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賽斯書)《夢與意識投射》新解

Being-in-Dreaming、The Wheel of Time、The Art of Dreaming 等書札記、摘譯與翻譯;個人夢修心得整理。

(賽斯書)《夢與意識投射》新解

文章SW » 2021-03-28, 14:28

我們開始摘摘一本老書:賽斯書《夢與意識投射》。既名之 Dream & Projection of Consciousness,意識投射當然是指出體。譯者王季慶曾在她自己一本著作中,過於簡化地將作(普通)夢與出體劃上等號,說差別不過是夢者不知道自己出體而已。但按她自己非常淺的經驗(一知夢就醒來),恐怕這完全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另個淺碟經驗的代表,就是《與神對話》作者尼爾‧唐納‧沃許,在他第十本書坦承經過他努力修持,這生有過三次出體,第一次出體帶回上帝一句話:「Nothing matters.」至此我就確定他是草包無疑,他的書也可以扔進垃圾桶了。

http://www.iali.com.tw/journal/journal-950528.htm

即使你好像出體了,但你不知道,又有什麼用呢?比較準確的說法,應是達賴喇嘛說的:從粗重肉身分離出的「睡夢身」可以「到處走動」(名之為「出體」),普通夢則是在「體內作夢」。

所以不管是清明夢的訓練、藏密夢瑜伽、唐望「作夢的藝術」,都旨在藉由知夢,進而控制、改變夢,或意識直接由身體出來,直到鍛鍊出「睡夢身」或「做夢體」,乃至運用這種微細身到其他層面探訪。

當然要達到這個階段,可以由兩個途徑,一個是清明夢,一個是出體。若要談及後者,則不可不讀《夢與意識投射》。

《夢與意識投射》REVIEW-1 :夢事件與現實事件查核

這本書是有關賽斯、夢與「靈體投射」——全是與我們通常具有的意識之客觀面不同的一些層面。(p. 5)因為賽斯,我才會研究當身體入睡時才進入焦點的「夢的實相」。(p. 6)賽斯自稱是一個不再聚焦於物質實相裡的一個「能量人格元素」。他是個來自超越我們平常熟悉的覺察層面的訪客。(p. 8)

作夢是意識的一種創造狀態,在其中,我們拋棄了通常的限制,而去用我們最基本的能力,不受三度空間形體的羈束。賽斯說,在夢裡,我們寫我們每日生活的劇本,並且感知我們的物質焦點通常遮住了的其他存在層面。

這本書主要強調的將是賽斯的夢觀念,所以我很歡迎讀者自己去試試。舉例來說,賽斯告訴我們,許多夢是預知性的,但個人經驗最具說服力,而當我們跟著他的指示去追憶、記下日期及記錄夢,然後再與事件對照,我們自己也發現就是如此。(p. 9)

做夢者班2005年成立時,就是以「夢事件與現實事件查核表」開始的,持續了45 會期,也就是四年半:

「夢事件巧合於現實事件並不是完全是人事物的真實重現,事實上只是訊息的嵌入,人物場景都不對。就好像作夢的心靈在作夢時將“順便”抓取到的訊息隨手寫入夢裡,多記幾次就可以觀察到這種“編劇手法”。」(2005/08)

http://www.iali.com.tw/dreamworking/dre ... 005-08.htm

有關這種預知夢的成因,最近重讀祖古烏金仁波切《大成就者之歌》,有一段可以用來說明:

「『潛藏力』這個字眼指的是經驗不受侷限的根本,就如某件事正要發生的前一刻。一旦某件事已經生起了,通常便已經轉為一個念頭了。『潛藏力』是指讓那種情形發生的根基,是覺知無所障礙的一種特質。這種無所障礙的特質,這可比擬為一面明亮的鏡子,隨時準備好將經驗揭示出來。所以,請好好瞭解『本質、自性和潛藏力』這三個層面當中,最後一個層面的涵意。」(《大成就者之歌(下)》p. 77)

這個「潛藏力」在南開師體系直譯為能量,也就是「隱含秩序層」的概念。看來東西方,乃至古老靈修體系,還是有某種程度的共同性。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夢與意識投射》REVIEW-2:層面與層面

文章SW » 2021-03-28, 14:28

寫《夢與意識投射》的書摘也不是那麼容易,因為首先我不以摘書為主,也不想類似多年前主筆「閱讀系列」(有摘記、周記和札記),因為不想重複。許多書中段落雖還有印象,但都要找很久,曠日廢時,所以就算了,不用這種方式寫。

http://www.iali.com.tw/reading.htm

出體夢跟清明夢不同,出體夢需要知識基礎以及膽識,不然你就好好待在你的清明夢吧,比較安全。


《夢與意識投射》REVIEW-2:層面與層面

在有些例子裡,你們也曾不小心撞入一個層面與另一個層面之間的明顯分隔。通常你對他們而言是不可見的,正如少數掉進明顯的過去或未來的人,對那些人們是不可見的一樣。這類經驗涉及了一個突然的心靈覺察。(p. 95)一個星球可能有好幾個層面。層面也可能涉及了明顯的時間之種種不同的面向。(p. 96)

這使我想起十多年前有次出體記錄,資深佛友的反饋。一般我們經常夢到他人,去跟本人核對卻不了了之。我也曾被做夢者班成員提醒:哦妳媽會怎樣,哦你兒子會怎樣。其實什麼都沒有發生。所以我們不必自比先知,還是先搞懂層面的意思,還有「代表人」等等,也是這本翻譯艱澀的書所要提供的基礎概念。

【參考範例】

No. 287. 2007/07/27 (五) 09:44AM (recorded 08'45")
……(第二段)出現在一個走道,有些人在我旁邊,我正在房間跟走道的交界處,有一個女的跟一個像醫生的男生在講話,女的像是剛洗澡完還包著頭就站在我旁邊。那房間裡有檢查床,好像男的要幫她檢查,但他沒穿醫生袍。那男的就在我面前,我瞄他 一眼,我在想:他們有沒有看到我?沒有,算了。這裡好像是醫學實驗室,我不知道,他們不是穿很嚴謹的醫師服。那男的轉身跑樓上去了。……

⊙⊙⊙
資深佛友:這是一個預言夢,不過檢查的不是身體,而是心理。07/29下午我的一個朋友從北京打來電話,據說那時她剛洗了澡圍著浴巾、包著頭。之所以涉及她穿什麼,是因為她對我很有信心、談話時很專注、而且剛結束閉關能量較強,我碰巧看到了她的清晰圖像,就馬上確認了一下。(2007/07/30)

SW:啊,你沒有看到我!搞不好我做夢及出體見你許多次了。

資深佛友:你這是預言夢,在預言夢裏我怎樣看到你呢?除非,我對你的預言也作了預言。哈哈。

..................

對於許多「一境到底」的清明夢者,名為「換景」,但實際則是沒有控制下夢本身的變異特性。這麼說吧,就像我們生活在地球,要擺脫地心引力和衝破大氣層,火箭需要很多燃料。出體夢不同於清明夢重點即在於此。

直接出體當然不用講了,就是在自己身處的臥室,但由於感知系統的更換(由「五感官」轉換成「五感官的功能」也就是識),也是有不少自己能量投射的幻影成分。若你從第一場景(也就是夢)清明了,你必定要進行轉換層面,而這需要大量的能量,一直進行這樣的轉換層面,可以將自身能量投射的比例降至最低,真正可以稱之為「另個層面」,dimension,一種時空建構,唐望口中所謂洋蔥千層皮中的一個層面。

「世界像個洋蔥,有許多層皮,我們所知的〔世界〕只是其中的一層。有時候我們會跨過界線進入另一層皮,另一個世界,很像我們這一個,但不一樣。在巫士的觀點中,宇宙是有許多層的,而能量體可以跨過這些層次。」——唐望(《做夢的藝術》p. 193)

唐望說「能量體的旅行完全決定於集合點的位置」,我至今仍覺得這是一種很有說服力的說法。若你的出體經驗只停留在我們這個世界當個鬼或靈體,這就說明你的聚合點還是定著在我們「這個層面」的關係。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夢與意識投射》REVIEW-3:In Between

文章SW » 2021-04-11, 14:09

清明夢與出體夢,有點類似基礎與進階,前者你需要技巧,後者你需要知識。我所按達賴喇嘛所定義的「做夢體脫離肉身的體外做夢」(簡稱出體夢,以對比體內做夢的普通夢),請注意這裡我不是說「靈魂出體」或靈魂出竅,那與此處所定義的出體夢,或者只有第一場景的不同。

但許多人還是不知道怎麼從夢中出來,因此你的清明夢就還是停留在清明夢的層次,不是我們這裡所講的層面及層面,還有諸層面之間。原因在於,你的清明夢都是在同一個層面從一而終。所以請注意到這點差別。除非你察覺到你夢的邊緣,或者真正感覺離開一個夢場景,有一個離開的動作,否則都視為同一個層面。

也有的情況會是:你持續地飛行,會毫無察覺接連換過幾個層面,彷彿這些不同層面是連在一起。因為你缺乏層面與層面之間的感知力的緣故,故察覺不出來。

《夢與意識投射》REVIEW-3:In Between

「尋找你們看不見的東西。探索看來彷彿是空的地方,因為它們是滿的。看看事件和事件之間的間隙。你們以外在感官清楚看到的東西是偽裝。我並非建議你們全憑信心來相信我所說的一切。我說的是,看似為空的地方缺乏偽裝,所以,如果去探索這個,就會得到證據。」(p. 115)

賽斯發明了一個詞叫作「偽裝」。 假設夢的相關環境,我們稱之「夢場景」,是一個單位的「顯相系統」,賽斯認為顯現(所現的相)是一種偽裝形式,加上唐望的理論來說,便是由我們人類將穿過聚合點的能量聚合成的某種外形,賽斯稱此為偽裝(能量詮釋)。據說在這些顯相層面(系統)的外面沒有什麼顯現,故稱「無偽裝」。「無偽裝區域」,指的是就層面與層面之間的空白地帶。換言之,在無偽裝地帶,我們的聚合點沒有在聚合,故沒有東西顯現,可以說是一片廣大的空無,卡氏最後一本回憶的書,也有稱「黑暗的意識海洋」。

不知道各位作夢時,有沒有想過這個夢是否有邊緣或極限?我記得我摘過一段,有個問題是:「森林裡的一棵樹倒下時,若沒有人在那兒聽,它依舊會發出聲音嗎?」

白莎:一個古老的謎語:森林裡的一棵樹倒下時,若沒有人在那兒聽,它依舊會發出聲音嗎?
葛瑞:我會說,樹總會發出聲音的,不論有沒有人聽到。
白莎:那你就大錯特錯了,即使從物質世界的層面來講,樹木最多只能送出音波,而音波就像收音機的(無線)電波一樣,需要一個收聽器才能接收得到聲音。此刻,房間裡充滿了種種電波,但你卻聽不到半點聲音,就是因為這兒沒有收聽器之故。人類與動物的耳朵是個收聽器,如果森林裡的一株樹倒下去,沒有人在那兒聽的話,它是不會有聲音的,因為在你聽到以前,聲音不算聲音。同樣的,在你看到或觸摸到以前,能量磁波也不會構成物質的。
總而言之,互動需要二元,若非二元對立,你就沒有東西可以互動。有些量子物理學家已經明白「二元的存在」只是一個迷思(myth),如果二元存在之境根本是個迷思的話,那麼,根本就沒有樹,也沒有這個宇宙了,除非你在那兒知它、覺它,否則宇宙等於不存在。
Gary R. Renard, The Disappearance of the Universe, 《告別娑婆》p. 41.


同理,你夢中沒有看到或演到的地方,存在嗎?你可以自己去探索。夢者所具有的宇宙觀,使這種探索,變成是飛到地球之外,面對太空,然後再次下降到地球某個地點。(我們所講的「換景」不是這種方式。)如果是這樣,我相信夢場景就會建構到外太空,那真是看起來「無極限」了,不是嗎?但太空不是我們此處講的「無偽裝地帶」。

當然夢中換景也不是「任意門」這種概念(不管是《駭客任務》或《奇異博士》也都不外如此)。這有點類似打坐時,兩念頭之間的空隙,可長可短。也就是說,若你從一個夢場景出來或者主動或被動換景,在聚合點重新聚合出下一個夢場景之前,這段時間與空間,就稱之為「無偽裝地帶」。

「沒有偽裝的話,你們感知不到任何東西。……在某些投射當中,就四周環境而言,你可能知覺不到任何東西,而只有你自己意識的流動。如果發生了這樣的事,你會是旅遊過這樣一個無偽裝的區域。……
完全無偽裝的層面會是相當令人迷惑的,你可能自動地被誘使去投射影像到裡面去。」(p. 391)

(我們可能跳太快到到書後面去了。)上面這段後面:「你可能自動地被誘使去投射影像到(無偽裝區域)裡面去,但它們卻會非常快速的出現又消失。」我的說法毋寧是:即便你出體旅遊到這樣的無顯現的無偽裝地帶,但是由於看不見任何東西,你基於恐懼或不安全感,可能會自動又投射(聚合)出下一個場景,使得這段「中介」( in-between)期很快就過去。

接續唐望比喻世界像洋蔥有許多層皮,賽斯則進一步比喻:

「顯相系統像是一個橘子的瓣,而無偽裝的邊界區域則像是橘瓣之間的白膜。」(p. 392)

但無論是洋蔥還是橘子,或者洋蔥皮之間或橘子瓣之間,都太過具象。若你在夢中(或死後),現實世界對你來說就不存在,不是嗎?你在清明做夢狀態下離開了一個夢場景之後,在尚未進到另個夢場景之前,那個「看似為空的地方」究竟為何,以及你是怎麼離開(如何完全脫離某個夢場景)和你如何進入(也就是下個夢場景怎麼開始的),還是留給夢者你自己去探索。

我嫌「無偽裝地帶」一詞過於囉唆,後來我都稱它為「法界」,我的同門師兄應該都瞭解這什麼意思。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夢與意識投射》REVIEW-4:假醒的夢

文章SW » 2021-04-25, 20:42

魯柏在不知不覺中用了最有利的一種投射(出體)方法,而我大力推薦這個方法。當你在半夜醒來——或好像醒來時,其實已經在沒移動身體的情況下離開床,而走到另一個房間去。

這是個令人愉快且容易的方法。當你有了一些經驗時,你會發現你能維持控制,你可以走出公寓到外面去,然後你也可以嘗試正常的移動或浮升。這個方法沒什麼壓力,所以可以記起來,以備出現類似的情況可以應用。你可能是半醒,也可能在一次假醒裡,在這兩種情形下上述方法都管用。

若發現自己已離體,如果你想的話,可以回頭看看你睡在床上的身體。不過,除非你想要如此做,因為往往你並不想看見身體單獨在那兒。光是這一個練習便會大大地增強你的控制力。它是個入門。對自我而言,這樣的經驗比起更突發的出體較不嚇人。你在自己的環境裡比較鎮靜,只是做些諸如從一個房間走到另個間房,這樣日常的動作會令你心安。(pp. 353-354)

這種自然發生的假醒出體,可以用做夢者班成員近期一個夢來說明:

2021/02/2011:00AM 出體夢
凌晨3-4點睡,約8點多被來敲門的小孩吵醒,又睡回去,又被吵醒。醒醒睡睡,我聽到有人在外面要進來,要起來起不來,大叫MZ幾次叫不出聲,忽然知道知道這是做夢,想好久沒出體來出體看看。
用力往上飛遇到屋頂,衝出一層還有一層,心想這是障礙嗎?為什麼要有屋頂呢?屋頂消失直接飛到天空一下下,就下降差點撞到一個建築物,閃過去瞄到是像廟宇的屋頂一角,心想我應該還在家的上空(但建築和街道長相完全不一樣)。我想應該飛遠點,努力閃了幾次建築街道就掉下來。
短暫的黑暗,我感覺自己回到床上,忽然進入一個無動力狀態,心念停止,從空中看的我的魂魄(描述用)從我的頭頂緩慢的出來,我又同時感覺到自己從頭頂出來,這邊好像是為了讓我看清楚,清晰輕鬆而且緩慢。出體後進入一陣光亮我就醒了。醒來看時間已是11點了。

這沒什麼技巧,就只是發現自己在睡覺的環境假醒,然後賽斯建議你可以探索自己家在出體狀況下有什麼不一樣,或者你可以到外頭去看看,用走的或飛的都可以。你就可以有一次出體初體驗了。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夢與意識投射》REVIEW-5:換景(1)

文章SW » 2021-05-22, 15:03

我們還有油刀與火把階梯
是為了考驗你萬象皆幻的真理
如果你能順利換景成功
便通過 Grau*家族的第一堂課

(摘自2008/07/06詩作〈這是你能閱讀的嗎?〉)
(*唐望傳承做夢者都以「葛拉烏」為家族名,也就是姓。)

先以一首詩開頭,你會換景嗎?

●清明夢+換景=意識投射

《夢與意識投射》p. 313,蘇‧華京斯描寫一次夢中與可能的卡爾的作夢體在一起,她寫道:「我終於領悟到這是個夢(1),我考慮到投射(=換景)(2),但決定不要毀了卡爾的經驗,縱使他只是我夢中的卡爾。」因此在(1)都只是清明夢,除非做出(2)才堪稱(夢中)出體或意識投射。……清明夢中出體一定要換景也就是投射。(2007/01/06)

●從一個夢跳到一個夢

「一個能通過第一關的夢者已經到達了能量體,所以真正通過第二關的,從一個夢跳到另一個夢的,是能量體。」 (《做夢的藝術》p. 58)

SW:初學者的換景只是從一個夢跳到另一個夢。所以唐望才說要盡可能的多換景,才能濾掉夢的雜質。換了一個景並不代表比較「真實」,真不真實涉及做夢者心智的訓練及能量的感知,不是夢中對白。漸漸不再役於夢境、不投射意念,而能心靈澄淨。(2006/07)

從一個夢跳到一個夢,夢境以場景來劃分,所以當然要透過換景;這裡不是說你本來在房間,結果一轉身在街上這種換景,而是自主做出的「瞬移」企圖與動作。清明夢大多是「一境到底」的方式,基於本社團的成員大都是清明夢者,較少人具有直接出體的經驗,也就是所稱的靈魂出體,我們就略去不提,光講夢中出體就可以了。

●夢中出體

我所定義的「夢中出體」是指一開始在一個普通夢,知夢後轉為清明夢,但還必須加上「換景走人」的動作。巫士所著重的做夢練習,要求必須維持一定程度的流暢性與行動力。因此出體時,觀察周遭環境必須拿捏一份不多不少的注意力,對事物維持快速但清晰的瞥視,並且要行動迅速。卡斯塔尼達在練習「做夢的藝術」前兩關都是利用普通夢來「控制那個夢、觀察細節或改變它」(《做夢的藝術》p. 173),這部分跟「夢瑜伽」相差無幾,也就是「觀夢法」及「變夢法」。(2006/08/05)
(read more: http://www.iali.com.tw/journal/journal-950805.htm

聽說碩博士論文若沒人引用的話,就一直引述自己。所以我也沒辦法。我只要貼過來就好了,沒啥新的好寫。

●換景=離開這個夢

達到唐望所謂做夢的第一關。下一步,要意願移動到另外一個地點。要做到此點,必須先在看到手後的夢中練習飛行,也強化你的能量體的行動能力。隨後眼睛一閉,直接往前衝出去這個夢,忘掉這個夢,在心中想著你最常去或最想去的地方,例如你的辦公室,仔細想像那裡的模樣,也許會也許不會成功,無論如何練習換景是必須的,此意味你不再受夢的限制。能量不夠時、或控制不住時,或者視覺消失時,記得再回來看手,如此可以更新能量。(2006/06/02)

其實換景真沒什麼難的,若真要我詳細說明動作細節,有那樣的儀式感,大概如下:

●換景標準動作

要脫離這個景象,若沒什麼飛的感覺,也沒有關係,就兩手往前伸直併攏,想像自己是一個鑽土機的鑽子,開始高速旋轉,或者一個翻身往前方縱身一躍 ,如同孟羅於《靈魂出體》p. 123 描述的:「我伸出,縱身而去。換景!」(2004/12/21)

一開始你退後幾步以便助跑,然後像跳遠或跳高這樣,往前水平衝出去。因此不管是原先夢在室內或戶外,這標準動作都可用。熟練之後再來說到狹隘空間換景技術,例如電梯或移動的小車或巴士中,如何換景,這就比較困難一點。

確實,「換景」這個詞是出自於孟羅(Rober A. Monroe,後期有人翻成門羅),唐望並沒有說換景,而是說「從一個夢跳到另一個夢」(《做夢的藝術》p. 58)。所謂一個夢和另一個夢,精確來講是一個夢場景和另個夢場景,唐望的意思是指「能有秩序與準確地改變夢境」(p. 60)。與其我們說在清明夢中控夢,不如說不要讓夢控制你,還比較有意義。如何不讓夢控制你?就是不斷地換景,對每一次新的夢場景生成,僅作幾眼的瞥視,然後扭頭就走,再次換景。如此訓練,雖泰山崩於前,亦面不改色,才是有可能的(因為你隨時都可以閃人)。

後記:有些成員用跳窗、穿牆的方式換景(但夢場景在戶外則無窗牆可用)。請注意,以上換景標準動作是要塑造一股類似火箭衝破大氣層的動力,這股動力越強越好,尤其在剛開始練習時。除非到後期十分熟練後,轉個心念就能換景,則另當別論。

此外,換景不是在講,你就地把原先夢場景換成沙漠或森林,不是像換窗簾床單一樣,不是這種概念。而是由能量體的行動,打破原先夢場景的連慣性,強迫聚合點移動,然後再次聚合成一個新的夢場景。

原先對於清明夢醒來時,沒有(做夢體或能量體)消解回流感的清明夢者,透過不斷地換景,讓聚合點位移更大些,或許你就明白「分解回流」是什麼意思了。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回到 夢修心得、閱讀札記及翻譯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