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糜鹿的夢修心得

Being-in-Dreaming、The Wheel of Time、The Art of Dreaming 等書札記、摘譯與翻譯;個人夢修心得整理。

Re: 糜鹿的夢修心得

文章麋鹿 » 2015-08-17, 17:25

2015.8.15日夜班,由于平均一个小时被叫醒一次,没有个满意的睡眠。在其中有一段,我知觉肉体在睡觉,还有一些其它的知觉,像是身体里面什么东西爆开了一样,让后,我发现知觉到了很多东西,但是怎么都回忆不起来。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Re: 糜鹿的夢修心得

文章麋鹿 » 2015-08-17, 17:35

2013年11月27日一次失败的找睡觉自己的行动
~~~今天的任务是找睡觉的自己,我回忆起了自己睡觉的地方。回忆比较准确而清晰,我当时想了两个方法去找:一是直接空间转移(瞬移),直接传送到我睡觉的地方;二是我飞行到我睡觉的地方。出于莫名的原因,我选择了飞行去找。我知道北京(当时我在北京)在中国哪个地方,我只要飞到中国上空,找到北京,找到香山,一切都好办了。虽然我也知道当时那个世界并不是中国,是我创造出来的,但是,我还是做了。我飞上高空,第一件事就是判断方向,我发现太阳快下山,但是,同时我发现,那太阳的引力比地球还大(一开始我没注意),我需要控制,才使得自己不被吸引过去,地球好像变得不再具有引力了,我就往相反的方向飞行,在翻过一片山林后,我发现太阳好好的在天空,引力也正常了,目测应该是上午,这一奇怪的现象打乱了我的计划。这时,我突然想到可能上班会迟到,因为我刚睡着前最后一次看手机是6点多,我就最后观察周围,稍微玩了一下,醒了后,一看时间是7点10分,还好,差点迟到!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Re: 一點小評論與建議

文章麋鹿 » 2015-08-17, 17:43

梦中清醒看手、观察周围,再按计划行动,我一般都是这样的顺序。我不知道是不是每次都要回忆现实的一切?如果要回忆的话,梦中清醒后回忆现实的一切都是可行的,只是如果每次都回忆,感觉有点麻烦。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Re: 糜鹿的夢修心得

文章麋鹿 » 2015-08-17, 17:49

2014年的一个“现实”梦境
发生于凌晨的一个半清醒梦,我看手、观察周围,然后看手、观察周围,中间一部分有点失去了清明,胡乱飞了一阵,到了一个大楼旁边,我进入到大楼里面,发现里面很黑,没有灯光,但是借助微弱的光线,我还是可以看到楼梯和墙壁。楼梯很大很宽,我上楼去,我感觉自己迈步困难,呼吸费力,让我有点震惊的是,我当时的知觉告诉我,我的知觉就是我的肉体当时在哪里的知觉,而不是我的能量体在哪里~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Re: 糜鹿的夢修心得

文章麋鹿 » 2015-08-17, 17:57

2015.5.18关于头带
~~~~~The way in the hills up and down, and it was not so easy to climb. After a period of time, I found I exhausted my dream attention, and I nearly woke up to the reality. I controlled the statement of my conscious and I got into the dream once more. I got into the same place, and I found I was at the foot of the hills. I climb the hills once more. Surprisingly, I found this world is the same with the one I just got into in details. So I climbed the hills once more. After a long way climbing, I found I got the same place I just got to in the first partition. Always, I found my dream attention got weaker and I could hardly get my concentration on any thing.Thought about the headband! I didn’t know why , I took my clothes tied on my head. I felt my head tight, and I found I could easily got my concentration on anything. Once I took off the headband, and I found I got weaker once more. At this time, I found my headband was a yellow one. So I kept the headband on my head, and I say my hand and looked around. With the control of my action and my feelings, I flied in the sky, and I could feel the magnificence of the hills.
At the hillside, I came across a strange animal, which like a dog and also like a pig. But I felt it’s a man. I felt the hostile from him, and I wanted to get away. I flied in the sky but I found it not so easy. In the sky, I saw the animal were changing shape, which looked like an ugly man. A few seconds latter, he disappeared like bubbles. I landed on the ground, and I found I got weaker once more. I looked around, I could hardly see clearly the details, and then I woke up. It’s 7:30.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Re: 糜鹿的夢修心得

文章麋鹿 » 2015-08-17, 18:06

2015.4.6
于23:30左右,我准备研究研究。我右侧卧睡,一开始,有一些内在对话,我试着关闭内在对话和其它感觉,仅仅保留对于部分触觉以及视觉的觉察。一开始,是视觉的光芒,我体验着这种光芒,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发现我在触觉上知觉到一种感觉,一种身体的牵引和腹部的撕扯感觉。从知觉上,我知道,我已经进入了守夜状态。在触觉上,我知觉有东西在我附近,我想到了唐望书描述,守夜的时候可以睁开眼睛,我就试着睁开眼睛看一下。睁眼一看,让我小吃惊一下,我发现我还是睡在我的卧室,窗外路灯的灯光从窗户射进来,让卧室的摆设依稀可见,窗台、床头柜子、衣柜等等。一开始我以为可能是真醒,但是,另外一个东西让我推翻了这种认识。我发现在我的床头柜前面,立着一个黑影,估计有1米7高,他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如果说,这个时候我不紧张,那是假的,我有一点小紧张,但是,还不至于在被窝里发抖,因为,结合以往的经验,我知道怎样应对他。况且,平常我也做好了面对不可思议事物的心理准备。他像是半背对我,一点不动,但是,我在触觉上知觉到的这种牵引和撕扯是从他那里来的,如果我把注意力转移到他那里,感觉会更明显,如果我拿起我的盾牌,感觉会减弱。所以说呢,这种恐惧、牵扯、撕裂感,是波动的,只是,和以往不同,在恐惧感增强一些的时候,并没有出现什么特异性的创造物,比如恐怖的老头啊什么的,他还是他,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我试着给他传递意愿,来我这里,我不怕你,你来我欢迎你,不来我会想你。。。。我体验着我的身体,手脚的位置和睡觉的时候是一样的,我抱着我的抱枕垫着我的腹部,腹部有点压力感觉让这种撕扯要好受得多,同时,我试着放开给死亡。这样持续了好久,但是,他依然没什么动静,我只能知觉到前面这些感觉。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这样的僵持让我有点疲倦了一样,同时,我听见了很微弱的人语声。我做了一件事情,我再次准备好以后,伸手去抓住了他。一开始,我知觉是强烈的撕扯和牵引,也许因为我的盾牌和无畏的行动,我发现所有的知觉都变得温和起来,但是,我想,我却慢慢的失去了清明。我抓住的,确切的说,一开始好像并没有实质性的抓住什么,我抓住以后,我像是进入了一种混沌之中,只有这种触觉,让我觉得他还存在。我感觉自己也不那么清明了,因为,我发现开始出现可以解释的东西了。混沌中僵持一小会儿,我发现我抓住了一只手,然后,我进入了一个世界。我以为会是斥候世界呀啥的,结果,进入了一个半清醒梦~~~~~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Re: 糜鹿的夢修心得

文章SW » 2015-08-17, 21:33

你的夢記錄很凌亂,不如自己先好好統計(不是叫你整理),你的清醒夢從開始練習後,每年(每月)的數量,及粗略的進展與心得。

2010 清醒夢()次,進展心得:
2011 清醒夢()次,進展心得:
2012 清醒夢()次,進展心得:
2013 清醒夢()次,進展心得:
2014 清醒夢()次,進展心得:
2015 清醒夢()次,進展心得:

其他問題我回答無數次了,可以參閱早期的做夢者班網頁(當時我們有一群做夢者,每月交夢報告,當中有些也訓練出來穩定的出體能力):

http://www.iali.com.tw/dreamworking.htm

另外,夢是幻,夢中可以超越時空,超越空間要學習換景(不是瞬移),也就是唐望說的「從一個夢(場景)跳到另個夢(場景)」。因為你在第二關,我才跟你強調這點。講「場景」,是因為 VISION(境相)更適合來形容夢境,而不是地球上的某地點,像從上海到北京有實際距離。

時間也是幻,但超越時間有點困難,不過也可以練習,回到自己的過去與未來看看。一切都是幻,三界唯心,萬法唯識,要從夢中去體驗。

不要被時空侷限住,因為一個場景就是一個聚合點位置。而不是在同一個星球從中國飛到北極。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Re: 糜鹿的夢修心得

文章麋鹿 » 2015-08-18, 11:19

OK!谢谢!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Re: 糜鹿的夢修心得

文章麋鹿 » 2017-03-14, 15:19

麋鹿 寫:OK!谢谢!

2016.1.6特殊类别之抓住她

昨天白天,我的知觉极不舒服,忧伤,严重的身体知觉不适,有史以来第一严重,后来我知道为什么了,因为昨天我将目睹了6个病人面对死亡,其中有一个,这会儿已经死了。


梦境记忆消失太快,我无法记住所有内容。打字也很吃力。


中午午休,因为工作缘故,昨夜熬夜,有点困倦。平躺,很快进入状态,失去意识。我发现我在一个比较大的寝室醒了过来。那个寝室有10多个学生宿舍的高低床,黄白色的床单。貌似有点雾霾一样的中午阴天环境,和现实类似。我一个人睡在那里。在我醒来那一刻,我发现我有些额外的记忆:我是和高中同学一起来参加聚会的,虽然那个聚会现实并不存在,但是,聚会内容的回忆历历在目。貌似要在这里耍几天,我是在聚会过程中午休,这个像寝室一样的地方就是个农家乐。


我躺那床上,知觉很严重的沉重感,我没有立即起来。我闭着眼睛,像守夜一样的回忆那似乎属于又不属于我的回忆,我能看见聚会,并能随时进入互动,又像是我在看见他们此刻就在我睡觉那屋子的外面一样。同时,我闭着眼睛,我发现我也能看到我的整个寝室环境。我想,我多半又睡着了。我难以分清,我是真的睡在那里回忆,还是我真的在聚会。我就这样看着,看着,躺着,躺着,聚会着,聚会着,睡着了,睡着了,中途可能还有其他的,不一定记得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发现我的注意力完全切回到了那个寝室,我闭着眼镜看着寝室的一切,我也不确定我的视觉出发点是不是一定是从寝室里面睡觉的那个我那里出来的。我发现寝室的门关着的,门后面一个长方形的宽大的缝隙,感觉有点眼熟,不怎么记得了。不知什么时候,我注意到那缝隙伸出一个女人的手,白色的袖子。她的手在那里抓来抓去的。


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我闭着眼睛从高低床上起来,我抓住了她的手腕,她另一只手也伸了进来,我又抓住另一只手腕。我当时想到了很多问题:不知道为何,梦境中我感觉有点虚弱感,此刻,我是她的对手么?我真正准备好了么?我不怕死,但是失败了会不会死掉?我迅速回忆了望的很多东西,斥候?同盟?完没无缺?


已经抓住了,我没有第二选择,几次差点被她挣脱,可是我孤注一掷,抓住她不放。然后,我知觉世界慢慢的有点模糊,我又似乎看到了她的穿白衣服挣扎的整个身体,但是又看不清。然后,我知觉到腹部很难受,整个身体像是被严重撕扯的感觉,我仍然没有放开她~我发现她的身体发生了变化,我死死抓住的是一团东西,我没有抓住什么实质性的,但是,我又抓住了。世界变得很模糊,但是我的本体感觉和我抓住她的感觉却真实存在。


我一直坚持不动,抓住不放。第一次感觉,坚定不移的信念,战斗~不记得了,我到底打败她没有?反正我没有示弱和放弃。~我醒来几次,每次醒来都是那个高低床屋子,我又进入其他梦境几次,但是,每次醒来都不是在现实,我甚至都有点怀疑,会不会到不了现实了?最后,我还是醒来到了现实了,我也不知道怎样做到的。醒来后,除了言语功能受影响,刚刚的记忆流逝很快以外,其他没有什么特殊异常。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Re: 糜鹿的夢修心得

文章麋鹿 » 2017-03-14, 15:23

麋鹿 寫:OK!谢谢!

2016.1.3

梦境结束,言语功能和现实记忆严重受影响!打字很慢,老是出错!


前面大篇幅半清醒略掉。6点左右,我发现自己在中学寝室醒了过来,巴拉巴拉的折腾洗漱略掉,然后,我们下去教室上课。上课的是我高一的班主任,他是教历史的。他在等我们一个一个签到。我还没签,好像我还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但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坐的第一排,是用余光看讲台的。我发现课桌上面很多垃圾,像是吃了橘子后的垃圾。有点诧异,我收拾了垃圾,准备听老师讲点啥。我看黑板,看不清,我发现忘了戴眼镜。我戴上眼镜,看的很清楚。我发现个问题,那个黑板上面的字都是反的,我想,难道我是在一个镜面世界?镜面世界,如果不看文字,是不容易发现的。


我想,多半是梦境,但是这感觉又特么真实。我要验证一下是不是梦境?随便找了个低调又简单的方法,我用右手食指在桌子上戳戳戳,居然把桌子戳了个洞。这真是梦境,一下子我就清醒了,还跟你们玩啥?就拜拜了。


我假装说肚子疼,不管他们的反应,不顾一切,冲出教室。我能知觉到他们的诧异,但是,我还是坚定不移的往前冲。出来后右转,是个楼梯口,那里真的出来个厕所,现实没有。我只能呵呵,然后下楼到一楼,看手,顺便观察了花台的植物,开始起飞。我发现有人看到我在飞了,不管了。


刚出来的时候天还很黑,像是早上清晨,我飞行,看手,观察周围或者植物,不知不觉,太阳都出来了。我继续坚持,看手,偶尔飞行,观察植物。这一次,咬咬牙,做了很久。中途我有发现一种植物,叶子看起来感觉像尤加利树。我还抓了一把另一种植物,一边飞行,一边观察,维持清醒。我感觉时间过得很快,我像是慢动作,周围下面的人像是快动作,太阳又不知不觉快下山了。因为我看到阳光斜射了。


路上会有行人,我不顾一切的坚定的执着,貌似能排除一些干扰。我感觉能量充沛,很清醒,因为,每一次观察看手,貌似得到一股能量的脉冲感觉。我想,我得再多呆一会儿再控制下醒过来。但是,在有个地方的时候,我又发现一个不停嘀咕的女人,我没有正面看清她,我用余光看到一个白影向我靠近,我飞行还是有那么高,但是,知觉上,我发现要摆脱她很困难。我想,我不能把今天的完整行动搞砸在你手上,我要控制下醒过来。我闭眼,体验肉体的本体感觉,本体感觉到位,然后,突然睁眼,我发现我在卧室"醒"了过来。


醒来的第一件事情,我又闭眼,停止内在对话,很快,我又发现可以看手了。看手的时候,我发现我坐在卧室床沿上,外面的阳光射在我的手上。我准备从窗户上飞出去。我有一点点怀疑是不是梦境,现实飞出去就摔死了。我在窗台戳了戳窗沿,戳了个洞,果然是做梦。在我准备飞的时候,突然想到,我做梦到卧室了,我还飞出去干嘛,赶快观察周围呀!


想到这里,就再次回体了,感觉和上次回体有点像。回体后,我就再次停止思考,一瞬间,我想到我坐起来看手。不一会儿,我就真的坐起来看手了。手上依然是有光亮,不过,这次不是外面的阳光,而是卧室的灯光。我从床上起来,开始观察周围。我发现,我老婆儿子睡的一个床,而且,我还有个老二,老婆正在给他穿衣服。我只能"呵呵"了,我只是做了一个可以看到自己在睡觉的梦,还没有能梦中真正看到睡觉的自己。不过,我还是看了看我睡觉的位置的我,的确很像是我,由于我是右侧卧睡的,没看清面部。不纠结了,我开始观察卧室。老实说,我是第一次这么认真观察卧室,嘿嘿,也是第一次真正认真的做梦,一点也没有玩乐。


窗台,衣柜,墙,甚至刚刚搬进来没两天的书桌,都和现实一致,如果不是床上的人的变化,我还可能真以为是现实。观察了好一会儿,我打开卧室门,进入客厅。客厅光线要稍微暗一点,里面有两个异常:1.我岳父和家里其他一些人在沙发上坐着聊天,与现实不符合;2.地面有建渣,像是在装修房子。在我继续观察的时候,我没有感觉到虚弱,但是,突然我发现整个屋子出现向右倾斜的像闪电一样的亮条,本体感觉告诉我,我被她的脚蹬了一下,真的醒了过来。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夢修心得、閱讀札記及翻譯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