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香港)大陸小說《天珠:藏人傳奇》

《水晶與光道》、《大圓滿》、《夢瑜伽》及大圓滿相關書籍閱讀札記

(香港)大陸小說《天珠:藏人傳奇》

文章SW » 2012-11-18, 15:59

圖檔 劉鑒強《天珠:藏人傳奇》

這是 2010 年台中的阿旺師兄推薦我看《天珠》,我博客來買的香港出版的書的摘要。這本書大陸是禁書,所以網路上資料不多。由於大陸譯名跟我們慣用的不同,所以以下內容我都改過了。

《天珠》的少許摘要:

2010/04/03 Sat, raining, outdoor 18-22°C, 大陸小說《天珠》:因果如影隨形

《天珠》是本採訪文學,講的是以西藏「天珠王」——天珠古董商人嘎瑪為主軸的藏人故事。嘎瑪就是 karma,因果業的意思。故事從機場嘎瑪在星巴克有人拿錯他的行李開始,裡面有價值千萬的天珠,後來錯拿行者裡發現送回。失而復得的嘎瑪說:

「看來命中注定是丟不了的。」一切都是果報,嘎瑪不會找回珠寶感到不可思議。那不是巧合,也不是僥倖,一切都有因果,既然行李回來,必有回來的理由。他的名字「嘎瑪」就是「因果」之意,他一生中對因果從未失去信心。

一個月後,嘎瑪的哥哥仁青桑珠對我說:「你得到的果,源自你所種下的因,因果相連,」他指著地下他的影子說,「就像這影子,總是跟著我們。」(p. 5)

扎西多傑為我翻譯著,這時插上自己的話:「我多想像仁青、嘎瑪那樣堅定地相信因果。相信因果,我就沒有那麼痛苦了。」(p. 6)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2-11-18, 15:59

蔣秋多傑的女兒屬於跟很多男人有一腿的女人,後來嫁給家中僕人,也生了一個活佛,但藏人都視她為空行母,據稱男女雙運只要一方是成就者,即可以強行解開另一方的業障。這種女的叫空行母,我夢裡叫妓女或特種營業者。

一、求佛

娘拉寺的創立者是蔣秋多傑,阿達拉姆是他的女兒。她行為放蕩,跟很多男人關係親密。如果是普通人,這就是行為不端,但她的「放蕩」似乎有特殊使命。

蔣秋多傑說女兒是空行母,符合藏傳佛教理論。

我問木梭:「什麼是明妃?為什麼密宗裡要有男女雙修?」
木梭說:「我若對你說多了,是犯戒。密宗的修行為什麼那麼快?就是一個佛和你融在一起,強行把你的業障化開,功力極大。」(pp. 15-16)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2-11-18, 15:59

三、感謝毛主席

五十年代末貢覺發生叛亂後,蔣秋多傑八十多歲了,病得很重,仍然被抬上擔架抓走。許多百姓哭喊著追他,蔣秋多傑說:「這不是別人害我,不是毛主席,而是我們以前種下的因。大山要倒下來,誰也攔不住,就是佛祖也沒辦法。你們不必痛苦,祝願我們在蓮花生的道場相聚。」(p. 28)

文革來了,人們拆毀娘拉寺。這一天縣上女幹部書記帶人衝進山洞。書記喝斥成巴登:「站起來!」書記找不到成巴登的一點罪證——他聽從上師的話,沒有佛像,沒有經書,沒有袈裟,連一件衣服都沒有。他一無所有。

看著那些人徒勞地挖著堅硬的地面,忽然,他悟了,心中一片空明。一切無常。一切是空。

他心中升起對毛主席和書記的感激。是他們讓他知道什麼叫無常,讓他一無所有,也讓他徹底擺脫我執之心。佛教修行,要擺脫的就是「我」——我的寺院,我的土地,我的一切。現在「我」沒有了,是毛主席讓他在全無之中,思索,覺悟。(p. 29)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2-11-18, 16:05

2010/04/04 Sun, cloudy, outdoor 24-18°C, 大陸小說《天珠》:知一即知全

噶瑪爺爺的上師是蔣秋多傑,爺爺沒有等到文革結束,他總說:「你們要相信因果,你種下什麼因,就有什麼果,就像不管你走到哪裡,你的影子總跟著你。」(p. 23)這本書不是簡體版,是香港出版的繁體中文版。這書中提及南開諾布的部分我們摘錄一下:

六、阿達拉姆虹化

藏學家南開諾布是義大利那不勒斯大學終身教授,是在西方影響最大的藏傳佛教高僧之一,幾十年來一直在西方傳授大圓滿教法。他最重要的上師就是阿達拉姆的父親蔣秋多傑。南開諾布講「大圓滿」的《水晶與光道》一書中說,從大圓滿的觀點看來,個人是宇宙的中心,也就是個人的小宇宙是整個外在大宇宙的圓滿反射。其中之一者的本性即是另一者的本性,當修行者了悟自性,便了悟了宇宙的本性,也就是覺悟。覺悟就是完全從條件存在中解脫出來的狀態,通過將自身與宇宙融合,修行者顯現「光身」,是大圓滿修行者最喜歡的體現覺悟的方式。(p. 48)

南開諾布還寫到,蔣秋多傑告訴南開諾布,他的上師娘拉貝瑪敦都(Nyagla Pema Dundul)將弟子們召集到一起,傳法過後告訴弟子們,他死的日子到了。弟子們懇求他繼續住世,他說時候已到,無法避免。蔣秋多傑師兄弟陪師父上山,上師住進一個小帳棚裡,讓弟子把帳棚縫起,說七天之內不要打擾他。蔣秋多傑師兄弟下山靜候七天,這期間經常下雨,山上出現許多彩虹。七天後他們上山,發現帳棚一如七天前。打開帳棚,上師不見了,只留下頭髮和指甲。衣服像蛇蛻的皮一樣留在那裡,腰帶仍繫於中間。(pp. 48-49)


這個 Nyagla Pema Dundul,大陸譯白馬鄧登尊者,娘拉貝瑪敦都則是台灣譯名。《天珠》書裡,白馬還有個故事,當年毀佛時期,也就是藏王赤松德贊之後繼位的第二個兒子毀佛,被一位僧人騎白馬給射殺了。他本來把馬塗黑,穿件外黑內白的袍子,射完藏王,他涉水而過,黑馬變回白馬,再將黑袍反穿變白袍,因此逃過來兵追擊。

南開諾布的伯父多登也是修行者。一九五二年,他親眼見到一位普通修行者關七天後虹化,只留下頭髮、指甲和衣服,當時中央政府的軍人也在場。伯父看到那些情景後,眼中含著淚水對南開諾布說,這位看似平凡的人就住在附近,但無人認出他是偉大的修行者,實在是件悲劇,因為本來可以從他那裡請得教法。但大圓滿修行者就是這個樣子,從外表絕對看不出來。(p. 49)

這些內容都是來自《水晶與光道》,可能也摘過,不過這是作者劉鑒強重新改寫,或者也比較精簡些。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2-11-18, 20:29

2011/06/16 Thur, raining/c;oudy, indoor 35-26°C 大陸小說《天珠》:蔣秋多傑的故事

有關蔣秋多傑的描述,在《天珠》中有好幾頁:

九、牽白山羊的喇嘛

蔣秋多傑(大陸譯曲香多傑)被稱為「惹稱喇嘛」,即「牽著山羊的喇嘛」。他像個討飯者,牽著一隻白山羊,走鄉串戶,捉妖降魔。

他個子高大,英武俊美,聲音宏亮,只是怪模怪樣,不穿紅色袈裟,披一件床單似的白色長衣、鑲著紅邊,那叫「咱刹」,是花色袈裟。他沒有剃髮,長長的辮子盤在頭上,腰裡別著長刀,腰帶上掛著拋石器和羊皮口袋,口袋裡裝著小石頭,好像隨時準備戰鬥。他左手搖著撥郎鼓,走到哪裡,哪裡就「噹噹噹噹」響著;右手持轉經筒,轉經筒的轉軸上墊著海螺貝,時間長了,海螺殼中間被磨光,掉下來,他就拿它當耳墬,晃晃悠悠掛在耳上。

人們怪怪地看著他。這個和尚像是活佛,更像「角巴」,就是專門治病捉妖的巫師。但他一唸經,人們就不由自主放下活計,圍上來,一邊聽一邊流眼淚。但不能太靠近他,他的白山羊亮出堅硬的角,警惕地望著人們,要是有狗湊過來,它就毫不猶豫發起戰鬥。

他一八七五年(藏曆木豬年)生於如今的四川新龍縣(藏語稱為「娘拉」)的一個貧窮人家,名為阿嘎,母親是乞丐。娘拉出了不少大活佛,蔣秋多傑的祖師爺娘拉‧貝瑪敦都(大陸譯白馬鄧燈)是藏區有名的大喇嘛。二十世紀後期(大陸)宗教恢復之後,四川色達五明佛學院晉美彭措法王和白玉縣亞青寺阿秋法王,都是藏區著名的活佛,也出自新龍縣。(pp. 62-63)


逐字抄太累了,大陸人應該有人好心打成文字檔下載吧,我找找看。呵呵我笨哪還打字。

一九一八年,蔣秋多傑四十三歲時在孜榮部落建造娘拉寺,此時他到貢覺剛好十年。他在山谷中用水泥建了漢式房屋,自己造水磨,採金砂,把金子磨成金粉,為修好的佛塔鍍金。他設廠造紙,築爐煉鐵,成立藥廠,藏區各地的人前來求藥。他是極有成就的藏醫,救人無數。(《天珠》p. 64)

蔣秋多傑的弟子、著名藏學家南開諾布在《水晶與光道》中寫到:「蔣秋多傑從未受過知識教育,他的智慧和種種功德卻十分顯赫。他每天坐在自己屋前封閉的天井中,接納前來求法求醫的人。他從未學過醫藥,他的醫藥知識是從偉大明性中自然顯現的,而此明性是生自他的禪觀。」(《天珠》轉引自《水晶與光道》)

在《水晶與光道》中南開諾布還講了一個體現蔣秋多傑神通的有趣故事:

有一次他治癒了一個病人,病人為感恩,派了僕人帶禮物送給上師,禮物是繩子捆紮的大包,裏面有許多小包的茶。僕人帶著禮物騎馬出發,一天夜裏,離蔣秋多傑家還有兩天的行程時,他用小刀將包裹割開,拿走了三分之一的茶葉,然後小心地封好,包變小了,但是很完美,似乎從未打開過。

兩天後,我正在蔣秋多傑家中,他突然要夫人準備飲食,說有客人馬上就到。他身邊的人對這種事見慣不驚,上師夫人立刻去準備。上師要求食物和所有餐具要正式擺設,但特別規定不許放刀子。

那位僕人到後,我仔細地看究竟發生什麼事。他非常恭敬地將包裹呈上並轉達他主人的謝意,蔣秋多傑也向他致謝,將包裹放在一邊說一會兒再打開,並請他進餐。飯比我們平時吃的豐盛,有很多道菜,他吃得津津有味。肉端上來時,他看桌上沒有切肉的刀,就把手伸到自己衣服裏摸刀子。上師瞪了他一眼,然後平靜地說:「朋友,沒用的,兩天前的晚上你把它忘在路邊的大石頭上了,當時你還用它割開包,偷了三分之一的茶葉。」

蔣秋多傑在娘拉寺周邊的森林裏做佛事活動,禁止在神山裏砍樹,並率眾種樹。

蔣秋多傑本人不會讀寫,他的著作全是口授給弟子記錄下來的。南開諾布回憶當年為上師作記錄的情形:

「我坐在屋內窗邊的桌旁,能看到外面天井中的上師,他一邊為病人和弟子們忙碌,一邊毫無片刻猶豫地口授。我寫好後,會向外喊我完成了,他就暫時打斷與來者的談話,繼續不間斷地口授,有時是散文,有時是偈頌,但他從不問:「剛才我說到哪兒了?」相反,常常是我請他重述我忘記的內容。

剛開始筆錄時,我相信他口述的內容不可能和諧一致,但夜晚我重讀記錄,發現整個結構次序是那麼連貫,如同經過完美構思的學術著作。我們連續工作了幾個星期,完成了一部分量很重的著述,後來我看到類似這樣的二十幾部著作,都是他向弟子們口授的。

蔣秋多傑的八千頁著作主要講述修行,另外包括藏醫藥。他研製了一百多種新藥,這些藥從未記載於歷代醫書。另外他創造和記錄了一百七十多種佛塔造型,有些佛塔造型在西藏從未有人見過。」(《天珠》pp. 66-69)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219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Re: (香港)大陸小說《天珠:藏人傳奇》

文章Yeshe Dorje » 2012-11-19, 06:32

質量極佳:天珠:藏人传奇.刘鉴强.pdf
http://ishare.iask.sina.com.cn/f/21742932.html
Yeshe Dorje
一般會員
 
文章: 3
註冊時間: 2012-04-20, 14:47
來自: 中國

Re: (香港)大陸小說《天珠:藏人傳奇》

文章leroy » 2012-11-24, 09:57

师姐,你梦里管蒋秋多杰的女儿叫妓女吗?阿达拉姆可是贡觉地区有名的虹光身啊。
由 SW » 2012-11-18, 15:59
蔣秋多傑的女兒屬於跟很多男人有一腿的女人,後來嫁給家中僕人,也生了一個活佛,但藏人都視她為空行母,據稱男女雙運只要一方是成就者,即可以強行解開另一方的業障。這種女的叫空行母,我夢裡叫妓女或特種營業者。
leroy
一般會員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12-03-23, 17:03
來自: 北京

Re: (香港)大陸小說《天珠:藏人傳奇》

文章保持住光 » 2012-11-24, 14:41

善哉善哉!
這讓末學想到
華嚴經中,善財童子的第25位參訪對象
寶莊嚴城的婆須蜜多女
傳授善財童子<菩薩離貪欲際解脫門>.

大菩薩大成就者,
隨緣化妙用的在度化眾生,
因緣是不可思議的.

以謙卑的心,隨喜讚嘆一切!
----------------------------------------------
底下內文出自淨空法師《地藏經講義》

《華嚴經》婆須密多女,在《四十華嚴》叫伐蘇密多女,這是譯音不相同。
婆須密多示現的是什麼身分?
我們現在社會上講妓女的身分,他示現的是妓女身分,廣度眾生,凡是跟她接觸的都被她度脫了。
所以你說哪一法不是佛法?哪一種身分不是菩薩?菩薩哪個行業都化身,男女老少、各行各業都有菩薩在其中、都有佛在其中,我們凡夫不認識。

末後他結論說,‘並以慈愛三昧’,在現相、在作用裡面是慈愛。內裡面清淨無染,就像宗門裡面所說的‘百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他心地清淨平等覺;外面示現的是慈愛,這叫慈愛三昧,他以這個願力示現女身。
底下說‘先以欲勾牽,後令入佛智’,他裡頭是不是有貪愛?
沒有,他是度這一些情執深重的眾生,幫助他們成佛,幫助他們離貪嗔癡,幫助他們覺悟;
他有定功,他有智慧,他有善巧方便。
如果定功、智慧、方便不到這個程度要去學他,那好了,那准到地獄,這是功夫不到決定不可以學習的。
所以菩薩的四攝法,我常常勸同修們,前面三種可以學,後面這一種要看看自己的能力。
後面是同事,前面是布施、愛語、利行,這沒有問題,不會有什麼副作用;最後這一條一定要看自己的智慧、定力才行,不可以隨便學習。

  (按語:這個“欲勾”當然也可包括財富、子女、長壽、官祿、健康……)
保持住光
 

Re: (香港)大陸小說《天珠:藏人傳奇》

文章akala » 2012-12-21, 23:33

轉載自http://tw.streetvoice.com/writing/chnn/article/1265887/

虹身成就者---大圓滿伏藏大師香秋多傑(菩提金剛)女兒當珍拉姆

摘自喇榮五佛學院 索達吉堪布的著作中

當珍拉姆(1923-1980),在西藏貢覺縣出生,父親為伏藏大師香秋多傑(菩提金剛),母親名為子美王母。她從小便對密法有大信心,聽聞過父親的十四部伏藏品傳承,曾以頭髮治癒了他人的眼病,用乳汁治好了當地的傳染病。她對親人無貪,對冤仇無嗔,長大後還與家裏的仇人成了家。一生中攝受了眾多弟子,留下了不少甚深的教言,1980 年(57 歲)2 月27 日通知弟子說:“欲見從速,晚了不要抱怨。”弟子們會集後,空行母開示說:“有生必有死,有聚必有散。”並說本來只五十二年壽命,但以上師的加持又延長了五年,並囑咐過世後不必替她念經,表明其生死已得自在。說畢即現示圓寂,數日後身體縮小成26 釐米高,為當時幾千人所共見。此曾於《西藏佛教》刊載。

當珍拉姆虹身成就傳記,目前大陸出版整理中~~~
akala
一般會員
 
文章: 5
註冊時間: 2012-07-03, 03:33
來自: 台北


回到 大圓滿教法相關書籍閱讀札記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