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南開諾布仁波切《水晶與光道》(修訂新版)2018/03/09 出版

《水晶與光道》、《大圓滿》、《夢瑜伽》及大圓滿相關書籍閱讀札記

南開諾布仁波切《水晶與光道》(修訂新版)2018/03/09 出版

文章SW » 2018-02-15, 15:31

水晶與光道:經、續與大圓滿 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

作者:南開諾布仁波切
前版原譯:孫一
校譯:石曉蔚
出版日期:2018/03/09 初版;2018/09/04 二版
ISBN:978-986-95214-2-0(平裝)
語言:繁體中文
功德價:台幣350元


圖檔

《水晶與光道》一書中,南開諾布仁波切從大圓滿的觀點檢視了諸多心靈修道。他探討到大圓滿修行之基、道、果,並描述他早年的教育,以及他如何遇到他的主要上師,上師展示給他「直指至大圓滿」之真正意義。藉著回顧他與教法的生平故事,他既在傳統涵構中安立了大圓滿的位置,又揭示了其強大的現代旨趣。此書亦使用佛教大師、禪修本尊和大圓滿象徵物等豐富之照片和插圖來說明。

購書網址:
http://www.iali.com.tw/shangshung.chinese/books/Crystal.htm

《水晶與光道》訂購單:https://goo.gl/cRvzJ5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新版編者導言-1

文章SW » 2018-02-15, 15:34

因年前各大印刷廠工作繁忙,《水晶與光道》要推遲到年後方能與大家見面了!

【新版編者導言-1】

1980年,當我初次受邀與南開諾布仁波切一起製作有關大圓滿的英文書時,這項計畫預估要花上一年的時間,但結果花了四年才完成,是故《水晶與光道》(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實際上直到1986年才出版➊。當雪獅出版社(Snow Lion Publications)正準備在美國發行此書修訂和更新版時,值得一提的是,在本書首度〔於英國〕發行的當時,對一般西方讀者而言都沒有關於大圓滿的書。此外,卻嘉‧南開諾布仁波切幾乎是當時唯一一位西藏喇嘛,願意對西方人公開教導大圓滿。關於這些在許多傳承被視為有所保留的教法,他這種異常慷慨的態度,係基於他偉大的智慧與明性,清楚預見接下來的幾年西方將會發展出對藏傳佛教廣泛的興趣。他充分意識到:越來越多人的心中對於教法有深切的渴望,他們能夠在快速變遷的世界與愈趨繁忙的生活中加以實修,他從自己的經驗中得知,大圓滿即是非常符合他們所需的一種教法。

事實證明,仁波切對於事情將會如何發展的直覺是非常準確的,還有對正宗心靈教法的興趣在西方正快速成長,導致《水晶與光道》一書在出版方面旋即取得巨大的成功。這個驚人的成就似乎格外令人印象深刻,事後看來,當時一般人對西藏和藏傳佛教的印象還是比較模糊,而大圓滿教法本身——此即本書的主題——根本不為人所知,即便是那些喜好佛法的人亦然。

現今,當接近千禧年開端之際,西藏無疑已成顯學,有關藏傳佛教各個方面的書汗牛充棟,也包括大圓滿——它不再是一個模糊不清的議題,只有少數西藏學家知道而已。

雖然其他相同主題的書籍相繼面世,卻似乎未因此減損大家對《水晶與光道》首度出版所興起的興趣:它持續找到新的讀者;而我們很幸運的是,這些年來它亦一直被一些出版商發行各種不同的語言版本。到目前為止,這本書已經翻譯成十多種不同的語言,包括捷克語、法語、德語、義大利語、波蘭語、俄語(四個各別私下出版的版本)、西班牙語——或許更令人驚訝的是還包括了中文版,這對仁波切和我來說都感到極大的滿意。

(《水晶與光道》p. 7,三月初即將出版)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水晶與光道》新版編者導言-2

文章SW » 2018-02-15, 15:35

《水晶與光道》新版編者導言-2

《水晶與光道》一書最初是由南開諾布仁波切於1979至1986年在世界各地舉辦之禪修營和講座口授教法錄音謄稿所編輯而成,還有我個人對未正式記錄之講座所做的筆記,亦包括這幾年間我隨仁波切旅遊世界各地經常擔任他的翻譯員,與他私人談話中所得到的資料。

是故本書的完成應歸功於這些年來所有致力於翻譯、錄音和謄寫仁波切教法的人。於是編者最主要的工作之一,便是將本書所使用的全部資料整理成良好的書寫式英文,並確保詞彙和文法使用的一致性——這也是在謄稿中所欠缺的。

我處理的方式是建立書中仁波切的教法本身,和有趣而富啟發性的故事間彼此交替的模式,仁波切便是這樣有效地運用故事來闡明這些教法的。這也正是仁波切個人談話所建構的方式,故希望這樣的表現能極為直接地傳達仁波切教法的特質。

上文提到首版花了四年時間而非一年寫成,原因是我對成品從來沒有完全滿意過,我繼續一遍又一遍地修改草稿。當我徵詢仁波切的意見時,他建議我編輯一本讓我的母親——受過教育但對佛法毫無所知的聰明女性——能夠瞭解也覺得有用的書,而這就是我試圖去做的。

當我開始進行這項編輯計畫時,我想網羅所有仁波切曾經教過的內容,沒有任何遺漏,這個企圖導致本書的初稿是最終印行版五倍的量。我逐漸瞭解到:所需要的並非是一本涵蓋仁波切所有教過內容的書,而毋寧是一本足以讓讀者準確瞭解他教法的著作。所以領悟到這一點之後,每次我重寫本書就益發簡短,直到它找到它現在的形貌。既然本書主要是針對一般大眾還有學者型的讀者,是故我盡量避免使用太多註解來加重文字的負擔,並附加了一系列的插圖,當讀者全神貫注於此書文字部分所包含的複雜訊息之外,也能對於西藏藝術和文化有種真切的感受。

若是我身為編輯者的工作有任何成功之處,都應歸功於南開諾布仁波切本人異常的耐心,他不斷地抽出時間,私下給我進一步的解釋和釐清。至於書中若仍有任何差錯或誤失重點,完全都是我個人的責任。

我已竭盡所能地使《水晶與光道》成為忠實於代表仁波切教法之代表,但請謹記,在接觸大圓滿教法之際,任何書籍皆不能取代從完全具德之上師處獲得傳承。願這些尚未有這樣一位真實「道友」的人,有足夠的好運能覓得。

願吉祥!

約翰謝恩(John Shane)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滿月夜

(繁體中文《水晶與光道》修訂新版,三月即將上市)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噶拉多傑的插圖

文章SW » 2018-02-15, 15:40

《水晶與光道》原文版附圖中有張長鬍子的噶拉多傑,此繁體中文版已改為少年噶拉多傑,原因如下:

.................................

顯現噶拉多傑的上師瑜伽,特別這裡寫到要觀想噶拉多傑像是年輕男孩,而不是像一般的大成就者。

一般人將噶拉多傑畫成大成就者時都有鬍子,這跟噶拉多傑並不相應。噶拉多傑和蓮師的顯現都應該是虹光身,鬍鬚這類是身體的不淨物,虹光身如何會顯現不淨物呢?即使阿當娘拉巴發現的伏藏有蓮師頭髮,那也是當蓮師在西藏時,而不是在虹光身後,是一般肉身,否則西藏人就不會遇到蓮師。

但在這個伏藏蓮師頭髮中,當我八歲時我有一些他的頭髮,真的顏色很藍,很清藍,當在陽光下看時,它似乎不見了變成光芒顯現,但不是真的不見,而是一種光。我把它留在我待的寺院住處,當我後來回去時沒拿到,但後來有人再把它給了我,是在佐千寺收藏的舍利中找到的,是跟阿當娘拉巴發現的同一伏藏。阿當娘拉巴是最古早的伏藏師之一,所以現在我還有一點點這個頭髮。

所以你看這不是一般頭髮,所以怎麼可能有一般方式的鬍子呢?所以若你畫唐卡,這點很重要,你也要要求畫師不要畫成大成就者的模樣,噶拉多傑就應這樣處理。

(2010/05/05 南開諾布仁波切,禪修營謄稿)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成為鏡子本體

文章SW » 2018-02-18, 23:36

再一次使用鏡子的隱喻:光身的證悟表示這個人不再處於「是被鏡子反射出的一個人」的情況(其以二元方式看待自己或鏡中自己的反射),而是已成為鏡子本體的情況,是故現在他整個能量就像鏡子能量顯現的方式。了知自己能量如何顯現為「當」、「羅巴」和 「查」,吾人便能夠完全融攝自己的能量,直接貫穿到實際物質存在的層次。這可經由修持「四身印」(Four Da)生起界部境相、或經由修習「四光」生起妥噶四相而達成。妥噶四相的發展方式與界部境相的發展非常類似。

(南開諾布仁波切《水晶與光道》修訂新版,三月上市)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妥噶四相

文章SW » 2018-02-18, 23:37

一位圓滿成就妥噶四相第四階的行者,完全不會顯現死亡。此等證悟層次稱為「大遷轉」(Great Transfer)。本質上來說,大遷轉的證悟和光身是一樣的,唯一的差別在於證達大遷轉者,就臨床意義而言不必經過死亡,即得以從物質層面的顯現移轉至諸大元素精華層面的顯現。 (虹光身和大遷轉) 此二種證悟模式是修持大圓滿所特有的。

妥噶四相第四階「法性窮盡」則是存在(諸法)之耗盡。若一個人在活著時已進入此四相的第四階——說「進入」意指具有某些徵兆顯示如此,那麼,在他死亡時,他的身體會逐漸化光消失。亦即不以一般方式分解為其構成之諸大元素,而是消融於元素的精華、也就是光之中(即證得虹光身)。

(《水晶與光道》修訂新版,三月上市)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南開諾布仁波切的舅舅

文章SW » 2018-02-18, 23:38

我的另外一位舅父欽哲‧秋吉旺楚,他年幼時即被認證為「祖古」(轉世),並被升座為四所重要寺院之住持的轉世。以這樣的地位,他被期望符合某種生活方式,包括行政甚至政治上的責任,同時也要履行學術和儀典的義務。然而任憑有相當大的反對聲浪,他寧可耗費一生閉關、獻身於修行。他閉關時也是居住於偏遠隔絕之地,在此例中則是在雪線以上終年積雪的岩洞中。但由於他修行者的聲譽,尤其是一位伏藏師——即過去被封藏之文本和法物的取藏者,還是會被那些決心向他求法的人找到。

因連結到伏藏師的能力,欽哲‧秋吉旺楚周遭時有奇異的事情發生。有一次,當我還很小的時候,我去住在靠近我舅父、但較低的岩洞中。當在那裡時,一晚我有個夢,夢中一位空行母出現並給我一支小紙卷,上面寫著一個秘密文本。她解釋說此文本非常重要,醒後應將它交給我舅父。當時我的修持已發展至能在睡夢中保持覺知的程度,所以在這個夢中我知道自己正在作夢。我記得我用一手將紙卷握於拳中,再將另一手緊握此拳。

之後那晚便平靜地度過了,當我黎明時醒來,發現我的拳頭依然一個緊握另一個。我打開雙手,發現其中一個手掌中真的有張小紙卷。我立刻極為興奮地跑去敲我舅父岩洞的門。通常我是不許在這麼早去打擾他的,因他正在做早課,但我實在太興奮等不及了。他來到門口,我解釋發生了什麼並給他看這個紙卷。他相當平靜地看了一會兒說:「謝謝你,我正在等這個東西。」然後他又回去做早課,彷彿完全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

.......................

註釋 7:伏藏(gTer-ma)是由蓮花生大士和移喜措嘉或過去其他偉大的上師,所埋藏的文本或寶物,要在特定的時間被揭露。智慧心的寶藏(dgongs-gter,意伏藏)則是某些上師自其覺觀之偉大明性中所揭露的。

(《水晶與光道》修訂新版,2018/03 出版)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當」能量】

文章SW » 2018-03-20, 23:15

許多師兄已經有了之前新加坡版《水晶與光道》,認為不需要再請購此修訂新版。

現摘要第六章有關三本初潛能之段落,並附上前版頁碼,方便大家對照。


【「當」能量】

「基」的三個面向:本體、本性和能量,亦是三者無別的。能量以三種各具特色的方式顯現,被稱為「當」、「羅巴」、和「查」(dang, rolpa, tsal)。



一面鏡子既無〔特定〕形狀也無顏色,但當一塊紅色的布鋪在它面前,鏡子看來似乎是紅色的,面前換成綠布則看似綠色,等等。因此,即使鏡子的空性本質上就是廣大無邊而無定形的,鏡子還是會顯現出一切事物。個體的能量亦然:雖然在「當」(Dang)能量的層次,它本來就無相亦無窮盡,卻明顯具有採納任何形象的能力。

事實上,雖然本質上我們的能量完全無相也離於任何二取,含藏於我們意識流之業力軌跡卻引起我們經驗為身、語、意之諸多形式,還有我們感知為外在環境的那些東西。兩者之特性取決於無數生世以來所累積的因。問題在於這些業跡同樣也引起二取迷妄和貪執,造成我們完全無知於我們自身的真實情況,是故我們才經驗到我們自身(身語意)和我們誤以為的外在世界之間的完全分離。這使我們把自己和周遭世界經驗為絕對、自存的現實,這種迷妄的結果便是所謂的「業力境相」。

當我們離於這種迷妄時,個體便體驗到他自己無始以來如其所是之本性:如同一種遠離任何侷限的覺知,以及能量般無有任何界限或形式。發現這點即是發現法身或「真身」(Body of Truth)——較佳的說法是「實相自性身」(Body of the True Nature of Reality)。

(《水晶與光道》修訂新版 pp. 90-91 ;舊版參考頁數:pp. 74-75)

............................

訂書單連結(運費見訂書單):
https://goo.gl/cRvzJ5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六句金剛偈】

文章SW » 2018-03-20, 23:15

舊版《水晶與光道》,六句金剛偈,直接使用吐登尼瑪上師由藏文直譯之中文,並未翻譯原文根據南開師口頭解釋所寫之散文詩句。且南開諾布仁波切於 2014/10/20-26 開過「毗盧遮那:《覺性杜鵑》(Rigpai Khujug)」禪修營。是故根據該次禪修營,以及義大利象雄 1990 年出版的 Rigpai Kujyug : The Six Vajra Verses 當中的釋義,於譯者註中補充說明。

【六句金剛偈】

萬物本體雖無二,遠離瑣碎之戲論。
真象如是不可思,乃是普明普賢佛。
應斷造作之弊病,自然安住便是定。➌

雖然表面的現象顯現為各式各樣,然而這種多樣性是不二的,
存在的所有多樣化的個別事物,無一能以有限的概念來界定。
保持不落入任何意欲造作的陷阱,而說它是類似此或同於彼,
誠然所有顯現皆無限無形的諸面向,與之無可分割而自圓滿。
見到一切本初以來即自圓滿,力爭成就的病就自顧自地結束,
安住於自然狀態如其所是,不二覺觀的現前便持續自發生起。➍

此〈六句金剛偈〉(或較字面的方式稱〈六金剛句〉,因原始藏文僅包含六行),完美地摘要出大圓滿教法。英文是由Brian Beresford和John Shane依據南開諾布仁波切的口頭解釋,以一種散文的方式翻譯的;圖示是南開諾布仁波切親筆所寫此六句之藏文烏昧體草書(Umed script)。本書的主要章節皆可被視為此六句的詮釋,而此六句則是《吉兆之光‧覺性杜鵑聲續》〔Draxisbai Pal Rigbai Kujyug Tantra, Fortune-Bringing Cuckoo of Non-dual Awareness (rigpa) Tantra〕的內容,因為杜鵑是來年春天第一個報信者,是故此續和這些偈文等同是心靈覺悟將至的預報。

.................................

➌ 此中文翻譯是由森噶仁波切土登尼瑪(Zenkar Rinpoche Thubten Nyima)由藏文直譯。

➍ 根據南開諾布仁波切所著Rigpai Kujyug : The Six Vajra Verses (1990),此〈六金剛句〉之英文翻譯為:「即使多樣性的性質是不二的,就個別來說,它離於戲論造作(由心所造)。即使沒有想到所謂的如其所是,這些所創造的不同表相終究都是好的(超越相對的善惡)。既然一切皆圓滿具足,捨棄勤作之弊病,吾人即毫不費力地保持安住於覺觀狀態。」

種種體性雖無二,支分性中離戲論。
如是者名雖無思,遍顯眾相悉普賢。
本圓故捨精勤病,自然住故即是定。

(《水晶與光道》修訂新版 pp. 17-18;參考舊版頁數 vii-viii)

....................................

訂書單連結:
https://goo.gl/cRvzJ5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南開諾布仁波切略傳:薩迦篇】

文章SW » 2018-03-20, 23:16

在校譯《水晶與光道》(修訂新版)時,越往後面章節,內容越深,翻譯的難度也越高。特別是翻譯到作者略傳這部分。這是出自《天珠項鍊》藏文著作當中所附,後被翻譯為英文,幾經援用,但中文版依然稍有不足。

由於藏文專有名詞部分是使用美國藏學界通用的威利轉寫系統,這裡要特別感謝王哲釧教授,法護,還有游文瑞師兄轉請薩迦派遍德仁波切的翻譯智勇師兄,才解決了薩迦派傳規所有經典的名稱。

(解決方法是由威利轉寫轉成藏文,再翻譯成中文。)


【南開諾布仁波切略傳:薩迦篇】

從八歲直至十二歲,他就讀於德格宮千寺的德格文兌學校(sDe dge dbon stod slob grwa),在那裡他跟隨堪仁波切千拉‧確吉沃瑟(mKhen Rinpoche mKhyen rab Chos kyi 'od zer, 1901-60)研讀了十三種基礎教本52,這些都是由堪布賢嘎53所設計的學院標準課程。南開諾布仁波切特別專精於《現觀莊嚴論》(Abhisamayālaṅkāra),此外,他還跟隨同樣這位上師學習到《時輪金剛續》(Kālacakra Tantra)之偉大釋論54、《幻化網秘密藏續》(Guhyagarbha Tantra)、噶瑪巴讓炯多傑(Rang byung rDo rje)的《甚深內義》(Zab mo nang don)、《四部醫典》55、印度與中國的星象學56,還有從他那裡領受的《薩迦成就法總集》(Sa skya'i sgrub thabs kun btus)的灌頂和傳承。從八歲到十四歲,在德格庫塞色炯佛學院(sDe dge Ku se gSer ljongs bShad grwa),從康仁波切察雅羅卓(mKhan Rinpoche Brag gyab Blos gros, 1913-)那裡,得到《般若波羅蜜多經》(Prajñāpāramitā sūtras)、《現觀莊嚴論》,以及三密續文本:《喜金剛本續》(Hevajra Tantra),和其兩部釋論《金剛帳續》(rDo rje Gur)、《正相合續》(Samputa Tantra;《桑布札續》)57的指導。他的親教師秋祝仁波切(mChog sprul Rinpoche)58則指導他世間科學59。

同樣從八歲直到十四歲,曾至東藏的宗薩寺,從聲名顯赫的宗薩欽哲(rDzong gsar mKhyen brtse,蔣揚欽哲‧確吉羅卓)60仁波切那裡,得到關於《薩迦深法道果》(Sa skya'i zab chos lam 'bras)的教法——其為薩迦派之精華教義,還學習了《密續總釋》(rGyud kyi spyi don rnam bzhag)、《巨樹論》(lJon shing chen mo)和《喜金剛本續》61等三部教典。隨後,在康貝佛學院(Khams bre bshad grwa),跟隨康仁波切彌諒唐卻(mKhan
Rinpoche Mi nyag Dam chos, l920-)學習基本因明教本——即薩迦班智達的《量理藏論》(Tshad ma rig gter)。

一九五一年,當他十四歲時,依照薩迦派「哦巴」和「察巴」傳統,接受金剛瑜伽母的灌頂。之後,他的親教師叮囑他去找一位住在卡達里(Kadari)地區的女士,她是金剛瑜伽母的活化身,向她請求灌頂。這位女上師阿玉康卓 (1838-1953)是偉大的蔣揚‧欽哲旺波和娘拉‧貝瑪敦都(白瑪鄧登)的直傳弟子,也是比安宗竹巴年長的同時期人物。此時她已113歲,並已閉黑關62約56年。南開諾布仁彼切從她那裡得到《空行密集》(Khandro Sangdü)、蔣揚‧欽哲旺波的意伏藏63,以及《最秘空行心髓》(Khandro Yangtig)傳承——其主要修法便是黑關,此外還有《龍欽心髓》。她亦賜給南開諾布仁波切她自己的意伏藏,包括獅面空行母的伏藏法《空行王母之獅面母深髓》(mKha' 'gro dbang mo'i seng ge gdong ma'i zab thig)。

(《水晶與光道》修訂新版,pp. 168-170;參考舊版 pp. 170-171)

....................................

訂書單連結:
https://goo.gl/cRvzJ5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8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下一頁

回到 大圓滿教法相關書籍閱讀札記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