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新版《夢瑜伽》繁體中文審校問題討論

Being-in-Dreaming、The Wheel of Time、The Art of Dreaming 等書札記、摘譯與翻譯;個人夢修心得整理。

文章SW » 2015-02-01, 21:20

由於交付出版社排版在即,做夢者班成員目前全數投入新版《夢瑜伽》中英文核對的工作。如下所列:

0. Editor's Introduction YL(美國碩士)
1. The Nature and Classes of Dreams YL
8. The Pilgrimage to Maratika JOYCE(英國碩士)
9. An interview with Chogyal Namkhai Norbu JOYCE
10. The Buddha No Farther Than One's Palm GULUBEE(美國雙碩士,英文老師)
11. A Brief Biography of Chogyal Namkhai Norbu GULUBEE

感謝這些無名英雄的默默付出,雖然出版時不會出現他們的名字,我還是要在這裡留下對他們的感謝。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死後舍利住於禪觀?

文章SW » 2015-02-01, 21:20

新版《夢瑜伽》第六章明性之夢,列了南開師三個由明性所顯現的夢,第三個夢夢到上師圓寂,去找舍利未著,原來是被空行帶到空行層面去:

那個時候我感到非常悲傷,哭喊起來,“喇嘛仁波切,希望你的慈悲永不停息地眷顧我。”我猛力地祈請著。黑衣女人說,“你不該懷有這樣沉痛的悲傷。堪欽饒俄色仁波切以光明本質之身會在相當於人間二十一年的時間裏安住於不動禪觀之中,之後他將會重新轉世為人利益眾生、廣傳教義。”

"You should not allow intense sorrow like that. After Khen Khyenral Odser Rinpoche remains in undistracted contemplation as a body of luminous essences for twenty-one human years, he will again take a human body to benifit the teachings and beings." (p. 109)

Joyce:原文是 remains,原譯為「骸骨」,我都改為「遺骸」,但到最後幾段,remains 都被譯為「舍利」,由於我不清楚是否在佛塔裡的就稱做舍利,舍利的原文還是 remains 嗎?

我對於死後舍利還有「不散亂的禪觀」(undistracted contemplation)寫去問資深佛友:

SW:上師死後在空行層面的舍利處於不散亂的禪定或禪觀有沒有其他名詞來說明?我覺得這個舍利還有散不散亂的說法很奇怪,原譯為不動禪觀,但英文 undistrated 並非不動 unmoving 的意思。

資深佛友:物質層面的舍利融入五大中去了,意思是回到五大體性中去了,同於五大了,因為物質、五大是和上師佛在人間顯現的人身這樣的化身相關聯的,當五大徹底地轉化後,是一個融入一個,或者說陸續隱沒於法界的(留下舍利有兩種可能:或者行者沒徹底完成五大的淨化、轉化,或者行者發願留下俗人可以看到、接觸的的東西以利益他們同時作正法住世的緣起);
非物質層面的舍利還在,是說精神層面的五智仍以純淨幻身或虹光身的形式顯現和存在,不散亂的狀態是個比喻,拿禪定來做比喻,實際的意思是:不生不滅,超越生死輪轉了;之所以用禪定來做比喻,是怕弟子執著於“死了”、“重生”這樣的概念而忽略了同時存在的法身佛、報身佛的層面,因為生死如同醒夢或者猶如出入定,而三身是任運的,猶如波浪和大海的關係。
我表達能力不強,以上是勉強的說明。

關於死後舍利還能不散亂的禪觀,也是剛剛看《蓮師傳:蓮花生大士的生平故事》,有個「禪坐堂(不動等持堂)」,我查了一下不動等持,等持就是三摩地,也就是禪定,contemplation 大陸師兄喜歡翻譯成禪觀,也不需要從頭到尾一以貫之,人都在法身界了,所以要用一點有境界的語詞來代替。

Joyce:看資深佛友對舍利的解釋,似乎是肉身留下的遺骸也稱做舍利,融入五大非物質層面的也叫做舍利,所以英文都寫 remains,層面不同的remains, 這樣理解對嗎?

SW:錯。依照藏人風俗,一定是火化(上師叫荼毗),沒有肉身遺骸這種東西,燒剩下的東西,以南開師這種等級的上師一定有舍利子。舍利子是不淨肉身全燒光後剩下的不壞精華(金剛)。
文中提到該物質舍利被空行拿走到其他層面了,變成非物質舍利。因為空行母所在層面不能說還有舍利那樣的物質化東西,所以才說非物質。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完熟的幻身」

文章SW » 2015-02-01, 21:21

第九章南開諾布仁波切訪談

邁克:那洛六法(Six Yogas of Naropa,註7)中所講的幻身(mayic body,註6)跟作夢是什麼關係?
法王:作夢是證得幻身的主要途徑。如果你有幻身的經驗,就會容易瞭解夢是如何運作的。
邁克:發展幻身的價值是什麼?
法王:以完熟的幻身,你即完全證得了虛幻(the unreal)。

Joyce:「完熟」會不會是太新潮的字眼啊? 這整句實在太詭異了,可是我明明是貼過來的,我後來在文章中找不到上面這整句,第九章內找不到了....那就算了。

SW:不會啊,我總不能說「達到幻身的完全」,這跟達到能量體的完全是一樣的,那麼「以完全的幻身」不是更怪?英文是:

With a developed magic body, you have total realization of the unreal.

這句我想了一會兒就決定這樣翻譯,原稿寫「隨著幻身的修行,你就會完全悟到不真實的含義」,真是味道差太多了。Total realization 是一種完全證悟,但這完全證悟指的是 the unreal,以幻身成就而言還算不算達到虹光身的成就我不清楚,但以宗喀巴和耶喜喇嘛的幻身成就例子,算是還未究竟,因此宗喀巴死後法性中陰還在修法才達到究竟成佛境界。

03/02 上午我本想看看《慈悲與智見》有沒有相關註釋可以參考翻譯,又看了一遍〈舊譯學派與新譯學派的整合〉,這篇倒數第二段說到「佛果位有賴於修習世俗幻身與勝義光明雙運而證得」,正好我跟 Joyce 討論證得幻身不算究竟證悟,所以才說只完全證得虛幻,還有光明要證,才會來到下一章淨光修持。

Joyce:我覺得這個字還蠻酷的,就像是棒球名詞 "完封",只是蠻新潮,第一次看到,所以提出來。完熟是完整或完美成熟吧,我也沒意見啦!

資深佛友:我也曾對第九章兩三處的用字最初感到不習慣,但是仔細思考之後,認為都是精當的。
其實有了南師這些精要,我都覺得仔細體會和探尋每一個夢不是太必要了,要是能增長明性,那一切皆轉。其實上師們的體驗既是豐富的,又是單純的。能夠逐步萬法歸一,把無數的問題歸結為一個問題,然後解決這一個問題,或者認識到這個問題也並不存在,那所有的問題也就都解決了。本質上的學習、修持和行善,和規矩上、表相上的學習、修持和行善,是有著很大很大差別的。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關於「西藏英文」的翻譯

文章SW » 2015-02-01, 21:21

Dustin:我讀南開諾布仁波切的英文著作 Dream Yoga and the Practice of Natural Light,碰到很多"西藏英文",我找不到合適的字典來查,不知您有何建議? (很感謝您設立此網站,也非常佩服您的能力,非常嚮往……)

SW:這點恐怕是無能為力。我曾經網路上看到一個,不過像是圖書館的檢索系統,給的是編號,但沒有連結,所以是沒有用的。以我校對第六章明性之夢(Dreams of Clarity)時碰到,南開師寫小時候說他正在讀毗瑪拉(Vimala)對「Namasagiti」的釋論,想找上師給予灌頂指導。

這個「Namasagiti」到底是什麼?我查到有限的資料不超過三筆,當中一份英文出版的內容說到,Namasagiti 是藏人對文殊師利的稱號,通常在唸誦佛號時的名字。這份文件來自吐魯番的古籍,說到藏人視其為阿底佛。原來阿底佛是文殊菩薩啊!原譯在註釋 30 翻譯為「反覆唸誦文殊師利的名號」,英文是 Reciting the Name of Manjushri,全部都是大寫表示專有名詞。

我還以為是文殊師利寫的書。後來我讀點《蓮師傳:蓮花生大士的生平故事》,有個《佛說文殊真實名經贊續》,我馬上去找我一本《聖妙吉祥真實名經》,書上寫 Arya-Manjusri-nama-samgiti,所以第六章說的 Namasagiti,就是《真實名經》。

還有第九章提到某種叫 theurang 的眾生,跟人相近但不是人,可以跟人類生下後代,屬於一種叫 nyen 的族類。註釋說 nyen 屬於天龍八部鬼神,但是我們這裡網頁都是翻譯自梵文,什麼阿修羅、夜叉、緊那羅等等,上面兩個西藏拼音是藏文,沒有辦法查到藏文的天龍八部說法。

後來查相關網頁說明 nyen 這是苯教的鬼神名稱,只是被歸類於天龍八部,我看 nyen 也不是那八種眾生。但我也不能音譯為「年」,牠也不是中國過年的年獸;theurang,按照發音是像「特污染」,我覺得發音起來有諧音,後來決定這幾個鬼通通不翻譯了。

以下相關網路資料,基本上是沒有任何幫助,有些根本又是出自南開諾布仁波切:

5 mdos Most important type of ransom ritual used to dispel harm and obstacles caused by the lha, nyen, lu and the eight classes of gods and spirits. (Drung, Deu and Bon, Narrations, Symbolic languages and the Bon tradition in ancient Tibet, p. 77, Namkhai Norbu, Dharmsala, 1995.) These are the rituals of suppression, burning and throwing which are described further into the text.

http://www.saraswatibhawan.org/sbpubsar ... agkpa.html

Dalha: personal protectors of man, house, tent, They appear in groups of 3,5,7,9,13 (Bön numbers); Mu: heavenly spirits (good), Dü: heavenly spirits (bad), identified by Buddhism with Mara; Tsen: protectors of the 12 Tibetan tribes (ancestors); Nyen: demons of the middle kingdom bringing lepra, plagues, etc; Tanlha: mountain gods; Tserin Shed Nga: the Twelve Sisters of Long Life, Lu: snake-gods corresponding to the Indian nagas; Strinpo: vampires living in cemeteries; Rolans: walking corpses; Mamo: demonesses with long hair, who Buddhism recruited as protectresses of oracles and as companions of Pelden Lhamo the protectress of Tibet. Many of these were drafted or coaxed by the great Buddhist "Magicians" (Padmasambhava, Tilopa, Naropa, Marpa, Milarepa) after fierce fights to serve as protectors of the Buddhist Dharma.

http://rolfgross.dreamhosters.com/Texts/Buddhas.htm

WARRIOR...Pawo: "One who is brave, not afraid of being yourself." (Trungpa: 1975)...dpa' bo: male space farers...dgra bla: a warrior spirit....dgra lha: a warrior spirit...dpa mo: female warrior....sems dpa: heroic being...(sems: mind...pa: hero)......Pawo (fem: pamo) were used as the words for Medium in: (David-Neel: 1931..pg 41)....Viracarya means warrior teacher...."female wizards are called 'nyen jomo' (rNal hbyor ma: female hermit) and their male counterparts, known as 'pawo' (dpa bo: hero)." (Nebesky: 1952..pg 151)..."Warrior (artestar) is an 'order establisher' in a high crested helmet and carrying a spear. Corresponds to the Mithra tauroctonos motive." (Campbell: 1968..pg 332)..."To carry out the obligations of the sun god Huitzilopochtli the Aztecs had to make themselves into warrior people. Different orders were named Eagle Warriors or Jaguar Warriors and regiments were such as Day Sun Regiment and Night Sun Regiment." (Hawkes: 1962..pg 156)...

http://www.angelfire.com/vt/OkarResearch/9deites.html

DEITIES...."eight classes of non-human beings: dud, tsen, lu, lha, nyen, mamo, shinje, gyelpo, and then shaza, nodjin, sinpo"..(Nebesky: 1975..pg 254)..."divine and semi-divine beings such as lha, lu, nyen, sadag, dud, mamo, shinje, tenma, kyongma, etc."..(Norbu: 1995..pg 125)...

http://www.angelfire.com/vt/OkarResearch/deities.html

小知識
佛經中「天龍八部」:
  「『天龍』八部這名詞出於佛經。許多大乘佛經敘述佛向諸菩薩、比丘等說法時,常有天龍八部參與聽法。如《法華經:提婆達多品》:『天龍八部、人與非人,皆遙見彼龍女成佛』。 『非人』是形貌似人而實際不是人的眾生。『天龍八部』都是『非人』,包括八種神道怪物,因為以『天』及『龍』為首,所以稱為『天龍八部』。八部者,一天,二龍,三夜叉,四乾達婆,五阿修羅,六迦樓羅,七緊那羅,八摩呼羅迦。」(見金庸著《天龍八部‧釋名》,頁5,明河社出版有限公司,1996年3月第17版。)

「夜叉」是佛經中的一種鬼神,有「夜叉八大將」、「十六大夜叉將」等名詞。「夜叉」是本義是能吃鬼的神,又有敏捷、勇健、輕靈、秘密等意思。 「維摩經」注:『夜叉有三:一在地,二在空虛,三天夜叉也。』現在我們說到夜叉都是指惡鬼。但在佛經中,有很多夜叉是好的,夜叉八大將的任務是 「維護眾生界」。

「緊那羅」在梵語中為「人非人」之意。他形狀和人一樣,但頭上生一隻角,所以稱為「人非人」,善於歌舞,是帝釋的樂神。

夜叉等名目 (gnod-sbyin la-sogs-pahi ming)

夜叉 Yaksha, Yakkha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新版《夢瑜伽》英文版封底的文字

文章SW » 2015-02-01, 21:22

以下是 2010/03/10 提供給橡樹林出版社,關於英文版封底的文字,以作為本書通路宣傳之用:

作者法王南開諾布(Chogyal Namkhaii Norbu)是一位來自大圓滿傳統的西藏導師,曾任義大利那不勒斯大學東方學院教授,並著有許多書籍,包括《水晶與光道》(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無上的泉源:大圓滿心部基礎密續》(The Supreme Source: The Fundamental Tantra of the Dzogchen Semde)及《大圓滿:自圓滿狀態》(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等。

編者麥克‧凱茲(Michael Katz)是一位心理學家與合格的幻輪瑜伽(Yantra Yoga)教師,並針對清明作夢(lucid dreaming)主題廣泛授課演說。其自 1974 年起修習藏傳佛教及大圓滿,著有環境行動小說《白色海豚》(The White Dolphin)。

在《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中,法王南開諾布針對在睡眠與作夢狀態發展明性給予指導教示。作夢狀態係屬加強自我覺知(self-awareness)——即大圓滿——廣博體系的一部分,法王南開諾布超越西方一般所普及的清明夢練習,介紹諸多引導作夢狀態的方法,而在這個傳統中,作夢狀態清明性的發展被置於為達解脫之終極目標而生起更大覺知的脈絡中。

這部增訂版包含法王南開諾布著述多年深奧的個人大圓滿書籍的額外內容,依第一版所強調在作夢與睡眠狀態發展覺知的特定練習,再予以擴展與深化。

此書亦收錄十九世紀大圓滿大師米龐仁波切所著之教言,提供對於此禪修與覺知的超凡形式更多的洞見。


「一位公認的導師關於睡與夢更高可能性的一份啟迪人心的個人記錄,為尋求覺醒的夢者所必讀。」

——史蒂芬‧拉貝吉(Stephen LaBerge)博士,清明研究社(The Lucidity Institute)主持人;《清明作夢》(Lucid Dreaming)作者,另合著有《探索清明夢的世界》(Exploring the World of Lucid Dreaming)

「南開諾布仁波切是當今在西方教授的最偉大的西藏禪修大師及學者之一,他的明白易懂的夢瑜伽教法,對任何有志於作夢與死後(the after-life)的佛法修行與見地的人來說是非常珍貴的。這些深奧與解脫的智慧教法來自古代西藏大圓滿傳統,對於此生、現實的本質以及意識與心的本性提供新的觀點與洞察。我本人抱持極大的興趣閱讀此書,並推薦給我自己的學生。」

——舒亞‧達斯喇嘛(Lama Surya Das),著有《喚醒內在的佛陀》(Awakening the Buddha Within)、《喚醒菩提心》(Awakening the Buddha Heart)、《佛性的遊戲》等書,並於美國麻薩諸塞州創立大圓滿基金會

(以上文字 SW 翻譯)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新版《夢瑜伽》提到的「人非人」

文章SW » 2015-02-01, 21:23

以下摘自第九章「法王南開諾布專訪」:

麥克:是否有其他不尋常的事會在夢裡發生,或是透過夢發生呢?

法王:「不尋常」是個相對的說法,但是我要講幾個故事或者可以說明。很久很久以前在東藏某個省——至今依然存在,有兩戶人家生活在那裡,彼此是親戚。其中一戶人家有一個女兒,她每天都到叫做貢卓(Gundron)的山上。

貢卓是這個地區一位重要的護法居住的地方,山上有一塊特別的岩石,據說是這位當地護法的所依物。這個年輕少女每天都去這塊岩石的附近,把牲畜帶到那裡放牧,她到了那就待在岩石突出部分底下休息,讓狗和羊四處吃草。一天下起了雨,她躲到岩石底下睡了很久,在她的夢裡,她跟一位年輕且非常強壯的男人在岩石旁。儘管只是一場夢但對她來說看起來非常真實,他們一起聊天並有了性接觸。

之後她醒來發現她所經歷的是一場夢,但是幾個月後,卻發現自己懷孕了。她的父母很驚訝,因為他們住的地方附近沒有其他男人,而且離其他戶人家非常遙遠。

九個月後她生了一個非常強壯的嬰孩,後來長大成為一個特殊的人,他不是長得很好看,但是身體非常強壯。他用許多大樹建了一個房子,因為他非常強壯而遠近馳名。

這個時候,東藏的德格(Derge)國王為蒙古的入侵所擾,國王要求此區域所有的男人都來當兵以保衛西藏。這個強壯的男人因為打敗許多蒙古士兵而聲名大噪,後來成為這個省的首長。這個故事寫在我所讀的一本書裡,這本書是關於我母親家族的歷史和起源。你大概想知道我是否相信這個故事吧?是的。在西藏有很多類似的家族故事,這樣的故事在西藏的古代歷史中並非什麼很不尋常的事。

在古代傳統中經常提到 theurang。Theurang 是一種眾生的類型,與人類相仿但不完全是人類(中譯按:「人非人」的一種)。Theurang 屬於 nyen(註9)一類,大多數當地護法都被認為來自 nyen 類。在 nyen 這一類中,有稱為 masang 和 theurang 的眾生。

這些眾生被認為與人類很接近。如前所述,人類和 theurang 之間有性接觸就會有下一代。事實上,有另外一本關於西藏第一位國王的書,說到這位國王來自東藏一個叫普沃(Puwo)的地區。根據這個由十一世紀大圓滿上師所寫的記載,有一位婦人與 theurang 發生關係生了幾個孩子,其中一個小孩叫烏貝拉(Ubera)。當這個小孩逐漸長大,因為他具有超能力,一些苯教的祭司使用占卜和星象推算想瞭解他是怎樣的小孩。他們對他的這些能力有點害怕,所以他們說這可能是 theurang 的小孩,必須要被帶離這個地區,否則他們會有問題。後來,他們做了些儀式驅趕 theurang,並將他送出普沃。最後他到達中藏,那個時候中藏沒有國王,當人們發現這個小孩具有超能力時,他很快就被推舉成為藏王。他被稱為普嘉(Pugyal),「嘉」(gyal)的意思是「王」,而「普」(pu)則指「來自普沃地區」。因為是第一位藏王的緣故他的名字廣為人知,但絕大多數人並不知道這名字的由來。而這本我提到的歷史書講述了這個故事,還有其他人類與 theurang 眾生接觸的例子。

註9:nyen:屬於八部鬼神(天龍八部),包括 masang 和 theurang 等。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第十一章 法王南開諾布簡傳

文章SW » 2015-02-01, 21:23

法王南開諾布(Chogyal Namkhai Norbu)藏曆土虎年(1938)十月八日出生於東藏,他的父親來自貴族家庭亦為政府的一位官員。

兩歲時他被兩位禪修大師認證為阿宗珠巴(Adzom Drugpa)的轉世。阿宗珠巴是二十世紀早期偉大的大圓滿大師之一,是第一世欽哲仁波切(Khyentse Rinpoche)的弟子、也是巴楚仁波切(Patrul Rinpoche)的弟子,這兩位卓越的上師都是十九世紀東藏利美(不分教派)運動的領導者。阿宗珠巴是一位伏藏師——封藏寶藏文本的取出者,在三十歲時即從無與倫比的吉美林巴(1730-1798)處直接獲得淨觀。阿宗珠巴之後成為很多當代大圓滿老師的上師,其中包括法王南開諾布的叔叔多登烏金丹增(Togden Ogyen Tendzin),他成為法王南開諾布的第一位大圓滿上師。

在他八歲時,法王南開諾布另外被第十六世大寶法王(Karmapa)和第十一世泰錫度仁波切(Tai Situ Rinpoche)認證為著名的竹巴噶舉(Drugpa Kagyu)大師那旺南嘉(Ngawang Namgyal,1594-1651)的轉世,其為歷史上不丹(Bhutan)國的創建者。

從八歲到十四歲,法王南開諾布進入佛學院就讀、閉關,跟隨知名上師一起學習,包括女性上師阿育康卓(Ayu Khandro,1838-1953),那時她已 113 歲高齡,且閉黑關長達 56 年。法王南開諾布從她那裡接受了眾多的傳承,隨後亦密集閉關修習。

1954 年,他以西藏青年代表的身分應邀前往中華人民共和國訪問,自 1954始,他在中國四川成都的少數民族西南大學擔任藏語講師。在中國居住期間,他的漢語和蒙古語亦十分精通。

當他十七歲時,他根據夢中獲得的一個淨相,回到他在德格的家,前去參見他的根本上師蔣秋多傑仁波切(Changchub Dorje Rinpoche),其住在東邊一個偏遠的山谷裡。作為一位開業醫師,蔣秋多傑領導一個完全由在家居士、瑜伽士和瑜伽女組成的社區。從這位大師那裡,法王南開諾布接受了更多的大圓滿精髓教法的灌頂和傳承,更重要的是,根據法王南開諾布所說,這位大師將他直接導入到大圓滿的經驗之中。法王南開諾布在他那待了約六個月,經常協助蔣秋多傑仁波切行醫,擔任他的抄寫員和秘書。

在此之後,法王南開諾布前往中藏、尼泊爾、印度和不丹展開一次長期的朝聖之旅。回到他的出生地德格後,他發現惡化的政局已經導致武裝衝突的爆發,只好繼續旅行,他首先抵達中藏,最終在錫金出現。於 1958 年至 1960 年間,他住在錫金的甘托克(Gangtok),受雇為錫金政府發展辦公室藏文教科書的作者和編輯。1960 年當他二十二歲時,應圖齊(Giuseppe Tucci)教授之邀,前往義大利羅馬定居若干年。

自 1964 年迄今,法王南開諾布一直擔任那不勒斯大學東方學院的教授,教導藏語、蒙古語和西藏文化歷史(中譯註:法王南開諾布已於九○年代退休)。他對西藏文化的歷史起源作了廣泛的學術研究,即調查研究來自苯教傳統鮮為人知的文獻資料。1983 年,法王南開諾主持了在義大利威尼斯舉行的第一屆國際西藏醫學研討會。過去二十五年來,法王南開諾布在不同的國家非正式地帶領傳法禪修,在這些禪修營中,他以一種不分教派的形式給予大圓滿修法的修習指導,同時亦教授西藏文化方面的內容,尤其是幻輪瑜伽、藏醫、和星象學。法王南開諾布亦為十多本大圓滿禪修書籍的作者,包括《水晶與光道》(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和《日與夜的循環》(The Cycle and Day and Night)。

以上內容大部分由約翰‧雷諾斯摘自藏文傳記,由本書編者重新編輯而成。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史上最好笑的翻譯

文章SW » 2015-02-01, 21:23

說幾個翻譯笑話,我覺得好笑無比,所以文句順就表示好翻譯嗎:

1 這些寺廟本身的外觀,都設計成用來動員與提高我們無知的心靈以及精神的運作。——中華民國譯者
All aspects of the temple themselves were designed to mobilize and heighten the workings of the unconscious mind as well as spirits.
這些寺廟本身各方面,都是設計來集中與提高無意識心靈和精神的運作。

2. 在許多案件中,有很多人因而了悟如何可被治癒。——中華民國譯者
in many instances the individual would awaken cured.
在許多案例中,那個人醒來就被治癒了。

真是史上最好笑的翻譯,中華民國舊版《夢瑜伽》。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史上最難翻譯的兩段

文章SW » 2015-02-01, 21:24

「西諾伊(Senoi)族人——也就是今天所稱的馬來西亞人,對夢境工作不尋常地高度重視,明顯就是傳統部族提供文獻證明的一個實例。派翠西亞‧卡爾菲德(Patricia Garfield)在她的《創造性作夢》(Creative Dreaming)一書中提出的夢技巧,即被人類學家基爾頓‧史都華(Kilton Stewart)認為是西諾伊人所有。根據史都華所言,西諾伊人集中大量注意力在夢境工作上,並發展出複雜的方法由夢來影響和獲得創造性的靈感,包括對他們的夢之心理強化、自我暗示和每天的討論。卡爾菲德博士總結西諾伊人夢境工作的重要目標如下:在夢中面對和克服險境,在夢中接受並趨向愉快的經驗,使夢具有正面或創造性的結果。這項工作的統合效果,可以非常有效地降低精神狀態異常的頻率。然而,後期的研究者並未證實卡爾菲德所聲稱,西諾伊人社會近乎烏托邦典範的說法(註12)。

據推測,西諾伊人之所以具有強烈動機去發展夢的控制,係因他們的部族賦予這些能力極大高的評價。當代研究者指出,影響夢趨向正面結果的能力,似乎具有諸如自信和創造力的增強效果。」

我找原文給你看:

The Senoi people of what is today called Malaysia ostensibly provided a documented instance of a traditional people who placed an unusually high value on creative dream work. Patricia Garfield in her book Creative Dreaming presents dream techniques attributed to the Senoi by anthropologist Kilton Stewart. According to Stewart, the Senoi focused an unusual amount of attention on dream work and developed sophisticated methods for influencing and deriving creative inspiration from dreams—through reinforcement, self suggestion, and daily discussion of their dreams. Dr. Garfield summarized the key Senoi dream work goals as follows: confronting and overcoming danger within a dream, accepting and moving towards pleasurable experiences within the dream, and making the dream have a positive or creative outcome. The integrative effects of this work may very well be a cause for a lowered frequency of mental disorder. However, later researchers did not substantiate Stewart’s claim that Senoi society approached a Utopian ideal.

Presumably the Senoi had strong motivation for developing control of their dreams because of the great premium their tribe placed on these abilities. Contemporary researchers report that the ability to influence dreams towards positive outcomes seems to have effects such as increased self-confidence and creativity.

史上最瞎的中華民國舊版翻譯,寫成:

這個研究的整合結果,對於低落(lowered frequency)的心靈解組問題而言,可能是一個很好的治療方法。——中華民國譯者
The integrative effects of this work may very well be a cause for a lowered frequency of mental disorder.
(這項工作的統合效果,可以非常有效地降低精神狀態異常的頻率。)

Great premium 大概就花了半小時,premium 一般說優質品。史上好笑的中文翻譯:

我們假設喜諾依人,是因為他們的部落對於擁有此種能力的人厚加獎賞,才造成他們對於如何控制自己的夢境,有著如此大的興趣與動機。——中華民國譯者
Presumably the Senoi had strong motivation for developing control of their dreams because of the great premium their tribe placed on these abilities.
(據推測,西諾伊人之所以具有強烈動機去發展夢的控制,係因他們的族群賦予這些能力極高的評價。)

請問你能控制夢怎麼去申報領賞?你從我臉上看得出來嗎?簡直就是胡扯式翻譯。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Re: 新版《夢瑜伽》繁體中文審校問題討論

文章一意孤行 » 2015-11-08, 01:04

想不到新版《梦瑜伽》有不少无名英雄的默默付出,大家审校的严谨态度在讨论中可见一斑,赞叹!
一意孤行
一般會員
 
文章: 66
註冊時間: 2015-09-21, 09:38
來自: 中国四川成都

上一頁

回到 夢修心得、閱讀札記及翻譯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