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夢修預備法;有夢夢修法;無夢夢修法

Being-in-Dreaming、The Wheel of Time、The Art of Dreaming 等書札記、摘譯與翻譯;個人夢修心得整理。

Dream Practice:認出夢之後:有夢夢修法(6)

文章SW » 2012-03-13, 16:49

2010/11/18 Thur, cloudy, outdoor 23-20°C The Dream Practice:認出夢之後:有夢夢修法(6)

剩下夢利用八法剩下最後兩點。

7. 自解脫:當我們看鏡子時,我們並不會對鏡中影發展出貪執,因為我們知道這些不是真的。同理應用於夢,在景象升起的那一刻,它們升起也解脫它們自己,因為其中沒有涉及貪著(attachment),這稱為「升起即解脫」(liberation while arising),且應該被帶入醒時。這沒有辦法藉邏輯推理,毋寧只能藉由覺知,而這是可以透過修行達成的。

自解脫(self-liberate)是蠻難理解的,解脫什麼呢?只能由唐望話語來理解,他說醒時日常世界是藉由我們的第一注意力所定著(fixation)而成的,也就是使單純的能量成為具體而可以五感官接觸的物質顯相。這些客體的自解脫,說的就像是沒有一個主體的力量強迫聚合它們,它們自來自去,而能量只是能量。醒時世界跟夢時場景是完全一樣的原理:

第一注意力,說是平常人為了應付日常世界所發展出來的,它包括了肉體的意識(覺知)。第二注意力,只有經過刻意的訓練才會浮現,它包括了明晰體的意識(覺知)。第三注意力——一種無法衡量的意識(覺知);如果完全進入第三注意力,會變成本來面目,一團能量的爆發。(《老鷹的贈予》p. 34)

He called the smallest the first attention, and said that it is the consciousness that every normal person has developed in order to deal with the daily world. It encompasses the awareness of the physical body.
Another larger portion he called the second attention, and described it as the awareness we need in order to perceive our luminous cocoon and to act as luminous beings. He said that the second attention remains in the background for the duration of our lives unless it is brought forth through deliberate training or by an accidental trauma. He said the second attention encompasses the awareness of the luminous body.
He called the last portion, which was the largest, the third attention-an immeasurable consciousness which engages undefinable aspects of the awareness of the physical and the luminous bodies.
I asked him if he himself had experienced the third attention. He said that he was on the periphery of it, and that if he ever entered it completely, I would know it instantly because all of him would become what he really was; an outburst of energy. (The Eagle's Gift

唐望對我解釋,「做夢體」基本上是明晰生物的能量,一種白色的虛幻放射,他說第二注意力會不可避免地被吸引集中到我們的能量上,而把這股能量轉變成其他東西。最容易的做法當然是變成我們身體的影像,因為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早就用第一注意力完全熟悉了我們的身體。把我們的能量轉變成任何可能的事物,這種力量被稱為「意願」。唐望說「意願」的可能性是如此廣闊,明晰生物的能量可以經由「意願」轉變為任何事物。(《老鷹的贈予》p. 39)


這是夢中改變夢境之所以辦得到的原因。因此在夢中,基本上你不是把某物的顯像變成別的,就是回復它能量的本質,能量的本質也就是空性,當某物的顯像化為空性,就可以稱它自解脫,不是我們讓它解脫的我解放它,而是我們放掉醒時第一注意力、夢時做夢注意力、佛法稱貪執,的同時,它這東西就不再被聚合成我們五官可以接觸的某物了,但是能量還是可以被察知的,察知的主體就是覺知本身。

8. 超越夢:來到夢修本身設下了限制這一點,即藉由超越過去的邏輯、概念、觀想及專注,現在到了要解脫自己於這些限制的時候。所有這些制約我們的現在都消失了,就好像我們處於一個廣大無際的空間、一個空曠的無雲晴空,在那裡思想就像白雲創造了它們的形象,現在也消失無蹤。

差不多我們從這裡要進入夢與夢之間的「無偽裝地帶」,或佛法所稱的「法界」。由於佛法本身的修持立基於每個人的本來面目,因此萬法皆歸於心所造、所聚合,聚合來自因緣和合,本身就不是恆常穩定的。先不管是你的能量還是我的能量造成這世界的景象,至少我的夢總不是你的夢吧,那我從我的夢將能量收回來或不聚合,也是完全操之在我的。

先解釋一下「無偽裝地帶」:

一般而言,沒有偽裝的話,你們用肉體感官感知不到任何東西。因為肉體感官本身就是偽裝。那兒沒有東西可供轉譯。在這些情況下,只有內在感官會容許你去感知。
在這種區域裏,你是接觸到了無限,因為只是偽裝才給了你時間觀念。現在,在某些投射當中,就四周環境而言,你可能知覺不到任何東西,而只有你自己意識的流動。如果發生了這樣的事,你會是旅遊過這樣一個無偽裝的區域。
完全無偽裝的層面會是相當令人迷惑的,你可能自動地被誘使去投射影像到裏面去。這是一個寂靜的區域。當然,在你們自己系統內的投射總是涉及了某種偽裝。如果沒有偽裝在場,你將知道你已在那個系統之外。(《夢與意識投射》pp. 391-392)


我們這裡暫時撇開法界不論。當一位做夢者嫻熟於換景技術,他或者不會像孟羅一樣在換景中介空間去尋找高靈或高等生物,交換資訊能量球,那也是屬於孟羅的假設,他的假設有可能來自西方人科幻的潛意識,不一定通用於其他背景的人種。當然如果你的因緣是屬於科幻一族,也是可以繼承孟羅的遺願,再設一些出體中繼站並建構一些休閒娛樂設施。慢慢地,當你完全了知夢只是能量的虛構,那麼夢場景跟夢場景之間的縫隙越來越大,你能夠待的時間也越來越長。無論賽斯和唐望都沒有論及在無偽裝地帶或區域的活動,前者說的是「以這種方式旅遊到任何系統」,後者說的是「到未知的世界旅行」,而我要說的是,就待在這裡可作的事及之後可能發生的事。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3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The Dream Practice:認出夢之後:無夢夢修法(1)

文章SW » 2012-03-13, 16:50

2010/11/19 Fri, raining, outdoor 23-20°C The Dream Practice:認出夢之後:無夢夢修法(1)

有夢夢修的部分我們已經差不多講完了,實際詳細的修法可以參照《做夢的藝術》的前三關任務,但可以把「無機生物」、「夢的使者」兩項拿掉,我們要學就學普世(人類共通)原理,如果只是單一印第安托爾特克族巫士的傳承模式,則我們並不具有有效的傳承。單就我們做夢者班前後期加起來共(Jeremy, Sean, Florence, Sherry, Chuck, Yrleu, Gulubee, Joyce, YL, SW )10 位做夢者,具有出體經驗者 8 位,除了 Florence 和 YL 外,都是唐望迷,則沒有發現有這個必然共通性。Jeremy 怕無機生物所以不敢做夢,YL 怕鬼還比較多些,但沒聽說她出體有遇到鬼的,反而普通夢有鬼比較多。

第三部 夢修的結果

夢修的結果是什麼呢?
如果夢修行者的程度高度發展的話,(妥噶第四相)「法性窮盡」的狀態將會顯現,而夢會終止。
這個狀態不同於不記得夢,這可能是因為缺乏明性或者暫時的情況如睡得太沈或吃得太飽而造成。當他停止作夢,夢永遠不會再出現,而在醒時與作夢狀態下均有明性顯露。
如果修行者的程度中度發展的話,他會在作夢時認知是夢。
當修行者的發展在非常普通的情況下,他的夢也會獲得更多的明性。


好了這本夢修小冊子全部摘要轉譯完畢,我也不是完全一字一句照抄。

二、無夢場景夢修法

即便夢瑜伽也沒有提到無夢夢修,我是從南開諾布仁波切的 Webcast 開示中嗅到端倪。他的新版《夢瑜伽》——也就是《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比第一版轉移重心在睡前的阿字觀想,然後將這個對阿的覺知帶入夢中。因為做夢者班開始得要更早(2005/07),我自己的自發性直接出體經驗則始於 2004 年中,因此到目前為止,並沒有關於睡前觀想阿,然後引發清明夢或出體的實修經驗可以分享。

有夢夢修,基本上還是針對前面所講的五種感官的功能,也就是前五識來做訓練。祖古‧烏金仁波切說到:

當我們讓自己的心透過五種感官而向外時,我們就製造了輪迴。我們透過眼睛或耳朵、鼻子而把焦點放在一個對境之上,並對這個對境產生念頭和情緒。它看起來好像是我們透過不同的感官而擁有不同的識,但事實上,那是一個心透過不同的感官,而交替地執取於對境。(《如是(上):心要口訣篇》p. 111)

這是我一小時前才看到的內容,前面提到前五種感官功能是我自己的歸納。而相應於無夢的無偽裝地帶,無形無相,無色聲香味觸,祖古‧烏金仁波切剛好也說到:

如果你進入一個空房間,房間裡空無一物。心就像那個空房間,事實上,它不是色、聲、香、味、觸的對境。(p. 110)

因此相對於我們於有夢階段的變夢、控制夢、換景等等,其實是夢的「做」(doing)——聚合點的不斷聚合;在無偽裝地帶的夢修才是真正夢的不做(not doing)——聚合點不再聚合。我的定義是唐望的改裝版,意思更清楚。

唐望的意思是進入真實的世界(夢的不做),對比於自己投射的夢(夢的),但是什麼是「真實」的定義?如果按佛陀所說,我們這個世界是個幻相,那麼所有的世界也都是幻相。夢的不做,我的定義是:幻相的不做。可能沒辦法百分百不做,即便報身界都是一種聚合顯現,所以是幻相的「盡量」不做、「盡可能」不做,然後看看會有什麼顯現。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3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所謂的 instant presence,是否是指出體時所處的狀態?

文章SW » 2012-03-13, 16:50

所謂的 instant presence,是否是指出體時所處的狀態?

YL:我反覆讀妳披的這一篇文,還是有點不太明瞭,不曉得可否再跟妳請教一下呢?所謂的 instant presence,是否是指出體時所處的狀態?
我最近的一次出體,最後是在一個廣大明亮的地方練習阿字,那個狀態是否就是instant presence?
以我現有的出體經驗,我發現夜修法中阿字觀想法是很有用的。這一陣子不曉得為什麼睡前我要練習觀阿字,我試過好幾次影像都顯現不出來(可能是有時睡前思續太雜,心無法靜下來),但我還是繼續想著”阿”字。但,只要一我一出體,我就會自動的去練習阿字。
另,何謂法界出體的經驗?還是有點不明瞭……


SW:依每個人的體質或業力因緣,初期出體模式各有不同。我跟 Chuck 是從直接出體開始,通常第一場景就是睡時的自己房間;Joyce 和 Yrleu 則幾乎是夢中出體,在夢中活動一陣子後發現是夢,再換景出來;Sherry、和 Florence 還有 YL 都是屬於所謂敏感體質,他們常常半夜發現自己飄在天花板上,或環境黑濛濛的,好像跟鬼比較像,尤其 YL 到現在一直沒看到手或身體,也說出體沒有影像。

但就夢的明性而言,明性的顯現就是夢影像也就是夢場景,因此好像比較多夢的、或夢中場景豐富的人,明性也較高;是否睡覺出體後都黑壓壓的人,空性比較多,這我就不知道了。但據南開師所解釋,明性也就是顯現的那一面,是故一開始夢修就沒有顯現,有可能是因為能量不足以看見的問題。

出體是否就是 instant presence?Presence 到 instant presence 我已經說明過了,presence 可以類同於做夢注意力,做夢注意力只是第二注意力的前身,如同 presence 是 instant presence 的前身一樣。Instant presence 的狀態已經是本覺(rigpa),是超越主客二元的覺察本身,如果我們還有景在外、我在這的感覺,就還不是 instant presence,至於第二注意力的定義,則要去查唐望所說。基本上大圓滿教法跟托爾特克傳承教法是屬於兩種認知與描述體系,沒有辦法一對一地完全相應,任何用詞都需要放在其個別理論涵構內去檢驗,我也沒辦法說兩者絕對是相同的,只是方便我們自己理解。

法界出體我們暫時略過不談。以下提供一則早期資深佛友評我出體夢的內容:

No. 237 2006/12/19 (二) 08:56AM (recorded 10'01")
我在一個夢裡,走上樓梯,非常侷促,有點不太確定,但往外一飛、往牆一掄,我就出來了。……(略)那就往前飛,都是這些醜房子也沒什麼意思,便繼續唸咒。我飄忽的了一下子,因為又變黑了,不知道是我眼睛閉起來才變黑,所以那時候就看我的手,然後唸咒。那手慢慢慢慢成形,是我的手,但是,我就是這樣子伸直手跟手掌看,它變成像一朵花形,就是手指頭張開成花形的手勢……(略)


2006/11/29 資深佛友:
雖然由於你業力和基礎的原因,你的覺受還十分有限,但已經有了一個好的開始,相信會越來越好的。

「走上樓梯,非常局促」,是因為你的靈體在通過中脈往上升,你的中脈還不是很通暢;
「往外一飛、往牆一掄」,是因為這是被外力瞬間拉出來的;
「飄忽的了一下子,因為又變黑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眼睛閉起來才變黑」,見到的外景經常變黑或經常是黑的,這是因為能量還不足,而且身體的業障還需要消除,就算眉間輪的現有能量也不足以持續照亮,更不用說看透本質所需要的能量了;
(……略)等你以後有一定基礎了,你會真正成為XXX,而現在,你只算一個天人的境界。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3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進入「作夢狀態」(Dream State)才能真正夢修

文章SW » 2012-03-13, 16:50

進入「作夢狀態」(Dream State)才能真正夢修

唯有進入自主意識的「作夢狀態」,才能真正利用夢中七倍的明性來修行(隨便哪個法門,例如阿字上師瑜伽、修金剛薩埵百字明或其他本尊修法),我們稱這為「夢修」——夢中修的意思。南開師說他的妥噶修法都是夢中修的:

例如我從蔣秋多傑處接獲且卻和妥噶教法,上師說我必須要且卻非常精確的身口意融攝,這樣的情況我才能修妥噶。因此很多年我都沒有修持妥噶。有次我夢到我上師,他問我住在哪裡、修些什麼,我跟他解釋我住在義大利,在大學任教,我修且卻很多年,盡可能融攝於我的生活。他問我妥噶修得如何,我說我沒修,因為我沒有足夠融攝身口意於該狀態,他要我開始修妥噶。

但我要教課,早上有一小時、 還有傍晚可以修而已,我沒有太多時間修,但晚上作夢我記得上師要我修妥噶,我就夢中修,獲得了很多經驗。有時我清晨修妥噶也沒有夢中這樣的經驗,但夢中修幫了很大忙,因為大圓滿教法解釋,如果你在夢中有覺知來修,具有比白天七倍的明性。為什麼?因為我們白天依賴五感官,但在夢中,我們心仍跟感官功能相連,這在《西藏度亡經》(Tibetan Book of the Dead)說夢中是意生身,物質肉身在床上睡覺,物質肉身閉起眼睛就看不到,也不能穿過牆,意生身沒這類問題,因此更能有所發展。

我不是說夢中修妥噶,這只是個例子。利用夢來修行就變得非常重要,我們還可以變得更熟悉中陰狀態。(2011/09/11)


就跟南開師常說的一樣:

「我們處於不淨的二元境相,你要轉化為時輪金剛使用時輪金剛修法,轉化為喜金剛使用喜金剛修法,但不像你需要擁有特定護照,沒人說你不能去,你處於該狀態就已經是了。本尊修法的成就就是處於該狀態。」
「報身指淨相層面,你就知道所有的灌頂都是進入同一個層面。你知道修法的目的和終點為何,你進入報身層面沒人檢查你是透過喜金剛還是勝樂金剛,好像護照一樣。」
「你接受了很多本尊的灌頂,每個本尊都代表獨一的修道,但功能是一樣的,就是報身層面;無論你以時輪金剛還是喜金剛的法門進入報身層面,沒人會問你用何方法進來的、跟你要護照,不會的,你已經證悟了。」


我們這裡還談不上證悟,但進入作夢狀態(Dream State) ,或者唐望巫士的「做夢」(Dreaming),當你能處於這種狀態,誰管你是修「夢瑜伽」進來的,還是修「靈魂出體」進來的。我們所聲稱的在無夢境界中的修持,其實是比較相應於夢瑜伽的「超覺狀態」的前身,就好像唐望巫士所說的第三注意力的前身就是做夢注意力一樣。夢瑜伽是手段,就跟做夢的藝術的關卡是手段一樣,也就是操作手冊。但不是停留在手段,或者停留在關卡,而是最終你化解掉或說脫掉夢的幻象剩下的境界或狀態。基本上我們也不能說是靈魂出體,或夢瑜伽說的夢遊大法,那個也只是在境界間的遊歷,西方人的靈魂出體比較著重在人類物質層面,東方人的夢遊大法比較強調在淨土仙境層面,只是不同顯相境層面的遊歷。

說起我的夢修師承是沒有。我靠宇宙靈氣課程獲得能量,藉賽斯資料夢中意識清明,學習出體名人孟羅換景,效法唐望巫士穿越意識的黑暗海洋。阿字夢瑜伽我沒有成功過,但是跟我初期直接出體的訓練多所雷同,也就是觀察自己入睡。我更沒有夢瑜伽的傳承,倒是中間時期照書有練過一些,不過那是跟唐望巫士「做夢的藝術」關卡混在一起練習,幾乎差不多一樣意思,就是對顯相的不定性以及能量投射的本質有確切的瞭解,之後也就不需要夢的顯相境,可能沒有這些影像還比較能夠專心。

無論如何,就現代人來講,沒有出體或夢中清明的必要能量,談什麼都是一樣沒用。一般人連夢都記不好,原因就是能量不夠,因為有限的能量被工作、交際、享樂、俗事等等所佔據,生活忙碌如何記夢?能記夢的人必定較為清閒,能出體或意識清明者,必定相當宅男宅女,因為才有能量用來夢中恢復意識。夢瑜伽修持前行也有講到些瑜伽姿勢的練習,這也可以相對地增加能量。我們能夠出體也是靠犧牲許多活動省下來的能量,這是不爭的事實。另一點就是淨化,因為我們的業身業障太重,對肉身的執著也變重,這需要淨化我們的身體等等。之前我也不是靠百字明咒淨化,我是靠宇宙靈氣自療。身語意,語 voice 就是能量,平常話多,gossip 不停的人,光講話就把所有能量用光了。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3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上一頁

回到 夢修心得、閱讀札記及翻譯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