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蓮師心要建言》(Advice from the Lotus-Born)閱讀札記

《水晶與光道》、《大圓滿》、《夢瑜伽》及大圓滿相關書籍閱讀札記

《蓮師心要建言》(Advice from the Lotus-Born)閱讀札記

文章SW » 2013-06-23, 14:53

2011/03/27 Sun, rainingy, outdoor 14-12°C 《蓮師心要建言》祖古烏金仁波切序文

《蓮師心要建言:蓮花生大師給予空行母伊喜‧措嘉及親近弟子的建言輯錄》
(Advice from the Lotus-Born: A Collection of Padmasambhava's Advice to the Dakini Yeshe Tsogyal and Other Disciples)

書名真長。這些建言是被移喜措嘉埋藏起來的伏藏教法,為了能夠利益許多世紀後的修行者。由資深佛友轉對其上師的介紹南開師,我才注意到南開師其實是一位伏藏大師,不過他所發掘的伏藏法來自夢中,他的一系列龍薩教法,便是夢中的意伏藏。

上师:南开诺布上师是意大利的吧?
資深佛友:是的。講大圓滿心性直指的伏藏大师。据说从学者的角度,观音喇嘛(按:達賴喇嘛)也很支持他的研究和讲学。


這部份摘的是祖古烏金仁波切寫的序文「前導法教」。

伏藏教法只有在寧瑪派傳承中才有,為何需要伏藏法?因為隨著時代更迭,許多教法都逐漸消失。「以偉大成就者第二世大寶法王噶瑪‧巴西為例,他的撰作幾近百函,但今日留存的只剩下三函,教法就這樣消失無蹤了。」(pp. 22-23)不用說這些珍貴教法,十年來我自己的檔案也在消失中,電腦遭竊、電腦硬碟壞掉,我也損失很多個人珍貴檔案,所以物質方式的持有並非絕對穩固的事。

從另外一方面而言,伏藏教法是不會耗盡的。當一位真正的伏藏師對於象徵性文體生起禪觀時,每個字都能變成一整座奇妙的城市。此外,要被書寫下來的教法文字會維持一種非肯定的狀態(midair,半空中),直到被正確地抄寫下來為止;如果有句子滯留,那是因為伏藏師犯了拼寫錯誤的緣故。這便是確保解碼正確性的方式。(《蓮師心要建言》p. 23)

這裡譯者沒必要將 midair 翻譯為「一種非肯定的狀態」,因為實際情況就是文字持續顯現於在「半空中」而不消散。幾年前我聽資深師兄說起秋竹師寫作或翻譯法本時的實況,確實就像這樣,師父跟護法或負責這部教法的空行母溝通,字就呈現在半空中,可以說是一個字、一個字地抄下來,直到全部完成,那境相(vision)就消失了。參與轉謄的師兄雖然無法目睹空行示現文字的境相,但是仍可以感受到那種氛圍,文字出現與消失前後差異甚大。這使我聯想師父同樣也是伏藏的法會文宣上,「此普巴金剛傳承極短,空行口氣未散,擁有清淨巨大之加持力。」空行是用來幹嘛的?可能是伏藏法很重要的護法使者。

2008/05/23 Jouranl.
F 師姊提到以前師父翻譯法本時,是一個字一個字地確認中文字,有些字還是民國初年時期的字,字典都查不到,H 師兄描述說很像是掘藏——意伏藏,師父透過空行母之力,集體將受護法護持的法本翻譯成中文,「空行口氣未散。」H 師兄說,感覺起來像通靈,因此他說師父有時講得速度很快,有時講講就停了,沒了。全部完成時往往都天亮了。


這是秋竹師佛法中心的中文法本,不是透過凡夫的中譯,若是靠懂藏文的和懂中文的普通人,僅僅是將藏文法本的文字翻譯為中文,那是完全沒有傳承加持力的。南開師曾說他所接受的傳承是講藏文的,夢中的伏藏法也是講藏文,是故只能以藏文來唸誦;如果他今天接受的傳承是講英文,才能以英文來唸誦。但是秋竹師的中文法本確實是接受到翻譯為中文的傳承加持力,因此唸誦時自然就連結上傳承,這跟其他佛法中心翻譯為中文的法本是不能相比的。南開師開示說:

在西藏普遍的曼達拉瓦長壽法儀軌對西方人而言有點困難,因為發藏文音不太容易,因此我們附有翻譯,這樣可以知道自己在唸什麼。有人問為何要用梵文或藏文來唸誦,因為這跟傳承有關。因為你使用外國語,除非上師一開始用外國語給予傳承,你就可以那樣來修。例如斷法(施身法),是瑪吉拉準用藏文寫的,沒有梵文,這個傳承直接跟西藏有關。有些人要求使用英文譯本,但我首先想到的是傳承,沒有傳承就沒有證悟,我沒有接受過英文版的傳承。即便在我夢中直接從老師接受的教法,我總是接受藏文,並以藏文寫下來,直到明白意義後才翻譯成西方語言,所以要瞭解我們為何使用藏文。所以我們要維持並保有跟傳承的連繫,所以維持這樣的傳統。(2010/03/23)

祖古仁波切這篇序文,我要摘的不多。只剩下一小段。祖古烏金仁波切說蓮師法教的彙編者移喜措嘉,「特別是為了這個目的而來到我們的世界,彙編蓮師言教是她特別受命進行的任務」 (p. 25)。

據說阿難陀、金剛手菩薩和移喜‧措嘉都擁有完美、也就是不忘失的記憶力。不忘失的記憶力與所謂的不散亂分心是相同的,因為遺忘與散亂分心有著同樣的性質。移喜‧措嘉是一位女性,可能某些人相信只有男性才能獲得證悟,但是移喜‧措嘉的一生恰恰證明了相反的事實。在實際的真相上,心的覺醒狀態既非男性也非女性。(《蓮師心要建言》p. 25)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蓮師心要建言》:寶釘遺教

文章SW » 2013-06-23, 14:54

2011/04/01 Fri, sunny, outdoor 28-17°C 《蓮師心要建言》:寶釘遺教

第一章寶釘遺教
尚未了解的見地,不要佯裝自己懂得!由於見地即是無見,因此心的體性是大空性的廣境;由於禪修就是無修,因此要讓你自己的體驗遠離執著;由於行持就是無有行,因此行持就是遠離戲論造作的本然狀態;由於果是無捨亦無取的,因此果就是大樂法身。這四句話是我內心真誠的話語,若是與這四句話有所抵觸,你將無法了解阿底瑜伽的本質。(《蓮師心要建言》p. 34)


說真的我對這四句話沒什麼感覺。阿底瑜伽的「本質」?不是吧,應該是阿底瑜伽的精華或精髓(essence)。本質和本性這兩個詞很容易混淆,對中文來講,這兩個詞幾乎難以分辨,英文卻是很清楚:essence 和 nature。有次秋竹師問我為何頂禮,我是想講本性結果講成本質,所以師父都在講本質。但你分的出來本質和本性有何不同嗎:

你們都看到我就三禮拜,三禮拜是什麼意義?你們懂了沒有?解釋給我聽,隨便找一個人解釋給我聽,那個誰呀,你來解釋給我聽,叫什麼名字?石SW,見到師父就頂禮,頂禮的意思是什麼?(頂禮是因為上師跟我們具有一樣的本質。)啊?上師什麼?(跟我們有一樣的本質。)然後呢?一樣的本質,那誰拜誰呀?(眾笑)不是嗎?因為你也有、我也有,我為什麼服你?不是嗎?我知道,諸佛所證眾生本具,一切眾生皆有如來心,如來心即是佛,不是講了嗎?那不是佛經說的嗎?那你拜我,我可就拜不起。釋迦牟尼佛拜阿彌陀佛的時候,阿彌陀佛應該要站起來了,阿彌陀佛也怕折壽嘛(眾笑),一樣的嘛,誰拜誰呀?!

所以,什麼是禮拜呢?見到師父,就是要讓師父提醒一下:我是個聽話的人,我就是要最尊貴的頭擺在,最下的就是腳嘛——佛足嘛,我的頂放下來,就是要師父多多提醒我:我是個乖弟子、我是個很聽話的弟子,師父不要忘記我喔!是不是這個心態大禮拜?不然呢?禮拜幹什麼?是把這個當作是見面禮啊?那不用了吧,見面禮幹嘛?也許中心地上灰塵很多,一禮拜就灰塵全部起來了(眾笑),支氣管更不舒服啊,不是嗎?(……略)一般都是你什麼……她剛剛講的看書嘛,看書:「哦你有本質、我有本質、大家都有本質」,那這樣就永遠講不完,所以就不能講這個地方去了。(2010/06/16)


因為師父問我為何要跟師父頂禮,我拿南開師教的去回答秋竹師,唉,笨哪。可能我將南開師開示的文本最前面禮敬本性,當成頂禮了,文本前的禮敬,好像不是現實裡的頂禮。剛好沒幾天前南開師開示說:

佛教傳統當我們寫下任何知識或書等的時候皆要禮敬佛陀、菩薩、本尊或某位上師,然後才開始寫,這是傳統的方式。所以這裡禮敬自始即圓滿的本初狀態,那即是空性,也就是我們的真實本性 Kadag,顯宗解為空性(shunyata),但大圓滿中空性還具有無限潛能,如果空性沒有那種潛能就沒有任何價值。然後空性及明性,明性也是我們的能量層面,有自圓滿的功德(qualification)。所以禮敬這個,不是什麼外在的東西,這是我們的真實本性,對其禮敬,這就是大圓滿的方式。(2010/06/12 聽講筆記)

其實我真不知道這有什麼好笑的,還有些零星的笑聲。2007/06/20 我第一次去見秋竹師,資深佛友說是去看自己本質(本來面目),他說「上師反應我們自身的本質,看上師就像照鏡子」,我還說我不知道自己本質長那個樣子。有關頂禮我的理解是:因為我們不知道自己真實本性,而上師已經證得真實本性,所以我們向其頂禮也是向自己真實本性頂禮。所以你看,到底這裡是講本性(nature)還是本質(essence)?搞不清楚。

千萬不要放棄十善行。
切莫切斷有漏善或緣起之善的根基。
儘管你的心已落於生死之外,但這個虛幻的身體的確會死亡,因此要牢記死亡、持續修行。
儘管法身別無他處,但仍要去追尋真實義;儘管佛果非於他處,但仍要將你所造的任何善根,迴向給無上正覺;儘管所體驗的一切全都是本覺,然而切莫讓你的心偏歧到輪迴中。(《蓮師心要建言》pp. 34-35)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蓮師心要建言》:這些都是暫時的體驗

文章SW » 2013-06-23, 14:56

2011/05/20 Fri, cloudy, outdoor 30-26°C 《蓮師心要建言》:這些都是暫時的體驗

其實我最喜歡做的事是寫閱讀札記。但是因為跟南開師的師徒宿緣,我願意花很大量的時間整理他的法教,並分享給對此有興趣的人。

寫閱讀札記永遠不會有披露密法的罪嫌,因為這些都是佛書市場的出版品,誰都買得到也誰都能閱讀。網路傳法,主事者——也就是上師本人,已經盡量在開放並給予方便,按時連線誰都可以聞法,加入會員就可以下載錯過的錄音檔。並沒有說:哦,你非得要現場收聽,否則不得聽聞,也不得閱讀相關文字稿。

現場同步收聽唯一涉及的是傳承的給予,沒有在場當然就不會接獲傳承。如果有修法類的開示,沒有獲得傳承的話,無論怎麼努力修持也不會有成就。南開師也說過,聽事後錄音,因為那時他也許在睡覺或吃飯等等,怎麼給你傳承?這句話沒有說你不能聽事後錄音或閱讀事後文字稿。

但是有組織就有一些世俗的意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所以南開師也講到他上師蔣秋多傑提到大圓滿的見地,有鏡子和眼鏡的比喻。所謂見地就是透過眼鏡看事情:

「這種就是邏輯,這就像是二元方式,非 A 則 B,所以蔣秋多傑說這是二元見,不管你邏輯多強,觀點(point of view)就像透過眼鏡玻璃往外看,玻璃即二元。」(2010/06/14 聽講筆記)

「我的上師蔣秋多傑說每件事應該進入本質(essence),不然走錯方向。他以眼鏡和鏡子為例,你的眼鏡過濾事情好或壞,說不應該走這個方向;但你看著鏡子可以看到自己的臉,人家說你醜,你也得接受,因為你看鏡子就瞭解,沒什麼好討論。」(2010/09/26 聽講筆記)

比較好的方式還是多反觀諸己,少指責他人。三昧耶涉及的是自己的證悟,三昧耶不是要你來當其他師兄的糾察員的。

這是一個網路時代,南開師說:「開放一點我們的眼界以及我們的限制,如何來組織這些事情,現今每個人都想要的電腦、電子郵件、網際網路等等,你可以在 Google 看到有許多資訊,所以我想〔在這方面〕合作也是很重要。」(2011/04/11 開示)當然除非台灣同修會夠強,夠有組織,就不需要我這個「外人」插手法務,否則我依然會繼續做我認為對的事情。

「所以什麼是大圓滿的見地?我們總是進入任何種類教法的精髓(本質),我們可以整合所有不同的,因為你知道什麼是基本的。……進入教法的精髓我們可以融攝一切,你可以融合小乘大乘金剛乘,什麼都可以。阿底峽說小乘的精髓是:不擾亂他人;我們不因此製造負面,而總是製造良善的事,以此控制我們的心,這是佛陀所說——這是阿底峽說的。如果我們造成其他眾生的問題,要小心。大乘的精髓是:不僅不擾亂他人,還要幫助他人。即便大圓滿行者也應該應用此。阿底峽說金剛乘,金剛乘修習要進入淨觀(pure vision),從不淨相轉化為淨相。我們所見眾生都是本尊及空行,那就不可能製造問題。因為我們平常都是自他分別、我不喜歡他、他給我製造麻煩。大圓滿則要求覺知,你會發現不對的總是可以修正。」(2010/09/26)

蓮師對赤松德贊國王說:「你可能會設立嚴峻的規則來管理世俗的種種活動,但這會對一切眾生造成傷害,因此培養菩提心才是最重要的。……有情眾生是悲心的對境,因此,在面對新認識的人們時,要摒除偏見。」(《蓮師心要建言》p. 62)

後面還有移喜措嘉問蓮師,「禪修尚未穩定的行者應該如何清淨修行道上的障礙呢?」由於我比較常感受到悲心,跟我情況比較相應的一段是:

如果你因為心中湧現強烈的悲心而泫然欲泣,要了解到,見地的關鍵要點就是去認出明覺,不要沈浸在體驗的感受中,而是要維持於禪定的相續中。
……我將教你利用有害之體驗作為三摩地助伴的心要口訣。
無論發生什麼事——生病、痛苦、心痛,或是強烈的疲倦,要知道這些都是暫時的體驗。不要氣餒或認為這是不幸的事。要讓所感知的對境及能感知的心自然展現,並被解脫。不要將這些情境看成過失抑或美德,而是要讓這些情境自然而然地生起,讓它們自行解脫。(《蓮師心要建言》p. 148)


剛好南開師日前也解釋到:

有一個來自《本初狀態》密續——大圓滿密續——的引述,這裡解釋道,我們不追隨我們哪個感知器官、哪個感知對境,我們也不區分、思考情況如何運作等,所有這些都是相對的方式,但當我們任何片刻看到、聽到,情況是如何顯現,我們僅僅是放鬆於那個狀態中。否則我們就追隨思考判斷,製造越來越多心智的概念。……真實意義上關於知識並沒有太多可做的,你如何感覺、如何聽、如何聞到,任何瞬間都是主客體的接觸,你只是處於那樣的法則。

開悟的眾生,沒有隱藏或假裝做什麼,而只是如其所是地接觸主客等,就放鬆於那狀態,以這樣的方式他們獲得並顯現他們證悟的真實本性,所以這些是那部密續所說的本初狀態。首先說的是,例如我們該如何修持並處於禪觀的狀態,以及我們如何持續、我們如何融攝於此狀態。沒有邊界、沒有中央,也沒有概念,沒有什麼我們要停留於某處和某種方式的,就只是我們放鬆並處於那個覺知中。這些是很重要的話。(2011/05/16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蓮師心要建言》:「目視」惡魔的方法

文章SW » 2013-06-23, 14:58

2011/05/20 Fri, cloudy, outdoor 30-26°C 《蓮師心要建言》:「目視」惡魔的方法

凌晨閱讀《蓮師心要建言》看到一個註釋,「在般若波羅蜜多的諸經典中常提到,投身於深奧空性之修持的菩薩將會遭遇許多困難,以快速地淨化這位菩薩的業,並在通往正覺的道上有所開展。」(p. 191)我當然還不是菩薩,但是對於同樣在修道上的行者——雖然我可能還沒踏上修道,我想也是適用的。

一般來講的話,一個修行人走得上軌道的時候,那就是這些怨親債主來得快,他知道這個人是欠債可以還清了,他就可以來要債了,要得更多、魔障來得越多。那一般的,你們好像認為是學佛了以後障礙多,也許是學佛以後障礙多是有可能,其實這個是正常的現象。你是學佛嘛,你是這些障礙是要……學佛這個定義是什麼呢?學佛不叫逃避,學佛就是要面對。開始認為自己學佛的時候,障礙來了要面對嘛;現在我們學佛都是很逃避,障礙來了就了不起了:「哦,受不了了,怎麼辦呢?」這個都是一種錯誤的觀念。

學佛叫做什麼呢?面對障礙、面對魔鬼,就是開始要準備面對怨親債主,就是一定會來,逗他就一定要來。可是一般人沒有學佛的時候好像比較沒有什麼,當然啦,他不準備面對啊,那他來幹什麼?他慢慢來呀,還是來但是感覺是來得比較慢、來得比較順。學佛的時候來得比較……就是通通來了,當然會來呀,魔也知道某某人學佛趕快把他拉下來,沒有拉下來的話他萬一準備要成功了,他就把你拉下來呀,看看你、試你功夫。這正常的,這沒什麼,來才好啊,來才〔知道〕怎麼去學佛,不來那怎麼學佛啊?過得舒舒服服那就不用學佛了,沒有什麼原因學佛,所以這些來的都是正常的。

這個障礙我認為來是正常,但是呢這個東西把它當鬼話連篇的話,那就是自己也會執著也不好。現在台灣的很多學佛的都遇到一些不如法、遇到一些障礙的時候,那就是自己騙自己鬼話連篇,〔拿〕這個鬼話連篇騙自己、嚇自己,這樣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也是很奇怪的。障礙是有啦,但是〔什麼是〕障礙呢?自己的想法就是障礙。自己有想學佛的念頭存在的時候:「唉呀,學佛的話會不會障礙來得多?這樣會不會讓我不舒服、會不會讓我不好?」這個就是障礙,這種想法一來了就是障礙來了。這個想法叫做鬼,這個想法叫做魔,針對這個想法,真正能夠降伏了這個想法,那就是:我今天學佛障礙來了,來是應該的,我要準備面對它。學佛就是要準備面對三界輪迴的煩惱、面對三界輪迴的苦惱,承擔所有眾生的責任,所有眾生都是我自己一個人來扛下來度這些,這個就是大乘佛教的發菩提心。(2009/05/21 秋竹仁波切傳講《堪布雅嘎傳記》)


但是沒有講怎麼面對?我相信所謂面對絕對不是用世俗手段處理掉,這誰都會,不過這裡書上有講「目視」惡魔的方法:

除障珍寶寶庫
每當魔障攻擊出現了,就採用你的瑜伽姿勢,保持目視,深入觀照這些鬼魔幻變的本體,然後念頭會現前為空性的認知。你的想法一轉為空性的認知時,你便會擁有了徹底斷除恐懼與害怕的確信勇氣。(《蓮師心要建言》p. 156)


我真的想說會不會自己真的無意間披露了密法,引起護法不悅,所以懲罰我家人患了重症(註1)。不過這裡秋竹師父接下去說:

學佛學越久,學密學越久,不能這樣相信有的沒有的,要相信因果。不要每次都說:「哦,我修得不好被佛懲罰。」這些都是對佛非常不敬的一個說法。你修得不好是你自己的問題,佛哪會懲罰?自己做了一大堆壞事,還要說怪到佛去了,佛也懲罰,佛憑什麼懲罰?佛不需要懲罰,自己這麼不好就是自己招來的因果,所以這樣的想法對因果是誹謗的一個思想,非常不好,這叫做謗法。或是所有的所有的一切不好、不如法,不要隨便怪任何的事情,這不是佛來懲罰的,這個就是想法錯誤,這些都是自己的因果的循環,種了這個因帶來這個果,所以不要這樣。學佛以後不要這樣神經兮兮,不能有這樣,〔要〕精神非常好,要什麼都很清楚,什麼都很明白,自己做了什麼事,自己造了什麼業、得了什麼果報,自己要自己清楚,這些都是自己招來的,不是佛來天譴你的。天譴、佛來懲罰,這些都是一種……也有這種說法,這是嚇嚇人的而已,實際上沒有這回事,佛哪有時間去懲罰你,自己招來的自己該死、該自己的錯,不能有這樣的想法。(2009/05/21 秋竹仁波切傳講《堪布雅嘎傳記》

知道啦,是我的業,前輩子結的樑子、種的因,這輩子剛好審譯《XXX》的助緣,就顯現了。但怎麼處理嘛?是不是要寫英文陳情書,鉅細靡遺詳列流水帳日記解釋清楚?秋竹師曾說:「你說我、我說他,說完最後永遠都是,要寫筆記下來的話比《大藏經》還多了,是非就是這樣造成的。」(2010/04/01)

我們現在覺得好像是他們找我麻煩是不應該的,就是找我就是罵我一句、〔我〕罵回去兩句,打一巴掌、打回去五巴掌;對方找一個人、我們這邊找兩個人,對方找兩個人、我們這邊找三個人,這樣弄下去永遠都是沒有辦法清楚、沒有辦法慈悲心。對方打我了,〔我想〕我曾經打過他、我曾經罵過他,所以還債,這樣有智慧,有智慧悟了空才會有慈悲。那就是看到他心裡很愧疚:「我曾經害過他,所以他今天來是跟我要回去的,應該給他。」智慧就是這個,智慧就是空都是意思一樣,明就是慈悲就是代表意思一樣,這個智慧跟慈悲是黏在一起,有了智慧的人絕對有慈悲,有了慈悲的人絕對會他有智慧。(2009/05/21 秋竹仁波切傳講《堪布雅嘎傳記》)

他要回去是應該,我也都是這樣認為,所以不想繼續攪和下去、也不做任何回覆,省得一來一往沒完沒了。我想開除我 Dzogchen Community 的會籍(註2),已經是最後一步了,如果還想要進一步人身傷害,那也得過台灣海峽來。《蓮師心要建言》前面有講到秘密行的修持,本來我還以為是什麼秘密咧,原來是施身法。

除障珍寶寶庫
在建立了道的基礎,並且對見地和真實本性獲得了體驗、了解和確信之後,便要開始修行瑜伽密戒的秘密行持。
為破除我執及相信有鬼魔的信念,應該去令人驚恐之處,並紮營在最可怕的地方。一開始先皈依三寶,生起菩提心,並向你的上師祈請;然後再為由該地區神靈所引領的如虛空般無量有情眾生,長時誠摯地修持無量的慈心、悲心與菩提心。歇息安住,並於勝義菩提心之中入睡,此勝義菩提心即是超越生、住、滅的離戲大樂境界,於其中,神祇與魔眾是無二無別的。
……且毫不掛念地將你的身體交給由該地神靈統率的所有神祇與魔道,說:「請隨意取用我的肉、血和骨骸吧!」並讓自心安靜地安住歇息在菩提心中。(《蓮師心要建言》pp. 126-127)


同樣這裡所說的菩提心(bodhicitta),應該是本初狀態。在南開師大圓滿教法的開示中,藏文 changchubsem 指的是菩提心(bodhicitta),他說:「菩提心(bodhicitta)即本初狀態(primordial state)」(2010/06/30)。

你知道 sem 是心(mind),但這心不是普通凡夫心,mind of changchu 就是梵語說的 bodhi;chang 指淨化,針對障礙的完全淨化;chub 是有什麼東西可以去學,而具有豐富的知識等。自本初以來任何事皆完美,已經有了沒什麼可學和發展的,這稱為 chub。所以自本初以來皆已淨化和盡皆完美的就稱為 bodhi。心在那樣的層級(level)梵語稱法性,一般我們稱心之本性,所以當你說菩提心或本初狀態你就可以瞭解這個了。因為當我們學習大圓滿,我們經常說菩提心或本初狀態,特別是說我們的本初狀態,所以你必須要瞭解這個。(2011/10/03 聽講筆記)

..........................................................................................................

註1. 資深佛友詢問其上師,2011/05/23 回信說:「跟密法譯本無關。」

註2. 2011/05/29 Dzogchen Community 回覆:「It seems there was misunderstanding and problems with communication, which we hope very much can now be resolved.」目前會籍已恢復。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蓮師心要建言》本書法源

文章SW » 2013-06-23, 15:01

2011/05/22 Sun, cloudy, outdoor 30-26°C 《蓮師心要建言》本書法源

《蓮師心要建言》這本書是集結許多伏藏法,都是蓮師親自對他的弟子所說的教示。不過為什麼伏藏法可以印成書?編書的還是外國人(Eric Pema Kunsang,我想 Eric 是本名、後面的是法名,那我也可以叫 SW Yeshe Pin)?「祖古烏金仁波切肯確地表示,出版這珍貴教法的英譯本將會帶來極大的利益。」因此這本書是祖古烏金仁波切叫 Eric 去「找出並選取一些不同於《空行法教》一書的最深奧教授」(p. 6)。

也許這種是屬於南開師所講的「授權」,南開師常舉《心經》為例,因為經通常是由佛陀親口所說,但《心經》從頭到尾,沒一句是佛陀說的。

例如許多大乘修行者都吟誦《心經》,大乘認為這是首要的大乘經典,在經中有佛陀和觀世音及舍利子,佛陀授權加持,舍利子問觀世音,佛陀在甚深禪定中根本沒說話,何以被認為是經呢?因為佛陀給予授權,他很瞭解觀世音和舍利子,因此這些對話被視為佛所說。還有很多經類似如此,因此佛陀是間接解釋,不是直接解釋。一種教法被稱為口頭教授,還有另一種是佛陀加持。例如在其他層面,像《天鼓經》,也是佛陀加持天界一面鼓,而自動顯示出教法,有人寫下來而成為經。(2010/10/12)

要不然 Eric 就可以決定將哪些伏藏法翻譯成英文了喔?也許這跟無著作權有關,著作權規定著作人死後七十年,且沒有家屬,就變成公共財。因此這書的來源是 Eric 去到幾座寺廟中挖出來的古董書來進行翻譯的。同理,師姊說我不能披《Changchub Semgom》的聽講筆記,她說:「這是很高的大圓滿傳法~~不是一般的演講,是上師慈悲用網路方式讓大家方便,為區分內部傳法~~我們方便稱為公開傳法,上師公開傳法給那些無法到現場想聽法的人,但沒公開給那些沒參加該次聽法的人,一般密法~沒參加就不能聽或看~~除非上師開許」。問題是同樣 Changchub Semgom,已經由南開師與外國學者 Kennard Lipman 等人合作翻譯成英文,原始文本是文殊友所著,還不是一個近代的伏藏法,這部法同樣也是後世才被找到、是已經過了著作保護期的公共財了。南開師解釋這本書的來源說:

這本書我在西藏時沒有,我們只有官方的書本,但我到印度有人在拉達附近發現,在一個古老的家庭中發現手抄本,來自毗盧遮那,稱為「毗盧將繃」,有古老的老師解釋解釋如何以這五或六本原始文本如何修持。當我看到這些我很驚訝,我不知道如何修持這些書。還有很多手抄本錯誤很多,可讀性差,但我覺得很重要便輸入電腦。當我在 Magarita 時開始工作,我一個一個整理,在這六種不同的書中,我也給了禪修營。這是《朵拉瑟炯》(rDo la gser zhun)的影本,收集了如何修持的指導,我們如何在有生之年修持。

這個傳承我十三歲時接受,從我舅舅欽哲仁波切,還有很多重要教法我從他那裡得到。還有很多「毗盧將繃」,我給你們這傳承時你要想到傳承法脈是如何。不是只有這教法,你都要想到我從誰那裡得到這教法。這文本不是很容易,有很多西藏古老語言,因為現代很多語言都轉變成官方的語言,大圓滿教法使用很多古老語言,例如文本《覺性杜鵑》和另一位上師寫的原始文本,我們可以在敦煌文獻中找到,這不是現代語言,古代語言是象雄傳統,他們以「瑪」來書寫,有十六個文法系統所使用的,因此原始文本中可以發現此書寫。隨後才有西藏官方書寫,是松讚干布制訂的新書寫系統,他取材自印度等製成文法系統,但象雄傳統的文法系統不同,這些在大圓滿文本中仍是活生生的。(2011/05/14


這裡有兩件事必須區分開來,一個是無著作權的可利用性,一個是修法的傳承有效性。因為本書涉及修法,而修法必須依靠傳承法脈的加持才能起作用。如果你不修持僅僅是當作佛書來閱讀,我不認為這有什麼問題,不然來自稍晚的八世紀蓮師的法教的伏藏法,後世發掘出收藏在寺廟,然後外國人將之翻譯並集結成書,不知道有沒有觸犯文殊友(妙吉祥友)的著作權?極喜金剛或稱噶拉多傑是佛陀入滅後三百年出生,不好意思查不到確實出生年代,有說是西元前 536 年。以南開師的情況,可能傳承尚在,但文本佚失了,好不容易在考古中重新發現,難道這些古蹟文件就自動變成密法,誰都不可以閱讀了嗎?這是一個迷思也是盲點。

因此去年南開師一系列的開示:

2010/05/29-06/01 噶拉多傑《三句擊要》
2010/06/11-06/15 師利星哈《七釘教言》
2010/06/18-06/20 嘉納蘇札《四安住法》
2010/06/28-07/04 無垢友《法性精髓明光》

這些都是考古類文典,差不多跟敦煌文獻一樣意思,當然其中有些也是敦煌文獻,已經是人類公共財了,誰都可以翻譯跟閱讀。只是說講法者,揉合其智慧加以詮釋這部份,歸屬於其智慧財產,等同於寫釋論的,對於其講說內容我們要予以尊重。2011/05/16 的開示,主要是針對原始文本進行逐句的解釋,原文為藏文,南開師用英文講解。這裡還沒有修法指導喔,我不認為這符合什麼保密條款。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何謂密法、秘密與保密原則

文章SW » 2013-06-23, 16:15

2011/05/22 Sun, raining, outdoor 30-26°C 何謂密法、秘密與保密原則

前篇我還想寫:噶拉多傑還沒換牙時就整天吟誦大圓滿原始密續,搞得人盡皆知,消息從烏地亞那皇宮傳到印度那瀾陀佛學院,引起佛學班智達的恐慌,他們說:「唉呀,怎麼可以隨便宣講大圓滿密法啊,這樣違犯三昧耶!」於是他們組了一個班智達旅遊團,一路旅遊到烏地亞那去找小男孩噶拉多傑,告訴他要嚴守三昧耶戒,「你應該盡快修薈供,淨化自己的三昧耶。」省得護法不高興,也影響自己的證悟。當然這是我的 KUSO 版,正確版是南開師講的:

講到大圓滿人間始祖噶拉多傑的故事,他其實是覺悟者的化身,從小就能唸誦大圓滿文本——超越因果的教授。由於他所在的王國——鄔金國(烏地雅那)國王是佛陀的追隨者,約才六歲的噶拉多傑語出超越因果的教法此事驚動印度最大的那瀾陀佛學院的班智達,由文殊友組團前往鄔金國想消滅這樣的說法。由於文殊友前世跟此教法也是具有善業,當他與噶拉多傑辯論的時候,噶拉多傑回答他,文殊友就立刻證悟了,認知到噶拉多傑是覺悟者的化身,他所說的就是佛陀教法的精華,因而成為噶拉多傑最主要的弟子,隨後這個辯論班智達團成員也全部成為噶拉多傑的弟子。文殊友深恐自己想要與噶拉多傑辯論的壞動機已造下惡業,便問噶拉多傑如何淨化此惡業,噶拉多傑說:不用擔心,你熟悉大乘顯宗瑜珈行派的詞語,就用瑜伽行部的筆調來把我們辯論的內容寫下來。這於是成為大圓滿很重要的一部經典。(2010/02/19 聽講筆記)

這本文殊友寫下的書就是著名的《rDo la gser zhun》(Gold Refined from Ore),也就是上篇講到的「Jangchub Semgom」——這期南開師禪修營的主題。

到底什麼叫密法?

一、密法的歷史傳承
一般人談到密法,就會聯想到神秘、甚至認為密法是專門搞神通和法力,因為有了一個「密」字就引起誤會和很多的聯想。其實從實質角度來看,「密」字可改為「方便」二字,因為從實質內容來探討,密法就是方便法,它所強調的是方法與技巧,所以沒有什麼秘密可言。原始的密宗或密法叫「Trantra」,是保護我們的本心的意思,修行密法過程中所使用的方法和技巧非常多,有些屬於非傳統的方式,因此有保密的必要性,以避免引起誤會,導致負面的效果,因此久而久之就加了一個「密」字。密法的歷史、傳承比佛教更早,釋迦牟尼佛誕生之前就已有了密法,它是屬於古代印度教裡面的一個傳承系統,古時印度高階層的社會才有密法的傳承,因此並沒有傳入民間,當時的社會結構不允許那麼做。密法講究方便法,修行密法的過程中所使用的方法,部份是不被傳統社會民情所能接納的,因此一般人因為無法了解而把它稱之為密法或密宗,在印度從古至今已有了密法傳承的存在,但絕不對外公開,修持密法的人僅限於極少數的瑜伽行者,而這些瑜伽行者往往居無定所,外界也認不出來他們的身份,在印度某些古城市的街頭或在喜瑪拉雅山洞裡至今仍有修持密法的修行者,但印度不像西藏,密法並沒有被歸納為主流的宗教體系中,因此今天的印度教中各宗派體系裡,[密法]二字變成十分的陌生。但是在西藏,不但把密法歸納到藏傳佛教體系中,而且至今仍將傳承保持的非常完整,同時也把密法變成今天藏傳佛教的基本特色。(西藏協會 覺安慈仁)


昨天我稍稍翻閱秋竹仁波切早年傳講的《大圓滿大界心要能顯遍智妙道前行普賢上師口授》大陸下載版,談到有三個時期有密法存在:

我們學習佛法。那什麼是佛法呢?這個佛法是釋迦佛傳下的。釋迦佛在法身佛時是普賢王如來,在報身佛時是金剛持,在化身佛時是釋迦佛。現在是釋迦佛講的佛法。每個劫不見得有密法,密法不是每個佛時都可以出現的,也不見得每個佛都會傳的。
在三千大千世界裏密法只有這三個時期,現在是釋迦佛有密法,未來是文殊佛。 現在叫娑婆世界,為什麼叫娑婆呢?不是好的叫娑婆世界,是壞的叫娑婆世界。就是貪娑婆、瞋娑婆、癡娑婆,娑婆是梵文。在娑婆世界時有密法,要修密法的機會 是很難得,不是那麼容易、隨隨便便可以修得到的。(秋竹仁波切開示)


保密的限定也是浮動的,基本上是視根器而說,有的人他無法接受,那就不如不說。譬如週五我在辦公室嚷嚷:「有一個秘密你知道嗎?其實上帝暨不是男的也不是女的,」我看見信天主的 Jelly 有點躁動,「這是密法耶。」我說。南開師解釋何謂秘密時說:「很秘密的,不是說不要告訴別人,當人有興趣、參與,想知道這知識,即便有一百個人你也可以講。但當人沒有興趣你就不能談論,即便一個人也太多。如果有人有興趣為何我們要保密?本質是秘密的,原因是不是很容易了解。」(2010/05/30)他也舉了另一種秘密的例子,我覺得非常有意思:

例如有種咒語,你說:哦我們要秘密來做,這樣就可以有其精確的作用。有些疾病跟召喚惡靈有關,為克服此,我們要做些金剛手修法,特別在日落時做更有利益。有個病患去找上師問該修什麼法,上師會說你應該要修金剛手,上師同意給予修法傳承。在山上沒人在那上師給他傳承,到那後上師要他檢查四周有沒有別人,然後上師小聲在他耳邊說了六字大明咒——這個西藏人每個人都知道,上師還要求說這是秘密咒語不可以告訴他人,但他照辦後最後他終於克服疾病。所以要咒語起作用必須保密,我們都應該知道這個。(2010/09/26 聽講筆記)

所以秘密永遠是相對的,而不是絕對的教條。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蓮師心要建言》:夢的徵相

文章SW » 2013-06-23, 16:20

2011/06/05 Sun, cloudy, outdoor 34-25°C 《蓮師心要建言》:夢的徵相

關於修法的徵相,在《蓮師心要建言》中有一段讓我有點困惑,這裡寫說:

除障珍寶寶庫
現在要說的是如何驅散由突然發生的穢氣所造成的障礙。當你與以下有人見面或共享食物時,便會被穢氣所染:毀損三昧耶、破戒、犯下邪惡行為的友伴;……。或是由於待在發生惡行、有惡鬼、有仇恨敵意或道德染穢的屋子中。實用那些透過仇恨、道德染損、或是邪惡行為而獲得的食物時,你也會被玷染。然後你的身體害了病、你的三摩地衰弱動搖,護法也很不悅。
你的三昧耶和戒律毀損的徵相,是夢到你正在墬落或是走下坡路。由於友伴而被玷染時,你會夢到自己被他人的髒污給玷染了。被居住地玷染時,你會夢到自己進入到一間骯髒的房間。被食物玷染時,你會夢到自己正在吃污物。
療癒這種情形的最好方式,是透過灌頂和修法儀軌,次好的是透過陀羅尼咒語,第三好的是透過淨化儀軌。要盡力用各種方法來遣除染垢。(《蓮師心要建言》p. 157)


昨天跟 S 也提到這,她擔任房屋仲介,去到自殺屋回來也會覺得沾染不好的能量在身上,還有就是一堆人開會(能量混雜)時,也會覺得不舒服。這是最近 Y 寫來的:

想要跟妳分享一件事,最近有比較固定在清晨修短坐法,這個禮拜發現自己似乎已經可以藉由修法來排除一直以來困擾我的問題——「身體的敏感」。最近幾天有經過一些喪家,或者在捷運上總是會不自覺得就感受到一些能量,回到家一上床到起床後,就會不舒服,隱約感受自己沾染了負面的能量。

沒想到最近持續修(南開師傳的)短坐法,很明顯的察覺我身體感受再怎麼不舒服,修完短坐法精神就變好了,而且原本身體某幾處有痛或覺得不舒服的地方,居然消失了!!我真的沒想到短坐法有這麼神奇的效果說!!


當然上段所摘說的是突發的穢氣沾染狀況,不然誰沒有走下坡路的夢啊?出體時能量失衡一直往下墬,難道我們通通「三昧耶毀損」?所以我才說很困惑我嘛!被人家的髒污給沾染,資深佛友評過一個夢:

2010/06/16 12:13PM Lucid dream. 這是在殷琪的房間,她叫我看她寫的中文(彷彿她不會中文),一直長條寫了三句。我前面有看到,後來她特別要我看,她問我標點符號,我就說:「Period and comma,妳先學這兩種就好。」我看她寫的好像是說,自己有多漂亮的一個人,還好不用像林志玲還要主持節目等等。我好像吃一個什麼手很油,就到隔壁我房間去洗,……(後略)
(資深佛友:很可能“吃什麼手很油”代表不得不付出的代價,比如忍受某種人或某種人的言行,洗的意思是說只能暫時忍受、還是消除了才心安。)

關於全家一起下墬我該怎麼判斷?全家三昧耶通通毀損?

2011/02/18 01:19PM.
(前略)……我跟我家人:我爸、我媽、「我哥」、我兒子出來,一起擠上一台摩托車,四個人就抱在一起。可是我不知道我拿什麼東西往左身體一彎,我們全部就跌落山谷。跌落的速度越來越大,而且很真實。因為這山谷很深啊,所以我在想我該怎麼辦好?我沒有辦法思考,只好一直唸:嗡阿吽、嗡阿吽……。好像順序是我爸、我媽在前面,我抱「我哥」,我小孩抱我。山谷底都是樹林,不知道為何跌到一個房間裡,有一張床,裡面有一個娃娃活了。它是土土的布娃娃,它說它叫阿布還是阿什麼,每個人都必須要跟它作一個認證吧,好像是這樣。……(後略)
(資深佛友:你這次的夢我自己反復打卦都沒啥大事,只是反映你和家人暫時運氣低一些罷了;夢裏人都沒發生什麼不幸,說明有驚無險。)

查一下 02/18 日前好像也沒有發生什麼具體助緣。南開師所講的夢徵兆中,紅花也很可怕,但我常常夢到,資深佛友則認為是修持某類法的好徵兆。以下南開師的開示:

……你應一直修持此咒直到獲得成就(效果),通常獲得相對層面的成就,如何得知呢?我們有負面勾召也感受不到,但有時覺得身體好些,或在夢中意味淨化惡業的徵兆,你會知道。如果我們老是夢到黑暗就不大好,如果夢到日出或光亮總是好事,因為這意味往上升而非往下降。有時夢到上到山頂或飛翔,這一類表示在證悟道路上獲得一些進步,這是在相對層面有這樣的徵兆。(2010/05/07)

如果你常做金剛呼吸練習,也會在夢中顯現徵兆。走路時、坐著時、工作時都可以帶著覺知、不分心,這樣每件事都會順,你就不會有問題。(2010/05/31)

第二種境相是瑜伽士和瑜伽女所見,那是關於氣脈明點之所見經驗,我們稱之為 nyams——修法的經驗,你可以據以檢驗修習的成效,如果沒有此經驗表示修習有成效。其他我們在夢中也可以有修法徵兆,例如夢到美麗的花園、高山,或者沐浴更衣,這都跟淨化的成效有關。像有煙知道有火一樣,以此間接知悉修法成效與否,這稱為瑜伽士之境相(vision of yogi)。(2010/07/11)

……壞徵兆。另個是你的夢,你夢到裸身跟驢子一起,特別是往下行進(going down),也是很負面,但不一定是死亡的。或你夢到在紅色花中,也是負面的。有很多這種象徵你可以綜合判斷。(2010/07/13)

這是些(死亡)徵兆,如果有的話你應該修持長壽法之類的。關於夢中徵兆話,如果你夢中到一處都是紅花,或是裸身往下跳,或者跟驢子往西邊走,都是這類的徵象。如果夢到一兩樣也不表示你將會死,不過你可以去檢查。(2010/11/07)


哦其實我是夢紅草莓,很多啦:

2010/07/10 12:53PM. 台中家,突然發現餐桌上一隻黑影,我追到院子是黑貓阿仁偷叼了紅燒魚,我搶回來拿去廚房洗,水槽正放熱水,水龍頭上還掛一條魚(像祭祖會先乾煎一下),但我好像沒靠到水龍頭,突然看到一隻手、不是我的手,幫我把水龍頭移近,是我媽。我說阿仁把魚叼走還要嗎?媽說就不要了吧,但我說洗乾淨就好,我就又把魚放回桌上盤子裡。出來廚房時看到窗外結的都是紅草莓,哇趕快去拿手機,但要拍時變傍晚,B 快門拍好久。稍遠方還有顆蘋果樹結滿紅蘋果,有些晚霞。

2010/11/05 01:25PM. ……另有個畫面是動畫,問問題後瞬間就整塊地就長滿紅色的花,那花變成在我面前,而且像大草莓剖開的,我拿一個吃好甜,後面的草莓就是完整顆,這些草莓都很瘦長。……

2010/08/2210:18AM.(recorded 08'53")
最後插播:「XX想清楚,XX不斷地向上升」。

(資深佛友:秋竹仁波切所講的信行人和法行人,你的習慣驅使自己做法行人,但法行人不是那麼易做;不是智商的問題,而是思維習慣特別是內觀習慣的問題。)
這夢是資深佛友突然來台灣。
(資深佛友:“資深佛友”對你來說,有時代表一種解決問題所寄託希望的東西或人、事件。“來台灣”,可能是書帶來的信息,也可能是期望我能更多地關注曉蔚所面對的問題。)
我那時到一個像公園的開闊地方坐在地上,突然猛抬頭看到前面一棟房子立面寫了字,兩行,寫好像是我……它其實描述不是很好,好像我會發生那種很驚天動地的、可以像革命那一類的變動的事情。
(資深佛友:如邊做邊不斷問自己“怎樣做更好”,那麼確實會更快的導致革命性變動;而最快的竟然可能是放下革命不革命。)
所以我站起來走近一點看,走過去變成字高高低低的,變一棟房子,有點澆柏油黑黑的表面,資深佛友用粉筆寫的字。再看的時候房子正面兩個字,從中間門往右過去看變透視消點,就看不到字,我以為是光線的關係再跑過去,右邊是棟高級住宅廚房後面,我在想可能住戶把它擦掉了所以沒看到字,但好像寫得也比較含蓄,是好的。剛其實第一眼,好長的句子,大概十幾個字,都不是很好。
(資深佛友:很純淨的明性顯現,也有一點個人習慣,兩者同時。比如:你喜歡被欣賞和欽佩,但不願被“燒烤”。其實,看到這一段,我心裏非常地寧靜。)
我往回走的時候,地上全部都是草莓,紅的,還泡水。我在想怎麼回事?樹上的果子掉下來這麼多、滿地都是!(後略)
(資深佛友:是提醒持續修懷法一定會碩果累累。)

原來「燒烤店」是這意思啊?

2011/03/11 04:58AM. 插播:「嗯,當然是燒烤店。」這跟什麼有關嗎?在當場翻譯南開師的書,有一部份講到南卡吧,不過,我好像之前沒翻,所以在現場翻,翻給 Sherry 聽,有些翻的非常口語。

還好不是紅花是紅草莓或紅蘋果。其他紅花只有一盆或一棵,不是一片紅花。夢到一片紅花海,我可能就準備中陰生囉。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蓮師心要建言》:蓮師五瑜伽

文章SW » 2013-06-23, 16:21

2011/06/12 Sun, cloudy/raining, indoor 34-25°C 《蓮師心要建言》:蓮師五瑜伽

我們摘一點移喜措嘉的提問。移喜措嘉問蓮師,請求賜予心要口訣,「斷除當下覺性中的受苦根源,並能將生與死都以為道用」。蓮師指示了五瑜伽,以「運用自己的一切行動做為修行之道」的心要口訣。記得瑜伽的定義不是兩者合一,而是處於該知識中,南開師說:

我們西藏語,當我們翻譯瑜伽(yoga),在藏文稱 naljyor(南覺),意指瑜伽,它的意義為何?nal 來自其實相如何,jyor 指修行者以某種方式發現、他們具有這個知識;naljyorpa yogi 即是指具有這種知識的人,不僅是知道如何運動(movement)和呼吸的人,那不是 naljyor。naljyorpa 指幸運的瑜伽士成為就像證悟者這樣。所以了解什麼是 naljyor / yoga 很重要。(2011/05/19)

所以這裡有五種處於該知識或具有該知識的方法,第一名就是睡覺:

一、睡眠瑜伽
入睡的時刻無異於死亡,因此,此時要修復你的三昧耶,淨化你的心續,克服三毒煩惱的造作糾纏,並避免涉入回憶及對未來的計畫。
將一切外在現象、器世間與有情眾生、主尊與隨戶眷屬眾,消融到你心間的種子字。在無攀緣的境界中入睡,你便是在運用這死亡的概念作為修行道。

二、甦醒瑜伽
甦醒無異於再次投生。一睡醒時,你就要清晰地從圓滿次第中憶起那無礙的明覺,那將會淨化再次投生。

三、飲食瑜伽
飲食必須結合咒語加持儀式。(按:中文翻譯寫「密咒的灌頂儀式」,empower 一詞有灌頂和加持兩義,在南開師的英文中比較傾向加持,灌頂是 initiation。)……要像本尊消融到本尊中一樣地享用食物。
簡言之,要與你正在修持的三摩地融合而安住,如此來享用食物。(《蓮師心要建言》pp. 134-135)


我略去很多金剛乘的修習用語,不然太過複雜。其實密咒和咒語是不同的,咒語有分一般咒語、密咒、明咒等等,例如百字明咒——一百個字的明咒。英文若是 mantra 就是咒語,secret mantra 才是密咒。事實上我讀南開師的原文,也是有分 mantra 和 secret mantra 的。

第四、相續瑜伽
一位正確運用修道的行者,絕不該沈浸在凡俗的煩惱中。
‧藉著深觀貪欲的體性,並安住在此體性的狀態中,你體驗到樂,這就是成了律藏。你離開了凡庸的欲望,這便是戒學處。
‧藉著深觀憤怒的體性,並安住在此體性的狀態中,你體驗到明,這就是成了經藏。你離開了凡庸的憤怒,這便是三摩地的訓練。(按:定)
‧藉著深觀愚癡的體性,並安住在此體性的狀態中,你體驗到無念,這就是成了論藏。你離開了凡庸的愚癡,這便是分別智的訓練。(按:慧)
(《蓮師心要建言》pp. 136-137)


這個部分跟秋竹師所教授相同。我現在沒有謄稿可用了(不自己謄就沒人給我),只有手抄的筆記:

1. 消除所有障礙、罪障,而圓滿功德的人叫做佛,佛陀留下的叫法——經、律、論,留下的只是精神。
2.
眾生:欲界、色界、無色界
佛法: 律、經、論
三毒: 貪、瞋、癡
成就:化身、報身、法身
(2011/02/23 秋竹仁波切開示)


接下來是:

第五、時瑜伽(yoga of time):分為五時。
1. 黎明時,你的心是敏銳的,身體清新復甦,你的智能清晰,而且明點增盛。無論是過失或是善德的力量都更強大,因此,認出任何現起為欲望的念頭,,並將之作為善道用。
2. 傍晚時,你的明點力量衰退,一股焦慮的情緒可能會出現。神祇與鬼魔的幻變展現會更強大,所以認出所有現起為恐懼害怕的念頭,並將之作為善道用。
3. 當強烈的煩惱或紛亂的想法出現時,如果你無法將之作為道用,這很有可能會讓你付出生命的代價,或使你損毀戒律、障礙你的三摩地,並扭曲真實的修道。
4. 當無二元的本覺生起,你的心與無念的體性雙融無別時,要一刻也不散亂地禪修一段長時間。不要混雜了任何其他凡俗的概念思考。
5. 當死亡來臨時,創造正向的因果連結很重要。專一地讓自心專注在你已練習穩固的特定修持上。
(《蓮師心要建言》pp. 138-139)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蓮師對佛母移喜措嘉的教言

文章SW » 2013-06-23, 16:23

蓮師對佛母移喜措嘉的教言

白天時,要把一切所感所想當成夢境一樣,放鬆,讓一切都自然發生,不要有人為的痕跡,不要用分別心去修正什麼,一切都應該是自在,開朗的。你身心都在休息,同時心中一片清明。

到了晚上,則要以清醒為修道的根本。也就是說,不要讓自己掉在昏沉裡,要保持清醒和心的靈敏。

半夜時,將法融於沉睡之中,心中要有一個很強的念頭,讓自己夢中清楚自己是在做夢。這樣修行,你就可以做到即使在夢中亦不忘教法,就能解脫惡夢了。

早上醒來時,則要以法為修道的根本。也就是說,一旦醒來,馬上就將法融於心中,不要掉進昏沉散亂,不要偷懶,要精進、自律。

專修的時候,不要穿別人的衣服,因為那會玷污你的修行。

要嚴格遵守一個平衡的飲食習慣,不要吃太油膩的食物,因為油膩的食物容易乾擾你心理的平靜。

閉關時,不要改變床和打坐的位置,否則,禪定的境界會受干擾,打坐也會遇到一些突發性障礙。

不要一次發願就完了,要天天發願,否則容易變得懶散。

閉關時,可能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境界,不要執著於這些境界,不要有分別心;不要接受或拒絕這些境界,要順其自然,心時刻在自然自在之中,繼續修道就好了。

閉關時,一定要嚴格自律,接受不舒適的條件,不管任何事情發生,都不要輕易提前出關,不要較易地向困難低頭。

上座與下座無二,只有這樣你才能得到空性。

禪定時,你要如法而行,不用意識思維,但心中一切明明了了。

出禪定時,你要深深領悟一切現像沒有自性,一切皆空。

不要執著於空性所現的各種境界,也不要為這些境界興奮好奇,做到這一點,你自然會進步到禪定與出禪定無別,你自然會從思緒中解脫出來,就自然會煙消雲散,藍天現前。

禪定時,你融於法的自性之中。當昏沉出現時,你觀其自性,你會發現昏沉無自性,本來空。當散亂出現時,你觀其自性,你會發現散亂本無自性,本來空。

不要只在靜坐的時候才心法合一,一下座就“我是我,法是法”了。你要把一念不生,禪定時所見到的那個無相的法之本體,應用於下座後的日常活動中,行、住、坐、臥都無分別,要時時刻刻如法而行,永遠在“合法”的境界中。

把布施、懺悔、修法與日常生活分離開來,你就無法清除自己的業障。

真正修行是把“合法”之行貫穿於自己的一切行動之中。 “合法”者,就是你時時刻刻都在禪定,時時刻刻都有布施心,時時刻刻都在做“合法”的事,比如念誦,行香,等等。你的一切行動都無條件的與法一致。所以,要無分別心地修行身語意的善行。

修法有成就了,你就會感到內在的樂、明、無念。

不要執著於自己的情緒,你的思想就自然得解脫了。

如果你行善行的時候,還有我和他的分別心,還有我在作善事這麼一念的話,你的善根終將枯竭。

如果你為名為利作善事,你則曲解了修善行的原意。

你要把善行變成一種不需要思維,自然自覺的行為,要把所有思想感覺化為虛空。這樣,不管你修什麼法門,你都能夠不斷擴大你的善根,直至到達無上證悟。

修行首先要打好基礎。如果你功德累積不夠,你就不會遇到一位真正的上師善知識。

如果因緣不夠,你就無法理解教法。

如果你沒有誠信和奉獻精神,你就無法體會上師善知識的功德。

如果你沒有發願,自律和正覺正見,你就違反了修法的根本。

如果沒有善知識親自口授,你就不知道如何修習禪定。

如果你不精進,沒有恆心,你就不能真正進入修行之路。

如果你不生起厭離心,你的修行就不可能有大成就。

修法證悟需要許多因緣條件的配合,所以,不要忘記身口意的修持,要精進,要心行一致,把心中所想付諸行動。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蓮師心要建言》:中陰狀態的要點(1)

文章SW » 2013-06-23, 16:27

2013/05/19 Sun, sunny, outdoor 32-24°C 《蓮師心要建言》:中陰狀態的要點(1)

我們來摘《蓮師心要建言》,我剛拿到這本書的 pdf,上一輪在論壇一號摘到 p. 138,所以我們從 p. 139 開始:

前幾天我從這裡重新翻看起,看到移喜措嘉問蓮師有關中陰狀態的要點,覺得有新的收穫。之前我看到新買的創巴仁波切的《自由的迷思》,佩瑪‧丘卓的推薦序,說她這本書「讀過不下二十遍,而每次重讀都有新的領悟」,所以我想我也該挑本真正能利益我的書來多多閱讀。

下面是蓮師對移喜措嘉的答覆:

從死亡到再次投生的這段期間,其中包含三個要點:最好的是在經歷任何中陰之前就證得正覺;次好是在中陰階段證得正覺;第三則是如何再次投生。(p. 139)

原先我搞不懂,為何南開師說法性中陰認證本覺只證得報身,出現母子光明會和文武(寂忿)百尊是兩個不同中陰,後者是法性中陰,而「在任何中陰之前」,也就是正死亡時就要認證法身,就沒有後面的法性中陰和投生中陰了。所以死亡中陰就要認證本覺,不需要等到法性中陰。

第一個重點又分為四個部分:四大種如何消融分解、念頭如何止滅、離念的本智如何現前、如何透過認出自己的本性而證得佛果。(《蓮師心要建言》p. 140)

看到沒?這就是證悟法身的時機,怪不得法性中陰只能證得報身。以四大分解而看,若對照於入睡,確實也可以找到類似的過程,只是我一直以為沒有罷了。

四大如何消融分解:
首先,當地大融入水大時,臍輪的脈結會分解,地大之風失去作用力,身體感到沈重,意識愈來愈微弱,而且會出現如海市蜃樓般的經驗。
接下來,當水大融入火大時,位於心間的脈結分解,水大之風失去作用力,口鼻變乾,意識不安,會出現煙霧相的經驗。
第三,當火大融入風大時,位於喉間的脈結分解,火大之風失去作用力,身體的溫度漸變微弱,知覺搖動不定,會出現螢火蟲相的經驗。
第四,當風大消融到意識中,位於密處的脈結分解,風大之風失去作用力,氣息停止穿梭於鼻孔間,意識有些許困惑,會出現一些光亮相。(《蓮師心要建言》p. 140)


為什麼?因為拜唐望第一關提示之賜,他說:

「第一關是一道我們必須跨越的門檻,藉由對深睡前特別的感覺變得覺察,」他說,「那像是恬適而沈重的一個感覺,使我們無法睜開雙眼。一旦我們開始覺察到自己正在睡著、懸浮於黑暗與沉重之中,頃刻間我們便達到第一關。」(《做夢的藝術》)

原來這個沈重感,就是地大開始收攝的結果,重點還有「會出現海市蜃樓的經驗」。若以卡斯塔尼達所列舉的入睡階段,應該是前兩個階段:

「靜態的守夜」是最初的準備階段,在這階段中,感官開始入睡,但是一個人還是醒的。在我的情況中,我總是會在這種狀態下知覺到一片紅色的光,就像是面對太陽閉上眼睛時所看到的光芒。

做夢的第二階段,我稱為「動態的守夜」。在這個階段中,紅色的光芒如霧般消散,一個人會看到一種影像,像是靜態的畫面。一種三度空間的影像,某種凍結的事物─例如風景,街道,房屋,一個人,一張臉,任何東西。

我把第三階段稱為「被動的目擊」。在其中,「做夢」不再是觀看被凍結的片段,而是觀察目擊一件事的發生。仿佛視覺與聽覺這兩種主要感官使「做夢」成為眼睛與耳朵的事件。

第四階段是我被吸引採取行動。在其中,一個人被驅使去冒險,去探究,去利用夢中的時間。我稱此階段為「主動的參與」。「靜態的守夜」是最初的準備階段,在這階段中,感官開始入睡,但是人還是醒的。(《老鷹的贈予》p. 157)


因此地大、水大、火大相繼收攝,同時我們半醒到完全入睡都會有些視像或經驗發生。接下來是有顏色的光境:

念頭如何止滅:
在中脈下方末端,是來自母親的精華,以字母「阿」的形式呈現。當右脈的力量衰微時,這個精華便往上移,徵兆就是出現一片紅色。那個時候,貪欲的思想狀態會停息。
在中脈上方末端,是來自父親的精華,以字母「杭」的形式呈現。當左脈的力量衰微時,這個精華便向下移動,然後會出現一片白色。那個時候,憤怒的思想狀態會停息。
接著,於頭頂遍行的風息失去作用力,因此出現了黑暗相。那個時候,愚癡的思想狀態會停息。
當三毒以此方式停息之後,傲慢與嫉妒會自然而然地止息,因為三毒已經融解到三條脈中。在這之後,外呼吸會停止。(《蓮師心要建言》pp. 140-141)


真巧,卡斯塔尼達也描述這種紅光經驗,所以四大消融和念頭止滅是同時進行的。卡斯塔尼達的同儕拉葛達也描述這個紅光:

「女人的「做夢」源於子宮,因為那是她的中心,」拉葛達說,「我若要開始「做夢」,或停止「做夢」,我只需要把注意力放在我的子宮上。我學會感覺子宮的內部。我會看見紅色的光芒一剎那,然後我就去了。」

「要多久時間你才會看見紅光?」我問。

「幾秒鐘。當我的注意力在我的子宮上時,我已經進入「做夢」了,」她繼續說,「我從來不會失誤,從來不會。女人是像這樣。女人最困難的部份是學習如何開始;我花了兩年時間學會集中注意力於子宮上,達成停頓內在對話。(《老鷹的贈予》)


停止內在對話,當然就是念頭止滅。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下一頁

回到 大圓滿教法相關書籍閱讀札記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