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無畏金剛智光:怙主敦珠仁波切的生平與傳奇》閱讀札記

《水晶與光道》、《大圓滿》、《夢瑜伽》及大圓滿相關書籍閱讀札記

《無畏金剛智光:怙主敦珠仁波切的生平與傳奇》閱讀札記

文章SW » 2013-06-23, 00:07

圖檔

2013/06/22 Sat, cloudy, outdoor 35-26°C

我買了一本《無畏金剛智光》,敦珠法王自傳。沒有太多時間看,所以速度很慢。

敦珠法王是十九世紀著名伏藏師敦珠‧林巴的轉世(p. 13)。在蓮師授記在 1950 年代,藏人會受到異族入侵,因此應當到南方貝瑪貴一地尋求庇護(p. 14),因此敦珠法王就早一步轉世到那裡。

貝瑪貴位於藏地南部,地處印度東部和緬甸之間。

貝瑪貴是蓮師的隱土(hidden land,sbas yul)。蓮師曾開示,貝瑪貴是藏人於艱困時期的避難地。

蓮師和移喜措嘉曾於此埋藏諸多伏藏,後來由嘉森寧波(Jatson Nyingpo)和其他大伏藏師取出。

貝瑪貴的地形和地貌狀似金剛亥母之身形而聞名,金剛亥母是馬頭明王的秘密智慧佛母。此外,貝瑪貴也被視為此大地上力量最強的風水能量地點之一。(《無畏金剛智光》pp. 14-16)


這部分南開師有次禪修營也有提到。

在西藏我們有許多稱「白玉」(sbas yul,hidden land,隱土)的地方,最著名的例如貝瑪貴(Pema Kod),曾經是「白玉」但現在不能真的稱「白玉」。「白玉」指人們到達不了,在當時當有些問題發生,如果你進到這個國度就不會受到負面侵擾。例如「白玉」之一在錫金,你知道鄰近不丹和錫金有個小國家,古時候錫金是「白玉」沒什麼凡人住在哪,有次在東藏發明了 Tater,許多藏人就逃了出來,因為這個發明燒了很多寺院、僧人和老百姓,情況很嚴重。當我們有此這種問題,我們就需要這類「白玉」,因此這時主要有三位伏藏師可以發現神聖秘境。

一位在噶陀寺——在東藏鄰近我家鄉,這位噶陀伏藏師從護法得到指示,說應該開啟神聖秘境,也就是「白玉」,那在錫金,那裡靠近印度所以應該往這方向走,如果到那去可以帶許多人去就能拯救許多人、許多僧人和行者。因此具有信心的當地人就跟隨這位噶陀巴旅行,需要旅行數月,並不近。另個伏藏師稱納里巴,是從藏西來的,這兩位之間沒有聯繫,相距遙遠,這位伏藏師納里巴也收到護法指示,說應該去這個「白玉」,往中藏方向靠近不丹的地方進入這裡。另外一位伏藏師拉仲,是很有名的伏藏師,他在匡柏——在東西藏之間,他也以同樣方式收到指示。所以許多人同時旅行,有從西邊和東邊來的人,兩路人各往錫金方向就碰到一塊了。兩邊人互相討論,他們不知該往哪走,沒路了,他們修煙供和八部供養儀軌很多天,然後慢慢試著開路,高山圍繞,所以經歷千辛萬苦。那時匡柏來的這位拉仲在那得到煙供的伏藏,利用這個煙供和八部供養跟地方護法合作才順利開路。他們這樣修,大多數人開路,他們終於到達錫金。

當時錫金不像今日,他們就在錫金一直待下來,那時Tarter 的問題蔓延西藏各處,但錫金倖免於難。這是例子,然後錫金慢慢往外聯通道路通了就成為一般國家。「白玉」一開始就具有這種功用,鄰近例如另個「白玉」稱「永末」,有許多不同種類的「白玉」,當時機到了,伏藏師開啟,許多人就去到那裡。(2013/02/16)


聽起來就像《魔戒》當中的「瑞文戴爾」(Rivendell),是精靈們的避難所,一樣意思。

是英國作家約翰·羅納德‧魯埃爾·托爾金的史詩式奇幻小說《魔戒》中,位於中土大陸迷霧山脈中的精靈據點。瑞文戴爾號稱它是「大海以東最後一處精靈的庇護所」,暗示維林諾在貝烈蓋爾海之西邊。它由半精靈愛隆於第二紀元建立,除愛隆以外,還有亞玟和葛羅芬戴爾等著名精靈居住在那裡。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3-06-23, 00:09

接下來這段談到死亡:

為死亡做好準備

在金剛乘佛教中,我們以生與死為道來修行。生起次第淨化生的串習;圓滿次第淨化死的串習。當我們的串習被淨化,就能了悟生、死都如夢境一場。

《楞伽經》說:「沒有實存的外在現象,一切都是自心的顯現。」當你了悟心的真實本性或本覺時,你便了悟萬事萬物的真實自性,也超越了生與死。

偉大的上師龍欽巴在即將進入法身狀態之前,告訴他的弟子們說:「此生的經歷便如白晝,來世的經歷則如今晚之夢。今晚的來生之夢正迅疾而來—要熟悉自心當下的真實自性!」

根據佛陀的教導,這個肉身是由四大元素暫時構成:肉來自地大,血及其他體液來自水大,暖或熱來自火大,氣息來自風大。這些元素不會持久,除非經過精煉純化而成為各自的精華本質,最高成就即是所謂的「虹光身」。然而,心卻是持久的,會延續生生世世,帶著宿業的習氣,直到悟得心的自性為止。

好的修行者不需要憂慮什麼;對一般人而言,最重要的是莫陷入希望與恐懼的圈套,不要有任何焦慮,而是要重建勇氣。憶念並慶幸你在此生做過的善行;如果你曾造惡業,就要在心中請求寬恕,以金剛薩埵等類的修行來淨化這些惡業,然後就永遠放下。

根據大圓滿教法,好的修行者在臨終時會將覺性融入法界體性的虛空中。

肉身是宿業的產物,即使好的修行者也會經歷身體方面的障礙。據說對瑜伽士而言,肉身是個束縛,因為它限制了本覺熾然力的顯現。大圓滿瑜伽士在肉身和本覺分離的時刻能證得童子瓶身,或普賢王如來果位。這並非死亡,而是解脫。(《無畏金剛智光》pp.33- 37)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無畏金剛智光》:大師入涅槃瑞兆

文章SW » 2013-06-25, 00:15

2013/06/24 Mon, cloudy/raining, outdoor 35-26°C 《無畏金剛智光》:大師入涅槃瑞兆

繼續來摘《無畏金剛智光》。剛好最近貝諾法王荼毗,照片說白玉祖寺出現彩虹瑞相。

進入大般涅槃,出現了許多已得具偉大證量的徵象,包括可看見的、能聽聞的、可嗅得的和能觸知的各種徵象。可看見的徵象為他的膚色保持明淨光亮,就像活著一般,此外還有虹彩、光圈出現。

大圓滿密續《佛身熾然舍利》中,述及當一位大師離開身軀時可被察覺的證悟徵象,以及那些徵象所代表的意義。死後若有層層光環圍繞的光圈出現,代表此人已證得究竟佛果。若有一道光芒向上直射,表示此人無需經歷中陰,已在瞬間獲致證悟。若有一束束的光芒出現,代表此人將於中陰結束時獲得證悟。此外,子母明光已融合者的膚色會維持光亮;即使長達二十五天之久,遺體依然保持新鮮不腐,並會散發出比樟腦、藏紅花或檀香更為芬芳的香氣。(pp. 37-38)

因為貝諾法王已經圓寂四年,我以為是完全沒有做防腐下,能在南印度長久不腐,原來還是有做這些保存措施。

在對怙主的「古棟」進行防腐保存之前,喇嘛弟子們觀察到「古棟」的體積和密度都在變小,這是一個稱為「哦度秀」的過程,可譯為「消融」或「化光」,亦是大圓滿大成就的徵象。(p. 38)

敦珠法王完成利生事業後,欲入涅槃,但因弟子們的請求延長住世兩年,期間處於甚深法身的禪定中。

他已經證得「法性窮盡相」的境界。於此境界中,一切都是本初清淨的,無論是好或壞、涅槃或輪迴,一切都消融為單一的智慧。(p. 47)

單一的,我猜英文是南開師常講的 unique。以上作者導言。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Re: 《無畏金剛智光:怙主敦珠仁波切的生平與傳奇》閱讀札記

文章blairan » 2013-06-25, 18:33

期待下一集~
blairan
一般會員
 
文章: 285
註冊時間: 2012-09-18, 09:35
來自: 台灣花蓮

《無畏金剛智光》:輪涅分判以及心性直指

文章SW » 2013-06-26, 00:21

2013/06/25 Tue, cloudy/raining, outdoor 35-26°C 《無畏金剛智光》:輪涅分判以及心性直指

《無畏金剛智光》,後面要摘的都很少了,p. 126 講到 Khorde Rushen,不過翻譯為「分辨輪迴」,這裡有註釋:

⑩「分辨輪迴」(Khorde Rushen):是一種大圓滿的修行方法,檢視二元思維,得到明確區分輪迴和涅槃兩者的界限——若是有此界限存在,界限在哪裡?是在外面還是裡面,或是在兩者之間?行者必須做個決定。(《無畏金剛智光》p. 126)

這本書是堪布才旺‧董嘉仁波切寫的,他是敦珠法王的弟子、侍從與秘書。不過「分辨輪迴」沒有講得很清楚。這期(第六期)《大界神幻》,秋竹仁波切把輪涅區分法譯為「輪涅分判」,覺得不錯。

當初巴楚法王到山裡修行,他在山裡學鳥、學豬什麼都叫,脫著衣服就睡覺,好像亂搞一通(大圓滿法中名叫輪涅分判的修行)。當地牧羊的小朋友覺得好奇,心想:「這個老頭子在幹什麼?」大人也都聚集來了,一個大人說:「啊!小朋友不要接近他,他應該有病,得了很嚴重的傳染病,才會躲在山裏。」巴楚法王說:「對、對,我得了大瘟疫病,但是呢,我這個大病只有隆多滇貝尼瑪(巴楚法王的弟子,堪布雅嘎的師父)有被我傳染到,全西藏人都沒有被我傳染到,所以放心吧!你們不會被傳染到。」(《大界神幻》第六期,p. 37)

秋竹師那裡都翻譯為巴竹法王,但比較通用的是巴楚仁波切。接下來有頁講到偉大的康巴伏藏師(毗盧遮那的轉世)司能‧南開‧多傑(Zilnon Namkhai Dorje),在敦珠法王二十一歲時為他直指心性。敦珠法王對本書作者說:

他授予我蔣貢‧康楚的多傑佐勒秘密灌頂。他瞪大眼睛看著我,大喊:「呸!」那一瞬間,我的身體、覺知、心意變得無有障礙,一切對於堅實的概念盡皆消失。「那是究竟的智慧灌頂。SUPRA TISHTA YE SVAHA!」說完後,他朝天拋撒青稞穀粒。從那時起,我的心就一直保持在鬆坦開闊的境界。我覺得無需以經年累月的長期閉關來自誇,或是在禪修中強行維持專注,也不必執著於修行的進度表。我知道傳承對究竟實相的了悟力已被移轉給我。這位具緣的偉大上師與蓮師無有分別。(《無畏金剛智光》p. 132)

(PS. 這咒語音譯我找不到字打,改成南開師的英文拼音。)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3-07-05, 00:04

如他自己所說,他只要一領受教法,就會將之付諸實修。從前行的積聚到二次第的修習,他精進勤奮、盡己所能地修持,無需太大努力,即能有所成果。二元造作消融,座上和座下的隔帳消失。經由任運光明得四相之道,輪迴、涅槃盡皆現為本自清淨。一切存有現象的世間,都生起為佛身與智慧的壇城。他親見不可思議的三根本靜忿本尊眾,並有護法眾履行他的所有願求。因此,他是一位大成就者。(《無畏金剛智光》p. 140)

你們若要真正接受灌頂,就必須知道所用字辭的精確意涵,然後禪修這些義理。若是不知其意,而只是感到寶瓶碰觸你的頭,或是嚐到瓶中的水,並不一定能讓心續成熟。

持守三昧耶和修法不僅僅是個義務,而且會為你帶來莫大的利益。有很多要持守的三昧耶,有很多要修的法,但你必須永遠記得,將它們全部融為一個根本精要的修持。(《無畏金剛智光》p. 176)

正面或負面的念頭會產生善或惡的行為,因此,心本身就是善和惡的來源。護守並調伏(規範)你自己的心。佛陀所授的八萬四千法門,全都是為了調伏自己的心而傳。當你調伏這個粗劣狂野之心時,自然地,所有的凡俗串習和感知都會減少。一切的本來清淨都能逐漸看到,故而可圓滿三昧耶——金剛乘的誓句。

若你無法進行眾多本尊的大量持誦,那麼就修金剛薩埵;由於金剛薩埵是一切壇城之主,修金剛薩埵就等同於一一禪修所有的壇城。每天持誦百字明咒至少二十一遍,這非常重要。(《無畏金剛智光》pp. 177-179)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3-07-08, 00:08

2013/07/07 Sun, cloudy/raining, outdoor 35-26°C 《無畏金剛智光》:精進修行方式

敦珠法王傳記我看完了,他這一支系後人有很多虹光身。著名弟子當中有宗薩欽哲仁波切,也有秋竹仁波切,列得還很前面;宗薩是寺名,所以秋竹師也叫白玉秋竹仁波切。這裡畫線比較多,我們摘要一下。以下是敦珠法王寫給一位閉關行者的信:

對根本上師要虔敬,對三昧耶兄弟姐妹要友愛,對一切如母有情眾生要有大悲菩提心。……上師和本尊與一己的自心無二無別。於生起次第,禪修一切顯相為空,有如水中月影;一切反覆唸誦和語出之音,皆為咒的音——空。這些全都是一己對法性、真正自性的單一覺性之顯現。……

當你如實認出本然俱生智時,行為活動只會增加迷妄,因此,要以無為來持守覺性的堡壘。讓赤裸、平常之心自來自去,那麼,「住」與「不住」就不過是名稱罷了。如果念頭生起,就讓它們來,並讓它們自行解脫。如果念頭不生起,那麼就讓它們如此,並鬆坦地住於這自起自現的狀態中。……當明光能不分晝夜、毫無間斷時時遍在,那麼,啊拉拉!何等美妙!到那時就無需希求來世之果。勸請你,要以此方式精進修行。(《無畏金剛智光》pp. 203-204)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回到 大圓滿教法相關書籍閱讀札記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