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糜鹿的夢修心得

Being-in-Dreaming、The Wheel of Time、The Art of Dreaming 等書札記、摘譯與翻譯;個人夢修心得整理。

Re: 糜鹿的夢修心得

文章麋鹿 » 2017-03-14, 15:32

麋鹿 寫:OK!谢谢!

2016.2.4停顿世界-第一个世界

1,睡前,看了一会儿停顿对话和召唤他人及做梦的关系。

2,经过日间平躺停顿内在的对话练习发现,可以进入一种状态,就是,对于肉体有微弱的觉察,但是,却在守夜一样的另一个世界中行动。更进一步的状态…

3,停顿内在对话是钥匙,即使你停顿了,依然容易放纵于停顿之中,所以,还需要在停顿的时候继续停顿;能够实现的方法就是,在停顿的时候,必须给自己一项命令,用意志给自己一项命令,其它所有一切都必须给这项命令让路;

4,关于控制与放弃控制:在停顿内在对话不是很熟练以前,理性控制下放弃控制常常不容易达到目的,但是,如果理性放弃控制,那么,会很容易达到目的。也许,在我们理性放弃控制的时候,自然会有另一套系统接管,我们需要给自己一项命令,那就是保持觉察。看多了,也许自然就会了。一开始只需要观望,然后,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也许,理性放弃控制后,也是一种控制。

5,没有策略和套路可言,多么简单的几个字。我们的理性始终不会相信,不用套路和策略,没有明确的系统性的方法,我们依然可以很好行动。呵呵,做了才知道。

6,在另一个梦中醒来。

7,maintain a world。


23点睡下,和以往一样,停顿世界,用意志停顿内在对话。我知道,会有两种结果, 要么成功,要么失败,并把自己搞得睡不着.尝试了几分钟后,发现很容易放纵。看来守夜的出现是有原因的。我看手机,发现时间已经0点过几分了。一不小心就过了一个小时,时间过得真快。我继续躺下,想到时间不早了,我就放弃了控制,让睡眠自动发生,也许,我保持了微弱的觉察。一般我是右侧卧睡,这次我是左侧卧睡的。


一开始,我发现自己在老家。屋子后面的房子还没有修葺完整,破旧要倒的样子。我控制下将房子加固并修葺完整。修好后,我看了一下,恩,这个房子自己住也不错,造型看起来很满意。然后,就是要准备睡觉了,我就睡的这个新修的房子旁边的那个屋子。有个女人出现,不知道是谁,本来想做点坏事的,想想算了,我就在那屋子里面倒头就睡。有点模糊记忆,好像我是左侧卧睡的,搞不好是双重姿势的鬼,但是,我也不能完全排除是假醒后的知觉。


我发现我在另一个世界中醒过来。一开始,我就感觉这个世界有点不一样。我是在那个世界的一条木板路的外侧的下面的凹陷处,木板路的远处还有个木板桥。不知道是出于何种原因,我发现我并没有像以往一样仔细专注于观察、看手,我只是保持一种觉察,我觉察周围的一切,对于地面,我的注意力要集中的多一点。我在那个世界里面行走,保持一种觉察式的观察。那个世界在外形上,和以往的其它世界大同小异,但是,它却给了我一种轻松、愉快和实在的感觉。我旅行着,过了一会儿,我发现我的注意力发生了变化,我明显知觉到我的做梦注意力在向日常注意力改变,我的知觉、记忆和对于自己存在的觉察感都发生了变化。那是一种感觉上的变化,然后,像是一种无形的沉重的东西碾过我的身体,我发现我知觉到自己假醒在床,左侧卧睡的。我一下子回忆起来了现实的很多东西,一下子完全清醒了,也正是这种对于现实的存在和觉察的知觉,让我在清晰完整体验这两种注意力变化的时候能够发现其中的不同。


我体验着这种感觉,然后,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做到的,或者,我的理性不能很好解释我的行动,像是一种感觉,像是一种知觉的牵引,我发现我又在黑暗中很快进入了那个世界。我又觉察观察,和周围的人偶尔搭讪,并偶尔飞行。飞行的时候,我发现飞行相当容易,感觉像是走路一样,走了一辈子,都难以想象不会飞行是什么样子的。然后,我又发现我的做梦注意力开始切换,过程同前述,然后,我又知觉到自己假醒在床。我想,以前我都没有发现这两种注意力变化以及感觉的碾压过程,只是知觉到世界模糊然后消失,然后醒来。假醒后,我又和前面一样,进入了那个世界。在进入的过程中,我隐约的感觉到这种切换过程,和两种注意力相关的感觉控制有关。我又突然想到,斥候是具有强力的知觉的,这种知觉就可以移动聚合点,貌似其中有相似,巴拉巴拉,没多想,继续进入那个世界。一开始,我并没有完全确定那就是同一个世界,但是,我隐约发现,有两个原因让我歇斯底里的认为那是同一个世界:1,每一次当我假醒在床的时候,总是会有一点点那个世界的感觉残留,比如有人说话,或者是触觉、视觉残留,接着这种残留感觉,我反复进入那个世界(理性认为这是可行的);2,每次进入那个世界,我的身体上的知觉告诉我,那就是同一个世界(非理性的认知)。显然,我是不能很好的从外部环境上判断那是不是同一个世界的。


在第三次进入那个世界以后,我突然想到,这个世界会不会是一个稳定的世界,就像唐望说的那600多个和现实世界相似的聚合点的位置之一,由于能够反复进入,我表示怀疑这种可能。由于能够反复控制这种注意力相关的感觉,让我能够反复进入这个世界,我感觉自己有这个条件去发现其中的秘密,顺便旅行。


我不知道怎样去发现那个世界的律法和规则,反正飞行是很容易。然后,我遇到了一家人,一个老奶奶带个闺女。我稍微有点激动的样子,感觉这就是我的第一个稳定世界,我很乐意为她们做事情(具体略了),只是我控制下帮她们修了个房子,很意外,我以为没有超能力了。然后,又假醒,然后,我又进入,她们还在,还是那个世界。经过几次轮换,我觉得这个世界是稳固的了。而且,我还有一种和现实相似的感觉,就是,我前面去过的地方,和现实一样,我能够回忆起来它的空间位置,也许,这也是让我觉得那是一个稳定世界的原因之一(反正理性是这样认为的)。


在下一次进入那个世界的时候,我去那个世界的图书馆去找资料,我想了解更多关于那个世界的东西。我找到了历史、生物与地理,就在那里看书。也不知道是哪一本书,我发现那个世界的一个秘密。据资料介绍,那个世界是循环的世界,描述上说,那个世界的物种整体保持平衡,并且是循环的,每一种物种都不会真正的消失,在一定的时候,会再出来的,所谓循环,这是什么鬼?


后面我又切换了几次,一共估计有8/9次的切换,感觉自己很熟练了,也许,这也让我以为那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在所有的切换中,前面都是被动的切换,只有最后一次是我主动的切换。还有呢,出于莫名的原因,一开始我就会对那个世界有一种莫名的感情,什么鬼?在最后一次假醒的时候,我知觉到肉体因为长时间左侧卧所导致的左肩部及左侧胸壁疼痛,或许是衣物的褶皱挤压所致。在我最后一次进入那个世界以后,好像我并没有因为肉体的不适而醒过来,不过,我选择了自己醒过来,我就把注意力由做梦注意力切换到日常注意力,借助那种感觉,好像挺好使。不过,由做梦注意力切换到日常注意力很容易,由日常注意力切换到做梦注意力就不那么容易了。


醒来后,的确左肩部及左胸壁压得疼痛不适。看时间是1点30左右,折腾了1个多小时。起床小了个便后,又继续睡去,这次是右侧卧睡的,我本来是想尝试一下刚刚的注意力切换,我尝试停顿世界,然后感觉控制,我感觉很快,我就知觉到那种沉重的感觉碾压迅速袭来,想想今天折腾的差不多了,没有继续,我停止了研究。


附:整个梦境过程,基本是用余光在看。我没有用眼睛专注的仔细看,甚至都没有直视要看的东西,但是,我就是看见了。也就是说,真正看到的,比我认为眼睛看到的范围,要宽广的多。确切的说,行动,感觉上很多时候更多的依赖是身体的知觉而不是眼睛。


PS:1,用意志停顿内在对话;

2,在不同世界旅行,在同一个世界旅行;

3,停顿世界,用注意力切换来切换世界;

4,停顿内在对话,注意控制与不控制的平衡;

5,意愿就是控制不是控制,放纵不是放纵,做到了就知道,也许这就是to do without doing, to wish without wishing.

6,为了验证,我必须再去那个世界,我这会儿想想,好像那个世界也没有什么真正算得上吸引我的地方;真正重要的是停顿内在对话,有了这把钥匙,去哪里都可以。

7,放弃控制,也许,也是一种控制。控制是绝对的,放纵是相对的,如同运动时绝对的,静止是相对的。

8,要明白意愿,必须要明白一点,就是,我们可以在没有程序与步骤的情况下很好的行动,完美无缺的行动。程序和步骤,可以是集中注意力的方法,但是,却不是行动的规范。

9,做梦,最好不要添加不必要的压迫与沉溺进去。让做梦自然发生,但又不乏控制。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上一頁

回到 夢修心得、閱讀札記及翻譯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Google [Bot] 和 3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