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南開諾布仁波切《蔣揚‧欽哲‧秋吉‧旺楚傳》

《水晶與光道》、《大圓滿》、《夢瑜伽》及大圓滿相關書籍閱讀札記

南開諾布仁波切《蔣揚‧欽哲‧秋吉‧旺楚傳》

文章SW » 2013-08-23, 00:18

圖檔
蔣揚‧欽哲‧秋吉‧旺楚傳
The Lamp That Enlightens Narrow Minds: The Life and Times of A Realized Tibetan Master

導言

欽哲仁波切的生平記述含有大量不可思義的事件,以及在西藏被中國吞併之後,針對此世界面臨不可挽回的失落所做的生動描述。而且對那些與這位大師的傳承及其所傳教法有緣的人而言,這本傳記肯定會是一座鼓舞之泉。

在西藏佛教史上,欽哲‧旺波是一位出色的人物。在他的弟子當中,有些是那個時期知名的宗教和政治人物。除了蔣貢康楚和秋吉林巴之外,尚有安宗竹巴、羅迭旺波、蔣揚南賈嘉措、阿玉康卓、持明蔣秋多傑、噶陀錫度、掘藏師惹那林巴、第三世多竹千天貝尼瑪。

至於大圓滿教法的教傳,欽哲旺波和巴楚仁波切是吉美嘉威紐固的主要弟子,而吉美嘉威紐固是吉美林巴的主要弟子。然而欽哲旺波轉世的起源卻漢薩迦派有關。

可以肯定的是,秋吉旺波在 1897 年於宗薩升座為欽哲旺波的第一位繼承者,沒有任何正式傳記顯示。(爆發爭鬥是為了掌控欽哲旺波寺院。)派系之爭使秋吉‧旺楚放棄宗薩寺,重新在德格‧貢千寺(Derge Gonchen)落腳。

本書要闡述的是,相對於假借修行之名而製造無盡衝突的對立派系,另一種是不受到自我主義遮蔽而失去理智的觀見之道(way of seeing,看待方式),它唯有在了解和應用上師教法的甚深意義之下,才能夠生起。

在秋吉‧旺波的轉世秋吉‧旺楚的傳記中,它呈現了西藏高原這個世界在中共入侵之前的時期,是一片登峰造極的修行和最猖獗的唯物主義共存的土地,聖哲和充滿智慧的上師的追隨者滋養著錯綜複雜的陰謀和仇恨,並且深入之後的世世代代。(pp. 5-23)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3-08-24, 00:06

這裡翻譯成「秋吉」(Chokyi),因為有個蔣揚欽哲「確吉」羅卓(Jamyang Khyentse Chokyi Lodro, 1996-1959),同樣是欽哲系,都是從蔣揚欽哲旺波的轉世,一系稱秋吉旺波,秋吉旺波轉世為秋吉旺楚。而確吉羅卓(本書翻譯為秋吉羅卓)轉世為現在的宗薩欽哲仁波切,也就是宗薩寺所有財產的繼承者。當然另支秋吉旺波的轉世就得另外找駐錫的寺廟了。蔣揚欽哲旺波轉世還有一系是頂果欽哲。

我手邊大陸簡體版《蔣揚欽哲旺波傳》,後面只列了頂果欽哲和(宗薩欽哲)確吉羅卓兩支,所以秋吉(確吉)旺楚連列都沒列。這也是本書寫的:「秋吉旺波在 1987 年於宗薩寺升座為欽哲旺波的第一位繼任者,沒有任何正式的傳記顯示」( p. 16 ),「關於秋吉旺波的存在這個問題,曾經撰寫宗薩寺歷史的許多當代西藏作者一般對此都採逃避的態度」,「人們之所以採取這種忽略的態度,乃是因為秋吉旺波的轉世秋吉旺楚的追隨者,以及秋吉(確吉)羅卓的追隨者之間所爆發的衝突,這衝突導致秋吉旺楚離開宗薩寺,近代的宗薩寺歷史甚至未提及秋吉旺波的名字。」(p. 18)


秋吉旺楚的生平

昆噶帕登是巴楚仁波切及其弟子烏金丹增諾布的弟子。昆噶帕登和秋吉旺楚共處多年,彼此傳授教法,並一起閉關修行。兩位大師聯袂閉關,把修行的焦點集中在大圓滿「仰提」(Yangti)的無上教法,這個修行法門主要在黑暗中謅持(閉黑關)。

正如同他之前的轉世一般,秋吉旺楚掘出許多重要的教法和法器,南開諾布法王保存了他的一些教法,並將它們傳授給他的弟子。秋吉旺楚掘取出來的教法,包括《上師心要》(Guru Thugthig,按:精要)、……、《拉隆桑達》(Lhalung Sangdag)(按:金剛手或稱秘密主)。許多其他教法都在宗教迫害的黑暗時期遺失了。秋吉旺楚遭到中國人逮捕,於 1960 年三月十三日死於獄中。

1970 年,南開諾布法王及其妻子羅莎(Rosa)的長子耶喜(Yeshe,益西)出生。薩迦派法王薩迦企千噶旺昆噶認證耶喜為秋吉旺楚的轉世。欽哲耶喜(Khyentse Yeshe)在 2007 年首度造訪噶林騰寺,2008 年開始公開傳法。(pp. 35)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3-08-25, 00:16

欽哲旺波的光輝事業的化身之一——蔣揚欽哲秋吉(確吉)羅卓,成為欽哲旺波在這個世界推動佛行事業的主要繼承人。然而,在本書之中,我主要將講述欽哲旺波「身」之明光狀態的兩個相繼轉世——秋吉旺波和秋吉旺楚的傳記。(pp. 45-47)

蔣揚‧秋吉‧旺波

拉嫫‧措(南開師外曾祖母)擁有不可思議的夢兆,並懷有身孕。不到三個月之後,在春天第一個月、第十四天的黎明,一個男嬰吉祥地出生。蔣貢康楚以及許多其他寺院的偉大人物都認證他為欽哲旺波的「身」化身,賜名「蔣揚秋吉旺波」。

掘取《貝若心要》伏藏

有時,當秋吉旺波聽聞和思量教法時,他前在的潛能會覺醒,而做出一些非常驚人的事蹟,使得所有遇見他的人都認為它是真正的欽哲旺波。

1940 年,當他十二歲,他想前往佐千寺領受和研習教法,受到幾個分派主義者製造障礙,於是轉往阿宗噶。在那裡,秋竹旺波從阿宗竹巴處領受甚深的心要教導,其中最重要的是《傑尊心髓》(Chatsin Nyingthig)。

有一天,當他在桑千南札的毗盧遮那穴從事禪修時,他在明光心的狀態中掘取出一部伏藏——《貝若心要》(Bero Ningthig),並寫下該伏藏的整部本續。秋吉旺波把這部甚深伏藏的教法傳給澤楚德千多傑、眾多比丘。我自己從澤楚處領受這個教法的灌頂和所有教導。

在他停留佐千寺期間,許多派系主義者不贊同他前往某個寧瑪派寺院的駐錫地,因而一再含沙射影地惡毒中傷誹謗。據說,秋吉旺波深深受到這些人的態度的影響,並且出乎意料地生病了。所有為秋吉旺波所做的祈請和所修持的長壽法都徒勞無功。在三天之後的黎明,秋吉林巴滅入法界。

在他入滅的那個剎那,秋吉旺波留給佐千仁波切圖登秋吉多傑,以及留給其弟子的遺囑,都證實他將再度轉世,其母親將是他今生的姊姊。(pp. 48-56)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3-08-28, 20:56

因大陸師兄買不到此書,希望我摘要。但傳記實在很難摘要,它都是一個個完整事件,基本上很難挑出幾句話的重點。第十一章是南開師舅舅欽哲仁波切取出金剛手伏藏法的故事,因為南開師有傳過此法,是故這幾頁做掃瞄辨識。不過中文錯誤率蠻高,還需要一個個修正。再說,著作權法保障下,也不能網路貼出全書超過 1/10 內容。

掘取金剛手伏藏

淨觀中顯現伏藏種子字

當嘿卡.林巴安住在介於睡眠和覺醒之間的明光狀態時的那段期間,有兩次某個伏藏的十八個種子字清晰地顯現在他面前。第一次,一個深藍色、佩帶骨飾的忿怒空行母,呈獻嘿卡.林巴一部伏藏的教導。這些教導以金字書寫在一腕尺高的銅匾上。第二次,伏藏的十八個種子字燦爛清晰地在深藍色的天空閃耀,美倫美奐,如同以銀精工細作的裝飾圖案。此外,在他的修行覺受中所顯現的淨觀之中,相同的種子字以各種隨意的方式顯現數天。他用以下的方式謄寫這些種子字:

吽.吽.吽千.嘿卡林(Hum hum humchen hekaling)

在火豬年猴月的第十天(一九四七年六月二十八日),
從拉隆(Lhalung)的帕多岩(Paldo rock)取出金剛手佛像的時機已經到來!
瑪哈.咕嚕(Maha Guru,蓮師)勝心之依物被帕吉.多傑封為寶藏。
「身」之象徵物是六拇指高、內含佛陀舍利的金剛手佛像。
「語」之象徵物,是一個甚深祕密教導的教法——其特殊的種子字類似「阿」(A)、
「呼」(HU )、嘛(MA)--將會顯現的時機尚未決定。
「心」之象徵物,一只六個拇指高的金剛杵(dorje),可以在帕若.塔蒼岩(Paro Tagtsang rock)找到。
當吉祥具緣的時刻到來之時,這每一個特殊的寶藏將會顯現。

授記確然地指出,釐清不同寶藏的封藏地點的特殊教導,
將會在適當的時刻顯現。
三昧耶
Dathim

當秋吉.旺楚把這些不可思議的授記顯示給大威成就者之主昆噶.帕登時,昆噶.帕登敦促秋吉.旺楚去掘取時機已經到來的甚深寶藏,並且勸他去創造必要的吉祥因緣。

至拉隆掘取金剛手伏藏

在火豬年猴月的第六天(一九四七年六月二十四日),秋吉.旺楚依照成就者之主昆噶.帕登的請求與願望,他們(上師和弟子)兩人在大約二十位學生的陪同之下,前往聖地拉隆.帕多(Lhalung Paldo)。除了他們之外,還有三十多位親近的弟子、比丘和當地的在家眾立即聚集在那裡去會見、禮敬他們。

從陰曆初七至初十日,成就者之主昆噶.帕登和秋吉.旺楚,連同由來自當地各寺院的數十個人所組成的僧伽,一起修持《三根本儀軌》(藏 Tsasum Drildrub; The Combined Sadhanas of the Three Roots)十萬薈供。

於初十日的黎明,在睡眠期間處於明光狀態的昆噶.帕登看見一塊類似直立金剛杵的白色岩石,位於一個閃耀藍色「HUM」(吽)字的中央。嘿卡.林巴夢見一塊白色岩石,形狀類似金剛杵,比一幢三層樓的房屋還高,位於帕吉.多傑洞穴的右側。在金剛杵的中央,清晰無誤地顯現一個巨大、暗藍灰色的浮凸「HU」(呼)字,並從「HU」(呼)字發出「HUM」(吽)的聲音。

隔天早晨,昆噶.帕登和秋吉.旺楚兩位大師同意伏藏封藏的地點。在抵達那個地點,往山頂的方向攀登之後,秋吉.旺楚和弟子們以簡單的方式修持《三根本儀軌》十萬薈供。將近黃昏之際,他們將一把木梯靠在岩石上,嘿卡.林巴爬上木梯,清楚地辨識出「HU」(呼)字。他做出祈願,用一個十字鎬擊打岩石九次。接著,他指示學生札西.東竹(Tashi Tondrub)挖掘的地點,然後爬下梯子。

當札西.東竹進行挖掘時,秋吉.旺楚及其弟子吟誦一篇蓮師祈願文。二十分鐘之後,細沙開始傾瀉而出;幾分鐘之後,一塊石頭隨著細沙出現,大約六拇指高,看起來有金剛手佛像的外觀。札西.東竹把這塊石頭遞給嘿卡.林巴,在清洗之後,那個物品很明顯地真的是一小尊金剛手佛像。

接著,秋吉.旺楚把一只裝滿各種物質(藏pumter)的特殊寶瓶交給助手札西.東竹,放在取出伏藏後所留下的凹穴裡,以替代金剛手佛像,嘿卡.林巴親自封住那個凹穴。之後,黑暗立即降臨,整團人毫無困難地藉著月光在路徑上行走,返回位於拉隆的營地。嘿卡.林巴將佛像交託給大成成就者之主昆噶.帕登,昆噶.帕登懷著極大的喜悅把佛像放在頭頂上很長一段時間,領受它的加持,然後念誦祈願文,把佛像放在秋吉.旺楚的頭上,然後用佛像碰觸每個人的頭,一一加持所有在場的人。

連續三天在拉隆營地,兩位大師傅授在場弟子各種金剛手菩薩的教法和灌頂。在那個場合,數百位來自周圍地區的比丘-主要來自蘇帕地區的寺院,以及男女在家眾都聚集於此,舉行煙供(smoke offering)、法會、慶典和賽馬。

當金剛手佛像被掘取出來,用除邪水清除上面的沙子之後,人們注意到,位於金剛手菩薩頭部右側、象徵五部佛的五個顱骨之一,因為受到尖鋤的敲擊而損傷。昆噶.帕登和秋吉.旺楚兩位大師都預示,這個徵相肯定預告一個動盪的時代即將到來,難以避免。

我一再地從當時在場的二十多位弟子和許多其他人口中,聽到這個伏藏重見天日的故事。(pp. 108-118)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回到 大圓滿教法相關書籍閱讀札記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