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跨界夢修相關書籍摘錄(2)

Being-in-Dreaming、The Wheel of Time、The Art of Dreaming 等書札記、摘譯與翻譯;個人夢修心得整理。

〈何為睡眠禪修?〉明就仁波切開示

文章SW » 2017-07-20, 17:59

八、睡眠禪修

很多人都要我教“睡眠禪修”,現在,我們終於要睡覺了。睡眠禪修有兩種:一個是有所緣的,一個是無所緣的。

有所緣的睡眠禪修

有所緣的睡眠禪修是你用這個想要睡覺的感受,來作你睡眠禪修的對境。知道什麼是一種昏睡的感覺?你知道這種睡眠的感覺嗎?這種想要睡覺的感覺,有點好像是喝醉的感覺。我這一生還沒有喝醉過,所以其實我不知道是不是這樣。但是經典上說,是好像喝醉一般。當你感覺到那個感覺時,就看著那個感受。

有些人會突然睡著,但在睡著前,你會有一些呆滯的感受。也許現在墊子很舒服,而且你也有點累了,你也可以運用這些感受。多數的人,在真的入睡前,會感覺到一股睡意,就看著那個感受,也許你就開始睡著了,持續地看著那個感受,再持續、持續地看,這時候你可能又清醒了一點,但依然持續地看著,讓你的心不要跑到了一〇一。

如果你能夠持續地和這種睡意同在的話,睡眠慢慢來了,這種睡眠的心就抓住了禪修的心,於是你整個睡眠,都成了禪修,直到你醒來為止。這種睡眠禪修的徵兆,有兩種:第一個徵兆是沒有夢,不會有任何的夢。如果你作了夢的話,那就表示沒有睡眠禪修了。第二個徵兆是,當你醒來時,你的心直接地保持在禪修中。換言之,如果當你醒來,你的心已經丟失了,那麼你也沒有在睡眠禪修;你醒來時好像是從禪修中醒過來一般,感覺到充分的休息,你的身體也感覺到非常的輕安,你看到的一切,都感覺到非常的新鮮、清晰。即便你只是睡了十分鐘,也會覺得有助於休息,這就是有所緣的睡眠禪修。

無所緣的睡眠禪修

無所緣的睡眠禪修,就是安住在無所緣的禪修中,然後就入睡了,這樣做的話,睡覺也能成為禪修。但沒有運用禪修的技巧,它就不會變成睡眠禪修。有些人問我說:“我這樣睡覺,是不是也是一種禪修呢?”但是當我們反問他們一些問題後,就會發現他們從來不曾學過任何一種禪修的方法。事實上,沒有任何訓練,就想讓睡眠直接轉化成一種禪修,是不可能的,雖然這樣好像很好,因為你就可以什麼都不用做就成佛了。現在我們要來試一下睡眠禪修,因為要睡覺,我們要關掉燈。

但平常可不要為了想睡覺,就假裝在作睡眠禪修。禪修“心性”的人,這時也可以運用睡眠來觀修心性,這就會變成“光明修持”的一部分。

睡眠禪修的練習
 關燈。
 現在,先作無所緣的禪修。
 眼睛往上看,放鬆的,只是稍微地往上看。不要把頭太往後仰,保持平常的姿勢。
 閉上眼睛,覺知到你的睡意。如果你沒有睡意的話,就去覺知到你的呆滯,持續地去覺知,直到你睡著了為止。
 現在,你睡著了都沒有關係。
 張開眼睛,練習無所緣的禪修。

當我們試著練習睡眠禪修的時候,慢慢地、慢慢地,我們的睡眠,就會進入到禪修中,現在我們沒有辦法知道,當我們隨眠時是不是在睡眠禪修?你只能在睡醒後,透過兩個徵兆來判斷,才能夠知道你有沒有在睡眠禪修中。

如果你能夠一再地去練習這個方法,過了一段時間之後,當你在睡眠中,你就會知道你是在作睡眠禪修,你可以看到你的房間,你可以看到一切。不管是開燈或關燈,都沒有關係了,這就是止的睡眠禪修的結果。

如果你有這種心性的睡眠禪修時,你的智慧就會變得更大。當你在睡覺時,你可能知道整個臺北,知道他們在做什麼、在想什麼,你會知道每一件事情。但是,在這裡是沒有概念的,當你醒來時,你就忘了;你知道自己好像知道些什麼,但沒有辦法形容。當你一再地去練習之後,你就會知道過去、未來,跟現在。即便你醒來,也不會忘記。但不用想說:“誰知道呢?好像我現在睡覺也是這樣子耶!我好像也知道些什麼耶!”對我們現在來說,那還是很遙遠的事情,現在我們不必刻意去製造好像是這個樣子。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夜晚的修持(夜修法)

文章SW » 2017-07-22, 17:33

4.3 夜晚的修持(夜修法)

對追隨大圓滿教法而言,夜晚的修持是最重要的事。事實上,儘管我們白天修持和閉關,我們的存在受限於身體層面。例如,我們的境相與視覺感官相連,以致於我們無法看到超乎我們眼前的事物。但在夢裡則非如此。如同在死亡時刻,作夢狀態下感官意識不再依賴於感官,於是引發了意生身(mental body),其不具物質肉身的限制。此外,若我們在夢中知夢下來修持,那麼明性經驗會比在白天修持還要更容易顯現。最重要的是,夜晚的修持是為死亡和中陰狀態作準備的主要修法。

夢修法在密續傳統中亦極為重要。尤其是一部名為《大幻化網》(Mahamaya)的密續,直接與夢的修道有關。但在大圓滿教法,我們不需要去修特定的夢修法,而是重點放在夜修法上。夜修法主要在於當我們入睡時處於剎那覺性。如果我們有這個能力,我們就會自動在夢中也變得覺知。

很多弟子問我,他們是否需要一個特別的傳承來修夜修法和夢修法。實際上,所有傳承的根本就是上師瑜伽,這亦適用於「容申」(Rushens,輪涅分判)和「森鎮」(Semdzins,住心法)的情況。

(八月出版:南開諾布仁波切《上師瑜伽》p. 49)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觀想白阿

文章SW » 2017-07-29, 15:54

晚間的修持

對夜修法而言有兩個特別重要的時刻:一個是當我們要睡覺時,另一個是當我們醒來。我們正入睡時,我們需要將包括心在內的所有感官功能融入覺觀狀態。

要做到這點,可以在你的額頭觀想一個白阿五色明點。在額頭觀想阿字並不適用於所有人,這只適合那些入睡沒困難的人。如果你有睡眠障礙,或者你擔心這個修法可能會引起失眠,那麼你把這個白阿明點觀想在心間比較好。無論如何,若你觀想在額頭,你可以發展出較佳的明性。

觀想白阿

我們在額頭或心間觀想一個白阿明點,如果你入睡有困難,就不容易做這個練習。你應藉助幻輪瑜伽協調能量,或者改變你的飲食來作好準備,而不是像現今很多人那樣服用安眠藥。也許是因為你的飲食習慣引起風大體液(wind humor)或氣(lung)的過盛,而這會產生焦躁。你可以使用傳統藏醫或阿育吠陀的藥物來幫助你。

你也可以練習觀想一個五色球體,你先專注在球體上,隨之放鬆。以這樣的方式入睡,你將會超越分別念,然後便能體驗到所謂的自然光(natural light)。這表示即使你睡著也有當下覺知(presence)的延續,這個狀態一直持續到開始作夢為止。

(八月出版:南開諾布仁波切《上師瑜伽》pp. 50-51)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夢中亦可修證

文章SW » 2017-08-12, 17:43

南開諾布仁波切是一位夢伏藏師,他說:

我得到的龍薩教法是來自夢中,在夢中有上師和教法。一開始我沒辦法記得並寫下來,我有時醒來很沮喪,因為我只記得幾個字。慢慢這夢依然持續並重複,然後我記起我有過接受過教法的夢但沒作完,我一想到就繼續那個夢的情況,這樣我醒來就可以記得寫下來更多。

有時我夢到我到某處就像水晶岩,上面都是書寫文字,我一看是我接受過的教法,後來我便一直重複這夢,發現寫錯還可以更正。這是個例子,夢中覺知很重要,你不修上師瑜伽就無法發展這能力,你發展這潛能就可以證悟,雖然是小證悟但對修行者很有用。

例如我得到妥噶教法,很多年我都沒有修此法。我上師蔣秋多傑傳給我這法很久了,我總記得他說要將且卻修得完美才能開始修妥噶,所以很多年我都不認為自己可以修妥噶,所以也沒有修。

後來我夢到上師,他問我,我還說我盡力修持且卻到完美,還教授些學生。他問我妥噶修得如何?我說還沒修,因此他給我一些修妥噶的建議。從那時我才開始修,當時我是大學教授,每天要教課,沒有時間修,但修妥噶要使用方法確實地修。在夢中我修持妥噶也有了具體的修證,所以你看對修行者而言夜修法有多重要!(2010/11/07)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死前/睡前修上師瑜伽

文章SW » 2017-08-12, 17:45

當我們活在二元境時不是很容易證得蓮師的大遷轉身證悟(按:類似唐望傳承的離世方式),因為我們有肉體也有心,至死都要處理這些,但我們可以成為好行者,我們真實狀態跟身體脫開時,處於法性中陰,法性也就是我們真實本性,就可以證悟報身,我們所說的即生證悟就是這樣方式,不再有中陰。普通狀態才有一般中陰,那是心的功能,法性中陰還沒有心的作用。

你晚間睡前修夜修法就修上師瑜伽,當你放鬆不是說要思考判斷,你處於你真實狀態,如果你成功這樣入睡,當然直到你有夢生起,這稱為自然光的時刻。自然光指你赤裸處於你狀態,有著本初潛能:聲、光和光芒,因此對行者是很關鍵時刻,這不是說我們做夢時證悟報身,那不可能,因為我們還活在身體裡,你作夢時身體還在床上活著。若成功修夜修法,你就知道你要怎麼死。我們不知道自己何時死,死時該怎麼做?有人說修頗哇法遷轉神識到淨土,你在你房間舒服地修可以觀想脈道、阿彌陀佛,慢慢唱誦等,但何時你需要頗哇?是你要死時,也許你病很重或遭受意外,你只知道自己快死了。所以這些東西不是很容易,應該契入精髓不然幫助不大。

我記得一次在美國,我弟子打給我電話說有個人參加我兩次禪修營,那個人得愛滋快死了,他很虛弱無法做什麼。我弟子說他沒學過頗哇,也沒時間做,現在該怎麼辦?要不要邀請喇嘛來教他頗哇或幫他修頗哇?我說現在他學頗哇不容易,還有你邀請陌生的喇嘛來我們也不確定他能不能幫他遷識,至少他學過上師瑜伽。我們至少睡前修,睡覺和死亡相似,你身體因為心死亡,但你的真實本性超越這。告訴他去修上師瑜伽,死前幾天試著一起跟他修上師瑜伽,他們就試著這麼做。後來他們告訴我消息,他死前最後一口氣唸阿死的,這對他也對我們非常具體。上師瑜伽也是為了死亡而修,若你想知道死後狀態,可以盡可能去學。

——南開諾布仁波切(2013/03/13)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夢修誤區】-1

文章SW » 2017-08-13, 22:02

有人說有很棒的夢,許多人寫好幾頁他們的夢寄 email 給我,我才不要回覆呢,我知道這只是夢,除非有時夢有跟我們明性連結。

有人說遇到我前夢到我,我跟他說些什麼。這我不知道,但至少你有那夢,你現在追隨教法就是好徵兆,不需要還要解釋我夢裡對你說什麼。有人說我在夢中叫他念某咒,我說你最好念我教你的咒,而不是追隨夢,因為我還活著。

你不用太重視夢,這也是執著。當然有時夢有好徵兆,你知道就好。這裡說一切都可以顯現為不同面向,我們有身體,有生命能量,這跟五大元素有關,重要的是知道這些,然後放鬆。如果有境相或好夢,就能變得正面。

——南開諾布仁波切(2013/03/14)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夢修誤區】-2

文章SW » 2017-08-19, 21:35

我的許多龍薩教法(夢伏藏法),每個龍薩教法都有最初的夢等等,我以不同方式接受這些教法。有時夢中是像蓮師或像噶拉多傑(大圓滿祖師極喜金剛),但顯現都是我上師蔣秋多傑,因為我是從我上師得到這知識,而不是從噶拉多傑或蓮師。

我一些學生說在他夢中跟阿玉康卓和蔣秋多傑(註)接觸,我說:「你最好先跟南開諾布接觸,你跟他們沒有直接關係。」所以我這樣理解我的夢。我不會說:哦這是蓮師很重要,而往往那刻蓮師就顯現成我上師蔣秋多傑或我別的上師,所以上師很重要,這是為何我們學習大圓滿上師瑜伽。佛陀和蓮師在密續中說:「無有師、未有佛」,你是從上師接受傳承,上師不可或缺。

——南開諾布仁波切(2012/10/26)

..........................

註:阿育康卓和蔣秋多傑是南開師的兩位重要上師。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意識的第一項真理

文章SW » 2017-08-20, 16:01

《老鷹的贈予》已經結束了,現在進入《內在的火焰》,就是類似虹光身的這本。

雖然這裡講的是醒時世界所見非其真實,換到夢中亦然。一切只是能量所形成的能量場,你如果能「看見」,那麼也就是看到事物的本質:能量。


..................................

意識的第一項真理

唐望解釋,對意識的控制在於內化這些真理的總體順序。第一個真理,是我們對所知覺的這個世界的熟悉使我們相信我們是被物體所圍繞著,這些物體獨立存在著,就像我們所知覺的;而事實上,根本沒有什麼物體的世界,這整個宇宙都是「巨鷹」的放射(the eagle’s emanations)。
Don Juan explained that the mastery of awareness consisted in internalizing the total sequence of such truths. The first truth, he said, was that our familiarity with the world we perceive compels us to believe that we are surrounded by objects, existing by themselves and as themselves, just as we perceive them, whereas, in fact, there is no world of objects, but a universe of the Eagle’s emanations.

「關於意識的第一項真理,就是我已經告訴過你的,」他開始說,「周遭的這個世界並不是如我們以為的。我們以為這是個物體的世界,其實它並不是。」
"The first truth about awareness, as I have already told you,” he began, "is that the world out there is not really as we think it is. We think it is a world of objects and it’s not."

我說我同意他的說法,因為所有事物都可以被還原為一個能量場。他說我只是在直覺一項真理,而去理解真理並不是去證明它。他並不在乎我的同意或不同意,他說,他要的是我去嘗試體驗這項真理。
I told him that I agreed with his premise, because everything could be reduced to being a field of energy. He said that I was merely intuiting a truth, and that to reason it out was not to verify it. He was not interested in my agreement or disagreement, he said, but in my attempt to comprehend what was involved in that truth.

「你無法目擊能量場,‘他接著說,」普通人是做不到的。現在,如果你能夠看見能量場,你便是一個看見者,於是你會解釋關於意識的真理。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You cannot witness fields of energy,” he went on. "Not as an average man, that is. Now, if you were able to see them, you would be a seer, in which case you would be explaining the truths about awareness. Do you understand what I mean?"

「第一項真理是,這個世界並不像其外表,」他繼續說,「這個世界並不是如我們知覺所相信的那樣堅固真實,但它也不是個幻象。這個世界不是如有些人說的只是一場幻影;在一方面,它是真實的,而在另一方面,它又不是真實的。注意我要說的,因為你一定要明白,而不是只是接受。我們能夠感知,這是個絕對的事實,但是我們所感知的物件卻不是同樣的事實,因為這些被感知的物件是我們學習而來的。
"The first truth is that the world is as it looks and yet it isn’t,” he went on. "It’s not as solid and real as our perception has been led to believe, but it isn’t a mirage either. The world is not an illusion, as it has been said to be; it’s real on the one hand, and unreal on the other. Pay close attention to this, for it must be understood, not just accepted. We perceive. This is a hard fact. But what we perceive is not a fact of the same kind, because we learn what to perceive.

「外在的東西對我們的感官產生影響,這部分是真實的;而不真實的是我們的感官告訴我們的。」
"Something out there is affecting our senses. This is the part that is real. The unreal part is what our senses tell us is there. Take a mountain, for instance."

(《內在的火焰》pp. 55, 58-59)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意識的第二項真理

文章SW » 2017-08-28, 22:21

感知是由意識所引發的。
Awareness gives rise to perception.

1. 明體

他們說感知是一種配合的狀態;在繭內的巨鷹放射與繭外的放射相配合。這種配合能使所有眾生發展出意識。看見者會說出這樣的論點,因為他們看見了生命的本來面目:像一個白光泡泡的發光眾生。
They say that perception is a condition of alignment; the emanations inside the cocoon become aligned with those outside that fit them. Alignment is what allows awareness to be cultivated by every living creature. Seers make these statements because they see living creatures as they really are: luminous beings that look like bubbles of whitish light.

有情眾生是由這些光絲——精微的明點——所構成的微小能量泡泡。
Sentient beings are minute bubbles made out of those filaments, microscopic points of light.

眾生的光明(澄明)是巨鷹放射的特定部分正好在他們的明晰繭內所造成的。
The luminosity of living beings is made by the particular portion of the Eagle’s emanations they happen to have inside their luminous cocoons.

2. 無上之源

巨鷹的放射不僅是光絲,它們每一個更像是一束束無限的能量之源。
The Eagle’s emanations are more than filaments of light, each one of them is a source of boundless energy.

看見是使一切事物的本質赤裸呈現,目擊未知與瞥見不可知。
Seeing is to lay bare the core of everything, to witness the unknown and to glimpse into the unknowable.

3. 覺觀

看見與眼睛是無關的。
Seeing is not a matter of the eyes.

4. 秘密聲音

當看見者「看見」時,某種東西會在新配合發生時解釋一切事物,那是一種內在的聲音,在看見者耳中解釋什麼是什麼。如果那種聲音沒有出現,看見者所涉及的便不是「看見」。
When seers see, something explains everything as the new alignment takes place, it’s a voice that tells them in their ear what’s what. If that voice is not present, what the seer is engaged in isn’t seeing.

5. 本然狀態

他說很自然地,看見者會認為意識是來自於外在,真正的神秘並不是我們的內在。由於外在放射的本性是使繭內的放射固定,意識的奧秘便是讓外在的放射與內在的放射相融合。看見者相信如果我們能這麼做,我們就會恢復我們本然的狀態,重得一個流暢、永不止息的內在。
He said that seers maintain, naturally, that awareness always comes from outside ourselves, that the real mystery is not inside us. Since by nature the emanations at large are made to fixate what is inside the cocoon, the trick of awareness is to let the fixating emanations merge with what is inside us. Seers believe that if we let that happen we become what we really are, fluid, forever in motion, eternal.

(《內在的火焰》pp. 72-81)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三種注意力

文章SW » 2017-09-02, 15:49

其實這三種注意力,換個詞來說,就是達賴喇嘛一直在講的粗重意識、微細意識和極微細意識。意識這個詞並不算是很精確,但實在也是沒有英文可以簡單代換,所以就不用斤斤計較了。

三種注意力

「看見者說有三種注意力。」唐望繼續說,「他們這麼說只是針對人類而言,並不適用於其他有情眾生。這三個並不只是三種注意力的類型,而是注意力的三個階層。有第一、第二及第三注意力,每一個自成一個領域,完整而獨立。」
"Seers say that there are three types of attention," don Juan went on. "When they say that, they mean it just for human beings, not for all the sentient beings in existence. But the three are not just types of attention, they are rather three levels of attainment. They are the first, second, and third attention, each of them an independent domain, complete in itself."

「用看見者所看見的術語來說,第一注意力是意識之光的外在光澤,」他繼續說,「這種光輝固定在能量繭的表面。可以說,這是覆蓋已知世界的光芒。
"In terms of what s輝eers see, the first attention is the glow of awareness developed to an ultra shine," he continued. "But it is a glow fixed on the surface of the cocoon, so to speak. It is a glow that covers the known.

「另一方面,第二注意力則是意識之光較複雜與專門的狀態,與未知領域有關。當人類能量繭(童瓶身)內未用的放射被使用時,第二注意力才會發生。
"The second attention, on the other hand, is a more complex and specialized state of the glow of awareness. It has to do with the unknown. It comes about when unused emanations inside man’s cocoon are utilized.

「我說第二注意力較專門,是因為要使用那些未用的放射,必須藉著不尋常與複雜的做法,需要最高的紀律與專注。」
"The reason I called the second attention specialized is that in order to utilize those unused emanations, one needs uncommon, elaborate tactics that require supreme discipline and concentration."

他說當他教導我做夢的藝術時,他曾告訴我,要在夢中覺察自己在做夢所需要專注力,正是第二注意力的前身。這種專注力的意識型式(按:即微細意識),並不屬於與日常世界打交道的意識範疇(按:粗重意識)。
He said that he had told me before, when he was teaching me the art of dreaming, that the concentration needed to be aware that one is having a dream is the forerunner of the second attention. That concentration is a form of consciousness that is not in the same category as the consciousness needed to deal with the daily world.

他說,第二注意力也被稱為左邊的意識,是人所能想像到的最廣大的領域,浩瀚無邊。
He said that the second attention is also called the leftside awareness; and it is the vastest field that one can imagine, so vast in fact that it seems limitless.

「新看見者,」他繼續說,「他們讓意識的控制自然地發展,最後所達到的是使意識之光成為一束光芒而射出能量繭(明晰繭)之外。
"The new seers,” he continued, "let the mastery of awareness develop to its natural end, which is to extend the glow of awareness beyond the bounds of the luminous cocoon in one single stroke.

「第三注意力是當意識之光轉變為內在的火焰時發生的。意識之光不是一次點亮一束放射,而是一刹那間點亮人類能量繭內的所有『巨鷹』放射。」
"The third attention is attained when the glow of awareness turns into the fire from within(外明心識內匿下): a glow that kindles not one band at a time but all the Eagle’s emanations inside man’s cocoon."(界清淨光)

唐望表達了他對於新看見者的敬畏。因為他們的努力,使他們在活著時,意識到自己的個體性時,達到了第三注意力。
Don Juan expressed his awe for the new seers’ deliberate effort to attain the third attention while they are alive and conscious of their individuality.(獨一狀態 unique state)

他又說在死亡時,所有的人都會進入不可知之中。有些人會達到第三注意力,但為時短暫。
He added that at the moment of dying all human beings enter into the unknowable and some of them do attain the third attention, but altogether too briefly.

「人類至高無上的成就,」他說,「是在仍擁有生命力量時便達到第三注意力的層次。」
"The supreme accomplishment of human beings," he said, "is to attain that level of attention while retaining the lifeforce."

(《內在的火焰》pp. 91-92)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夢修心得、閱讀札記及翻譯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