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跨界夢修相關書籍摘錄(1)

Being-in-Dreaming、The Wheel of Time、The Art of Dreaming 等書札記、摘譯與翻譯;個人夢修心得整理。

《西藏睡夢瑜伽》苯教夢瑜伽修持要點

文章SW » 2016-05-19, 23:38

這是網路上找到台譯版丹增旺傑(丹津旺賈)仁波切《西藏睡夢瑜伽》苯教夢瑜伽修持要點,大約一個晚上要每兩小時醒一次,對於上年紀的行者來說,醒了就不易入睡,有點困難:

• 在入睡之前,反省自己的一天,審視今天自己的修持。回憶白天的事物,然後認知這些都是夢的記憶。

• 生起強烈的動機:「我要在今晚的夢中保持覺知」,全心全意地生起這樣的意願,深切地祈願自己能夠成功。

• 一早起來就要抱持著「我要保持修持」的強烈意願。回顧昨晚的修煉狀況,如果你能夠記得夢的內容或在夢中能保持清明,就要為自己感到高興!

• 如果並未能產生清明的話,生起想要清明的動機。若有清明的話,就生起想要更為增長的動機。繼續修持。

• 無論是白天或晚上。祈願自己的修持成功是很好的,盡量地生起強烈的動機,這是修持的關鍵!

1. 將覺知帶到中脈:
• 夜晚的第一階段,專注在喉輪,觀想喉輪有一個清淨、透明和水晶般的阿(A)字。 字站立於四片紅色花瓣上,而且被紅色花瓣映照呈紅色,觀想自己融入紅光之中。

2. 增強明性
• 大約兩個小時後醒來,以同樣獅子臥姿,修持七次呼吸。 再睡著時,專注在眉心輪的白色明點,接著讓白光消融一切事物,知道你和光合為一。

3. 強化知覺
• 大約有兩小時後再度醒來,躺在高枕頭上,雙腿舒服輕鬆地交叉,專注在心輪黑色的吽(HUM),做21 次的深長和緩的呼吸,融入黑字裡,然後睡著。

4. 增長無懼
• 兩小時後再度醒來。無需採取任何特別的姿勢,專注地觀想密輪上有個黑色明亮的光點,睡著的同時,融入那個光點。
• 每次醒來都要嘗試保持覺知並進行修持。早晨醒來(也是晚上最後一次)時,讓自己即刻保持覺知,回顧前一個晚上的修持,生起動機,然後在白天持續修持。
• 此外,在白天持續修持「止」是很有用的,這會幫助心的平靜和專注。前行修持和主要修持的重點是盡可能地白天與夜晚保持覺知,這就是睡夢瑜伽的精髓。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夢修兩套修行路線

文章SW » 2016-05-19, 23:40

夢修兩套修行路線:一個由清明夢慢慢退居純然目睹而澄明無夢深睡;另一個由清明夢轉而訓練分離出特殊睡夢身(能量體),到其他顯相層面去遊歷,之前的做夢者班成員屬於後者。當然每人喜好不同,所以達到清明夢後可以選擇主修路線。

珍‧蓋肯巴哈是專門研究清明夢的專家學者,她列了三種清明意識狀態的睡夢,特別是後兩者,比較是禪修打坐的行者的經驗,慢慢從清明夢的積極參與和控制操縱,退居成「純然目睹」,符合上週所摘肯恩威爾伯的描述:


1. 清明夢(Lucid dreaming):作夢者可以清楚意識到自己在作夢。在清明夢中,意識與夢境內容分明,作夢者可以改變夢境。清明夢的出現即是一種自我反映。

2. 見證夢/澄明夢(witnessing dreaming; pellucid dream):作夢者會有安靜祥和的內在意識或醒覺狀態,完全與夢境分離。據說人在見證夢中可以操控夢境,但只是不想這麼做罷了。

3. 見證睡眠/澄明深睡(pellucid deep sleep):這是無夢的睡眠,十分類似非快速動眼期的狀態,人會經歷意識或醒覺的平靜祥和之內在狀態,那是一種無限寬廣與福佑的感覺。(《心與夢的解析》pp. 95-104)

而另一支巫士做夢則不是這套體系的方式。同本書中,達賴喇嘛回答提及「脫離肉身經驗」與「睡夢身」等罕見的概念:

1. 普通夢:一般的睡夢狀態是在身體的內部作夢。

2. 清明夢:首先要能在作夢時知道那是個夢。之後你發現夢境是可以塑造的,於是你想辦法來控制它。當你漸漸熟練後,便能非常輕易地依照自己的想法改變夢境的內容。最後,就可以從粗重的肉身分離出睡夢身。

3. 出體夢:在「特殊作夢狀態」狀態裏,因為心與氣的作用而在體內產生「特殊睡夢身」。這種特殊睡夢身能夠完全與粗重的肉身分離,到處旅遊。透過特別的修行,睡夢身可以到處走動。這一種技術完全是由渴望的力量來達成的。因此在特殊睡夢狀態,人似乎可以用極微細身脫離粗重身,獨立自主地到處旅遊。 (《心與夢的解析》p. 38)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兩種不同的修持

文章SW » 2016-05-19, 23:41

夢瑜伽屬於昨天貼文中的第一條路線。在事業洲尊者(Karma Linpa)巖藏《六中有自解脫導引》中,講到〈夢幻中有引導—迷亂自解脫〉,總義為夢幻中有實修導引有關習氣,將之「轉化淨光明道」,此包括夜修夢幻,後修光明(也就是睡眠淨光)(p. 104),依此看來應稱「睡夢瑜伽」比較正確。

夢瑜伽夢境實修部分,大都屬於清明夢的範疇,也旨不在獲得極微細身(能量體)後到他方旅遊(描述篇幅甚少)。以清明夢來論,夢中顯現多半屬於自我投射,一般的清明夢中訓練,常把自己訓練成一個極大的自我(所謂「夢中我最大」、「夢中我作主」這類概念),跟巫士做夢練習第二關要分辨外來能量不同;若到他方遊歷,基本上就不適用於夢瑜伽的變夢(改變大小、數量、屬性)這類,而只有(視覺)詮釋的問題,這類詮釋而成的形象,稱「明相」(註:所謂「明相」即指法界中一切顯現)。


達賴喇嘛:我們這裏所說的是兩種不同的修持。

1. 第一種必須認出自己處於睡夢狀態、然後控制夢境;這麼做是為了從粗重身分離出微細的睡夢身。這個修持類似於在中陰狀態時認出那是中陰狀態。

2. 第二種則是培養經歷睡眠淨光的能力,這時就不再需要加以控制。幫助我們認出睡眠淨光的修持,則是讓我們認出死亡淨光的預備法。
這兩種修持都相當獨特。得到睡夢身後,能有許多不同的用途,其中最大的挑戰在於維持於中陰狀態的辨認,而不被現在眼前的怪聲怪影嚇到。(《心與夢的解析》p. 49)

唯一我看有提到微細夢身出遊的部分(看起來像靈魂出體),是在嘉初仁波切《自然解脫:蓮花生大士六中有教法》有段:

在這個修行中,你的覺識從身體內出來。也就是說,你很鮮明地看到自己的身體、房間和周圍的環境,就如同在白天的景象一樣。這個在睡眠中發生的經驗,與死後中有過程的經驗類似,就是你的意識可以出來看到周圍環境。生命中有過程和夢境中有過程的教學到此結束。(p. 229)

這個「夢境中有過程的教學到此結束」,卻是巫士做夢的藝術第三關的開始。此時若還以為「夢中我最大」,無疑是「夢中最白目」。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覺知一切事物能量本質

文章SW » 2016-05-19, 23:43

根據南開師所述,西藏苯教也分為古代苯和現代苯,現代苯摻雜佛法已跟古代苯不同。古代苯教時期發明西藏文字,時間在四千年前,那時釋迦牟尼佛尚未出世。在敦煌文獻中發現屬於大圓滿特色的苯教教法「象雄年居」(象雄耳傳)。

北亞的這種大圓滿特色教法,有沒有可能傳布到美洲印第安薩滿體系,則不得而知。無論如何,誠如秋竹師所說,大圓滿教法不是佛法的專利,任何民族,甚至我們所不知的其他顯相,亦有大圓滿特色的教法流存至今。

我無意將一支托爾特克巫士傳承的教法與大圓滿教法劃上等號,只是有些在佛教大圓滿典籍中沒有的描述,或者可以藉其他體系來釐清。所以我一直思忖如何來介紹這支傳承的教法論述。

跳著摘夢修可能不夠,應該要從其基本概念開始著手,就跟佛法有佛法的基礎概念,巫法也有巫法的基本信念:


卡斯塔尼達《做夢的藝術》校譯版(1)

1 古代巫士——導論

唐望曾一再强調,所有他傳授給我的都是由他稱爲古代巫士所設想並確立的,他明確地表示古代巫士與現代巫士之間有很大的差別。他所分類的古代巫士是指生活在西班牙征服墨西哥之前幾千年的人,這些人的偉大成就是他們建立了巫術的架構,强調實際與具體,他將這些人描述為傑出但缺乏智慧。相反的,唐望所描繪的現代巫士,則以擁有健全的心智、在其認為必要時有修正巫術路線的能力而著稱。

唐望跟我解釋說,與做夢(dreaming)有關的巫術前提是古代巫士很自然地設想與發展出來的。出於需要——因為這些前提在解釋和理解做夢上是個關鍵,我必須再次寫到並討論到此。因此這本書的主要部分便是一個重新的介紹,以及我在我早先的書中所提出的內容之詳盡說明。

在一次談話中,唐望說爲了感念做夢者與做夢有這樣的地位,我們必須瞭解到現代巫士將巫術由具體轉向爲抽象所做的努力。

「你所謂的具體是什麼?」我問。

「巫術的實務部分。」他說,「心過於執迷專注於練習及技巧,暗地影響操控他人,這些都是屬於過去巫士的領域。」

「你所謂的抽象是什麼?」

「對自由的追尋——去覺知的自由——而不執迷,所有這些都是人類所具有的可能。我說現代巫士追求抽象是因爲他們追求自由,他們對具體的收穫毫無興趣。對他們而言也沒有社會的功能——如同過去的巫士,所以你絕對不會見到他們身為官方先知或駐地巫師。」

「你的意思是,過去對現代巫士沒有任何價值?」

「當然有價值,我們所不喜歡的是過去的氣質,我個人很討厭心智上的陰鬱及病態,我喜歡思想上的深奧無限。然而,不管我喜歡與否,我必須要給古代巫士應得的肯定,因爲是他們首先發現及實行我們今天所知的一切。」

唐望解釋說,他們最重要的成就是覺知到事物的能量本質(energetic essence),這份洞悉(insight,觀)非常重要,它成了巫法(sorcery)的基本前提。現今,巫上經過畢生的紀律與訓練,確實獲得了覺知事物本質的能力,他們將這種能力稱爲看見(seeing)。

「能夠覺知事物的能量本質是什麼意思?」有次我問唐望。

「這表示你能直接感知到能量。」他回答,「藉由分離知覺的社會化部分,你便可以覺知到一切事物的本質。我們所感知的一切都是能量,但由於我們無法直接感知能量,我們處理我們的知覺以符合一種模式,而這個模式便是知覺的社會化部分,這是你必須要分離的。」

「爲什麼我必須要分離它?」

「因爲它有意地縮减我們所能感知的範圍,並使我們相信我們知覺所符合的這個模式便是所存在的一切。我相信現在對人類來說想要生存,人類的知覺必須在其社會化的基礎上加以改變。」

「什麼是知覺的社會化基礎,唐望?」

「一種感官上的確信,也就是這個世界是由具體的事物所構成,我稱之爲社會化基礎。因爲所有人都用嚴肅和極大的努力以導引我們如此地感知這個世界。」

「那麼我們該如何感知這個世界呢?」

「一切都是能量,整個宇宙都是能量。我們的知覺社會化基礎,應是感官上確信能量就是所有的一切,應致最大的努力於導引我們將能量感知爲能量,那麼我們便同時擁有兩種選擇可以任運自如。」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實驗議題】清明或出體夢中有影子嗎?

文章SW » 2016-05-19, 23:45

【實驗議題】這個社團裡人才濟濟(有看得到鬼的、被鬼拉出體的、打坐出體的、夢中出體的、清明夢達人、淨光睡眠達人),所以希望大家來實驗證明一下,清明或出體夢中有影子嗎?麻煩下次處於另個境界時特別注意一下:

我立刻知道克萊拉所指的是什麼。「那裏沒有影子,」我驚呼道,「那裏有光亮,但是沒有東西有影子。」

克萊拉點點頭。「今晚你發現了真正有價值的事物,塔夏莎。在這個世界之外的世界,你找不到任何影子。」(塔夏莎阿貝拉《巫士的穿越》)

I instantly understood what Clara was intimating.

I gasped, "There were no shadows. There was light but nothing had a shadow."

Clara nodded. "Tonight you've found out something of real value, Taisha. In the worlds outside this one, there are no shadows!" (Taisha Abelar, The Sorcerers's Crossing, p. 130)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先是能量世界,才是物質世界

文章SW » 2016-05-21, 16:49

卡斯塔尼達《做夢的藝術》校譯版(2)

「有沒有可能訓練人這麼做?」我問。

唐望回說這是可能的,這也正是他對我及其他門徒的作法。他正教導我們一種新的覺知方式:首先,讓我們明白我們運用知覺以符合一種模式;其次,藉由强力導引我們去直接覺知能量。

他向我保證這方法非常類似我們學會去感知日常世界事物的方法。

唐望的概念是,我們是從祖先那裡繼承而接受了這套模式卻未加檢驗,即運作我們的知覺以符合社會化模式,當我們明白這點,我們所落入的圈套便失去了力量。

「把世界感知成堅實的物體——具有非正面即負面之價值,這對我們祖先的生存一定非常必要。」唐望說,「長久以來如此感知事物,我們於是被迫相信這世界是由物體所構成。」

「我無法用任何其他方式感知世界。」我抱怨說,「這毫無疑問是一個物體的世界,要證明這點,我們只要撞上它們便知道。」

「當然這是物體的世界,我們不是在爭論這個。」

「那你是在說什麼?」

「我是說這世界先是能量的世界,然後才是物體的世界。如果我們不從這是一個能量世界的前提開始,我們便永遠無法直接覺知能量,我們總是會被你剛才所提到堅實的物體的那種物理確信所制止。」

他的論點使我大為驚奇。那段日子,我的心智就是拒絕考量有其他方式來理解世界,除了我所熟悉的。唐望所宣稱的和他努力提出的古怪論點,我既無法接受,但也無法拒絕。

「我們感知的方式是一種掠食者的方式,」他有一次對我說,「這是評估、分類食物及危險非常有效的方式,但不是我們所能感知的唯一方式。還有另一種模式,就是我正讓你以直接覺知一切事物本質(即能量本身)的行動來熟悉的模式。」

「覺知一切事物的本質會使我們以全新、更鮮活、更複雜的用詞,來瞭解、分類和描述這個世界。」這是唐望的主張,而他所暗指的這些更複雜的用詞,是他的先輩所教導他的。這些符應於巫法真理(truths)的術語,沒有理性的基礎也無關乎任何在我們日常世界中的事實,但對於直接覺知能量並見到一切事物本質的巫士而言,卻是自證的真理。

(《做夢的藝術》,pp. 18-19,校譯)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做夢是力量的控制

文章SW » 2016-05-21, 18:20

慢慢我們會開始摘出其他十本唐望故事中論及做夢(dreaming)的段落。第一本和第二本唐望故事都沒提到,從第三本《巫士唐望的世界》才開始:

「那些夢非常怪異,」我說。

「你一直都會做怪異的夢,」他反駁道。

「我要告訴你,這些夢要比我做過的任何夢都怪。」

「不要隨便擔心。它們只是夢,就像任何平常人的夢一樣,沒有力量。所以,去擔心它或談論它,又有什麼用呢?」

「那些夢困擾我,唐望。我能做什麼去停止那些夢嗎?」

「什麼都不能,就讓它們過去吧,」他說,「現在是讓你把自己開放給力量的時候,你就從『做夢』開始好了。」

當他說到「做夢」時,他使用非常奇特的語調。我正想以適當的方式問他,他又開始說下去。

「我從來沒有對你談過『做夢』。因為到現在為止,我只專心教你如何成為一個獵人,」他說,「獵人並不關心如何控制力量,因此他的夢只是平常的夢,也許會很强烈,但絕不是『做夢』。

「相對的,戰士會追求力量,而通往力量的一個途徑,就是『做夢』。你可以說,獵人和戰士之間的不同在於,戰士是走向力量的路上,而獵人對此幾乎一無所知。」(《巫士唐望的世界》pp. 174-175)

"They're weird dreams, " I said.

"You've always had weird dreams, " he retorted.

"I'm telling you, this time they are truly more weird than anything I've ever had."

"Don't concern yourself. They are only dreams. Like the dreams of any ordinary dreamer, they don't have power. So what's the use of worrying about them or talking about them?"

"They bother me, don Juan. Isn't there something I can do to stop them?"

"Nothing. Let them pass, " he said. "Now it's time for you to become accessible to power, and you are going to begin by tackling dreaming."

The tone of voice he used when he said "dreaming" made me think that he was using the word in a very particular fashion. I was pondering about a proper question to ask when he began to talk again.

"I've never told you about dreaming, because until now I was only concerned with teaching you how to be a hunter, " he said. "A hunter is not concerned with the manipulation of power, therefore his dreams are only dreams. They might be poignant but they are not dreaming.

"A warrior, on the other hand, seeks power, and one of the avenues to power is dreaming. You may say that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 hunter and a warrior is that a warrior is on his way to power, while a hunter knows nothing or very little about it.(Journey to Ixtlan: The Lesson of Don Juan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做夢」如同醒時一樣真實

文章SW » 2016-05-22, 15:58

「『做夢』對戰士而言是真實的,因為他在夢裡可以有意志地行動,他能夠選擇和拒絕。他可以從一大堆項目中,選擇引向力量的事物,然後可以操縱並使用它們,而在平常的夢裏,他就無法如此有意志地行動。」

「那麼唐望,你的意思是——『做夢』是真實的嗎?」

「當然是真實的。」

「像我們現在正在做的一樣的真實?」

「如果你想要比較,我可以說『做夢』也許要更為真實。在做夢中,你有力量;你可以改變事物;你可以發現無數隱藏的事實;你可以隨心所欲地控制一切。」

"Dreaming is real for a warrior because in it he can act deliberately, he can choose and reject, he can select from a variety of items those which lead to power, and then he can manipulate them and use them, while in an ordinary dream he cannot act deliberately."

"Do you mean then, don Juan, that dreaming is real?"

"Of course it is real."

"As real as what we are doing now?"

"If you want to compare things, I can say that it is perhaps more real. In dreaming you have power; you can change things; you may find out countless concealed facts; you can control whatever you want."


「我們現在正在做的事,你稱為什麼?」我問,意思是指我們現在所做的才是真實,而不是夢。
「我稱它為吃東西,」他說,忍住不笑。

「我稱它為真實,」我說,「因為我們吃東西是確實發生的事。」

「『做夢』也是確實發生的事,」他回答說,嘻嘻笑著。「打獵、走路、大笑也都是。」
(《巫士唐望的世界》pp. 176-177)

"What do you call this, what we're doing now?" I asked, meaning that what we were doing was reality as opposed to dreams.

"I call it eating, " he said and contained his laughter.

"I call it reality, " I said. "Because our eating is actually taking place."

"Dreaming also takes place, " he replied, giggling. "And so does hunting, walking, laughing."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夢瑜伽公開教法甚少談如何夢中修持

文章SW » 2016-05-22, 22:42

坊間找得到的夢瑜伽修持法講得差不多,甚至都是比較著重在睡前的專注觀想與祈願知夢,甚少提到夢中該如何做,如果有提到,也只是夢中「我變我變變變」這類。

去年我們不少師兄特地花五週時間去上敏林堪千仁波切的夢瑜伽課程,我個人是覺得沒什麼收穫(得不得夢瑜伽傳承似乎沒啥差別),可能是秘密教授的關係,能公開傳授的就這麼多了,想必是留了不少手:


睡夢修持法的殊勝處

關於睡夢中陰這個階段所開示的修持法,都是六中陰教授裡面甚深的教法。在一般的開示裡,講到夢的時候,並不會詳細地講如何在夢中修持,然後從夢中得到解脫……等等的過程。

一般講夢的時候,只會提到:「行者在入睡前,內心應以修持善業的意念來入睡,醒來之後再於發願於接下來的一天裡好好地行持善業。」至於睡夢中如何修持……等等的方法,在六中陰的開示教授中才有提到,所以這是屬於甚深的不共教法。

睡夢中陰的教法在《那洛六法》以及密集金剛的甚深教授中是屬於無上圓滿次第的教法。

大部分圓滿次第的教法,都是著重在對眼前的現象能夠如實了知其本質是如幻的、不實的,至於講到我們可以運用晚上的時間在睡夢中如實持夢的教授則是比較少的,因此睡夢中陰的修持教授是屬於特別的不共法門。(慈囊仁波切《西藏生死導引書》p. 249)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設定做夢(Set up Dreaming)

文章SW » 2016-05-28, 17:17

「我要在這裏教你接近力量第一步,我將要教你如何『設定做夢』。」

他解釋說「設定做夢」是表示能對夢的一般情况有簡要與實際的控制。

「你必須從做些非常簡單的事開始,」他說:「今晚在你的夢中,你要看著你的雙手。很簡單,兩眼集中注意在手上,像這樣。」 他向前低下頭,張著嘴注視雙手。

「我說看你的手,因為對我而言,那是最容易找到的東西。不要以為我在開玩笑。做夢就像看見,或死亡,或這可怕又神秘的世界上任何事物一樣嚴肅。

「把它想成具有娛樂性,想像所有那些你可以做到的不可思議的事情。一個獵取力量的人,在夢中幾乎無所限制。」

「你只要去看你的手,這樣更簡單。」他似乎在整理他的思緒,頭點個不停。

「每次你在夢中注視事物時,它就會改變形態。」他沉默許久後說,「學習準備做夢的技巧顯然不只是去注視事物,而是能保持住它的形象。當你能成功地把每一件事物都維持在焦點中,做夢就成為真實。於是在你睡覺時與清醒時的作為便沒有差別了。你懂得我的意思嗎?」(《巫士唐望的世界》pp. 183-185)

"I am going to teach you right here the first step to power, I am going to teach you how to set up dreaming."

He explained that to "set up dreaming" meant to have a concise and pragmatic control over the general situation of a dream.

"You must start by doing something very simple, " he said. "Tonight in your dreams you must look at your hands. Very simple, focus your eyes on them just like this." He bent his head forward and stared at his hands with his mouth open.

" I said your hands because that was the easiest thing for me to look at. Don't think it's a joke. Dreaming is as serious as seeing or dying or any other thing in this awesome, mysterious world.

"Think about it as something entertaining. Imagine all the inconceivable things you could accomplish. A man hunting for power has almost no limits in his dreaming."

"It would be simpler for you just to start looking at your hands." He seemed to be organizing his thoughts and bobbed his head up and down.

"Every time you look at anything in your dreams it changes shape, " he said after a long silence. "The trick in learning to set up dreaming is obviously not just to look at things but to sustain the sight of them. Dreaming is real when one has succeeded in bringing everything into focus. Then there is no difference between what you do when you sleep and what you do when you are not sleeping. Do you see what I mean?"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夢修心得、閱讀札記及翻譯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