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補充教材暨學員詢答 Handouts / Q&A

之前成立之做夢者班網站資料,內容包括組員夢工作報告、補充教材暨學員詢答等。

補充教材暨學員詢答 Handouts / Q&A

文章SW » 2024-06-01, 22:29

做夢者班:要做到夢中清醒,有哪些實際的方法呢?

Editorial Note:回覆「魯宓網站討論區」來自香港的提問:要做到夢中清醒,有哪些實際的方法呢?

2004 年 8/24 颱風當天,不知放假,起了個大早再睡回籠覺,結果首度長時間的清明夢,證實了《簡易靈魂出體法》書中出體要件:必須先小睡 4~5hrs,才容易造成身體入睡而頭腦清醒的狀態。自此爾後每日刻意如此安排勤練,直到現在,所以進展快速。

其實我的先前準備功夫約一年半:大量閱覽心靈類書籍 (包括出體書籍),修習宇宙靈氣 (Universe Reiki),每天靈氣靜坐 10mins,以及心靈的修整。

跟朋友分享經驗,其一已能判別身在夢中,進而看到睡覺的自己,但是時間都很短暫。想要延長做夢或出體經驗,建議方式如下:(以下做夢均指 dreaming awake/out-of-body)

準備工作

1. 節約日常能量:避免情緒性的放縱 (憤怒、憂鬱、悲傷、得意忘形),不沈溺於回憶與人的對話情節,保持平靜簡單的生活→節省能量
做夢時間長短與「能量」豐盈有關,如果能量盡耗日常事務將沒有多餘能量可以拿來做夢。

2. 停止內在對話:平時有機會 (開車、坐捷運、走路時) 有意識及有控制的不想任何事情,可以用聽音樂取代→節省能量
思想同樣耗費能量,腦裡亂烘烘,心靈則不平靜,至少要時刻覺察及提醒自己「少思少想」。

3. 覺察意識練習:(沒事幹時) 仔細觀察周遭環境,記住所有細節→培養注意力,日常叫「第一注意力」,做夢叫「第二注意力」,開悟叫「第三注意力」。因為做夢時必須用到此能力,我稱為「大家來找碴」,養成習慣才能發現 (尤其是自己熟悉之) 環境中的異常,確定自己身在夢中,否則就只是普通夢。

4. 靜坐呼吸練習:如果沒有靜坐習慣,可以聽孟羅的雙腦同步音樂 CD,調整左右腦頻率以利出體,建議 CD: Deep Journeys,(區分左右耳機) 睡前聽半小時,這是利用科技輔助修整意識心靈的工具,孟羅是出體界名人,此產品出自其孟羅實驗室 (Monroe Institute)→幫助深度放鬆。

環境配合 ( 前三項來自高靈賽斯 Seth 的建議,第四項來自孟羅 )

1. 房間藍色系
2. 床頭朝南北 (北方尤佳)
3. 多吃蛋及蘆筍
4. 尖形屋頂:孟羅家屋頂是金字塔型,據稱可以匯聚能量;我剛好住頂樓是斜屋頂,再加上前兩項條件。

做夢前後

1. 正確觀念:出體世界某種程度是心相的投射,自身的恐懼會具體成形;害怕邪靈入侵,只能說態度不褻玩,搞不過就趕快閃人; 至於怕回不來,可以設定鬧鐘時間 ( 譬如一小時後 ) ,保證一定平安歸返。《做夢的藝術》形同教科書,請務必詳讀。

2. 前段小睡:先小睡不超過六小時,起來活動直到完全清醒(視個人情況,我約 30~40mins),可吃些甜點補充體力,不可喝太多水以免 想上廁所。

3. 再度入睡:盡可能避免任何干擾;裸睡有助全身放鬆;放輕柔 New Age 音樂( 同一張CD ),如同設在現實世界一個錨,因為做夢狀態聽覺最靈敏,如果在夢中聽見此音樂表示已經醒了,否則仍在做夢,特別有助於「假醒」(以為醒來其實沒有) 時的判別。

4. 行前規劃:做夢需要建立行動目標,後期我都是遵照唐望《做夢的藝術》中的交辦任務:看手、看睡覺的自己、說出意願等。可以先從「看手」開始,只要達成就算成功,再陸續增加其他“工作項目”。做夢是一項訓練,需持之以恆,牢記任務,避免沈溺夢中細節。

5. 睡前提示:唐望說要跟自己說:「我是做夢者。」意願會自行作用;我根本是在心裡用喊的:「我要出來、我要出來!」常不一會兒就跌出來了。建議觀察自己的入睡狀態,維持“放鬆的警覺”,快要睡著時喊特別有效。

6. 事後記錄:你對夢境重視的程度可以強化夢的作用力與影響力。我的方法是在床頭擺錄音筆,一做夢醒來即口述,週末再整理成文字檔,建立與夢經驗的熟稔關係,進而有記錄可循,明瞭自己的進程。剛開始建議所有記得的夢都記,我自己則是記了一年半的普通夢,才突然轉成清明夢及出體。不需要理會「夢的解析」那一套,只記錄不評斷,重點是訓練不是解夢,唐望說日後會有「自證」的一天,我的經驗也是如此。

2005/02/24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做夢者班:靈媒培訓?

文章SW » 2024-06-01, 22:32

7/22 凌晨 4:30 夢的尾巴又有一句奇怪的話,趁還記得的兩秒內趕緊錄下,因為十分不好記。這根本不是一般日常用語,然後突發奇想,試著把最近的「訊息」連貫起來,看會得到什麼:

「我對能量有所覺察,懷疑為什麼不直接說它們。」(7/19 dream)

「你總 (是) 可以把它們合在一起關掉。」(7/21 under Reiki)

「看 (是否) 可以感受到想要做的事情,從原始生下來的那種壓力。」(7/22 dream)

括弧裡是我加的字,連起來讀好像還挺 make sense。如果我開始像 Jane Roberts 一樣地“傳述”資料,那我不就成了靈媒了嗎?呵呵呵……。不過速度未免太慢了,四天才“弄”到三句。

2005/07/22 08:59pm

***

事情還沒完,十二點半開始做 Reikei,又覺得睏了,半躺著一個舒服的姿勢,恍惚了一下,講話聲音又來了。

「真的裡面沒有什麼東西。」(7/22 under Reiki)

躺上床,才闔上眼,東西都還沒收拾,

「任何一個人都有快樂的自由。」

醒了一下,再闔上眼,

「我根本不需要努力。」

開始覺得有點意思了,決定開電腦立即寫下來看看整體的文意。你看出來了嗎?

2005/07/23

PS. 強烈推薦錄音筆。要用。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做夢者班 Assignment

文章SW » 2024-06-01, 22:38

「在美國,僅有約 58% 的人一生之中做過一次清明夢。21% 的人作清明夢的次數達每月一次以上。換句話說,清明夢仍舊是非常罕見的現象。然而從事佛教或超覺靜坐的人,平均來說清明夢的次數卻每週可達一次以上。」( 達賴喇嘛,《心與夢的解析》p. 98)

請按以下要件進行首月功課:

1. 一本工商日誌──有標每天日期的那一種,可以建立時間座標,有 push 作用
2. 一個錄音器──錄音筆、有錄音功能的 Mp3 Player,或者傳統錄放卡帶式錄音隨身聽
3. 睡前跟自己說:「我會記得我的夢。」
4. 每天至少記得一個夢
5. 以大綱式記錄 (縮短時間)
6. 管它言不及義

我不記普通夢已有許久,竟然要教授作夢,當然得以身作則。先練作夢才能進入做夢(dreaming)。以上述方法才試了一星期 (自週一開始),成效相當可觀,有 (每天) 越記越多夢的趨勢。

範例:

7/19 星期二

1. 「我對能量有所覺察,懷疑為什麼不直接說它們。」4:26am/錄音筆
2. 我姪女來上鋼琴課,我正關電腦應用程式,要用另一台電腦上 (鋼琴課?)
3. 我兒子對一門大叫:「布萊德彼特!」他走出來對我微笑致意,感覺十分矮小
4. 走下不規則樓梯見郭富城(他的名字我想了好久) 蜷蹲在那,好心遞給他“一枝草”,說:「你看中間還有一片金葉子!」
5. 中國來的劇團排戲,好多大箱子
6. 某種機械裝置沒對準,我幫忙調整
7. 有人從地下(道)渾身是水地走出來
8. 在戶外煮東西吃
 
7/22 星期五

1. 「看可以感受到想要做的事情,從原始生下來的那種壓力。」4:30am/錄音筆
2. 前世華(女)總經理每個月換一次工作
3. 某業務員抄寫黑板說要透露給我最精華的課程,另一位業務幫他校正錯字或更好的替代詞
4. 續前,雙人大環圈“體操表演”──不可能的肢體動作
5. 與 I 去一食店,原桌太高換一靠牆矮桌,她說桌擦不乾淨,“認識”女服務生

對於其他認為「打打坐順便觀想」就可以達到相同效果的人,咱們屬不同“傳承”就不相為謀,噢,我所說我們的“傳承”當然是「唐望戰士之道」。

請有進展即刻回報,才有個別指導。

2005/07/23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做夢者班:記夢要點與核對現實案例

文章SW » 2024-06-02, 17:11

摘錄 How to Develop Your ESP Power (中文書譯名太遜) 中相關工作重點 (pp. 65-72):(括弧內是我的註)

1. 醒來時記住夢,不要下床並立即寫(或錄)下來,先寫(或錄)記得的片段內容。繼續練習,記得的比例會增大。
2. 如有必要,把鬧鐘播快五分鐘,你就能不慌不忙地記下這些夢。(看,用鬧鐘根本就不是問題)
3. 寫下先記起的夢後,你可能記起其他的夢,寫下日期,這一點極為重要。
4. 寫下你想到的細節,千萬不要有意地增加內容。(這點很有意思)
5. 記住你的夢僅僅是實驗的一半,另一半讓你把夢中的事與現實核對。
6. 這後半部的實驗將使你的意識知曉自己在夢中有預知或遙察的能力。
7. 常常查閱你的夢記本,把當天的活動與前幾天或上星期的夢比較。
8. 仔細核對筆記本。如果你的夢涉及親友,立即寫信或想辦法核對。(像 Sherry 只寫說「我夢到妳」是不行的)
9. 如果在日常生活中,夢見的事果然發生了,務必寫在留著註釋用的空白中,也寫下發生日期和有關的情況。(我直接用紅筆在旁邊加寫)
10. 必須確定這事是在夢之後而不是夢之前發生的。(其實之後也無妨,不過須確定是無法得知情況所產生的心電感應)
11. 你會發現自從開始訓練之後,你記夢的能力會出乎意料地提高。你記的夢越多,就有更多的信息來工作。
12. 如果有一個夢似乎是預知的,同一晚別的夢也可能是預知或遙察的。

關於第 12 項,以我上週夢記錄核對上週末及本週事件,頗能印證此理。以下整理供你參考,雖然本週都還沒過完:

好啦,接下來看你們的了。

2005/07/27
您沒有權限檢視這篇文章所附加的檔案。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做夢者班:「為何會記不得夢」詢答

文章SW » 2024-06-02, 17:25

Jeremy:請問一下人睡醒時為何會記不得夢?但依稀是感覺有在作夢的,但眼睛一睜開,就忘的一乾二淨了。

SW:

「我熟識一個人確信他完全沒作過夢,也記不起有過什麼夢。這是醒時意識抑制潛意識資料的極端例子。他誓言要照我的實驗去做,三個星期內他拋棄了多年的錯誤概念,現在他能記得他的夢。」——Jane Roberts(How to Develop Your ESP Power, pp. 63-64.)

「你們大多數人常讓你們醒時意識變模糊了──比較來說是不活動的,以致你對你過的人生只是半知半覺。((另一半在夢裡)只要學著去擴展你的知覺,不止是探索夢境,即使是對你的俗世生活變得更完全地知覺些,那麼你的確將收到其他的情報。」——Seth(《心靈的本質》pp. 51-52.)

我個人也認為能常常記得夢的人是較覺知的,因為人並非睡著就停止存在。有位靈修朋友就如同上例,不認同夢也不棄守醒時意識,因而全盤封殺的夢的記憶,但這並不表示夢的療癒、釋放、預演功能就沒在發揮,但比起能夠充分運用夢的人,其「無視於自己存在的各個燦爛層面」(p. 52)。

所以改變你原先認為不太能記得夢的信念,臨睡前的自我暗示就顯得十分重要了。以我的經驗,剛醒來可能有一陣子腦裡一片空白,這時安靜閉起眼,問自己剛剛夢裡有去過哪、見過誰,記憶會逐漸浮出來。再來就是醒時意識或注意力的加強。隨時想到就做的練習:將思緒及注意力拉回到此時此地,從自身逐漸往周遭“巡禮”,我的身體狀態、環境景物、周遭聲響,克里希那穆提說「讓你的耳朵多分擔眼睛一些」可以有所幫助。想到就做,飄走再拉回來。


Sean:「剛醒來可能有一陣子腦裡一片空白,這時安靜閉起眼,問自己剛剛夢裡有去過哪、見過誰,記憶會逐漸浮出來。」我的確也有同於詢答的問題,剛開始過於“用力”的回憶,卻招致副作用,印象反而更為模糊。

這個方式我也要嘗試,這兩天準時 6:30AM 被鬧鐘喚醒、睜開雙眼,確定目前時間後(應該不超過10秒鐘),就把枕頭邊的錄音筆打開,閉上眼睛複誦夢境內容,能記得的,便唸出場景、事件及人物(如果夢中的想法與情緒還有印象,便也唸出),記不得的,暫且不去過度強記(免得不自覺的摻入意識與渲染)。

SW:

「人類全盤的姿勢 (stance) 大半由你們近來提及的『醒─睡』模式所維持。在這樣一種方式裡,人類的一部分貫注於物質實相,同時另一大部分在內在實相裡一個安全的立足點,致力於『將形成次日實相的內在模式』,並提供未來事件一個可能的預演。因此在世界之心 (mind) 裡──非世界之腦,醒時與睡時的實相獲得平衡。」——Seth) (《心靈的本質》pp. 286-287.)

記夢兩週成果頗豐,核對醒時事件,赫然發現竟然其中預知的成分這麼的高,雖然劇情有某種程度的扭曲。現在一天已可以記到七、八個夢,分為上半場(1:30~4:30AM))兩三個、下半場(4:30~7:30AM)兩三個,以及加場(8:20~9:30AM)兩個。「加場」是我的做夢(出體)練習時間。記夢,錄音筆幫了很大的忙。然後我開始想,如果我像以前一樣普通夢都沒記也就忘光了,也許永遠都不會知道某些生活中的事情,竟然早已在夢中預演、認可,夢後才放進現實架構。這是一個多麼有趣的體驗。


2005/07/28-31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做夢者班:第二會期記夢要點

文章SW » 2024-06-02, 17:35

自 7/23 發作業迄今快兩週了,我的夢已經多到快蓋頂了──我的意思是工商日誌一頁真的不夠我記,我慎重考慮要換本大的。努力雖說是不費力的 (只負責睡就好了),但記錄及整理並核對醒時事件是必須下的功夫!(也不會花太多時間)

剛買了一本書《超凡之夢》的推薦序文:「這本書的重要性在於,他們不討論日常之夢,而關注所謂超凡 (extra-ordinary) 的夢經驗。這些特殊的夢在古老的年代被視為預言、神話、召喚或警示等等重大訊息。……讓我們重起修煉『大夢』的能力。」

依書的目錄看來,這些「超凡之夢」就是我常有的清明夢、離體夢、夢中夢、心電感應的夢、超視覺的夢。全書雖是研究性論述,引經據典的,但依我讀來充滿了學術象牙塔裡的二手偏見,也未見作夢者有關性靈方面進一步的啟迪與大悟。我發現我年老退休時可以著手寫一本親身體驗與靈修結合的「夢書」,保證比它精采多了。

我們這個「做夢者班」的目的,不在訓練你有多會作夢,而是要藉由此門進入“不可知世界”一窺「存在」的奧義,屆時“不可知”即轉為“可知”。我的進入未知實相探索之“夢工作”(dream working),自去年四月起算累積至昨日 105 次,正常頻率一週兩次,近期因過於用力記普通夢 (最高紀錄一天記 10 個夢) 而致中斷 15 日,待心生警覺重新調整後 (睡醒只錄夢晚上再謄寫),出體夢即刻恢復。

2005/08/09 Journal. 「開始記錄普通夢的動機是為了我的『作夢者班』的親身示範,7/18 開始記,已打亂我“正常”『超凡夢』的規律性,想必在醒來後我花了些腦力與能量去回憶與謄寫,以致清醒到“無人能睡”,在整個八點半到十點的做夢時間我幾乎都是醒著的。我真的是“降格”以求啊!」

記著,我們的目的不在「普通夢」,也不會耗費力氣解析你的「普通夢」,普通夢所反映的深層抗拒與恐懼,是你自己要去化解的功課,重點在後頭的修煉「大夢」的能力,你沒辦法帶著這些沉重出發、起飛,就跟唐望巫士講的作大夢需要能量,一旦能量夠了,off you go。

摘錄《夢與意識投射》「如何記得你的夢:夢的回想」一章中有關夢地點的查核 (p. 206):

1. 日常生活熟悉夢的地方。
2. 從沒旅遊過的 (好比外國) 的地方。
3. 如它過去而非現在的樣子的地方,例如兒時的家。
4. 實質上不再存在的地方。
5. 奇怪、全然不熟悉的夢地點。
6. 不明確的夢地點。
7. 你一直回去的奇怪的夢地點。

Jane Roberts 研究她 800 個夢,70 個發生在老家,7 個在外國,剩下的等分為完全不熟悉的地方及太不清楚而無從回想的地點。她發現大半預知性的夢都發生在她並不熟悉的夢地點,所以建議我們對不熟悉的夢地點格外注意。在開始傳述賽斯資料四年後,Jane Roberts 開了 ESP 班,她的學生開始做他們自己的夢回想和實驗。

「如你將看見的,這些導致夢的操縱,並且,在許多例子裡,導致開始由夢境的意識投射。(指由夢境出體)雖然每個人進度不同,一般而言,較進階的夢工作 (dream working) 跟在早期的簡單的回想階段之後,再到在夢境內更頻繁的自知,從那兒再進到操縱夢影像及投射。」(Jane Roberts, Seth, Dreams & Projection of Consciousness, 《夢與意識投射》p. 224)

記夢工作補述:

1. 夢日期的標示統一為醒來日期,因為最清晰的夢最接近醒來之前。
2. 還有儘可能右側睡,此有助於意識清明。
3. 你可以使用下表作為核對醒時事件之用。
4. 記錄每個夢時加上「標題」。

2005/08/14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做夢者班:第三會期「夢前」試驗方法+補述

文章SW » 2024-06-07, 22:02

夢還是要記,但我想教你們玩點好玩的,我稱作「夢前影像擷取技術」。還記得前陣子我的“靈媒培訓”經驗嗎?我有了改版做法。這一次,不用睡、不用夢,只要“彷彿昏過去”就可以開始操作。

請見下述我的親身示範教學。

示範教學:(以下是我的紀錄)

8/29 清晨醒了一下,隨口在心裡提問,馬上影像跳出來,連我自己都很驚訝,是兩張塔羅牌:一是「創造者」,卻把另一張牌給忘了。因為一時偷懶沒用錄音筆,再睡著就忘了,不過感覺是蠻積極正面的一張牌。

我發現睡覺中間的短暫空檔,像起床上廁所再回來,仍在半夢半醒狀態,即現實意識未全然涉入,一切的 processing 是屬直覺及影像功能的,這點很好用,簡單講就是等同催眠狀態,可以趁機自己問自己問題,隨即會有直覺洞見,但稍縱即逝,要趕快把握時機錄下來。

9/1 下午突然覺得睏。客廳 CD player 正在放 James Galway 的長笛,十分催眠,我可能睡著了,再次知覺到音樂,又沉進去但不很深,看見靜止、有 texture 的牆面,這是卡斯塔尼達形容的「動態守夜階段」,也就是賽斯所稱的「夢前狀態」。後來影像沒了,我開始又不死心地問昨天沒試出答案的問題。半天沒有影像,朦朧了一下看見「一幕畫面」,正是我的答案。


這是我自己發明的「夢前狀態提問法」,很好玩吧?!

****

用語說明

(1) 做夢的步驟分類

每個做夢者都不相同,但與拉葛達談過後,我發現我們的做夢經驗有相似的地方,我從中歸納出一種可能的步驟分類。

「靜態的守夜」是最初的準備階段,在這階段中,感官開始入睡,但是人還是醒的。
「動態的守夜」是第二階段,在其中,一個人會看到靜態的三度空間影像,某種凍結的事物,例如風景、街道、房屋、一個人、一張臉或任何東西。
「被動的目擊」是第三階段,在其中,做夢不再是觀看被凍結的片段,而是觀察目擊一件事的發生。彷彿視覺與聽覺使做夢成為眼睛與耳朵的事件。
「主動的參與」是第四階段,在其中,一個人被驅使去冒險、去探究,去利用夢中的時間。

(Carlos Castaneda, The Eagle's Gift, 《老鷹的贈予》p. 157)


2005/03/09 早上做夢練習,尚未睡著時還聽見音樂就“看到”一面灰泥牆的細部,十分清晰,一動也不動地貼在眼前。前一天早上看到的是「字」。應該就是「動態守夜」。我比較清晰的離體拔出過程,應該就是在「靜態守夜」。

(2) 夢前狀態

廣義來說,在夢前狀態,你們知道自己較大心靈的所有活動。在夢前層面的經驗,以它們自己的強度發生,這知識被轉譯成訊息,主要的作用乃是直接知曉 (direct knowing)。

(Jane Roberts, The Nature of the Psyhce, 《心靈的本質》pp. 202-203, 204)


****

事發當下所產生的感覺,很可能並非直覺,而是你的主觀意識、下意識。譬如說有人拿一本書給你,你直覺 not your type;或是看一篇文章,還沒看完就有“結論”。我寧可使用葛吉夫說的故事:24小時後我再答覆你。有人要我做決定,我也是說稍後等我心靜下來我才能有答案。

這次寫 Weekly 前言時,同步巧合收到一封廣告信,寫道:「當代傑出的科學家發現直覺不包含知覺、感覺, 『情緒不同時,對同一件事情的想法也不同,情緒顯然會改變想法。』(Pinel Biopsychology)」以下是連結的內文部份:

The most primary intuition of creatures does not include sensations, consciousness and sub-consciousness. The above three elements can never be objective; they are just needs and elaborations of the environment in which the creatures are present. Nonetheless, people usually make decisions after having considered the three elements; therefore, this must be eliminated to as less as possible.
生物最基本的直覺不包括感覺、意識和潛意識。上述三個要素永遠不可能是客觀的;它們只是生物所處環境的需要和精心設計。儘管如此,人們通常會在考慮這三個要素後做出決定;因此,必須盡可能減少這種情況的發生。
That is why great scientists recommend us to stay physically and mentally relaxed, to choose environments that are nice and clean, moreover, to be in a daze for at least once a day (to have nothing in the mind), for about five to 30 minutes. This is the most basic way to draw out the creatural intuition.
這就是為什麼偉大的科學家建議我們保持身心放鬆,選擇乾淨整潔的環境,而且每天至少發呆一次(頭腦中什麼都沒有),大約五到三十分鐘。這是引出生物直覺最基本的方法。


2005/09/01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做夢者班:「巫士之旅意識狀態解析」詢答

文章SW » 2024-06-07, 22:15

Jeremy:《做夢的藝術》真是一本好看的書,雖然我看的不快,也想慢慢看,慢慢消化。但我發現最近都不記得是否有作夢耶!一起來就起來了,賴床補眠也沒有作夢的印象。是否白天的生活太累了?

6. 巫術之旅的內涵:巫士的出體經驗相當豐富而有系統,和精神狂亂狀態截然不同。那是一種有條理、有目標的意識狀態,能同時反映出那趟旅程的目的及宇宙觀。 (按:此段出自「巫士之旅意識狀態解析」,參閱〈第三會期夢工作報告〉)

這句話正好回答我昨晚看書的疑慮,就是我們怎麼判定我們出體遇到事情和看到的特殊景象,跟所謂精神病患的幻聽幻覺有啥不同(以傅科的理論瘋癲者的真實也是一種真實)。我的無法作夢是否也是因為害怕做夢(做夢的壓力太大)?

SW:我也發覺肉體過於疲憊倦乏,記夢能力隨之降低,我這兩天因出差宜蘭就是如此。(所以我們很能體諒上個月 Sean 的作夢“業績”。)奧修也說靈修屬於有錢有閒人的玩意兒,當生活盡耗攸關生存事務,或排滿行程檔期,我不認為還有充足餘裕可以靜心修行。或者至少能將一週活動劃分出幾天空檔,留給自己一些空間與時間,放鬆而後才能專心孵夢。

第二個問題的答案:沒啥不同。超心理學家近三十年來,流行使用 LSD 迷幻藥物來治療或探索來自潛意識的深層病肇。其中以葛羅夫最具代表性。 在其所著《探索意識極境》有提到患者(精神病患) 在藥物影響下及他自身使用而產生的非尋常意識狀態,跟禪修者因修為所導致的境界毫無二至,也就是都能體驗到意識轉((轉換成胚胎、幼兒、親人、前世、動物、昆蟲、植物、礦物、乃至宇宙意識的經驗 )。問題在於患者有了如此經驗之後,對於心靈的成長卻無明顯幫助,主要還是對於病灶的排除或改善,某些人或許改變對這世界的看法而改變了生活的方式,更有些人卻完全無法再適應現實的生活。

靈修者與精神病患所經歷的出體世界經驗可能一樣,但心靈意義不同,對於自身清明意識的掌控力亦大異其趣,你懂我的意思嗎?就好像真理遍地皆是、機會人人可得,但開悟的人還是這麼少。

不用害怕做夢或出體。因為這是「能不能」的問題不是「想不想」的問題。清明夢、出體、意識轉換、超感應力,都是“副產品”——不想要也不行,主角在於「心靈的進化」,一切只會水到渠成,哪管什麼壓力。


Jeremy:「靈修者與精神病患所經歷的出體世界經驗可能一樣,但心靈意義不同,對於自身清明意識的掌控力亦大異其趣。清明夢、出體、意識轉換、超感應力,都是“副產品”——不想要也不行,主角在於心靈的進化。 」你的答案,讓我更清楚了,謝謝!:)

2005/10/07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做夢者班:「夢前收訊」實驗報告

文章SW » 2024-06-16, 22:27

我開始覺得自己一旦開始接觸某類東西,就有一種不詳的“飛蛾撲火”效應:
一開始修習靈氣,點化時就「七輪全開」 (按王靜蓉描述);第一次上教堂禱告就暈眩而「蒙恩寵」 (gift, 按修女描述);
才清明夢三次就直接出體;這回練習「夢前收訊」亦然。

我得承認,我有點被這種能力嚇到,因為進展過於快速。所以想跟你們分享以紓解一下“壓力”。
以下是我的日記,記錄了自 10/3~10/8 的「隔空取訊」實驗。
 
2005/10/0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靈氣傳送與隔空取訊

2005/10/06 Thur., sunny, Journal.

我開始利用每晚的 Reikei Time ,練習我的 ESP (extrasensory perception),其實是受到《靈魂實驗》中靈媒接收無形界或靈界訊息的激發。然後我手中握著照片傳送靈氣,就好像接上一條傳輸線,那麼我何不乾脆來練習“隔空取訊”?時間約在夜裡 00:30am 開始,先傳送靈氣五分鐘,然後陷於枕中,“改變意識狀態”──只要使自己彷彿昏睡過去即可,馬上抓下閃過的話尾,且顯然與我當日生活無涉的內容。讓我列於下,也許是對方的,也許是我的,或者插播、干擾、以及 Robert A. Monroe 說的「M 帶噪音」: (凌晨日期)

2005/10/03  稍待 / 照顧好
2005/10/04  接也 hot / 丈夫 / beautiful
2005/10/05  我是被踢翻的 / 說了善事 / 愛與分享 / splendid
2005/10/06  他不會有作怪的部分 / 嗨 / 才會跟他碰面 / 他什麼都不要追
(註:《靈魂實驗》是兩名學院派博士利用嚴謹的實驗室及科學分析法,嘗試證明死後仍有生命、意識能量永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微弱刺激的知覺」與訊息填補

2005/10/07 Fri., sunny, Journal.
 
十二點半開始靈氣,一路“通靈”到一點多,抓到的訊息句子比較長了,發現可以跟上一次的連成一氣,便成如此這般:(括弧內為我添加的字)
他不會有作怪的部分,才會跟她碰面,(因為) 她什麼都不要追(求)。(10/06)
2005/10/07
「為什麼?」「這樣才準哪!」
「你還不知道?」
「這樣也不能做,因為他把(……)拿走了。」
新氣象
「妳常講的意識狀態。」
早上繼續閱讀《靈魂實驗》,此類接收訊息是一種「微弱刺激的知覺」(the perception of weak stimuli),即人們知覺得到微弱訊號並產生反應。靈媒們提到「為了有效接收訊息,必須專注精神,摒除雜念。只是由於聲音過於微弱細緻,且大多是不完全的資訊,但是通常可以填補過來,這種『填補』現象,自動完成中斷的句子。」作者舉了一個例子,譬如聽到像是 "J a or" ,又假若你懂得法文,便可能自動完成 "Je l'adore" 的句子,其可以是「我愛她」,也可以是「我愛他」或「我愛它」的意思。這解釋了為什麼我們不能指望第三眼張老師為我們解讀他不瞭解的語言的我們的外國前世經驗。
 
我在接收訊息時並不像作夢有任何畫面,所以並未進入作夢狀態,而是夢前訊息。訊息的殘缺不全是一定的,但事後以人為方式修整連接,也彷彿像有這麼一回事似的,而訊息也在續傳中,理論上(這是 Jane Roberts 及諸多 "channel" 說的) 與期望上應該會從上次中斷的地方開始接續。
 
(註:"channel" 指的是通靈寫書的那些人,賽斯書、歐林書、伊曼紐書、《與神對話》、《奇蹟課程》都是這種寫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收訊續曲與時間怪差之驚悚篇

2005/10/08 Sat., raining, Journal.

因為同事搞了本百事達租新片券九月底到期,才去租了娛樂片「康斯坦丁驅魔神探」來看。雖說是純娛樂,仍有兩點直得說說。

第一、第三眼
2005/09/16 夢見「他的陰陽雙眼正不斷地掐著我」,10/03 看這部電影,康斯坦丁跟女主角雙胞胎姊妹都有「陰陽眼」的天賦異秉。網路摘到:「第三眼」其實是一個輪位,即眉心輪。「第三眼功能分佛眼、法眼、彗眼、天眼、陰陽眼」。我讀過現任台大校長、前電機系教授李嗣涔的兩本著作,都跟此特異功能的嚴謹實驗室研究有關,「李嗣涔提出假設性的解釋說,人的腦中可能存在『第三眼』,可以突破身體限制,由腦內向外擷取外界信息。 」;中央研究院院士陳建德也表示「佛學中有所謂『開天眼』,就是能跟宇宙未知信息聯繫,可感應出五官、儀器看不到的信息。 」網路文章還說第三眼發生在「入定」後,可以發揮超感知覺 (ESP) 或念力 (PK) 等超能力。我猜想此即靈媒能夠「收訊」的原因,而不論資訊內容是看來的、聽來的或屬直覺。天眼通者 「可看人的氣瑒、內臟、前生、來世、事情的發生、高靈 etc. ,但都是很多的 images,要自己重組句子」。「看到人的氣場」就是唐望的看見人類明晰能量球體;「要自己重組句子」應該跟昨天說的「聽見微弱聲音」差不多,也就是我現在正在練習的部份。

第二、入定瞬間來回兩界

「康斯坦丁驅魔神探」片中有兩段嘗試描寫這種兩界間來回的時間差。第一段是奇諾李維抱著往生者的貓並腳浸水盆,“藉水的流動性”在女主角關門的瞬間,進入地獄界去確認女主角自殺的妹妹在那而又回返;第二段是女主角也想體驗地獄界,全身浸於浴缸,奇諾李維壓住她不讓她呼吸,而她拼命掙扎、在水滴滴下的瞬間,她已遊歷歸來。第三眼張老師在讀訊的同時宣稱:「待我入定來觀察一下。」一兩分鐘後,即能夠滔滔不絕地描述好幾個前世經驗。因此我認為,在意識轉換後的時間感大大不同於現實世界。最常見的情況是午睡做了一堆夢醒來,時針才移了幾分鐘;或者不過才打個盹,一眨眼已時光飛逝,我今日凌晨即經驗到令我嚴重錯愕的時間流逝。

今日凌晨(10/08) 00:30AM,才剛開始傳送靈氣,靈氣強得我有點暈,訊息不久就浮現,我根本都還沒“深陷枕中”。讓我抄於下:(每一行是一次讀訊)

我買到妳喜歡的
這要花不少錢
是「先生」就告訴我
那種事我受不了
什麼“那種事”?
不會(吧)
不是常聽妳講嗎
最好的連線方式
「巫」已經出來了
你自己要繳什麼案
他們有約會嘛,每一次下車回來
我不想破壞……小孩子
等這個主人改變心意
我還是認為很棒
我要看誰能破解

中間以後曾試圖扭轉話題:「可不可以講點比較情感性的,對我。」但似乎毫無影響力,寫完上面最後一句,仍然希望再獲取一些“情感性的訊息”。恍惚中我又抓到話尾:「等小孩子……之後,我就能進到第一、第二階。」兩度提到「小孩子」,我一點也不想寫下來,微弱燭光中我想看對面層板上的鐘是幾點了,期望值是一點多,但長針顯然不在右上角而是出現在左下角,我驚悚地看見:一點三十五分!一連確認了三個時鐘都一樣,竟然整整一個鐘頭過去了!

10/04 日記「我真希望有一天能破解這些在背後運作的東西,無論是象徵、想像、思想能量或是可能性。」
10/06 日記「巫士之旅意識狀態」→巫已經出來了;「我手中握著照片傳送靈氣,就好像接上一條傳輸線。」→連線。

下午抄寫本週夢記錄,赫然發現這種連線預知:
2005/10/04 「利用另外一個網路來刺激。」(10/07 日記「微弱刺激的知覺」)

先不管 Reikei Reading 的訊息是不是來自對方,但肯定不像我自己醒時的意識內容,那就意味著“確有來源”,雖然現今我們無法得知,但也許有一天真能破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05/10/08
Sherry:或許有可能!前陣子,夢到廚房出現很多數不清密密麻麻的螞蟻(已寫報告了)我自己分析覺得可能又要有天災要發生了。昨天整天異常的頭部收訊息,很強很強的電波,一直到晚上,昨天搞的我整天不舒服。今天中亞發生大地震,好震撼!有時候,我會想起在加拿大的朋友,他就會打電話給我;有時候,也會收電波某人真的就打電話給我,尤其是很緊急的事情。所以我覺得這是絕對可能的!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做夢者班:「數字是一道門,能開啟宇宙萬物的奧秘」;「焦距不凝聚於一點」

文章SW » 2024-06-16, 22:41

Sean:

「海邊一艘船上有數字 56 在閃……」

這讓我憶起,跟同學在你家聚會那一次,你提到開車時,眼睛焦距不放在正前方,而是發散式的全景觀看,甚至不特意觀看,不過「數字」例外,因為某些數字對你而言,有「特別」的意義……那一天不是我頭一回聽到你說這件事,第一次聽你說後,向來容易「目光渙散」的我,也開始訓練自己開車時的焦距不凝聚於一點。恕我冒昧,其實我好奇的是,「數字」對你的意義,能否分享呢?無論是日常抑或夢中實相?



SW:電影《靈魂的重量》裡數學教授保羅說:

「生命的奧秘、宇宙的運行,都跟數學數字有關,從不規則幾何到物理,每個數字都有不同的意義。我想說的是數字是一道門,能開啟宇宙萬物的奧秘,解釋兩個陌生人是如何相遇。一位委內瑞拉的詩人寫過一首詩,『地球的自轉讓我們更靠近,它也在我們心中轉動,直到我們在這場夢中相遇。』兩個人相遇有很複雜的過程,這就是數學的原理。」

這三年來,絕大多數我有意無意接獲的名片上皆有 56; 我最喜歡的一瓶平衡油 (上下皆淡紫色) 也是 #56;我還有無數的普通夢中都見到斗大而清晰的 56 數字。

Numbers. Cayce said: "Each individual vibrates to certain numbers according to his name, his birth date and his relationships to various activities. When numbers appear, they represent strength or weakness, assets or deterrents, change or stability. They are also signs or omens. They may be used as warnings or as aids in any manner helpful to the individual."
Edgar Cayce on Dreams: Your Magic Mirror, p. 241.)


夢時

2005/07/20 一本書左下角56
2005/08/03 「56, 3F」
2005/08/06 「....56」
2005/08/08 抽到六獎 56....
2005/10/06 「6056」
2005/10/07 「4563」

Dreaming

2005/05/04 (三) 08:35am (recorded 4'37")
看見了,我在一個約有二十五坪大的長方形房子,牆壁刷成藍色、柱子刷成黃色、米色塑膠地磚,開整排高窗,像是一個空置的工廠。都沒有人,左邊有些小門,一個有半高牆的那種室內梯,上緣有個門牌什麼的,想去看一下。它寫的號碼是 3756,但因為會反光,便左右移動著瞧,還算是有一致性,至少有維持住影像而沒變成別的東西。

族繁不及備載。分享有關所提「焦距不凝聚於一點」練習:

2005/08/10 Wed., sunny
今天的主題是:一條“時空隧道”。
上班途中最喜歡木柵的「台北 I 隧道」,全長 790m,隧道是單向雙車道,中段以後幾乎很暗。一駛入隧道掛著墨鏡的我就瞇起眼到幾乎只能微微看到遠處出口亮光的地步,然後將感知焦點往兩邊拱牆分散,同時維持住車子中的我於中心,就能在不到一秒鐘的剎那感覺出一條“時空隧道”,那刻一陣振動會通過全身,我彷彿如如不動地與這個世界脫離而探觸到另一個世界──當然這是我的想像。我喜歡這個遊戲,每次都做,樂此不疲。

2005/10/11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下一頁

回到 2005~2009 做夢者班檔案資料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