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糜鹿的夢修心得

Being-in-Dreaming、The Wheel of Time、The Art of Dreaming 等書札記、摘譯與翻譯;個人夢修心得整理。

Re: 鹿的梦

文章麋鹿 » 2015-08-01, 10:53

2015.1.23
两个问题:两个世界的切换,两个世界的飞行!梦境中,知觉在两个世界切换。一个世界,陆地山川,高山丘陵,绿草茂盛,天空浮云,光线不是很明亮;另一个世界,天空像是凝固的玻璃块,半透明,地面有很厚的积水,周围可见田地房屋,天空和地面距离比较近,因为我稍微飞行,就碰到了上面的顶部。这两个世界不断切换,切换很快,一开始完全不受控制,在我眨眼之间,在我一念之间?不得而知。后来,切换了很多次以后,我发现地面积水和凝固的天空之间起了风暴,龙卷风,暴雨~我就玩起这个暴风雨开了,我用双手控制风暴,风暴越来越强烈,然后,我在风暴之间飞行。我发现,在风暴之间飞行很容易,而在没有风暴的那个世界,就不那么容易。我没有仔细纠结为什么世界会切换,反正能够稍微控制就实现切换(虽然一开始没发现自己可以控制),我不知道怎么做到的,倒是我反复玩了几遍,两个世界的不同行动的飞行,很有意思。切换了几次,两种情况的飞行完全不同的效果和容易程度,真正有意义的,是一种来源于能量体的不同的知觉,还没有能够很好解释,结束了梦境!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Re: 鹿的梦

文章麋鹿 » 2015-08-01, 11:01

2015.2.8
有些经历,如果你没有真正经历过,你永远都难以想象,也想象不到。
中午午休,唉,我这会儿打字都有点不连贯,老是要打错字,一个字的拼音,要反复打几次,看来,语言功能有点一过性影响。是这样的,一开始,我控制下睡眠,我知道自己是醒的,但是,一点不疲劳,很舒服,我就左侧卧睡一会儿,右侧卧睡一会儿,大概翻身两三次,发现时间过了快两个小时,看时间,1点20了。我想,也许我中途有睡着,然后,我可能不知道我睡着了?然后,我又右侧卧睡,依然控制下睡眠。一开始,我发现一个问题,中央空调设置自动模式,每隔几分钟就要工作,但是,我发现很久都没有听到中央空调的声音。而且,在知觉上,我发现时间的模式发生了变化,在前面的时候,我知觉到时间有变快,就是一不注意就溜走半小时,而这会儿,时间慢慢变得“正常了”。我知觉肉体知觉模糊,然后,我无意识的睁开眼睛,发现我看到的是我右侧卧看到的右手,床单,电视已经桌子地板,同现实一模一样,我闭上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但是,我似乎能动,而且,对周围有微弱的觉察。由于我发现自己能动,我轻轻翻动身体,像是滚动法出体一样,我也害怕自己会真的醒过来,我从床上翻了下来,仍然是闭着眼睛进行整个动作。一开始,我也睁开了眼睛,发现依然床单等,然后,折腾几次,我的视野偶尔能够切换到我出来的那个身体上,好像整个中午也就成功了这一次,我发现我看见自己睡在一个床上,床和地板和现实差不多,但是,屋子却大了很多,床单也变成了蓝色,然后,一个“右侧卧的我”裹在那被子里面。我想到唐望书的记录,我没有去看我自己,还是闭眼吧。我就闭上眼睛从窗户翻了出去。这种知觉很奇怪,从开始到现在,人都特别清醒,一种和以往有点不一样的清醒。知觉上,我看不见周围,但是,我也没有迷糊,没有因为没有视觉刺激的维持来稳定世界而使世界变得不稳定,整个行动以触觉为主,像是盲人的世界,但是,除开触觉以外,在视觉的黑暗中,仍然有一些类似视觉信息的不好描述的东西可以被知觉到,以至于我在黑暗中行动并没有阻碍。出去后,我一路行走,闭着眼睛,因为我只要一睁开眼睛,就依然看到同一副画面,右侧卧的时看到的床单手臂那些,当然,也有触觉,右手有点酸。闭眼走路,我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比较正常,我试着跳一跳,发出响声,也很正常,行动时不疲劳,也不虚弱,我体验整个触觉,借助触觉,我能分辨地面是石板路还是泥土,或者是我踩到杂草了,我也呼吸着冷空气(肉体呼吸的是中央空调的热风),真实程度和现实完全一样,太真实,太清醒,和平常不一样的清醒,这种清醒里面有点什么,还不好解释。而且,不知道为何,我完全不用担心会醒过来。我一路行走,一路体验这种奇怪的状态。走了一段,然后,我发现有点尿意,这时,我睁开眼睛,发现是睡床上那个我有点尿意,我试着放松,居然尿了一点在裤子上(真醒后检查不是事实),具体不描述了,反正和现实尿床一模一样的感觉。尿出来后,当然,尿意也缓解很多,也不像以前那种,即使尿出来了,尿意也缓解不了。我也想,这下轻松了,可以来点大动作了吧!我试着飞行,发现飞行没有那么容易,也不是完全不能飞,行为控制飞行尚且困难,感觉控制好像完全不行。尽管我知觉自己特别清醒,还是想看手确认,但是,手拿起来,一片漆黑,因为我闭着眼的,睁眼也没用,睁眼看到的是床单,唉,看手也无法实现。。。。。。。。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Re: 鹿的梦

文章麋鹿 » 2015-08-01, 11:07

2015.3.13
最近几天有两件奇怪的经历,有个共同点。在知觉上,我感觉像是真正现实经历过的事情,但是,在理性上,那是不可能的,理性认为应该是我的想象,但是,那又不可能是做梦的时候发生的。待辩证!
昨夜两段,三点以后第二段。一开始,我发现自己在一个地方行走,像是广西地形,不怎么想记录,写个大概吧!观察周围,飞行,看手,在里面活动了很久,很久。准备研究利用梦境中的事物切换梦境,没有找到合适的东西。我在里面观察,看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像斥候,发现了一些异常,又不怎么像。好像娱乐一直都不是我的爱好,我就这样观察行走飞行等等做了很久,然后,世界变得不怎么稳定,开始有点模糊了,这时,我发现了一条狗,普通的黑灰色土狗,它来舔我的手。知觉告诉我,它有点不同,而且,只要我把手放在它嘴里,好像我就能得到继续做梦的能量一样。在梦境快要结束那会儿,我继续选择把手放在它嘴里,然后,在我没有任何控制的情况下,模糊的世界一下子就清晰了,我也挺奇怪?我把手拿出来,然后在没有世界消失或者切换的记忆前提下,短暂记忆丧失,又在那个世界行动。又重复前面的过程,直到有个时候,我知觉到口咽部干涩,难以忍受,然后醒了过来,发现真的肉体咽喉部不适。我看了一下时间,6:15分。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Re: 鹿的梦

文章麋鹿 » 2015-08-01, 11:15

2015.4.9清醒但不够清晰
中午,没有回家,,,,本来想研究一下,无奈怎么都没进入状态,我打算放弃,没有想到,居然一会儿我又进入了状态。当时,我就领悟到一个道理,就是,要做梦或者出体,真正要做的,是移动聚合点,是关闭第一注意力,使用第二注意力,是协调两个注意力的控制。当你放松控制了,保持觉察,貌似不关注的关注,貌似不控制的控制,一切自然发生了。说起来简单,领悟起来,还真是那么回事儿。我想到,耐心而温和的控制。我躺床上,详细的体会了整个过程,做了这个记录。最后一次看时间,14:18分,其实,好几次白天进入状态都是14点左右,我想,可能和我一开始躺床上放松有关。刚开始,并没有什么异常,一切来的很快,我知觉到,身体里面由平静开始慢慢的出现一种感觉,像是从脚上开始向整个身体蔓延的酥痒振动的牵扯,像是能量的流动,我能知觉到它流动的过程和方向,甚至有像视觉一样的影像出现。然后,整个身体像是被这种感觉充满,像是充满了电一样,持续的一小会儿之后,我知觉到身体里面的能量发生了变化,能量自己在流动并能被有意识控制。然后我知觉到自己似乎可以稍微整个身体移动,但是,当我要移动的时候,我无意睁开了眼睛,我发现一部分被子遮住我的头,我看到的和现实一样,我以为失败了,我又闭眼,继续体验那种状态。我睁眼很多次,都是看到现实一样的状态,有时我会注意上铺的床底。有一次,我只睁开左眼,我发现我看到现实一样的场景,但是,我把手拿起来,却看不到手,混乱了,不过,我知道我应该是进入状态了。虽然进入了状态,但是,在这个状态中(看不到手,貌似也可能看不到身体),我一时还不知道该怎么行动。不知道折腾了多久,我不打算睁开眼睛了,我准备左右摇晃着起来。感觉要把肉体摇醒了一样,我索性直接爬起来,我去,好疲乏,我感觉呼吸都很虚弱。我不敢睁开眼睛,害怕又看到现实。但是,即使闭上眼睛,我仍然可以看到东西。我闭着眼睛的,很黑,在黑暗中,我移动我的注意力,我发现我可以通过一种管状视野看到现实中我睡觉那屋子的墙壁,好像我并没有怎么移动我的身体,我是在移动我的视野,我观察了那墙壁好一会儿,能看清上面的任何细节,我想穿墙离开,我又不能很好确定这种状态是什么情况,所以还是放弃了穿墙。我准备还是到周围转转算了。移动是很困难的事,但是,只是一个念头,我发现我移动到了一个窗台口,这会儿视野要大一些,但是仍然像是从一个管道中看出去的的样子。我像瞎子一样把那窗台周围看了个仔细,我看到楼下,原来我在楼上的一个窗口,离我睡觉的地方20米左右。我还是不能确定我的状态,我甚至不能确定我是处于出体或者是做梦状态,因为能量体的一种强烈的本体感觉,让我认为我是肉体在行动。虽然清晰度和知觉让我感觉不是肉体在行动,但是,清醒程度让我又不敢确定了。为了确定是不是做梦或者出体,我准备从窗台跳下去试试。跳之前我反复观察周围,然后,我试着让身体跳出窗台,双手抓住栏杆,我发现没有什么重力。这下我放心了。我慢慢飘下去,漂浮到了一楼的平台上,然后,我再跳下到地面。刚一跳,有点点紧张,怕出问题,我又愉快的发笑,消除了很多恐惧。谨慎而愉悦的面对未知,难道就是这样吗?我认为我是在走,但是,我不怎么感觉到脚走路的感觉。这会视野更好一些。下面有太阳(醒后辩证和现实吻合,睡觉前是阴天,我醒来后太阳已经出来了),还有一些行人进出。我像漂浮的蜗牛,我在想我是什么情况?还有,我前面老是有一个支撑着布的架子挡住我部分视野,我动它也动,像是和我一体的,什么情况,让我很不方便。在下面观察了一会儿,我的知觉一下子又回到了床上,我知觉到睡觉的肉体了,要醒来了。我无意识的睁开眼睛,发现我在床上,我看到了上铺的床底。我以为我真醒了。结果,我闭眼后再睁开眼睛,发现的确真的醒了。醒来看时间,14:40分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Re: 鹿的梦

文章麋鹿 » 2015-08-13, 15:30

2015.4.22
时间与空间的过程只是给我们一个机会去发展我们的意识。 The procession of the time and space is just give us a chance to improve our consciousness.
我发现个问题,最近梦境中的时间和现实时间比较有同步性。I found a question that these days the time, when I was dreaming, was synchronous with reality. 昨夜,梦境两段,第一段在上半夜,梦境中一片漆黑,夜间表现。第二段是在下半夜,虽然我入睡时是黑的,但是,等我梦境结束的时候,我发现,梦境中是和现实一样的凌晨表现。There's two parts of dreams last night. The first part of the dream , which happened approximately in the midnight, was in a whole darkness environment and the second part of the dream, which happened approximately early in the morning, had a brighter environment than the first part.
第一段没什么特殊的。There's no special feathers in the first part of the dream.我从床上起来,周围很黑,和现实一样,我发现家里人都在各干各的,像白天一样。I woke up. I found our family were doing things like they did in the day time in the darkness.我有点不解,但是,由于清醒程度不够,又说不出个所以然。I was a little confused, but because of my low degree consciousness, I didn't realize anything abnormal.我在家里闲逛,到处观察。I strolled in my home, and observed anything in darkness. 我发现客厅地上洒满了黄豆,然后,我听到了阳台上有声音。I found there were many soybeans on the floor of my living room and I heard of some noise from the sun deck. 知觉告诉我,那是一只老鼠。My perception told me that It's a mouse.我去找棍子,准备去收拾那个老鼠。I searched for a stick to heat the mouse. 我找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了一根合适的棍子。 Fortunately , I found a suitable one.我踩过黄豆,打开通往阳台的门。I opened the door and got to the sun deck. 阳台上也是黄豆,但是阳台比现实中大多了。The sun deck, which was larger than the one in reality, was full of soy baens either.我在寻找老鼠的过程中,失去了意识,醒了过来。But at the procession of my searching for the mouse, I lost my consciousness and woke up.
第二段,是凌晨的光线,我在一个丘陵地带,像是我的老家。The second part of my dream happened in a place like my hometown.感觉无聊,我看手,观察周围,然后在那里复习飞行。I had nothing to do, watched hands and then l reviewed the lessons about flying.主要是行为控制飞行,我用了很多方式。I tried many types of flying, which was mainly about the action controlling flying.飞行了很久,以至于刚开始的细节我已经不记得了。l flied such a long time that I had forgotten some details of my flying…..我又飞了一阵,结束了梦境! I flied a few times and then my dream ended.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Re: 鹿的梦

文章SW » 2015-08-14, 21:57

不知道對應於唐望的作夢關卡,糜鹿自我評估已經進展到第幾關了?

夢雖很長,但沒有分段(附英文是要給外國讀者看的是嗎?),看起來很吃力。(以論壇的格式,差不多五行就要分段,比較容易閱讀。)

另外,建議可以在睡前擬定幾個夢中任務去練習,夢到什麼都不是很重要或值得研究。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Re: 鹿的梦

文章麋鹿 » 2015-08-16, 00:04

SW 寫:不知道對應於唐望的作夢關卡,糜鹿自我評估已經進展到第幾關了?

夢雖很長,但沒有分段(附英文是要給外國讀者看的是嗎?),看起來很吃力。(以論壇的格式,差不多五行就要分段,比較容易閱讀。)

另外,建議可以在睡前擬定幾個夢中任務去練習,夢到什麼都不是很重要或值得研究。

1.关于关卡问题,虽然我有梦境接触一些我觉的怪异的东西(类似斥候,以后可以附上记录,曾经有点冒进的行动:清醒梦境中多次出现狗,还有就是一团有意识的黑影,最近一次就是在我床边站在我的面前),虽然我也貌似多次看见了睡觉的自己(感觉还不够流畅),我想只能定位到第二关;2.老实说我的写作功底不行的,记录也有些凌乱,这一个记录刚好我的一个英国朋友要看,粗略翻译了一下~还有呢,我写记录有和问题,写着写着会很难受,知觉不舒服,然后会有点呼吸困难,腹部知觉不适,很多时候都会草草收场,我不怎么爱写东西,虽然经过后期加工,还是质量不怎么好,以后改进~3.任务这些也有安排,只是碍于工作生活,也经常被打断计划~很多时候不知道该干嘛,为什么要做这些,但是,好像除了这些,又确实没有什么多吸引人的事情值得去做~4.以前我有个误区,我认为只有理性完全清醒的做梦才是做梦,后来我发现,理性不是完全清醒,在另一种非理性的心智状态下也可以做梦,也可以完成特定任务和行动,而且,好像还有更高效率(比如瞬移),我在想这是所谓第二心智的做梦吗~?这样做梦也有个问题,遗忘相当快,前几天,我在老家醒来,然后,我训练在这种状态下飞行,飞行了很远,路上偶尔会遇到一些人勾引我下去,我一般都不理他们,一共遇到三次,每次遇到1到3个人,目前这样的梦境出现了两次了,都是飞行的时候遇到路人勾引,以前也有遇到,不过那是在比较理性的状态下,一开始被勾引,后来克服了~问题在这里,梦境结束的时候,我假醒在床,我的肉体还没有完全醒过来,大概有几分钟,我仍然能够回忆整个梦境的细节,一旦肉体清醒,我发现,第二次遇到人的经历怎么都回忆不起来~我的感觉,当我的梦境用这个不这么理性的心智的时候,只有在假醒的时候能够很好记忆,醒了就不容易回忆~4.感觉日常修行很重要;其实我的任务安排很不系统,很多时候,行动还有有点莫名其妙~5.我也有很多问题,比如,白天做梦,从床上起来,两只眼睛看到的世界不一样,一只现实一样,一只另一个世界,什么情况?不懂~找找记录,空了附上来~6.谢谢~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Re: 鹿的梦

文章麋鹿 » 2015-08-16, 00:08

SW 寫:不知道對應於唐望的作夢關卡,糜鹿自我評估已經進展到第幾關了?

夢雖很長,但沒有分段(附英文是要給外國讀者看的是嗎?),看起來很吃力。(以論壇的格式,差不多五行就要分段,比較容易閱讀。)

另外,建議可以在睡前擬定幾個夢中任務去練習,夢到什麼都不是很重要或值得研究。

刚又忘记分段了,不好意思,下次记得~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一點小評論與建議

文章SW » 2015-08-16, 13:56

4.以前我有个误区,我认为只有理性完全清醒的做梦才是做梦,后来我发现,理性不是完全清醒,在另一种非理性的心智状态下也可以做梦,也可以完成特定任务和行动,而且,好像还有更高效率(比如瞬移),我在想这是所谓第二心智的做梦吗~

做夢(dreaming)毫無疑問地,你必須清楚自己在做夢。因此在意識等級上,我們劃分了:

1. 普通夢(完全沒認知是夢,就算夢中作了多偉大的事,還是普通夢)
2. 半清明夢(稍微懷疑是夢,但沒有進一步確認)
3. 清明夢(確確實實知道自己在做夢,但什麼時間,睡前的情況都不清楚;被動地被夢牽引去做些活動。)
4. 巫士唐望的 dreaming 做夢狀態(完完全全知道此時此地,正睡覺時間,知道醒前的事,可以主控夢的情況。)

有時候一些夢也會做出類似變夢,或換景,或飛行等等的動作,但由於並非真正明白是夢,所以只能列為普通夢或半清明。頂多只能說這是能量體的直接反應,不代表你具有清明的主控意識,因此沒有多大價值。

麋鹿的夢,從 2010 跳接到 2105,五年是很長的時間,如果沒有用分類統計這樣的方式來自我督促,我覺得再十年也是一事無成。因此,我建議分年統計,並且做好夢的分類。夢的分類你可以看一下做夢者班前期每月夢報告,也參考南開諾布仁波切的書,若找不到,應該可以粗略分為業力夢和明性夢。

屬於業力軌跡又沒有夢中自主意識的夢,通通是普通夢。做夢是訓練意識自主能力,瞬移或飛行,都不算是什麼技巧(也許你的瞬移指的是換景?),夢瑜伽裡的訓練方式這些都沒列。

做夢第二關,達成看手,每次夢中出遊,恢復夢中意識後就看手。然後練習換景(完完全全擺脫第一個夢場景),睡前擬定旅遊計畫,天馬行空的計畫都沒關係。例如去沙漠,赤道,北極,或什麼特定地點,再擴大到月球,其他星球等等。譬如你這陣子計畫到北極,一夢中恢復意識就要記起你的換景計畫,然後想盡辦法換景到北極,就算達陣。下次再換個地點,直到你熟習且具備換景的能力為止。這是為了幫助你做夢體的流暢,不要被夢地點固定了聚合點。

做夢(dreaming)要訓練到成為自己的常態,哪怕是一個月一兩次,總比五個月一次,半年一次要好(聽說寫《與神對話》的作者一生才三次,你覺得這會有用嗎?)。所以生活必須規律,找出自己的做夢型態,每月都維持相同頻率,那做夢(dreaming)才能成為你的第二天性。

By the way, 南開諾布仁波切昨天講解中陰教法,說到法性中陰的認證不是靠心意識,因為死後沒有心的作用,因此要靠生前處於覺觀狀態的串習程度,這句話很重要。做夢成為常態後,才能訓練出真正的能量體,它可以自主行動與判知。(但不是你普通夢出現瞬移或類做夢的情況,你應該還沒到那種串習程度。失控的能量體有時候也是很糟的,唐望故事裡的卡氏常出這種包。)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Re: 一點小評論與建議

文章麋鹿 » 2015-08-17, 17:14

1,关于清醒梦的划分,我以前也划分为普通梦,半清醒梦和清醒梦,前两者划分标准差不多,清明梦和做梦我放在了一起,清明梦常常是梦中清醒,要达到做梦状态,需要清醒后回忆;做梦,清醒入梦倒是容易达到。前辈一般是梦中清醒还是清醒入梦?

2.碍于工作关系,虽然我的清醒梦历史有五年了,中间有3年左右,要拥有一个可以很好利用的夜晚是很困难的,电话随时响,随时离开被窝,这几年几乎是断的,更不用说系统了。分类是个不错的建议,这个我要去看下,以前的记录我几乎很难去看第二次,记录完基本就丢在了那里。要说到自我督促,常常没有前进的理由,也没有后退的理由,好像理性并不愿意让我去做那些。

3,在我刚接触做梦的时候,那时真正感兴趣的是怎样清醒入梦,中间很长时间的混乱,最近时间多些了。关于旅行,以前也破碎的做了一些,我最近也在安排。最近是打算梦中清醒后瞬移到睡觉的地方,再开始周围的旅行。以前我有做过,从我出发的位置,向东南西北飞行。地球上的极地冰雪、沙漠、高山草地树林都见过,只需要飞行到很高的高空,地球看起来比较小的时候,可以看到北极的冰雪世界,赤道附近的热带雨林和沙漠等等,可以再飞下来到任何一个地方,我做了几次,感觉没多大兴趣,因为我知道这些都是我创造出来的,后来没有继续了。

4,好像我的聚合点是有几个固定的位置,无论有意无意,近两年来,经常是在梦中从比较固定的几个位置“醒”过来,然后,胡乱活动,在活动中清醒;因为工作关系,生活规律对我来说有点奢求,只是目前,还好可以拥有一半的夜晚时间属于自己~

5,能量体失控是什么情况?感谢前辈解答!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夢修心得、閱讀札記及翻譯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