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新版《夢瑜伽》繁體中文審校問題討論

Being-in-Dreaming、The Wheel of Time、The Art of Dreaming 等書札記、摘譯與翻譯;個人夢修心得整理。

新版《夢瑜伽》繁體中文審校問題討論

文章SW » 2015-02-01, 21:11

以下為 2010/01/13 03:46pm~2010/03/27 02:52am 發表在「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的貼文。參與討論的人,均為昔日做夢者班成員之做夢者。

http://bbmov.com/b3/viewtopic.php?t=48& ... m=dreaming

..........................................................

前言:Dream Yoga and the Pracitce of Natural Light 增訂版,中文譯稿將於三月提交橡樹林出版社進行排版作業。中文譯稿由大陸地區歌者所譯,所以不僅需要簡繁校對,還要中英核對與修正。

以下參與討論者均英美碩士,Sherman 來自美國。

【第一議題】a state 和 the Dream State

原文:These include entering lucid dreaming directly by focusing on naturally occuring hypnogogic imagrey which occurs prior to the onset of sleep, and autosuggestion to induce a state in which the dreamer will immediately become lucid upon recongizing incongruities within the Dream State. (p. 39)

SW:編者導言註六新增很多內容,且這句很長,兩個 state,兩個介系詞 in which 和 within,我不知道怎麼套。註六請問做夢者班同學,大家研究一下這個大寫 the Dream State 到底要怎麼翻。我也想要寫給編者 Michael Katz 問一下有沒有不大寫(中文沒法大寫)的白話說明。

我翻的是:「這些方法包括藉由專注於睡眠開始前自然浮現半夢半醒的影像而直接進入清明夢,以及透過自我暗示引發一種狀態,在此特定做夢狀態(the Dream State)夢者可藉認出夢中不協調處而立即達到清明。」

Joyce:the Dream State 到底要怎麼翻? 加上引號嗎?「做夢狀態」。讀者看到做夢直接就會譯為自己做夢經驗,除非他們有夢修經驗,有覺知自己做夢經驗就會明白此處的做夢狀態,怎麼翻都會是看讀的人是否有其經驗吧。我再想想,以目前的程度只想到這。不過我看了很久,有2個問題:

1. lucid dreaming 是指清明夢嗎?

2. 以及透過自我暗示引發一種狀態,在此特定做夢狀態(the Dream State)夢者可藉認出夢中不協調處而立即達到清明。

據夢修的經驗是在認出夢境中與現實的不一致或不協調才透過自我暗示這是一個夢,達到一種可能是作者說的做夢狀態,因此轉為清明夢。這裡好像是指先自我暗示這是夢,進入某種做夢狀態,然後才認出夢境中與現實的不一致或不協調達到清明的。

如果是前者成立,這個部分可能會變成以下的翻譯:

「夢者者可藉認出夢中不協調處而透過自我暗示引發一種狀態,在此特定做夢狀態(the Dream State)而立即達到清明。」

Sherman:以下是我的理解,僅當參考:

「這些方法包括藉由專注於睡眠開始前自然浮現半夢半醒的影像而直接進入清明夢,以及通過自我暗示引發一種狀態,在此狀態夢者可藉認出夢中(the dream state)不協調處而立即達到清明。」
我覺的一個實際的例子就是入睡之前一直給自己暗示我在做夢,那末在真正做夢的時候,通過暗示就可以覺察到夢中的事情與現實不一致,從而知道自己在做夢. 所以第一個state是指暗示引發的state,第二個state就是普通做夢的state.不知道有沒有說明白.

Joyce:不過再稍微說明一下我認為自我暗示的部分,一種是睡前先給自己催眠,說等下睡著後發生的事是做夢。

另一種自我暗示是在普通夢中發現不協調、不太對,也會"自我暗示"這是夢,趕快轉入清明夢...

因為原文用autosuggestion, 所以我認為是已進入睡眠中引發的自我暗示。如果還醒時跟自己說那會是夢的話,是不是會使用像催眠的字眼之類的。

而Sherman提到的由睡前自我暗示引發做夢狀態的自我暗示也是會的,只是我自己個人經驗幾乎都是在夢中直接自我暗示。因此沒有睡前先自我催眠,在做夢狀態也是會產生自我暗示的。那時的"自我"是誰,我就不知道了。

SW:1. 但 the Dream State 是大寫,在編者導論部分出現五、六次,做夢者班成員都認為是指類似於唐望所指稱的 dreaming,如果是這樣如何用中文白話翻譯大寫 the Dream State?2. 還想請教 Sherman,在英文口語上,lucid dreams 跟 lucid dreaming,如果使用 dreaming 有沒有特別的意思。

Sherman:1. 如果是唐望的dreaming, 那翻成"此特定做夢狀態"比較合適.因為出現過5,6次,所以你可以把這個翻譯放到那5,6次中,看是否講的通.要保證"the Dream State"的翻譯前後都一致.

2. lucid dreams 和 lucid dreaming 都是名詞,但dreams就是指做的哪個清明夢,而dreaming是指做清明夢的動作.都是指同一個東西,但用的地方會有不同.

Gulubee:I doubt how much I could help on translation, since there’s only subtle difference among the translations so far I’ve read. 英語是意譯就好 怎麼說它用詞不同沒關係 只要不是遠離原意太多就好 It’s a tough job.

This is what I think:

These include entering lucid dreaming directly by ( 這些包括由兩種方式直接進入清明夢)

1. focusing on naturally occurring hypnologic imagery.... (專注於如催眠狀態般的影像 那些在睡眠發生前自然浮出的影像 就是用心眼觀看著這些浮出的影像).
2. and autosuggestion to induce a state……(還有自己告訴自己我要在作夢中有一種狀態 就是我會在作夢狀態中認出與現實不一致的地方 一認出然後馬上進入清明)

看吧意思差不多 你們的用詞比較專業 但我們要想怎樣說讓讀者看懂比較重要

The other issue:
Lucid dream: 指的是夢
Lucid dreaming:指的是 做清明夢這件事 這種動作 (but still a noun)

YL:這一段如果是我寫的話,除了 SW 原先所寫文字,我會再加一個字,把它寫成:

「這些方法包括藉由專注於睡眠開始前自然浮現半夢半醒的影像而直接進入清明夢,以及透過自我暗示引發一種狀態,即在此特定做夢狀態(the Dream State)夢者可藉認出夢中不協調處而立即達到清明。」

【第一議題正解】

These include entering lucid dreaming directly by focusing on naturally occuring hypnogogic imagrey which occurs prior to the onset of sleep, and autosuggestion to induce a state in which the dreamer will immediately become lucid upon recongizing incongruities within the Dream State.

這些方法包括藉由專注於睡眠開始前自然浮現半夢半醒的影像而直接轉進清明夢意識,以及自我暗示以引發一種狀態,即在此特定做夢狀態(the Dream State)夢者可藉認出夢中不協調處而立即達到清明。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第二議題】faint 和 lighten

文章SW » 2015-02-01, 21:12

These practitionaers at first dream many dreams, some of which have a very clear quality.
Gradually, with practice, dreams decrease and, from the beginning, those of superior deligence have dreams whose quality is increasingly subtle and faint.
Those of medium deligence have very clear dreams from the beginning, while those of lower diligence initially have very unclear dreams which gradually lighten.

SW:原中譯將 1. faint 翻譯成「模糊」、2. lighten 翻成「變光明」,我不大明白為何低根器可以「變光明」,高根器只是「變模糊」?那咱們來當低根器者還比較好咧。
但對我這種夢很多又清晰的人,什麼時候才會 get subtle and faint。我不認為 faint 是模糊,而是清淡,因為沒有什麼業力牽引與情緒投射,就像在空白虛空中醒著,所以影像都淡淡的不成形。有點像出體跟夢場景若即若離的情況。那不是模糊,是不想聚合;此外未聚合的影像就是能量,能量才稱為 subtle,是 physical images 的高一階。身體層面(影像)最低,然後是微細能量。

我的翻譯:「這些修行者先是會做很多夢,有些非常清晰。
逐漸地,藉過修法夢會減少,那些高等根器者從一開始夢即更加微細和淡化。
那些中等根器者從一開始夢就非常清晰,而那些低等根器者一開始夢並不十分清晰的也逐漸輕盈。」

Joyce:1. faint 在形容景象或顏色是淡的,蠻符合那種就像開著亮燈看投影電影的感覺,好像可以看到很多細節,但整個畫面淡淡的。我覺得微細和淡化蠻貼切。

2. lighten 在這裡是指越來越清楚明白嗎?可以直接這樣翻嗎? 變亮變輕好像都不太貼切,讀者可能會直接聯想想像發光發亮的夢。但夢境的不清楚變成較清楚,讀者自己可以相像對照的空間比較大。不會限制住。

Sherman:這段其實講的很清楚,做夢的三個階段:
普通夢(unclear dreams) --> 清明夢 (clear dreams) --> 無夢 (subtle & faint)
高根器的夢並不是模糊,而是真的幾乎沒有夢(很淺很淺).就像練武的最高境界就是心中已經沒有任何劍招,人劍合一.:-)

Gulubee:High vehicle people: 做夢愈來愈少 就算少有夢 夢的質量也會漸漸隱微 (夢出現片斷少而短 非常短 愈來愈少 但夢清明一直在啊) 終至完全無夢
對中低根器者夢清明是目標 要無夢等變成上根之器再說
Mid: 修夢清晰就不錯了
Low: 開始夢並不十分清晰,慢慢地變得光明 目標還是修夢清晰

YL:我再投一票: 淺淡比模糊合適! 「高根器的夢並不是模糊,而是真的幾乎沒有夢(很淺很淺).就像練武的最高境界就是心中已經沒有任何劍招,人劍合一!!」

老實說,SW 所提翻譯核對的問題,如果沒有實際夢修經驗的讀者,恐怕是很難看得懂!! SW 寫:「逐漸地,藉過修法夢會減少,那些高等根器者從一開始夢即更加微細和淡化。」這一段寫法真的很抽象,屬於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文字。既要 subtle 又要 faint ?!殊 難想像!! Subtle 是指細節更為精緻,faint 是指影像漸漸淡化(褪色)的意思嗎?

我做夢的經驗一直都是很清晰,當然在我身體不適能量不足或氣場受干擾時,夢很明顯就會變得黑壓壓或暗沉,但經過修習上師瑜珈,夢確實會變得 lighten (我個人經驗的理解是比較明亮)。當然目前我做夢經驗的狀態並不穩定,時而沉重時而清明。

但,對於高根器者的狀態,faint 我想了很久…….是何種狀態才會是 subtle & faint?!

謝謝 Joyce 舉的例子,讓我有個想像的空間!!

SW:不過經過 YL 這麼一說——可能我沒有那種黑壓壓的夢的經驗——就可以翻譯成「而那些低等根器者起初夢晦暗不清的也逐漸明亮清晰。」

【第二議題正解】

These practitionaers at first dream many dreams, some of which have a very clear quality. Gradually, with practice, dreams decrease and, from the beginning, those of superior deligence have dreams whose quality is increasingly subtle and faint. Those of medium deligence have very clear dreams from the beginning, while those of lower diligence initially have very unclear dreams which gradually lighten. (p. 84)

這些修行者先是會做很多夢,有些非常清晰。那些高等根器者從一開始夢即越來越微細和淡化,而逐漸地,藉由修法夢會減少。那些中等根器者從一開始夢就非常清晰;而那些低等根器者起初夢晦暗不清的也逐漸清楚明亮。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第三議題】radiant manifestations

文章SW » 2015-02-01, 21:12

To develop the illusory body, it is necessary to have experience based upon dream practice. To proceed during daytime, because appearances and all outer and inner phenomena, which arise like diverse reflections in a mirror, are nothing more than radiant manifestations of emptiness which have no intrinsic self-nature, there is nothing one should consider to really exist. By means of an undistracted intention which considers that all inanimate and animated phenomena are manifestations of illusions and reflections, one meditates that whatever manifests is an illusion or reflections. (p. 87)

校修後的翻譯:要發展幻身,必須具有夢修法的體驗,且要延續到白天,因為表象以及所有外在和內在的現象,它們的升起就像是一面鏡子中多種多樣的反射,只不過是空性的光明顯現(radiant manifestations),不具備固有的自性(self-nature),我們不應認為有什麼是真實存在的。藉由不散亂地專注於認知所有無生命和有生命的現象都是幻相和反射的顯現,不論顯現什麼皆觀(meditate)為幻相或反射。

SW:這個 radiant 我夢過,radiant manifestations 我還是不會翻,原中文譯稿翻成「光明顯現」,但我覺得這裡跟光明沒啥關係。按照我的新時代背景,我會翻譯成「輻射光顯現」,但這裡又不是新時代或唐望,唐望的話會翻譯成「放射纖維顯現」,我開玩笑啦。呃,不會翻。

參考:「那是一種毫無執著的覺醒,一種單純、赤裸裸而基本的覺醒。即使是那麼赤裸裸,那麼了無一物,卻散發出無限慈悲的溫暖。」(《西藏生死書》)
It was simple, naked, and fundamental. And yet that naked simplicity was also radiant with the warmth of an immense compassion.

Joyce:參考了物理鏡射原理、南師大圓滿教法中鏡子比喻以及《達賴喇嘛談心經》「五蘊亦從自性空」 (p. 89),

...nothing more than radiant manifestations of emptiness which have no intrinsic self-nature...
翻成短句:只不過是非固有自性空的(光)反射顯現

這裡光我覺得是物理的光輻射(鏡像原理)比喻教法中鏡子反射的潛力,自性空是在比較過自性、本質、空性、自我空性、自性空相關名詞比較後選的。翻完後心還是很虛,光是自性空可以想不完吧。

Sherman:based on Joyce's translation:
只不過是非固有自性(本性??)空的輻射顯現
1. 反射的話應該用reflection就可以了,
2. 這種空性反射是不會有真正的光的存在的,光也是空性的manifestation.
3. 還有我不知道本性和自性哪個更貼切一點?

Gurubee:radiant manifestations 放射顯現 較適合
輻射是光的一種
放射則說明狀態

YL:我自己覺得南師以英文"radiant manifestations" 比喻反射的狀態("radiant manifestations" )是一種動態的形容詞,但我個人的解讀無寧是認為通過夢修,自性很自然的就會呈現出來~所以這一題...我一直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原先SW老師原先說要翻成「輻射光顯現」,我覺得是蠻貼近事實的狀態!!但,我是不懂光線折射原理啦~
不過,這一段我翻的話,可能會長這樣:

...nothing more than radiant manifestations of emptiness which have no intrinsic self-nature...
只不過是自虛空中折射顯現(radiant manifestations),不具備內在自性(intrinsic self-nature)

Joyce:可以參考光的折射與反射原理,是不同的。

http://www.phy.ntnu.edu.tw/demolab/html ... reflection

放射與輻射也好像不太一樣,radiant 可以是光波的輻射,就是能量的一種傳遞,不過在這裡突然跳去物理名詞就走味了。

SW:YL說「但我覺得這一段只是在說明通過夢修,自性呈現的一種方法~」,應該不是喔,這是說所有現象都是自虛空中升起。很像出體在法界,慢慢有夢場景升起一樣,但這些影像是沒有自性可言的,本質是空性,所以你高興不理它也會消逝。

這跟自性明光是兩碼子事。radiant 是有明亮放射光束的意思,最主要名詞在顯現,radiant 也可翻譯成輻射的,也是自虛空中來的意思,大圓滿把這個顯現的基礎稱之為「基」。你可以回去在看一下南開師有關「基」的開示內容。

有關 Sherman 所提:
2. 是基(base)的概念——虛空(emptiness,這裡不翻「空性」),萬法從其中升起(radiant manifestations)。
3. 南開師的著作講到本性,使用的字是 nature,self-nature 翻為自性是沒問題的。

YL:謝謝你們的回覆!! 經你們這樣一說,我回想了一下,確實在我從普通夢中轉清明夢的經驗,沒有這樣的經歷。但,先前在練習脈動瑜珈進入某一種境,及開始夢修後有幾次清晨醒時、中午午休做上師白色阿字瑜珈時,會有SW 所提的狀態!!

那種狀態下,意識非常清楚完全不是在普通夢或清明夢也不是出體的狀態,我的理解是進入一種禪定的狀態!!
這裡所提似乎都指的是要透過夢修才會有這樣的體驗,但我個人的體驗似乎又不是這樣…..
如果是以上我所提禪定的狀態,那我就比較能夠體會SW第三題的正解。


【第三議題正解】

To develop the illusory body, it is necessary to have experience based upon dream practice. To proceed during daytime, because appearances and all outer and inner phenomena, which arise like diverse reflections in a mirror, are nothing more than radiant manifestations of emptiness which have no intrinsic self-nature, there is nothing one should consider to really exist. By means of an undistracted intention which considers that all inanimate and animated phenomena are manifestations of illusions and reflections, one meditates that whatever manifests is an illusion or reflections. (p. 87)

要發展幻身,必須具有夢修法的體驗,且要延續到白天,因為顯相以及所有外在和內在的現象——它們的升起就像一面鏡子中各式各樣的反射——只不過是自虛空中散發的顯現(radiant manifestations),不具備內在自性(intrinsic self-nature),所以不應認為有什麼是真實存在的。藉由不散亂地專注於認知所有無生命和有生命的現象都是幻相和反射的顯現,如此禪修:不論顯現什麼皆為幻相或反射。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第四議題】ultimately, recognizes the illusory body of bardo

文章SW » 2015-02-01, 21:12

In particular, each reflection arising "as within the miror," whether putting on clothes, wearing jewelry, making praises, or speaking unpleasant things, etc, is only the form of this or that arising within the mirror and cannot produce any benefit or harm.
校修後的翻譯:特別是「如在鏡中」升起的每一個反射,無論穿戴衣飾珠寶、讚揚稱頌或口出不悅事等,都只是在鏡中升起的各種形象而已,不能產生任何利益或危害。

Ultimately, one is able to experience with certainty that nothing exists in truth. Similarly, one understands that self and other, enemy and friend, food and clothes, pleasant and unpleasant, joy and sorrow, attachment and aversion—whatever phenomenon of samsara or nirvana arises, whatever is perceived, whatever manifests—in the very moment of their manifestation have no essence, like a reflection in a mirror.
最終,我們即能夠確切體驗到沒有任何事物真實存在,同樣地,我們也瞭解到自己和他人、敵人和朋友、食物和衣服、愜意和不快、愉悅和悲傷、貪愛和憎恨——任何輪迴或涅槃的現象升起、任何感知、任何顯現——在它們顯現的當下都不具本質,就像鏡中的反射。

Because of this, the non-reality of delusive manifestations and the nature of illusion become perfected in one's life-stream. One's own body is thus experienced as an illuisory body, and, without difficulty, one recognizes the illusory body of the bardo. (pp. 87-88)
由此故,虛妄顯現的非真實和幻相的本性在我們生命之流中(life stream)臻於完美,我們的身體就會經驗到幻身,並且會毫無困難地認證中陰幻身。

SW:我不大知道認證中陰幻身是何意?

查閱耶喜喇嘛的《拙火之樂:那洛六瑜伽修行心要》,根據書後註釋:「幻身是由微細的風息能量所構成的身體,以本尊的的身相顯現,但是顏色是白色的;那洛六瑜伽之一。瑜伽士或瑜伽女在體驗了根本明光之後,即生起不淨化身,並且在證得了真實明光之後,生起淨化身。」(p. 253) 這個白色跟唐望講的能量體虛幻能量的顏色是一致的。

查閱創巴仁波切《藏密度亡經:中陰聞教大解脫》,有幾個不清楚的疑點大概也有一點澄清。但是對於法性中陰有歧異,我以為法性中陰是出現明光那段,結果是出現五方佛跟靜忿本尊那段期間,所謂認證幻身,則是在兩個明光認證期之第二期,可以認證幻身;但又有一說(耶喜喇嘛書上說)此時清淨幻身是報身,所以可以理解明光認證第一期是認證法身,明光認證第二期則是認證報身,隨後法性中陰文武百尊,如果再認證失敗,就到投生中陰階段去了。所以可以理解為認證中陰幻身等同認證報身成就。

Gulubee:For the new one you just did, no opinion here, since I don't find anything inappropriate.
As you said, "Ultimately" 翻「最終」比較好
沒有本體的或沒有本質的都可以, I've read similiar words in both ways. So...

YL:我會比較偏好妳重新校對過的文字。 不過,這一本《夢瑜伽》我在讀的時候,我其實是有思考過一些問題。夢的分類或夜修法我都覺得很容易理解,但我讀到其中有關幻身及母子光明的部份,涉及個人夢修或其它修證經驗,光只片面讀文字,很難體會其真正涵義,更不用說中陰幻身了!其實這一部份我覺得還蠻深奧的,除非有實際經驗,不然我自覺是很難從文字去理解。

Sherman:「One's own body is thus experienced as an illuisory body」我覺的原來的翻譯更貼切一些:「我們體驗到我們的身體為幻身。」 experienced as 應該有做為的意思,其它沒有意見。

Gulubee:Further discussion: Based on what I read from the first paragraph, these thoughts reflected from my mind:

因為我們從做夢所經歷的幻化狀態有助於認出死後中陰幻身,重點是「毫無困難地」,因為夢與死亡後的中陰相似之故,所以兩者可相提並論。認出要證得,恐怕要真的死後再說。對於無自性的幻化存在,我曾在太平洋前思惟:我們覺得大海的具體存在感這種感知,就如同我們對我們的身體的具體存在感這種感知一般。大海是非真實的,因為海只是無以數計的一滴水累積的狀態,加上交互作用的狀態,所產生的共同感受,可是我們故執的看待它並把他具體化稱作「海」;相對於「我」之所在也是這樣;但一個地震若把地殼擠上來,我們原本看到的大海則瞬間變樣,請問什麼是海?觀破大海則觀破自身。接下來則是證入空性的考驗,必須從認出後到死亡中陰之間的存在中付出不可思議的努力去達到確切如實的感知這種空,且相續的,破我相。

無論聞所生慧,思所生慧,修所生慧,最後還是要「修無所修」,才是無我的真修,此是證得,即擁有個人力量後憑意願行為,沒有到那點之前,我所說的只是空慧,除非我活著達成唐望的「個人死亡」,而那也是不可思議的努力……

Joyce:可能是這樣翻嗎?「我們的身體就會經驗到幻身 (所經驗到的)」
One's own body is thus experienced as an illusory body (is experienced)省略.

這裡我也不太明白?我們的身體會成為幻身嗎?如果身體是肉體的話,那中陰時已經腐爛。這裡的幻身到底是什麼呢?

SW:這裡講的幻身跟耶喜喇嘛(幻身成就者)在《拙火之樂》中披露的幻身不相同。

新版《夢瑜伽》的幻身是指真實肉體變透明,資深佛友曾寄給我幾位非常低調的修行者在太陽底下的照片,他們身體是半透可以看到約略形貌,重點是沒有影子。

當然資料僅此而已,我不知道他們吃了東西後,食物也變成清透嗎?不過南開師在其他書上提到一種容易跟虹光身混淆的光身,他說那是大乘修法,不是虹光身成就,其他沒有多說。特別是死亡時肉身會腐爛這樣的問題,如果會腐爛是不是也是如光般腐爛?因為光身或虹光身都不是唐望那種連肉身一起帶走的方式,只有大遷轉虹光身是而已,其他都會留下身體。

還有一種類似的修法叫隱形身。之前 Chuck 推薦的韓國片《空屋情人》就是可以透過修法達到身體隱形的地步。

但耶喜喇嘛的幻身是能量體的替身(分身)概念。這個幻身的形成用唐望的話來說是達到能量體完整,可以自由出入。因此跟唐哲那羅一樣可以用幻身教卡氏,自己親自本人不用來。《拙火之樂》的序是由耶喜喇嘛的心子梭巴仁波切寫的,提到耶喜喇嘛常利用分身(很多個)分別在不同地點研讀典籍加速學習等等,應該是可以為人所目擊。其實夢瑜伽裡有將自己一變多的練習,如果做夢體只是能量體的一部份能量,我們也可以同時擁有雙重夢(出現在兩個夢中),因此幻身有複數是完全可能的。能證得幻身,創巴仁波切新出版的《藏密度亡經》說等同報身成就,報身成就後是要去淨土還是幹嘛我不知道,但提到輪迴終止,新版《夢瑜伽》只說到未來會有很好的投生「境界」,說得比較模糊一點。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第五議題】space, self-luminous space

文章SW » 2015-02-01, 21:13

第五章是 The Essential Practice of Clear Light 淨光心髓修法,中英文都只有五頁。下段原譯:

在舒適的地方盤腿坐好。目不轉睛地凝視著天空一小會兒。之後我們的意識會變得清晰而清明。放低視線平視前方,一種清新的禪觀體驗會升起。當我們體會到這種體驗時要放鬆在這種狀態中,明覺示現出它如自光明空間般的明性。這叫做“明性之大淨光”。當我們熟悉了這個狀態,就會體驗到明性之大淨光,於其中,心和感知升起的體驗都在空大中融合,超越了概念,沒有散亂。

SW:我的翻譯:
When one recognizes this experience and relaxes in that state,
當我們體會到這種經驗並放鬆在此狀態時,
instance presence manifests in its clarity aspect like self-luminous space.
明覺(instant presence)以其明性的面向顯露,就像是自明的空間一樣,
This is named "the clear light of clarity".
這就稱為「明性淨光」。
When one is familiar with that state, one experiences the clear light where manifestations of perceptual experience and mind arise unified in space beyond concept without interruption.
當我們熟悉了這個狀態,就會體驗到明性淨光,感知經驗和心意升起的顯現都在此融合,其超越概念也不間斷。

我不知道空大(元素)是哪裡跑出來的?我不是就經驗上來意譯,而是先就文法上意思要對。beyond concept 和 without interruption 放在最後,但應該是指:

{manifestations(主詞) ....unified (動詞) }(這件事)beyond concept
{manifestations(主詞) ....unified (動詞) }(這個動作) without interruption

就我聽課南開諾布仁波切的了解,明覺也就是本覺,它有空性與明性兩個面向,空性我們知道,而明性透過不斷顯現來讓我們了解,因為我們看不到顯現的本質,其實就是光,因為每人具有三本初潛能:sound, light, rays,這部分就是明性顯現的方式。任何形象都由光所組成,當然說到光也有 luminous 的意思,因此長期閉黑關而發展明性的行者,有一種內在自明,不需要外在燈光就可看清一切。這是明性有明(光明)及顯(顯現)的意思。(竹慶本樂仁波切《狂野的覺醒》註釋 luminosity 為明光、明性。)

因此總說阿字觀想要在一份明性中放鬆,我在其他大圓滿書籍(龍欽巴傳記)上說在光明中放鬆,但我們還沒有內在光明升起,所以很難有對「在一份明性中」放鬆有具體了解,只能想像心間有個光這樣。

Gulubee:Quite agree with most points. Got nothing special to say here.

Sherman:
1. 空大應該是他把 space 翻譯成空大
2. 我覺的最後一段可以讀為: one experiences the clear light ..... beyond concept without interruption.
關於 beyond concept without interruption,我覺的應該是指 clearlight 的experience,也就是指這種體驗是超越概念並且連續不斷;
按照SW理解「而明性透過不斷顯現來讓我們了解,因為我們看不到顯現的本質,其實就是光」,manifestation是可以理解的,而 clear light 是 beyond concept without interruption。
因為我自己也沒有過這麼深層的 experience,所以翻譯起來真的很難。

SW:是啦,空大是 space 也是昨天才知道,不然我以為是 air 咧。因為大圓滿還有界部(Space),也有人翻空部,所以是修空大部的囉。是否第一個「self-luminous space」,space 也應該說的是五大元素的空大?但這裡有個「like」像是,所以還是翻成「就像自明的空間一般」。
若按 Sherman 說法,翻譯要調一下順序,即「當我們熟悉了這個狀態,感知經驗和心意升起的顯現都於空大(空性無相)中融合,就會體驗到明性淨光,其超越概念也不間斷」。
參考「在修圓滿次第時,萬法皆溶入空性和無相之中」(鄭振煌譯,創巴仁波切《藏密度亡經》p. 74 註釋),溶入空性無相之中,這裡說的是法性明光階段。

資深佛友:The Essential Practice of Clear Light,這段裏面提到的“淨光”似乎僅屬於“子淨光”。
愚見:從理論上講,此處“空大”不甚合理,用“空色”或“本空”更為合理。

Gulubee:Hold on! 不是先"感知經驗和心意升起的顯現都於空大" 才" 就會體驗到明性淨光"而是先有 "就會體驗到明性淨光" 再解釋什麼樣的淨光

從原文指出順序:
When one is familiar with that state當我們熟悉了這個狀態, one experiences the clear light就會體驗到明性淨光 (在什麼樣的淨光呢) where (於此淨光中) (manifestations of perceptual experience (A) and mind arise (B) unified in space感知經驗和心意升起的顯現都於空大中融合 beyond concept without interruption (此淨光中 A and B 融合之體驗乃超越概念也不間斷的)
When one is familiar with that state, one experiences the clear light (C), where......,beyond concept without interruption. 這樣才是指 (C) 超越概念也不間斷的,否則Where 所帶出來的句子應視為一體。

SW:我完全同意呀,文法上我是了解,可是中文沒有子句觀念去修飾於淨光中的 where,會使得超越概念跟不間斷不知道指什麼;但又如果照你這樣寫內文會很長耶,有沒有好辦法可以簡短講又清楚的?
所以又回到:「當我們熟悉了這個狀態,就會體驗到明性淨光,感知經驗和心意升起的顯現都在淨光的本空中融合,其超越概念也不間斷。」

Gulubee:Haha! 我傾向釐清意義,至於譴詞用字恐怕諸位較善長。但 SW 的新翻譯中,我覺得 maybe 可考慮將「其超越概念也不間斷」改為 「此乃超越概念也不間斷的」;「 淨光的本空中」比翻成「空大」好,因為空大是元素,非「所在」 (where)。

SW:「此乃超越概念也不間斷的」,不會覺得很怪嗎?還不如說「此融合係超越概念也不間斷」。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第六議題】第七章「遷轉(遷識)的方法」

文章SW » 2015-02-01, 21:13

原譯:
首先是針對那些高等根器修法者的方法解釋,由淨光中遷轉。在這種情況下,當一位男性或者女性修法者真正地於其自身(?)掌握了淨光(when a male or female practitioner has really mastered the clear light in him or herself),在死亡的那一刻,由這個他或者她之前已經掌握了的淨光境界中,日巴會由梵穴射出,轉化為本初狀態(?)(transfer into the space of primordial being)。
其次是針對那些中等根器修法者的方法解釋,由幻身遷轉。在這種情況下,當男性或者女性修法者于心意流動之中的幻身修法成熟了(?)(sufficient proficiency ),在死亡的那一刻,由幻身的境界(?)(dimension)中,日巴會從梵穴射出。之後它會轉化為真實狀態的本尊形象。中陰的幻身由此被認出,因而(?)(and)獲得證悟。

SW:我的翻譯:
「首先說明由淨光中遷轉之方法,係針對那些高等根器者。在此背景下,當一位男性或女性修習者已真正掌握自身淨光,在死亡的那一刻,由其先前已精通的淨光境界中,本覺由梵穴而出,轉換進入本初存在的界域。
其次是由幻身遷轉之方法,係針對那些中等根器者。在此情況下,男性或女性修習者對出自其心意流中的幻身足夠熟練,在死亡的那一刻,由幻身的層面,本覺從梵穴射出,之後轉換為一真實狀態的本尊形象,因此能認證中陰幻身並獲得證悟。」
In this case, when there is sufficient proficiency with illusory body in the context of the mind stream of male or female practitioners, at the moment of death, from the dimension of illusory body, rigpa shoots from the aperture of Brahma. It is then transferred to the form of a deity of real condition. The illusory body of the bardo is thus recognized, and one becomes enlightened. (p. 113)

1. 沒有 master in 的說法,所以我認為是掌握 clear light in oneself(掌握自己之內的淨光),不是 mater in oneself(於自身掌握)。

2. Mind stream:翻成「心意流動」我有意見,要不也是意識流。修法成熟跟足夠熟練兩個都可以,可是這裡沒有提到修法,只說對幻身熟練;根據達賴喇嘛《心與夢的解析》註釋,可由 mind stream 和 illusory body 的說明來了解,幻身跟能量與心智有關。

Mindstream 心相續:我們片刻心識。前生後起、連續如流,稱之為心智的相續體。由前念使後念產生,這些從不間斷的心智片刻如「流水」一般經歷過死亡、中陰、投胎的三種過程。(《心與夢的解析》p. 241)

3. Dimension:我不知道境界英文怎麼說?總不是 dimension 跟 space 都是境界吧? 成為幻身或夢身不能說是一種「境界」,而無疑是一種「層面」(次元),我們透過做夢進入其他層面,那裡等同聯合國有許多不同種類的其他眾生或存有。

4. 當然從了解上來說是藉認證中陰幻身而獲得證悟,可是這裡是 and 不是 then。

5. Illusory body:由於夢身跟幻身是幾乎類似的,都是 mentel body,而非肉體。所以是出自心智(心識)的投射能量。幻身類似唐望的分身(替身),一旦能量體完整就會自己行動,因此卡氏起初是完全沒有辦法駕馭他的分身的。

Illusory body 幻身:佛教密續的高深修行者在禪修狀態或進入中陰的時期,能夠成就這種幻身 (對其熟練 sufficient proficiency )。結合極微細氣(就是精微能量)(實質原因)與心(心識或心智)(輔助情況),可以生起清淨(本尊形象)或不清淨(非本尊形象)的幻身。(《心與夢的解析》p. 243)

是故《夢瑜伽》內文才提到「when there is sufficient proficiency with illusory body in the context of the mind stream of male or female practitioners」。

對於分身的掌控就跟對做夢體的掌控是同樣情形,都是要練習直至熟練,包括它們移動的方式(譬如做夢體是用飛的不是用步行的),所以並非修什麼幻身法,或夢身修法而獲得修法成就。

另一點,分身有我們肉體的兩倍大,所以英文叫 the double。在我出體夢中及一些比較特殊的夢中,有些「存有」(beings)在室內幾乎是頂到天花板那麼高。我們看本尊唐卡把凡夫踩在腳下,所以本尊形象比例很大。

6. Primodial being:南開師說到 Being 指的就是新時代所說的「存有」,that's your being:那就是你的存在或存有,當然也可說是那就是你的真實(本初)狀態。或者有關 being 我再找找其他佛書的翻譯詞。

「如果沒有『生命』(being)從一個身體傳到另一個身體,那麼我們不就可以不受過去世惡業的果報了?」(《西藏生死書》)

「在死亡時,無法逃避我們的真面目。不管是否喜歡,我們的真性都會顯露出來。但有一點很重要的是:了解在死亡的那一刻,我們的「存有」(being )有兩個層面(?)顯露出來:一個是絕對性 (absolute nature );另一個是我們的相對性(relative nature )--也就是我們在此刻如何,並且在這一世是怎麼樣的人,又做了些什麼。」(《西藏生死書》)
Whether we like it or not, our true nature is revealed. But it is important to know that there are two aspects of our being that are revealed at the moment of death: our absolute nature, and our relative nature—how we are, and have been, in this life.

其實上段這裡用「層面」也是不對,應該是兩個「面向」(aspects)。

資深佛友:
「首先說明由淨光中遷轉之方法,係針對那些高等根器者。在此背景下,當一位男性或女性修習者已真正掌握自身淨光,在死亡的那一刻,由其先前已精通的淨光境界中,本覺由梵穴而出,轉換進入本初存在的界域。」
這裡的 「has really mastered the clear light in him or herself」 是指在自身已證得了淨光並可以穩定的保持悟境、沒有一個地方可去、內外也沒有什麼分別,到了臨終直接安住法性就好、別的什麼也不用做。這裡的「日巴」與其說是「本覺或心性」,不如說「覺照」或者「自覺」;對於聖者來說,這沒什麼分辨;但對凡夫來說,本覺和始覺一樣,都是沒有出和入的、無法轉換也不需要轉換的,無窮大和N倍的無窮大都是無窮大,一切都在變,而又什麼都沒變,唯一轉換的是我們對自己、對事物的認識。

Gulubee:
1. has really mastered the clear light in him or herself
是mastered淨光 在那裡呢? 在自身中 沒有 master in 啊
故"在自身中mastered淨光" 也可說熟練 掌握 有自主之意

2. Mind stream: Mind stream就是意識流;有聽過"心識之流"。

3. Dimension:「次元」這個詞比較合適
我們的「存有」(being) 就是我們的存在本身;「there are two aspects of our being」我們的存在(指狀態)有兩方面。

境界:
Realm是在某界 像六道各層(界)
境界若有上下層 是Level
dimension 是次元 不同度空間 較立體的角度形容 若說 他們那一界的 當作他們那一境界的似乎也可
space 則有平面感的境界

英文感覺比較細微 精準 直接敘述 隨意義不同而有所指
中文則境界一詞概括一切 境有 space 感 (如 : 出境) 界有層次感 (如 : 各個界面)

If I can draw a picture here, that will be better. But I don't know how.
If you imagine holding a basketball, space is in it, dimension is in it, realm is in it, and each of them is one aspect, one way of viewing things. 這整體也是一種境界 個別也是一種境界

心識的狀態是超越這些的 (Nagual) since "where is our mind?" you can't find it, right? as all our Lamas have told us. 若不勉強用我們境界中的詞說 (Tonal) 實在也不知道怎麼說……

4. SW 說: 「當然從了解上來說是藉認證中陰幻身而獲得證悟,可是這裡是 and 不是 then。」
He wanted me to tell him something, and I did! ,and 有接續發生之意。

Joyce:各位辛苦啦!我雖然很用力地幫忙看翻譯,但能參與意見的不多。我投掌握自身淨光一票:
「在此背景下,當一位男性或女性修習者已真正掌握自身淨光,在死亡的那一刻,由其先前已精通的淨光境界中,本覺由梵穴而出,轉換進入本初存在的界域。」
另外 「次元」好像有些跳tone,定義好像也和佛家指的層面不同,但這點我無法給出什麼說明。直覺地說就是FU不太對,請多包涵我的更直接方式。其他的我沒意見。謝謝!

SW:有時候為確定一個詞,我要翻三、四本書的註釋,像 mindstream 是我凌晨要睡了跳起來找的。mindstream 就是心相續,如果講心相續我就懂了,就根本不會翻成意識流,意思差很多(心相續可以換很多人格生生世世延續下去,意識流講的只是這個人格此生的意識心緒之流)。Aspect 是 Jane Roberts 書用最多,特別她用「面向人格」,不過也許是王季慶翻譯的,但翻成「方面人格」或「人格(多)方面」也是蠻難聽的。「層面」意思是聚合點的不同所感知的 vision 景象不同,因為這裡主要講夢體跟幻身,當然是所在的「次元」不同,但次元比較像個科幻詞。南開師會直接用 condition,使用 being 就是在說你的真實存在,用 existence 也有。

Gulubee 英文老師所言甚是,我有我的文法盲點。唯一我不同意是使用次元啦,我沒有在佛書看過用這樣科幻的名詞,層面也是一樣意思。我的盲點包括 master clear light in him or herself,是於自身掌握淨光,還是掌握自身(之內的)淨光,但如果是後者使用 his or her clear light 就好了,不過使用所有格沒有在我們之內的意思。

有關是「於自身掌握淨光」,還是「掌握自身淨光」,如果照 Gulubee 所言,我於自身掌握了(有自主的意思)英文難道是 I mastered English in myself 嗎?或 I master cooking in myself?說不過去嘛,那為什麼要說我「於自身掌握」了淨光 I master clear light in myself?是故絕對是我掌握了「自身之內的淨光」。這裡有書證明:

圓滿次第……生起的是自己的自性,即「自生光明壇城」。這成佛的根器就是氣、脈、明點,修「氣」使它通暢,成就得「空」;脈使它調柔透明,成就得「樂」;明點淨化昇華,得「光明」。(簡體《聖道指歸》p. 417)

新版翻譯:
「首先說明由淨光中遷轉之方法,係針對那些高等根器者。以此背景,當一位男性或女性修習者於自身已證得了淨光,在死亡的那一刻,由其先前保任的淨光境界,本覺由梵穴而出,遷轉至本初存在之界(中譯按:法身界)。
其次是由幻身遷轉之方法,係針對那些中等根器者。在此情況下,男性或女性修習者對出自其心相續(mind stream)之幻身達至成就,在死亡的那一刻,由幻身的層面,本覺從頂輪梵穴射出,之後轉換為一真實狀態的本尊形象,中陰幻身於是被認證,因而獲得證悟。」

YL:由於夢瑜珈的校稿後半部,不僅是文法的問題,甚至還牽涉修證的實際體驗與佛法涉獵的程度,我實在不敢妄自發言;因為能夠發言的各位,有關佛法及修證的經驗都比我豐富,感謝大家的意見分享,於我獲益甚豐。

就以下的議題,謹提供個人淺見供參:

Master clear light in him or herself,個人認為是掌握自身(之內的)光較為妥適。

Mind stream,我個人覺得心識流、意識流或心相續皆可,心識流/意識流比較白話,心相續就是佛法的專門用語,沒查佛書或沒附上SW所加的達賴喇嘛《心與夢的解析》註釋,一般人很難體會喔!!

Dimension,我個人翻的話也會選擇用「層面」/「層次」/「境界」;至於次元…是數理用語,讓人一看即知 不同度空間的表述。不過,佛書確實沒人用次元這樣的字,這樣翻譯會走味喔~

另,「首先說明由淨光中遷轉之方法,係針對那些高等根器者。以此背景,當一位男性或女性修習者於自身已證得了淨光,在死亡的那一刻,由其先前保任的淨光境界,本覺由梵穴而出,遷轉至本初存在之界(中譯按:法身界)。」請問這一版改成保任有沒有特別的理由? 這語詞很專業,一般人會看不懂!! 建議用語要不要淺顯一些?

補充說明一下,其時我覺得SW的校稿版再加上資深佛友下列的說明是最清楚的。翻譯校稿的工作當然要逐字檢視,才不會遺漏,也才會是原汁原味,但若不是稍有修法實證或佛學基礎的讀者,光讀英翻中的夢瑜珈恐怕會產生更多修法的疑問。

SW:是啦,所以我比較傾向資深佛友的說明來改,保任就是「並可以穩定的保持悟境」的意思,我之前也討厭丁乃竺這樣翻譯,但如今我真的想不到其他詞彙可以很合這個意思。說熟練或精通都不盡然,保任是保持任運的意思,任運則是一種修證境界。
我再想想白話說法。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5-02-01, 21:15

Gulubee:SW 說"我於自身掌握了(有自主的意思)英文難道是 I mastered English in myself 嗎?或 I master cooking in myself?"

恐怕沒人會說"我於自身掌握了英文" , 因為 I mastered English 不需要說在哪裡。 若強調 "誰" 做這事 或許會說 “I mastered English by myself. ” Cooking 亦是。至於淨光則是不同的事, 不適合與上例子相提並論。至於翻譯我真的不適合發表意見,但個人原則是做想法的回應及意譯方面的增強以助 SW完成事功(事功好像是摩門教用詞,哈哈!在佛學論壇裡用了)。選字不是我覺得有把握的,所以我負責了解釋所意的部份為主,字面上或是意譯‧像心相續就是mindstream的意譯 我也贊同這譯法;翻心識流則是自面意譯也可。至於最後決定怎麼翻,我是全然尊重。以後的讀者來自各方,的確應當思維廣大讀者所能理解的而下筆。

SW:「when a male or female practitioner has really mastered the clear light in him or herself」
翻譯一:當一位男性或者女性修法者真正地於其自身掌握了淨光
翻譯二:當一位男性或者女性修法者真正地掌握了其自身淨光

其實我們吵的是 in him or herself(於自身)到底是修飾 master 還是修飾 clear light,不說後位修飾改說補充說明也可以,Gulubee 認為是補充說明 master 的「在哪裡」,我認為是補充說明 clear light 的「在哪裡」,所以決定我們中文要將「於自身」放在「掌握」之前還是「淨光」之前,比較切合英文或南開師的原意。

這也是我前面說並沒有 mater in 的說法,master 是及物動詞,後面本來就不接介系詞 in 說明「在哪裡」。及物動詞跟不及物動詞我還分得清楚,所以我認為「於自身」(in him or herself)說的是淨光。


Gulubee:OK. Interesting discussion here.
Here are different points of views:

Master (及物)+ (object) + (where) in himself/herself:

Look at 不及物動詞 + (object) + (where?) in this picture:
Look at the man in this picture

Master + one's own clear light 此是 掌握自身淨光 (That means you have your own clean light, and you master it.)

Master + the clear light + in himself/herself 此是 於自身中掌握淨光 (That means you will have clear light within yourself not anywhere else.)

It's gonna be my last explanation for this sentence.
Class dismissed, myself. Haha

SW:我前面已經講過 one's own clear light 沒有 in 誰之內的意思。這話題到此為止。

淨光必須先於自身之內發展出來。你現在「於自身」有淨光可以掌握嗎?當然是要先有自身之內的淨光才能談到掌握。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關於第一議題的「the Dream State」翻譯案例

文章SW » 2015-02-01, 21:15

凌晨我翻到達賴喇嘛《心與夢的解析》,確實提到「特殊作夢狀態」:

凡瑞拉:向法王簡單介紹了睡眠生理學之後,我很想知道西藏傳統中睡眠與夢境的意義。西藏人是否認為不同種類的夢境來自不同層次的意識?可否說明我們為何作夢?

法王:有一種說法是,在作夢與身體的粗重和微細層次之間,是有個關係存在。但是還有一種稱為「特殊作夢狀態」的東西。在這個狀態裏,因為心與氣的作用而在體內產生「特殊睡夢身」。這種特殊睡夢身能夠完全與粗重的肉身分離,到處旅遊。

讓這個特殊睡夢身出現的方法之一,首先要能在作夢時知道那是個夢。之後你發現夢境是可以塑造的,於是你想辦法來控制它。當你漸漸熟練後,便能非常輕易地依照自己的想法改變夢境的內容。最後,就可以從粗重的肉身分離出睡夢身。一般的睡夢狀態則相反,是在身體的內部作夢。透過特別的修行,睡夢身可以到處走動。這一種技術完全是由渴望的力量來達成的。

另一種技術也能達到相同的目標,那就是氣瑜伽:運用體內微細的氣,進行禪定的修持。這兩種技術都要求修行人必須能在入睡時知道自己在睡覺。

似乎有些人天生就有這種能力,不需特別的修持。例如,去年我遇到一位住在尼泊爾的西藏人,他告訴我他母親有一次告訴所有周圍的人說,她會有一段時間不能動,請大家不要干擾他的身體。他們並沒有提到是否她仍在呼吸,不過那一整個星期她真的一動也不動。她醒來告訴大家在那段身體不動的期間,她到各地去旅遊。換句話說,她用自己的睡夢身經驗了一場脫離肉身的經驗。因此在特殊睡夢狀態,人似乎可以用極微細身脫離粗重身,獨立自主地到處旅遊。(《心與夢的解析》pp. 38-39)

因為我正好校對到第二章註釋,所謂睡夢中陰,英文寫的是:「The second is the bardo of the Dream State. It is the experience of dream time while sleeping. 」(p. 67)這個 dream time,就要查麥可‧泰波《全像宇宙》「回到夢時」那段:

佛教認為死後可以相續的「心識」(consciousness),是一切輪迴與涅盤的根本(5),賽斯通靈者珍‧羅伯玆 (Jane Roberts) 所經驗的事實亦是:「人的意識是可動的、聚焦在身體裡,卻不依賴它,除了在三度空間的生命之外。」(6) 心識或意識並不存在於肉體特別是大腦中,這對出體者而言乃不證自明,澳洲原住民認為心識的來源是在「夢時」(dreamtime) 的超實相層(7),是「自身最早的一段歷史時期」(8)。(石曉蔚《心靈探索周記》p. 75)

Note:
5 達賴喇嘛,《達賴:心與夢的解析》p. 118.
6 珍‧羅伯茲(Jane Roberts),《意識的探險》p. 7.
7 麥可‧泰波(Michael Talbot),《全像宇宙投影三部曲》第三部:心志與肉體,第九章「回到夢時」p. 372.
8 Stephen Segaller & Merrill Berger,《夢的智慧:榮格的世界》p. 25.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the Dream State 正解:「做夢狀態」

文章SW » 2015-02-01, 21:19

我覺得 the Drream State 在本書中並非說的是「特殊做夢狀態」,因為放在導論脈絡裡或者可通,但放在內文則不大對題,以下例說明:

按照這種方式認知夢境後,現在可以訓練控制夢了。如果夢境是清晰的,但是我們在「做夢狀態」(within the Dream State)中並不清明,那麼就要抱很大的決心去訓練如此思維:「所有白天所見都是一場夢。」不斷提醒自己,所見及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一場夢而已,藉由一整天下來把每件事都看成像夢一樣,夢和覺知就能完全融合。(新版《夢瑜伽》第三章,英文版 p. 75)

若以《夢與心智的解析》所說的「特殊做夢狀態」,那等同出體狀態,意識一定是清明的,沒有可能我出體了但我不清明。所以新版《夢瑜伽》全書譯槁改為加引號的「做夢狀態」。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有關 presence 的翻譯

文章SW » 2015-02-01, 21:19

因為大陸大圓滿同修會將 instant presence 翻譯為明覺,但 presence 怎麼翻譯?我突然想到 presence 翻譯成「現前」,就像法性現前一樣,若按大陸翻譯成「覺知」,你看這句就會很有問題:

If you have become knowledgeable of, or have awareness of, the state of natural light, you will also have that awareness and presence in the moment of dying. If you are capable of dying with presnece and awareness, it means you are knowledgeable about the manifestations of light. In this case you will have no difficulty recognizing the mother light. (p. 54)

參考《蓮師傳:蓮花生大士的生平故事》後諮詢祖古烏金仁波切的註釋,knowledgeable 翻譯為通達。

我的翻譯:若你已通達或覺知自然光狀態,你也會在死亡時刻具有那樣的覺知與現前(presence)。如果你能在自然光的現前與覺知中死去,就意味你通達關於光的顯現,這樣的話你就會毫無困難地認證母光明。

原譯:如果你具備自然光狀態的體驗,或者具備自然光狀態的覺知,你就也會在死亡時刻具有覺知。如果你能夠在覺知中死去,就意味著你瞭解光的顯現。這樣的話你就會毫無困難地認出母光明。

我要查核全文所有 presence,確實是這樣比較對,例如智慧的全部現前:

But even if you have not realized yourself totally and yet have had experience of practice, then in the moment after death, in this state of lhundrub when you encounter the mother light, you will recognize the full presence of wisdom before you return into the workings of mind.

我的翻譯:但即使你沒能完全了悟自心本性,然而已經有了修持的體驗,那麼在死亡後的那刻——處於 lhundrub 的狀態——你碰到母光明時,在你的心開始運作之前,你也可以證得智慧的全部現前。

When one has an awareness of the presence of this state of natural light, then even if afterwards the state of dreams arises, one spontaneously becomes lucidly aware that one is dreaming while dreaming, and automatically one achieves mastery of one’s dreams.

我的翻譯:當一個人覺察到自然光狀態的現前,即使隨後夢狀態升起,也會自發地轉為清明,覺知到自己正在作夢,並會自動達到對夢的控制。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下一頁

回到 夢修心得、閱讀札記及翻譯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