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大圓滿同修會台灣格培林臉書(2)

大圓滿上師南開諾布仁波切,被認證為寧瑪派、噶舉派重要上師轉世,成長與就讀於薩迦派環境,也師承許多利美上師的教導口傳。任職義大利大學教授時研究西藏文化,特別是古代西藏史(包括苯教),因此被訛傳誤認為改信苯教,他是這方面的最具權威的學者專家。

2011/10/19《西藏度亡經》新書發表會(3)

文章SW » 2013-12-22, 01:04

Awakening upon Dying: The Tibetan Book of the Dead

佛陀所教授的稱為因果,每件事都是這樣製造出來的,例如我們的生命;而中陰則是兩者間有限的時間,有四種中陰,在我們的生命稱為「此生中陰」,從生到死我們在人類層面,也就是我們的一生所做的,我們有許多不同面向,因此讀《西藏度亡經》,此生中陰很重要,所以有生之年要盡己所能。你們有些人讀過這本書,書上說死後有許多寂靜和忿怒尊的顯現,有西方人問我如何可能會顯現如此?有普賢王如來、金剛薩埵、五方佛等等,長得都像印度王子和公主,在西方不存在這類,為什麼死後他們會存在這些?但我們死前必須要接受這樣的教法才行。

例如《西藏度亡經》是蓮師的教法,你必須生前接受過這個教法,我們使用這些方法,也許生前修過但不是很長時間,但至少修過,現在我們死了才會有這樣的顯現。因為我們接受此法灌頂,才具有這樣的潛能,即便我們有此潛能但我們看不到,我們有身體的障礙,但死後身體去了墳場,我們所有潛能完全裸露,在這一刻,《西藏度亡經》中最有名的詞叫做「母子智慧相遇」。我們每個人都具有子智慧,但無知於此,《西藏度亡經》中有直指,你知道你本性中有此潛能,上師那時以咒語加持,直到我們死時是子智慧,死亡之際母智慧裸露而出,當然小孩會認得母親。

但我們需要接受教法,否則中陰不可能顯現寂靜和忿怒顯現,這無關乎文化。但為何金剛薩埵等像古印度王子的風格呢?因為這是從空性所顯現。每個人本性在藏語稱 kadag,指本初以來即清淨,但不是只有空性的象徵,還有無盡潛能,如果沒有潛能空性也無價值。所有這些從空性中顯現的需要助緣,助緣可以是王子或公主形象,也可以是很怖畏的形象。我們可以想像宇宙中很多眾生的形象,例如《星際大戰》電影,每個星球的人多少不同,但都講英文,呵呵!但有些人說沒看過所以不相信,所以我們研究邏輯。薩迦班智達說看不見而不存在不是一種邏輯,我們很多東西看不到,不表示就不存在。夜晚我們仰望星空,所以怎麼可能只有人類?你可以學一點金剛乘教法,那些教法都是從地球之外的層面傳到地球來的,很多不是人類的形象,有多頭多臂的,宇宙中的確存在這些許多種類的眾生。

圖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43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2011/10/19《西藏度亡經》新書發表會(4)

文章SW » 2013-12-22, 01:05

Awakening upon Dying: The Tibetan Book of the Dead

我給你一個金剛乘顯現的例子,這稱為大威德金剛(Yamantaka),看起來像牛頭,還有多手多腳,他的頭其實是一種眾生稱為閻魔(yama)。但沒有人能了解閻魔頭長什麼樣?只知道頭像牛,但手和腿都不是牛。這是一位閻魔眾生接觸法身,法身指所有現象真實本性即空性,因為法身無形象,在法身面前有一位閻魔眾生,因此反映出一位閻魔的形象,藉此跟那位閻魔溝通,那形象就稱為大威德金剛。因此不是開悟眾生每天有轉變不同形象,就像鏡子可以反射所有形象,也就是反射鏡前的東西。所有金剛乘教法都是如此發展的,是由大成就者所以介紹,因此《西藏度亡經》中有許多種顯現,代表意識、感官、五蘊等,只要有此潛能就可以證悟這些。

我們一生有白天晚上,睡覺就像死亡,我們應該學習睡覺時中陰的知識。有稱為「死亡中陰」(臨終中陰),我們有死亡徵兆,如果你嚴肅來讀《西藏度亡經》,有許多死亡徵兆,修行者經常檢查,如果有此徵兆你離死日不遠,就要準備死亡。徵兆的解釋有幾個符合你也不要緊張,例如解釋徵兆中有夢的徵兆,你總是夢到身處紅花叢中,例如我總是有這種夢,但我也沒死。還有說夢到墮入低處或身體赤裸你就快死了,有時你也會夢到這些不表是就是死亡徵兆,但若有三四樣相符,你就要注意。例如清早或傍晚你注意你的影子,你的頭好像有泡泡,這也是死亡徵兆。還有檢查「策珠」,你滿月時檢查,你到外面站好,你注視你的影子,稍早的夜晚影子很清楚,看影子幾分鐘,然後移至空中,你可以看到你的形象,如果沒有頭就是死亡徵兆,有時沒手或沒腳。這稱「策珠」,「策」指生命,「珠」指形象。

修「七魯」,有時你修這些可以克服,但你若你有很多徵兆則不是很容易救,你可以修幾週或幾個月,不然就要準備死亡。死亡時,五大崩解,感官功能慢慢喪失,這時會有強烈的覺受。有人學過頗哇法,指遷移我們的意識至淨土,但活著時修不太困難,你接受灌頂修七天就有修法成就,但死亡時不保證你能成功。我記得我在佛學院從老師那裡接受這個教法,所有學生都修七天,我那時七歲也很享受別人唸「嘿」(HIK)或「呸」(PHAT),我也如此回應,因為學校裡他們在修到處都聽得到。因為我們要觀想中脈,後來用很硬的吉祥草插(頭頂)還要維持住。我上師說要好好修這很重要,我第三次修時不到七天就成功。當然你舒服在房間修很容易,但真到死時要遷轉意識,則一點都不容易。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43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2011/10/19《西藏度亡經》新書發表會(5)

文章SW » 2013-12-24, 00:37

Awakening upon Dying: The Tibetan Book of the Dead

死亡(臨終)中陰,就像晚上我們入睡,你躺在床上慢慢睡著,所有功能內在溶解,死亡是就是這樣,完全黑,沒有感官也沒有其功能,這時可以遷轉心,身體已經死了。然後我們開始有夢,死亡後根據《西藏度亡經》要三天,這稱「法性中陰」,是心性顯現,而不是分析判斷的心顯現,你要分辨何謂心和心性。你可以從鏡子學習,這是很好的例子,可以反射好與壞所有一切,馬上顯現於鏡中,因此我們說鏡子有無盡的潛能去顯現。我們看不到鏡子的潛能,也接觸不到,但我們可以藉由反射了解,反射不是鏡子的潛能,就像我們心分析判斷,但其根源是心性,有那樣的潛能。心已經死了,融入其源頭,所以這時鏡子沒有顯現,不表示鏡子沒有潛能。

所以我們說死後三天內,母子智慧相遇可以獲得完全證悟,在大圓滿教法中,稱那刻為自然光,就像我們入睡在夢生起之前。《西藏度亡經》說至少或多少三天,就像我們說入睡後半小時開始作夢,但我們無法依此限制,有時很快就有夢。有次我在大學有考試我覺得很累,所以我睡著了,我頭往後仰然後前傾我就醒了,我就作了一個很長的夢,這是很短的時間,但我馬上記得我的夢,每件事都很清楚。因此法性中陰的時間很難認定,就像我們一睡著就作夢一樣,作夢就像「存在中陰」(bardo of existence,受生中陰),無法了解教法的人會錯過法性中陰,即便有些聲和光,也會失去覺知,就會出現在存在中陰,這是指我們的心再度甦醒。同時感官功能也醒了,其不依賴感官,白天我們才依賴感官,眼睛閉起來就看不到,沒有感官就沒有該功能。但我們在法性中陰沒有物質肉身,也因此存在中陰伴隨感官功能,如何了解此?用夢來了解。

我們睡著有兩種夢,一種因緊張而有的業力夢,我們總是重複這類的夢。例如我們離開西藏時正文化大革命,我們日夜都很害怕中國軍人,碰到會有很大麻煩,這對我造成很深遠的影響。如今我對中國軍人不再有任何問題,但在我夢中就不同,我老是覺得害怕,這稱業力夢,跟緊張壓力有關。另一種明性夢,這意味我們心伴隨感官功能不跟肉體有關,這時更有能力和明性,例如白天讀了有趣的東西,在夢中可以更容易了解。還有生活中問題在夢中可以輕易解決,這稱為明性之夢,這對存在中陰就很重要,我們可以了解我們處於存在中陰——這不僅是對人類還有所有眾生,就像我們處於夢中。

我們醒來發現夢不是真的,但跟我們業力潛能有關,非修行者很容易跟隨其業力。《西藏度亡經》說淨相與不淨相,對於境相,有那樣的光,有些人死亡時我們對其朗讀,你看到這個光或那個境相。例如《西藏度亡經》說要跟隨這種光、不要跟隨那種光,對於接觸教法的人那刻很相信此,這就是「度亡經」的用處,不然只是一本好讀物,知道西藏人相信這些而已。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43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2011/10/19《西藏度亡經》新書發表會(6)

文章SW » 2013-12-30, 00:50

Awakening upon Dying: The Tibetan Book of the Dead

答:當你死亡時,你就死了,你無法決定任何事。

答:有些夜晚的修習可以增加夢的覺知。

答:如果你做些善業,消除些障礙,這有可能。這在所有教法都很正常。

答:重要的是,如果是修行者,死後三天之內我們就要給予尊重,如果不是就沒有必要。

答:一般來說,非修行者可以讓修行者朗誦《西藏度亡經》,這樣對中陰會有幫助。

答:對身體而言,當生命終結死就死了。但修行者,三天就很重要,特別是不是以一般死亡方式,還維持禪坐姿。但一般人死就死了。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43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文章SW » 2013-12-30, 00:51

蓮師(Padmasambhava)當時在教授普巴金剛(Vajra Kilaya)時,在弟子面前示現壇城,因此所有弟子都轉到壇城面前或對著普巴金剛大禮拜,唯獨移喜措嘉一人對著蓮師大禮拜,因此蓮師說:「上師是一切的根本(root),而只有移喜措嘉懂得這個道理。」當我們以蓮師來做上師瑜伽時,是以蓮師的顯現總集我們所有上師,並非是修蓮師為上師的瑜伽。這些上師都稱為金剛上師,而非像鋼琴老師或音樂老師這樣。金剛是我們真實潛能,與此相關的教法稱為金剛乘教法。

我們以上師瑜伽整合不同教派所有上師。如果你只是要去求加持,千萬不要去接受灌頂,你可以直接去找上師,他用傳統方式摩頂加持,你就可以滿足,如此可以避免灌頂後不修法的過患。我們接受很多灌頂,但我們沒有一一修持,就製造了許多障礙,因此我們以大圓滿方式做上師瑜伽,整合所有上師。但若你跟薩迦派這樣說:「我做大圓滿上師瑜伽整合 OK 啦!」你可能不會得到 OK 的答覆,因為他們並不承認大圓滿的方式,所以不需要解釋,盡力去做就好。你做上師瑜伽是為了自己的證悟,你必須了解此,不需要跟人討論,特別是其他傳承的人。

(2010/06/28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43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蔣秋多傑伏藏:三身頗哇

文章SW » 2014-10-30, 22:57

這個我上師蔣秋多傑的伏藏法有段歷史,當然有這伏藏如何出世的歷史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在我上師蔣秋多傑的駐錫地,稱為康多噶,那時期有許多修行人跟隨我上師的教法,特別是有很多比丘尼。有一位老尼師,她修很多頗哇法,後來修頗哇很得力。有次這些比丘尼放暑假,舉辦野餐,她們搭起帳棚,打算在那待幾天。一天她們在帳棚前,她們看到一個瑪嫫,你們知道什麼是瑪嫫,瑪嫫在大帳棚外面,牠站起來在唱歌,還持續蠻久時間。

年輕的尼師常常跟老尼師開玩笑,說:「妳修頗哇很有名,為何不幫這個站著唱歌的瑪嫫修?」她們總是開玩笑,老尼師說:「但我不能幫活著的眾生修。」「為什麼不能呢?」「因為我不能殺生啊!上師說我們不能對像那樣還活生生的對象修頗哇。」這些年輕尼師說:「哦,那是因為妳不會才說不能修。」她說:「我有受訓練,我可以,但我不能殺生。」所有這些尼師就說:「沒關係,如果妳真的殺了,我們保證會修淨化法。」她問:「妳們打算要修什麼淨化法?」她們答應如果這個瑪嫫死了就要修常時間的寂忿百尊。隨後這老尼師說:「好吧,我修了,妳們要做所有的淨化法喔!」

她便坐下來,很確實地修了觀想和祈請文等等,然後她喊呸,瑪嫫就倒下來了。這下子瑪嫫真的死了,然後這些年輕尼師真的不相信她能辦到。我聽說這些尼師修了一年多的淨化法,因為她們承諾要做。後來我上師聽到她們幹的好事,上師說:「這樣做真的不是很好,但她確實展現了修持頗哇很高的本領。」所以他授權她可以教其他弟子頗哇,她也變得修蔣秋多傑的頗哇法非常有名。我遇過這位老尼師,但我沒向她求頗哇法,但她給我一支鈴,沒有金剛杵,她說這只鈴是多年前蔣秋多傑給她的,她當成禮物送給我。我至今還留著這只鈴在火山營,她送我是因為蔣秋多傑用過。(2014/09/18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43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蔣秋多傑伏藏:三身頗哇

文章SW » 2014-10-30, 22:58

我記得有次我舅舅欽哲仁波切,說到他弟子多登,名字是多登蔣滇,他就快要死了,他的弟子便捎信給我舅舅。我認識這位多登蔣滇,因為我們多次一起領受大圓滿教法。我們到達時,多登蔣滇病得很重,重到沒希望康復,但我舅舅待在那還給些灌頂,幾天都還沒死去。但我們無法留太多天,這些灌頂做完他說我們該回去了。我們準備起程時,多登喇嘛知道後,在我們要走前的那天早上,服侍的僧人說他喊了聲「嘿」(HIK),幾聲「嘿」之後他便過世了。結果我舅舅說:「我們只好再多待幾天了。」同時,他是以坐姿往生的,這姿勢還維持了三天,三天後才準喪禮,我們都做完了才回去。

所以有時像這樣,有能力的人就能這樣往生。有時甚至也不用喊「呸」或「嘿」,例如我另個舅舅雪謙冉江仁波切,還有佐千寺喇嘛和一位重要上師,當他們夏天流亡時,他們同行三個月,在我家鄉東藏,隨後被中共解放軍佔據了,就將他們關入監牢。當他們在獄中,一天早上,這三位並沒關在一起,各自有各自的牢房,甚至他們也無法彼此聯繫,但一天早上,這三個喇嘛都死了。當天早上供餐時,發現我舅舅雪謙冉江和那兩個喇嘛都死了,即使他們沒使用呸和吽。

這是個例子,表示我們西藏人所說的(藏文)——就像是某種證悟,即使我們沒這種成就,但如果我們訓練學習就能真正獲得頗哇的利益。(2014/09/18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43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有關咕嚕咕列修法

文章SW » 2014-11-29, 14:53

一般我們的壇城有中心和四方,這是五方佛的表示;中央是佛部,四方則有四種事業咒。西方潛能之事業,一般稱「旺」,例如本尊中有咕嚕咕列(Kurukule)。西方人說很喜歡咕嚕咕列(作明佛母),你想誰變得更加依賴你,你修此法就可以擁有,所以很多人喜歡她。她是本尊,也是綠度母的化現,在印度和佛教中都有也沒分別,當然在佛教中則結合佛法原則這不同外,本尊是一樣的。

有些人很想修咕嚕咕列,但我不建議你,你若沒有修法潛能的基礎修太多咕嚕咕列會讓你不正常、能量失調,因為這跟能量的功能十分相關。有說你愛上誰應該修咕嚕咕列,你可以修但我不認為這很好,因為我看到有人修很多這個法最後不正常,所以你要小心這個法。你要保持開放(open),那麼每個人都會來;但你若太封閉,則一個愛人都沒有。有人問說都沒有愛人該修什麼,我說你要放鬆。例如女性走近一個男的,男的發現就跑了;但如果妳放鬆點,每個人都來了。(2012/08/06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43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體驗不等同於真實本性

文章SW » 2014-11-29, 14:55

經驗(體驗)跟身語意有關,跟心有關的經驗是空性,明性經驗則跟語也就是能量有關,我們使用這些經驗之一而契入我們真實本性。

但當我們契入真實本性時,我們就不是處在體驗之中,因為僅僅處於體驗,即使終其一生我們也不能究竟證悟。所以我們處於覺觀狀態、真實本性,即使我們是從空性或明性而契入那樣的狀態也沒有任何差別,那指我們具有對於實相的真知,當你處於該狀態你就會對於經驗和真實本性的差別有完全的瞭解。追隨教法的人對此要特別小心。

安宗竹巴(Adzom Drugpa)寫了有一本非常不錯的書,把岡波巴〔四瑜伽,Four Yogas〕)和大圓滿心部〔四覺觀,Four Contemplations〕放在一起解釋,若是誰想要智識上去研究的話,你讀這本書就可以瞭解。

(2014/11/21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43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何謂大圓滿?

文章SW » 2015-01-01, 21:39

何謂大圓滿?大圓滿是我們的真實本性,而證悟就是確實處於真實本性。一般我們並不處於也不知如何處於真實本性,我們處於相對的主客二元之中,當我們看到聽到,因好惡而迎拒,我們總是被心智玩弄,因此累積惡業,繼續流轉於輪迴。所以知道證悟真正意思為何很重要,而修道意謂帶我們契入真實情況。
在大圓滿教法中,我們問何謂大圓滿?大圓滿指我們真實本性,即本淨圓滿不二,本來清淨就是空性的顯相,自圓滿就是指不僅是空性還有無盡的潛能。當我們在二元的方式,我們無法理解這二者。我們可以理解空性為何,也可以理解無盡的潛能和顯現,我們可以發現顯現不是空性、空性不是顯現,這是我們的二元方式,我們的能力僅能瞭解到這樣。但我們的真實本性不是這樣的方式,我們的真實本性是本淨圓滿不二,這無法解釋,所以才說大圓滿的原理原則超越解釋。(2014/11/29 開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43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南開諾布仁波切(Chogyal Namkhai Norbu)相關介紹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