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解夢案例

Being-in-Dreaming、The Wheel of Time、The Art of Dreaming 等書札記、摘譯與翻譯;個人夢修心得整理。

【解夢案例31】

文章SW » 2021-10-10, 14:21

2018/08/26 Dreams.

1. 睡了一個回籠覺。夢裏感覺我的右肩靠著一個人,然後離開回頭看,是寧瑪巴格則仁波切,白色的牆,黃色的僧服很鮮艷,坐在沙發上,知道自己剛剛是坐在沙發的扶手上靠著仁波切。有很多人排隊來拜見仁波切,我就在一旁給來人拍照,他們都是新來的,覚得我應該為他們拍照。好像仁波切要傳什麽法,記不清了。

2. 夢見小女孩,兩三歲左右,但我知道她是我女兒,是小鬼。我念咒讓她平靜下來,然後交給她的媽媽。她媽媽說謝謝我,但是我不認識這個女人。

3. 三個美國男人,其中的一個人被割肉,很慘很惡心的畫面場景……。不願意回憶夢見的那些地方和細節了。讓人不舒服。

(釋意)

第一個夢,夢到的上師在他右側是右繞的意思,說明這可能是他有緣的根本師之一;拍照和將傳法,拍照有如實記錄的含義,說明他如果發心追隨併發心記錄、整理法要,會做得很好。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9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32】

文章SW » 2021-10-10, 14:23

(太太的夢)
2019/04/28 Dream.
在一個水池上飄來飄去,感覺有一個親愛的人死在這裡,有點憂傷。後來坐在一片荷葉上飄流。往水裡看,黑黑暗暗的。突然一個水鬼伸手抓我,我趕緊跳到路地上往外跑,意識到應該是冤親債主。她好像有兩個辮子,很瘦弱,但是可以擾亂人的意識,會讓你精神錯亂。列了一張agenda,應該是前世做的事,給一位大德看,他笑一笑沒說什麼,醒來還是覺得很恐怖。

(先生的夢)
2019/4/29 Dream.
S和我說我的氣都塞在海底輪,需要更努力修金剛薩埵,清楚觀想白光如瀑布沖刷中脈,還說了三昧耶戒和阿努瑜伽的重要。要開始打坐時,有一個看不見的鬼出現,我的腳被抓開了一下無法打坐,我看到S憤怒的喊一聲,開始長高變成蓮師,穿白衣,上有黃色蓮花花紋,帶著柔和帽沒有鬍子臉也是白的。我開始唸蓮師七句,S問我有沒有看到。念完我開始找鬼在哪但還是沒找到。

( 釋意)

第二個夢,這位師兄的夢一方面說明他對S有淨觀,另一方面也說明S比較清淨、且身上有忿怒蓮師的傳承加持力(說明這是S的具緣本尊,妳有這個因緣和體性)。

相對來說,這位師兄夢裏白光沖刷中脈之類,這個和你們共修金剛薩埵百字明有關係,三昧耶和阿努瑜伽也說明他對這部分容易接受、得到好處,而對阿底瑜伽還沒摸到方向。

第一個夢,他太太先夢到鬼來抓,雖然無恙但有點受驚嚇,04/29他就夢到鬼抓腳,然後S顯現忿怒蓮師給予解決。從徵兆來說,已經消除了他太太夢兆中的負面。

他太太似乎知道師父們是知道情況的高人,先夢到鬼再夢到師,這是她一種自我保護,但並不直接。可見她沒有怎麼修,至少沒有修法入心。而這位師兄對於修法的功德記得牢牢的,但是和她一樣認為啥都是實存的。佛法在他倆,好像是對未知世界的一個解釋一樣,一方面是個疏解,另一方面還停留在對自己固有觀念的詮釋……。可惜南師圓寂了,否則他們聽了課理解不會這樣。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9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33】

文章SW » 2021-10-10, 14:23

2019/09/15 Dream.
(睡前看月亮到凌晨一點。)夢見我半夜回到一個地方,開門進去,大家都睡了。一位男士起來上廁所,我們擦身而過,我知道他是資深佛友,他看了我一下要我做個動作,用蠟燭輪流放頭頂肩膀肚子,這時其他人也被叫起來做這個動作。他和S一個個看著大家做。我心裡想這我在薩滿都學過啦,有些不耐煩,但看大家半夜被叫起來還是有耐心地練習,升起一些慚愧,覺得自己就是沒有確實想要做好的心態。資深佛友和S說只有我要留下,其他人可以回去休息,我就自己趕快先說我知道啦,之後會好好清理能量。他們什麼話都沒說,我看著夢裡的自己確認平常就是這樣。

(釋意)

這個夢可能需要夢者去理解金剛的七種特性和修行之間的關聯。蠟燭其實應該是師父們灌頂時用的法器的代表。但因為夢者不瞭解相關意義,所以顯現上不是顯現法器本身狀態。夢是好夢,得了加持。但也顯示了夢者的薄弱環節。自性非修而得,是因修而顯而已,自性不是因緣法,所以單一、獨立、恒常;蠟燭代表緣起法、生滅法,夢者要慢慢明白這些,佛法修行就會上道了。夢到的資深佛友應該不是我,而是某位具緣師父。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9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34】

文章SW » 2021-10-10, 14:25

2018/10/24 Dreams.
S辦公室搬去一個新地方,還有一個男的在旁邊,她要我打電話找一個人來面試。名字好像是杜文X?打電話給他,請他8:30來。S在旁說10點好了。對方回答很慢,有時要等一分鐘(我轉述給旁人聽,我想要給年輕人機會,耐心在電話上等待)他好像一直不確定要不要來,但過很久才問一句:我心想:這不是你自己投履歷的,怎麼好像是我找你來面試,我想不出這裡地點是哪裡?感覺有些遠。最後他直接出現現場跟大家討論電腦什麼,還有幾位年輕人。M出現,我覺得他從外國回來不容易,想陪他跟他玩,有個很長的不規則木桌,上面有很多美麗的石頭,我把他們都收起來給他看。在地上有油滑來滑去。

*兩位大圓滿師父,一位長得好像是嘉師還是秋師,另一位是徒弟走過一個小木橋,我和S停下來跟他們會面,也沒有說話,但好像是知道他們被監控的事。

*一位很美麗看起來百歲女人,好像是大圓滿行者,手上戴著很多寶石,描述大圓滿境界,說就先放鬆,然後就進入了。旁邊還有個男的,看不清是誰。我說S也是修大圓滿的,她手上正拿著一卷錄音帶是關於大圓滿的,那女人說給她看看。S要給她時,殼子有些裂,她一直要把帶子裝回去都沒辦法。我還有另一個男的在旁邊看,錄音帶的帶子是白色的,彈出來。我心想現在還有機器可以聽錄音帶嗎?後來那百歲女人就離開了。

又出現一位女的大圓滿行者說明進入大圓滿(做夢時都聽的很清楚,她直接閉上眼描述,當下好像進入一種狀態,我聽了還想就這麼簡單⋯但醒時就想不起來,好像出現三次還是三個女人描述,還是我對別人描述,醒後先後順序就不太清楚)夢中也有想也許她們不是人。

( 釋意)
這個要到S辦公室應聘的人,其實是代表欽哲仁波切。「杜」是木+土,說明他是學工科的,「文」代表他有很大的智慧。這裡又有猶豫、半天才回答,代表兩件事:一是他的語言,他講話並不慢,但翻譯成英文或中文不太容易;另一是他何時能夠繼承法位,大家能完全對他信服,覺得他跟南開師完全無二無別,甚至他在某些方面還會有發展,這部分需要過程與時間。

看起來像嘉師或秋師,他有個弟子在橋上講到這些,其實就是現狀的反映。他們都得走過這個橋,意思就是都給接受現狀,這個弟子可能是我,也可能是其他的人。

夢中講竅訣或做引導的這個女的,第一個女的其實是兩個訊息的混和,從手上有很多寶石這點來看的話,其實是南開師。但是又是上百歲的,其實是從南開師身上顯現出阿育康卓的傳承加持力。

後面這個女人有可能是總部的老師,或者是哪一個營的老師,這跟這段(南開師圓寂)期間,總部一直帶領共修有關係。這也是很好的,跟傳承加持接通了,所以才能作到這樣的夢。

從這些來說的話,她就是試著修曼達拉瓦或者智慧空行母這樣的修法,堅持去修,應該會對夢者有很大的幫助。因為每個人的因緣能夠顯現出來的是不一樣的,比如有的人有顯現護法的因緣,有的人顯現智慧空行的因緣,每個人都不同,所以要能找到自己很容易顯現出來的因緣,就會有一段時間很能從這裡受益,是這個意思。

此外,很重要的是,就是供養移喜佛母這樣的女性護法,對她會有幫助的。有些細節,最後她自己會明白是什麼意思。

至於夢裡S把錄音帶,殼子上有點裂,想把錄音帶放回去,但是一直沒有裝進去的情況,這個是沒辦法的,這個跟S沒有必然的關係。因為南開師也是非常慈悲的,所以他的很多教法開許重出了,那麼這樣肯定就會有合適的人,和還沒有到合適狀態的人去看,它其實是指這個。因為S是做翻譯和出版,這樣的話書只要流通就會遇到相關的情況,這不是個人原因造成的。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9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35】

文章SW » 2021-10-10, 14:25

2018/08/10 Dream.
(在青海玉樹孔拉寺帳棚中)
我在夢裡去新光三越百貨拿訂製的手飾。到了那邊,小姐去找訂單時,我就試戴戒指,選了一個銀的,類似噶舉夢旗標幟,可是戴上後覺得不好看,我喜歡自己的。

專櫃小姐找不到我的訂單,查了一下和我説我的訂單是在香港的一家原創始店,店很老了,是在一個舊區,附近有一座橋,我要去那裡取件。轉眼間我到了香港那家金飾店⋯⋯(在夢裡驚覺這個夢,應該是最近做的夢,只不過之前是上集,這次是下集的夢。)

很奇怪,地方換景很快,一下就到了裡頭。老闆把我的手飾放在一個盒子拿出來給我看,感覺是一套,但我只注意到前三件。前三件是耳環,第一件是玉片耳環,玉片上端有龍紋或雲紋,有雕刻精緻,感覺年代很久了。第二、三件是黃金,但感覺長度長至少4-6公分長。印象很深刻是那個玉耳環。後面就不記得了⋯⋯

(後記:其實在玉樹睡的算普通,因為和多人一起睡,聽到打呼、咬牙、夢話、狗吠、大風、大雨聲。雖然外頭下雪,我在背窩裡有時候熱到掀背冷了又蓋,所以夢常被打斷。這個夢的上集之前做了二次有,所以下集印象很深刻,想了很久實在不知道如何解。)

( 釋意)

比噶舉派更舊的,就是寧瑪派。有可能她有一段身份貴重者的記憶,然而情感上有很深的遺憾。她睡前三遍八聖吉祥頌,然後念一圈(一次最多不要超過三圈)緣起咒,呼喚三聲「(上師名)欽諾」,然後想著夢裡的飾物入睡,有可能繼續夢到並追溯到具體原因和經歷。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9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36】

文章SW » 2021-10-10, 14:26

2021/07/27 Dream.
在台中市忠烈祠一帶,一心市場整個區塊。我已經繞了一圈到上面橫向道路,所以我打給我們有一組成員包括A幾個女生。我好像打第二次了,她說在吉祥路跟什麼路口,差不多在下方橫向路的中間,還說:「我們已經開始不舒服了,缺乏能量,我們還是散了吧。」我聽了很不高興,沒說一句就掛了電話。

後來我打給另一個女的B,結果轉給一個男的接,就是那個男的說我是確診者,說從什麼資料顯示,好像是之前我有跟另一團出去玩吧,我說:「我跟你們出去玩才不舒服咧,你憑什麼說我是確診者?」他說:「從資料上顯示,雖然放大了不清楚。」

那時我已經到右下角了,雙十路,往東南方向望過去(現體育場位置),有個宮殿式建築,非常宏偉,剛好面對入口有一縱列龍的頭,排得蠻漂亮,金色的頭。其實她們再往右走也就是東邊走,我們就會會合。我跟那男的說:「不然我去買快篩試劑,來證明我的清白,不然你憑什麼說我是確診者。」

(釋意)

前面是說有成員對自己信心不足,後面是說有成員對夢者信心不足。但宮殿、龍頭這些是好兆頭。堅持就是勝利。不要勉強他們,但有必要多鼓勵。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9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37】

文章SW » 2021-10-10, 14:27

2020/03/21 08:30AM Dream.
在一處,地上有畫兩區,左邊不是很多人,右邊的中間有畫兩條線,師父說這兩條線中間要站三個女的,供養祈願,所以這三個女的蠻重要的。
【左圈方便,右圈智慧,右圈兩道線,中道=空行,三女,三空行】

因為要做薈供,我跑去跟某師兄說:「我忘了帶酒了,所以可不可以請你借給我?」
【借酒,需要方便配合】

後來我們就被帶到屋頂上去,地上有個人孔蓋大小但是方形的開口,裡面是往下爬的鐵梯,爬的方式很奇怪,師兄說下去之後,腿要往後擺盪、往後拉高,鉤住左右兩定點之後,身體整個垂直往下,這樣子下去。是不是到了下面再轉正我也不知道。我讓師兄先下去,我是倒數第二個,還一個女的墊底。
【倒爬下鐵梯,去利益下三道特別地獄道眾生。姿勢和動作也和幻輪有關。兩腳卡定位,也有與環境適應融合的意思。你這方面稍有不適應。】

因為爬下去要倒過來,衣服會往下露出底褲,我就去旁邊想找條短褲,結果拿了一條男生的平角內褲套上然後爬下來。
【找短褲那些,說明你習氣裡乾淨和髒這樣二元對立的慣性還是蠻強。穿男平角褲下來,是你自己的辦法。也就是,不是用超越二元,而是用扮演相對的角色,來弱化自身的心障。】

(略)後來我才看到,哦,我同學也在這兒,還有幾個陸續過來,他們也都最後一關了。他一副很得意的樣子,我說:「你們是最先下來的耶,我是倒數第二個。」其他人還在一層一層慢慢走下來。

過程變成在答考題,一開始我沒有認真填,順序我也看不大懂,到底是選擇題還是問答題?而且每題的界線也分不大清楚。一個女的來跟我解釋:左上第一題要選擇的項目在右邊的第二列,等等。看看時間好像不大夠了。
【答題一開始隨意,看起來時間不夠,說明你很多時候很自由地隨緣做事的。】

桌子好像要清掉讓給別人,所以管事的女的過來,變成拿一個盤子裡面吃到還剩兩個花椰菜,拿到外面陽台去丟。
【青花菜那些可能薈供餘供相關】

回來,把題目寫完,最後還剩兩題。
【後來又基本答完,說明有這實力】

左下角的一題,問:聖誕節塑膠帆布雨庇,要選什麼顏色。選項前面都是綠的,最後一個是天空色,但我看第一個選項最多人選,我就選第一個深綠色。這只是勾選而已。
【雨披綠色、天空色,是解決問題的方式。前者事業類修法,後者單純安住阿底瑜伽。多數人選擇事業類修法解決問題,最深綠色,代表最猛最直接針對需要的修法。】

變成一個插播:郭台銘他說他有錢的時候,他把什麼東西給人家保管,但回來之後人家沒理他了,就沒有了。所以他想起他以前窮的時候,當時在一個屋頂天臺上,是油漆工,有人過來問他什麼事情,他就拿著一個生日蛋糕,拿到屋頂右邊一排房間,住著一個老頭,他生日,所以他就去給老頭送蛋糕,放在一個施工鋁梯上,喊他:「阿仇!」
【郭台銘代表一位師,他講自己故事、給老人過生日、“阿仇”,意思是,要發四無量心,特別是怨親等舍的心,來利益眾生(然後才有了現在的成就)。這夢和(睡前)念《普賢王如來發願文》可能很有關係。】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9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38】

文章SW » 2021-10-10, 14:28

2021/06/20 09:30AM Semi-lucid dream.
在空軍基地,我跟一女住在一間寢室。我的床位是在面對窗的左邊,行李箱放右邊,去拿過來,找找有沒有帶盥洗用具,拿出來放在床尾床架上。後來拿著臉盆要去盥洗室的時候,遠遠地看到我爸站在走廊,大概四十幾歲的樣子,穿淺色夏季軍服。「啊!」我過去抱他,我說:「很想念你呀!」然後問他現在怎麼樣,他說他在「阿格旺淨土」(不過我感覺那個旺像是盼望的望),看不到阿彌陀佛,而且每天還有很多的書要唸。

綜合講起來就是,他有件衣服像是胸前有個大口袋,裡面塞了很多書。我說:「是不是這樣要唸五百年?你就好好唸吧,」他們叫 parking,「就可以 parking 到阿彌陀佛淨土。」後來我跟他走出來外面,「其實去阿彌陀佛淨土,最主要是要去蓮師淨土吧,」因為我想起以前的夢,「反正淨土之間都是一剎那之遙。」

前面有個施工怪手還是吊車,所以我們往下,到下面一層平台。我問他:「要不要回我們家看一看?」不過我們家也不是在這裡,這裡像教室的一樓,一整排,有 19 號、17 號等門牌號碼。最後我問我爸:「你要找哪個家?」這邊的號碼都不是我家門牌。我那時候在想:「沒關係,這裡不像我們家也可以用想像的創造出來。」

(釋意)

這應該是需要發菩提心才能花開見佛。那有時間念普賢行願品回向他,沒時間就多念發心那四句,這樣“燻燻”他,會加速的。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9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39】

文章SW » 2021-10-10, 14:29

2018/09/08 Lucid dream.
在一個像是很大、挑高的大房間(有點像佛堂),我和侄子侄女在玩,後半段我像是要去找A醫師,坐下來看病,坐下來不久後,新老闆抱著他孩子也要來看病,坐下來後,我仔細看到A醫師,是以前老闆B。我當下知道這是夢,我對著B說:「你不是A是B,這是夢!」我對著她唸六字大明咒比箭指,再對坐在我後面的新老闆C,我對著他唸咒和吽比箭指,瞬間這一幕景象已消失,但我整個人像是在一道強光中。我一直在唸吽,融於強光中,在強光中醒來。

(釋意)

我看了有點擔心,建議她看看《打開滿足之門》、《菩提心燻修儀軌》或其他修慈悲心、菩提心(自他平等、自輕他重、自他互換)這類的書並堅持訓練,可以的話和打坐輪換修,可參考《覺知當下》。

因為夢裡“唯我獨尊”、“我真你假”、“暴力破除”……這是很危險的傾向,這樣下去中陰時走錯路成為大力鬼神或者三惡道也是很可能,因為當下心態就決定了去處。
即便夢到的是“假”,但自己也不是“真”啊,為何不對自己比劍指暴力破除呢?輪迴的根本不是我執和無明嗎?我們醒著的時候也是夢啊。是不是我們要對所有人比劍指破除幻象呢?所以,不清楚是誰在引導他的修心。

就算有比劍指叱喝的形式,針對的也是自己的分別心、自己能所分開的習慣,這樣比完了、吽完了,留下的不是“我”,而是自他一體、超越自他的“無我”。就算當了皇帝,定人生死,因為有“我”無人,一樣煩惱,反而可能因為忘記了眾生一體而起惑造業。

強烈的自他分別本質上是一種嗔心,它的根本又是源於無明。嗔心的果報是地獄,愚癡的果報是旁生,要避免三惡道,我們一切的修道都應該圍繞怎樣識別自己的煩惱和無明,怎樣降伏自己的煩惱。即使求生淨土,實質也是追求進入沒有二元分別的概念心的境界。因為,地獄也好,淨土也好,都安立於自心,自心不轉變,淨土何在?快樂在哪?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9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40】

文章SW » 2021-10-10, 14:30

2021/06/10 Dream.
前面是在類似藏區,戶外路邊一排攤販,就一個長木板桌,四個攤商,三男一女,女在最右邊。桌上疊著厚厚一疊紙,用來包裝。有人向女攤商買了一點菜和肉還有(類似)蔥,她把食物用紙從外往裡捲,先包菜、再包肉、再是蔥,最後用草繩捆起來,給客人帶走。她桌上的包裝紙已經用完了,左邊三男還剩蠻多的。我覺得這樣蠻環保的,蠻不錯的。

不知是否同個夢。我跟在那女的後面,注意到她腿好直,穿個短裙。我和一個長輩跟在她後面。左邊有個小鋪面步道,A女穿件粉紅色上衣,下身是有點深藍色的長裙。想說她剛結婚,是不是懷孕了才穿長裙?我沒看過她穿這麼長的裙子,不過癮約看到她腰還是很細,走走把兩手插在裙子口袋。本想誇獎她兩句,因為那女的講到「走得很直」,就是背挺得很直的意思,我說:「她走路就是這樣子。」

女攤商講說要去吃飯,我們說還沒要去吃,她就帶我們去了一處。變成影片:有個已圓寂的老人(頭髮到耳下,應該是瑜伽士),達賴喇嘛坐在他床右邊,邊講解一邊用手指在他臉上畫。左邊還有兩位僧人。我在想:奇怪,他死那麼久了(他還蓋著被子),眼睛怎麼還眨?講講,達賴喇嘛把他的臉擦乾淨,再把他頭放回枕頭上(枕頭是古代方形斷面的那種)。我在想:他們伴著大體這麼久,也不會怎麼樣喔?

變成我們在現場了,有個人站在床左邊講解,左牆邊跪著一個全身赤裸的男童,平頭,可能是小僧,小學二三年級這麼大,跪著手合十。他講說有些……好像在講轉世系統還是什麼,除了正統的這一支,還有魔祟一支,力量也是非常大。講的意思是,固然正的那面,有善業繼續,但負的那一面業力也有可能像惡魔這麼強大。所以他說著就檢查那男童,全身都沒有傷疤、瑕疵什麼的,就很好,沒有這方面的困擾。他講時,我注意他的臉,長得蠻像外國人,像個傳教士之類的。

(釋意)

包裝紙那部分講善用條件薈供積累資糧。A女那段講中脈正直、簡單化。粉色是需要懷攝順緣,深藍是深入普賢王如來密義。直,有暗示注重禪修的意思。先從正規、造作開始,之後慢慢任運自成。圓寂老人、小童,講不生不滅,但又顯現上有繼承性。

夢者對於前世遺留下來的,既希望有好的留下來給今生用,也擔心以往有問題遺留下來要今生來解決。其實從心進入心的本性是重點,能超越三時,則不為三時所轉。好壞離不開意識分別,但我們安住於體性,不安住於特性,這樣就很容易自解了。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9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上一頁

回到 夢修心得、閱讀札記及翻譯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