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南開諾布仁波切(Namkhai Norbu Rinpoche)簡傳

大圓滿上師南開諾布仁波切,被認證為寧瑪派、噶舉派重要上師轉世,成長與就讀於薩迦派環境,也師承許多利美上師的教導口傳。任職義大利大學教授時研究西藏文化,特別是古代西藏史(包括苯教),因此被訛傳誤認為改信苯教,他是這方面的最具權威的學者專家。

南開諾布仁波切(Namkhai Norbu Rinpoche)簡傳

文章SW » 2012-03-06, 14:29

南開諾布仁波切(Namkhai Norbu Rinpoche)簡傳

  藏曆地虎年(西元1938年)12月8日,南開諾布仁波切出生在東藏德格宮拉地區一個名叫古格的村子裏的貴族家庭,他的父親名叫卓瑪澤寧,是德格政府的官員,母親名叫耶西秋真。

  在他兩歲時,白玉噶瑪楊日仁波切與協青繞蔣仁波切都認證他為昂藏(阿宗)竹巴的轉世。昂藏竹巴是本世紀早期最偉大的大圓滿上師之一。他是第一世蔣揚欽哲旺波尊者及巴珠(巴楚)仁波切的弟子。這兩位聲名顯赫的上師都是19世紀東藏利美或不分宗派運動的領導者。蔣揚欽哲旺波仁波切曾三十七次傳法給昂藏竹巴,而巴珠仁波切則將完整的龍欽寧提(龍欽心髓)與紮龍傳給他。此後,昂藏竹巴成為一位「德童」,即伏藏的發掘者,並在三十歲時於淨相中親見無比的吉美林巴大師(1730-98)。昂藏竹巴在阿藏噶(阿宗噶)冬夏季的閉關時,成為許多大圓滿傳承上師的上師,其中包括南開諾布的伯父多當烏金丹增,後來也是其第一位大圓滿法上師。

  在南開諾布仁波切八歲時,十六世大寶法王與大司徒(泰錫度)仁波切都認證其為羅珠‧夏度侖(夏仲)的心轉世。後者,是著名的竹巴噶舉大師貝瑪迦波的轉世,也是歷史上不丹國的創始人。直至二十世紀的早期,夏度侖仁波切是一位法王(Dharmaraja),即不丹的政治和精神領袖。

  在他還是少年時,在佐欽‧康仁波切與舅父欽哲旺楚仁波切及伯父多當烏金丹增的教導下,南開諾布仁波切系統學習了大圓滿《秘密心髓》與《四部心髓》。同時,在那迦車楚仁波切那裏,得到了寧瑪教傳法,龍薩多傑寧波法,與明珠多傑的天法虛空藏法傳承。從康仁波切帕單楚西(1906-)那裏他獲得了《珍貴密續總集》的傳承,這是著名的薩迦派教法。此外,他得到了許多康藏地區的利美無宗派大師的口傳教授。

  從八歲到十二歲,他進入了德格宮千寺的德格 Bontodlobgwa 學校,師從於肯繞秋吉俄色仁波切(1901- )。他學習了的十三種基本教本,這些都是由堪波藏噶設計的學院標準課程。南開諾布仁波切成為了現觀莊嚴論的專家。在上師的帶領下,他還學習了偉大的時輪金剛教法、《大幻化網光明藏》、噶瑪巴朗俊多傑的《甚深內義》、醫學、漢地與印度的星相學,並得到了薩迦派《成就論集》法的傳承。

  從八歲到十四歲,在德格 Kuse Ser Jongs Shadwa,在紮噶羅卓那裏,獲得般若波羅蜜多經、現觀莊嚴論的教授,以及金剛道歌( rDorje Gur)、《喜金剛續》、《正相合續》三種教法。在他的私人教師措圖仁波切的教導下,他學習了世間科學。

  從八歲到十四歲,在藏東的宗薩寺,他從偉大的宗薩欽哲仁波切(蔣楊欽哲確吉羅卓)處學取了薩迦派的道果深法,是薩迦派的精華教法,及三種教法:《題解經要論辯》、Jon shin chen mo 與《喜金剛續》。後來在 Khams Drebshadwa 大學,在康仁波切敏亞當措處他學習了因明學及薩迦班智達的《量理藏論》。

  之後,在 Seng-chen Nam drag 岩洞,他和伯父多當烏金丹增為了修習金剛瑜伽母、獅面空行母及白度母法,做了一次閉關。同時,昂藏竹巴的兒子,晉美多傑(Gyermed Dorje 1895- )從藏中回來,和他們同住,並將忿怒蓮師多傑卓羅及龍欽寧提、持明 rGod Idem 'Phru can 的直指心性傳給他們。

  1951 年,仁波切 14 歲時,他依照薩迦派的哦巴、茶巴傳統接受金剛瑜伽母的灌頂。這時,他的上師建議他去尋訪一位在卡達日地區居住的女上師,並從她那裡學金剛瑜伽母法,她是金剛瑜伽母的化身。女上師阿育康卓(1838-1953 )是偉大的蔣楊欽哲旺波尊者及娘拉‧白瑪鄧燈(娘拉‧貝瑪敦都)的弟子,也是比昂藏竹巴較年長的同期人物。這時,她已經113 歲了,閉黑關已有56 年。諾布仁波切從她那裡得到了《空行密集》的教授,和蔣楊欽哲旺波尊者的心寶及空行仰提,其主要修法是閉黑關和龍欽寧提。她還向仁波切傳了自己的心寶,包括獅面空行母儀軌。

  1954年,他作為西藏青年代表應邀訪問中國大陸。從1954 年開始,他在中國四川的省會成都市的成都西南民族學院教授藏語。在中國期間,他遇到著名的貢嘎仁波切,並從他那裏學到那若巴六法、大手印和大圓滿三寶總集的解釋,以及藏醫學。在此期間,諾布仁波切也熟悉了漢語與蒙古語。

  十七歲時,南開諾布仁波切受著夢的指引回到了家鄉德格,並遇見了根本上師,住在德格東邊遙遠山谷中的持明蔣秋多傑(1826-1978)。蔣秋多傑仁波切在中國邊境的雅龍地區十分出名。他是昂藏竹巴、白瑪鄧燈及夏紮仁波切的弟子。作為一名醫生,蔣秋多傑仁波切領導山谷中一個叫作娘拉噶的社區,這是一個自給自足的村子。在上師的教導下,諾布仁波切得到了大圓滿心部、界部、竅訣部(口訣部)的傳授和灌頂。更重要的是,上師直接將他導入大圓滿的體驗。他在這裡待了大概一年,並時常協助蔣秋多傑仁波切行醫,並充當他的秘書。他還得到上師的兒子,娘瑞吉美多傑的教授。

  此後,南開諾布仁波切開始了向中藏、尼泊爾、印度及不丹的朝聖。從1958年到1960年,他住在錫金的甘托克,並以藏文教科書作者和編輯的身份受聘於錫金政府。1960年,在他22歲時,在圖齊教授(Guiseppe Tucci)的邀請下,他來到義大利,並在羅馬居住了數年。在此期間,從1960到1964年,他在義大利羅馬中遠東學院從事研究工作,並獲得洛克菲勒基金的資助。他與圖齊教授親密合作,並寫了二篇附錄在圖齊教授的一本叫《甘孜藏區民歌和西藏西部》的書上,並參與羅馬中遠東學院舉行的瑜珈、醫學、星相學的學術研討會。

  從1964年至今,南開諾布仁波切是那不勒斯大學東方研究所的教授,主要教授藏語、蒙古語與西藏文化史。由此,他對西藏的文化史進行了廣泛深入的研究,並對人們罕知的苯波文化源流進行了研究。1983 年,諾布仁波切在義大利威尼斯主持了第一屆國際西藏醫學大會。雖然在過去十年來,除了作為在職教授忙碌地教書,仁波切在許多國家如義大利、法國、英國、澳洲、丹麥、挪威、芬蘭、美國非正式地指導修行,並從1979 年開始在美國教授。在這些法會中,仁波切以無宗派的形式給與大圓滿的實修指導,並同時教授西藏文化,特別是幻輪瑜伽(又稱機輪瑜伽、運動瑜伽),西藏醫學及星象學。更有大圓滿同修會在仁波切的引導下成長起來。這一群體起先在義大利,然後在其他國家也逐漸成立,包括美國,它是非正式的群體組織,他們在保有自己的職業的同時,享受著遵循、修習仁波切不斷傳授的教法的快樂。


資料來源: http://people.tibetcul.com/dangdai/gsdd ... 20501.html
(這份簡傳有關師承和傳承法脈比較清楚,毛師兄提供。部分括弧內是我加註的台灣譯名。)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7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安宗竹巴的轉世認證

文章SW » 2014-12-02, 18:41

我小時候,我一出生,我叔公多登烏金丹增(Togden Ogyen Tendzin)——你們可以讀他的傳記,他證得虹光身——他在某處做個人閉關,但他知道我出生就來我家,因為他說他夢到他上師安宗竹巴(Adzom Drugpa,1842-1924,阿宗竹巴、昂藏珠巴)在我家,表示這嬰兒一定是安宗竹巴,所以他來等安宗竹巴出生。但不是安宗竹巴出生,是南開諾布出生,他便說那一定是安宗竹巴的轉世出生。安宗竹巴是他很重要的上師,把自己的金剛鈴杵給了他,還有一尊觀世音像及大圓滿大師唐卡,所有安宗竹巴給他的東西他都送給我。

後來我稍微長大一點,在那時期德格王有五位國師有問題就會聚在一起,那時期有位很重要的白玉寺上師叫白玉噶瑪揚希,我父親和我——我還是小嬰孩我不記得了——我們去見這五位重要喇嘛,在首都德格宮千,我就是在那寺院裡長大的,也是德格首府、德格王所在地。我們一個個面見這五位喇嘛,特別是面見白玉噶瑪揚希。白玉噶瑪揚希的母親是安宗竹巴的女兒,她是一位很重要的伏藏師的佛母,生的兒子就是白玉噶瑪揚希。當然也許白玉噶瑪揚希從多登烏金丹增那裡得到消息,我不是很知道這段歷史。無論如何,這位白玉噶瑪揚希給我一封信寫說我是安宗竹巴的轉世,他也給我取了名字:蔣揚洛比多傑。我們一起去見另位上師雪謙冉江,是寧瑪派另個寺院重要上師。雪謙冉江已經接獲白玉噶瑪揚希對我的認證,他也出具一封信支持噶瑪揚希,同時也給我另個名字。所以這是最早我被認證為安宗竹巴的轉世。

至於安宗竹巴的歷史,安宗竹巴是第十世竹千(Gyalwang Drukchen)——竹巴噶舉(Drugpa Kagyu)教主——的轉世,他也是位優秀的大圓滿行者。在東藏許多竹巴噶舉重要的喇嘛都認證安宗竹巴是那位竹千的轉世。那位竹千的駐錫處在南藏,有個重要的大寺院稱密咒法洲(Sang Ngak Choeling),那時期裡面有一位曾認證噶瑪巴。當時同時也認證達賴喇嘛的弟弟為那位竹千的轉世,密咒法洲對安宗竹巴不是很有興趣,他們注意力都轉到達賴喇嘛的弟弟上,因為社會地位來講比較重要,便迎請他到密咒法洲坐床,繼任此傳承的教主。

沒人迎請安宗竹巴去哪坐床,他跟隨他父親的教法,也遇到一些重要上師像是蔣揚欽哲旺波(還有巴楚仁波切、米龐仁波切)等等,他成為一位大圓滿的重要上師,也是大圓滿行者。同時他也跟竹巴噶舉有很好的關係,還有圖滇‧夏迦師利(Tokden Shakya Shri)等非常多的上師,得到所有竹巴噶舉的教法。現在你們可以瞭解為何他名叫安宗竹巴:安宗(阿宗)是地名,竹巴是他被認證為竹千的轉世,竹巴指竹巴噶舉——噶舉派重要支派。所以安宗竹巴本來是噶舉傳承,但他也成為大圓滿教法的法脈,今日許多大圓滿上師大都是安宗竹巴傳承弟子。

後來我三歲時也被噶瑪巴認證為〔夏仲阿旺朗傑,Shabdrung Ngawang Namgyal〕轉世,噶瑪巴的認證就更具公信力,許多人認為那比較實在。那也是竹巴噶舉,所以我也被認為是噶舉派的轉世。(2014/11/30 開示)

圖檔 安宗竹巴第一世卓都巴渥多傑大師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171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回到 南開諾布仁波切(Chogyal Namkhai Norbu)相關介紹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