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醒與夢之辯論

Being-in-Dreaming、The Wheel of Time、The Art of Dreaming 等書札記、摘譯與翻譯;個人夢修心得整理。

醒與夢之辯論

文章blairan » 2013-06-11, 23:38

竅決寶藏海

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 傳授
堪布索達吉 口譯
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

⋯⋯ 醒與夢之辯論

下面是關于醒者和夢者進行的辯論,此辯論所表詮的意義非常深遠,如果我們能通達其中的底蘊,那麼在白天的一切見聞覺知也是如幻如夢。
希望大家再三地思維和研究,領會其中的底蘊奧妙。

其實,我們在醒覺時一切顯現都與夢並無任何差別。
首先昨天的夢者和今天的醒者,二者都擁有共同的享受,如今天我正在享受聲色犬馬等欲樂,那昨天的夢者也是可以享受同等的快樂。
其次,二者在顯現時都宛然存在,但最終都煙消雲散。
比如昨夜的夢,昨天有但今天已不存在﹔今天的顯現,今天有而明天也已消失。

昨晚做夢時,我執著夢境為實有,其時,朋友及外境等都真實存在,如有些人夢到吃肥肉時,肉上的油滴會確確實實地落到自己的衣服上面,這在夢中是無欺存在。

然後對于醒覺來說,白天的顯現是真正存在,故表明自己的理由比較充分,而夢境說他晚上的事情也確實存在,等無差別,這樣他們兩者就開始諍論。

狡猾的醒者首先發言:"你昨天晚上的顯現是虛假的!"

正直的夢者說:"不僅我是虛假的,實際上你也是虛假的吧!"

然後醒者說:"我肯定不是虛假的,因為我有很好的佐證,如我吃肉時可以感到飽脹,身體接觸火時也感到很疼痛,我現在真正能感受這些事情,因此我白天的顯現都是真正存在。"

  夢者回答:"你的這種說法不一定,實際上我晚上做夢時也是與你一致,我當時吃肉也同樣可以吃得飽,且無論做任何事情也能真實感受。"

  醒者又說:"你昨晚夢境中的顯現到白天醒後一點都不存在,所以你的說法不對。"

  夢者:"同理,你今天所感受的一切,明天以後也一定不存在,因此你的說法也不合理。"

  醒者:"雖然將來這些事情都不存在,但當時我是現量所見,它們應該真實存在。"

  夢者:"如果現量所見就是真實存在的話,那昨天晚上作夢的時候我也是現量所見,所以你的這種說法也存在問題。"

  醒者:"我白天的顯現在相當長時間內都存在著,而你的夢境則很短暫。由于時間較長的原因,我所見的肯定存在。"

  夢者:"這些在白天顯現的事情有時間長短的差別,同樣晚上夢境中的顯現也有長短的不同,夢境中的時間也會有很長的時候。
如有時候在夢中我們會從小一直生活到老,古人雲:滄海桑田猶在南柯一夢中,《入菩薩行論》當中講:夢受百年樂。
以前西根活佛在一天晚上的光明夢境中也享受了在清淨剎土二十一年的生活,所以有時候晚上的夢境經歷也會非常漫長。"

  醒者:"晚上的夢是虛假的,比如在岩石中可以毫無障礙地穿行,在天空可以自由地飛翔,而這些在白天真實的顯現中都是無能為力的事情。"

  夢者:"如果具足因緣,你在白天也可以這麼做,就如大成就者米拉日巴給弟子日窮巴所顯示的各種神變那樣。
以前蓮花生大師在幾個國王面前顯示過入火不焚、入水不溺的神通。
還有蓮師的二十五位大弟子以及米拉日巴和他的弟子在顯現神通的時候,在山岩中通徹無礙地穿越,在空中自由自在地飛翔。
又如在嘎單巴德幼年時,當時在嘎托寺有十萬個比丘,每天中午他們都外出應供,但到了下午都飛回到自己的茅蓬。
另外,世間上的許多非人也是可以在水中和山崖乃至空中隨意地穿行。

  因此只要具足因緣,在白天也可以真正地顯現這些奇跡,而依靠密咒或某些聖物以及禪定力都可以成就這些神通神變。
反之,若沒有因緣或因緣不具足,則在晚上做夢時也不能穿山越水和自在飛行。
總之,這一切都需要因緣,若因緣具足,則白天晚上都可以做這些事情,反之,則無論是白天還是晚上,這些事情都不可能實現。"

  醒者:"晚上不需要任何因緣就可以顯現四大無礙等這些神通!"

  夢者:"如果不需要任何因緣,那麼每天晚上做夢時為何不一定夢到這些呢?因為無因緣就可以顯現故,應該每晚都能夢到!"

  醒者:"在夢中可以與已故的友人重逢,從未出生過的子孫也可以產生出來,在我們白天的顯現中根本不會有這些虛假的現象,因此你們的夢境是虛假的,這一點不容置疑。"

  夢者:"這只不過是你醒者的一種妄念和邪分別而已,其實我們夢境中顯現的事情和你們白天所顯現的事情,對于這二者應該公平對待,不能簡單武斷地以你白天的經驗為準繩來確定我是假的。
如果我們夢境中顯現的事情不能成為存在的理由,那你們白天的各種顯現也不能成立。
如在你的面前,某人已經死亡,但在我的面前,他當時並沒有亡故,我們可以相遇,夢中生兒子在白天的角度這是不可能的,但在夢中對我來說確實存在。
因此提出你醒覺真實,而我夢境是虛假,這根本就沒有什麼道理。"

  醒者:"在晚上做夢時所享用過甘美的飲食,但到第二天醒來時卻不能解除早上的饑餓,所以你夢肯定是虛假的。"

  夢者:"同理,即使白天睡在富麗堂皇的宮殿中,也不能遣除晚上夢境中狂風暴雨的襲擊,所以你白日中的顯現也不一定真實存在。"

  醒者:"你晚上做夢其實是一種迷亂的顯現!"

  夢者:"如果夢是迷亂的話,那你白天的顯現也是一種迷亂!如上例證也可適用于此。"

  醒者:"晚上做夢後,在白天只要回想一下就可了知夢為虛假,但白天的顯現,晚上做夢時根本不可能知道,因此你夢是虛假的。"

  夢者:"因晚上的夢境在白天不存在,所以你認為它是虛假的。
那麼同理,你們白天的顯現晚上也不存在,如果夢中的顯現是假,那麼白天的顯現也同樣是假,這種推理對我們雙方都有損害。
故如果是真雙方都是真,如果是假雙方都是假,我們二者沒有任何差別。"

  正當他們在爭論不休時,當時有一個名叫智慧的大王,派遣一位名叫妙慧的審判員來把醒覺和夢的爭辯解開,于是妙慧審判員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妙慧:"如果你們兩個繼續這樣辯論下去,始終會沒完沒了,我會明辨是非並加以裁決,也就是化解你們之間的怨恨。

  一方面你們兩者都是真實的,但另一方面你們兩者又都是虛假的。
因為在沒有進行詳細觀察時,當時夢和醒者所顯現的都是正確。
實際上,夢和醒覺兩者沒有任何差別,你們二個一模一樣,真則都真、假則都假,真正觀察時,兩者都是假的,因為以實相觀察,你們兩者都並非實有。

  但夢比較正直,他承認自己迷亂,因此在這一點他是對的﹔而醒覺不太公正,本來他也是迷亂的顯現,他非但不承認,反而認為自己正確無誤。
因此現在我裁決醒者有罪,今天應該懲罰他。

  夢者比較愚笨,但他是一個公平正直的人,醒者表面上雖然顯得聰明伶俐,實際上真正愚昧無知的人就是你。
為什麼呢?
因為外境所顯現的一切事物粗看起來非常堅固,實際上這都是我們的惡劣習氣不斷反復串習而產生,醒者!那只不過是你的習氣稍微堅固而已,你的看法有誤的原因也就在于此。
以真假這方面來說,你們二個都沒有任何理由能說是實有,我命令從今以後你一定要跟著夢,你的見解和行為都必須要與他相合。"

  話音剛落,妙慧審判員就用正念的繩子將醒者捆了起來,然後把他交給了夢者。

  (這個戲劇形式的教言在此只不過簡略地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思考的線索,其實對于那些非常聰明的人,肯定會依靠此教言證悟一切諸法的本性。
當我們運用各種方法和從不同的角度來進行觀察和辯論時,醒者和夢者確確實實是並無任何差別,也就是說,白天的顯現與夢沒有任何差別。
夢者的理由就象是帝釋天的金剛杵一樣,能把醒者心中所產生的一切疑惑全部加以摧毀,所以即使醒者列舉出林林總總的理由,也是根本無法勝伏夢者。
而現實生活中的各種顯現沒有任何理由,包括平時的一點一滴都與夢境一樣,如果通達了此理,就能變成三世諸佛。)

  接著審判員妙慧又繼續說道:"希望從今以後你們不要再爭論了,因為你們以前存在矛盾,而這已經成了三界輪回痛苦的根本,那不能再繼續這樣下去。
如果你們能互相團結和合(指證悟一切諸法如夢如幻的本性),那就成了三世諸佛。
如果你們兩個都明了這個道理,那對你們會有很大的利益。"

  自此醒者和夢兩者之間的關系變得融洽密切,他們互敬互愛。
他們曾經以為彼此間隙很大,看法迥異,但從現在起,確實知道並無差別。
  
(宗喀巴大師在有關密集金剛的講義中指出,如果在夢中認識夢並無太大意義,但若在夢中認識其本性,這就會有相當高的證悟。
同樣白天的顯現與夢無有差別,如果通達這個道理,對于出離世間、解脫煩惱、證悟本性有很大意義。)

  從此,他們倆已經變成無二無別,不管誰見到誰,都成了平等的境界,爭執已煙消雲散,再無任何矛盾。

(比如在白天顯現時,認為與夢沒有差別,在夢里的時候也與白天同等。
此意義為,當我們對別人生貪心或嗔心時,這實際上同對夢中的嗔敵貪親一樣,當我們成功或失敗的時候,這也就是夢中的成功與失敗,我們所作所為與夢沒有任何差別,已經達到了如此境界。)

  審判員妙慧已經巧妙地化解了他們之間的矛盾,倆人已變得心心相印,于是他們倆高高興興異口同聲地唱起了一首美妙動聽的覺受之歌:"世人說我倆不同,如是之人都已錯,我們兩個本相同,方方面面無二致!

夢境與白晝本來無別,世上如是說者太稀少,何況知其義則更稀少!

白日的顯現與晚上的夢境皆平等,晚上的夢境與白日的顯現亦無別,誰懂此理則他人身具大義!

哎呀呀,然而如今愚昧無知眾,對此妙理如聾又如啞﹔可憐世間遍天痴狂徒,不知此理與道相背馳!

從今以後乃至虛空盡,誠依幻化大王與審判員,他們的教言不依語句依其真實義,我們同享快樂美滿的生活。

不食用而品嘗美味,未飲用而享受甘露,無安排而欣賞精彩節目,世上無有比此更重要,這一點朋友們切切牢牢記心間!"

  隨後醒者和夢者他們倆化為一體,最後也融入于虛空當中。

  後來審判員把以上的情況向智慧大王作了匯報,大王感到無比歡喜,他說:"這次你的判決非常正確,今天我應該重重地犒賞你,這個獎品就是從現在乃至虛空無邊之處,你可以象大鵬鳥那樣自由自在地飛翔。
(大鵬鳥在高空中翱翔時,其翅膀是不需任何勤作。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經常看到老鷹也是如此,老鷹剛剛騰空時,它的翅膀需要不斷用力地煽動,但當它到了高空之後,就不再需要任何勤作地滑翔。
這里是指當我們達到最高境界時,就象大鵬鳥翱翔于虛空一樣,具足無有勤作的智慧。)
並且我把無偽的虛空般的王位交付于你,你應樂意地接受(這個王位的意思是指離一切戲論最究竟的智慧)。

  在這虛空的王國中有一個虛空的花園,其中遍布色彩斑斕的奇花異卉,彌漫著各種沁人心肺的花香,這些你都可以隨意地享受,並且當你在享受時,如此美境始終是不會滅盡。
(這里的密意可能是指得到果位時,應該度化無量的眾生)。在此還有一位石女的女兒,她長得婀娜多姿、無與倫比,永遠青春美麗,今天我把她賜給你作為你的王妃(這里的密意是指空性)。
從今以後,你可以與她一起享受幸福美滿的生活,此刻對世間的一切有漏快樂,就象甘露的享用者面前放著一堆不淨糞,你根本不會對它們生起任何希求和貪愛之心。"

  之後,妙慧審判員遵從智慧大王的旨意和教言去做了,最後審判員也變成了智慧大王,與智慧大王成為了一體(意思是最後獲得了究竟的果位)。

  (以上的教言是以雙關語的密語形式寫成,僅僅從表面上看,醒者和夢者二個人是在辯論,審判官和大國王也好象在處理一件訴訟事件,但實際上它告訴了我們如何才能證悟一切諸法,斷除煩惱,最後獲得無上智慧和究竟圓滿的佛果。
所謂的雙關語就是從二個方面都可以進行解釋,如果作了詳細的觀察,雙關語還是比較容易明了,否則很難以了達,甚至有時候還會以為他們的辯論還沒有最終解決問題一樣,故若不認真思考其中的內容就無任何意義。
總而言之,希望大家在修行時應觀一切諸法如夢如幻,最後獲得佛果並度化無量無邊的眾生!)更多
blairan
一般會員
 
文章: 285
註冊時間: 2012-09-18, 09:35
來自: 台灣花蓮

回到 夢修心得、閱讀札記及翻譯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