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解夢案例

Being-in-Dreaming、The Wheel of Time、The Art of Dreaming 等書札記、摘譯與翻譯;個人夢修心得整理。

【解夢案例-53】

文章SW » 2024-06-08, 16:56

2022/03/22 09:00AM *喇嘛師父們來療癒的夢
和10多人在一個房間躺在一個大通鋪上,像是去禪修中間休息,大家睡著。有幾位沒著僧服的喇嘛(直覺知道)出現來幫大家做什麼,一位相貌端正年輕的僧人來要我填問卷,好多選項,我知道是選擇解脫的路徑。我選了「換膚」因為這個選項是浮出來最明顯的,好像其他也選不了。他問我為什麼選這項,我知道會很痛但是是必須的療癒。他們就帶領我去⋯

換景
我進入一個房子,像是一樓公寓房,很空,有張桌子,一般擺設,陽台忘記有沒有牆,出陽台外面整片大地都是果實累累的玉蜀黍,感覺是在大陸還是哪裡的高山區,夢中知道是遠的國度,我自己在空房裡等了很久,正要離開,一開門,撞見一位上師進來,總共三位喇嘛,其中一位是給我填問卷的。他們進來坐下進來開始做儀式,沒有任何物品的儀式,上師來抓我的手,有點像把脈,我心想換膚是會脫胎換骨的痛不欲生吧,但我不怕。一陣強大能量讓我暈了一下,意識改變了,比之前清醒,忘記問要付出什麼代價,問他們會有什麼改變,他們用藏文説了好幾項,好像是五項,但不會翻中文,我聽不懂,他們又繼續儀式,到了一個步驟,有位忽然給我看了一句「條件是立刻跟師父去傳法」我感覺就是立刻從世間消失,想到男友和家人,求説這是最後一世來,讓我了這個緣份,有些急,他們看了我,笑說這可能不是最後一次來喔,我清楚看到自己放不下,他們討論怎麼辦。從陽台的門,走進一個年輕女人坐下,摸著我的太陽穴,其他人陸續消失。

她說了兩個部份:
一聽不清楚
二⋯男友⋯秦始皇⋯也不是太清楚,我重複問說我對待男友像秦始皇霸道嗎?
她好像沒回答,大意好像是這樣,我當下心生愧疚。她手好像放我頭上,我問她是做什麼,她説幫我清理腦中負面能量。她做完很累的樣子,我覺得感謝也覺得不好意思,旁邊有位年長女性坐著,感覺都是藏人,很溫柔慈悲看著我,護持我。

*第二天想要夢清楚她說的兩點,遇到連續大地震

(釋意)(語音留言,以下大意):

換膚:換一個身分,表面的改變,換一個身體,另一種投生,改變人生的方向;

「跟著師父傳法 」兩種意思:一是出家,或成為大功德主,看看自己的條件。自己有了目標要根據目標調整自己,換膚還沒有到內部改變,像是骨髓內臟、大腦等改變,或許覺得這樣更有意義。如果夢到喇嘛,心很純淨的話是好事,能夠看到所有人清淨的一面,如果現在和自己不太吻合,可能是天龍八部的影響,最重要要把握自己的心。夢裏第一個念頭是男友和家人怎麼辦,說明至少現在還不是時間。

秦始皇:要提醒的是,夢者有很大的願望,後繼無人,不夠長久,過於激進,想快速能維持多久。有很大的願望,初步有沒有去落實,一般夢到不會想到男友家人,通常想到就是太好了,我們立刻就去做。前面「換膚」,表示願意去改變,願意去做的比現在更好,但是有顧慮的話就沒有到時候。

真的菩薩發心不是圍繞自己轉的,或考慮是不是我的家人;真正菩薩發心是眾生希望我到哪裡去就到哪裡去,他甚至不會考慮我現在來還是不來。這不是自己說了算的,眾生有需要你就得來,眾生不需要,你就不需要來,不是你自己說了算的,那不是真正的菩薩。

真的菩薩,我們可以用自己能力優先選擇,但是考慮點永遠沒有自己,而是考慮眾生怎麼樣,所以從大乘角度,基於我的什麼我的家人,這種自私自我,在大乘角度就是惡,所以我覺得夢者需要好好的去聞思修,去了解一個菩薩,怎麼去改變自己才可以一步一步真正的落實才可以做好。

至於夢者想夢得清楚一點就立刻地震,其實我們一般的人就是東想西想,經常猶豫不決,無常死亡隨時會到來,有沒有那麼多時間反覆想像,確定一個方向就趕快去努力。

幫忙清理負能量這些是很好的,這可能也是一種價值,夢也有自己的心自己的智慧顯現的狀態,外部的加持影響也是有可能的。了解法不是那麼細緻和深入,應該多學學,了解比較有把握,比較準確。

修捨無量心斷除對親眷貪執:在四無量心修就可以,夢者不一定能理解和接受密法。對自己再好的人都做過自己的親人或敵人,對自己再不好的人也做個她的父母兒女,這樣心就比較會平等,本來自己很貪的人沒有那麼貪,沒有那麼怨,所有眾生對我的慈悲喜就清淨了,修心法門,包括大乘知母恩、佛子行三十七頌、修心七要、修心八法、自他交換、自輕他重、重他逾己等都沒想過,只想通過密乘得到什麼成就還是蠻冒險的。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54】

文章SW » 2024-06-08, 16:58

2022/02/17清明夢
夢到西藏自由行看街道風景,小巷弄很多密宗的出家人,突然後方有喇嘛師父帶領一個像是屋子一樣的大轎子隊伍從後方趕上來,要大家先往兩側靠讓其通行。轎子穿過路口後,師父讓大家進入轎子內,找地方躺好(轎子內像是一個小木屋,地上是乾淨的木板地面。)我也躺在靠門口位置的地上,很快地上就躺滿了人,我的頭上被一隻動物皮革的靴子摸到(不是鞋底是靴子口),心裡起了念頭-會不會有跳蚤還是蝨子爬到頭上。後續內容未想起。

(釋意)

此夢說明夢者需要在見解上真正充實自己。
轎子看起來是尊貴之人乘坐的,轎子又是抬起來的,所以他對師父和佛法有一定清淨心。
進入轎子是有欲樂信,但又躺下來,說明知道應該是平等,但實際不知道為何平等、哪裡平等,所以努力平等卻已經不平等。平等不是高要就低或低要就高。
之後,動物皮革,害怕蝨子,這些說明乾淨和髒分別很清楚。

****

2022/7/6 04:50 普通夢
夢到我會寫一種金色的字,有人很想要,一直來找我,要一種金色的字。

(釋意)

此夢是提醒他修復記憶或者清淨顱內。
某仁波切開許過一種辦法是在顱內觀想一個金色的文殊種子字德(Dhi),放射金光消除腦部的污染和障礙,使所有腦細胞也好所有組織也好清淨和充滿活力。

................................

SW:夢者修復記憶,表示他學過密法嗎?

資深佛友:可能,可能是有一定基礎的,但後來什麼原因遮蔽了。
阿知仁波切開許的密訣,在回答禪修班弟子提問時開許的:

提問:因做手術時打過麻藥,感覺記憶力衰退,思維力下降。

師答:念文殊菩薩心咒,或者妙言佛母心咒,這樣會恢復。(第二日清晨,師得一夢:觀想文殊心咒,最後的一個藏文立在大腦的中央,非常猛烈的祈禱文殊菩薩,Dhi字放出非常燦爛的光芒,消除了大腦每一個細胞中導致注意力、智力下降的污染,一切都恢復正常。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55】

文章SW » 2024-06-08, 16:59

2022/7/28 06:00AM 普通夢:很多人乘紙飛翔

我和Sim在室內聊天,好像透過大面玻璃窗看到外面是廣大的草原。看到有一條像龍還是鳳凰在天上飛。飛下來後,隔壁班(夢裡有兩班)有男女小孩走出來,直接登上那條龍,我細看那龍,好像是一個很大的紙結構的龍。我覺得很有趣,就跑出去看(其實就是觀看者看著自己出去,龍一下在遠方一下近些)心想自己是不會那麼想像以前一樣乘龍飛翔,過去已有經驗,看到龍上升又俯衝,上面的人像做雲霄飛車,自己的肉身好像也不合適……

我回頭看我們這班,很多人像是以前的同事,他們都站的很遠,有些怕怕的。我想他們都還沒有過這樣的經驗,希望幫助他們登上去看看,希望他們在(離開)之前有這個經驗。

那條龍降下來,我走過去想看看怎麼能幫助他們上去。有位下來的男士有些驕傲説,這不是隨便可以坐的,我接收到的訊息是要預約和付費的。我沒有什麼反應停了一下就醒來了。

(釋意)

可能修行的動力包含了一部分“得到不一般的體會”的目的,這對於心思非常單純的行者,可以是入門時的、暫時的一個動力,也會有所得。保持覺知是重要的。

每個人情況不同,狀態也變化中,不能每次得到同樣的體會。這也是為何說勝解信不會退轉,而清淨信和欲樂信容易退轉。

另一角度,這裡的龍(藏語lung)是風,俗稱的氣,修風脈明點竅訣,只要能量足、心也專注、完全按要求做,很容易生起體驗,增長信心的。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56】

文章SW » 2024-06-08, 16:59

2022/06/16 11:35AM Semi-lucid dream.(recorded 06'48")
去前面夢的教室,那個女老師搭高鐵姍姍來遲,下車時我看她金頭髮,還以為是梅莉史翠普,結果是台灣演員演的。我趕快回到座位,那是長條沙發右邊有一男一女,左邊來了一個男的。結果我們在這裡看不到教室,我就拉開右前方的雙扇拉門,剛好我們這區在教室的右後方,女老師也沒講什麼,只說繼續講第三個故事。一位女助教過來跟每個人收名片,我說:「誰會帶名片來上課?」找了半天還是沒有,左邊那男的倒是遞了一張給她。

我手上那本小書,我在翻講什麼故事,結果他們放起影片,好像之前看過,我覺得這裡畫質比較差:一對男女對著夕陽在吻別,一吻下去,一陣光又把我震到。四周全黑的,伸手不見五指,我在想:閉黑關也就是這樣子。我變成漂浮在半空,去主教室繞了一圈再回來。左邊那男的好像嫌我擋住他視線。後來變成就在右前方演,一開始是一座岩石山腳下一個小宮廟,然後有個老道人吃力地爬上山岩,再溜滑梯般溜下來;接著左邊三個人下來進去那宮廟。後來他們又出來廟前方,幾個民眾穿戲服,還有幾個小孩,就湊上去。

然後又演到左邊廟外,一個喇嘛帶幾個小孩在那裡拜。我左邊男的開始趴著,我覺得太煩,不想坐他旁邊,就拿我的東西跑去宮廟正前方一排排長條座椅中,找到一個空位小男孩旁邊坐下來,坐好才發現上方畫面被頂上白色塑膠布擋到,只好改到右前方去。一個小女孩說我坐了她的圓板凳,去拿了一張給我。後來算了,我還是回到原來左邊,堵在門前面。這時宮廟內有人繼續在演戲,接著走出來,然後突然大隊人馬從宮廟右邊殺出來,繞一圈,又出來一個女的,好像當上妃子,還吊鋼絲用飛的,穿一身紅,我看她穿細高跟鞋,身材很瘦。還有一個女的穿的衣服是一條條黑寬條中間鏤空,墨鏡也用黑膠帶綁頭一圈,不知道她演哪個妃子。後來那個黑色勁裝女就在一旁換裝,換成粉紅色頭髮。可能一個人演很多角色。

我還是回到原來的長條沙發,好像劇已經結束了。一個女的過來塞給我一張,好像是當初報名劇後用餐的選項。我看她塞給我的單子,我買了人蔘,就沒有勾選用餐。她叫我 15:00 可以領,差三分鐘。過去有個收銀台,那女的又叫了聲我的名字,我心想:奇怪,她怎麼知道誰是誰呀?櫃臺收 146 元。我問她那一袋人蔘怎麼吃,因為有黑的有黃的,她說她也不會。

(釋意)

這個夢,我自己感覺到兩點:一個叫儀式感,就是夢者會去看別人的這個儀式,夢者自己決定做什麼或者怎麼樣,也有一定的儀式;第二種就是旁觀的感覺,就是說旁觀的時候覺得自己是旁觀的,但是和其他觀眾也有些交涉,就是說自己產生了一些實際的想法,但不知道這其實是夢中夢。

前面這個儀式感,我覺得重要的是,在做這個儀式的時候,心能不能結合它實際的意思,這樣就可以融入。其實,要想讓自性顯現出來,不外乎就是兩個方式,剛好這個夢就反映了這兩個方式:一個是真正的融入,一個是真正的抽離。這個抽離的話,抽離到沒有什麼可以抽離的,沒有一個可抽離的對象、抽離的我,那麼就是看穿夢中。這裡就看出夢者不夠果斷,其實我也是如此。

要嘛就是徹底地融入,融入到你並不強烈地執著你、我、他,能和所,這樣的對立。這樣的話,本性也可以顯現。要嘛就是像大中觀那樣的,真正地去超越、超越、超越:這個也不是,那個也不是,都不是;什麼都不是,也不是;什麼都沒有,也不是。這樣有時候可能就會感覺自己習慣抓一個,突然沒得抓了。

但是融入的這種方式,我們又會比較挑剔。因為真正能所合一,無論對方是佛還是魔,我只要能所合一,我就超越了這些。無論它是好的還是不好的,因為好和不好是我的一個分別。所以說顯宗就非常繁瑣,它要不斷地去辨別,不斷地去選取,不斷地去規避,然後到最後一刻才能放下。密法就特別地直接,直接忽略非重要的東西,直奔主題。

這個夢提到有用餐、人蔘,然後夢選了人蔘,這是很好的。人蔘就是暇滿人身,也是精華的意思。146,其實夢者可以自己去想一下,可能是一個提醒,督促我們抓緊時間。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57】

文章SW » 2024-06-08, 17:00

2022/07/06 清明夢
我站在一個離地面不遠的寶塔頂樓(頂部呈現黃金色)上,寶塔開始慢慢穩定的上升,非常平穩,完全沒有震動的感覺,但我想到,這樣一直上升上去,我要怎麼進去裡面?因為寶塔的塔身表面非常光滑平整也沒看到窗戶。夢境此時發生分支,在另一個畫面中,我從塔頂上分兩次跳躍到地面上,等待寶塔的大門從地底下浮出來。塔頂的我繼續待在原處,寶塔已經升高到雲端可以觸摸到雲霧的感覺。地面的我則進入了寶塔的大門中,門內沒有燈火但光線適中,不亮也不暗,非常空曠的圓形空間,空無一物,只有最遠處的牆壁邊有螺旋的樓梯,不斷地沿著塔身牆壁盤旋往上。我走到空間的中央處(寶塔頂端的夢境此時先崩塌),人就在床上睜開眼睛醒過來了。

(2022.08.01補充:今日收到SW傳來的永斷輪迴灌頂相關檔案,當中的觀音畫像身上的飾品與頂冠看起來都是黃金色系,跟夢境中的塔頂很類似,而周圍的橢圓幾何圖形似乎也可以對應到塔身表面光滑平整的場景。夢中最後塔上升到天空中可以觸碰到雲霧也跟畫像中的雲的相對位置可以對應上)

(釋意)

資深佛友:後面夢到塔,他在塔外,哪怕塔頂,但仍在塔外,要等到塔長高,見到下面的門,才能進入:說明見地角度聞思基礎薄弱。即使接了很高的法,能去修,但這個法說的是什麼,是不知道的;得到加持、得到體會,但如何成為證悟,是沒把握的。
後來終於進入塔門,但看到空無一物:說明是對空有體會,但對於顯性和樂沒體會,這樣如何到塔頂呢?
周圍螺旋小梯說明是間接和漸進的,這並非大圓滿之本來特色,可能是個人根基或所採取的方式。

夢者:這個夢是兩個夢境的同時重疊顯現,在塔頂和進入塔內的整個過程都是同時進行的,資深佛友好像看成是有先後之別。

資深佛友:這就像先得到了一個權利,但是什麼時候能夠行使這個權利,這是一個問題就像一面覺得很容易,都是一個鼻子兩個眼睛,但是一面又找不到著手的地方,要有一種巨大的一個震動,突然明白的時候會有一種震撼;如果是霧裡看花,這個時候震撼就不明顯。

有時候的體驗,離真正的也就一紙之隔,這是離得近;但要想徹底明白、確信無疑,那是要下苦功夫、豁出去堅持很長(這是比喻)才行。離得太近,反倒不容易把握准和絲毫無疑。一起加油!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58】

文章SW » 2024-06-08, 17:02

2022/08/10(三) 07:50AM 普通夢
普通夢 (睡過頭來不及錄音) 夢裡我好像要修供養護法,我在橘黃色棚子下,光線蠻柔和,我手捧著正紅色長方形的塑膠盒子,盒子裡裝了淺淺的清水,水量不多。

【釋意:盒子裡淺淺的水,盒子是容器、物質,也可以說志向,水是智慧或見解,也可以說能量。對自己今生結果期盼很高,那相對應的,對自己見解也需要高標準。水淺,智慧本尊之法有待深入聞思修。】

紅色長盒裡擺有三個袖珍小房子,三個獨棟小房子底下共用一張紙板黏在一起。我看了一下:由左而右,最左邊第一棟袖珍屋我看不清楚;中間一棟袖珍房子是橘色屋頂白色牆面,看起來有點像現代的西藏僧院,或西藏民房(反正夢裡面是這樣覺得);最右邊那一棟感覺圓圓的,有點像小多瑪(還是舍利塔?)一直掉下來,我把圓圓那棟像袖珍多瑪或舍利塔的房子扶起來結果又倒下去,如此重複兩三次。

【釋意:紅色長方盒子,增法和懷法結合,是所需的。盒子裡三個小屋子,可以從塔反向推理:塔代表佛意;那第二個代表佛語;第一個代表佛身,佛身如何,他看不清楚。

佛語房子黃頂、白牆,黃頂象徵知識經驗的重要,白牆象徵純淨的行為和操守,像藏地民房,說明學院派的方式他不一定適應,但瑜伽士圍繞竅訣修是可以的。第二個房子看得清楚,又穩固。說明此路可通。另外,佛語也側重能量層面。這說明側重能量層面的法,他能受益。

第三個圓舍利塔一樣的小房子,總掉下來。說明夢者大圓滿見解並不穩固,所以是需要加強之處,但現階段不是夢者快速提升的重點。】

後來我擺出三張A4大小的護法法照在紅長方盒裡,準備要行供養。一拿出來,三個護法照都是紅褐色底色的(底色像火焰),左邊第一張是屍陀林主(屍陀林父母) ,中間是幻燈片般可透光的一髻佛母,最右邊第三張是我很多年前,才剛開始跟隨南開師學法時,自己用A4相片紙印出來的一髻佛母法照。我想照張相,但拿了相機要拍時,第三張法照就擺不好,等擺好了再去拿相機時法照又一樣歪掉,如此重複二三。

【釋意:第一張護法是屍陀林怙主,一方面說明斷法的見解和修法會對夢者超越自我很有幫助。另一方面說明死亡和中陰是他成功的好機會。多多關注、反復演練、甚至夢修也去體會這兩個階段,那麼臨終或中陰成佛也很有可能。】

最後我不拍照了,我仔細看一下中間的法照。陽光透過橘黃的布棚,光線柔和地穿透中間那張幻燈片般的一髻佛母法相,我仔細看透著光的一髻佛母,覺得她非常莊嚴,於是專心注視了一會兒。後來我將紅長方盤擺在另一個有亮黃色布幕的地方,

【釋意:反復出現橘黃色,而第三個護法相總歪,中間法相被透過橘黃布棚的光照得透亮。都是一髻佛母法相,差別在哪?可能顯現為XXXX(橘黃色本尊)對夢者最有幫助,雖然他很注重“原始”的護法修法、護法威力。】

隨後我接到一位師兄的電話,電話裏頭他說:秋竹師說(供養時)不能拿鎧甲來當衣服。我想著甚麼鎧甲,夢裡就出現修煙供、火供時那種黃紙紅印的那種「六道金剛解脫吽字金剛杵紙咒輪」。還在想著為什麼秋竹師這樣說,鬧鐘就響了。

【釋意:夢裡秋竹師說不能拿鎧甲當衣服:他夢裡直覺鎧甲是六道金剛咒輪,這恰好說明:大圓滿的要點,不是心意層面地接受某種觀念或者觀想、認為自己是佛,也就是不能用理論掩蓋自己真實見解。也許覺受是有的,甚至很豐富,但覺受如早上的雲霧或露水,而證悟則不會有變遷。

這裡有一點要注意,很多人容易陷入自我評價,“我強”“我弱”“我處於本性”“我沒有得到對方認同”,這種其實弱點在於以為自我是實存,這是心意層面,不是從心進入心的本性。所以保持覺知,不追逐念頭,隨時阿底上師瑜伽即可。我不實存,所以不能較真,但苦樂之感很明顯,所以行為取捨也認真,這樣就穩了。】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59】

文章SW » 2024-06-08, 17:03

2022/08/13普通夢
1.反覆整理普賢上師口授第一講內容
2.在台中中心秋竹師講授普賢上師口授第一講,用字不太一樣,但意思都差不多,下課後,師父變出了3大桶類似火鍋的食物,之後進行供曼達,然後在場的師兄弟(SW也在)也一起享用。

釋意:這個夢是一種指明方向的鼓勵。夢到和秋竹師、師兄們歡聚一堂吃飯聊天很開心——這一個是實際經歷他比較開心,另一方面是薈供會對夢者有很大幫助。

****
No. 1011 2022/08/21(日)06:26AM (recorded 05'30") Dreaming (REM13min)
一個出體。前面夢是我一大清早,猜測是六點多(跟做夢時間一致),來到辦公室大樓的騎樓。(略)電梯車廂開始水平橫移。左面有個窗戶,外面有陽光,像行駛在郊外。因為車廂往左側移動,所以我就順勢往右手邊頂出來。衝飛出來的換景過程就跟以前一樣。只是我隨口開始唸,意識到自己唸的是蓮師七句祈請文。唸了幾遍,出現在一個高空,我往山谷中央飛過去的時候,有點越飛越往下降。我趕快去拉腿弓起來的腳跟左右,就碰到 Partner 的手。把 Partner 拉起來之後,沒怎麼理他,繼續修阿底上師瑜伽,修了好幾遍。

後來我看了他一眼,就出現在一個景,落到一處戶外地面,看他長得還可以。那時我正在想一些問題想問 Partner,不過他突然主動說,問我要不要體驗一下什麼什麼,主要是,他說,體驗一下從人轉成狗,從狗轉成人。我說:為什麼要轉成狗?他說:因為從人的弱點,還是什麼點,轉過去。我沒聽懂,好像是跟聚合點的移動有關係吧。因為我有點能量不濟,所以沒有很努力在記他在說什麼。

...................
SW:08/28聽宗薩師直播,說到:有男人說自己沒辦法觀想女性的度母,那表示他不瞭解密續,應要粉碎所有二元分別,忘記性別,有時甚至觀想自己是動物;若你認真想觀想文殊,應觀自己是烏龜,想更深入你甚至不是烏龜而是種子字Dhi,若還要更深入,連 Dhi 也要粉碎。

資深佛友:有可能說的是馱著河圖洛書的靈龜。這麼說也是打破大家固定的概念和分別,打破慣性。您這個夢,從眾生平等或者都是佛的角度,可以理解。此外,那洛巴的傳記裡,梅紀巴還是古古力巴,自己一個人生活在海島上,有幾百隻狗陪伴著他。據說,那些狗白天顯現狗身,晚上顯現為空行母。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解夢案例-60】

文章SW » 2024-06-08, 17:04

2022/07/29(五) 06:26 AM recording 15'38" 普通夢
一開始我在一處類似水泥倉庫的地方,不知為何當時危機四伏,像絕命終結站那樣,隨時會有暗器飛來傷人奪命。(略)過程中有一位小女孩受傷了,她躺在地上,右胸口傷得重,一直滲著血。(略)我手貼在她額頭,念了兩遍還三遍金剛火焰的第一個長咒。(略)

不久,小女孩傷勢似乎好了些。(略)秋竹師這時候突然進來了,(略)開始講”衝”神和”動”神的故事,大家圍坐成半圓。(略)聽完故事後,我拿到一本酒紅色絨質的書,裏頭翻開都是酒紅色與燙金的圖案,燙金的像潑墨,而酒紅色絨質的是書頁,每一頁都是這樣燙金抽象的美麗圖案印在酒紅色絨質書頁上,書的後面挖空像是裝了一個什麼寶藏,我只瞥見一眼,來不及看清楚是啥珍貴的東西。

後面我有一個機會跟秋竹師說話,(略),秋竹師說下次我如果要幫人持咒還是有甚麼障礙之類的(大概指幫那受傷的小女孩),應該做這個觀想保護自己(略),類似這裡用om的白色頂部、接著用紅色的甚麼甚麼字接起來,夢中秋竹師一邊講,一邊有那個字的畫面出來,最後那個字看著有點像是祖師年佐嘉波的種子字。秋竹師說這個咒語法源自於蓮師卡仗噶其中一個紅色的頭。(略)

秋竹師問說今天誰負責打金剛繩,右邊一個師兄和師姐已經肩上放了繩子在打金剛結,然後應聲說今天是他們負責。秋竹師點點頭,也拿出深藍色和亮橘色的繩子在綁,夢裡我竊喜,覺得可能我有機會拿到秋竹師親手編的加持物。

有人走進來,開口問說這裡是不是甚麼國術館還是按摩院。大家回答說不是。我夢裡心想,大家都不知道,這麼偉大一位上師,居然就隱身在這城市不起眼的地方。我又想,但我每次都看轉播就開心極了,卻不知道這道場原來離我這麼近(夢裡當時覺得自己還在台北讀大學),明明坐坐捷運轉轉公車就能到了,而我每晚居然這樣在世俗事務上浪費時間,不知道要來道場親近上師。

夢的最後傳來一陣歌聲,感覺是一個胖女生失戀在唱情歌,歌聲很哀傷,但十分動人。有人就說,某某師姐可能情傷失戀。(略)我聽得有些入迷。而秋竹師只是靜靜坐在那,聽著她唱歌,一語不發,眼神像是在沉思,大概在揣測她遭遇了甚麼傷心事吧,夢到這裡結束,我的鬧鐘響起。

(釋意)

這個夢,顯示夢者很有保護自己和他人的意識,不過因為沒有二轉法輪的基礎,所以下意識裡覺得這些都是真的,因此就會比較繁瑣,所以夢裡師父又教如何保護自己。
酒紅色書、燙金圖案,裡面藏寶,說的是智慧本尊的修法有助於挖掘他自心中的寶藏。
卡杖嘎(三叉杖)上白色骷髏、紅色半壞人頭以及全新綠色(或藍色)人頭象徵身口意,也有的說分別代表超越過去、現在、未來。
夢中師說咒語來自紅色的頭,意思是超越現在,是他需要體悟的一個重點,並非都理解到護法上面去。
深藍色和亮橘色,代表智慧和方便,提醒智慧和方便要結合。
最後兩段現實這位師兄有一定出離心,但另外也可以知道缺少隨時融攝的習慣,並不知道一切顯現本身如彩虹。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396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上一頁

回到 夢修心得、閱讀札記及翻譯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8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