。


這是南開師這本小冊子上的局部內容大意。若我用自己的經驗來書寫的話,我要分為兩種階段:有夢場景的夢修;無夢場景的夢修。基本上就是夢的「做」(doing)與夢的「不做」(not doing)。

一、有夢場景夢修法

坊間許多解夢書多半屬於普通夢,而這不是業力夢就是明性夢。業力夢跟現在壓力有關的,你可以去發現並透過方法解除這些壓力;業力夢跟前世有關的,你可以詢問有宿命通的資深修行者,或者是具有證量的仁波切。如果你只是拿普通亂糟糟的夢去問,而自己沒有先分析整理與自省的話,我怕你會被打出來,像秋竹仁波切說的:「白天的夢都還不知道,還拿晚上的夢來問。」

有一徒非常高興的告訴師父說:「仁波切,我昨晚夢見您像蓮師那樣的莊嚴。」
師回答:「不要這樣騙來騙去,這樣對你有什麼好處呢?況且白天的夢都還不知道,還拿晚上的夢來問!」(《隨師行記》)


呃,所以我從來沒問過秋竹師我的夢。卡斯塔尼達的夢也常被唐望笑話,說他有本筆記本寫了斗大的三個字:「我的夢」。所以自己知道是普通夢之普通夢,自己在家娛樂自己或閉門思過就好了。明性夢在 2010/11/07 南開師開示夢修有提到,多半在睡得較淺時會顯現,這是每個人的潛能。睡得較淺是關鍵,倒不一定是快要起床的早上,剛入睡的晚上或任何時候你睡得不是那麼深沈,都有可能有明性夢的顯現。這裡我們不研究明性夢,只談夢中出現意識之後。

賽斯教導「夢與意識投射」和唐望教導「做夢的藝術」,大體屬於清明夢到出體夢的範疇。「做夢的藝術」第一關屬於清明夢:夢中知夢並完成看手;第二關屬於夢中出體(旅遊至其他地點),第三關屬於直接出體(看見睡覺的自己,並與現實融合) 。上面摘要的(2)則屬於「做夢的藝術」第二關。所以由此看來夢中出體要比直接出體來得簡單。在第二關時,或者(2)的要點,都屬於有夢場景夢修法,這在我出體訓練早期就是一直在練習的項目,重點在於破除對單一夢場景的執迷,以唐望術語來講,則是練習聚合點的位移。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The Dream Practice:認出夢之後的夢修(2)

文章SW » 2012-03-13, 16:47

2010/11/14 Sun, cloudy, outdoor 25-22°C The Dream Practice:認出夢之後:有夢夢修法(2)

基本上我很少從普通夢中獲益,接受建議、誠心接納、相信底層真實。除了一些出體修行的驗相我相信,其他什麼仁波切或有什麼訊息給我,我不是很當一回事。誰知道這些夢境拼圖要講什麼?前世總是不清不楚的。就算知道前世,不如此生多點努力。

許多人停留於看手很多年,不大知道「看手」這個動作只是為了檢測自己的意識清明度,唐望說你也可以看腳、甚至看你那傢伙,所以早期前做夢者班組員真的出體坐著看生殖器半天浪費時間,這些都不是重點。手像不像手、腳像不像腳,或者生殖器有沒有毛,你看到等同確認自己出於自主意識做了一件事,這樣就可以了。接著開始夢中訓練。

有夢夢修,主要是針對出現夢場景情況。一般作夢練習通常都是從一個夢中突然明白是夢開始,按賽斯及唐望教導,首先開始的是作夢注意力練習,這個等同專注,無論研究者科學家如麥可‧泰波所說:普通夢是發散波所以混沌、清明夢是收斂波所以清晰,這你得自己去發現。曾經有另一位早期做夢者班成員,就一直停留於「清明夢中的感官非常真實」這件事實上,他夢中拿起蛋真的有重量,說:「這不是普通夢吧?」廢話!清明夢當然清晰無比,甚至比 3D 動畫還要身歷其境,然後呢?任何一個階段都是一個障礙,你滿足於現階段,就被留下在這兒哪都到不了。南開師書裡講到一個故事:

如同你可以有許多種類的經驗一樣,如果一個人混淆空性經驗和禪定,那個人可能會年復一年地只是停留在空性中,那麼獲得證悟是很難的。這就像旅遊,但對你的目的地搞不清楚,依然還說:「哦,我要去看岡底斯山。」如果你想看岡底斯山,你必須進入西藏,然後你嘗試朝通往岡底斯山的這個方向、這條路走;但也許當你到達阿富汗或巴基斯坦某處,或其他哪裡,你發現一個舒適的處所——一個非常漂亮的旅館——你就滿足了。你想著:「我現在到了岡底斯山了。」你可以年復一年在那裡休息,但那裡仍然不是岡底斯山。空性經驗和禪定之間的差異就像這樣——如果你停留在一個經驗上,那麼你就不能獲得證悟。

因此做夢者不能只停留在清明夢無比真實或達成看手的階段經驗上,永遠必須繼續朝目標努力。發現清明夢無比真實如同醒時,完成看手驗證自己意識清明後,在有夢場景時有幾件事可以繼續訓練唐望所謂的作夢注意力,直到穩固為止。我也是最近才發現南開師經常所提 presence 這個詞說的就是作夢注意力:「Stablizing the nyam signifies that consciousness is present」,nyam 是修行者的境相或經驗,這正好講的是夢中景物的穩定,標示意識的在場(臨在),或者作夢注意力的覺知,因為 presence 也等同覺知。最終目標 instant presence,或者暫且說是第二注意力好了。從 presence 到 instant presence,或者說從做夢注意力到第二注意力,就是我們夢修的一個主要方向,夢修的「岡底斯山」。

經常南開師給予日常生活修行建議時,就醒時而言也是一樣,要從 presence 發展到 instant presence。但是這裡不能將醒時注意力的唐望所謂第一注意力,去等同 presnece,因為層級是不同的;就醒時而言,presence 比較類同唐望的強化意識(hightened awareness)。以下南開師講解從 presence 到 instant presence:

即便你沒有能力處於 instant presence,處於 ordinary presence 也可以減少很多問題。Try to be present,也許其他傳統不視此為修持,但這對大圓滿修行很重要。在日常生活隨時保持覺知就是隨時在練習。處於 instant presence 這就是我們的主要修持。你具有一個基礎來融攝,基礎就好比樹的樹幹,你在你的層面有那樣的樹幹,你可以開始生長不同的枝葉,這就叫融攝,這就是大圓滿的主要修法。(2010/06/11)

例如你喜歡,這意味你分心散亂(distraction)、你產生貪執,如果你掌控你的心,你不會受此所限,不會墮入貪執中,你可以享受,但不要受心侷限,沒有喜好的問題。我們運用此態度,以覺知融攝(We are integrating with presence)。我們吃喝或任何時刻都使用覺知(presence),做任何事都保持覺知就沒有問題,逐漸 presence 發展成 instant presence,這就是終點,我們都應該這樣做。 當變成 instant presence 的一天,就稱為 La-Da,藏文 La 意指 to,La-Da 大圓滿意指如何處於本初狀態。即便我們有此狀態(condition)我們不知道,我們就會一直持續在二元境相。(2010/06/13)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The Dream Practice:認出夢之後:有夢夢修法(3)

文章SW » 2012-03-13, 16:48

2010/11/15 Mon, raining, outdoor 22-18°C The Dream Practice:認出夢之後:有夢夢修法(3)

昨天寫到由 presence 發展到 instant presence,是大圓滿修行的方向,等同於做夢注意力發展為第二注意力的夢修方向。唐望解釋第二注意力,其實也跟南開師解釋 instant presence 無所差別。卡斯塔尼達說:「唐望以漸進的方式先討論第二注意力:一開始時它只像是一種奇聞,缺少實際的可能;然後它變成只能被感覺,像是一種刺激;最後它進展成一種存在的狀態,一種實際的操作,一種顯著的能力,打開超乎我們最狂野的想像的其他世界。」(《做夢的藝術》p. 35)我覺得魯宓翻譯得不好,重譯:

As a preamble to his first lesson in dreaming, don Juan talked about the second attention as a progression beginning as an idea that comes to us more like a curiosity than an actual possibility; turning into something that can only be felt, as a sensation is felt; and finally evolving into a state of being, or a realm of practicalities, or a preeminent force that opens for us worlds beyond our wildest fantasies. (Carlos Castaneda, The Art of Dreaming, p.20)

「唐望談到第二注意力的發展作為他首堂做夢課的序言,這個發展一開始只是一種想法,對我們是好奇多於現實可能;慢慢轉變為只能被感覺到的什麼,如同一種感覺到的覺受;然後慢慢演化成為一種存在的狀態,或實際的疆域,或一股明顯的趨力——其為我們打開超乎我們最狂野想像的諸多世界。」

Realm 這個字在英文與淨土 pure realm 的 realm 相同意思,不能指專業領域的領域,更不能譯作實際的操作,做夢並不是一種操作 operation。第二注意力最後成為一種存在的狀態(a state of being),這點非常重要。

夢修一起步,沒有辦法馬上轉向主體的覺察,為了穩固做夢注意力或做夢意識,我們必須運用五種感官功能,盡量記住夢中細節,當一名徹底的觀察者,也就是客體主導的夢修——有夢夢修法。

這次南開師開示提到一點很重要,他說:「思緒慢慢地認知:這是桌子、這是椅子,但當你處於明性,你沒有時間一個一個認知。」為什麼呢?因為一個一個認知是屬於第一注意力的方式,因為我們有視覺焦點這種東西;做夢注意力不是屬於視覺感官在作用,也就是說沒有眼球的焦點視覺這東西,出體的意生身(mental body)——或唐望說虛幻能量——只有感官的「功能」,視覺就是視覺、聽覺就是聽覺,甚至有時是全景式視覺,可能不需要轉頭吧,因為這涉及周遭能量的聚合點立即詮釋,不涉及眼球的光學原理。清明夢是明性夢的升級,當然就是明性具備的意識狀態。

例如當你處於 instant presence 或上師瑜伽狀態,你看那邊你看到什麼,你也不受其所分心,這只是跟你的視覺接觸。你慢慢地看到這邊來,你看到但你那時無法去想。因為對思緒來說你慢慢進行:這裡有個窗戶、那裡有張椅子、這裡有個物品,你以心有這些認知。但當你沒有足夠時間而你看見所有,你具有一種明性,你只是處於那種明性中,你沒有要去判斷,你沒有心的功能,只有意識去接觸,這跟你處於真實狀態(real state)中很類似。(2010/11/09)

觀察夢中影像/隨意改變夢境

因此「做夢的藝術」第一關,就是作夢狀態中(Dream state)盡量觀察夢場景的細節,我以前常說一眼就十個細節,這是確實情況,這種意識層級本身的感知就不是一個一個的去看去認知,是感知而不是認知。如果清明夢機會很少,同樣也要在醒時去練習注意周遭景物,這裡包括五種感官,眼耳鼻舌身、色聲香味觸,因為還不放在主體上,前五個就可以。如果第一注意力進步,記憶力也進步,那麼這種能力就會自動延伸到夢時,而你也開始記錄夢境,就能慢慢能記下越來越多的細節。我覺得一開始訓練不要將注意力擺在主體上比較好,那是另一階段的事。練習夢中成為一名斥候——觀察者,目的在於訓練觀察力,同樣也是鍛鍊做夢注意力本身。單一夢中可以訓練的工作項目還有:變夢,把沒有的東西變出來,改變夢中物品、景觀等等。接下來就要練習移動了。

旅遊到其他地點

這些都是我們常講的換景,換景不是什麼變夢,而是把你的聚合點移到下個位置。一個夢場景我們可以稱之為一個聚合點位置,但是夢不只這樣,因為所有夢都在一個所謂的基礎上顯現,那個基礎叫做法界(所有現象的空間),夢場景只是當中一個顯現,就好像你的普通夢因助緣的關係顯現。一開始移動需要以暴力衝出去一個夢,因為聚合點定著了,形成一種束縛,你必須用暴力穿透這個定著的力量,讓聚合點再度鬆動,然後再又聚合成下一個夢場景。唐望稱在「另一個夢中醒來」,無所謂,你就像跳棋一樣一直換景到你作夢能量用完為止。

景與景之間的過渡空間

慢慢你就發現每一個夢場景之間都有一個黑暗過渡階段或地帶,隨著你聚合點移動的能力越強,甚至你可以維持在不聚合的狀態。賽斯稱「無偽裝地帶」,意指這裡沒有任何視覺詮釋出來的影像,沒有任何景象成形,也就是尚未有任何顯現,那就是一個本然狀態。基本上我之前寫很多這些內容了,就不再贅述,如果這中介地帶的時間可以拉得更長,你不因為無形無相或是一片黑暗而感到恐懼,我們就可以進入第二階段的夢修訓練。

第二部 利用夢的八種方法

1. 不論在白天我們是一切如夢,還是在實際作夢狀態我們覺知正在作夢,在這兩種情況中,客體是境相,而我們的心則是主體。
在這要點上我們必須將注意力轉移到主體上,也就是心;當我們消融了它,就不再存在什麼具體的可作為參考點。瞭解主體真實本性的結果,就是空(the void),境相自動消融、自解脫,而我們即了悟其境相的幻象本性。
以同樣方式,當我們嘗試要保留念頭也是發現什麼都沒有,當修習寂止時,所以試著在夢修時去發現主體和客體,我們便瞭解夢的幻象本性。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2-03-13, 16:48

基本上我覺得像有些看唐望故事書的讀者頂多只是心智上的談論。隨便披一個響亮的名字,什麼聚合點的移動,還有做夢使者的聲音。你知道做夢使者的出現必須當你已經是一位慣常出體做夢者,因為你的意識能量波動,就像是湖中投下一顆石子,引起的漣漪慢慢擴及類同植物般緩慢的無機生物,如此被發現的。無機生物與出體做夢者純粹是生意關係,按唐望說法他們需要做夢者的意識、做夢者需要他們的黑暗能量。但是這前提必須建立在唐望傳承的架構內。

為什麼這麼說呢?即便是人類擁有相同境相的業因,但各有基於民族與信仰的基礎信念,所以賽斯說到死後接引,他必須扮成穆罕默德去接引穆斯林的亡靈,扮成基督或天使去接引天主基督教死者靈魂。在藏傳佛教,顯現基於因緣,你沒有那個因就沒有那個顯現,因此灌頂就是給予顯現的因。拿法性中陰的文武百尊(寂忿百尊)的顯現,也必須仰賴生前接受過寂忿百尊的灌頂,如此才有顯像的可能,否則一般人只會感受到聲、光與光芒的震撼。修習其他本尊也一樣,因為接受過該本尊灌頂,才有觀想升起想像與最終圓滿成真實的顯現。

依此邏輯,我們即便閱讀唐望故事,不代表我們就自動獲得該傳承,具備該傳承中所敘述的經驗架構,因此是否會遇到無機生物、夢的使者,達成看見明晰球體,乃至無盡放射纖維的黑暗意識海洋,是不一定的,都是個很大的問號。如果我們堅信如此,但卻沒有透過自己來實證,那麼就很容易流於幻想,對實際夢修或修行並無太大助益。不如去接受一個活生生的傳承,那麼這些修行的經驗、出現的覺受,都很容易在該傳承架構內逐步獲得驗證。

資深佛友說:「有些法門的傳承就是通過書本文字給的,當你相信並按之思考實踐甚至產生效應,就可以認為你是得到了傳承及其力量。」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The Dream Practice:認出夢之後:有夢夢修法(4)

文章SW » 2012-03-13, 16:48

2010/11/16 Tue, raining, outdoor 22-19°C The Dream Practice:認出夢之後:有夢夢修法(4)

繼續夢的八種利用法。

2. 兩種變夢法:(a) 改變夢境;(b) 變夢為空(void)
(a) 不管在醒時或是在作夢狀態,影像(image)代表一個人的所見(vision),所以你可以改變它。以此方式我們獲得夢的掌控力,這稱為「轉變夢境」(transforming into vision)。
(b) 一位瞭解境相(vision)本質的修行者會發現空(the void),這個空的感知可以轉移到夢中。當正在作夢時,他不僅認知是夢,還可以穿透其虛幻物質(illusory substance),然後發現自己處於空性狀態,這是所有存有和現象的真實狀態。


做夢者如果不能領悟夢是虛幻的能量,夢修將會毫無意義,因為這是我們身處夢場景中最可以體驗空性的時機。有夢場景訓練法,除了改變夢中景物——你可以由小物品開始,玩到整個大場景的變化——另一個訓練重點就是體驗空性。在改變夢境的作法上,你可以將看到的物品換成任何你喜歡的,將東西變出來,改變牆壁顏色及直接在牆上以能量手作畫,這些都是我以前常做的。

前做夢者班組員,一開始就野心大到要換場景,不過好像沒成功過。例如他想換成淨土,或沙漠。整個改變夢場景已經屬於換景技術,沒辦法心裡默想著就可以全部抹去重建一個夢,我們能力還沒到這裡,比較好的方式是隨便哪裡找個窗或門衝出去,然後關閉視覺想著你要去的氛圍,例如北極、沙漠、海底、太空、月球,你可以慢慢練習這樣換景的能力。

另一個需要細細體驗的是,你做夢出體時是如假包換的能量團,你可以穿過玻璃門再進來,來回好幾次;或者你可以用手穿過物體,彷彿你是魔術師,手穿過去再穿回來。慢慢你建立起確信不移的瞭解:夢中所有一切都是虛幻的,這就是夢的本質:illusory substance。由虛幻的瞭解到空性的體驗只隔一道門檻,那就是你必須處於夢場景與夢場景之間的「無偽裝地帶」。

3. 第三種方法稱為「斷除夢」(cutting off the dream)
這並不是指夢的消除,而是消除執著,也就是消除二元(dualism)。當一個人具有夢修能力,他很精通於轉變夢境為自己喜歡的,這可能也會發展出對享受的覺受的執著,這些都必須要克服。要成功消除這些貪執,我們在白天不應對夢到的給予太多關注,當作夢時我們應該不帶貪著地觀察,不管夢中出現的影像是什麼。


做夢者班前組員,有一位屬於出體玩家一族,蠻喜歡找女鬼做愛,因為連保險套都不必,真正是安全的性交且五感官俱足。再者,他的部落格每每迫不及待地登出每一次的出體遊記,看到玉女明星裸體在工廠追逐,還是又去了哪些奇妙好玩的地方,再不然四處搗蛋,根本沒有警察也無法可管。諸如此類都是屬於愛麗斯夢遊仙境之出體玩法,並沒有把做夢出體當成一個可證悟的修道(path),那麼一年、十年下來結果都一樣,出體只是活在自己建構的虛幻世界中,多一些踏青經驗,省點機票錢。ㄟ但我不知道他會不會換景,好像不大會,沒聽說過他今天去了日本,還是明天去了非洲。

由體認夢中景物的虛幻本質開始,我們斷除對夢中景象的執著,哪管他是你媽還是你姊,久別重逢的友人,一概六親不認,差不多就有點接近做夢者的無動於衷冷血觀察員的身分。為什麼?這些不是你的投射,就是夢的虛幻成分,實在不需要給予太多注意力,還不如你醒時好好孝順父母,出體夢中不必多此一舉。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認出夢之後:有夢夢修法(5)

文章SW » 2012-03-13, 16:49

2010/11/17 Wed, cloudy, outdoor 23-19°C The Dream Practice:認出夢之後:有夢夢修法(5)

我們很快帶過八種夢利用法的其他五種。

4. 逆轉夢境:無論夢中升起什麼,將其逆轉為相反物。同樣方式,逆轉所有覺受。
5. 穩固夢境:當刻意逆轉夢中顯現,你會有不同的經驗出現,那需要穩固下來。例如你夢到在森林中,你轉變影像和覺受,立即觀想沙漠,那裡又冷又渴。這種轉變是蓄意、自願的,並完全為你所控制,但在這些自我創造的景象中,自發的「修持經驗」(nyams)將會出現。穩固的「修持經驗」標示意識的現前(Stablizing the nyam signifies that consciousness is present),且作夢狀態的認知是不間斷的。


「consciousness is present」蠻難翻譯,真正意思是意識正在覺知中,present 表示在場或出現,新時代講「臨在」(be present, presence),但「臨在」本身即是覺知,awareness。第 5 點蠻重要,因為出現 nyam 這個藏文字,我在許多南開師的開示集小書裡看到好幾次關於 nyam 的解釋。

當我們修持而經驗顯現,這稱為 nayms(音「釀」),是一項正面指標,因為這意味修持有了成效。如果我們修持而這些徵相卻沒有出現,則表示我們較不敏感。
Nyam: 經驗,其為修持之結果。


修持徵相或驗相就像唐望「做夢的藝術」的通關指標或者信號,賴以判斷我們夢修的進展。所以這裡也是一樣,必須有自發性的 nyams 出現,雖然這裡並未言明所指為何,不過可以歸納之重點為:維持住夢中影像,代表做夢注意力的穩固。

6. 一旦能控制和命令夢,白天境相應該被持續地帶入作夢狀態。

這跟「做夢的藝術」第三關任務很像:「真正把你夢中現實與日常現實融合為一。」(《做夢的藝術》p. 169)當然這裡已經到了直接出體:「你一定要在你真正的房間中,看見你真正的身體,否則你只是在作一個夢。如果是作夢,便控制那個夢,觀察細節或改變它。」(p. 173)所以你瞧,這就是 4-6 點的內容,如果達不到 6,就繼續回去從事 4、5 的訓練。

"You are not yet ready for a true merging of your dreaming reality and your daily reality." (The Art of Dreaming, p. 147)
魯宓譯:「你還沒有準備好真正把你夢中現實與日常現實融合為一。」
重譯:你還沒有準備好去真正融合你的作夢現實和日常現實。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內觀靜坐的 Shine(寂止)狀態

文章SW » 2012-03-13, 16:49

內觀靜坐的 Shine(寂止)狀態

Joyce:多謝你的分享,前兩天在閱讀筆記時,剛好也在這些部分細看。
我對空性和明性還是要有更多經驗,可以才能與你討論。

分享前陣子練習內觀靜坐時: "有進入一種狀態,是無念但清明光亮," "有點像是出體後那樣的狀態。”
"內的不知要填甚麼,說意識好像也不是,心好像也不是。
覺得可能是像南師說的寂靜還是靜止 shine 狀態,無法維持太久,只有1-2分鐘。也不是每次靜坐都能進入那樣狀態。


SW:那很好啊,請不要放棄夢修,那是我們明心見性的捷徑,因為我們很容易在夢中瞭解那些境界或狀態,如果帶到醒時來作也可以知道經驗是什麼。

在寫週記時期(2005-2006),我都維持靈氣靜坐每晚,有時長達一個多鐘頭,還有蠻多覺受的,有時候也可以進入類似做夢或出體狀態,做夢狀態的話我會聽到字句或有畫面;出體狀態的話則是一片廣袤無邊的黑暗,有時還能感覺風吹拂在臉上,但資深佛友告訴我那不是,我不知道那不是什麼,他們修金剛乘的好像標準蠻高的:

SW:我的打坐經驗不多,真正潛沈下來時感覺透過眼睛專注於眼皮簾幕可以「去到」(其實是零距離的)一個更真的境界。這必須要放掉肉體的桎梏,全然的放鬆或極度的疲累,(像許多大師故意操勞弟子),甚至連心智也停掉的那刻,才得瞥見。
資深佛友:SW,這個不是。但也有可能此時透入,指導你的那些理論沒跟上實踐,建議看南師《習禪露影》、《如何修證佛法》。(2007/01/03)

現在我真的是犧牲很多時間沒有辦法靜坐。目前每天要翻譯到凌晨兩點搞得我很累,我連修習時間都沒了,不用說靜坐了。秋竹師父的開示稿我還擱著沒謄,只想把剛領悟到的整理出來,只是還沒寫到我真正打算講的,也許到那時我已經忘記要講什麼了,每天我就一小時不到可以寫點札記。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4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下一頁

回到 夢修心得、閱讀札記及翻譯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