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解夢案例

Being-in-Dreaming、The Wheel of Time、The Art of Dreaming 等書札記、摘譯與翻譯;個人夢修心得整理。

【解夢案例11】

文章SW » 2021-05-30, 14:52

2021/02/13(初二)07:30-08:30AM Dream.
(前夢:遇到靈氣W老師還有另一位女的,很親切說些什麼,做些什麼。一開始有記得後來就忘了……)

遇到SW跟她説剛才遇到W老師的夢。SW的辦公室很大,東西有牆,南北沒有,我是站在南邊看,她獨自坐在西邊最後面,像是老闆。但是右邊也有一位約莫60多歲男的老闆坐在高一些的位置,老闆旁邊有兩三人,中間座位比較低大概有十幾二十人。
我說完,SW就消失了,我想去廁所,廁所在老闆位置的旁邊,有好多間廁所,感覺像是戶外流動廁所,我上了廁所,拿了白色香皂洗手,洗後沒有地方可以放回去,就用一小塊紙板包著,放在路中間,想等下會經過再拿回去(後來我看見有位女的拿走,覺得她是拿回去放)

那老闆跟我説話,好像變成一位校長,帶著的十幾二十人變成高年級的小學生。旁邊有人説:校長老闆賺了錢還不是全部捐家扶……

我心想剛才用了校長老闆的場地(可能是上廁所)拿出錢包要給錢想支持他。有七張一千。老闆不收我錢,説要請我去帶領小孩子表演之類的。我説應該可以陪他們練習吧,心想一碼歸一碼,還是要拿給他。

這時來了四個香港人,打扮時髦兩女兩男説要租場地,他們説廣東話,我也可以回應。她們看著遠方小朋友跳舞,問還有多久有場地可以用,校長老闆説快了。我説大概十分鐘吧,一個女的拿出港幣,但老闆沒港幣找,我説我的錢包有港幣,可以找零,打開果然有。漸漸醒來。

(釋意)

1. 東西有擋、南北沒有擋:一般就是說通風性太好,但南北通風比東西通風要好一點,好一些。像這種直接通風的,風水來說是財來財去,但是從一般的角度來說,就是好的壞的都來得很直接。

2. 老闆:我感覺那個老闆可能是SW的上師,位置坐得比SW高一些,下面還有十幾個人。

3. 剩下那些主要是夢者自己和該上師之間的關係變化。如果是該上師做的一些佛事,夢者有參與的話,有的在夢中顯現的就是幫助自己,夢者出錢就是幫助自己消一些問題和障礙。從這點看,該上師的一些事業,夢者能夠發心參與的話,對她是有好處的。包括上廁所、洗手,這些也都是消業的相。

4. 肥皂沒地方放:其實本來是好事,但夢者不夠果斷。如果換了我夢到,可能直接就把香皂拿走了,這是隨緣的事情,對吧?香皂本身又不是很值錢,但是在這裡它是幫忙。
這意思就是,夢者參與該上師的這些佛事幫忙化解,都是臨時性的、一次性的,但實際上,如果這個香皂拿回去了,也就是這邊這些化解也好、某些化解也好,夢者能夠一直參加下去,這樣對夢者更有幫助。

5. 香港四男女等:這也是說,如果夢者對該上師這邊有發心,去從事一些具體的事情的話,在夢者力所能及的範圍內,這樣是很好的。而且夢者的付出也不多,主要是一些零錢。

.................................
Feedback:
夢的前面我在夢裡只是路人,看見你們的位置關係圖,後面的夢意識轉變,比較像是我現實生活的拼湊。最後香港人的部份,當天晚上我家其他朋友來帶了刮刮樂,最後我加碼,中了獎都給她。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12】

文章SW » 2021-05-30, 14:53

2021/02/14(初三)Dream.
參加一場活動,找到一個最旁邊,原來很滿意的洗澡間(狀似帳篷),卻發現另一邊完全敞開無遮蔽,難掩失望;在迷宮般的石牆間穿梭找尋更好的沐浴處......大家要回程了,我沒有便車搭,只好和伴侶牽著手,排隊等接駁車...(箇中似有深意 )

(釋意)

洗澡间本身是清净业障的这样的一个途径。但是他梦中追求有遮掩的,说明并没有真正觉性赤裸这样业障从根自解脱的见解或习惯。

便车是自己独特的方便,驳车是大众的方便。看来他修法求证悟,不是很独立和自觉上进,而是期待有个环境和氛围能带动他。也包括和伴侶一起。期望通过这种方式。

其实,火风水三种净化方式,都可以的。但他一直依赖水来沐浴,说明显宗和外部密续的习惯有一点重。真正大圆满见和大圆满的自解脱道,还没占主导作用。所以,保持觉知,实事求是看清自己,根据具体情况来行事,很重要。

要找到自己真正的信心基础。有问题就纠正,脆弱就加强,有局限就逐步突破局限。本立则道生。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13】

文章SW » 2021-05-30, 14:54

2021/02/15(初四)Dreams.
1) 一直在尋我的家,看了很多地方。(前面內容很長,忘了。)經過一個家,日式建築物二層樓大宅院,很古老房子,有大庭園,院內有很多高的松樹,擋住外人的眼光,感覺門禁森嚴,深深幾許,感覺獨立於一個地方。看了一看不適合我,再去其他地方找我的家。

又來到一個地方,路途很遠。途中經歷有山有水有海,夢中的海和山,看起來都很遠,但一旦仔細看就會到達眼前。經過迂迴的山路,到達終點。站在樹上(很奇怪,是用站的,沒有爬樹),站在高的樹上,可以360度看四周的風景,有山有海吹風,一切是那麼的好又漂亮。可是心裡想:經過那麼多地方、波折,看了幾間房子,遠比不上我自己已經擁有的房子,花了這麼多的時間找有點浪費時間。

2)幾個人在討論夢。夢中対話有點忘了,只記得資深佛友師兄説:「夢只對自己有意義,很抱歉,我沒辦法幫你解夢。」説完濃濃沈香味(極品,味道和自己家裡沈香同一個味道)就走了。這時鬧鐘嚮了,把夢的內容打散了、忘了。

(釋意)

水很深的企业,他暂时不想去。比他原来公司差的,不想去。但是站在树上呢,说明他是有点居高临下的眼光。这和身在其中,体会不会一样的。

如果因为生活的关系,他早晚要找工作,那不管什么样的企业就还是要选择一个进去,实际体会一下才好。如果不适合就再换一家体会;如果适合,有试着做下去。最害怕的是离职待业的时候,眼界太高,最后就感到没有一家企业适合自己的,但自己待业时间长了对将来找工作也是有影响的。

工作确实不能随便找,但是现在疫情经济不景气,如果自己还是重要的经济支柱,那,就还是应该尽量现实考虑。
梦中说我解不了这个梦,这个其实是说:他自己怎么思考、怎么决定,才是重点。
..............................

註:夢者最近找到非常高樓層的公司上班,居高臨下的,風景很好。跟夢到在樹上的情況有點類似。(2021/04/04)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14】

文章SW » 2021-05-30, 14:55

2021/02/16 09:00AM Dream.
睡著後就夢到自己去住旅館,不知道為何,某仁波切來到我們住的地方,我們好像在幫忙照顧仁波切起居,但他似乎發現我們什麼都沒有,特地派人送好喝的食物和東西來,在陽光曬進窗邊,我看了送進來的兩壺飲料,選了其中一壺,有喝了一口像葡萄酒的飲料,超好喝。

另外,有個玻璃裝了像是孩子在玩的肥皂海棉,但我研究很久,還是看不懂。

後來,我們像是要送他去做飛機,但我的家人和朋友似乎先離開,在一個山邊,我還能見到他爸把車停在山路旁,山邊有綠綠的樹,但我的孩子還跟我留在旅館,我請孩子打給他爸,他爸打電話問孩子說媽媽還好嗎?

我好像不太好,我的孩子像是會做靈療,他叫我把額頭靠近他的心臟,我感受到他心臟一直有熱熱的氣往我額頭做急救,身體不舒服服....後面睡著了。

(釋意)

饮料是给她的,肥皂海绵是给小孩的。梦里她觉得丈夫不给力,需要时不在身边,也赶不过来,还不如孩子用心给她支持。还是放下对他人的期望,自立自强为本。期望大,失望大,八风令人脆弱。

孩子虽然是来报恩,但让孩子这么付出,也不是太好。本来该父母用心付出帮助孩子的,所以,把自己做好,孩子也就自然无需这样大付出。

葡萄酒含义很多:外层是不要这么计较;内层是菩提心;密层是红菩提,血足则乐,也可以说是宝瓶气、拙火之类。哪怕基督教来说,葡萄酒也代表宽恕了饮者的罪。换句话来说,真正放下,不仅仅放生了他人,更是放生了自己,世事如梦,争来争去的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15】

文章SW » 2021-05-30, 14:56

2021/03/06 7:00AM Dream.
睡前看《無言的智慧》。
很多喇嘛,好像要辦一場法會,SW帶我到舞台左側,有一段時間大家要靜默冥想,我也閉上眼,忽然有兩個小孩跑上舞台左側去撥弄道具。我睜開眼,想說不要管他們,但是又怕他們影響法會,就過去趕他們,他們忽然長大變成兩三位國中生,說要找SW,我聽見他們跟SW說他們日語比賽第一。我忽然想那我教的孩子那班英文比賽如何呢?他們説YT那班第一,我心想就是我們班啊,很開心。轉頭看到有喇嘛有一些中學生,漸漸醒來。

2021/3/18 Dream.
我和 J 在看片,還有表弟妹們,二舅找幾個喇嘛來幫大家灌頂,我因為知道怎麼回事,很順從,其他人很猶豫。有兩張桌子,一個是他們佈置的,上面有佛像,另一張桌子好像是本來就有一些,灌頂後我自動走去一桌頂禮,喇嘛過來把我的頭轉向一桌,意思是説就做你平日的就好,不用刻意。大家陸續被灌頂。我想能在夢中被灌頂真是殊勝,一直注意他們的動向,他們收拾法器什麼的就要走了。我自己忽然來到戶外,有一棵開滿橘色花的樹好幾公尺高,我想是因為灌頂後才能看到如此鮮豔的花嗎?想拍照,拍不全。

(釋意)

第一个梦,梦到的LAMA可能实际上不是真正LAMA,因为他认衣服,所以显现为LAMA。那两个小孩其实是佛法的加持,故意捣乱的,但也顺着他说,以便让他分心。

第二个梦,「我自己忽然來到戶外,有一棵開滿橘色花的樹好幾公尺高」——外显的加持效果主要是增和怀,但也可能是学识上的,主要取决于他己关注的方面。

他第一个梦梦到SW,是因为SW总是引领他修行,介绍因缘。后来说要找SW,「我聽見他們跟SW說他們日語比賽第一」——两个护法在拉他回来的时候提到SW,因为SW现在真正主修正法,而不是新时代领修或者附佛外道。

日語比賽第一,说的是日本(夢中代表西藏),是说此道友已经对路;YT那班第一,这是一种鼓励,也说明他梦中体现的问题不大,稍微仔细一点就可以了。

03/18这段有一定价值。是说他可以通过从外部得到灌顶之类的方式得到加持和帮助。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16】

文章SW » 2021-05-30, 14:57

2017/12/29 Dreams.
(凌晨12:00-01:00在網上領受南開師的阿底上師瑜伽傳承。)
入睡後有兩個夢:

(1)在一小山頭,下為山谷,我與兩人在山頂觀看風景。山谷中有水淹沒上來到半山腰,有些要跟著上山的人卻不見了,可能被淹到水中去。我靠近崖邊往下看,一片水煙碧波萬頃之景,美不勝收,卻有懼高感。旁邊二人說:「哎呀!這樣待會如何下去?」我說:「再晚點水就退潮,自然可下去。」一副識途老馬的模樣。

(2)在一望萬際的翠綠草原中,天空有一圓盤狀的厚積雲,泛著虹彩。我覺得可能是飛碟偽裝,然後雲就逐漸升高飄走了,我便醒了,正好天亮。

2018/01/02 Dream.
天亮時的夢 我穿著大三法服,等待參加某親戚的告別式法會(同一天是叔公的三七),似乎還看到臉曬得很黑的三叔公,其他人則不認識。我後來穿著法服去拿東西,覺得法服的披衣很重又很厚,遂取下來看。發現批衣似有內袋,拉開內袋拉鏈一看,裡面有一塊大禮拜專用的毯子,還有一疊像是載明修法內容的像風馬旗的物事:第一張像是有某度母的密續或相關資料的文字,還有一個大大的「DAM」字。夢醒。

(釋意)

2017的梦:
第一段说的是以往乃至现在都很幸运,但谁能说得准之后水会直接退下,还是水漫过小山呢?
第二段意思是和殊胜的上师、殊胜的法有缘,但能否抓住,还是仅仅是欣赏了一会儿,还取决于自己。从梦中没有抓住,也没有融入自身自心来看,此师兄需要真正警觉和努力,这样因缘才容易真正成熟。

2018的梦:
脸晒得很黑,看来还需要继续为三叔公多做功德,何时白净透明放毫光了,或许代表业清净了很多。
「我後來穿著法服去拿東西,覺得法服的披衣很重又很厚」,这两句说明他比较注重仪式感,但实际上内心的概念分别执著方面,没有追求突破。

接下来几句说的是,大礼拜和做风马,有利于他真正做好准备。最后说明有缘的本尊是某度母。在不确定所依止师、所学法是否清净前,甚至在确定根本上师前,一切交给某度母,皈依供养顶礼祈祷某度母,对某度母求善愿。

(註:事關修法,「某」度母以某字代替。)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17】

文章SW » 2021-05-30, 14:58

(1) 2017年初清明夢(入睡前,「初次」念誦蓮師心咒數十遍。)

我被一人領著來到某座不高的山丘上,同行的還有四、五個人。山頂光禿,有一圓形像蒙古包般的白色建築物。我站在建築物外,正要跟眾人進入建築物,忽然知道我在做夢,興奮之餘,立刻往天上飛去,心裡想到SW老師曾提過「夢的無偽裝地帶」,立刻快速的圍繞著山頭飛一圈,想觀察這場夢境的邊緣。

舉目四望,山的外圍皆是茂密的叢林,看不到盡頭。心想不知這算不算是夢的無偽裝地帶?於是我飛回地面,進入建築物,建築物內是一大堆白色迴廊,有很多條路不知會通往哪裡。領著我的那個人也消失不見,我試著在迴廊內飄浮著四處晃蕩觀察。
接著有段時間昏沉沒印象了,後來又轉清明,夢持續著 有位夥伴不見了,似乎大家要去找他。眾人找了很久都找不著,於是我試著發揮夢的「超能力」。我觀想著我提升至很快的速度,頓時,畫面及我的動作像快轉了好幾倍,我在一瞬間像閃電俠般找遍了整棟建築物,但最後還是找不到此人。

接著,我知道我可以開啟一種「全知模式」,彷彿一個開關按下去,下一秒,畫面一陣混亂。一瞬間,我出現在這人的身後,此人位在山腳下密密麻麻的人群中 我從後拍一下他的肩膀,說:「找到你了!」 同時間,我也醒來了。

〔事後的回想及檢討:全程我幾乎知道自己在作夢,唯獨在建築物內的部分時間,有些迷亂失去清明。而這次的清明夢,我的感覺也許是蓮師心咒有加持的緣故,但之後再念蓮師心咒入睡,就沒這般相似的經驗了。夢中的我,比平時的我,聰明很多倍,反應也很靈敏,不像是平時的我。〕

(2) 2018年初出體夢(入睡前第一次唸瑪哈嘎啦心咒1080遍)

睡到一半,突有種清晰感,身體睡著,但意識還算清楚。立刻從身體中扯出來,掙扎了一會,終於脫離身體。立刻往屋外衝,有一道鐵欄杆,我直接穿透鐵欄杆 從欄杆外看出去,看到自己是位在很高的山上 而不是自己的房間。山下是一片綠油油的大地,似乎有一些房子在下面,房子是紅屋頂的那種。我一躍而起,飛了起來,感到很奔放很自由。我立刻往天上衝,想飛到地球之外。很快的,我來到地球邊緣,但忽然想起 我很可能會被拉回身體(之前的經驗),於是改往水平線飛。

想去探索這個夢境世界,舉目望去,雖然是夜晚,但山川大地隱隱發出藍紫色的微光。忽然看見有兩人也在前方飛 我飛到他們旁邊,觀察他們,她們是兩個小孩子,一個穿紅袍,一個穿藍袍,都戴著巫師帽,很可愛的模樣。他們一人各坐在一張雪撬椅上,一人牽著一尾大鯨魚在前方飛。他們看見我,接著互相看了一眼,不知講什麼語言, 我很驚訝的問他們:「你們看得見我?」他們似乎回了什麼話,但我聽不懂。

接著我繼續往前飛,飛著飛著 看到一片黝黑的大地上,有一個區域竟然有一道白光,像探照燈似的從天空打下來,形成一個圓形的地區。我飛到那個白光區域內,這時我也感到自己飛不高了,也許是能量快用光,意識到可能快回到身體了 我慢慢降下,最後改成用走的前進,看到一堵牆,牆上似有缺口,我打算跳過那堵牆,結果就醒了。

(釋意)

他這兩個夢共同點都在第一次唸,之後沒發生類似或很難發生類似夢,是因為我們習慣執著於過去,當執著生起反而本有的潛能受到抑制。

(1)第一夢他之前得到一些加持,喚起一定潛能,所以會夢到,但有得有失。

得到的是一種自信:我潛能無限,衹要能量充足,就可以做到各種不可思議。

失去的是:不受各種外內密打擾地,如其所是地瞭解自己的機會。(外部打擾比如聲響喚醒或者沒睡好;內部打擾比如身體不舒服或者情緒起伏;密的打擾就是先入為主的各種知識常識觀念和習慣。)他沒把握好,而受到自己製造的密的打擾。
其實,潛能是在如實了知自己之後,再激發,才不會設限或者偏頗。如果你一下子成為超人,但你的心沒跟上,會發生什麼結果?

第一個夢其實很可能本來是要告訴他以往的因緣,但是被他再三硬生生岔開、打斷了……只好以後再看機會。

(2)第二夢那堵牆其實是不知道夢中所見是自己的心能所分開後,所顯現出來的。 這就像一個幻術師,製造出一個高冷美女,然後被自己製造出的美女所吸引迷惑了,於是花了全身解術去追求,最後能量耗盡、美女也消失了,而幻術師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

夢中能飛,不算自由。能突破已知,算是有點自由了。能突破能、所分開的境界,這是真正的自由。

紅藍那段可能是說他有一定外道因緣,但另一層是說陰性陽性能量是分開的,而他應該試圖融合為一。

進入了黑地中白光投射區域,這說明瑪哈嘎拉修法能幫助他從無明中走出來,乃至今後命運也是從黑暗走到光明。緣起很好,能夠堅信和堅持,解脫在望。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18】

文章SW » 2021-05-30, 14:59

2020/08/03 Dream.
我看到三位祖師,其中一位看起來沒有打坐只在研讀經論,卻是其他兩位公認實證最高的,當其他兩位心中有疑惑,那位就會出現解惑。他們在一島上建立座寺院叫華藏堂,說完我和媽媽就到了島上,寺院很像桑耶寺,走廊上都是一個一個的佛堂,供不同主尊,我聽到有個小孩和媽媽在對話,說那位紫藍色的天子是某某某菩薩,我繼續走看到一間店放著觀音菩薩的供香座,各種顏色和寶石做成,有佛手有葉子的造型。

(釋意)

三位祖師:說的是解行合一,方能究竟。體現了夢者在找一條能令自己安心和明白的路,也說明了其信心來源。

同時夢者有一種真正的高人以是否明白為標準,越明白越高。他們在島上建寺。島周圍是很多的水,水容易變化,但島不容易變化,水柔韌,島剛強。

很像桑耶寺:走廊上一個個佛堂,供著不同主尊。這再次象徵了壇城。

夢者和媽媽也好,那個小孩和媽媽也好,分別代表了具體的覺知力和覺性。紫藍色天子是某某菩薩,可能指的是蓮花XXX,他的種子字和心壇城就是紫羅蘭顏色的。

桑耶寺是藏地第一所寺廟,而且是梵藏漢三種風格合一的。那三位建了第一座寺廟,說明島和華藏堂寺,就在核心可找到。什麼是核心呢?明覺,本心。途徑呢?蓮師,寧瑪,蓮花XXX。

那麼蓮花XXX的法傳承的人很少,如何得法呢?或者有無可代替之法呢?虔誠供養大悲觀世音菩薩是答案。

還有一點,對夢者來說,智悲力三者都不可少、一體的,但其重點是智慧。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19】

文章SW » 2021-05-30, 14:59

2020/10/09 Dream.
今早夢見南開師跟他女兒、孫子一起,大意是我們去了噶陀喇嘛們讀書的地方,走到了最上層(4樓)上師說了一些話,然後躺在我的旁邊,過了一會他說去草地上滾一滾。旁邊有一個女的是位老師,在準備上課的資料筆記,不准給旁人看,但她給我看了封面,4個字(不太記得)。
(因為是第一次做這麼長的夢跟上師,所以覺得很神奇。)

(釋意)

這個意思是,他可以主要修南開師主要傳的。但是呢,也可以在噶陀那邊,看看那邊的堪布,系統地跟著學一下噶陀這個系列的理論。

然後「到了最上層」,其實說的是心意層面,這個理論最高的地方,理論就學到這個地方,他會受益的。南師就睡在他身旁,這個意思是:這個時候離這個真相,就只有一步之遙。

「去草地上打滾」,意思是等他見到真相了,然後他再到生活當中,到一些最低的地方,一些普通的生活當中、娛樂當中,他真正地去磨歷和放鬆,學會真正的融攝。噶陀應該也有佛學院吧,反正噶陀是很大的寺,裡面應該是有堪布的。

就是說他還是在修的方面要簡單、直接,但是理論方面他多學一些,對他有幫助。這可能是跟他的根器和習慣有關係。有的人是要配合理論,心意層面學得比較高了的話,才容易理解最簡單、最單純的法。主要就這些內容。

夢裡面他一直是和南師在一起的話,那就是說,南師的這個傳承和心髓,南師的竅訣、引導,還有南師的加持,這個是他最關鍵的地方。其次才是藉助一下柺杖,藉助一下心意頭腦的理論的學習。

那麼這裡也有一些信息不夠充分的地方。比如說南師的女兒、孫子,到底指的是誰?指的是哪些人?那他可以進一步去修法、求夢來明確。還有那四個字,夢中那位女老師有四個字不讓其他人知道,但他想不起來了,這就意味著這個問題不是由其他人弄明白來回答他了,應該是他自己能夠想起來,他自己知道這個是重要的。他想要知道的話,就繼續求夢,繼續祈禱、修法。

.......................

Feedback:
了解!還是要自己解。不過聽他說完我真的想起了那4個字,好妙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20】

文章SW » 2021-05-30, 15:00

2019/10/02 Dream.
有一個黑人是前NBA明星球員,非常高大魁武,退休後長期供養亞青寺。他帶我來到亞青寺,許多在家居士排隊要解惑,最後到我時法師叫我圓淵,我看到普扎上師年輕的樣子坐在中間,其他三位有兩位在家瑜伽士。

每個來之前會掛脖個小金片、一條小蟲子放在一起養一段時間,蟲會吃金片。普扎上師看到我的蟲長的比別人大好像是好事,但金片給右邊的法師一摸,他說很不好。我在想是不是我會有意外或早死,但他們沒有說。左邊的居士說還好圓淵善於收斂心神,應該問題不大。

最後大家去用齋,普扎上師好像怕我驚恐要我陪他走一段路,但我的鞋子放在前門,我就和法師說我到前門去拿。穿過佛堂後是個醫院,中庭有個觀世音菩薩像,病人自發的組織禮拜,卻被醫院警告影響秩序。

(釋意)

金片是福德,蟲子是欲望,普扎師自解脫道,右邊法師斷除道,左邊法師轉化道。

鞋在門外,是說出離心沒修到位,所以行為上還在共同前行。他跟法師去拿鞋是誰可以有直接進入生圓次第這類轉化道正行;目的是和普扎師用齋,意思是他志向還是自解脫道。

中庭觀音,是說他菩提心部分還需要修起。病人被醫院警告,是說修菩提心過程中會有一定障礙顯現,甚至是佛友內部。但總體是很好的。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夢修心得、閱讀札記及翻譯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