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麥克凱茲的書的評論

在藏傳佛教中,寧瑪派以及噶舉派(包括那洛六法與尼古瑪六法)所包含的夢瑜伽傳承教法,相關文本與仁波切們的釋論與開示。

麥克凱茲的書的評論

文章SW » 2024-04-27, 22:00

有位師兄給我南開諾布仁波切《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編輯者麥克凱茲自己寫的書《西藏梦瑜伽—通往觉悟的康庄大道》,要找我在台出版。還好他不在本社團。目錄如下:

鳴謝
前言
介紹
第一章夢瑜伽與宗教人士
第二章夢瑜伽與清明:總覽
第三章內在脈道
第四章:淨化心之鏡—對治我執
第五章:夢境轉化
第六章夢瑜伽與中陰
第七章:母子相會
注釋
英文參考書目


這是大陸翻譯的,隨機先摘第五章夢境轉化,開頭兩段:

之一
夢瑜伽的主要目標之一在於培養做夢者在夢中保持清醒的能力。在開發了這種能力後,其他傳統的訓練方法也可以用來操縱並轉變夢境。為了進一步發展夢中保持清醒的能力,我們應該利用白天的現象,並通過想像力將所有的感知轉變為夜晚的修習。有許多傳統夢瑜伽訓練方法,可以讓我們在白天以及在夢中進行練習。這些包括轉換夢境中的物體,將大變小,改變物體的位置,例如把北方的物體放在南方,以及把不同的物體引入夢中。

在最近一個清明夢中,我發現自己嘗試了這些轉變。在夢中,我正在看一種配有插圖的書頁。我成功地將頁面頂部的兩張圖片移到了頁面底部。然後,我試圖將這些照片的位置互換,但沒有成功。我繼續努力,並發現自己在使用Photoshop軟體中的一種工具。我用套索工具選擇了這張照片,並試圖把它從現在的位置拖出來,但這時我就醒了過來。


老實說,麥克這個夢真算不上什麼轉化技巧。

我發覺清明夢者跟出體夢者的工作平台尺度不大一樣。清明夢者的舞台就是一個夢場景,出體夢者則如唐望所描述的可以去到很多層面,或者層面與層面間的三不管地帶,也就是空界。

變夢,乃至轉化整個夢,又在尺度上有差異。麥克夢中轉變的是平面螢幕上的畫面,基本上夢中任何事物都有剎那變化性,或者他只是湊巧而已。唐望的訓練首先要維持住夢場景,hold 住不變,那麼就自動成為一個穩定的顯相(透過不斷看手及對場景細節的關注淺嚐即止)。所謂穩定(唐望所稱的一致性)是指,你不會從台北這個門出去是聖母峰;左手拿著蘋果換到右手變成香蕉。

維持住變異特性的夢場景,也就是維持住聚合點的位置。這有賴於保持住穩定的覺知意識。再從這個基礎上轉變 A 物成 B 物。慢慢擴大,到轉變整個場景。那麼夢中事物的實質性就又被你拆解了。這是訓練的重點:體驗萬物的空性虛幻本質。因此才說到:縱使夢中有十隻狗朝你衝過來,你也不畏懼。你可以嗎?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之二

文章SW » 2024-04-27, 22:00

之二
我們也可以暗示自己,在夢中會遇見自己的上師。這是夢瑜伽士或旅途中的巫師們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目標。在獲得清明狀態的時候,你可能會想,我的上師現在在哪裡? 在夢境中遇見自己上師的強烈發心將增加其發生的可能性,即使是第一次,如普拉德•錢德拉‧布拉馬查瑞(Prahlad Chandra Brahmachari)的以下夢境:

在我遇到我的上師之前,我曾經夢到過他。夢中我彈著吉他,唱著靈性歌曲。他腰纏布帶出現,一隻手臂舉在空中跳著舞,雙腿跟著那首歌的節奏快速舞動。突然間,夢境發生了變化,他盯著我,離我只有六英寸遠,目光聚在我身上。他眼中閃著一股奇特的力量。我感到自己向內膨脹,心中充滿著傳遍周身的喜悅。後來我才知道,上師的一個弟子給了他一張我的照片。當我幾個月後見到上師的時候,我一走進房間,翻譯就告訴我,上師想知道我是否記得他,記得他曾經拜訪過我。他沒有對房間裡的其他三十個人這樣說。我想上師已經用這張照片與我做了溝通。(註69)


按照麥克書後面註釋69,標的是一個網址(可能這本書原先就只是電子書格式),這位上師 Prahlad Chandra Brahmachari 已於1982過世。我覺得在他種傳承中找尋傳奇,是永遠找不完的。但以藏傳佛教來說,上師們並不會這樣顯現神通。麥克如此引據似有點危險。殊不論印度教如何,光是台灣這種事情就不少了。許多邪師都有用夢控制弟子的事情發生。以這種神通讓弟子信服,或弟子以一種迷信的方式來學習教法,並不是一件值得鼓勵的事。

固然南開師在《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當中也肯定上師們可以進入弟子的夢中,但通常這種事情都是彼此心照不宣,或者當作若有似無而不去執著。

我曾於 2015 年,敏林堪千仁波切台北講授「夢瑜伽」時提問:「夢中知夢,面見上師傳法,是否屬實?如何辨別?」敏林堪千仁波切回答:「只是一個夢,不是真實的。夢裡跟老師一起、上師傳法,你要知道這是夢,才是實修。 」(2015/09/26)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之三

文章SW » 2024-04-27, 22:03

之三
一旦達到清明程度並能控制夢之後,我們在夢境中就會具有無限的潛能。由於不受限制,我們有機會去探索、學習或實驗。我們甚至可以像DL在一本關於睡夢的書中所說的那樣,「成為一個完美間諜」(註73: DL,《心與夢的解析》p. 126 )。他指的是大師們隨意進入睡夢的能力。

作夢者也可以在夢中自動地去探視那些對自己尤其重要的人!最近一次夢瑜伽禪修的一位參與者報告說,由於她對男朋友有不安全感,就打算在夢中去探望他。結果她夢見他躺在床上,摟抱著另一個女人。在夢中,她也試圖去擁抱男朋友,但他沒有回應。

第二天,她打電話給他,講述了自己做的夢。她男朋友在電話上否認在前一天夜間發生了任何不尋常的事。但後來當他親眼看到她的時候,他解釋說那天晚上,一個心情鬱悶的室友和他一起度過了那個夜晚,他在安慰她的時候擁抱了她。


所謂「當個完美的間諜」,原段內容如下:

「睡夢身的第二個好處,就是可以當個完美的間諜。」
"Also, a secondary benefit of this dream body is that you can be a perfect spy.”

這裡要特別注意,達賴喇嘛(簡稱 DL)所指的是:「在特殊作夢狀態下,因為心與氣的作用而產生特殊睡夢身。這種特殊睡夢身能夠完全與粗重的肉身分離,到處旅遊」,下面這段是關鍵:

「讓這個特殊睡夢身出現的方法,首先要能夢中知夢然後進行各種夢中訓練,當逐漸熟練後,才能從粗重的肉身分離出睡夢身。一般的睡夢狀態則相反,是在身體的內部作夢。透過特別的修行,睡夢身可以到處走動。」(p. 38)

這裡也就是我所謂的清明夢者,與出體夢者的差別所在。清明夢大都是身體內部作夢引發的清明,而出體夢的重點在於移動能力,透過夢中各種鍛鍊,將唐望所謂的作夢的虛幻能量鍛鍊成一個睡夢身,也就是越來越紮實,成功者可以作為幻身在醒時世界跟人們打交道,如唐哲那羅的例子。

這裡我覺得麥克所舉的案例不是很恰當,首先必須確認該女是處於「特殊作夢狀態」,然後產生「特殊睡夢身」,並像鬼一樣來到她男友的住處,目睹他與另一女子相擁,否則就是一個巧合的夢而已。

有關做夢與現實生活結合,是在《做夢的藝術》第三關的任務:「將夢中現實與日常現實融合唯一」,這有一定程度的困難。有些特殊體質者,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在日常世界出體當鬼,就如同死後亡靈可以隨意去到親友身邊。我想達賴喇嘛的意思,「完美的間諜」也絕不是去抓姦用的。

這本書我並沒有英文原文,只有拿到大陸翻譯版。但我想利用這本書來做些討論並釐清自己所知這也很有意義,畢竟麥克也是南開師的弟子。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之四

文章SW » 2024-04-27, 22:04

之四
DL在Sleeping, Dreaming, and Dying(按:《心與夢的解析》)一書中詳細闡述了這一點。「隨著你持續修習夢瑜伽,第一個淨光體驗就是當把注意力集中在夢中身體的心臟中央時出現的亮光。雖然夢中淨光狀態不是很細微,但可以通過修習使其變得更細微,並能延長其持續的時間」。(註82:原文p. 130)


達賴喇嘛這本《心與夢的解析》(2004)是楊書婷翻譯的,我個人認為她的佛法書翻譯算是不錯的。但這裡竟然出了一點差池,直到我看到上面大陸翻譯的麥克書相同段落,才恍然大悟在講什麼。摘兩段中英對照:

「當你處於睡眠淨光而知道那是睡眠淨光時,這種認知會幫助你繼續安住於此狀態。密續修行中睡夢瑜伽的主要目的,首先是要在夢中知道那是個夢。下一個階段則是專注於心中的睡夢身,試著把身體的氣納入中脈的心輪。這樣能使人體驗到睡眠淨光,這是當作夢停止時所生起的狀態。」
“Once you are able to recognize the clear light of sleep as the clear light of sleep, that recognition can enable you to sustain that state for a longer period. The main purpose of dream yoga in the context of tantric practice is to first recognize the dream state as dream state. Then, in the next stage of the practice you focus your attention on the heart center of your dream body and try to withdraw the vital energy into that center. That leads to an experience of the clear light of sleep, which arises when the dream state ceases.
〔重譯:「一旦你能夠認出睡眠淨光為睡眠淨光,這種認知能夠使你維持該狀態比較久的時間。在密續修習體系下夢瑜伽的主要目的,首先是要認識夢境為夢境(夢中知夢)。然後,下一個階段的練習,你將注意力集中在做夢體(睡夢身)的心間,並試著將生命能量引至該中心。此舉導致了睡眠淨光的體驗——當夢境停止它便生起。」〕

「睡眠時所經歷到的淨光並非極微細的層次。當你的睡夢瑜伽修行逐漸進步時,若你專注於睡夢身的心輪,便會首度體驗到淨光。儘管一開始所體驗的睡眠淨光並非極微細,只要你繼續努力,就能使它們更微細、也更持久。」
“The experience of clear light that you have during sleep is not very subtle. As you progress in your practice of dream yoga, the first experience of the clear light occurs as a result of focusing your attention at the heart center of the dream body. Although the clear light state during sleep at the beginning is not very subtle, through practice you’ll be able to make it subtler and also prolong its duration.”
〔重譯:「你在睡眠當中所具有的淨光經驗並不是非常微細。隨著你修習夢瑜伽的進展,第一次淨光體驗,就是你將注意力集中在做夢體心間的結果。儘管在睡眠時的淨光狀態一開始不是十分微細,但透過練習,你可以使它變得更微細,也可以延長它持續的時間。」〕

我覺得這裡有一句很關鍵,那就是麥克書的前一段講到清明和本覺非等同、兩者須加以區分:

《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持》一書的要點之一,就是把與自然光修持有關的大圓滿本覺(rigpa),和與夢瑜伽有關的清明經驗(比較相對但依然很重要)區分開來。必須不斷強調的是,本覺和清明不是等同的,清明夢仍然與因果有關,而本覺則是超越因果的。(按:本段有略加修改)

南開諾布仁波切指出:「一開始,行者應該在夢中獲得清明體驗。在中間階段,要發展能力,把夢境轉變為具有善業習氣的夢。在後期,修習者不再做夢,因為夢與淨光無法區別開來,所有的夢都融入了其中。這個階段被稱為『夢融入淨光』,這個狀態只有通過發展上述本覺修持的經驗來實現。」(註81: 《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原文 p. 84)

《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這段翻譯為:「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首先發展夢中清明的能力,中間階段則發展將夢轉為正面業習性的能力。在後面的階段,當睡眠已無法與淨光區分時,所有的夢融入淨光中,修行者即停止作夢,此階段稱為『夢融入淨光』。」(p. 122)

《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中文版這段翻譯為:「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首先發展夢中清明的能力,中間階段則發展將夢轉為正面業習的能力。在後面的階段,當睡眠已無法與淨光區分時,所有的夢融入淨光中,修行者即停止作夢,此階段稱為『夢融入淨光』。」(p. 122)原文書也沒有「這個狀態只有通過發展上述日巴明覺修持經驗來實現」這句,不知道是否是麥克自己的隱藏版。

有關達賴喇嘛在書中常講到的「微細」與「極微細」(subtle and very subtle),還有「清明」與「本覺」等詞彙,請組員自己去補腦。總之就是意識程度的高低不同,夢者也需要去認識並加以區分。這裡就不討論了。

這要怎麼理解呢?一是:「注意力集中在做夢體的心間……導致睡眠淨光的體驗——當夢境停止它便生起」;另一是:「睡眠無法與淨光區分,所有的夢融入淨光,行者即停止作夢」。我想關鍵在做夢體(dream body)上,我講的是做夢體停止做夢,這時就是無夢狀態,等於切斷念頭的相續,才能瞥見心性本面。

清明夢是一種夢,也是念頭生起的狀態。即便你能覺知念頭,就好像你能覺知的清明夢一樣,但念頭形成的形色還在,就還是個夢。這裡特別指夢消融,其實類似念頭消融,你的聚合點不去聚合,六識聚不起作用,夢就停了,然後(透過方法專注於心間後)淨光體驗得以生起。(以上所述,歡迎踢館。)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之五

文章SW » 2024-04-27, 22:06

之五
即使對強有力的大圓滿修習者來說,也很難在短時間內保持覺知和明覺(本覺)。許多故事提到大修行者在巨大煩惱來臨之際也會有失誤。例如,儘管著名的瑜伽士密勒日巴獲得了偉大成就,但他還仍然在兒子死亡時不勝悲痛。類似地,有一位偉大的上師的母親去世時,這位上師告訴自己的弟子,他“失去了自己的明覺”。


這書是 Andy Chen 簡體版中譯,達瓦部分校對,無央校譯,加上作者本人,四個人都沒有注意到(噶舉派祖師之一)密勒日巴沒有兒子嗎?!有喪子之痛的是密勒日巴的上師馬爾巴:

「馬爾巴的兒子塔瑪多德參加法會摔破頭,馬爾巴也示現悲傷之相。不久前,有對老夫婦死了獨子,馬爾巴向他們開示一切如夢。現在這一對老夫婦反過來勸慰馬爾巴不要悲傷。馬爾巴說道:『我未曾因執物為實而起煩惱,你們的兒子和我兒子不同,我兒子若不死,便能弘法利生。他的存在,是夢中的殊勝夢境,是諸幻中的殊勝幻相。』」

馬爾巴不勝悲痛的是以上的原因,但唐望也有過喪子的經驗,他的回答是這樣:

「智者要如何面對一個他所喜愛的人的死亡?」卡斯塔尼達問。
「拿我的兒子尤拉里歐(Eulalio)來說,」唐望平靜地回答,「他在建造泛美公路時被石頭壓死。當我來到爆炸的現場時,他已幾乎氣絕。我站在他身前,看著他那破碎的身體。但我沒有觀看,我轉換了我的觀法,於是我『看見』他個人的生命逐漸崩解, 無可控制地超過了它的極限,像一陣晶瑩的薄霧。那就是生命與死亡的融合與擴展,也就是我面對我兒子死亡時的作法。一個人最多也只能做到這樣。如果我〔像平常一樣〕觀看他,我會從內心深處發出一種哭嚎。但我選擇『看見』他的死亡,而那裡沒有悲哀,沒有情緒。他的死亡與其他一切同樣平等。」(《解離的真實》pp. 84-85)

今天所摘主要跟夢修無關,只是看到一個錯誤來吐槽的。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之六

文章SW » 2024-04-27, 22:10

第一章到第七章加起來不過 46 頁,介紹就佔了 33 頁。基本上可以分第一部和第二部了。

版权所有。未经作者许可,本书任何部分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

他以為這是密法嗎?這並非有任何傳承的保密教法。引述是所有書籍都可以引述的,不然就違反學術自由。而且這是公開出版的書,自然任何人都可以引述。

如果是我要寫一本有關「夢瑜伽」的書,既然講的是「西藏夢瑜伽」,那就得在西藏密宗的傳承當中來闡述,除了那洛巴傳承下來在噶舉派視為鎮派之寶的那洛六法中的睡夢瑜伽,還有就是在寧瑪派當中有蓮師的六中有教法,其中亦有夢境中有的教法( 此亦有不同伏藏版本)。

麥克這本書略略提了一段,大概就這麼多了,這部分內容我們前陣子嘉初仁波切的文本釋論摘過:

之六
進入自己的夢
在古代的佛教典籍中描述了另一種用來促進清明夢的夢瑜伽技巧。最近,當代西藏喇嘛嘉楚仁波切對這本由十六世紀佛教大師羅千達瑪師利(Lochen Dharma Shri)所撰寫的法本評論道:

「對於那些在夢境中不認識夢(夢中變得清醒)的人來說,法本提供了如下建議:在夜晚結束而你還需要一些睡眠時醒來。身體處於適當姿勢,認真地觀想前一個對境(夢)... 以最清晰的方式,觀想這個對境但不要去執取它。不要讓任何其他念頭干擾,就此入睡。」(註58)

羅青達瑪師利的“夢瑜伽”的文字隱喻地描述了這種重新進入夢境的方法,從“清醒”進入到“清明夢”,就像“穿針”一樣。


註58說的是《Ancient Wisdom》(古代智慧,1993),不是我手上嘉初仁波切這本書,故沒找到相應段落。這裡主要在講如何重回前一個夢的技巧,有做夢者班成員喜歡講「續夢」。

斯蒂芬‧拉貝吉(Stephen LaBerge)用以下方法創造了“記憶引導清明夢技巧(MILD)”這個術語:從夢中醒來時,馬上記住所有的細節, 特別注意異常點(夢中的怪異處)。意願重新進入剛才的夢,這樣一來,原來的怪異之處就變成一個讓你變得清醒的提示。有意識地在整個晚上不同的時間段醒過來,將有助於這項技巧的運用。即使你不能在當時重新進入原來的夢,你也可以在第二天意願四五次,重新回到夢中,每次意願,都要讓自己變得清醒。

所以基本上還是在講清明夢,只是冠了一個好聽的書名。
.........................................

我查了一下書,淨光到底在講什麼,因為南開師不用 clear light。如果說淨光等同是自然光,好像多半都是講到剛入睡時,類似剛死時,在實相中陰首先會出現的光明,也就是死亡過程,臨終中陰,會先經歷明增得三光,這三光分別是白、紅、黑的。也有說四光:明增得,還一個近得,只是我是在出體夢中的法界經歷,一般講的都是在床上,夢還沒生起前會經歷這種光明。所以我有點搞不清楚。

若是之前比較能直接出體,我是有過幾次經歷到強烈的白光,不過後面變成夢了,就被白光拖著走了到夢裡去了。因為以前出體,要直接出體,就是一直帶著覺知等自己睡著,可能有片刻的不覺察吧,因此我沒有什麼紅光的經驗,卡氏他們比較厲害,可以在經驗紅光時就出來(出體)。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回到 夢瑜伽文本翻譯及相關開示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