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Birth, Life and Death》(出生、生命與死亡:根據西藏醫學與大圓滿教法)摘譯

《水晶與光道》、《大圓滿》、《夢瑜伽》及大圓滿相關書籍閱讀札記

文章SW » 2012-07-18, 00:07

‧當地大元素粗重的面向消融於其自身的微細本性,身體的力量消失,變得無法站起,而頭腦也變遲鈍。這一刻伴隨摔落於可怕懸崖的效果,而感到極大的恐懼,即使瀕死者依然躺在床上。
‧當水大元素粗重的面向消融於其自身的微細本性,液體從口鼻流出,小便不再能保留住,眼睛向後翻,耳朵不再能聽到聲音,口鼻都變乾。這一刻伴隨墬入深水中的效果,而感到極大的恐懼。
‧當火大元素粗重的面向消融於其自身的微細本性,體溫從手臂、腿以及在眉心開始流失,膚色暗沈、神識不清。這一刻伴隨身體被丟入火裡的效果,而感到極大的恐懼。
‧當風大元素粗重的面向消融於其自身的微細本性,外在呼吸沈重而激動,內在意識變得模糊和恍神(presence disappears)。這一刻伴隨身體被颶風捲走的效果,而感到極大的恐懼。
‧當空大元素粗重的面向消融於其自身的微細本性,外在呼吸驟然停止。因為白和紅元素喪失其正常功能,在淨光(luminous clarity)顯現之前的三光——明(appearance)、增(development)、得(attainment)或白、紅和黑——逐個顯現之故。這一刻內在呼吸依然存在於身體當中。(pp. 140-141)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2-07-22, 19:20

如果一個人現在處於臨終中陰,在有生之年形成跟解脫道之連結,並對此具有一些經驗,一位專業的友人應將一支竹籤(bamboo straw)或類似的東西插入瀕死者的耳朵,男性是右耳、女性是左耳,然後說出下面的字句:

「聽好,尊貴傳承之子或女兒,現在稱為死亡的已經降臨到你身上了。它發生不僅是對你,對所有一切眾生都沒有例外。不要對這一生的業力境產生執著,現在你的境相正顯現為『實相之解脫狀態』,即剎那當下(instant presence,明覺)境相之自然能量。現在你的身體和你的心已經分離,因此所有顯現——微細、清澈、明亮和純淨——光之明點和形象(諸如寂靜和忿怒本尊)閃耀如夏日地平之海市蜃樓,將會出現:它們是清淨的實相。不要害怕這些景象!要確認它們是你實相的自然能量,從那光之內,存在之實相的自然聲音將會迴盪如同一千個雷電同時作響。不要害怕,要確認它是你實相的自然聲音。你只具有你所知的「業力軌跡之意生身」,而不是一個物質肉身由血肉所造,所以聲、光和光線的顯現對你毫無所傷。因此確認它們是你自己的境相,然後你發現你自己處於實相中陰。」(pp. 141-142)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2-07-25, 00:09

對頻死的人最最重要的慰藉就這個死亡引導,以同樣方式提醒他三次或更多次。如果在死亡時我們認證了完全證悟的大手印,其如同秋日無雲晴空,基的光燦明性(luminous clarity)和道的光燦明性將會結合如溪水匯入大海,或者像是母子相遇並認出彼此。以這份確信,我們將維持這個狀態一段不確定的期間,且必然將會在此「偉大無礙之提升」(the great unobstructed ascent)下獲得解脫,而毋須經歷中陰。
(we will remain in that state for an indeterminate period and will certainly attain liberation in the great unobstructed ascent.)

一旦死亡中陰開始,對所有這些一生當中都沒有接觸或對解脫道有所經驗的人而言,要正確應用下面的方法:嚐解脫應置於瀕死者嘴中,然後在外呼吸停止前,有經驗的朋友應唱誦無畏且深奧的金剛歌,或至少「啊阿哈夏薩瑪」這幾個字——這是普賢王如來六道的精髓,以此方式讓那位瀕死者能夠聽見。然後要將觸解脫放置於他的胸膛並將經文朝向瀕死者。這樣做的話,我們很確定那個人未來藉由六解脫善的能量,將會進入阿底佐巴欽波(Ati Dzogpa Chenpo)的解脫道,完全解脫於三界受苦的輪迴。

如果此生之中我們已修學過這份對死亡中陰不可或缺的指導,並且經驗到一些成果,在那一刻我們必須能夠記起精髓之要點。當我們具體經驗並發現身體與維持覺知之五大粗重元素彼此連結的關係,我們必須不要讓自己被心的二元想法所掌控;我們應繼續覺知我們的真實情況,那就是當下覺知(instant presence,明覺)的自然狀態。即使這些在一生當中能夠確實認證當下覺知狀態的人,當他們來到此中陰時將無可避免地實際經驗到所有死亡時刻的覺受。因為所有這些覺受不僅跟心有關係,它們也同樣安住於心的本質或當下覺知的狀態中,於是,就像出現在鏡中的負面反射不能損傷鏡子一樣,所有這些心智所遭受的經驗將會自然地消融。(pp. 142-144)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2-08-04, 00:36

實相中陰 The Intermediate State of the Real Condition

在實相中陰解脫可以藉由解脫方法來完成,這種解脫法係透過慢慢灌輸那些全部都是我們自己的顯現的指導,就像小孩跳入母親的懷抱。
Liberation during the 'intermediate state of the real condition' can be accomplished through the method of liberation through the instructions that instill certainty that all is one's own manifestation, just like a son leaps into his mother's lap.

「死亡」被定義為當外在或粗重元素消融於內在或微細元素,或微細元素和外呼吸完全停止的時候。對於那些在他們有生之年成功於完美進入終極自由之修道,並且對此已得到某些經驗的人,就有些關於在實相中陰時獲致解脫的指導,就像子入母懷一般。這些指導解釋了透過我們經驗的發展所獲得的境相,由上師介紹給我們而成為我們自己的顯現,這可比作「子」;而在實相中陰所生起的境相則比作「母」,然後瞬間母智慧和子智慧認出彼此,我們就能夠獲得解脫。

在這一刻,瀕死者意識功能已消融於空的徵兆是,身體變得了無生氣就像一塊岩石而呼吸消散於空中。純粹的當下覺知(presence)狀態往上飛昇如同火星,同時粗重及微細物質的境相,還有念頭都突然停止:這稱為「實相中陰」。效果上,實相中陰生起為剎那當下覺知(instant presence 明覺)之本初能量的一個境相,在此階段,對那些已體驗過修法精要的人而言,所有表相完全顯現為五色光的形態:這稱「消融於光燦明性之空界」(space which dissolves into luminous clarity)。當此光燦明性消融於「結合狀態」(state of union),身體顯現為光而所有境相生起為無盡的佛家族之光的形態,其集合成五組。而對那些在有生之年沒有獲得此修法熟悉度的人,取而代之地則只會經驗到類似於昏厥的黑暗狀態。(p. 144-145)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2-08-13, 00:10

此中陰的性質為何?這是一個類似於我們上床並入睡那刻,那時我們五或六感官和它們的識向內收攝,然後所有念頭突然停止。那些熟稔於修持原則的人,藉由修持修道之特殊法門,即處於對心的真實本質的覺知和當下狀態入睡。儘管在此期間心並不製造任何念頭,覺性與明覺(instant presence)相續之流仍在持續。有這樣經驗的人認出所有的都只是夢,不管是美麗或令人討厭的夢。

基於此根本的理由,修行者應該總是要重視夜晚的修習,只要誰能夠持續不間斷的明覺之覺性,也會同樣能夠在實相中陰期間維持不間斷的明覺之覺性 。如果在此狀態我們具有不間斷的明覺之覺性,我們就能夠認出「簇群境相是為入口」(vision of the clusters that is the entrance)、「智慧境相是為解脫」(vision of the wisdom that is liberation),以及「自圓滿境相是為最終證悟」(vision of self-perfected that is the final realization)。這些境相此起彼落地生起作為我們自性(our own nature)的顯現,我們也會認出其為我們自身狀態,即我們真正心的本質——包含聲、光和光線——之自圓滿潛能,在此刻不受心所礙而赤裸顯現。從那一刻起,我們將會完全自二元的牢籠中解脫自由,這稱為「直接解脫」,眾所周知為「得見本來面目」(seeing one's own face in one's own manifestation,在自己顯現中看見自己面目),這表示某種無礙的解脫。(pp. 145-146)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Re: 《Birth, Life and Death》(出生、生命與死亡:根據西藏醫學與大圓滿教法)

文章SW » 2012-08-19, 00:34

五方佛之境相是為入口
The Vision of the Clusters of the Buddhas of the Five Families that is the Entrance


知道這入口時刻之精髓關點有兩階段:「進入光之明覺」(instant presence which enters into light),以及「進入明覺之光」(light which enters into instant presence)。

進入光之明覺

此「進入光之明覺」意指從我們心的一道光束與每一位五方佛的心結合,以及,保持心的穩固下,見到這些簇群我們安住於三摩地之狀態五天之久。有些人相信「天」這詞是指世界共通的意義,但是許多證悟的上師解釋說,這裡這個詞係指「禪觀的天數」(days of contemplation),也就是說,在我們一生的過程中我們所能安住於三摩地安止狀態的弧時(arc of time),這稱為一個「禪觀天」。

進入明覺之光

進入明覺之光,意指一旦我們發現明覺之真實狀態,我們具有來自五方佛家族之心的光束轉換其光穿透我們心的境相,然後立刻所有這些成群的境相亦消融於我們。這時,僅僅是憶起對於認證我們的狀態之指導,我們就能發現自己處於這個光的次元(dimension),並因此將我們自己從相關於具體實存之概念的業力軌跡中解脫。再者,藉由認證明覺之狀態,我們獲得異常的洞察力(clairvoyance),也因此在那同一剎那,我們得到無可逆轉的解脫之確定。(pp. 146-147)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2-08-22, 00:14

智慧之境相是為解脫

這個即刻解脫的方法稱為「消融於智慧之結合」(union which dissolves in wisdom)。如果在入口(entrance)時刻,我們沒有達到解脫之確定,在那時一道白色光束從我們的心射出。這道光擴展開來,在我們面前出現一個明亮的白色光帶,在其中心有一個明亮的球體,就像一面水晶鏡,以其他四色的小球裝飾,此即大圓鏡智(mirror-like wisdom)之自然輻射。在其之上顯現一個方形黃色的光帶,其中心是一個明亮的黃色球體,就像一面金色的鏡子,飾以其他四色的小球,這個球體是平等性智(the wisdom of equality)之自然輻射。在其之上顯現一個紅色光帶,其中央有明亮紅光的球體,飾以其他四色的小球,這球體是妙觀察智(discriminating wisdom)之自然輻射。在其上顯現天藍色(azure)光帶,是秋季天空的顏色,其中心有一明亮的藍光球體,飾以其他四色小球,這球體是法界體性智(the wisdom of the real dimension of existence)之自然輻射。這些稱為「四智結合之境相」(visions of the unification of the four wisdoms)。因為成所作智(all-accomplishing wisdom)顯現的能量尚未圓滿,綠色光帶就不會出現。如果這個剎那我們記起指導的精髓要點,然後我們認出我們自身情況的這些智慧境相的顯現,這稱為「金剛薩埵內在虛空之道(或通道)」(註)(the internally empty path of Vajrasattva),在此狀態我們獲得無可逆轉之確定,因為我們已經跟肉身脫離;我們自情緒中解脫,因為明覺的狀態無有染污;我們自主客二元中解脫,因為明覺既非在內亦非在外。(pp. 148-149)


...................................................................

註:以下三段摘自《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

1. 睡著之後存在一條通道(passage)——一段過渡時期,時間可長可短——直到開始作夢。

2. 在臨終中陰之後出現的狀態類似於無意識,與昏厥相仿,之後開始的稱為「四光的升起」(the arising of four lights)。許多密續(註2)對此的解釋都略有不同,有些密續將它分為四種光,有些則分為五光。事實上,就好像你昏過去後,伴隨光的出現,慢慢地、慢慢地意識開始復甦。

例如要讓推理功能出現心就必須開始運作,首先我們必須有感官的覺知。心開始接收這些感知,但此時還沒有推理或思考,慢慢且一步一步地思考才會升起。

有覺知狀態的出現,而心尚未開始進入例如思考這樣的運作,就是這個通道,我們透過它進入所謂的自然光狀態,一般總認為密續修行者就是在這段時間證悟自身。在密續裡,這段時間亦被形容為見到母光明(mother light,註3)的時刻。正是在昏厥後的這個時刻,覺知再次展開或重新甦醒。

3. 密續的灌頂中有四層灌頂,當中最後一種稱為句義或名詞灌頂(the initiation of the word),如果那時你已瞭解的話,上師會給予一種直指心性的教授(introduction to the nature of mind,註4)。儘管你尚未了悟此俱生心(natural mind),但是你積極參與、具備承諾和信心,並以熱忱來修習,有時可能在意識最後一次甦醒的那個時刻,會出現對俱生心或本覺一閃而逝的認證。這並不容易,但是如果你真正具有這樣的知識,這是可能的。在你通過或經過(這個通道)的時候,會開展出一系列的光,對這些光有很多種解釋。

在大圓滿教法中,這些階段的最後一個,即第五種光,叫做 lhundrub(註5),即「自圓滿」(self-perfectedness)的狀態。在這個時刻你的意識再次甦醒,你就有可能認證上師透過直指教授(direct instruction)傳給你的,這個所傳承(transmission)的我們稱之為智慧的體驗。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2-08-29, 00:17

自圓滿境相是為最終證悟

此最終證悟之道的階段稱為「融入珍貴之自圓滿的智慧」(wisdom which dissolves in precious self-perfection)。在此剎那四智融入我們之內,在所有方向——上下、四主要方向及兩方之間的方向——有一個明亮的球體次元顯現,其中心是藍色,如同純淨秋日天空,而在其邊緣有黑、白、紅、黃和綠色光五個同心圓的環圈圍繞,透明且內外皆無實質。我們所感知的任何事物都顯現為那種明亮的球體次元(dimension):這稱為「珍貴之自圓滿智慧境」或「珍貴的秘密次元」。

在這瞬間,八種顯現模式同時一起生起,此次元實際上有各種各樣的顯現:

‧當此次元顯現為能量,我們感受到一位母親以對她獨子的愛對待三界所有的眾生。
‧當此次元顯現為光,其光線遍及所有世界。
‧當此次元顯現為形象,所有境相現為吾人之本尊。
‧當此次元顯現為智慧,對我們感官而言,所有清淨佛土清晰現前。
‧當此次元顯現為不二,我們完全安住,融攝於非概念之禪觀狀態中。
‧當此次元顯示為由限制中解脫自在,我們直接證悟實相。
‧當此次元顯示為一道不淨輪迴之門,我們感知所有幻境的現象如一場夢或一個魔術幻影。
‧當此次元顯示為一道清淨智慧之門,我們證悟了如所有智和盡所有智的殊勝知識。
(pp. 149-150)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2-09-17, 00:02

在此刻,「可比擬為遇見我們認識的人之指導」(instructions that can be compared to meeting someone we already know)讓我們能對我們的顯現具有信心。「可比擬為平穩的金色解剖刀之指導」(instruction that can be compared to a steady golden scalpel)讓我們能安住於非概念之禪觀的狀態。最後「可比擬為熟練的弓箭手所射出的不回返的箭之指導」讓我們能直接獲得所有一切均結合的狀態。這三個精髓指導應該在實相中陰的每個階段被熟記:此即最至高無上之要點。(p. 150)

當以此方式我們達到關於自圓滿智慧境相的最終證悟之確認,所有其自然品質諸如神通都會顯現。當太陽於天空中昇起,燦爛無邊的光芒也一併出現;同理,質與量的智慧(如所有智和盡所有智)在所有世界擴展開來,並透過六種化身佛的顯現等等,不間斷的利益根據眾生的情況而生起。到這一刻,八種消融(dissolution)(註 109)模式也會發生:

……………………………………
註 109:八種消融模式:係指再吸收於個人的淨與不淨次元之本初狀態,此淨與不淨相早先顯現為個人狀態之屬性。(p. 151)

‧以這個能量消融於能量,所考量的眾生——其必須被引導且因為他們的引導——也就是佛,消失如黃昏的陽光。
With the dissolution of energy into energy, the consideration of beings (that must be guided and of their guides), that is, the Buddhas, vanishes like sun rays at twilight.

‧以這個智慧消融於智慧,明覺之狀態解脫於基的情況之中,就像一個小孩跳入母親的膝上。

‧以這個光消融於光,無分之狀態現前,就像一道彩虹消失於天空中。

‧以這個形消融於形,知識於內在閃耀,就像童瓶身(vase-like body of youth)的次元。

‧以這個不二消融於不二,存在之現象與存在的真實融成一體,就像水注入水。

‧以這個由限制解放消融於由限制解放,吾人安住於實相本身,其免於概念的固著,就像天空消融於空界(space)。

‧以這個不淨輪迴之門消融於純淨智慧之門,輪迴和涅槃都聚集在單一個球體中, 就像當帳棚的繩索盤繞起來。

‧以這個純淨智慧之門消融於基的情況之精髓,我們具備本初本淨的實相,就像一頭獅子佔據一條冰河。這稱為「消融於本初清淨之自圓滿」(self-perfection which dissolves into primordial purity),並為在本初狀態下解脫之最終證悟。

描述於《西藏度亡經》(Tibetan Book of the Dead),出現在實相中陰裡的寂靜和憤怒本尊之所有無盡的顯現,都跟所解釋的原則有關。無論如何,在中陰狀態期間,不是所有的眾生或所有人類會有寂靜和忿怒尊的境相,等等之類的。在那一刻,聲、光和光線的能量——這是我們的自圓滿潛能——顯現為寂靜和忿怒本尊的形象,僅僅是針對那些在此生中陰中追隨真正的上師們,而這些上師對於修道具有經驗,像是,例如根據續部密咒教法,對一位本尊具有清楚的顯相。在那個剎那,如果我們認出這些境相是我們自己的能量,而非將之感知為外在客體,以及如果我們維持在這個狀態,這些境相自身就成為自二元囚籠中完全解脫的一個因素。即使在我們有生之年我們未曾成功得到修道上一個重要的經驗,諸如根據密續教法對本尊有清楚的現前,如果在實相中陰狀態我們能夠維持不間斷的明覺之連續覺性,我們對於根本的重要性便沒有失去(we are missing nothing of fundamental importance)。(pp. 151-152)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大圓滿教法相關書籍閱讀札記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