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南開諾布仁波切明性夢系列

Being-in-Dreaming、The Wheel of Time、The Art of Dreaming 等書札記、摘譯與翻譯;個人夢修心得整理。

南開諾布仁波切明性夢系列

文章SW » 2020-04-11, 00:06

讀過《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 一書的讀者,一定對書中南開師的明性夢印象深刻。事實上他是一位伏藏師,所開取的伏藏稱為意伏藏,都是透過清明夢(明性夢)記錄下來的。

他有一套名為「龍薩教法」系列,就是取自夢中的法教。除了在禪修營中教授外,所出版的書都屬於限制性的內部書籍。是故我們在這裡僅僅是摘要他這些明性夢的情況,對教法本身並不會著墨。


明性夢系列(1)夢伏藏法Dosem Melong

【之一】

大圓滿教法有許多古老的密續和「嚨」(精髓要點),常常我們對某些方面無法理解也不是很清楚,每當有疑問時,在我的夢中就能得到很多這類釐清。我說過睡前修夜修法,夢就能夠有所覺知;當夢有覺知,就能在夢中修很多進行修法,亦能發展出修法的驗相。因為白天很複雜,但晚上則有很多時間,正因如此我才發展出做夢的能力。我得到的許多教法,都是透過夢在不同聖地遇到我的上師們而寫下的。這些教法不僅是為我自己,而且對每個人都很重要,這些教法的類型在大圓滿教法屬於口訣部——與上師本人實修經驗十分相關。

這 Dosem Melong (《金剛薩埵鏡》)就是這種教法之一 。現在我解釋一下我如何有這些夢。1997 年四月我在澳洲,我給通過 SMS(Santi Maha Sangha,大圓滿基礎課程)考試的講師,授予金剛薩埵的灌頂,當晚作了這個夢:

我在一處很棒的地方,有山有湖,還有很大的六面水晶岩。在這水晶岩前顯現我叔公多登烏金丹增(Togden Ugyen Tendzin),我知道他是我叔公但年輕多了,在他面前有許多男女看起來有點像空行勇父。近處還有許多水晶岩,形狀看起來有點像佛塔。我看到叔公便走過去,我問他:「這是哪裡這麼棒,有這麼多水晶石?」他說:「記得有次我在這裡給你和其他人一部教法引導,這地方稱為『烏金謝札嘟札林』。」烏金指烏地亞那,謝札指水晶石,因為水晶石常用來直指。

我叔公說:「我用這方法來給你指授。」(中略)我跟叔公一道唱完金剛歌,他慢慢讀著教法偈文並解釋,他所說和解釋的根本文就是這個(教法略)。所有這些偈文他一一往下讀,也為我們做了引導。當結束時講到「三昧耶嘉嘉嘉」(指保密教法),一會兒後,再次重複唱金剛歌,我們也一起唱金剛歌,持續唱的那段時間我便醒了,這就是我的夢。

我醒來已經天亮了,我清楚記得這個夢,便馬上起床寫下來,那時還沒用電腦,都是手寫。前面解釋的偈文我記得很清楚,後面的偈文就不清楚,所以也蠻遺憾的,但也沒辦法。之前我有過經驗,像我在錫金那時,我夢中接受一些教法,沒有結束,我只記得開頭幾句,覺得非常遺憾,直到我到義大利又有其他夢,夢中有覺知時我想起之前未完成教法的夢,就能立即身處其境繼續前夢。

有次夢中我想知道董措瑞巴(Tungtso Repa,黑關修法祖師)的名字,我就馬上出現在一個山上,附近有個瑜伽士,他就是董措瑞巴。我上前問他傳記上的事和他的名字,他就開始講起他的傳記。但有個人把我吵醒,我一共夢了六個夢,才把這本傳記完成。

【之二】

1999 年四月,我在阿根廷辦禪修營,那時我有個夢,才讓以上教法完整。我的兩位學生(也是 SMS 和幻輪瑜伽老師)要求我在一處有個大石頭的地方辦個野餐,我們就去那岩石邊野餐。我和這兩位還有我太太,修了阿底上師瑜伽以及凝視虛空(南卡阿德),這是很簡單的融攝方法,當然我們也唱了金剛歌。

唱完一會兒我的境相改變了,似乎靠近岡底斯山的湖邊,我跟些行者一起。這些人當中有個年輕瑜伽士,他們說是我上師蔣秋多傑,但一點都不像,年輕很多。很多人都坐在他面前,他正在給這些人做《金剛薩埵鏡》之引導,我想到之前夢中我從我叔公那得到教法,所以我想這機會很好,因為之前沒結束,我可以完成這教法。他開始給這教法,類似我多登烏金丹增叔公做的。他幾乎用唱偈頌的方式而沒有解釋,旋律像是唱道歌。(後略)

(2015/08/07 禪修營開示)

(本教法出自 Longsal Teachings Volume 5)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明性夢系列(2)夢伏藏法 Atii Gongpa Ngtrod

文章SW » 2020-04-11, 00:08

這教法是透過夢中顯示的教法。現在這個時代若想要證悟,就必須以深化和細緻的方式來做,因此我有許多這類的夢,亦有許多人自動在夢中出現。這部教法標題是「如何具體指授阿底(大圓滿)狀態」,是透過我早期的四個夢才完整,不但我自己付諸實修,當時我開始教授大圓滿教法也是基於此。

【之一】

1972 年,我因大學教職從羅馬搬至拿波里住。有天我住在德國的寧瑪派好友 Padma Tsering來訪,一起修了蓮師薈供,當晚作了這個夢。夢中我在小丘上,有個小湖圍繞著許多樹林和水晶岩。我在樹蔭下似乎在讀《普作王》,從湖對面白色高岩下來一位年輕女人,她慢慢走近,還送我一束花。她似乎認識我,但我不知到她是誰。她用藏語問我好嗎,我說好並收下花,她說帶了訊息給我。我看到花瓣上寫有字母,心想也許跟龍薩教法有關。

這些金色和銀色的花太完美了,所以我在想是什麼做的,我聞花時這女士消失了,我還沒問她訊息是什麼。我四處張望,發現她已回到山岩上,心想怎麼那麼快她就快到山頂了。重要的是她有訊息給我,因此我也跟著她走想知道是什麼。我立刻爬上山,在樹間已看不到她了。突然境相改變,四周滿是濃霧,就像處於雲的顯相中,踩在柔軟的雲上。這時我認知是夢,聽到似乎在唱金剛歌,便慢慢往聲音的方向走去。聲音越來越大聲,三位年輕女人走來,穿著非常美妙的紅、綠和白色絲質衣裳,正好唱到金剛歌的結尾。

我觀察這三位年輕女子,衣服上有龍薩標誌,我想她們可能是大圓滿教法的護法或空行母。綠衣女說:「這是來自毗盧遮那龍薩教法的精髓,」毗盧遮那是西藏首位大圓滿法的譯師,「毗盧遮那交給我們好好保管,當時機成熟時要給予那位傳佈此教法的持明者(Vidyadhara),所以現在我們把它帶來給你。」說完便給我一小本用五色絲綢包覆的西藏書。

我很有興趣馬上打開此書,書頁是黑的,上面書寫金色文字。打開第一頁是普賢王如來的形象,和教法標題;第二頁是噶拉多傑的嘿魯嘎形象。我一直讀到最後,寫「三昧耶嘉嘉嘉」,表示必須保密。底下寫說這是噶拉多傑的教言,由多傑尤登瑪(Dorje Yudrönma)護持此教法,傳給龍欽若比多傑(Longchen Rolpai Dorje)——是我夢中接受教法的名字,類似我兩歲時被白玉噶瑪揚西(西藏一位重要喇嘛)認證為安宗竹巴的轉世時所賜的名字:蔣揚若比多傑(蔣揚指文殊師利)。如果我在夢中遇到不認識的人——當中也有些空行母顯現,他們都是叫我龍欽若比多傑。

我讀完,我想跟這位女士討論,但她已經不見了。我為了要記得,又重頭閱讀偈文並大聲唸誦。當我大聲唸時,我太太羅莎以為我作惡夢而叫醒我,夢就結束了。醒後,夢是很清楚,但我只記得幾行偈文,其他的沒法寫下來。這是第一個夢。

【之二】

第二個夢是一年後,1973 年三月我在拿波里,不是之前住的地方,這裡離海很近。某晚我有個夢,我在一處修持覺觀,突然在我面前顯現帕莫哈(Pramoha)貝瑪班增(Padma Paldzinma)。我上師蔣秋多傑曾跟我說,與我合作的有非人(按:類似唐望說的「同盟」)——指的是類似護法和空行母。他說當我在心靈修道上有什麼需要,這些眾生會幫助我。

當我從藏西到中藏時,我在半途經過一處聖地 「匝里」 ,那裡有個山洞,人們說是空行勇父和持明集會之處,因此許多當地人來朝拜。在西藏我們常去朝拜神山,例如很有名的聖地岡底斯山,並不是每天都有人去,而是十二年當中特別是馬年時,許多西藏人都去朝拜,因為也是有這樣的集會之故。這些聖地當每年某天出現這樣的集會時,人們就會去朝拜;當然我們到聖地修持更能獲益(按:類似唐望說的「力量之處」),特別當有這集會時更強大有力。

「匝里」離「貝瑪貴」(蓮師秘境)聖地很近,那裡有處地方被當地視為聖地,主要是某世的噶瑪巴的出生地。我就是待在那裡的山洞修法,夢到我上師蔣秋多傑說有三個非人會幫我,稱為三姊妹,是很類似的顯現,有時我會分不清誰是誰,所以總是叫錯。除了貝瑪班增,還有噶瑪班增等,她們三位特別幫助我夢中的伏藏文本。

這個夢是貝瑪班增出現。她說:「你的上師蔣秋多傑說這個毗盧遮那寫的捲軸要給你。」我打開黑捲軸寫著很小的金色藏文字,兩字之間有兩個明點圈,每行最後都有個伏藏標誌,標題跟我之前夢的一樣。然後我開始讀,先禮敬普賢王。我記得第一句,然後第二、三句,都是非常深奧的方法。還有更多偈文,我之前已經讀過一次了,但當時快讀完時,外頭很大的噪音把我吵醒。直到吃完早餐我才想起這個夢,當我不斷回想,還是只記得四句偈文,其他記得但寫不完整。這是第二個夢。

(2012/10/26 禪修營開示)

(本教法出自 Longsal Teachings Volume 2)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明性夢系列(2)夢伏藏法 Atii Gongpa Ngtrod

文章SW » 2020-04-14, 23:33

【之三】

第三個夢是在五年後,1978 年三月我在尼泊爾加德滿都,有天我想去探視不少從我家鄉來的舊識,他們住在一個小鎮上。他們有來自西藏的消息,聽說我舅舅欽哲仁波切(蔣揚欽哲秋吉旺楚)被關進監獄並死在裡面。我想這或許是我當晚夢到舅舅的助緣。

夢中我在東藏德格我舅舅最後待的地方,也就是他上師昆噶帕登的閉關處。當他上師圓寂時要我舅舅待在那修行,所以他餘生都待在那。我在夢中就是要去那裡,我心裡想:也許我舅舅還在那。當我快到時,見到有一些石堆(西藏人到重要地方都在石頭上供養),我也加上些石頭。有兩位來自德格的年輕婦女在掛風馬旗,我問她們是否要去見欽哲仁波切,較年長的女人說去了但禪修洞裡沒人。我有點驚訝,立即加緊腳步,當我到時真的沒人,都空的。

以前我舅舅傳講教法的地方有個小佛壇上有蓮師像,但現在沒有佛壇也沒佛像。我注意到有個拳頭大的洞以前沒看過,我朝裡看是個圓形小空間,中央有個盾牌大小像水晶的明點懸浮於半空中,豌豆大的紅明點在中心,除此沒有其他東西。我想:也許我舅舅已經過世了,現在以此方式處於覺觀狀態。我想我應該來修上師瑜伽,便靠著這個洞口站著凝視紅明點,處於融攝狀態。

突然出現阿聲,不是我唸的,紅色明點射出紅光且越轉越快。那刻我想:這真的是我舅舅的真實狀態。我就心裡祈請,跟我舅舅溝通。那刻境相改變了:我在我舅舅的面前,他交給我一個黑色捲軸,說:「我仔細讀了這個毗盧遮那的教法,跟大圓滿狀態的指授沒有差別。」我心想何時拿這文本給我舅舅看過?我隨即開始讀這個文本,就是我之前兩個夢裡讀的。當我一再讀時,我就醒了。我雖記得意義但不記得全部句子,沒辦法完成,覺得很難過。這是第三個夢。

【之四】

第四個夢又是很多年後。1983 年八月我在北義大利安臧林(Adzam Ling,大圓滿同修會在山上的閉關處),那期間我作了夢:同樣在安臧林的山側,我正修凝視虛空,突然面前出現極為明亮的大明點,盾牌大小,明點內部顯示出半邊的龍薩標誌但不完整,類似數字 3。這是早期我得到的龍薩標誌,當時我不知道這是龍薩標誌,那時我才六歲,我得到一個法物上面就有這標誌,但隨後消失了,但我記得這標誌;後期才出現完整的龍薩標誌。

龍薩標誌之後,有許多藏文偈頌,字非常小很難閱讀,但我處於覺觀狀態就變得越來越大,最後清晰可讀。跟我前三個夢是同樣的文本,這時我認知是夢,我想這次當我醒時我一定要記得,所以我一讀再讀。

可是當我讀完第二次時,明點消失了,我試著背誦但有幾行記不清。這時帕莫哈貝瑪班增出現,她說:「不要擔心要記得這件事,我們可以請求蔣秋多傑上師。」我問他在哪,她說:「在那邊樹下有位瑜伽士就是。」我馬上過去拜見,靠近時真的是他。他看著我們,說:「你們需要什麼?」我說:「我想要記得這文本,但我不是完全瞭解其意義,而且我還想要這文本的傳承。」我上師說:「好,不用擔心,我可以給你們這個傳承,先舒服地坐下。」

然後他從「薩瑪斗」(samatog)(一般大圓滿上師都有裝法物的袋子)中拿出一個藍色捲軸,打開並朗讀起來。(內容略),他讀了很久,然後他處於覺觀狀態良久,之後便把這捲軸給了我,叫我拿去利益眾生。當他給我這時,同時境相改變,他也消失了。我一再向他祈請,我也打開紙讀,完整讀了很多遍,我在讀時就醒了。醒來後我記得很精確,持續三天都記得,終於完整寫下來整個文本。

還有其他的龍薩教法,每個龍薩教法都有最初的夢等等,我以不同方式接受這些教法。有時像是從蓮師或像噶拉多傑,但顯現都是我上師蔣秋多傑,因為我是從我上師得到這知識,而不是從噶拉多傑或蓮師。我一些弟子說在他夢中跟我的上師阿玉康卓和蔣秋多傑接觸,我說:「你最好先跟南開諾布接觸,你跟他們沒有直接關係。」所以我是這樣理解我的夢。我不會說:哦這是蓮師傳的所以很重要,因為夢中那刻蓮師就顯現成我上師蔣秋多傑或我別的上師,所以上師很重要,也是為何我們要學習大圓滿上師瑜伽。

(2012/10/26 禪修營開示)
(本教法出自 Longsal Teachings Volume 2)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明性夢系列(3)夢伏藏法「The Guruyoga of the White A」

文章SW » 2020-04-29, 23:42

與阿底「白阿上師瑜伽」修法有關的〈噶拉多傑祈請文〉,這是我夢中得到的教法。1987 年四月我在義大利當時的歐洲大圓滿同修會總部,正在辦禪修營,當然我解釋白阿上師瑜伽有多重要,隔天清早我作了這個夢:

我獨自在一處充滿許多橘、紅花朵的密林,那裡還有像「朵瑪」的岩石山,岩石中斷有著五色光閃耀著,就像是從水晶中散放出來一樣。我想:「那裡一定有重要的事發生,我要去瞧瞧。」便循著很小的路慢慢 往岩石方向走去。 一會兒後,我到了岩石山腳,走上登山台階,到了某處遇到一群瑜伽士和瑜伽女正在唱金剛歌,我立即坐下來加入他們。當唱完時,我問他們:「這特別的岩石山叫什麼名字?」為首的一位瑜伽士說:「哦此地稱為烏金督札林(Ugyen Dultral Ling, Immaculate Land of Oddiyana )。」

我想到我有一個夢也有稱烏金督札林的地方,遇到我舅父欽哲仁波切。但我看了看不大一樣,便問他:「你是誰?」他說:「在古時候西藏我叫努千(Nubchen)。」旁邊圍繞的女生說是一位瑜伽士。我知道努桑傑伊喜,他有本書Samten Migdron(The Light of the Eyes of Samadhi),我對此書有些疑問,我想若他是努桑傑伊喜的話我可以問他。他立即知道我的想法,便說:「你不用問我太多問題,不如我們一起去領受噶拉多傑『白阿上師瑜伽』的加持。」我們便一道走。

到了一處有個三角形入口,我們進到裡面。那岩石像是水晶般透明,裡面空間很大,走近有許多男女瑜伽士在唱金剛歌。裡面還有一個三角形入口,當進入裡面,有超過一百位男女瑜伽士,面對最裡面的岩壁,上面有約 1.8m 直徑的五色明點,閃耀著光;中央有龍薩教法標誌。這是很明亮的字,這時他們剛好唱到(金剛歌)「RA NA BI DHI SA GHU RA LA PA」這句。

唱完後,之後我們維持幾分鐘靜默,一會兒之後似乎有聲音發出,不知是從明點中的字母還是哪裡,聲音就像阿字,那時現場所有人都跟著阿聲唱和。當阿聲結束後一會兒,則出現這祈請文的自然音聲(無法辨明來源),是用旋律唱的,我們也跟著唱。這就是祈請文,(略)。(請參見:象雄文化《上師瑜伽》pp. 107-108)

一會兒之後,所有男女瑜伽士如前齊聲唱金剛歌,然後我就醒了。我清楚記得我的夢,瞭解此為殊勝的口訣教法,就立刻把它寫下來。也許由於噶拉多傑的加持力,我完整寫下整個祈請文的字句,完成時剛好天亮,心想這真是個吉祥的巧合。

(2015/08/01 禪修營開示)
(本教法出自 Longsal Teachings Volume 6)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明性夢系列(4)夢伏藏法「日與夜的循環」

文章SW » 2020-05-09, 15:13

【之一】

在 1983 年九月,當時我在義大利火山營,一天清早我有個夢:我在一個閃耀著五色光的水晶岩洞內,與一群男女瑜伽士往內部走去,唱著一個猛厲的咒語,我想這咒語可能是嘿魯嘎年佐迦波的根本咒。到了某一處,所有這些男女瑜伽士都坐下來,我也跟著一起坐下。

岩洞最裡面,水晶法座閃耀著五色光,上面坐著一位密續瑜伽士,頭戴黑帽身著深藍色絲質披風。我問一旁的年輕瑜伽女法座上是誰,她有點驚訝,問說:「你竟然不知道,那你怎麼來的?」我說:「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來的,想必有重要的事情。」她才說法座上是多傑洋旺查(Dorje Yangwang Tsal),正要開始教授「師利金剛薩埵口訣教法」(Upadesha of Shri Vajrasattva)。

我心想:「多傑洋旺查就是努千桑傑伊喜,但這不是我夢中已經見過好幾次的努千,那會是誰呢?」這時咒聲停了,在場的人維持完全的靜默,所以我沒辦法再問那位瑜伽女問題。法座上那位偉大的金剛持開始教授:

南無師利金剛薩埵
吉祥金剛薩埵的加持力,對無上導師噶拉多傑揭示心之真實狀態為智身(Kayas and wisdoms)。為了以真實方式修持佐巴千波瑜伽之基礎要點,劃分為日瑜伽與夜瑜伽……

於是他以散文方式清楚教授如何修持日與夜的瑜伽很長一段時間。最後如同之前一樣,師徒一起唱誦這個猛厲之咒語。我想我應該上前求取他的加持,於是我雙手合十慢慢走到他跟前,結果他變成我的上師蔣秋多傑。

他說:「你要好好銘記我剛傳給你的深奧教法於心中。」我回說:「現在我都無法記得所有字句和意義,夢中醒來又如何能夠記得?」他說:「也許表面上你無法精確記得這些字句,但所有意義就像是印在你心版上一樣,所以不用擔心。」

我正要問其他問題時,一個響雷把我吵醒,隨之傾盆大雨。我醒來後清晰記得這個奇異的夢,卻無法清楚回想起偉大金剛總持所教授的字句,乃至無法寫下來。

【之二】

同年10月6日,我在北美大圓滿同修會,為了紀念安德森先生的逝世,我自發性地寫下日與夜修持佐巴千波瑜伽的方法,以我夢中偉大金剛總持多傑洋旺查所教授的為基礎,他所教導的內容當時在我心中生起。

(內容略)這就是我所寫下的「日與夜的循環〉,從10/08 開始每天給予在場弟子清楚而廣泛的口頭論釋。後來我發現在《毗盧十萬續》NGA部中,有個部分名為「金剛薩埵口訣」(The Upadashe of Vajrasattva),似乎與我夢中多傑洋旺查所教授的「師利金剛薩埵口訣」一樣。這讓我益發自信,證明我所自發寫下的文本確實是真實無偽的。


........................
象雄文化出版,《日與夜的循環》訂購單:https://reurl.cc/86V0R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回到 夢修心得、閱讀札記及翻譯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