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魅麗雜誌》2015 年三月號【會做夢的人】

Being-in-Dreaming、The Wheel of Time、The Art of Dreaming 等書札記、摘譯與翻譯;個人夢修心得整理。

《魅麗雜誌》2015 年三月號【會做夢的人】

文章SW » 2015-01-25, 16:43

《魅麗雜誌》NO.90
封面故事:夢是真的。


【會做夢的人】

議題主旨:
人每天都會做夢,
據說,夢是潛意識抒發平衡的管道,
也是與內在靈性對話的最好機會。
本期《魅麗雜誌》希望跟大家聊聊夢的故事。
自古以來人們就認為夢有神祕的力量,
夢對我們的影響是什麼?
帶給我們甚麼幫助?
夢中出現的人事時地物,真的有隱含訊息嗎?

採訪議題:
* 請問你是怎麼開始夢境旅行的?


如何開始夢境旅行

從大學時我就開始記夢,有專門一本記夢筆記,還將記得的場景畫出來,當中有些夢事後(超過一年)有實現。而早在高中時期就有被壓床的經驗,多半是拼聯考熬夜看書太累,四肢倦怠肉體入睡,而神識卻很清醒。

直到 2004 年中,不知放颱風假再睡回籠覺的情況下,首次有長時間的清明夢。爾後刻意複製這種兩段式睡眠——也就是先睡四、五個鐘頭、起來活動後再次入睡,就能比較頻繁地在夢中做各種實驗與訓練,包括所謂的出體經驗(out-of-body experience,OOBE),一直持續到現在累計達 630 餘次。

一般人的夢,大抵分為普通夢和清明夢,但出體意識的清醒程度高於清明夢並可達日常意識,亦即完全知悉此時此刻,明白睡前的情況,也知道自己正在床上睡覺。達賴喇嘛在《心與夢的解析》與南開諾布仁波切《夢瑜伽》書中都提到某種「特殊作夢狀態」(the Dream State),在此狀態下夢者能夠自主地四處旅遊。

近年有本暢銷小說《時空旅人之妻》(The Time Traveler’s Wife)改編成電影,男主角罹患時空穿梭的遺傳性疾病雖不同於夢境旅行,不過他每次不自主地出現在其他時空的情形,與我夢中換景到完全迥異的時空環境卻極為相似。

因此要討論夢便要瞭解夢的類型,除了普通夢和清明夢(含出體夢),南開諾布仁波切將夢區分為業力夢和明性夢。綜合來解釋,一般人的普通夢多半屬於業力反映型的夢,顯示個人的緊張與壓力,或日有所思所見所接觸而夜有所夢。另一種是明性夢,好發性高的話,慢慢也能發展出夢中覺知,也就是清明夢。

至於怎麼開始夢境旅行的,還是跟意願有關,只要在夢中具有覺知,任何人都可以「瞬間移動」。這種「換景」方式,我是學習自美國出體界名人孟羅(Robert A. Monroe)《靈魂出體》(Far Journeys),能夠出遊的與其說是靈魂,不如說是神識或心識。孟羅不僅在我們生活的現實世界裡神識出遊,也不時轉換到其他次元接觸他界生靈。根據南開諾布仁波切的論點,在「特殊作夢狀態」確實可能與許多類型的眾生交流。


後記:這個採訪讓我想複習一下我當初寫的《心靈探索周記》一書,這本書寫於 2004~2006,差不多就是我大量夢中練習階段(當時維持一週兩次的出體頻率),雖然沒有在書中披露,但是匯集整理了坊間找得到的所有關於作夢與夢修的相關理論方法。目前看來這些知識都離我已遠,無論是西方的夢學理論,或新時代賽斯的諸多論點,加上書末我自己所謂的突破性發現,現在讀來都令人不耐,連我自己寫的「突破性的瞭解」也看不懂。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夢中訊息與象徵

文章SW » 2015-01-25, 16:47

* 清明夢中的訊息與象徵要怎麼解讀?

要知道夢中訊息的意義,首先要瞭解夢是如何形成的。在西藏密宗大圓滿教法中,關於人的潛能是以三種能量來解釋,這裡取前兩者說明:譬如水晶受光折射出彩虹光,這部分能量又被我們詮釋成為身處的外在世界,這是第一種能量;第二種則是在水晶球前放置物體,該物體的形象就會映現在水晶球中。我們就像水晶,光線與物體都是助緣,無論外在或內在顯現的「像」其實都是來自我們自己的能量。

怎麼來理解潛能的作用呢?首先醒時的世界屬於第一種能量所形成,夢中世界則是第二種能量,我們日常接觸許多事物的刺激與印象,就如同水晶球中的反射影像。達賴喇嘛亦說明一般的夢是在體內作夢,好比念頭與想像等都是在我們腦海顯現的「相」;而透過特別修行練就的睡夢身則能遊走於外在世界,這也是普通夢與清明等級以上的夢之差別所在。

所以夢中所見,套句《夢與意識投射》賽斯(Seth)的名言,「只不過是你處在一個可以檢起並且轉譯面前能量模式的位置罷了。」詮釋的角度與方式因人而異,是故不存在標準解答,頂多僅能就共同的社會文化約定成俗的觀點來套用。清明夢以上等級主要對應的是「外在能量」,是故較少動用到象徵系統,而必須直接跟這些「外部能量」打交道。對於「內在能量」形成的普通夢,其訊息與象徵就要回到自己的詮釋架構裡去探討。

以我個人為例,我也是花了若干年才發現自己有一套「代表人」系統,夢到的一干人等包括大明星等,都是取其片面特色來詮釋某個人。這就好比南開諾布仁波切說到他的明性夢中,一開始會顯現成蓮花生大士或其他聖尊形象,夢的尾聲才會回復成他上師蔣秋多傑的模樣。若在清明夢中出現這樣的「代表人」,我們便可直接以其「真面目」來跟他對應。

所以需要詮釋的多半是普通夢。若有人問起他的普通夢,我常查閱美國著名靈媒艾德加‧凱西(Edgar Cayce)的《Dreams: Your Magic Mirror》,書中分了許多類別來解碼:諸如夢中遇到的人、夢到健康或疾病、夢中動作及活動、性夢、房子及建築、生活物品、金錢及珠寶、地火水風四元素、昆蟲鳥類及動物,還有夢到死亡、顏色、數字及宗教圖騰等等,這些都可作為一般性解答的參考。

至於修行人或靈修者,藉由所修持法門之力量,確實是有夢兆可期。例如夢到開滿花的美麗花園、走在高山上,或者沐浴更衣,特別是換上白衣或新衣,這些都跟淨化的成效有關;夢到日出、往上攀升或空中飛翔,這一類表示在修道上獲得進展。而負面的徵兆則包括往下墜落、路況惡劣、環境黑暗、視線不清等等。南開諾布仁波切解釋以上這些夢兆時亦強調,當然夢有好有壞,若夢顯示正面,我們覺得開心就夠了,不需要特別去探究與詳解,這也是執著。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觀察夢訊趨吉避凶

文章SW » 2015-01-25, 16:49

* 曾經因為夢中訊息而發生過的特殊事件?

如前所述,我們的內外身心世界都是能量的顯現與詮釋的結果,那麼從「隱含秩序層」(implicate order)的純能量顯化到這個物質世界之間,必然有個時間差。所謂山雨欲來風滿樓,若能在夢中捕捉到任何可能的未來事件之蛛絲馬跡,當然就能趕在落實為不可逆轉的具體事件前「拯救未來」。

聽起來像好萊塢電影一樣!沒錯,我還蠻常「拯救未來」的,但可能悲劇從未發生,因此無從得知算不算是提前預知、成功化解。南開諾布仁波切《夢瑜伽》中,提到夢到女歌手朋友沒有頭,醒後試圖聯絡她的家人未果,後來這位女歌手車禍亡故。從幾年前到現在,我曾頻繁夢到家人和我自己類似的夢,這時便會特別警覺。處置方式則是請具證量的上師觀察確認,然後再密集修法排除。

失誤的一次是我夢到六個人在急救我父親,且背景音樂很激動,末後我問他如何,他說還好,醒後我便沒多留意與處理。四個月後,我父親因心律不整中風,病發送至醫院仍心跳過速,至今尚難復原,故而多少有些遺憾。

南開諾布仁波切是位夢伏藏師,他的許多教法皆來自夢中。他每年擬訂全球弘法的旅行計畫,藏曆新年時會特別觀察夢兆,若有違緣的指示便會取消某個行程。我去年四月也有西班牙的自助旅遊,行前不少夢都顯示負面,便告知同行室友要多關照。果不其然,因第一段航程班機延誤起飛,轉搭國內航線時沒趕上,我也嘔吐暈眩發寒。回程當天早上又病發,返台後接連半個月都在病中。

確實有研究顯示預知的未來大多屬於負面,依序是死亡、災禍與疾病。我們有過去、現在與未來三時,第四時是超越時間,「隱含秩序層」的能量即是無時空性的。南開諾布仁波切說晚上夢中也會顯現四時,但白天不起作用。即便人人都有預知能力,藉由觀察夢訊而趨吉避凶的卻寥寥無幾。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醒於夢再醒於塵世

文章SW » 2015-01-27, 17:11

* 透過夢,帶給你甚麼學習?

西方多以心理理論與腦部醫學來分析夢,一般對解夢感興趣者只看夢的內容和意義,甚少人研究夢的本質。然而對夢本質的探索無論如何都會導至精神修道。是故修行者從不以心理學或解夢角度來看待夢,直接切入夢本質之體悟,使夢成為實修的訊練場域。

八年前我出版《心靈探索周記》一書,主要是為了解答我自身心靈體驗上的疑問。我在那個首次長時間清明夢之前,是個完全不具任何特異功能的普通人,亦無特定宗派立場。如同教法裡建議初學者的態度,就是如蜜蜂般完全不設限地遍訪百花,直到找到適合自己的花蜜(修道)為止,因此我從「新時代」論述、薩滿巫士傳承、藏傳佛教體系,跨界量子力學與超個人心理學,來者不拒地地廣泛涉獵,直到遇上南開諾布仁波切的《夢瑜伽》(大手印文化,1999)才逐漸安定下來。

可能是寫書結下的緣分,書的末後我引了(舊版)《夢瑜伽》上的一段對話:

麥克:對於一個喇嘛或優秀的修行者,作夢和醒時經驗在究竟義上有無差別?
南開諾布仁波切:或許當一個人能夠完全整合自己的經驗時,他便能發現這兩種狀態具有相同的原則和情況。如此人生就真的只是一場夢。


最後這句話,正好呼應我書的副標:A Life is Like a Dream,人生如夢。如此冥冥中的引導,三年後也就是 2009 年五月我開始跟隨南開諾布仁波切學習大圓滿(Dzogchen)教法。更令人驚訝的是,《夢瑜伽》的原文書 Dream Yoga and the Practice of Natural Light 增加五章發行新版,而中文新版《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橡樹林,2010)的校譯與出版工作竟在四個月後落在我身上。而早在聽課前四個月我的一個出體夢中,南開諾布仁波切便已直接交付我此任務了,只是當時不知道是他而百思不解。夢的局部內容如下:

2009/01/06(二)Dreaming
我換景出現在一個人家屋簷下的平台,下方是山麓,有幾棟現代化的房子。出來院門後往回頭走上一條斜坡石頭路,頂上站了一個警察和幾個人。覺得腳下刺扎扎的,而且走斜坡上來還會喘耶,還真神奇!
終於爬上來之後,右邊有個橫式招牌看板,一個男的跟著我在那看。看板上的字很眼熟,白底寫著三個大黑字,感覺有點像日文的漢字,非常粗的毛筆字體,線條端點都鬚鬚的那種——毛筆破筆的寫法。三個字我忘記了,其中有一個像「馹」。「我看過這,我來過。」我說,然後他跟我講第二個字,有四個口,像個「器」但還要複雜一點。我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好累,可能我爬上坡上來覺得累,就乾脆躺著繼續看那個看板。他後來就坐我面前,叫我坐起來。
我一坐起來就換了一個空間了,在室內,跟他隔個 60cm 深的桌子對坐,他身後牆面貼了四個健診的圖樣,不知道他是搞什麼醫療的。他是一個作者,他還有一個弟子在一旁。他認識我、他知道,他說,他來這邊總共被給了兩個名字,可以幫忙他,其中一個是女的名字,他本來以為沒有這個人,不過真的是叫石曉蔚。他好像想出書,他說如果不出點書,他怎麼介紹他自己、說自己如何如何呢?他弟子在一旁說要給我錢,我說:「不用,我可以幫忙,這方面我還可以。」可是我一直以為他以為我是日常狀態,就是他其實是個夢、我是出體。
後來實在是他講太久了,我跟他說:「我要走了耶,而且我現在沒有辦法幫你做這件事情,我可能……」他說:「好,那妳再來呀。」我說:「我怎麼再來?你給我地址啊?」他就給我指看門上有一條不銹鋼門牌地址,再看就變成不可辨認的字體。他叫我晚上來,「幾點?」「十一點。」我說:「十一點我還沒睡耶,不然下午三點啦,三點可以。」我後來才了解他要我睡覺的時候來。


誠如我在自己書裡寫的:「醒於夢境是第一步,然後是醒於塵世」,問題是怎麼醒來呢?電影《全面啟動》(Inception)說的是一層層夢進去,便會觸及深層潛意識,旨在改變他人意志;《駭客任務》(The Matrix)在「母體」作夢的人們醒來成為錫安人,當他們潛返「母體」時,能夠超越物理慣性限制,行使所謂的「奇蹟」;而佛法裡說的是,六道輪迴夢醒來是四種聖者的境界,四聖法界醒來才是真正的實相,這也是所有修道體系的終極目標。要覺醒,就必須仰賴已覺醒者所傳遞的教法,光靠自己摸索十分困難。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醒夢合一,表裡一致

文章SW » 2015-01-29, 16:12

* 學會觀察自己的夢,在生活中產生甚麼變化?

我的「夢工作」(dreamworking)正式開始於 2005 年,當時集合幾位好友同好成立「做夢者班」,大家努力記錄每個月的夢並繳交夢報告,彼此討論提攜。夢報告主要有三項:夢分類統計數量表、現實事件查核表,重要的夢及心得。

睡眠科學家發現一晚的睡眠會經過四 、五個睡眠週期,因此六到八小時的睡眠每個人都有四或五個夢,作夢時間長達兩小時,每個夢十五至二十分,且平均分配在整個晚上。既然人平均一晚四、五個夢,就應該朝此方向努力;若未達此標準,都是由於能量被日常生活耗盡之故。所以用「夢業績」來自我鞭策,使日常生活不至於放逸於情緒或無意義的閒談之中。

「現實事件查核表」的作用在於觀察日常生活中是否有夢中預知的跡象。經過多人的實證,確實人人都有預知力;我們同時發現從夢出現在現實事件中,大概有一個月到半年不等的期間,藉此亦可建立起對自己作夢能力的信心。

還有一些重要的夢的個人剖析,是什麼原因造成自己作了這個夢,以及自己對這個夢的理解。並觀察生活中什麼原因影響自己夢總數的降低或提升,以及自己對於夢中清明的掌握與技巧的增進。藉此我們學會跟自己的內在相處,瞭解自己真正的意圖與渴望,學會作一個表裡一致的人。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如何記得夢境

文章SW » 2015-01-29, 16:12

* 我該如何記住我的夢?

最近臉書不少人轉載〈千萬別這樣叫孩子起床〉,也就是不可用「殺傷性叫醒」的方式讓小孩驚醒並馬上下床。同理,從夢中醒來到進入現實生活也需要時間緩衝,一則讓夢中意識與醒時意識順利接軌,一則可藉這段時間回想剛作的夢,不至於被隨即而來的現實生活訊息塞爆記憶體。

醒後保持同樣姿勢,閉目靜靜回想。如果還想不起來,試著問自己幾個問題:剛剛在什麼地方?跟誰在一起?發生什麼事?腦中迅速瀏覽一下經常出現在夢中的親友和地點,也許透過這樣的提示,夢記憶便會自動閃現,然而陌生的人和地點的夢確實較難回憶。記起夢之後,可以用速寫或錄音的方式記錄下來,我比較推薦後者,因為速寫需要開燈拿筆(或按手機),若是半夜睡醒,就不容易再繼續睡了;錄音筆的方式甚至可以邊錄邊回憶起更多細節,一早起來甚至都忘了,還好有口述起來。

你以為沒有作夢,其實是因為你記不起來。記不得夢也跟能量耗盡有關,工作太累或交談太多也會耗盡一個人的能量,睡眠也睡得比較沈,就不容易記得夢。對於醒來夢連一點影子都沒有的人,感覺好像沒作任何夢,與其要記住夢,不如讓自己睡淺一點。南開諾布仁波切建議記得夢的方式包括:枕頭墊高、讓房間稍微通風、換輕柔的被子蓋,這些都是為了使自己不至睡得太沈。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結語

文章SW » 2015-01-29, 16:13

人類有 1/3 的時間在睡夢中度過,若對自己夜晚的夢毫無覺察,那無疑是僅活在 2/3 的生命中。西藏苯教認為睡眠是因為無明(ignorance),因為無明所以人會睏倦,才需要睡眠,而睡夢是無明的充電;真正覺醒的人毫無醒夢之分,諸多成就大師皆視睡前幾秒的喪失覺知為過失。雖然我們無法達到夢夢覺醒的境地,但我們藉由學會觀察夢境,使得日常的少許覺知能夠帶入睡夢,擁有醒時與夢時完整的記憶。電影《蝴蝶效應》(The Butterfly Effect),男主角每換一個身份大腦記憶體就倍增——每個次元的生存都有其記憶,所以會作夢的人無疑擁有兩份記憶:醒時與夢時,而這兩者同樣有效。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5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Re: 《魅麗雜誌》2015 年三月號【會做夢的人】

文章一意孤行 » 2015-11-08, 23:18

师姐堪称“梦之旅人” 。
一意孤行
一般會員
 
文章: 66
註冊時間: 2015-09-21, 09:38
來自: 中国四川成都


回到 夢修心得、閱讀札記及翻譯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