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全面啟動》(Inception)的心得報告

Being-in-Dreaming、The Wheel of Time、The Art of Dreaming 等書札記、摘譯與翻譯;個人夢修心得整理。

《全面啟動》(Inception)的心得報告

文章SW » 2015-01-25, 17:10

2010/08/05 Thur, sunny, outdoor 36-32°C

我在看《全面啟動》的影評。沒有細看內容,就覺得眼睛很痠。先撇開電影不談,由看了此部電影幾個片段跟看過此片的同事討論之後,大概有幾點可以提出來:

一、進出夢境方式

這裡又可以分進出個人夢的方式,跟進出他人夢(另個客體或多重選擇)的方式兩種。

1. 進入「作夢狀態」(Dream State)方式:要成為職業夢專家,前提是清明夢以上意識等級,等同我們出體夢的狀態。首先你必須自己先睡著,由這個醒時現實「出來」有兩種途徑:A. 以夢當第一場景(夢中出體)、B. 以無夢當第一場景(直接出體),這涉及出來的時序,睡著但夢未升起為 B,夢已升起你進入夢才恢復意識則為 A。不管有沒有夢的第一場景,你已脫離醒時現實,轉入作夢現實,第一場景都是第一個 Gate,通過此你可以選擇去下個目的地。

2. 進入其他夢場景:夢場景跟夢場景之間有中介狀態,其間沒有顯像,不是純粹的黑就是光境。電影沒有反映這種過渡空間的知識。夢場景的進入,是隨移動隨聚合(將能量聚合為顯像),必須有個基礎空間(space,界),以聚合的方式,將周遍一切處的能量聚集成形,一開始像絲絲能量,片段殘影,慢慢聚攏定型為一個人類視覺演繹的正確時空架構。電影中名為「造夢」,基本上講的是「變夢」,在一個已經有的夢場景內改造。真正的造夢者必須由空開始化現還要包括人物,《做夢的藝術》死亡拒絕者可以完全建構一個城市包括居民,變夢則只是將該股能量呈現改成其他方案,相對比較簡單。

3. 由其他夢場景出去:由於職業夢者完全了知夢中場景皆為能量所造,能量無形無色,是如虛空般沒有實體性。相對於其他夢中人物,職業夢者在夢中移動的方式,可以用意念直接拉過去,當然也可以飛,走是浪費時間。《駭客任務》裡的 The One 還要用飛的趕時間是完全不合理的。夢裡沒有時間這東西,空間本也不存在,夢者要走可以掄牆、頂天花板,或就地換景,或直接把夢抹掉,動作可以不用這麼激烈,不需要將夢整個瓦解才能脫離。

4. 進出他人夢或共同夢的方式:卡氏描述過「集體作夢」,A. 兩名不同睡的夢者,同時間出來在第一無夢場景,由於能量的連結可以找到對方,此時要鉤住彼此的手(可能也是形式上的抓緊),在面前可供選擇的夢視窗畫面,擇一投入,當然也可以當純觀賞者於夢外觀賞片段。選擇投入該夢的夢者,經常容易因為過度投入而變成夢中演員,因此結伴同行可以適時拉回。
B. 同睡的夢者,做夢者班成員曾有入睡前輕碰同伴的手,而兩人在同個夢中的情況。各自描述起來的情節相似度高,但小部分有描述的差異性。理論上一同進入同個夢場景,必須要有一定的熟悉度或者能量連結,不然很容易在夢海中失去對方。

5. 目的夢設定:假設你要進入某人的夢,南開師也說上師可以進入弟子的夢,程度高到如上師級可能隨時可以切入,但對專業夢者而言,此必須經由上述 Gate (夢或無夢)出來後,以意志專注於目的地。譬如某個地點,或者某個案主的夢場景中。睡著就能自動導航的,難度比較高,我的經驗是沒有,必須先穿過「意識的黑暗海洋」再選擇去處。卡氏最後一本書《戰士旅行者》去赴唐望約也是如此。但在無機生物設下的夢中醒來則是更高技術,這得要去問無機生物。

二、夢中改寫人生劇本或改變個人意志

這部分,我只有幾年實驗賽斯所謂的由「架構二」推入「架構一」的些許經驗。但由於夢的無時間性,還有多重可能實相的不確定性,杯水車薪,改變未來成效不大。因為我們的未來有太多變數,若只工作在自己的潛意識都不一定會成功,因為所有事情都不完全是一個人的意志的結果,而是端賴許多相關人等一起的連帶關係。在出體夢中,你可以去看看你老年或不同時期的自己,如果不合乎自己的期望,你可以跟那些過去及未來的自己溝通、說服他們改變想法,是否就能夠搶救現在?答案也是不一定。

《全面啟動》主軸在改變他人意志,理論上好像改變一個夢就能改變現狀,但又回到現實所謂事件發生有眾多因緣,端賴改變夢中一次情境想要一勞永逸毋寧是不可能的任務。這跟催眠不同,催眠有個時間性,在被催眠期間指令可以被執行,潛意識則不一定會抉擇為行為,頂多是傾向,傾向需要其他助緣的出現才能促成行動,行動才能造成結果。但是我們一般夢中遇違緣,可以利用變夢法轉化,通常可以化解一些危險,壞事不是說就不會發生,但可以將衝擊或傷害降低;同樣夢中抉擇一件自己期望的事(採取行動),也會製造順緣進而影響現實情況。

三、潛意識的多層次意義

意識有表意識跟潛意識,作夢的情節不一定是潛意識,有時凡夫多半是情緒發洩或業力顯現,表面就可以觀察得出來的內容都屬於表意識範疇。一般潛意識是較隱藏情緒或記憶,涉及比較久遠年代或跨世的記憶才會稱之為深層的潛意識。如果一層層透過夢中不斷切入或者換景的過程,我們就會離開現實相關層面越遠,來到或者可能是人類的集體潛意識,是屬於人類共同營造建構的思想能量裡面去聚合成的夢影像場景內。這些人類原型素材可能會有,而非單一位個體的深層潛意識,那你可能會切入到他的前世身份,在辨識上會有些困難,因為時空背景都跟現在不同;再者職業夢者有可能會旅遊到其他生存層面去,完全不屬於人類共同生活圈。我認為潛意識的底層即是如此,共同潛意識的底層通往更大的存有的平台,夢的好幾層,並非像電影講述的只是危險性增加而已。

這些夢層面的深入,不必然是物理性的距離,因此夢者需要一層層再往上回來。因為做夢者都有一個保護閥,你隨時不管脫離再遠都可以回得來,只不過會像賽斯所言,越遠回來過程越顛簸而已,因此於現實世界醒來的夢者會稍微有點感到身體震盪。

我還沒看過電影,以上就我個人經驗,極其簡短的說明,寫到這裡。看得懂我講的嗎?怎麼沒人請我當拍夢電影顧問,夢根本不是這樣演的,還用槍彈幹嘛?直接令其消失就好了嘛!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評論 YL 的《全面啟動》心得

文章SW » 2015-01-25, 17:13

2010/08/24 Tue sunny, outdoor 35-30°C 十五

YL:我一直想寫這一篇的心得報告,今天終於有時間可以寫!原本我是要到電影院去看,不過礙於私務過於繁忙,終究還是只能先看影評,或者他人的心得,分享一些個人看法。關於進出夢境的方式,我的經驗是一旦從夢中醒來(夢中出體),場景就會很快速的移動(不曉得這是不是和心識的速度有關?)

SW:這裡說的是換景,還是情節加快?可不可以再細分是整個場景變換為另一個?還是局部東西變換?因為這跟夢的穩定度有關,在《做夢的藝術中》做夢者必須要維持場景的一致性,如焉才構成一個(穩定的)「實相」,唐望稱其為聚合點的一個位置,由此做夢者可以一再回到該「做夢位置」,也才可以在該做夢位置醒來。最簡單的方法是觀察出體夢的場景有沒有出現過兩三次,唐望說三次,老佛琳達說兩次。我曾經算我我出體在我台中老家的次數,已經多過於此了,所以「台中家」變成我一個固定的做夢位置,我經常清明以上的夢境都在觀察這個家是如此真實,也會有改建、增建。

YL:最近幾個月夢中出體場景,比較穩定一些。回想起自己開始在夢中醒過來時,場景的變換幾乎快的像拿著攝影機對著景像在跑,移動得非常快,往往還來不及等景像固定,就已經醒了!!夢中的影像要固定的狀態,要不就是做夢者處於清明夢或者睡得非常昏沉的普通夢的狀態都有可能發生。

SW:影像的定著有一些技巧,就是不要觀察超過一次,或是輕輕一瞥不要細看。不過每個出體者的經驗都不同,你們比較少有直接出體的機會,在夢中第一場景都是一個不穩定的夢結構——幻影成分居多,因此我總是說要趕快離開那個夢,在待下去你的意識程度會被拉下來。清明夢應該是個異常清晰的夢場景,每樣東西都跟我們醒時接觸的一樣,普通夢一般比較沒有這種品質。但當做夢者已經練就一定程度後,唐望說普通夢也會變成做夢(dreaming),也就是南開師明性夢的意思。南開師的許多明性之夢,都不算是清明夢,他自己也有說到這一點。

YL:至於進入其它夢場景的過程,如果是清明夢的狀態,我倒還蠻常體驗的。因為先前我常常會卡在這種中介狀態。反倒是在普通夢時,我每次要回想夢場景是如何轉換的,都想不起來,普通夢的場景轉換是非常快速的。所以,我想電影中所瞄述的狀態,比較像是一般人的普通夢吧?!

SW:這要靠觀察與記憶。常常我們口述一個夢,說著說著馬上就變換場景,之前 Joyce 把變了場景的另計一個夢,後來我們討論其實還在一個夢的脈絡中,不能這樣灌水業績啦!如果屬於同一個夢故事,中間跳場景上山然後馬上接著下海都有可能,從台北家出門然後接台中家巷子也時常發生,場景的錯置交疊、不合時空關連都會軋在一起。你所說的中介狀態,可否再多描述?我會認為這段期間對夢修比較重要。

YL:至於要進入他人的夢,恐怕是要大師級以上的修行人才能夠吧?!不過,在睡眠當中,我認為做夢者的心識應當是處於開放式的狀態 (甚或會被潛意識喚起平常所未知的感覺),故,本來就會有其它層次的生命體,能夠在做夢者夢中顯現。

SW:我猜測我為數甚多的純觀察的夢,都是以斥候角色觀賞他人的夢或接受到他人的訊息,然後演出(詮釋)的夢。例如下面這個:

2009/12/29 ……詹師還去幫旁邊桌三位學生倒水,倒完還把一個炒菜鍋放桌上有爐台的座,然後又回到他位子上。但倒得桌上濕濕的,我手上正好有張衛生紙便幫忙擦一下。這時有個來聽課的新加坡女生(按:資深佛友任職新加坡公司),說起她去看一個戲劇表演的文句跟我寫的很像,我不知道她在講什麼。後來她指詹杜固仁波切桌子左邊台子上展示一個上面插些地點小旗子的地圖模型,說「啊這是我的學校」,詹杜固仁波切還糾正她不要講些我根本不知道的東西。那女的不知道在講什麼後來閃走了,我還想她老遠從新加坡來聽課蠻努力的。
(資深佛友:SW 感應能力真的很強,我這裡的細節你都知道,就像你參加了一樣。)

YL:不過,夢有好幾層,這一點我倒是沒有真正經歷過。因為如果是清明夢、夢中出體或現實世界出體,我比較少感受到夢的層次感。依稀只記得自己原先如處於普通夢狀態,是比較深層,然後慢慢越來越輕,才會從夢中醒過來,才轉為夢中出體。

SW:簡單用催眠的方式來理解我們的潛意識有很多層,以前有本《我的前世今生》,催眠師催眠患者,本來都在講這一生的事,突然跳到以前的古遠年代,才因此寫了這本轟動一時的書。因此潛意識的記憶可以分為淺層的跟今生有關的事,中層的幼年時已經忘記的事,然後推及更深層的前世的記憶。一定程度的修行者,會慢慢浮現自己前世的記憶,稍有成就者可以回憶起前五百世,意思也是他們的意識的深度以經擴及非常深層的記憶。換用唐望的話來講,這跟聚合點移動的程度有關,普通人的普通夢都停留在聚合點幾乎原處左右晃晃而已,做夢者可以推遠一點、深一點,因此整個時空架構都完全部同於現世。當然再偏離些可以到達佛國、淨土、天堂等等,我也到過很多奇怪的地方,人頭就一個人大,這些都是其他層面,other reality。

YL:改變夢場景或夢境的中心應當就是轉換意識(改變個人意志)吧!這一年多來的夢修經驗告訴我,心轉境才能轉。故,只有認真的面對自己的感覺,讓自己放下,應當就不會再有惡夢或連續相同的夢境產生。

SW:這是一種好的信念,但是險境發生時可能你也轉不了心境。比較好的方式,還是要從觀察夢境是完全虛幻的體驗上,因此做夢者班才要一再強調換景、換景,從你自由隨意切入夢境與離開夢境,你會觀察到這些都是虛幻能量所聚合而成的,總會在幾十次的切入與離開過程當中,差那麼幾秒被你看出它們的聚合與消散,那麼你才算對夢的本質有了空性的定解。這不是說什麼「面對自己」、「自己放下」,唉這太抽象了,不夠實際,夢行者戰士很很實際的。夢根本是假的,藉此你要擔心的只剩下真實的能量,這在唐望《做夢的藝術》第三關,你要學會去分別夢中幻影跟真實能量,你發現它,夢就破解了,只剩下那個傢伙,跟你一樣是個夢行者,不過是其他層面來的,跟你一樣有個偽裝形象,也一直在變換。現在看到幻影就怕了,是有點怕太早了點。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回到 夢修心得、閱讀札記及翻譯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