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解夢案例

Being-in-Dreaming、The Wheel of Time、The Art of Dreaming 等書札記、摘譯與翻譯;個人夢修心得整理。

【解夢案例21】

文章SW » 2021-07-28, 18:42

2019/9/10 Dream.
夢到法王如意寶坐在一個窗口,慈誠羅珠堪布到法王面前,並帶了一本筆記本供養給法王,我發現我什麼都沒有不知道要供養什麼,我就到法王面前發菩提心供養,法王很高興給我一串美麗綠色的佛珠掛在左手剛好兩圈,然後他開懷的笑,說我們可以和他拍照,我拿到相機在旁邊排隊,很開心我也能有一張這樣的照片。

(釋意)

可能法王如意寶和慈誠羅珠堪布都是他熟悉和有信心的大德,所以以其面目出現。嘉貢仁波切的根本上師之一,白瑪卓德老法王,小時候去過一個幻變出來的宮殿,裡面許多伏藏法本,他就抓了幾本揣在懷裡走了出來,然後宮殿就消失了,回家一看,那幾本都是摩利支天的,所以嘉師所傳摩利支天,緣起特別殊勝,開許念時,加持力也很大,發菩提心供養很好,綠色念珠,成辦一切利生事業之意,念珠也代表策勵精進,很好的夢兆,一起拍照,意思是結下了一起成佛的緣。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7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22】

文章SW » 2021-07-28, 18:43

2019/6/30 Dream.
睡前半夢半醒間我觀想一下蓮師,之後觀想一下金剛薩埵。祂突然動了起來,像個少年,背後是一棟非常高大的紐約大樓,玻璃建築灰色反射一點天空藍。金剛薩埵和建築等高,在建築中上的位置的虛空指了一下,說如果你能看到這裡有什麼,我會再出現教你,說完不見。我在地上什麼都沒看到。下一秒我坐著透明窗的電梯,到達高度往外看,還是沒看到東西。

(釋意)

這個夢的意思可能是:對於直指心性,暫時無法直接認識,但可憑藉理論學習,有個入處。

蓮師和金剛薩埵沒啥區別,等高的樓意味著無論哪層,從理論角度還是可以言詮。簡言之,因指見月。

人與樓同高,然指在中上空處,意味著在佛陀「二轉法輪」到「三轉法輪」的要旨之間,或者瑪哈瑜伽到阿努瑜伽之間,可以得到入手處。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7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23】

文章SW » 2021-07-28, 18:44

(日期不詳)Dream.
夢到某仁波切,正上課中,我跑進課堂跟仁波切說,我有點事遲到了,仁波切說:「以後要把你的每日行程報備給我知道,連喝咖啡的時間也要列出來。」課堂中,看到師父在示範八供擺法,還有「夯」字(入聲)的寫法。

(釋意)

報行程,喝咖啡時間也報,是完全敞開自心的意思,也有自己是自己的證人之意。
「夯」字,白色倒立,在頂輪:這是有機會去學寶瓶氣、拙火之類,或者修寂止,會有幫助。
對哪位具德有信心,本來智慧就會顯現哪位的形象來告知自身情況和解決方案。覺者的報身、化身好像自動程式一樣反應,他們往昔慈悲發願之故,即使無我無人了,但仍然有求必應。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7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24】

文章SW » 2021-07-28, 18:44

2021/02/07 Dream.
跟太太和小孩去公園,大概是大窩口附近,太太說不如去我媽媽那裡,但我說:「我媽媽己經死了,你意思是去那裡?」之後我急尿想去廁所,我去了附近我商場,那麼有茶餐廳,我借茶餐廳的廁所,發覺馬桶顏色是黑色和形狀也比較特別,像是不能用,我去另一個廁所,發現有人在廁所用水桶養蠔,正當我去小便是發現有個女人在那裡,我想我去錯了女廁就出去了。

(釋意)

身體健康的角度中醫查看腎,西醫查看膀胱尿道、驗血之類。可以的話參加放生。四對治力懺悔、觀修金剛薩埵,或者十萬佛號。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7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25】

文章SW » 2021-07-28, 18:45

2021/04/04 Dream.
我和達賴喇嘛在一個街上會合,還有另個人是帶頭的,他暫離去帶回另一群人,我靠近達賴喇嘛,看了他腿上穿的非常長的紅馬靴,因為從剛會合時他騎著帥氣的機車時我就一直覺得很酷,尊者80多歲還像年輕人的活力表現,令人讚嘆。跟尊者聊起了紅馬靴,後來回神了一下處於心性中,夢還在持續,但我覺知仍在夢中,沒多作記憶夢。

2021/04/07 Dream.
昨晚睡前修了阿彌陀佛修法,有一個夢很清晰,但醒來卻忘了,直到傍晚,腦中突然浮現我穿著瑜伽法衣,勾起那時我在夢境裡,我穿著紅色半披肩的法衣,看了看左小臂上掛著垂袖,心裡想,這質料比之前我在薩迦領到那件還要好,不太會髒,而且感覺是絲質,就這樣一直思忖著。

(釋意)

他的夢,可能和觀音化身紅XX明王有關係,有機會可求和修一段時間。夢中無求,那麼醒時也需要無求,人到無求品自高。自己無求,但利生則以眾生求為求,這就考驗發心是真是假了,自己清清靜靜的尚不算太難,難在發心利眾而心不散亂,世人要麼只求自己清靜不願利生,要麼雖然盡力利生但自心難靜。

僧袍本是清淨的象徵,但絲質又是佛或者菩薩才用的,那也許是他有佛慢。也許僅僅是在意這些外在。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7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26】

文章SW » 2021-07-28, 18:45

2021/06/01 11:00AM Dream.
天色微亮,在一個中國式的庭院,視野像是站在三合院的澡間處,但空間是庭園。ㄧ個長的像張忠謀的白髮男子,拿了一個銅器給我,像留聲機的造型,交待我不能展開上面紅銅色葉片,他就走到庭院裡開始表演功夫。但因我好奇,所以玩了手中的器具,但後來葉片打開就關不起來。我心裏很擔心會被這白髮男子罵。

白髮男子表演完回到我後方,但他穿著現代白色運動服,在我後方拿了一台很重的機器,不知道在做什麼。瞬間他大叫,很不舒服,整個人攤倒,看起來像心臟病,我和一個女生趕快扶他,把機器移走後,他有好一點。但他似乎要離開這裡。我們討論著他是心臟還是肝臟的問題。

我跟著這白髮男子沿庭院走到一個廂房,他開門取物,似要離開。跟著他同行的有兩位女子,其中一位坐在庭院的走道上,白髮男與此年輕女子對話,詢問他的病況,此女子似位醫卜之人。

我一見此女,即看到她的前世,臉突然變成似為一位老年懂醫卜之女,我跪下來,叫她老師。她對著我說:修行之人,覺知什麼,不可直接點破,不可去偷看不該看的事、不可背良知之類的話。

(釋意)

這可能說的是她以前遺留問題,彼時不太成熟、好奇心強,頗得喜愛但對自己要求不高、不是很上進。今生需要培養出離心,專注於要點,凡事三思而後動即可。

另外,她和大白傘蓋佛母有一定緣份,在能儘量戒掉嗔心併發菩提心的前提下,每天稍稍堅持念一點大白傘能起到很好的保護自己和親友的作用。

她前生最主要問題是沒有注意保持好和自己師父之間的三昧耶。那麼今生如果不在意依止明師,或者依止卻沒注意彼此三昧耶,那今生結果會不會很理想,也很難說。

前生好奇心強,缺少上進心、出離心,那些都是小問題。今生自己看看習氣裡是否有,無則加勉,有則改之。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7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27】

文章SW » 2021-07-28, 18:46

2020/06/27 10:01AM Dream.
參加一個活動,宗薩仁波切不知何故生氣,就把手上一疊資料扔到馬路上。我問他:「要不要我幫你拿回來?」他說好。我就過馬路去拿,回來後在小桌照編號排,後來有一女過來幫我排。我該走了,已經耽誤很久了,廁所有人,我便等他出來再進去。蹲式馬桶,我上小號,不知為何很多亂七八糟,沖了一次還沖不掉,再沖的時候就變成很多像木瓜的頭。好像下面好多人,還有一隻手把一個像人體工學木偶的人形的丟給我,像是小木瓜串起來的,我就放桌上。有人進來要上廁所,我說:「等一下。」我還是把它丟回去,再沖。我出來時,馬桶底下的聲音還一直在喊我的名字,我不知道下一位怎麼樣,可能就繼續上,繼續沖吧。後來我出來,同學騎摩托車載我走,有點冷,就穿上外套。

2020/06/27 10:03AM Dream.
(前略)我坐上車離開,不知為何又回來。碰到朱師兄我跟他講前面的事。朱師兄叫我唸摩利支天,我說前陣子有唸過十萬,他叫我每天唸。他剛好有個米袋大的塑膠袋,他說已經碰到我的積水,就用那有個吸嘴的塑膠袋吸出來,整個袋子拿去倒。後來進來一個大圓滿同修會長得很奇怪的外國女的,她懷孕嗎?額頭很凸。她不小心碰到我,我覺得她也是什麼妖怪。後來她在房裡開諮詢,朱師兄要我去諮詢一下,我不想,因為我覺得她也不是什麼正類。

2020/06/27 10:15AM Dream.
還是在前夢奇怪的活動地點,我有好多水果放在一個紙箱子。因為(前面木瓜)有問題不是嗎?所以我就送給朱師兄。好像他們也是說有問題,所以趕快用膠帶封起來。我不敢拿。

2020/06/27 11:27AM Dream.
還是在那個活動地點,宗薩師也堵在那排隊出去,他說幹嘛急於一時什麼的。這段忘記了。後來,凱師兄跟我說春師兄負責掃女生廁所。我說:「為什麼他要去掃女生廁所?」因為女生廁所發生狀況吧,昨天晚上爆炸,好像是我之後人繼續用就爆炸了。我經過的時候,他們在裡面洗。(後略)

(釋意)

從某個角度來說,夢者對環境污染、自他業障很敏感,所以能清晰夢到相關的顯現,但因為執其實有、保留在二元對立的緊張狀態,所以沖洗不掉、其他很多人也是如此,所以會積累到爆炸。

夢中宗薩師顯示不高興、扔資料,這是說講了也白講,因為大家不從自心追究、不從習慣上去修。夢者去撿回並排序,這是很好的,說明你知道其價值,也在替大家挽回緣起。

但自己為何沖不掉,此外還有串起來木瓜人形等等,除了執實以外,也有“我在幫師父們,我在幫同學們”這種心態,事實上,只要出自“我”,就會有侷限,所以說這些都是師父慈悲、同學們的恩德,我們這才有了解脫、證悟、利生的機會,而實際“我”是找不到的,“心”也找不到。

串起來的木瓜人形,本質上是寂靜、喜樂、忿怒的壇城,但認識不到時,就成了具足五毒、各種業障習氣的人身。事實上,轉化或者自解脫就好,當作要扔掉、沖掉的,那麼迅速成佛的機會也就難有了。

其實,夢中積水、疑似懷孕女,那些都是意味著沒有佛陀二轉法輪(空性)的基礎直接修三轉法輪(光明)時,容易出現的過患。

水果是各種功德、資糧的化現,由於擔心污染,夢者甚至可以不要……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7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28】

文章SW » 2021-07-28, 18:47

2019/01/30 Lucid dream.
我夢到某 H 姓仁波切,他拿給我一個很大的蚌殼要我吃,蚌很大但裡面都是冰塊,肉有但很小乾扁扁的肉。我有點懷疑,看了仁波切一眼,他眼神堅定,我知道不應該懷疑且大小,美醜沒什麼意義,想完我就吃了。

走到一個石室裡,有一尊佛像的頭,我對祂膜拜,每拜一次他就變形,拜的時候身體有出體感覺我知道是清明夢,我隨時可以跳窗或換景,但我不想中斷拜佛。佛像出現了天王,夜叉,餓鬼,男和女的頭,餓鬼夜叉都還好,最可怕的反而是最後的女人頭。我拜完離開有兩個人要來找我說話,我知道和他們一聊會陷入夢裡,我想找一張床躺下然後醒來,最後在隱蔽的房間我躺下就醒了。

(釋意)

這意思是說他不適合追隨 H,或者對黃的引導過於關注。黃自然是有自己的修證和智慧,但殼很大肉很小且冰。石室裡有佛頭,意思是黃見地還好,但修、行、果這些並未到位。

至於後面那些眾生等顯現,其實和夢者吃蚌冰肉和拜佛頭有關係,但他自己不覺得。

解釋就這些。夢者人比較單純,所以夢中是有覺知的,能下意識感覺不好,但自己也有迷糊和執著。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7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29】

文章SW » 2021-07-28, 18:48

2018/9/3 04:30AM Dreams.
(白天跟母親參加某中部佛寺「中元盂蘭盆法會」,並寫了張超渡冤親債主的牌位)
1. 我跟母親坐在一輛汽車上面,司機開車很老練,在大街上左閃右閃,開到一空曠處,就直衝上天了(相當有臨場感的一衝,直接45度仰角飛出去),天空是明亮的,有許多白雲。飛了一陣,我轉頭對母親說,我在夢中飛就是跟這一樣的感覺。

2. 有一位似乎是我,卻又不是我的人,在夢裡幻化出一輛銀色的,像是火車的車體車廂,車體很長他說他有邀請幾位跟我有「宿怨」人來。首先來了一個女人,她似乎有超能力,一進來車廂,她就被某種車廂內的裝置困住了。"主持人"跟她說了一些話,就放了她,讓她去後面開闊處休息了。接著又來了一些人,中間略記不得...。最後我在等現實生活中的朋友W(已沒聯絡),但一直遲遲看不到他,最後夢醒。

(釋意)

夢者自我保護意識很強,而且他既有好的發心,但是又有點擔心這些冤親債主或者其他人的冤親債主,會撞到他、影響到他。所以最一開始,這個車在路上靈活地左右躲閃,然後直接45度角衝上天,這都是快速地避免一些牽連和障礙的想法和習慣,所以很多東西他像蜻蜓點水地這樣的性格。

第二個夢就更明顯了。按理說,真正地要幫助到冤親債主的話,要把他們像親人一樣對待。有仇報仇,有冤報冤,沒有一進車就被控制起來了,這說明他自我保護的意識太強了。後來他現實當中一直沒有聯繫的這個朋友,其實代表一部分的冤親債主。因為他這樣自我保護的話,有些冤親債主感知到之後就暫時地遠離,所以他見不到。

所以真正地要想幫助到冤親債主的話,是要放鬆的,而且也要知道自己其實不是真實存在的,這樣的話就不要緊,夢裡死人從來不會真的死。

所以像他這樣的話,其實應該去修施身法,真正地把自己觀想成冤親債主喜歡的東西,或者去修替身「朵瑪」(藏語,意譯食子,一種供品),把自己真正地供出去。替身朵瑪也有做的方法,也有比較簡單的,比如說理髮的話,一根頭髮就可以觀想成一個自己,這也是很方便的。

第二個夢明顯的就是:所有的事情在我的掌控之中,不讓任何意外發生,主要讓他們都翻不起浪。其實他有一種這樣的緊張在的,所以要盡量地放鬆,這樣就好了。夢到的火車其實是挺好的,就是說他也發心利益一切的眾生。但是他對自我的保護太強的話,上車的人就會少。所以很重要的是體會到自己跟一切眾生,其實是一個本性幻化出來的,是自己把這個習慣性的輪迴模式,也就是能緣和所緣、能見所見、能感所感、能知所知,把這一切的能、所分開了;分開了之後顯現出來的愛憎親疏。

所以像中陰教法也好,超度也好,這些都是讓自己和他人,回到這個一體、這個本質的一個狀態。其實本質是這一個,它可能會有往生淨土的形式,但實際上是回到能所沒有分開的這種。因為中陰狀況下見到的,臨終見到的這些好的與不好的景象和感受,其實都是能所分開的,按習氣來說的話是能所分開之後見到的,所以這個時候修上師瑜伽或者和阿彌陀佛相合,其實就是能所合一了,所以當下就解脫了。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7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30】

文章SW » 2021-07-28, 18:48

2018/09/13 Dream.
我在乘坐一台手推車,四隻黑色土狗跟著我。其中一隻是領頭,比較壯比較乾淨,毛不散亂;其它三隻,一隻在我身後,兩隻在我左右,他們身上的毛還有光禿的部份,像是打鬥過的痕跡。其中一隻似在提醒我什麼,扯咬了我衣袖一下。
(後記:這已是我第三次夢到這群狗,一次是去年底,一次是今年初)

(釋意)

第一夢,黑狗代表瑪哈嘎拉和他的不同化身(出世間的,世間的,都有;有時化身顯示為其眷眾)。毛有禿的部分,顯示打鬥過。護法保護了他,但他沒有意識到,也沒有特別酬謝供養瑪哈嘎拉及眷屬。

抽了一下衣袖是提醒他近期一個計畫應該弄清楚想清楚再考慮做不做,或者一次出遠門的安排應延期或者取消。
瑪哈嘎拉可能和他有宿世因緣,最近一年的一些事都有得到瑪哈嘎拉及眷屬幫忙。護法職能主要分三類:傳訊、做事、護衛,第一夢至少顯示了幫他做了護衛和傳訊。

2018/09/12 Dream.(最近在聽慈誠羅珠堪布的音頻)
我夢到我在堪布面前學上師心滴,有一種得到的感覺,得到的感覺像是有一層無形的空氣膜在全身,醒來後還留一點點。
(白天聽堪布開示,好像聽到上師心滴這名字,覺得很珍貴應該是成就者的修行經驗,發願以後要學。)

(釋意)

第二夢,這是得到此法加持之相,但只在表面沒有滲透和融合,意味著要深入的話還需要他自己多積累因緣、付出時間精力和努力才行。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7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上一頁

回到 夢修心得、閱讀札記及翻譯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