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糜鹿的夢修心得

Being-in-Dreaming、The Wheel of Time、The Art of Dreaming 等書札記、摘譯與翻譯;個人夢修心得整理。

糜鹿的夢修心得

文章麋鹿 » 2015-07-31, 08:57

首先,非常感谢能给予个平台交流!贴一些我的记录,希望能认识些真正把做梦当回事的朋友,交流学习!
2010-5-19第一次清醒
。。。
昨天有点感冒,喉咙痛,乏力、嗜睡,我20点左右就上床了。其实我也没怎么注意,只是研究过一段时间的门罗出体,一下子觉察到我当时的身体感觉十分放松,似乎很适合出体。在我上床以后,我刻意的研究了一下出体,按以往的程序进行了一段时间,但是,遗憾的是,没有任何进展,几乎是停止在比较早的一个步骤中,甚至都没有能进入完全放松的状态。可能想到当时有点虚弱的缘故,我完全放弃了出体练习,我出来洗漱完毕后,就再次上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在23:00左右,我清醒过一次,当时我看了一下表,23:05分,又睡着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进入了梦境。在梦中,我看见了我的眼睛,似乎有双眼白内障(怎么可能?),我想遭了。。。我正准备去医院看一下。。。(没有了记忆)再次记忆出现在一片竹林,周围阳光明媚,绿树成荫,风吹竹叶飘动的影子倒映在地上,泥土地面,稀疏可见石板和苔藓,周围可见有房屋,甚至有人活动的感觉。我当时感觉太好了,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在做梦,想到上周看的关于做梦的一些知识(唐望书:看手、观察。。。百度贴吧中描述的游戏等),我便把我的手拿来看,我能看见自己的手,略干枯,颜色深褐色(同现实有差异),我刻意闭上了眼睛,真的闭上了啊,我很兴奋,很激动。我想,既然我的日常意识进入了梦境,那么我应该可以飞的(按以往看别人清醒梦的经验)。我双手向下,向上飞去,真的飞了起来(那种感觉真是太好了)。但是,我害怕会有人看见(大白天被人看见了会飞,多么恐惧的事情啊,况且我根本都不知道在清醒梦之中被梦中的个体看见会怎么样,我该怎么去应对,一片茫然。。。)我又降了下来。我想,我应该换个地方,换什么地方呢?应该是有山的地方。比如我们老家的地方,怎么去呢,我应该可以瞬间转移才对,可以试一下的。我闭上眼睛,想着我要去的地方,就看见了如下图像。(图像好像无法粘贴:图像内容是黑暗背景中金黄色的光亮条)
我继续坚持,继续想着我想要去的地方,然后出现了以下图像。(图像好像无法粘贴:图像内容是黑暗中有个圆形空洞,空洞外面是个世界)
在两幅图像交替的过程中,我还清醒过一次,时间相当短,我清醒后发现自己侧着睡的(醒后检查的确如此,不过可能是假醒)。在出现第二幅图像以后,图像越来越大(我飞入了图像中),最后我完全进入了那个地方。山高、空气清新、遍布绿色,周围没人,我想,这下可以随意飞行了吧!我又看了看手,以超人的姿势飞了起来,飞到一定高度的时候,我发现远处有一群小学生往这边过来了,我立刻靠在了山上,那些小朋友过来以后,他们问我在干什么,我说我在爬山。我下来了,还用河里的一条像蛇一样的鱼拿来吓他们。(其实,这个时候我在想,真是阴魂不散,到处都是人,怎么办?比较明确的是,我是在清醒梦中,看手、闭眼、飞行我都试过了,瞬间传送也试过了。没想到唐望书描述的是真的。不过,对于瞬间传送,不知道是否可以传送得更远,虽然我有想过第一次不要玩的太多,但我当时还是想了想我出生的时候,我想看一下我能不能传送到我出生的时候,我脑海里出现了一排棕黄色的背景上写的“(我的出生日期)。。。”),正在这个时候,出来一个长胡子的女人,她对着我笑,然后,我就醒了。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Re: 鹿的梦

文章麋鹿 » 2015-07-31, 09:04

2010-6-26
眩晕
似乎“文字”对于世界的诠释影响我们对于世界的知觉,但我也只能用文字来记录我的经历与理解。文字对于真实世界的描述就像强大的咒语一样,会让我产生一种力量的眩晕,同时可能伴随视觉、听觉及深部触觉的波动,嗅觉和味觉没有进入知觉范围。这里我用“力量的眩晕”来表达我的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何,也许我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吧!。。。它是一种头部的紧绷感,可以流动,可以是额头上的一阵清凉感,身体流动的酥痒或者漂浮感,可以是视觉上的“3D”感或者是视觉上的波动感。。。。。。。。。这种“力量的眩晕”经常会出现,意义何在?在体验中。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Re: 鹿的梦

文章麋鹿 » 2015-07-31, 09:12

振动
其实我对于振动的体验,可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已往所体验的类似于机体的振动,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振动吧!所以,我认为,昨天夜里的振动,真正的对我“振动”很大。昨夜我真实的体验到振动的感觉。于2010-6-25日23:00左右,我躺在床上,我并没有刻意的放松,但是我就是很放松。我平躺的,渐渐的感觉到了睡意。提到这里,我对自己睡觉过程的意愿已经练习了一段时间——意愿觉察自己正在睡觉。这让我能够在完全失去知觉前对于睡眠过程的知觉达到最长时间(离完全知觉还很遥远)。由于没有什么特殊的记忆,刚开始我没有知觉到什么变化,我意识里面存在的无外呼是放松,意愿知觉睡眠,这是我已往睡觉前常常做的事。对于睡眠的意愿,我是体验到了一种舒服、近似振动的麻木在躯体内的流动,我可以控制并维持这种流动。但这一次,似乎没有多久,我突然知觉到躯体感觉的一种模糊感,舒适和紧绷的感觉消失,我几乎知觉不到我的身体,同时我又知觉到一种躯体感觉到的“振动”,我不能准确的说出我是怎么知觉到这种振动的,不是听觉,也不是触觉,但是我就是知觉到了。不知振动了多久,好像也没有振动多久,我发现我开始下坠,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为什么说是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了?我在下坠,是一种失重的感觉,失重的眩晕感,左右飘动,而且在下降的过程中,我似乎能够知觉到我下降进入的那个空间的介质有一点粗糙,同一般的水、空气是不同的。我的下降飘动可以被我的意愿所支配,我可以控制我飘动的方向,我能看见周围,周围一片黑暗,我知道我不是闭上眼睛的“眼前发黑”,我就是知道我是看见的黑暗世界。在下坠的过程中,有一段时间我听见了很大的汽车声,一会又消失了。我在思考,我在体验,“我是出体了吗?我是在做梦吗?”,我知道我不是在日常的做梦,因为这和以往做梦大不一样,我是清醒意识连续的进入状态的,并不是在梦中的觉知,但前面的部分和出体倒有几分类似。在下降的过程中,我在觉察下降了多少高度,我想我应该从我的卧室下降到街上了,这样想着,突然,我就出现在了街上,我完全清醒,看了自己的双手,因为光线不是很好,我看得不是很清楚,我不喜欢这里的街道,我要离开,我想飞走,但是我看到街上的那么多的行人,我怕太嚣张。我能够知觉到,街上的行人认为我不是那个世界里面的,我能够知觉到它们排除异己的念头,我知觉到了恐惧,它们其中有一个人摸出了枪,击中了我的右侧腹部,我能够感觉到右侧腹部的胀痛不适,我本来想坚持一下,但是我醒了过来。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Re: 鹿的梦

文章麋鹿 » 2015-07-31, 09:22

2010-7-6日晨
。。。
刚开始的场景是在我的老家,我可以飞,我一跳起来会有几十米高,我飞到了一条比较古老的街道上,像是XXX古镇。我逛着逛着,总觉得有一种什么说不清楚的感觉,到了一个店铺门口,我突然意识到我在做梦(和以往不同,我不再像以前那么激动了),。。。我又向前走,到了一个胡同里,两边都是矮房子,阳光很好,前面的尽头是一片水田,里面种得有水稻,水稻约么40cm高左右,再往前就是一条河,河的对面是丘陵,在河水与水田之间,有一颗大树。我飞快的往前跑,到了水田旁边,我向前一跃,就跨过了水田,到了树上,我握住树干,一种实实在在的感觉,(我想这里肯定适合研究,没人骚扰)我进行观察练习,看手--观察叶子--看手---观察叶子。。。进行了三次,其间我体验了一下。体验什么呢?体验这种状态,我体验我会不会突然一下就醒过来,我试着继续保持梦境中的状态。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树上有一个我的大学同学,是个女生,平时几乎没有交流。我看着她发呆,知觉告诉我,她在向我传递信息,她向我传递的信息是:这也是她的清醒梦世界,也还有其它的和我一样的人在这个世界,她说我们可以划船去看看他们。我不大相信,但是我还是下树了。我们下树后去划船,但是船是烂的,我用我的意念把它修好了。。。刚修好,不知道怎么的,我就醒了。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Re: 鹿的梦

文章麋鹿 » 2015-07-31, 09:39

2010年8月31日星期二
5点半左右,迷糊中,我起床小了个便,倒头又睡。我不知道在床上躺了多久,现在想来,可能几分钟吧!并没有刻意的意愿什么,但是我发现我知觉到了一种沉重,我感觉到床在变软,在下陷,周围一片黑暗。我捕捉到这种状态,我意愿下沉,开始的时候似乎停顿了一下,但一会以后,我就缓慢的下沉了,周围仍然是一片黑暗。在下沉的过程中,我意识到了以前的经验,我知道意愿中的环境就会出现,我也想到以前我一直希望能够在绿树成荫的草地山林里面进行研究,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意愿草地。没想到,我发现我的手碰到的地方很硬,上面冰凉冰凉的不平整,刚开始我以为我碰到的是我的席子(我床上的席子也差不多这样的感觉),我立马断绝了这样的想法,因为这个想法会让我很快的清醒。我继续意愿草地,我摸到了草,我似乎站了起来(先是躺着的),但是周围还是黑的,周围的草都看得不清楚。当时我想到了2件事情,一件是我要看一下这是不是普通的半清醒的梦境(失败的是我没有想到看手或者是凝视),我选择了看周围有没有我可以控制的人,因为以前普通梦境中的人都是难以控制的;还有就是我需要阳光,太黑了。我意愿人的出现,对于什么人出现,我考虑了一下,其实我也没有明显的非分之想(在梦境中太多非分之想只会让你的梦境研究快速的失败),我意愿了一个美女。没想到真的有一个美女,...她会耗尽我支撑世界的所有能量。我意愿她消失,我大声的喊到:让她消失…果然,她变成了五颜六色的光芒消失了,同时,我看到了阳光,周围的世界也亮了。能够到这个世界,真的很高兴,就像在地底埋了多年以后,初次见到阳光一样。
周围到处是山,还有河流。我首先想到的不是看手,而是飞翔。和以往一样,我意愿飞翔,我飞上了天空,飞的姿势和以往一样,我仍然感觉是某个东西在托着我往上飞,而且要保持特殊的动作,这样我老是担心会掉下来,我觉得很不爽。也有几次,我意愿飞翔后,我很自如的在空中保持各种姿势飞翔,但是我没有完全灵活的控制我自己自由的飞翔,可能是因为我的意识没有能够灵活的控制意愿吧!也就是方法不对,以后还需要训练。在飞翔中,我鸟瞰陆地,我仰面在水上飞行,那种感觉,今生都是初次体验。我四处探索这个世界,而且我在通过集中注意力于周围的环境来稳定这个世界,同时我也在尽量延长我在这个世界中的时间,并且体验我在这个世界存在的状态(到后来,我实际梦境时间不到一个小时,但我在那个世界中的时间感觉告诉我我经历了几个小时),我来到一个广场,阳光明媚,像古埃及的那种,周围是城墙和一些小巷子,我的知觉能够告诉我东南西北方向,我甚至知道周围每一个方向是什么样子(似乎我没有去过的).......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Re: 鹿的梦

文章blairan » 2015-07-31, 11:07

麋鹿 寫:振动
其实我对于振动的体验,可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已往所体验的类似于机体的振动,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振动吧!所以,我认为,昨天夜里的振动,真正的对我“振动”很大。昨夜我真实的体验到振动的感觉。于2010-6-25日23:00左右,我躺在床上,我并没有刻意的放松,但是我就是很放松。我平躺的,渐渐的感觉到了睡意。提到这里,我对自己睡觉过程的意愿已经练习了一段时间——意愿觉察自己正在睡觉。这让我能够在完全失去知觉前对于睡眠过程的知觉达到最长时间(离完全知觉还很遥远)。由于没有什么特殊的记忆,刚开始我没有知觉到什么变化,我意识里面存在的无外呼是放松,意愿知觉睡眠,这是我已往睡觉前常常做的事。对于睡眠的意愿,我是体验到了一种舒服、近似振动的麻木在躯体内的流动,我可以控制并维持这种流动。但这一次,似乎没有多久,我突然知觉到躯体感觉的一种模糊感,舒适和紧绷的感觉消失,我几乎知觉不到我的身体,同时我又知觉到一种躯体感觉到的“振动”,我不能准确的说出我是怎么知觉到这种振动的,不是听觉,也不是触觉,但是我就是知觉到了。不知振动了多久,好像也没有振动多久,我发现我开始下坠,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为什么说是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了?我在下坠,是一种失重的感觉,失重的眩晕感,左右飘动,而且在下降的过程中,我似乎能够知觉到我下降进入的那个空间的介质有一点粗糙,同一般的水、空气是不同的。我的下降飘动可以被我的意愿所支配,我可以控制我飘动的方向,我能看见周围,周围一片黑暗,我知道我不是闭上眼睛的“眼前发黑”,我就是知道我是看见的黑暗世界。在下坠的过程中,有一段时间我听见了很大的汽车声,一会又消失了。我在思考,我在体验,“我是出体了吗?我是在做梦吗?”,我知道我不是在日常的做梦,因为这和以往做梦大不一样,我是清醒意识连续的进入状态的,并不是在梦中的觉知,但前面的部分和出体倒有几分类似。在下降的过程中,我在觉察下降了多少高度,我想我应该从我的卧室下降到街上了,这样想着,突然,我就出现在了街上,我完全清醒,看了自己的双手,因为光线不是很好,我看得不是很清楚,我不喜欢这里的街道,我要离开,我想飞走,但是我看到街上的那么多的行人,我怕太嚣张。我能够知觉到,街上的行人认为我不是那个世界里面的,我能够知觉到它们排除异己的念头,我知觉到了恐惧,它们其中有一个人摸出了枪,击中了我的右侧腹部,我能够感觉到右侧腹部的胀痛不适,我本来想坚持一下,但是我醒了过来。


你說的那種震動,我也時常在快進入夢裡前還未達清醒時會有,那種,震動以我經驗來觀察好像是一種身體深沉處秘密的聲音(我的上師也是開示聲音也有秘密的)。
blairan
一般會員
 
文章: 283
註冊時間: 2012-09-18, 09:35
來自: 台灣花蓮

Re: 鹿的梦

文章麋鹿 » 2015-07-31, 11:16

这种振动可以利用于行动,目前我还不怎么解释的清楚,是可以出现的,估计和能量有关!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Re: 鹿的梦

文章blairan » 2015-07-31, 11:21

麋鹿 寫:这种振动可以利用于行动,目前我还不怎么解释的清楚,是可以出现的,估计和能量有关!

它是一種能量我也認同,如果您說可用於行動,在夢上面來說我倒是還沒這經驗,但在修持氣脈上這能量可以轉換成一種開發脈輪的實際體驗的導火點
blairan
一般會員
 
文章: 283
註冊時間: 2012-09-18, 09:35
來自: 台灣花蓮

Re: 鹿的梦

文章麋鹿 » 2015-07-31, 12:44

blairan 寫:
麋鹿 寫:这种振动可以利用于行动,目前我还不怎么解释的清楚,是可以出现的,估计和能量有关!

它是一種能量我也認同,如果您說可用於行動,在夢上面來說我倒是還沒這經驗,但在修持氣脈上這能量可以轉換成一種開發脈輪的實際體驗的導火點

振动,酥痒流动,发紧,麻木,漂浮等,一般多见于肉体的知觉,是可以控制的,在这一点,和行动倒是有一定关系~我们所有的行动信息都是来源于可以知觉到的感觉,无论清醒与否,无论肉体还是做梦,都有可以利用的信息~
麋鹿
一般會員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5-07-30, 15:58
來自: 四川成都

Re: 鹿的梦

文章blairan » 2015-07-31, 12:49

麋鹿 寫:
blairan 寫:
麋鹿 寫:这种振动可以利用于行动,目前我还不怎么解释的清楚,是可以出现的,估计和能量有关!

它是一種能量我也認同,如果您說可用於行動,在夢上面來說我倒是還沒這經驗,但在修持氣脈上這能量可以轉換成一種開發脈輪的實際體驗的導火點

振动,酥痒流动,发紧,麻木,漂浮等,一般多见于肉体的知觉,是可以控制的,在这一点,和行动倒是有一定关系~我们所有的行动信息都是来源于可以知觉到的感觉,无论清醒与否,无论肉体还是做梦,都有可以利用的信息~

:)
blairan
一般會員
 
文章: 283
註冊時間: 2012-09-18, 09:35
來自: 台灣花蓮

下一頁

回到 夢修心得、閱讀札記及翻譯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