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Birth, Life and Death》(出生、生命與死亡:根據西藏醫學與大圓滿教法)摘譯

《水晶與光道》、《大圓滿》、《夢瑜伽》及大圓滿相關書籍閱讀札記

《Birth, Life and Death》(出生、生命與死亡:根據西藏醫學與大圓滿教法)摘譯

文章SW » 2012-06-21, 00:23

圖檔
Birth, Life and Death: According to Tibetan Medicine and the Dzogchen Teaching

2012/06/20 Wed, raining, outdoor 29-25°C

換一本:Birth, Life and Death。我只想摘死亡這部分,從 pp. 131-157 而已,也許可以全部翻譯。因為跳著翻,有時畫線前後不連貫也不是很好摘。這本 Birth, Life and Death,南開師上課提很多次了,並沒有中譯版,這書我是在 Amazon 買的,是象雄對外發行的書籍,因此不是那種大圓滿同修會內部授權三昧林中譯權的書籍。由於是粗略翻譯,我就不像正式翻譯逐字計較,意思對就可以了。

死亡的性質

人的生命到最終有三個必然的特性:有一天我們必然會死,死亡的時刻必然無法預測,以及死亡的助緣必然不可知。

死亡的必然性

當人類降生於世,我們長大成人,然後最後我們死亡,這對所有存在的人都是一個活生生的、無法否決的現實,在出生那一刻死亡的必然性也同時建立。例如,當我們收到一束美麗的花,如此引人入勝與芬芳馥郁,我們覺得高興,但是同時我們也知道,幾天後這花就會枯萎然後就要被扔掉了。

以此方式,出生之後就有死亡,合之後分,囤積之後耗盡,諸如此類。簡言之,這些當中沒有一個人出生後活在二元輪迴能超越此一性質;因此不消多說某天死亡都會降臨到每一個人類的身上。例如,有天我們去到一個不錯的飯店,我們舒適地待在那裡,但幾天之後我們必須離開並到其他地方去。同理,現在我們執著於我們很珍愛的這個身體,但是有一天我們的意識會到別處去,而留下我們的身體:這是絕對確定的。除了偉大的大師諸如蓮花生大士(Padmasambhava)和無垢友(Vimalamitra),他們在活著時遷轉他們的物質肉身進入光的本質而證悟了虹光身,無論是誰以物質肉身出生並活在這個世上都會死亡,即使偉大如釋迦牟尼佛都清楚地示現涅槃(nirvana),以及所有著名的證悟大師們,他們也在這世上示現死亡。同樣地,強大的國王和所有這些擁有權勢財富的人,他們統治許多國家、軍隊等等,某一天都會死,也無法對死亡做任何事。這是為何證悟的大師們會說:「事實上這世上無人能倖免於死。」我們必須確實覺察到這個完全符應於我們現實情況的事實,這是非常重要的。(pp. 131-132)


其實我每天翻譯一頁就好了,不過這剛好一小節完。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Re: 《Birth, Life and Death》(出生、生命與死亡)

文章Yeshe Dorje » 2012-06-21, 16:46

感恩!您辛苦了!
Yeshe Dorje
一般會員
 
文章: 3
註冊時間: 2012-04-20, 14:47
來自: 中國

文章SW » 2012-06-22, 00:19

關於死亡時刻的不確定性

即使生命終點必有一死是如此確定,它何時會發生還是無從得知。許多人類認為死亡是年老時生命力耗盡才會遭遇,因為器官無法再維持生存,就像油燈枯盡一樣,所以到了某個時候呼吸終止,許多人相信死亡僅僅是發生在那個時候。當然不用說老年時無可避免的死亡是存在的性質的一部分;然而,因為我們全都活在攸關於外在環境之下,無法保證死亡只會在我們年老時發生。除了年長,許多人仍在母親子宮中時就死了,許多年輕人也死於疾病或意外,更有許多成年人因生命情況的不幸而身亡。例如,在我小時候有個秋天,我家族中一些成員從附近請來約十位年輕人在山丘上收集牧草,我跟他們一道去。傍晚時年輕人把從山坡上割下的牧草收集成堆,然後準備地方睡覺。那天晚上晚餐過後,這些年輕人喝了啤酒,待得很晚唱歌取樂,最後開心地睡在牧草上。隔天早晨,一位年輕女孩依然在草上安靜沈睡,動也不動,不久之後其他人去叫她起來吃早飯然後要開始工作了,但是她卻沒有醒來,貼近觀察後他們才發現那女孩身體冷的,已經死了。那女孩突然死亡,沒有任何預先病兆或其他問題:我自己親自目睹這件事情發生。年輕人或許相信:「我還年輕,死亡離我很遙遠」,但是反過來我們必須訓練我們自己去維持經常性的警覺,那就是:死亡的時刻無從得知。

關於死亡助緣的不確定性

我們人類預期我們的生命經過生老病的痛苦,然後我們相信死亡最終因為一個助緣而戰勝我們,諸如疾病。然而,導向死亡的原因是無法預知的:現實上我們的生命十分像是點著的蠟燭在無遮蔽的空間中,在這樣的開放環境,無預期地從任何方向——上或下——有風吹來,當風吹起,就無法保證某個時刻這蠟燭會被吹熄。以同樣方式我們的生命被不可勝數的助緣所圍繞,這些助緣跟時空情況有關,能夠造成突然的死亡。因此,假如我們不由覺察我們所身處的環境來引導,覺察小時、日、週、月、年的消逝,要繼續活下去會變得非常困難。這些招來死亡的肇因為數眾多,許多人死是因為在工作或營生時的一場意外;有些人被執著與仇恨役使,死於征戰或其他衝突;還有些人被痛苦折磨,有些人對自己所處的情況絕望而自殺。最重要的是要瞭解我們不僅因為年老或因為一連串的疾病而死:在生命的旅程中我們會碰到許多助緣,都有可能導致死亡。我們必須確保經常當下覺察到這項事實,始終活躍於我們身上。(pp. 132-134)


還沒講到重點,接下來就很多畫線了。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2-06-23, 00:10

恐懼死亡毫無用處

死亡的恐怖或懼怕是我們尚未達到覺知人類情況性質的一個清楚的徵兆。有些人甚至不想聽到談及死亡,甚至親耳聽聞或親眼目睹他人死亡,特別是他們朋友或親戚逐漸步入死亡,他們依然固執於他們的想法,好像他們個人永遠不會被死亡擊中。於是他們盡可能自我欺騙地活著 ,希望某天他們可以成功逃過死亡一劫。事實上,沒有人知道有任何方法可以逃避死亡;因此這樣的人當非預期招受致命疾病的打擊,即無以招架恐懼的折磨。

打從一出生開始,死亡就是我們自然情況的一部分,沒有必要害怕或感到恐怖。接受我們的情況如其所是,我們需要去瞭解死亡那刻的性質為何,以及在那個時候什麼能夠真正幫助我們。只限於自己知道它是不夠的,現在我們具備有利的條件,我們必須努力讓這份知識具體落實。(p. 134)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2-06-25, 00:17

死亡時刻

死亡、死亡和轉生之間的中介狀態,以及轉生,這三階段類似於入睡、作夢和醒來三階段。在晚上當我們入睡,首先感官——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和心智——慢慢向內收攝,而感官對象諸如美或醜的東西、悅耳或惱人的聲音、好或壞的氣味、好吃或噁心的味道、滑順或粗糙的質感,以及心中正面或負面的念頭都從感知的疆域裡消失。結果感官意識——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和心智——也向內收攝,接著我們就睡著了。

從我們入睡那一刻,經過一段中介的多變期間之後,當身體躺著睡覺而心意識甦醒——伴隨視覺和其他感官意識——以「意生身」顯現,經歷作夢狀態。在這時,基於不同的暫時因素而顯現出種種好、壞或中性的夢,即稱為「作夢狀態」。所有這些我們在此狀態所經歷的好、壞或中性的境相,出現在我們面前,栩栩如真,因此意生身經歷到所有如同現實的快樂和痛苦的感受。但當我們從睡眠中自己醒來,並開始另一天的境相,我們清楚地知道所有夢中幻影都不是真實的,只要我們一醒來,夢中樂和苦的感受就會自己消失。然而,我們的視覺意識偕同其他感官意識,一旦再度連結到我們的日常境相,就會恢復其功能,持續地受到它們個別器官的支援。如此,根據我們的現實情況,無間地經歷境相之苦樂感受,又過了另一天。(pp. 134-135)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2-06-28, 00:15

我們能清楚地瞭解到每個人真實情況下這三種狀態(睡眠、作夢和醒時生活),不僅建立了跟死亡、中陰與轉生三階段的模糊類比,還跟它們非常緊密連結。在這些根本要點的基礎上,著名的《西藏度亡經》(Tibetan Book of Death)解釋了四種中介狀態(中陰):出生與死亡之間的中陰(此生中陰),死亡中陰,實相中陰以及存在中陰(投生中陰)。(p. 135)

此生中陰(The intermediate State Between Birth and Death)

處於出生與死亡之間的自然的中介狀態,可以透過教示消除任何關於所知的疑惑而解脫,就像燕子歸巢一般。

從我們獲得這個寶貴的人身開始,賦予自由與品質(註:指八暇十滿),出生之後隨著生命旅程一直持續到死亡中陰,這段期間稱為「出生到死亡之間的自然中陰」。這期間包括幼年、成年及老年,都提供了獨特的機會可以去證悟人類生命的目標。(p. 136)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2-06-29, 00:02

「證悟人類生存的目標」不能僅意味著有能力製造我們日常所需,諸如食物、衣服、一個家以及富裕的生活。滿足這些暫時需要的能力如同其他生物所具備的,並不足以圓滿幸運人身或其相關智能之品質,認知到我們藉由人類生命而被賦予額外的可能性,也就是具有廣大無邊的價值,此價值被表達於眾所周知的人類的定義,意即語言和瞭解的能力,以及知道如何以讀、寫與以言語表達我們自己,我們每個人應該致力於證悟這個人類生存之生命目標。從事的方式可藉由從古至今歷史所描繪我們世界的正面及負面情況,從各種受限的傳統中,例如從古代到當今仍建在的宗教或哲學中,或從超越限制的大圓滿及其他教法的清楚解釋中來表明。所以我們必須聽從一位完美上師的指導,並透過研讀深奧的原始密續和重要教法,來重新教育我們的心。

藉由禪修,我們必須能夠直接於我們自身經驗到究竟的意義,如此才能夠超越任何關於實相狀態的疑惑之基。燕子以信心很自然地回到牠的巢裡,沒有一絲遲疑;同樣地,透過聽聞和反思解決了對教法詞和義的不確定,我們必須於教法的實修中訓練,以便驅散關於我們所發現的實相的任何疑雲。(pp. 136-137)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2-07-03, 00:12

我們作為人類的情況完全不同於其他生存於我們世界的生物。例如大象是一種具有很大力量的動物,即便牠的力量遠超過一個人,牠卻可被人類馴服和剝削,為什麼呢?因為儘管大象的力氣比較大,牠的智力並不與之相襯;即使人的力氣比一頭大象還小,人類創造性所發明的武器卻足以將整個國家化為灰燼。這個事實可以被清楚地理解如我們親眼所見。

在此生中陰,我們擁有一切我們所需要的以便能了解知識,但如果我們不試圖去發現我們情況的真實本性是什麼的話,我們將永遠沒有機會去了解它,反而為獲得物質所需如衣食以及為執著和瞋怒之二元概念所制約的活動兩者所分心散亂而消磨一生。甚至,當我們必須去面對臨終中陰的存在的那一天,我們將無可避免地與我們珍愛的身體分離,沒有人陪伴,獨自前往,無邊的恐懼將席捲我們。特別是,即便處於實相中陰,我們本初狀態的真正實相將會清楚顯現並赤裸現前如聲、光和光線是事實,但如果我們對於該狀態沒有任何經驗也是事實,我們就不會認證這些顯相是我們的本初能量,而會感到害怕。如此,我們會再度失去意識,被迫無助地遊蕩於存在中陰。所以,現在當我們發現我們自己處於此生中陰,並被賦予了智能、願力和許多其他自然的品質,我們不要浪費這個極為珍貴的人類生命;相反地,要將意識應用於三門之所有行動,我們就能夠創造一個越發改善我們自己的情況。(pp. 137-138)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2-07-05, 00:30

簡言之,透過穩定的當下之連續性和不虛度此生中陰的覺察,我們必須能夠藉著我們的分析智能去分別什麼是正面和負面。在目前這個生命的過程中,我們不僅要創造我們未來至關重要不可或缺的條件,我們還必須要讓此條件一天比一天更好。最重要的,特別是我們必須真正成功地將自己導入這樣的一個方式,也就是我們的心能夠變得更加快樂。

臨終中陰(The Intermediate State of the Moment of Death)

在臨終中陰解脫可藉由指導的方法,這個指導可以讓模糊的清楚出現,就像一位可愛的少女照見鏡中的自己。要解釋此,阿底佐巴千波(Ati Dzopa Chenpo)文本描述說,在出生和死亡之間的自然中陰,具有當下和覺察的修行者,必須要全然瞭解這個由偉大的上師根據他們自己的經驗幾千年傳承下來之特殊教法的指導。這些指導能讓我們瞭解在臨終中陰時以及實相中陰的情況,有不同的經驗和境相生起,所有在這些狀態的顯像不外乎就是我們自己的顯現。這就像是「一位可愛的少女」,她看著鏡中的自己,生動地看見她臉蛋的所有特徵。(pp. 138-139)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2-07-14, 00:33

在臨終中陰這一刻,當這份瞭解十分清楚,也就是因為疾病或突發的意外,身體的體液和器官完全錯亂以及元素機能失常已危及我們的生命於旦夕,我們需要去檢查外在、內在和秘密的死亡徵兆。然後我們必須是試著以所有可能的方式,用些方法「去贖回我們自己的生命」(to save ourselves from death by paying a ransom)。當死亡的腳步接近,我們最後一次躺在床上、穿最後一次衣服、吃最後一餐、喝最後一口水,以及交代遺囑最後幾個字,接下來的徵兆將會顯現:

‧當我們微細和粗重的脈顯現其清淨的面向,眼睛變得模糊黯淡。
‧當水元素的情況顯現其清淨的面向,唾液和黏液變乾。
‧當風元素的情況顯現其清淨的面向,呼吸變得吃力和激動。
‧當脾(spleen)的情況顯現其清淨的面向,舌頭不再能動。
‧當腎的情況顯現其清淨的面向,耳朵黏附於(adhere to)頭。
‧當肝的情況顯示其清淨的面向,唇開而不闔。
‧當骨的情況顯示其清淨的面向,牙齒變黑。
‧當肺的情況顯示其清淨的面向,鼻子下陷。
‧當肌肉的情況顯示其清淨的面向,下顎鬆弛。
‧當體毛的情況顯示其清淨的面向,眉毛直豎。
‧當力量或生命氣(vital wind)的情況顯示其清淨的面向,發出打嗝聲。

當「贖回自己生命」的所有方法都已用盡,當每一個移動的能力都已消失,且我們的心智功能——也就是思想和思考的覺知——停止,我們就處於與此生境相和我們珍愛的身體分離的那一點上,在此時元素的逐漸消融,即代表最秘密的死亡徵兆顯現了。(pp. 139-140)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下一頁

回到 大圓滿教法相關書籍閱讀札記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