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跨界夢修相關書籍摘錄(3)

Being-in-Dreaming、The Wheel of Time、The Art of Dreaming 等書札記、摘譯與翻譯;個人夢修心得整理。

跨界夢修相關書籍摘錄(3)

文章SW » 2017-10-15, 16:10

達賴喇嘛 2017年10月5日月稱菩薩《入中論》& 《緣起讚》第三天

請問如何成立有自他相續的心識?

(01:16:56)
尊者:根據粗細的心識,在心類學裡面並沒有說到粗細的心識,可是在密咒金剛乘的典籍裡面卻是有說到。現在我們的心識當中,像是根識而言,都是跟我們的人腦有關的。那在根識現起的時候的意識,也是跟人腦有關,這是很明顯的。但是比起這個更細微的,像是作夢時候的意識,比作夢時候更細微的意識就是熟睡時候的意識,比其更細微的意識就是昏倒時候的意識。

那最細微的意識稱為正在死亡時候的死亡光明,也就是心臟不再跳動,所以沒有血液循環了,血液循環也停止了,所以人的腦部它並沒有再供給血液了,所以人腦已經死亡了。所以跟腦部有關的所有的心識都已經停止了。我們真的可以看到的一些公案,像是有寫大師們——大部分都是有修行的人,他們圓寂之後,以醫學家的角度而言已經證實為死亡了,但是他死後的這個身體卻保持非常鮮活的狀態能夠長達兩週到三週,這是科學家無法解釋的。

但是以密咒金剛乘的角度而言,因為我們說到粗細不同層次的心識,就是將俱生原始之光明現起,也就是最細微之光明現起之後,只要這個光明心仍然存在體內的話,身體就不會有老化(腐敗)的現象,可以保持鮮活的狀態。我有些認識的科學家朋友,他們正在研究這個議題,他們有系統的來去計畫怎麼去研究這個議題。所以從此我們可以知道有細微的心確實是存在的。

之前在義大利還有德國遇到一些科學家們,我們也討論到,但是我並沒有在當時跟他們說到前後世的這種觀念。但是我在私下,我們在吃飯的時候跟科學家們說到,我遇到一些小孩,他們可以很明顯地想到前後世發生的一些事情。他父母親是外道,並不是佛教徒喔。我遇到一些小孩子,像在巴底亞那的這個地方,有一個小女孩,非常的明顯前世所發生,在岡布的這個地方,她有一對父母親也是印度教的,也非常明顯地想起前世所發生的一切。在藏人裡面也是有的。

所以身體以及人腦已經沒有了嘛,不可能從前生帶入今生嘛。而且有些科學家們,我曾經問過他們,父母的精血——精子、卵子——非常健康、完全沒有問題,而且母胎也沒有任何的問題,只要結合的話一定會生孩子嗎?不一定。那如果是這樣的話,就需要第三個元素了,不是嗎?如果能夠產生生命體的話,是不是需要第三個元素了?那以佛教的說法來講,就是中陰身的意識進入、結合、結生到今世父母的父精母血而來產生的嘛。

因為在這種情況下,母胎又沒有問題,非常的健康,精子、卵子都沒有問題,那如果你說以這種機率的概念來去形成生命體的話,以邏輯上來講的話是說不過的。要不然你就要說是有造物主,那就是由造物主所創造出來的話,說不定是另外一種的解讀了。

所以透過上述所說的內容去思維的話,如果心識可以分粗細層次,我們就可以講解前後世的存在。如果不這樣講解粗細層次的心識的話,是很難解釋的。這些的公案確實是存在的,像我自己就遇到了能夠非常明顯地想起前世的這些小孩們。小孩他能夠明顯地想起前世,他因為想起前世他怎麼過來的這個路、過程都已經想起來之後,他到印度南部有他的父母親,他能夠想起之前他印度南部前世的住處,而且在他前世住處裡面可以找到他前世使用的東西。

有一次我遇到這個小孩,我就問他:「最近還想得起來?」他說已經想不起來了,「那於是你就是我的同伴了!」我就這麼跟他說。(眾笑)因為我自己小時候好像也是可以想起前世發生的事情,現在確實完全想不起來;而且昨天做了什麼事情,也想不太起來(眾笑),昨天都已經想不起來,還前世!(眾笑)

所以絕對會有想起前世的個案。我還有些認識的朋友們,他們都透過禪定的這種觀修的方,並不是每一次都發生喔,但是當他在進入到禪定的狀態的時候,他粗分的心氣會停止,細微的心氣現起的時候,有時候會突然現起前世所發生的事情。就是因為有內容可以讓你去想,才有辦法憶念起。所以粗分的心氣停止,細微的心識生起、現起的時候,以大圓滿來講的話,叫作俱生憶念;以新譯密集金剛來講的話,就是見、增、得,得到時候又分到了具念得、離念得兩者,一開始是具念得,之後就變成離念得了。

那以大圓滿來講的話,就說到了覺明為普賢的這個普賢明(rigpa)中有說到了俱生憶念,這個是值得我們去思考的內容了。所以因為有細微的心識,由此來去結生到今生的父精母血,所以產生今生,除此以外沒有其他的解釋方式了。(01:24:4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AS6hv4eQKY&t=4710s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夢的徵兆

文章SW » 2017-10-22, 22:58

為何我從前沒看到?

梭楊布(Swayambu)是尼泊爾加德滿都山谷中的朝聖之地,這靈地曾有一佛塔奇跡般地從地底浮出。直到最近,已圓寂的薩秋仁波切仍是此處喇嘛的領袖。

年老的喇嘛松朵是薩秋仁波切的侍者。在他尋求開悟的許多年中,上師傳給他很多心要(意指由上師直接傳授給弟子的口訣教法),他整日以祈禱、禪修和繞行聖地梭楊布的佛塔來供養上師。

一夜,松朵夢見他騎在一頭巨大的白色大象上,手持一束五彩繽紛的花。當他敘述這個夢給上師聽時,薩秋仁波切告訴他:「這象徵著你的障礙已真正清淨了,開悟的種子正在萌芽。」

幾天後,松朵又做了一個逼真的夢,使他聯想到他的上師:一個喇嘛高立在寺院屋頂的上方,遞給他一根金色燦爛的金剛杵,而一條彩虹顏色並且很長的絲帶將金剛杵和梭楊布山丘上佛塔閃閃發亮的塔尖連結在一起。當他稟告薩秋仁波切這一切,上師解釋著:「現在,我所教過你的一切已經綻放了,智慧已經轉移到你的雙手。當我不在這兒後,你將會了悟到大手印的究竟意義。」

松朵喇嘛對上師的話很疑惑。不久之後,薩秋仁波切圓寂了,這時年老的松朵才瞭解到上師話中之意。

在薩秋仁波切圓寂那一年,當地信徒在薩秋仁波切的廟舉行盛大的法會,來祈請並持誦數百萬計的咒語。專心於修法的一個早晨,松朵喇嘛突然了悟到本具的佛性,並得到解脫。「為何我從前沒有看到?」他驚呼:「它就在我的眼前啊!」

每件事情似乎都不一樣了。當太陽從雪山山頂升起時,他啜著茶。從此,不論他從事什麼工作,沒有一件事會影響他內在的明覺。
松朵喇嘛不再尋找真理,因為真理證悟與他同在。

——《雪獅的藍綠色鬃毛》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多層夢境模型

文章SW » 2017-11-04, 23:14

我們簡單分享一下多層夢境的思維模型,大家可以結合電影《全面啟動》(盜夢空間)來慢慢理解。

顯然,隨著夢境層次的加深,我們會越來越迷惑、在輪迴中越陷越深,也越難以醒來。

第一層夢,我們稱為法界大夢,或者稱為法性中陰。一切夢,都是基於此夢,也是距離解脫最近的一層夢境。

第二層夢,有三種形式,一是我們所謂的現實,二是我們所謂的夢境,三是禪定的狀態。細分的話,現實在最底層,夢境在中間層,禪定在最上層,最接近法界大夢。這一層夢,都是法爾存在的,自然而然的。

第三層夢,是人造的,由妄念而生,最要不得。比如,網路遊戲、虛擬世界、臉書、微信等社交工具、電視劇、小說、電影、主題公園、甚至還有市場、工作、體育、音樂等等。任何令我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環境。

可見,我們是習慣造夢,而不喜歡夢醒的。基於這樣的三層夢境模型,會讓我們想清楚很多事情,明白自己當下所處的狀態,迷惑的程度等等。

(摘自網路)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靈魂出體

文章SW » 2017-11-04, 23:15

有些人熱衷於靈魂出體的練習,
但靈魂出體有什麼意義?
那只是一種心與像的遊戲。

靈魂出體不能解決你的煩惱問題,
不能解決你的生死問題,
不能解決你的生活問題,
即使你的靈魂能夜夜出遊、隨時離體出走,
就像你隨時支配你的身體進出去做什麼事情一樣,
但那又有什麼意義?

身體和靈魂完全一樣,只不過是,
身體是能看得見的靈魂,而靈魂是那看不見的身體。
只要有執著,就會生恐懼,
只要有抓持,就會有失去,
只要有喜好,就會生煩惱。

我視我的靈魂與我的身體同等,
我用同等的態度對待它們。
這個並不比那個高貴,那個並不比這個低賤,
它們是我同等的客人。

當你練習你的靈魂走出屋外,到某處看什麼東西或拿什麼東西時,
它和你直接站起來,移動你的身體去看或拿什麼有何不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你認為不同。

不要迷惑於任何幻象,
不要癡迷於任何神通,
老天之下,真心之上,看出一切的平等性,
活在沒有任何幻性的真實中,
自由、無苦、喜悅在那完全的真實之上。

——慈成加參仁波切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清明夢中該怎麼做?

文章SW » 2017-11-04, 23:17

如果有持續的覺知(continuation of presence),特別是我們睡得很淺或者說天亮之前,我們會有許多跟我們明性有關的夢。如果特別是你有持續的覺知,你不需要任何努力,慢慢地你的夢就會變得有覺知(your dreams is becoming awake),這是說當你作夢知道你在作夢。有人說他有清明夢他該怎麼做?你不需要做任何事,如果你有夢覺知(awareness of dreams)的話,有時在你心裡當刻想著某個練習的事(sometimes in your mind that moment you are thinking something like a practice),立刻你就處在那項練習當中,你可以有七倍於白天的進展,因為在夢中我們有七倍於白天的明性。因為夢以心來工作,心不倚賴感官。但白天我們依賴感官,你閉上眼睛就看不見,這是我們白天的生活;但晚上做夢,心所協調的感知功能不是來自感官,這稱為意生身(mental body),我們死亡時也是同樣方式。

依此例,若你有清晰的夢等等,那要看是哪種夢和跟什麼有關而定,如果是跟教法有關等等,你就立即處在那樣的狀態當中。這並非只是因為我讀了一些書所以這樣解釋,這是我的經驗。如果我可以有這些經驗為什麼你不可以?我們都有無盡的潛能,這取決於你的修行和你的明性(you are being in that clarity)。例如我作夢時,有時候會看到鄉間,我想起另一個夢也有這樣的境相,那時我有非常好的(positive)經驗,也許是看見岩石上寫的大圓滿教法,使我想起讀過什麼我記得的,我想到我作過那個夢但還沒結束,想到此立刻我就處於那樣的境相,並非我做了些什麼,這是一個例子。你記得例如說我們覺得金剛舞非常複雜,你邊學邊看動作怎麼做,我學到並嘗試寫下每件事,我只寫了一天或兩天,我學了一些也許我不記得每樣細節,即便我寫下來但不是對它非常清楚,在我夢中出現壇城關於金剛舞,立即顯現那些我不能了解的問題,瞬間就出現金剛舞及金剛舞老師,這例子說明你也可以有這樣的經驗,不是只是金剛舞,而是跟你的練習和經驗等等有關的任何事。

(南開諾布仁波切,2009/08/16)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藉夢趨吉避凶

文章SW » 2017-11-04, 23:18

業就像種子,你可以放在盒子裡很多年,但其功能都不會消失,只要有陽光、空氣、土壤、水就會成長。同理我們所積累的業,不要想業總是惡業,也有善業。我們藏語可以分別惡業和善業是用不同字,但翻成英文都是 karma。

業的完成需要動機、行動和滿足三要素:行為有間接和直接,自己做或請別人代為;行動完成後我們感到滿足,因為我們想這樣現在成功了。某天出現助緣,業的潛能便顯現出來其結果。

每天我們都有許多助緣,例如疾病;即便我們有許多業也不一定會顯現,例如種子可以保存在盒子裡許多年。在我們環境和行持中,有時出現助緣,但我們不一定會知道。

例如我們西藏年一開始,我經常有許多夢,如果我有什麼在新年的夢中顯現。例如兩年前我訂了很多時程規劃,但新年的夢告訴我不要去哪裡,然後我就會取消這些。但去年過年我沒有什麼特別的夢,我知道去年是虎年,我屬虎,所以我知道不妙,是我的本命年,但我想我沒夢到什麼特別的就不擔心,就繼續我的行程。一直到巴西都沒問題,但在巴西有天我在泳池游泳,我在禪修營前幾天很享受,但晚上我睡覺,我醒來想上廁所,但我很痛、痛到不能動。所以我很驚訝,那天我們請了醫生,檢查說可能我背骨感染或發燒。我知道助緣顯現了,我想我都沒有負面的夢,但想到是虎年,還有想到這是鐵虎年,我的生命元素是木,鐵(金)跟木相剋。後來我去醫院並取消世界各地許多禪修營計畫。

因此不是總是有助緣顯現,我們可以修改、許多事可做。有些人說:「哦這是業力、無能為力,只能承受」,不是這樣的。如果你把種子放在水裡就會長大,慢慢長得更完美;你不需要停止所有助緣,只要一樣:水,這樣就可以了。

這也是我們總是要求行者處於當下的理由,如果你處於當下你就會知道。就像惡業對於你證悟產生障礙(obstacles),基督傳統稱罪(sin),但 digpa 指阻礙(hindrance),它總是負面的。例如陰天雲的阻礙,使我們看不到太陽。所有眾生他們的本質都是佛,只是那樣的全知的功德沒有顯現,因為我們無明於此。

例如你在街上即使你看到昆蟲在路上但已經踩到了,你無意於此,沒有動機要踩死牠而覺得很抱歉,當然這樣的行動不是惡業,但會成為阻礙,digpa。這些阻礙會讓你不是很容易增進明性,因此我們修淨化法時,咒語可以除障。如果你受皈依戒,你試著行十善,當你對這些承諾無動於衷,就成為障礙。

(南開諾布仁波切,2011/06/24)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頂果欽哲仁波切,《證悟者的心要寶藏》

文章SW » 2017-11-04, 23:19



所睡何用睡眠僅愚癡,觀見光陰盡耗怠惰裡,
為此全心精進甚好矣,日夜斷除放逸誦嘛呢。

到了七十歲時,你已花掉七十乘以三百六十五個夜晚的時間,或超過二十年以上的光陰,像具死屍般地沉睡。一般的睡眠不但對佛法的修行沒有絲毫助益,還會增長無明的業習,直到過度的怠惰使我們再度投生輪迴的下三道。因此,最重要的就是捨棄懶惰,集中精力,一心一意修行佛法。

而運用法門將尋常的睡眠轉成修行也是很重要的,能使你在修行道上更為進步。晚上睡覺前,反省今天做了些什麼,懺悔任何不好的行為,並下定決心絕不再犯;然後憶念今天所做的善行,將白天可能積聚的一切功德迴向所有眾生,願他們快速解脫。再採「獅子臥」,即右側斜臥,右手置於右頰下,左臂安放在左側上。這是佛陀入涅槃的姿勢。接下來,觀想觀世音菩薩如拇指般大小,坐在你的心間紅色四瓣蓮花上放出光芒,充滿全身、房間,漸漸地播散至整個宇宙,萬物都融入一片大燦爛光明中。保持這樣的觀想入睡。

若你能以此修行方法來利用睡眠,白天的修行與夜晚的修行就能相融不斷。以此類推,你可利用方便法門,轉白天的一切活動為修行,座下就能不斷融入座上的修行,彼此增長,使你進步神速。日夜精進,持誦六字大明咒。

——頂果欽哲仁波切,《證悟者的心要寶藏》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達成做夢體的步驟

文章SW » 2017-11-04, 23:19

唐望說他要談談新看見者如何得到做夢體,及如何使用它。
He said that he was going to talk about the way the new seers got to the dreaming body and the way they used it.

「古代看見者追求的是對身體的完美複製,」他繼續說,「而他們幾乎成功了,他們唯一無法複製的是眼睛。做夢體的眼睛只是意識的光輝。以前當哲那羅對你示範他的做夢體時,你從未發現這點。
"The old seers were after a perfect replica of the body," he continued, "and they nearly succeeded in getting one. The only thing they never could copy was the eyes. Instead of eyes, the dreaming body has just the glow of awareness. You never realized that before, when Genaro used to show you his dreaming body.

「新看見者才不管什麼身體的完美複製;事實上,他們完全沒興趣複製任何身體。但他們仍然保留做夢體的名稱,用來代表一種感覺,被聚合點的移動傳送到世上任何地點的一股能量,或去人類能去的七個世界之一。」
"The new seers could not care less about a perfect replica of the body; in fact, they are not even interested in copying the body at all. But they have kept just the name dreaming body to mean a feeling, a surge of energy that is transported by the movement of the assemblage point to any place in this world, or to any place in the seven worlds available to man."

唐望接著概述達成做夢體的步驟。他說先是採取一種初步行動,持續進行之後便會培養出堅定不移的意願;堅定不移的意願會導致內在的寂靜,內在的寂靜會產生內在的力量,使聚合點在夢中移動到適合的位置。
Don Juan then outlined the procedure for getting to the dreaming body. He said that it starts with an initial act, which by the fact of being sustained breeds unbending intent. Unbending intent leads to internal silence, and internal silence to the inner strength needed to make the assemblage point shift in dreams to suitable positions.

他稱這個順序為基礎工程,控制能力要在基礎工程完成之後才會發展出來;做法是藉由堅守住夢中的影像而能有條理地維持住做夢位置。持續穩健地練習會更容易在新的夢中維持住新的做夢位置,這不完全是因為靠練習能得到刻意的控制,而是因為每次練習控制後,內在的力量便會增強。增強的內在力量反過來使聚合點移動到新的做夢位置,新的做夢位置越來越適合助長清明;換句話說,夢本身會變得越來越可控制,甚至有條理。
He called this sequence the groundwork. The development of control comes after the groundwork has been completed; it consists of systematically maintaining the dreaming position by doggedly holding on to the vision of the dream. Steady practice results in a great facility to hold new dreaming positions with new dreams, not so much because one gains deliberate control with practice, but because every time this control is exercised the inner strength gets fortified. Fortified inner strength in turn makes the assemblage point shift into dreaming positions, which are more and more suitable to fostering sobriety; in other words, dreams by themselves become more and more manageable, even orderly.

「做夢者的發展是間接的,」他繼續說,「這就是為什麼新看見者相信我們能夠靠自己獨自去做夢。因為做夢是使用聚合點內建的自然移動,我們不應該需要任何人來幫助我們。
"The development of dreamers is indirect," he went on. "That’s why the new seers believed we can do dreaming by ourselves, alone. Since dreaming uses a natural, builtin shift of the assemblage point, we should need no one to help us.

「我們真正迫切需要的是清明,沒人可以給我們清明或幫助我們得到清明,除了我們自己。沒有清明,聚合點的移動將只是混亂,就像我們的普通夢一樣混亂。
"What we badly need is sobriety, and no one can give it to us or help us get it except ourselves. Without it, the shift of the assemblage point is chaotic, as our ordinary dreams are chaotic.

「所以,總括而言,達成做夢體的步驟是我們日常生活中的完美無缺。」
"So, all in all, the procedure to get to the dreaming body is impeccability in our daily life."

唐望解釋,一旦得到了清明,做夢位置就會越來越堅強,下一步就是要在任何做夢位置中醒來。他說這項做法聽起來簡單,但做起來卻是非常複雜的事——複雜到不僅是需要清明,還需要戰士的所有特性,尤其是意願。
Don Juan explained that once sobriety is acquired and the dreaming positions become increasingly stronger, the next step is to wake up at any dreaming position. He remarked that the maneuver, although made to sound simple, was really a very complex affair, so complex that it requires not only sobriety but all the attributes of warriorship as well, especially intent.

(《內在的火焰》pp. 209-210)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臉書「做夢的藝術」社團

文章SW » 2017-11-04, 23:28

以上貼文均先刊於臉書「做夢的藝術」社團,再轉載於此,歡迎有志於夢修者加入: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021010494631160/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南師懷瑾:睡覺的訣竅

文章SW » 2017-11-27, 23:38

根據醫學和我的體驗、觀察,一個人真正睡著覺最多只有兩個鐘頭,其餘都是浪費時間,躺在枕頭上做夢,沒有哪個人不做夢。至於醒來覺得自己沒有做夢,那是因為他忘記了。通常一個人睡兩個鐘頭就夠了,為什麼有人要睡七八個鐘頭?那是你賴床躺在枕頭上休息的習慣養成的,並非我們需要那麼久的睡眠時間,尤其打坐做功夫的人曉得,正午只要閉眼真正睡著三分鐘,等於睡兩個鐘頭,不過要對好正午的時間。夜晚則要在正子時睡著,五分鐘等於六個鐘頭。就這個時間的學問又大了,同宇宙法則、地球法則、易經陰陽的道理有關係,而且你會感覺到,心臟下面有一股力量硬是降下來,與丹田(腎上)的力量融合,所謂“水火既濟”,豁然一下,那你睡眠夠了,精神百倍。

所以失眠或者真要夜裡熬夜的人,正子時的時刻,哪怕二十分鐘也一定要睡,睡不著也要訓練自己睡著。過了正子時大約十二點半以後,你不會想睡了,這很糟糕。更嚴重的,到了天快亮,四、五點鐘,五、六點卯時的時候,你又困得想睡,這時如果一睡,一天都會昏頭。所以想從事熬夜工作的人,正子時,即使有天大的事也要擺下來,睡他半小時,到了卯時想睡覺千萬不要睡,那一天精神就夠了。不過失眠的人都挨過十二點,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結果快天亮睡著了,到第二天下午都昏頭昏腦,因此你會感覺失眠、睡眠不足,實際上是你沒有經驗。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下一頁

回到 夢修心得、閱讀札記及翻譯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