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者班/做夢者班 II

本論壇自 2009 起分享南開諾布仁波切之教法,目前歸屬於象雄文化。Email: dreamworkforum@gmail.com

新加坡中文版《水晶與光道》

《水晶與光道》、《大圓滿》、《夢瑜伽》及大圓滿相關書籍閱讀札記

新加坡中文版《水晶與光道》

文章SW » 2012-03-08, 16:31

2009/07/11 Sat, sunny/cloudy, outdoor 34°C, 中文版《水晶與光道》:自己的能量被自己感知而成外在世界

翻到《水晶與光道》中文版有相應於今天的主題:perception 跟 self 的關係,如此才能說幻相。這部分中文跟英文對不大起來,不知道孫一拿的是什麼版,中文是:
(說到 Essence, Nature and Energy)此「能」有三種具特性的方式來顯現,Zal、Rolba 和 Dan。

「查」(Zal)顯現為一個看似為外在世界的方式。於是一位進入二元狀態的眾生會覺得自己生活在一個封閉的自我中,誤認他自己諸官能(senses)的投影(投射)是與他所執著的自我分開存在的東西。……同樣地那是眾生自己的「能」被那個眾生自己的官能所覺察(感知)而顯現為一個看似外在現象的世界。(新加坡《水晶與光道》p. 73)
 
Zal refers to the way in which it is the very Energy of the individual him or herself that appears as a seemingly external world. A being who has entered into dualism thus experiences living in a closed off self, seemingly separate from a world 'out there', which is experienced as others, and mistakes the projections of his own senses for objects existing as separate from this self he clings on to. .... so too, it is the individual's own energy perceived by that individual's own senses that appears as a world of apparently external phenomena. (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 p. 66)

我只是想搞懂幾個關鍵字而已,有了二元、自我跟感知,這樣就清楚多了。上面講的 Zal 是屬於化身層面,接下來的另兩項,分別屬於報身跟法身層面。譬如說 Rolba 羅巴,比較跟我們做夢的境界相關,因為它被譬喻為水晶球中被看到外在世界的內在縮影,以能量來說(南師集團翻譯成「內能」),其「會顯現為一個內在經驗到的像('internally' experienced image),好像是由心眼(mind's eyes)所見」(p. 73),這就是所謂的淨觀(pure vision),書裡提到覺悟眾生的這個層次的經驗為報身,「所指的是在此層次能夠顯現多種奇異的形象」(p. 74)。

我想講的是即便稱為內在影像或內在經驗的影像,都跟身體的感官無涉,但是一位夢修行者若能相對地降低自我我執的業力觀(karmic vision),就比較能接近報身層次的 pure vision。當然法身層面的能量顯現(Dan)是無限無相的,如同眾生的能量本來也是無形無相的,由於執著(attachment)的緣故,「the karmic traces that exist in the stream of consciousness or the individual give rise to what is perceived as a body, voice, and mind, and as external environment」(p. 67)。是故出體有沒有一個身體,能不能說話,有無心意也都是習慣的緣故。


2009/07/16 Thur, sunny, outdoor 38-34°C, 中文版《水晶與光道》:觀察自己,發現自己的真實狀態

今天來摘一點中文版《水晶與光道》。南開諾布仁波切出生於 1938/12/08,兩歲時被認證為寧瑪派高級活佛的轉世,五歲時又被噶舉派認證為不丹國創始者的轉世,根據南開師上課所說自己從小又是在薩迦派的環境長大,所以他真的很難說自己是哪派的,也很難被貼標籤。南開諾布的名字是父母取的,南開是「天的」意思,諾布則是如意寶珠。貝諾法王也是叫貝諾諾布。雖然他按正規教育於佛學院完成學位,但他的上師始終是強秋多傑(或蔣秋多傑,Chanchub Dorje),是一位大圓滿上師,主要職業是鄰里醫生,跟唐望一樣生活非常低調。南開諾布寫道:

蔣秋多傑是一位大圓滿的大師,而大圓滿是不依賴外界的,它是一種關於人類狀態本質的教法。後來我在西方定居並於義大利的那勃利大學東方學院擔任教授後,我發現雖然人們生活的外在環境和文化與西藏的有所不同,然而每一個人的基本狀態卻無不同。因為我看到大圓滿教法並不依賴文化,故它可以在任何文化背景下教導、了解和修學。(新加坡《水晶與光道》pp. 11-12)

第二章是關於大圓滿教法與西藏文化簡介。應該沒有講到什麼文化,只是強調大圓滿不是宗教,只要求「每個人觀察自己,並發現自己的真實狀態」(p. 13),我們須把這點牢牢記熟。南開師的書有講到了解自己就了解全世界,所以觀察自己很重要。我覺得自己近來思想很散漫,一有點事就一直想,這是重複內在對話,這兩天腦裡一直放「讓愛自由」,計畫著怎麼弄影片,我似乎把事情帶上床,當然不像以前稍微容易睡一點。

摘英文版時有三要點 Essence, Nature and Energy,這裡還沒講到,先講人是在三個層面相互運作:身、語(能)、意(心)。「能」的層面較不容易看到,但一旦一個人的能量被干擾,他的身跟心都無法平衡。昨天報紙有個十六歲小女孩,兩歲時心臟衰竭移植心臟,但後來因為吃排斥藥罹患癌症,移植的心臟最後停擺,後來卻奇蹟地發現原來的心臟恢復功能,摘除移植心臟後,不但可以活連癌症也消失了。當然這是身體層面的問題,但介入式的醫療終於還是導致更嚴重疾病。

大圓滿教法是一種關於眾生「本來狀態」(the primordial state 本初狀態)的精要教法。所謂本來狀態乃是每位眾生從最開始以來的固有本性。進入了這個狀態就如自己是宇宙的中心來體驗自己一般——當然不是在一般自我(我執,老佛琳達稱 usual self)的狀態下。通常自我中心的意義正是二元觀的有限牢籠,壟斷了我們對自己真性,即「本來狀態」的體會。(p. 15)

看來大圓滿跟唐望巫士傳承說法是蠻相近且一致的。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0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中文版《水晶與光道》:在和上師的相處中不斷地獲得傳授

文章SW » 2012-03-08, 16:32

2009/07/17 Fri, sunny, indoor 30.9°C 中文版《水晶與光道》:在和上師的相處中不斷地獲得傳授

我們來摘第三章「」我的上師蔣秋多傑如何顯示我直接導入的真義」。如英文版時我們所摘,蔣秋多傑沒有受過學院式教育,但他經過自己的修持顯現了智慧和明性。某次南開諾布求受灌頂,蔣秋多傑從來不會這些灌頂儀式,簡單的灌頂搞了一天,南開諾布說到:「當他完成此灌頂時,我幾乎是在休克狀態,因為我確知灌頂應該如何做,絕對不是這樣的。」(p. 22)到半夜時大家一起唱誦金剛歌多遍,「此歌有一種慢的如讚美詩般的旋律,能引導行者與其音聲合一而進入禪觀,其音節之結構能令呼吸加深且放鬆,是大圓滿儀式的特有的方式。」(p. 22)接著薈供完用餐之後,蔣秋上師給予南開諾布對灌頂和傳授真義的真正解釋。

「這時我方才了悟,雖然以往受過那麼多灌頂,卻從未了解或進入它們的真義。然後,毫不間斷地大約三、四個小時之久,蔣秋多傑傳授予我大圓滿的真實詮釋,不是用一種知識的方式,而是以一種非常直接、輕鬆且和善的談話方式。雖然我受過那麼多正規教育,這卻是第一次一位上師以這種直接的方式企圖讓我了解一些事。他所說和他所說的方式,就像一部大圓滿密續,他的講述是從明性而生起並非從知識的理解中說出來。傳授(transmission)在大圓滿的導入(Introduction)中最為重要,那天我從蔣秋多傑所獲得的直接導入(Direct Introduciton),並在此後和他的相處中不斷地獲得,就是典型大圓滿教法師徒傳授的方式。」(p. 23)

大陸南開諾布的大圓滿同修會,將傳授譯為傳承,獲得傳授說成獲得傳承,我覺得也可以理解;直接導入在同修會則稱直指教授,簡稱直指,譬如說這場開示(傳法)有「直指」,就是指會有直指教授,上師會直接介紹經驗本覺經驗的方法給弟子。南開師書裡說到,「大圓滿傳授的方式有二:一種是越過時空直接的淨相傳授(in the form of a visionary transmission across time and space);另一種就是一般的方式,教法經由噶拉多傑的歷代弟子傳續下來(lineage)。」(p. 23)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0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中文版《水晶與光道》:噶拉多傑的故事

文章SW » 2012-03-08, 16:33

2009/07/19 Sun, cloudy, indoor 31.6°C 中文版《水晶與光道》:噶拉多傑的故事

接下來篇幅介紹這一劫的大圓滿人間祖師噶拉多傑(噶繞多傑,Gara Dorje)。誠如前面所說,大圓滿在《聲應成根本緒中記載》,在太陽系以外有十三個其他星系有此教法,所以不能說此教法只屬於地球,當然更不能說屬於西藏或西藏的寧瑪派所有。南開師說大圓滿是一種較保留的教法,因為這是所有西藏教法的精華,所以較隱密,「雖然實際上它本身既不屬於佛教亦不屬於苯教」(p. 17),而是無數覺者們內心「本來狀態」的「明性」所顯現出來的一個直接的教法。

「在史上,『苯教』並不以一獨立的體系存在,有的是許多巫師傳統的集成。」註釋裡說,「事實上,『苯』一詞與藏語對藏地之稱『Bon』,由詞源上追溯,可見這些傳統與其發源地之根本聯繫苯教的修練(?),可令行者超越二元,並掌握能之運作。」(p. 21)這裡翻譯怪怪的,我們看一下原文:

Historically, one cannot properly speak of a single 'Bon religion', but only of a confluence of many streams of shamanic tradition. The fact that there is an etymological link between the word 'Bon' and the Tibetan word for Tibet, 'Bon', shows how deeply these traditions were identified with the area, and rooted in it. Bon ritual practices work to enable the individual to go beyond dualism, and to master the functioning of energy. (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 p. 19)

噶拉多傑的母親是鄔金國的尼姑公主,她在禪觀中受孕,孩子出生後由於羞愧把他丟在餘火的媒坑中,幾天後反悔回去看,小孩光芒四射毫髮未傷,於是接回宮中撫養。小孩無人教導便會自明性中生起密續而唸誦,國王喜悅之餘將他取名為鄔金語 Praharsha Vajra,意思是「極喜金剛」,噶拉多傑則是西藏語。所以你瞧我們祖師爺也是處女所生!

噶拉多傑七歲時宮中辯論賽無敵手,開始教導超越因果律的大圓滿教法,驚動當時印度的大師文殊友(Manjusrimitra)(同修會譯成文殊師利友),千里迢迢前來踢館,結果辯輸成為第一個門徒,還被要求將其教法寫成書,流傳至今。至於為何說大圓滿超越因果律呢?

「為什麼可以說噶拉多傑的教法是超越根本的業律(因果律),在表面上看來和佛陀的教法相抵觸,但仍是一個完整的教法呢?要了解這個道理,可思維著名講述「空性」的《般若波羅密多心經》。首先經中列出構成我們真相的全部要素,然後依序陳述它們每一個都是空的,是故本經述說了各識的功能和它們的對象之空性。……然後同樣地,所有佛陀教法中的產生主要內容也一一被否定以顯示它們本質之空性。經中說從空性的觀點看來是……無業,亦無因果(there is no karma, no law of cause and effect)。」(pp. 26-27)

噶拉多傑的弟子包括人類和空行母,最後他融入虹光身前,給予了他的教法傳世,就是著名的「三句擊要」(「錐擊三要」,Three Principles)。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0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中文版《水晶與光道》:大圓滿三部(1)

文章SW » 2012-03-08, 16:33

2009/07/20 Mon, cloudy, indoor 32-31°C 中文版《水晶與光道》:大圓滿三部(1)

這一小節介紹噶拉多傑所傳的三句擊要。大圓滿教法目的不再發展知識,而是超越知識進入本初狀態,師父雖然沒有直接了當介紹大圓滿教法,然一年半我所接觸的開示無一不是要求我們觀察自身,然後處之超然,所以他總說「都可以」,不要意見一堆。我仍然處在意見一大堆的狀態,但是選擇性有意見。

大圓滿說要將日常生活帶入修行,或反過來說將修行帶入日常生活。不過我目前沒有概念。噶拉多傑的三要義(Three Principle)以三為一組,首要義就是直指(Direct Instruction),「也就是上師把悟境直傳於徒,當然這不是在知識上傳授」(p. 28),有三方式:直指(direct)、象徵(symbolic)、口授(oral)(翻的不好,找下原文,孫一也把「直指」翻成「直接」),這三部分構成大圓滿三部(心部、界部、口訣部)的基本特質。(界是空的意思。)

There are three modes of the presentation of Introduction, and three three methods of practice. 翻譯成:「(此三部)它們是三種『導入』表達方式和三種修行方法」,我覺得應該是:此三部是三種心性介紹(Introduction)的傳達模式和三種修行方法。嗯你覺得呢?此三部「的目的都是將行者引入禪觀(contemplation)」(p. 28)。將噶拉多傑教法分為三部的是文殊友跟後來的諸大師們。

竅訣部(口訣部)是最專注於直接導入(直接介紹,即「直指教授」)之運作,故為精要之部;空部(界部)以象徵式導入為主(按:我覺得象徵不是「導入」是介紹),心部則是口導(按:口頭介紹),是故每一部對於導入(介紹)禪觀和導入(介紹)本來狀態都有其特有的方式。(p. 28)

The Mannagde works most specifically on the principle of Direct Instruction (being the Essential Series), the Londe adds a dimension of symbolic introduction, and the Semde an oral introduction. So each Series has its particular way of presenting the introduction to contemplation and the primordial state, yet the same state is transmitted directly as an integral part of each Series. (p. 24)

翻譯不清楚可能讓我們對大圓滿三部如何修學都搞不清楚。今天寫到第三章完。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0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水晶與光道》:龍族不是畜生

文章SW » 2012-03-08, 16:34

2009/07/24 Fri, cloudy, outdoor 37-33°C, indoor 31.9°C 《水晶與光道》:龍族不是畜生

回到摘《水晶與光道》。龍族並不是下三道的畜生道,我想資深佛友講錯了(我兩年半前問,他說龍族是畜生首席),第六章講到五大與其精華本質的緣起,「此層次的諸大精華是以光和色的形式存在,尚未形成原子的層次」(p. 65),這個「色」我在《大圓滿》中文版中則看到是講「諸元素的本質皆為光,或稱色,此色並非指人人可視的五顏六色,凡夫所見的不過是與業相關的色彩,當這些色彩在被重新融入細微光蘊後,凡夫肉眼所能見到的似乎也就消失了。」(《大圓滿》p. 52)(The essence of the elements is light, or colour, but this is not a matter of mateial colours, visible to everything.)

因為如大圓滿所講光跟色同義,上面第一句應該是「此層次的諸大精華是以光或色的形式存在」(p. 65)比較恰當,雖然原文《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是「This level of the essence of the elements is a pre-atomic level of existence as light and colour. 」(p. 59)好啦不重要,「由所有諸大精華之間的相互作用,原子或物質層次的實際諸大便形成了。然後由這些物質的或原子的諸大間之相互作用,形成了包含所有各界眾生的宇宙蛋。這些界包括高等的本尊和龍以及條件性存在的六道眾生,即:天、阿修羅、人、畜生、餓鬼和地獄眾生。」(《水晶與光道》pp. 65-66)

看到沒?龍是和本尊擺在一起的,真搞不懂兩年前資深佛友說他觀察到天界的誰後來「墮入」龍族,然後他說他很難過。你知道龍樹菩薩嗎?他都是到龍宮去求法,如果如資深佛友說說龍是畜生之首席,龍樹去向畜生請法是什麼怪邏輯?誰說龍是動物的畜生來著?「宇宙蛋」是什麼我們研究一下:

Then from the interaction of the material, or atomic , elements, what is called the 'Cosmic Egg', made up of all the various realms of being, is formed. These realms are those of higher Divinities 本尊and Nagas 龍, as well as the six realms of conditioned existence; those of the Gods and Demi-Gods 阿修羅, Humans and Animals, the Frustrated Spirits 餓鬼 and the Hell Beings. (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 p. 59)

今晚佛法中心聚會 H 師兄提及高雄中心已經整理出所有佛法名相,不過我個人比較對英譯詞有興趣,因為中文是小眾,真正好的佛法著作主要在英文版,因為許多成就者的書都是先藏文譯成英文再轉譯成中文。昨天下午我跟 Edward 說,像我所知道的黃英傑審校的(南開諾布)《夢瑜珈》已經如此錯誤百出了,他是台灣的寧瑪派轉世祖古還是華梵大學博士,如果照資深佛友說我寫新札記誤導讀者是否壞處大於益處,那麼請問這些翻譯錯的佛法書,每次印幾千本(大陸是幾萬本)好幾刷流傳,影響讀者更加迷惑、誤解是好處還是壞處呢?如果我這樣辛苦中英對照來對勘,是好處多還是壞處多?讀書不求甚解就是這些自以為是的學佛者。

...........................................................................................................
註:「龍樹龍宮取經」
(http://kurrose.spaces.live.com/Blog/cns!70C695ABE07452C4!324.entry)

龍樹入龍宮取經的傳說,在印度是極為普遍的。最初傳來中國的,是鳩摩羅什的《龍樹菩薩傳》,如魏菩提流支說;「龍樹從海中持出(華嚴)」。陳真諦說:「大海龍王見而愍之,接入大海。…… 即授下本華嚴經一箱」。龍樹入龍宮取經的傳說,有的解說為:這是表示深入自心,本著自證而集出大乘經的。有的解說為:龍王,是印度民族中龍族的國王。「華嚴」等大乘經,從此族的王庭得來。有的解說為:龍宮、夜叉宮與天宮,一向傳說為有大乘經。龍樹的龍宮得經,也只是這種傳說的一則。」(轉錄自 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 http://www.shengyimaster.org/yinshun/17/yinshun17-11.html)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0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水晶與光道》:凡夫一起步就是二元分別對立

文章SW » 2012-03-08, 16:34

2009/07/27 Mon, raining/cloudy, outdoor 34-30°C, indoor 29.9°C 中文版《水晶與光道》:凡夫一起步就是二元分別對立

繼續來摘《水晶與光道》。凌晨我睡不著時來唸〈普賢行願品〉,跟幾頁《秋瘋塵念紋》。我現在才知道普賢的意思是 all is good,這不僅是普賢王還是普賢菩薩,這是大圓滿見:什麼都好,這種好不涉及好壞評論。《大圓滿》中文版說:「『普賢』是原始法身佛在藏文中的翻譯,表示一切明相本俱圓滿。『賢』在這裡並不代表一個與負面相對立的正面,它指向一個無善可取、無惡可捨的境界。一切顯現,亦像是原初心性的點綴莊嚴,超越了善惡與好壞。」(p. 134)

明相就是一切顯現的意思。南開諾布說:「在大圓滿教法中,沒必要通過個人意識的觀想,把不淨明相轉化成清淨的明相。個體的明相是天然固有的自性光明。」(p. 134)明相稍微可以轉譯成所見物的光波組成,不然怎麼說自性光明呢?是眼睛的細胞把接收到的光波詮釋成所見的影像,影像是映在是視網膜上,不代表所見物真的長那樣。「要知道立於我們眼前的(某物),意識我們業相的一部份,也亦是自性光明的顯化。」(p. 134)

回到《水晶與光道》,南開諾布說:「如果眾生因為在基本上對實性有錯誤見解,而進入了二元的迷惑中,那麼一切顯現之源的原識乃被自己的投影所束縛,蓋他將之視為離己存在的外在實體。」(p. 67)我記得大海寫給我說我一開始就是二元對立,「再就是你的觀察方式偏重主客二元,哪怕觀察自己的心也是以能觀之我觀察所觀之心,這樣一起步就是二元分別對立,那觀察的結果也就跳不出二元分別對立的圈子,難以幫助內心突破。」不然咧?他如果能做到一開始不二元對立,他現在就不會在輪迴裡了,早就成佛了。

「密勒日巴說:我們可以說心本性像虛空,因兩者皆空,但心是有知覺,而虛空則否。覺悟並不是對宇宙的知識,而是對宇宙本性活生生的體驗。」(《水晶與光道》p. 67)

跟初學者說你應該隨時進入不二勝觀,並隨時保持明覺,說這些好像跟一頭豬講數學是一樣無意義的。秋竹師父說沒有什麼是應該。凡夫因為能力不及與缺乏練習,才會在輪迴打傳。資深佛友談論唐望巫士的借能量場,我看的一頭霧水,跟唐望集團所指的好像風馬牛不相及:

初步瀏覽了 SW 的大作,特別是巫士四道關口。對於能量的獲得,似乎主要是「看見」,對於能量的鍛煉主要是意識轉換,佔大量的修煉都是直接使用能量,比如維持對細節的仔細觀察等等。給我的感覺,似乎是只有天生神力或者悟性特別好的人才可以在修這個法的時候有取之不盡的能量。

(如果講的是做夢的四關,能量是必要條件,沒有能量無法夢修,因為夢中保持清明意識的來源就是能量水平。能量的累積來自日常的節制,刪減掉不必要的情緒發洩、放縱等人際關係之耗能活動,同時這也必須達到某種程度的停止內在對話與降低自我重要感。做夢本身就是意識鍛鍊不是能量鍛鍊,做夢也不是意識轉換,沒有聽說在夢中我們可以轉換進入普通夢意識或出體意識,能量到位意識就能提升。沒有取之不盡的能量,靠的是每天省下來的能量用來夢修。)

我的心得,「看見」能量場,是個比喻,其實六根歸根結底還是靠心識其作用。

(直接「看見」能量,跟淨觀看見明點差不多,因為顯像本來就是光與能所組合而成,削去心意識、六根的作用直接看見能量或光,就是不涉入二元對立所見的「實相」,巫士終其一生都在學習如何不墮入二元分別對立的「勝觀」,能夠成為「勝觀/看見者」,是巫士很高的成就。)

能量場首先是你相信其有,它就顯現存在性;然後想著它,你就和它接上了並開始交換資訊和能量;然後身心放鬆在這個場裏、觀空,特別是自己處於「零位」,就可以遠遠不斷獲得能量了;你越能體會身心宇宙皆空,就越可以快速和大量的得到能量;其實,説是得到,不如說聯係或相應;這時可以直接用。但最好的就是會而不用,不斷積累,量變直到質變。磨刀不誤砍柴功。

(這個在唐望巫士集團稱的是意願能量團,我猜測也許跟學佛者接觸到由大菩薩們的大悲願所聚集的能量場有異曲同工之妙。登位的菩薩或成佛的覺者,成就法報化三身,便具有顯化的能力,巫士連上意願能量團同樣也是可以顯化所願,為其所用,我不覺得講的是兩樣事情。)

不過選擇什麽能量場,倒是應該謹慎;選擇上師、佛、菩薩、智慧空行、智慧護法的最是安全、級別也高;道家的對成就世間的事業很有幫助,但似乎總是有一定的嗔和癡性在,而且道家護法太雜、很多層次不高的小動物也都跟著;基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的資訊本身是天與非天皆有,但他們的護法排他性比較強;大自然的資訊場倒是可以選擇,比如:地水火空風、日月星、宇宙、光、電、磁、桂樹、柏樹、桑樹、松樹、柳樹、丁香…都各有妙用,但要注意選擇好的部分,再就是有時如忽略了同時觀空性,容易受到兩面的影響,比如選擇了太陽,那平時很好,但太陽黑子大爆發時可能這個人的脾氣就不大好;再就是大自然的能量是守恆的,有時這邊用了、那邊會讓你付出。所以佛法是很科學的,對他人和環境付出越多、得到的也就越多;你給出去的是什麽性質的,最終得到的就是什麽性質的。

(這裡扯遠了,除了意願能量場,唐望集團所指還有一個超級大能量場,是一團具有智性無可描述的能場,一種全知全智的法性本來就具有顯化的潛能,不用再依各教名相去等而下之並分別之。蓋這裡所講是基於了悟空性、不二境界的看見者所勝觀得見,那樣用言語來描述不可描述的,已經淪為一種無可描述的窘境。)

真正學佛的人要能跟任何人都能談在一塊。佛法不是釋迦牟尼佛的專利發明,有覺性的人無論宗教種族都可以體現佛法的真義,這是我們不斷在唐望故事中讀出佛法的緣故,不只我,我的朋友學佛十年以上都在唐望故事中發現佛法的精髓,所以我們如此珍惜。如果哪天我們在非洲古老部落發現大圓滿的具體實踐的傳承,我們應該為人本俱的佛性而欣喜,而不是去分別那是不是來自釋迦牟尼佛的佛法。沒有出離心我不會在這裡一本一本書讀、一堂一堂課去上,沒有出離心我不會想要夢修成就乃至中陰成就,那是我此生終了最後一個機會。大圓滿說不需要放棄你所從事的任何事情,每個人也有不同的根器。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0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水晶與光道》:能量的顯現

文章SW » 2012-03-08, 16:35

2009/07/28 Tue, raining/cloudy, outdoor 30-23°C, 《水晶與光道》:「密續是建立在對能量的認識與運用上的教法」

一般人對於能量一詞多所誤解,但按照南開諾布仁波切講起來,密續就是以能量為主的修法,所以講求氣脈跟明點,但大圓滿又跳脫這個能量思維,至於低三乘是提都沒提到能量一詞,所以誤解是一定的。

前面討論過「基」的意義,基就像鏡子一樣,「是怎樣顯現為各眾生以及其個人所體驗的宇宙」。

在所有層次教法中眾生皆被視為由身、語(能量)、意三者構成,此三者的圓滿狀態分別以西藏字母嗡、啊、吽表示。身包括眾生的全部物質次元,而語則是身的生命能,「氣」梵文叫 prana 其運行與呼吸相關連。心則包括能思考的心和超越智識的心之本性。(新加坡《水晶與光道》p. 68)

續乘(tantra)是運作於「能」(Energy)或「語」(Voice)的層次上。顯然「能」比「身」不實質化,也較不易察覺(perceive)。了解「能」(energy)及其運作遠比了解「苦」之簡單事實為難,因此修學「續乘」需要更好的根器(capacity)。(新加坡《水晶與光道》p. 34)


密續又稱密咒乘,主要是本尊持咒修持,利用咒聲的動能連結本尊能場,至於本尊及其儀軌包括咒語是大成就者於淨觀或禪定中所獲,有些本尊是報身層次的開悟眾生,有些本尊是其他境界的存有,總之是只有具有高層面溝通能力的人才可以接觸得到,外密續(Outer tantras)以三種方式獲得本尊智慧,一種是低於本尊、與本尊平身、自觀本尊來獲得這些開悟本尊的智慧。「內密續(Inner tantras)則觀修身體的微細能量(subtle energy)系統,以將行者整個次元轉化為所觀想的開悟眾生(realized being)的次元。」(p. 35)

續乘的各個層次是金剛乘的修法,它們皆運作於一切現象皆空的原理上。基於此原理它們皆使用觀想的方法運作,然而各層次所用的觀想法不同,其目的都是要將行者的「能」與宇宙的「能」合一。(《水晶與光道》p. 39)

The various levels of tantra are the practices of the Vajrayana, and they work on the assumption of the voidness of all phenomena, the principle of Sunyata 空性. They all work on this principle using visualization, but visualization is used differently at each level, with the aim of reintegrating the individual's energy with that of the university. (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 p. 34)

其實 integrate 最好不要翻「合一」,因為這意指兩樣分離的東西合在一起,南開諾布仁波切大圓滿中國同修會翻譯成「融攝」。這個每個眾生都具有的「基」其運作有三種智慧:本體(Essence)、本性(Nature)和能(Energy),因此在身、語、意跟三智慧中都有能量這一項。本體就是空性,本性就是顯現,能比較複雜,可能大乘學佛者都沒學過能,但在新時代動輒說能量,所以造成我們沒辦法溝通,所以需要摘上一段:

所以眾生和存在的根本狀態,本體上空,然而本性則是顯現,如何顯現?是以「能」量的形式顯現。(譯者孫一寫:「能」量,不知何意?)以譬喻說,此「能」量就好比鏡中生起的反射影像。(p. 72)

So the Xi, the Base, the fundamental condition of the individual of existence, is in Essence void, and yet its Nature is nevertheless to manifest. How it manifests is as Energy, and by way of example this Energy is compared to the reflections that arise in a mirror. (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 p. 65)


翻譯成「能」量,我會以為有個計數的量在,我覺得是大乘行者很不容易接受「能量」這個詞彙嗎?Energy 就是能量不然還會是什麼翻法呢?下段最後一句沒有翻對。

因為鏡子的清淨和明性,它反射的功能以及其中生起的影像三者皆是一面鏡子之存在所必需具備的。若無明性,則鏡子不會反射;若無反射的功能,怎麼會有影像?若無影像生起的可能性,哪裡會有一面鏡子?「基」的本體、本性和能三者亦復如是。(新加坡《水晶與光道》p. 72)

This is because the purity and clarity of a mirror, its capacity to reflect, and the reflections that arise in it, are all essential for what we know as a mirror to exist. ...... This is also how it (mirror) is with the three aspects of the Base: Essence, Nature, and Energy. They are interdependent. (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 p. 65)


墮不墮入二元見是一回事,有一個空的鏡子,它可以反射,跟有東西讓它反射,就是三種特性,這個反射影像又可以區分為不同層面,已經成形的現象、跟還為成形的潛隱能量,其實現象只是已經物質化的能量,這個就是 Energy。接下來我們是不是摘過了能量有三種方式來顯現:Zal, Rolba, Dan。

這應該很像賽斯說的「你檢起面前的能量」這句。我找一下賽斯書:

「這就是夢運作的樣子,」你也許想,「這不可能是一個正當的投射。」然而,你也許看到街道以及在它「之前」存在的田野,而那些影像也許一個被移位到另一個上面。如果你試圖以物質的基本假設來判斷這樣一個經驗的話,它將會是無意義的。如先前提及的,你也可能看見一個從沒存在於物質實相的建築物。這並不表示那形象是個幻象,你只不過是處在一個你可以撿起並且轉譯面前的能量模式的位置罷了。
如果在同樣境況之下,另外一個人遇到了這同樣「潛在的」物體,他也可以像你一樣的看到它。不過,由於他自己的個人因素,他也許感知而轉譯整個模式的另外一個部分。他可能看到最初構想起那個建築的那個人的形象。
到一個很大的程度,在物質系統裏,你視時間為一個順序的習慣形成了經驗的類別,並且也限制了經驗。不過,這習慣也統合了經驗。在內在實相裏,是沒有順序性時刻的這種統合和限制性的面向。換言之,時間不能被依賴來統一行動。統一性因素會是你自己的理解與能力。插曲(?)會藉由不同的方法而彼此發生關聯,那些方法會是直覺性的,極具選擇性的,並且心理性的。按照你自己直覺的本性,你將在複雜的實相迷宮裏找到你的路。你將找到你預期會找到的東西。(《夢與意識投射》pp. 382-383)


(「建築」怪怪的。沒錯。王季慶的翻譯真的很恐怖,但我沒有原文可以核對。)物質世界的能量轉譯,我們的本性的功能(function)就是如同唐望巫士所講述的聚合點的聚合作用,然後形成一個看似與我們分離的外在世界,聚合點的作用就是讓我們進入二元狀態,所以說做夢的巫士後來要讓聚合點不要定著也就是跳過轉譯,以便能直接目睹能量。不管夢不夢,夢境的形成也是聚合點的同樣作用,南開諾布仁波切這裡說:「同樣地這是個人自己的能量(energy)被該個人自己的感官(senses)所感知(perceived)而顯現為一個看似外在現象的世界。」(重譯,p. 73)

結論:南開諾布仁波切說「密續是建立在對能量的認識與運用上的教法」(《大圓滿》p. 51)(The Tantras are teachings based on the knowledge and application of energy.)(Dzogchen, p. 43),中文版註釋說:「在密宗,方便(upaya)與能量(prajna)二者被認為是現象界的兩大原理,相當於雌和雄,或太陰和太陽的力量。Prajna(梵文,意譯為『卓越的智慧』),在這裡與能量同義。」(p. 60)所以了解能量真的是很重要。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0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水晶與光道》:大圓滿的主要修法與次要修法

文章SW » 2012-03-08, 16:36

2009/07/30 Thur, sunny, outdoor 39-33°C, indoor 31.6°C 《水晶與光道》:大圓滿的主要修法與次要修法

今天回來摘《水晶與光道》。摘到哪了?第七章講「道」(path)。南開諾布說道上第一件要做的事是發現「二元之籠」,最主要是觀察自己,所以「大圓滿的見(view)的意義是行者不向外看、不批評別人,而是觀照自己」(p. 83)。上週六聚會資深的P師姊一直批評新舊弟子,我覺得也是不好。甚至她們批評 L 師兄,L 師兄還警告我「將來不要變成跟她們一個樣」呢,誰是誰非呢?我看算了吧,我不關心他人的修行,阿 V 用我的笑話來說「他們又不是我解脫的專人」,我理他們這麼多!

本覺或明智 rigpa 的相反是無明 marigpa,南開師說:「若行者無法找到此明心之清淨呈現,則無法找到大圓滿;要找到大圓滿,行者一定要令此明心之赤裸狀態生起。」(p. 85)接下來談到主修跟副修,儘管大圓滿教法分三部(心、界、口訣),通通是為了要達到不二禪觀的目的,因此可區分為主要修法跟次要修法。上次摘夢瑜珈說到「次要修法」沒有講明白的,「主要修法」(pricipal practices)就是「引入禪觀和不二禪觀」的修法(which are those leading to contempleaiton, and those of contemplation itself),「次要修法」(secondary practices)就是「以某種形式幫助禪觀或開發某種特殊能力的」修法(p. 86)。「次要修法」包括六瑜珈(Six Yogas):即拙火定、遷識法(the transference of consciousness)(頗哇法 Powa)等等。通常六瑜珈指的就是那洛六法,夢瑜伽是其一,所以說夢修是次要修法。

以下我們摘錄一下大圓滿三部的「主要修法」:

心部 Semde 四瑜伽(幫助行者進入禪觀):
1. 寂止(Xinas; calm state)
2. 勝觀(Lhagton; more vision or insight)
3. 不二(Nismed;; union)
4. 任運(Lhundrub; self-perfected)

界部 Longde 四相(幫助行者進入禪觀):
1. 明(Salva; clarity)
2. 空(Midogba; voidness)
3. 樂(Deva; blissful sensation)
4. 結合(Yermed; union)

口訣部 Mannagde 四安住(繼續住於禪觀):
1. 山安住(Rivo Jogxag; Jogxag of the mountain)
2. 海安住(Gyaco Jogxag; Jogxag of the Ocean)
3. 明心安住(Rigpa Jogxag; Jogxag of the state)
4. 境安住(Nanva Jogxag of the vision)
(《水晶與光道》pp. 87-88)

今天沒辦法摘到細部說明,明天再寫。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0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水晶與光道》:大圓滿的主要修法(2)

文章SW » 2012-03-08, 16:36

2009/08/01 Sat, sunny, outdoor 30-37°C, indoor 31.3°C 《水晶與光道》:大圓滿的主要修法(2)

心部 Semde
四瑜伽(幫助行者進入禪觀):
1. 寂止(Xinas; calm state):經專注行者達到一寧靜狀態,並變得自然且穩定。
2. 勝觀(Lhagton; more visin or insight):行者不需努力保持內心的觀察者便可在心念的動態中修行。
3. 不二(Nismed;; union):止於觀並行,行者超越二元。
4. 任運(Lhundrub; self-perfected):不二禪觀被帶入一切行為中,行者能體驗到生起的一切皆是自己能量的自圓滿顯現。

界部 Longde
四相(幫助行者進入禪觀):
1. 明(Salva; clarity):雙眼睜開,行者整個的觀被統一。(不知道在講什麼,我查一下原文。翻成「所有的視境被融攝整合」比較好。)這與智識的明不同。
The eyes are open; all one's vision is integrated. This is not the same as intellectual clarity. (p. 80)
2. 空(Midogba; voidness):打開的雙眼凝住於虛空,不眨眼,無論何種心念生起皆不受干擾。
3. 樂(Deva; blissful sensation):身體保持在一定姿勢直至身體似乎不在那一樣,略微緊縮下門(lower gates)肌肉已增加全然放鬆的自然大樂感。
4. 結合(Yermed; union):將前三相結合,進入不二禪觀與大圓滿。行者將舌頭放鬆,既不抵上顎也不觸下顎,四個相同時修習。

口訣部 Mannagde
四安住(繼續住於禪觀):
(竅訣部中亦有幫助行者進入禪觀的修法:即內和外的容申 Ruxan,以及 21 住心法 Semzin。)
1. 山安住(Rivo Jogxag; Jogxag of the mountain):指身體如其本然,不論何種姿勢皆是修行的姿勢。
2. 海安住(Gyaco Jogxag; Jogxag of the Ocean):指雙眼不需特殊之凝視,不論視野(position of the eyes)如何,皆是修行的姿勢。
3. 明心安住(Rigpa Jogxag; Jogxag of the state):行者的狀態如其本然不需修正。此安住與心部的「任運」和界部的「結合」相同。
4. 境安住(Nanva Jogxag of the vision):行者的一切界境(all one's vision)皆是如裝飾一般。行者體驗到一切自己的業觀皆是自己的能量,不論是 Dan, Rolba or Zal(能量顯現方式)。四安住在一瞬間同時修習,這便是大圓滿。
(《水晶與光道》pp. 87-88)

Vision 這個詞一下翻「觀」,一下翻「界境」——沒聽過這種怪詞,新時代翻成「靈視」,但這裡同時也指涉平常意識所見的業力觀(karmic vision),所以翻成「視境」差強人意,因為有些境界並非是一種視覺,而毋寧是知覺到的而已。

下面一個單元叫「心部三項修法的選擇性解字」,英文是 Alternative terminology for three aspects of the practice of the Semde。翻成選擇性解字也很怪,應該是可代性解釋或弦外之音,這裡的字都是藏文字,翻譯成中文是靜定(calm state)、不動(non-movement:有心念不受干擾)、等持(equanimity, 一味)、自圓滿(the unchanged: self-perfectied),這四個瑜伽稱為四禪觀(contemplation)或四明覺。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0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水晶與光道》:事業手印瑜伽修法是大圓滿次要修法

文章SW » 2012-03-08, 16:37

2009/08/02 Sun, sunny, outdoor 30-37°C, indoor 32.9°C 《水晶與光道》:事業手印瑜伽修法是大圓滿次要修法

回到《水晶與光道》講「道」這章。南開諾布上師說藏傳佛教各派,行者都必須漸次修完經和續,而且在修密續之前要完成加行。加行是用來啟發行者所欠缺的能力,但大圓滿不從這裡開始。

「噶拉多傑說第一件要做的是上師應授予直接導入(直指教授 dierct instruction),並且弟子應致力進入本來狀態,由他自己親自發現此狀態究竟是怎樣的。是故我們可以看出大圓滿的原則是依於行者的覺知來決定什麼是需要做的,而非依於一個對每個人皆相同的強制規矩,這亦是大圓滿修學的特點。」(《水晶與光道》p. 90)

上段說到根據行者覺知情況來教是很重要的,覺知我們查一下英文是什麼?awareness:「One must one must see that the principle of Dzogchen relies on the awareness of the practitioner in deciding what must be done, rather than on a rule compulsorily applied to one and all. This is how it must be in Dzogchen.」(p. 83)我不是不願意接受佛法「義務教育」,只是我的意識鍛鍊基礎(夢修)到底並沒有給我帶來任何不同的指導,這才叫奇怪呢!

「重複做加行,對於行者進驅密續教法的確有其功能;在大圓滿中相同的修法也被使用,但不是作為直接導入(直指教授)的前行。它們只作為每天的一般性修法,也不必完成某個特定的數目。前行的目的是為了幫助行者積聚功德(accumulate merit)以趨近智慧道(the way of wisdom)。如果行者在做它時動機(intention)不圓滿(perfect),它不會產生作用。」(《水晶與光道》p. 91)

圓滿的動機,或 perfect intention 是什麼意思呢?巫士說的是完美無缺的意願,不過這裡沒講。南開上師說「密續修法可做為大圓滿行者的次要修法」,看到沒,也跟夢修一樣是次要修法,沒多了不起好不好?說什麼夢修不究竟,修一百個本尊也是一樣。

啊哈上次摘的 Inner Mandala 和 Karmamudra 有中文了,後者叫事業手印瑜伽修法,「採用性結合來完成太陽與太陰之結合,它也是雙身像的來源之一,那是空性和能的大樂遊戲之實相標誌。」(p. 95)事業印下午我們說了就是明妃,「沒有事業印,就沒有大手印」,但「事業印不是大圓滿的主要修法」:

「在大圓滿中行者以所遭遇/受的一切經驗來統合自己的狀態,安住於禪觀中,並讓生起的一切由它自解脫。但是性結合的強大激動感受,其有助於行者清楚地分辨經驗的激動感受與其伴隨的智慧境。在大圓滿中一切的激動感受皆作如是用。經由一些能製造各種不同激動感受的修法,行者更能清楚地分辨經常不變的本初狀態與變化不定的激動感受。大圓滿訣竅部中的二十一住心法門(21 Semzin)就具有這種特殊的功能,能幫助行者區分一般思維心(ordinary, resoning mind)和超越智識(beyond the intellect)的心之本性(nature of mind)。」(《水晶與光道》pp. 95-96)

既然事業手印瑜伽修法是次要修法,而且有其他替代方案(alternatives),何苦非要當手印母?
SW
系統管理員
 
文章: 4020
註冊時間: 2012-03-05, 16:23
來自: 台灣台北

下一頁

回到 大圓滿教法相關書籍閱讀札記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